落霞小说网

第三章 神秘的工程

南派三叔2015年09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见过各种各样的男人,就是没见过这种功利性的动物,一点感情交流都不想有。

梁湾因为从小漂亮,在和男人的交流中基本没吃过什么亏,一般来说,对话的方式都是按照她想要的状况来的,也从来没有觉得这种方式有什么问题。这算是她第一次遇到个人立场这么矫情的男人。

但是她深刻地明白,这个男人一定不是对所有人都这样,只不过自己不是他需要善待的那一类人而已。

她把掐了的烟捏起来,不知道对方的这个举动,是因为体贴,觉得吸烟有害女孩的身体健康呢,还是说他讨厌烟的味道。

不过,既然自己不在需要善待的那一类中,那这个情老娘也不用领。

她重新把烟点了起来,从自己的化妆包里拿出几个头箍扎起头发,转头去看桌子上面的文件夹。翻开之后,梁湾看到的是大量的设计图纸。

和之前那张复印的不同,这是一种专业的绘图纸,本来应该紧密而坚韧,但现在已经发黄发腻,看上去非常酥软,而且已经受潮得十分厉害,应该是保存的时间非常长。

竟然是原版。梁湾有些吃惊,仔细看了看,有些图纸似乎本来就已经处于损毁状态,只是被塑料的塑封膜封在里面。

她数了数,一共有二十七张之多,最后一张图纸的后面有半张A4纸大小的便签。

她还发现所有的图纸上,都有一种奇怪的类似于尿污的痕迹,但是这些痕迹的边缘很清晰,她闻了闻,觉得可能是血迹。血迹呈喷洒状态,看上去十分吓人,但是又没有呈现发黑的斑点,显然有人在事发后擦拭过,但是没有擦拭干净。

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这些资料一定是某个人从某个地方抢救出来的,这么多血,应该发生过故事。

她小心翼翼地拿起最后一张夹带的便签,看见里面写着:你下一步需要做的是把这些图纸上面的所有信息全部记在你的脑子里。记得越清楚,对你的行事越有利。记完之后,你留下这些文件自行离开,这些东西绝对不能离开这个房间。

梁湾觉得莫名其妙,把东西放这儿不能拿走,是因为这些是原件很正规吗?那何必给我原件呢,老娘还嫌这东西脏呢。

她看到图纸上面的编号是033,古潼京站1号。她想起黎簇跟她说的事情,看图纸的日期,这些图纸和之前那张复印件有些差距,这一张应该是20世纪80年代的。但是,显然属于一个系列,应该是一系列图纸在不同年份、不同工程阶段的状态。

按照1900年前的古代设计图纸建造的现代工程,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她坐了下来,开始翻阅这些资料。只用半个小时,她就全看完了,她的第一反应是愤怒,这些图纸,不要说让她背下来,就算让她重新描一份都需要很长时间;第二个反应是疑惑,因为她在这些图纸里,看到了奇怪的现象:

所有图纸上的描绘图和设计师,都有一个年龄备注。

所有这些设计师或者说绘画师,年纪十分小,都只有十几岁。

也就是说,这些图纸的设计师都是小孩子。至少在他们画图的时候,都是小孩。

为什么?

建筑方面的人才当时已经很多,很多老专家更有经验,为什么要启用一批孩子去做这个工作?

看来真的有必要去查查这些图纸的来历和背后的工程资料了。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这些资料应该都会汇总,这个工程很大,而且在内蒙古的沙漠里,在北京应该有审批资料。只是这是一个海量数据的线下手动查询,要找到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做了不少笔记,把那些年纪只有十几岁的绘图员的名字和年龄,全部抄了下来,同时她开始用手机拍照片作为备份,包括没有任何内容的背面她都没有放过。她知道自己不可能背下来,但是对方没有说不可以使用拍摄设备。

全部操作妥当之后,又等了片刻,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随后,她收拾了一下,也没有了困意,就离开了房间。

这样看来,“这些资料不能拿出这个房间”这个警告有些奇怪。

这个房间是否有监视系统梁湾不知道,但是从逻辑上分析,如果这些文件十分珍贵,不能给她随身带走,对方完全可以使用复印件。

但是这些都是原件,又有这个奇怪的警告,那么这个警告本身很可能和这份文件无关,而是和她自己有关。

最有可能的是,对方在看她是否听话,就和之前的“不准提问”一样。

她当然没有那么听话,但是现在倒也没有必要让对方对自己失去信心。

此时天已经亮了,她在路边一家野路子的咖啡馆喝了杯咖啡,把手机里的图片找了个文印店打印好,然后塑封上,就打了个的士。她心里很明白自己应该去做什么,也知道突破口在哪里。

小看女人将是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男人这一次最大的失误。梁湾心里说,你们以为那个世界是你们控制的世界,是应该有个女人来改变改变规则了。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表。

那是一只电子表,正在倒计时,这是她特地去买的,可以倒计时9999天。这是她能买到的最长的倒计时手表了。

上面的数字的第一部分是54。

还有54天。

这只表代表着那天晚上,那个男人噩梦般的梦呓中,那句关键的话语中重复最多次的信息。

从那一天到现在,她从不信到相信,浪费了太多时间。从她开始相信这件事情,到千方百计成为黎簇的主治医生、第一次和吴邪正面交锋,都没有她想象得顺利。

以至于,一切只剩下了54天。

“直接去机场。”梁湾对司机说道,她放弃了一夜没睡要去休息的想法。她希望为这件事情再多争取几个小时。

司机点了点头,按下了计价表,梁湾闭上了眼睛,敷上了蒸汽面膜迅速进入了睡眠。

梁湾从杭州出发,回到北京的时候,正是午饭的时间。

她的疲倦已经到了极限,但是她还是在车里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强打精神。她迅速地约了一个人,这个机会很难得,如果她不能准时到达的话,估计这件事情还会拖上十天半个月。

手机被她紧紧地握着,手里的汗几乎把屏幕都浸湿了。

出租车拐了几个弯,终于开到了她的目的地——北京市档案馆的分馆。

她下了车,就看到了她约的人已经焦急地等在外面。

这是她的初恋男友,是个书呆子。他当时在大学里学的是图书管理系,所以找了档案馆的工作。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他们俩最后分手了。但是梁湾对这个男人的印象非常好,因为这个男人看上去老实、可靠,而且似乎这个男人为她可以做出很多不计后果的事情。但是对梁湾来说,还是无法和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这次来找他帮忙,她也有点于心不忍,因为她知道这个忙背后所承担的风险是什么。

下了车之后,两个人见面还是有些尴尬。梁湾想表现出一点矜持,朝他笑了笑,说了声“好久不见”。

对方却紧张地看了看四周,问她道:“你要这些东西用来干什么?”

梁湾说道:“我也是受人所托,挺重要的一件事情,谢谢你能帮我,回头我请你吃饭。”

她的初恋男友看了看她,把手里的号码和钥匙递给她说道:“吃饭就不用了。记住,晚上八点之前你一定要出来,我只能保你到八点。所有的号码和那些东西全部在里面,东西是不能带出来的。你进去之后,手机也会被收走,你只能靠自己。”

梁湾点头,问他道:“如果他们发现你拿了这个钥匙,你会有什么惩罚?”

这年轻人笑了笑说道:“无论是什么后果我都会承担的,快去吧。如果对你那么重要。”

梁湾听了心里一阵感动,想上前去拥抱一下这个昔日的恋人,但他却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梁湾有些尴尬,对方说道:“我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你快去吧。”

梁湾点了点头,心中有一丝难言的感觉。等她踏上楼梯转头看的时候,她的初恋男友已经消失了。当梁湾走进档案馆的时候,所有的尴尬情绪都已经消失了。她心中的紧张开始占据她所有的情绪,脑中只想着当年的那个晚上,在那个病房,那个奇怪的病人跟她说的那句话。

共 9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是张起灵嘛,他说了什么?

  2. 梁湾说道:

    他说 时间对这个东西不起作用

  3. 匿名说道:

    时间这东西,小哥已经淡然了

  4. 豆豆说道:

    真的是小哥?提前出来了?擦,沙海的坑…看多少遍我都不明白

    1. 匿名说道:

      应该是小哥从西王母国的陨玉里出来后,被吴邪和胖子送到北京的医院后说的。

    2. 匿名说道:

      当然

  5. 筱歌说道:

    没有时间了

  6. 匿名说道:

    梁湾给人感觉真的非常讨厌

  7. 吾爱张起灵说道:

    我也不喜欢梁湾,感觉她很莫名其妙 根本没她啥事 ,她还非要自己牵扯进去,搞得她跟救世主似的,还说对小哥有种奇怪的感觉 感觉你妹啊,太自以为是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