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九章 吴邪的故事(一)

南派三叔2015年09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事情发生在一个晴朗的午后,江南河边一个西藏风格的咖啡馆里。当时吴邪的身份并不是一个盗墓贼,而是一个叫关根的摄影师。当然,这只是一个为了能进入一些考古项目的伪装,虽然他确实为此学习了很长时间的摄影。

这个咖啡馆的名字叫做”可可西里”,墙壁上挂满了西藏风格的挂毯和帷幔,墙上镶嵌着转经轮和几座半人高的金刚法相,墙角还有一只大的鎏金香炉,悠悠地往外冒着藏香。这家店无论是视觉上还是气味上,藏味都非常浓郁。

然而吴邪并不是特别喜欢这里。窗外是江南河畔的运河公同,能看到一些汉式的飞檐木楼。在西藏风格的咖啡馆里看着窗外的汉代飞檐,让他十分不自在,这也可能因为他是搞摄影的,对于风格的协调有着近乎变态的奢求。

不过,显然这次聚会的主人并不介意这种突兀。

这是一个七人聚会,两个老评论家、一个出版商、一个女作家、吴邪,还有两个记者,算起来都是当地的社会名流。聚会的时间两个月前就定下了,主要是为那个女作家即将开始创作的一本关于沙漠的新书进行策划——这个年代,写作不再是私人埋头苦干的工作,往往在作家开始写作的同时,各方面的策划预热已经展开了,甚至,两个月前她进巴丹吉林采风,在当时也被当成一则新闻来炒作。

聚会从早上九点开始,一直絮絮叨叨到了下午。吴邪其实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聊什么,出版商、作家、记者、摄影师,全都是不靠谱的人,聊着聊着话题就跑到一千两百英里外。

他并没有参与多少讨论,一来,他的工作很单纯,那些策划和他的关系不大,他在这里只能算是义务旁听而已;二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的注意力都在那个女作家身上,因为这个女人有些不寻常。

她叫蓝庭,是个自由作家,至少她给吴邪的名片上是这么写的。

很少有作家会给自己搞一张名片,这让吴邪很奇怪。不过,这个名字他倒是挺熟悉的。近几年,这个名字老是出现在各种报纸的书讯上,好像是写那些神神道道的东西的,算是后起之秀。吴邪一直以为她的名字和兰亭序有关系,所以印象颇深。

蓝庭长得倒是相当漂亮,长长的带着自然卷的头发,波西米亚风的衣着风格,顾盼若怜之际,有一种很少见到的空灵之美,一点也不像同桌蓬头垢面的两个老鬼。他认识的作家不少,非丑即残,但都是男性——看来女作家和作家是两种不同的东西。

她之所以吸引吴邪的注意力,是因为她看上去有些不自在。整桌人聊得很放松,不时笑得人仰马翻,但她在其中不动声色,很少发表意见。吴邪发现她的手在下意识地不停地摆弄自己的头发。

学摄影的要掌握相当程度的心理学,必须会用语言去控制模特的情绪,而在古董行里做生意,也需要这种察言观色的能力。这种小动作,按照吴邪的经验判断,一般是因为内心的紧张和焦虑。

但在这种环境下,她在焦虑什么呢?应该不可能是担心书是否畅销,若是和出版商有暧昧,也不可能这么紧张。

吴邪不禁有些好奇,于是就一直观察她。不过,她除了这种小动作,没有表现出其他什么来。

后来吴邪就疲倦了。作家总是有些问题和怪癖的,纳博科夫只能在三英寸宽、五英寸长的卡片上写作,蒲柏只有在旁边放上一箱烂苹果的时候才能写作,宪法上也没说女作家不能无缘无故地紧张。如此他也就释然了,虽然她的焦虑有点感染到他。

一桌子人从上午一直聊到傍晚,吃了晚饭之后,才算有了几个阶段性的成果。因为是比较成熟的团队,再细化一聊,策划案很快就决定了下来。

到了最后,就是真正的闲聊,没有了心理包袱,他们也放松起来,开始不着边际地风花雪月。因为入夜,咖啡馆里的人多了起来,气氛逐渐活泼,吴邪的精神头也起来了,说着说着,就扯到了沙漠上。

吴邪说自己是非常喜欢沙漠的,中国的几大沙漠他都去过,在2007年的年末,他有一次沙漠中游历的经验。那时候他混在国家博物馆遥感与航空摄影考古中心,在阿拉善盟有一次联合考古的活动,范围在巴丹吉林沙漠。那是一次特别有意思的旅行,沙漠虽然没有人烟,但却是摄影师的天堂。那种浑然天成的气氛使得随便什么往那里一摆都特别有味道。当时中心的负责人说了这么一句,”沙漠让男孩变成男人,让女人变成女孩”,吴邪说,他觉得这句话妙极了。

他当时全程跟随,几乎在沙海里来回跑了一千多公里,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深一脚浅一脚踩出来的。来回走了四五个古城遗址,拍了两千多张照片,两个多月时间里,耳边没有任何喧嚣和浮欲。那种感觉,好像整个人被倒拎过来洗过一样,每个毛孔都是干净的。

当然,这种感觉一回到城中就立即消失了,两个多月才净化完毕的身体,只用了几个小时就被重新污染,不得不说城市的凶猛。

聊起这段经历让吴邪很开心,他滔滔不绝地说了很多。聚会一直持续到傍晚七点多,之后大家各自散去。这个时候,吴邪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当时决定如何拼车回家:出版商有辆宝马7系,可以送美女作家直接回宾馆;两个老头和记者准备去泡吧;而吴邪聊了一天有点困顿,就沿着江南河准备走回家,让冷风吹吹自己的面火。

冬季天短,黑得早,此时江南河边上还算寂静,他安静地走了几步,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他。

”关老师。”

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个蓝庭。

”怎么,你boss的车坏了?”吴邪半诧异半开玩笑地问道。

她迎着风很无奈地笑了笑,有点羞涩地道:”不是,我不想坐车,我想跟你一起走一段路,可以吗?”

蓝庭个子相当高,几乎和他差不多,路灯下一袭长衣感觉有一丝单薄,颇有几分楚楚动人。吴邪抬眼看了看身后,出版商的宝马已经启动开走了。

如果是大学时的纯真年代,吴邪大概会以为自己命犯桃花了,但是经历得多了,就知道这种小说中的情节肯定是不靠谱的。能推理出来的,大概是她确实不想坐车,同时与会的几个人中可能看他最无害,于是找他一起逛逛。

但是事情接下来的发展,证明吴邪的想象力还是太匮乏了。

”听你刚才说,你在沙漠里待了很长时间?”蓝庭很主动地问起。吴邪点头道:”相对较长,有两三个月,而且比较纯粹。我们走的是无人区,不是那种旅游路线,所以感觉挺值得的。”

她迟疑了一下,道:”你说的那个巴丹吉林,就是我采风的地方,我在那里待了三个星期,所以你说的那些事情,我听着都挺怀念的。只是,听我们导游说,那也只能算个小沙漠。”

吴邪喑笑,想起当时他们有一队人走失之后的惊慌。四万七千平方公里,我国第三大沙漠,对于塔克拉玛干这种巨大的沙海来说,确实太小了,但是对于个人来说,已经足够大了。

她继续问道:”你们在巴丹吉林,有没有去一个叫古潼京的地方?”

吴邪略微诧异了一下,没想到她竟然会问到这个地名。

在巴丹吉林,他三番五次听到别人提过那个地方,那是一个在当地传得有点神神道道的地方,位于巴丹吉林的无人区内。当地人对于这地方唯一的解释,就是最好不要去,那地方和其他地方不一样。但是为何有这种说法,谁也不知道。

这种讳莫如深并不是故弄玄虚,这应该是从古代就流传下来的一种习惯。一般,对于干考古的人来说,这种习惯是应该尊崇的。所以他们并没有去古潼京,反正那一次考察发现的东西已经足够撑起下一次考察的课题。

吴邪摇头,苦笑道:”惭愧,当时我们的计划里没有那个地方,虽然我们中有人想去看一看,不过我们的向导并不想带我们去那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你们的向导拒绝了你们的要求?”

”是的,你知道我们走的是无人区,向导不同于一般的旅行社导游,是当地探险俱乐部的领队,在旅行过程中,他的权力是最大的,他说这地方不能去,我们无法反驳。”

蓝庭吸了口气,看着吴邪轻声道:”你们真幸运,雇了个好向导。”

他惊讶地看向她,听出了言外之意:”难道,你去了那个地方?”

她点头,又顿了顿,停了脚步看着吴邪:”关老师,我听很多朋友都提起过你,说你够稳重,靠得住,而且对摄影很懂行。有件事情我一直想找个人问问,但是又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情对我很重要,我能信得过你吗?”

吴邪有点莫名其妙,木讷地点头:”出了什么事情?”

她迟疑了一下,才道:”我在古潼京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共 5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吴邪去当摄影师,真是没有想到,小哥离开后,吴邪并没有天真下去,看上去背负的更多了

  2. 匿名说道:

    唉,2007年,小哥进去2年

  3. 悲伤逆流成河说道:

    楼上,说的小哥好像坐牢啊[¬º-°]¬

  4. 关根说道:

    我绝对值得信任

  5. 匿名说道:

    不是10年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