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中部 咒语 第2节

刘慈欣2015年07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罗辑欲言又止,说什么呢?有什么可说的?他们都是面壁者。

  这真的是我的战略。泰勒接着说,他显然有强烈的倾述需求,并不在乎对方是否相信,当然还处于很初步的阶段,仅从技术上说难度也很大,关于量子态的人如何与现实发生作用,以及他们如何通过自我观察实现在现实时空中的定点坍缩,都是未知。这些需要实验研究,但用人做的任何这类宴验都属于谋杀,所以不可能进行。罗辑说:在球状闪电研究的初期,曾有一些人变成量子态,你是否能设法与他们取得联系?他心想:没意义也说吧,就当是在做语言体操。

  我当然试过,没有成功,那些人已经多年没有任何消息了。当然有许多关于他们的传说,但每一个最后都被证明不真实,他们似乎永远消失了,这可能同物理学家所说的概率云发散有关。那是什么?宏观量子态的概率云会随着时间在空间中扩散,变得稀薄,使得现实中任何一点的量子概率越来越小,最后概率云平均发散于整个宇宙,这样量子态的人在现实空间中任何一点出现的概率几乎为零当然,还有许多其他理论和技术问题,我都期望能在这四个世纪中逐渐解决,不过现在从敌人对这项计划的态度来看,这一切可能都无意义,不理睬是最大的轻蔑。但对我最大的打击并不是这个。那是什么?罗辑感觉自己是一个无意义的对话机器。

  破壁人出现后的第二天,网上就出现了对我的战略的全面分析,有上百万字的资料,其中有很大部分来自于智子的监测信息,引起了很大轰动。前天,PDC为此召开了听证会,会议做出的决议是这样的:面壁计划绝不能存在伤害人类生命的内容,如果我的这项计划真的存在,那计划的执行者就犯了反人类罪,必须得到制止,相应的面壁者也将受到法律的制裁。你听听,他们用了反人类这个词,这个词在这几年用得越来越多了。决议最后说,按照面壁计划的基本原则,目前外界出现的证据可能是面壁者战略欺骗的一部分,并不能证明该面壁者确实制定并在执行这样的计划,所以我不受指控。我也是这么想。罗辑说。

  但我在会议上声明,破壁人的分析是准确的,把地球舰队量子化确实是我的战略,我请求依照国际法和本国法律得到审判。我能想象到他们的反应。PDC轮值主席和所有常任理事国的代表都看着我,露出对面壁者的微笑,主席宣布会议结束。这群杂种!我知道那种感觉。我当时完全崩溃了,冲出会场,冲到外面的广场上大叫:我是面壁者弗雷德里克泰勒!我的破壁人已经成功揭穿了我的战略!他是对的!我要用球状闪电消灭地球舰队!我要让他们变成量子幽灵去作战!我要杀人!我反人类!我是魔鬼!你们惩罚我。杀了我吧!泰勒先生,这么做无意义。广场上一大群人围着我看,在他们的眼神里,孩子露出幻想,中年人露出崇敬,老人露出关爱,他们的目光都在说:看啊,他是面壁者,他在工作,世界上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看啊,他做得多么好,他装得多么像啊,敌人怎么可能探知他的真实战略呢?而那个只有他知道的、将拯救世界的战略是多么多么的的伟大啊呸!这群白痴!罗辑终于决定保持沉默,他对泰勒无言地笑笑。

  泰勒盯着罗辑,一丝笑意在他那苍白的脸上荡漾开来,终于发展成歇斯底里的狂笑:哈哈哈哈,你笑了,对面壁者的笑,一个面壁者时另一个面壁者的笑!你也认为我是在工作,你也认为我装得多么像,认为我在继续拯救世界!哈哈哈哈,我们怎么会被置于如此滑稽的境地?泰勒先生,这是一个我们永远无法从中脱身的怪圈。罗辑轻轻叹息。

  泰勒突然止住了笑:永远无法脱身?不,罗辑博士,有办法脱身,真的有办法,我就是来告诉你这个办法的。你需要休息,在这里好好休息几天吧。罗辑说。

  泰勒缓慢地点点头:是的,我需要休息,博士,只有我们之间才能相互理解对方的痛苦,这是我来找你的原因。他抬头看看,太阳已经落下去一会儿了,伊甸园在暮色中渐渐模糊,这里真是天堂,我可以一个人到湖边走走吗?你在这里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好好放松一下吧,一会儿我叫你吃饭。泰勒向湖边走去后,罗辑坐下来,陷入沉重的思绪。

  这五年来,他沉浸在幸福的海洋中,特别是孩子的出生,使他忘却了外部世界的一切,对爱人和孩子的爱融汇在一起,使他的灵魂深深陶醉其中。在这与世隔绝的温柔之乡,他越来越深地陷入一种幻觉里:外部世界也许真的是一种类似于量子态的东西,他不观察就不存在。

  但现在,可憎的外部世界豁然出现在他的伊甸园中,令他感到恐惧和迷茫,在这方面他无法再想下去,就把思绪转移到泰勒身上。泰勒的最后几句话在他耳边回荡,面壁者真有从怪圈中脱身的可能吗,如何打破这铁一般的逻辑枷锁罗辑突然猛醒过来,抬头望去,湖边暮色苍茫,泰勒巳不见踪影。

  罗辑猛跳起身,向湖边跑去,他想大声喊,但又怕惊动了庄颜和孩子,只能拼命快跑,宁静的暮色中,只能听到他的脚步踏在草坪上的噗噗声,但在这个节奏中,突然插进了轻轻的嗒的一声。

  那是来自湖边的一声枪响。

  罗辑深夜才回到家中,孩子已经睡熟,庄颜轻声问:泰勒先生走了吗?是,他走了。罗辑疲惫地说。

  他好像比你难。是啊,那是因为有容易的路他不走颜,你最近不看电视吗?不看,我庄颜欲言又止,罗辑知道她的思想:外面的世界一天天严峻起来,外部的生活与这里的差距越来越大,这种差异令她不安,我们这样生活,真的是面壁计划的一部分吗?她看着罗辑问,还是那个天真的样子。

  当然,这有什么疑问吗?可如果全人类都不幸福,我们能幸福吗?亲爱的,你的责任就在于,在全人类都不幸福的时候,使自己幸福,还有孩子。你们幸福快乐多一分,面壁计划成功的希望就增加一点。庄颜无言地看着罗辑,现在,她五年前在蒙娜丽莎前设想的表情语言在她和罗辑之间似乎部分实现了,罗辑越来越多地从她的眼睛中读出心里的话来,现在他读到的是:我怎么才能相信这个呢?罗辑深思许久说:颜,什么都有结束的那一天,太阳和宇宙都有死的那一天,为什么独有人类认为自己应该永生不灭呢?我告诉你,这世界目前正处于偏执中,愚不可及地进行着一场毫无希望的战斗。对于三体危机,完全可以换一个思考方式。抛弃一切烦恼,不仅是与危机有关的,还有危机之前的所有烦恼,用剩下的时光尽情享受生活。四百多年,哦,如果放弃末日之战的话就有近五百年,这时间不短了,用这么长的时间人类从文艺复兴发展到了信息时代,也可以用同样长的时间创造从未有过的无忧无虑的惬意生活,五个不用为长远未来担忧的田园世纪,唯一的责任就是享受生活,多么美妙说到这儿罗辑自觉失言。声称她和孩子的幸福是计划的一部分,是庄颜生活的一层保护罩,使她把自己的幸福看做一种责任,这是使她面对严酷的外部世界保持心理平衡的唯一方法,可现在他居然说了真话。庄颜那永远清纯的目光是他无法抗拒的,每次她问这问题时他都不敢与她对视,现在,还加上了泰勒的因素,他才不由自主地说了这些。

  那你这么说的时候,是面壁者吗?庄颜问,是,当然是。罗辑想做出一些补救。但庄颜的眼睛在说:你好像真是那么想的呀。

  联合国行星防御理事会第八十九次面壁计划听证会。

  会议开始后,轮值主席讲话,敦促面壁者罗辑必须参加下一次听证会,拒绝参加听证会不应属于面壁计划的一部分,因为行星防御理事会对面壁计划的监督权是超越面壁者战略计划之上的。这一提议得到了所有常任理事周代表的一致通过,联系到第一个破壁人的出现和面壁者泰勒自杀事件,与会的两名面壁者也听出了主席讲话的弦外之音。

  希恩斯首先发言。他说自己的基于脑科学研究的战略计划还处于起步阶段,他描述了一种设想中的设备,作为进一步展开研究的基础,他把这种设备称为解析摄像机。这种设备以CT断层扫描技术和核磁共振技术为基础,但在运行时对检测对象的所有断面同时扫描,每个断面之间的间隔精度需达到脑细胞和神经元内部结构的尺度。这样,对一个人类大脑同时扫描的断层数将达到几百万个,可以在计算机中合成一个大脑的数字模型。更高的技术要求在于,这种扫描要以每秒24帧的速度动态进行,所以合成的模型也是动态的,相当于把活动中的大脑以神经元的分辨率整体拍摄到计算机中,这样就可以对大脑的思维活动进行精确的观察,甚至可以在计算机中整体地重放思维过程中所有神经元的话动情况。

  接着雷迪亚兹介绍了自己的战略计划的进展情况:经过五年的研究,超大当量核弹的恒星型数学模型已经接近完成,正在进行整体调试。

  接着,PDC科学顾问团就两位面壁者计划进一步实施的可行性研究做了汇报。

  关于希恩斯的解析摄像机,顾问团认为在理论上没有障碍,但其技术上的难度远远超出当代水平。现代断层扫描与解析摄像机的技术差距,相当于手动黑白腔片照相机与现代高分辨率数字摄像机的差距,解析摄像机最大的技术障碍是数据处理,对人脑大小的物体以神经元精度扫描并建模,所需要的计算能力是目前的计算机技术不具备的。

  关于雷迪亚兹的恒星型核弹模型。所遇到的障碍与希恩斯的计划相同:目前的计算能力达不到。顾问团相应的专业小组在对模型已经完成的部分考察后认为,按照模型的运算量,用现有的最高计算能力模拟百分之一秒的聚变过程,就需大约二十年时间。而研究过程中的模拟需要反复进行,这使得模型的实际应用成为不可能。

  科学顾问团计算机技术首席科学家说:计算机技术发展到今天,传统的集成电路和冯诺伊曼体系的计算机已经接近发展的极限,摩尔定律(1)即将失效。

  当然,我们还可以从传统电子和计算机技术这两颗柠檬中挤出最后几滴水,我们认为,即使在目前巨型计算机性能发展不断减速的情况下。这两个计划所需的计算机能力也是有可能达到的,但需要时间,乐观地估计也需要二十至三十年。如果达到预期目标,就是人类计算机技术的顶峰,再向前就难了,在前沿物理学已经被智于锁死的情况下,曾经最有希望的新一代计算机量子计算机已经不太可能实现。①指集成电路芯片上所集成的电路的数目,每隔18个月就翻一翻我们已经触到了智子在人类科学之路上竖起的这堵墙。主席说。

  那我们在这二十年间就无事可做了。希恩斯说。

  二十年只是一个乐观的估计,作为科学家,您当然知道这种尖端研究是怎么回事。我们只能冬眠,等待着能胜任的计算机出现。雷迪亚兹说。

  我也决定冬眠。希恩斯说。

  如果是这样,请二位向二十年后我的继任致意。主席笑着说。

  会场的气氛轻松起来,两位面壁者决定进入冬眠,使与会者都松了一口气。

  第一个破壁人的出现以及相应面壁者的自杀,对面壁计划是一个沉重打击。尤其是泰勒的自杀,更是愚不可及,只要他活着,量子舰队计划的真伪就永远是个谜,他的死等于最后证实了这个可怕计划的存在。他以生命为代价,确实使自己跳出了面壁者怪圈,但国际社会对面壁计划的质疑声也因此高涨,舆论要求对面壁者的权力加以进一步的限制。可是从面壁计划的实质而言,过多的权力限制必然使面壁者的战略欺骗难以进行,整个计划也就失去了意义。面壁计划是人类社会从未经历过的一种全新的领导体制,只能逐步调整和适应它,两位面壁者的冬眠,无疑为这种调整和适应提供了缓冲期。

  几天后,在一个绝密的地下建筑中,雷迪亚兹和希恩斯进入冬眠。

  罗辑进入了一个不祥的梦境,他在梦中穿行于卢浮官无穷无尽的厅堂中,他从未梦到过这里,因为这五年中一直身处幸福之中,不需要再回梦以前的幸福。

  而在这个梦境中,他是孤身一人,感到了已经消失了五年的孤独,他的每一次脚步声都在宫中回荡多次,每一次回荡都像是什么东西远去了,以至于他最后不敢再迈步。前面就是蒙娜丽莎,她不再微笑,那双看着他的眼睛带着怜悯。脚步声一停下,外面喷泉的声音就渗了进来,这声音渐渐增强,罗辑醒了过来,那水声跟着他来到了现实中,外面下起了雨。他翻身想抓住爱人的手,但再次发现梦境变成了现实。

  庄颜不在了。

  罗辑翻身下床,走进育儿室,那里亮着柔和的灯光,但孩子也不在了,在那张已经收拾整齐的小床上,放着一张画。那是庄颜画的他们两人都最喜欢的一张画,画幅上几乎全是空白,远看就是一张白纸,近看会发现左下角有几枝细小的芦苇,右上角有一只几乎要消失的飞雁,空白的中央,有两个小得不能再小的人儿,但现在,空白中还有一行娟秀的字:亲爱的,我们在末日等你。

  迟早会有这一天的,这种像梦的生活怎么可能永远延续,迟早会有这一天,不怕,你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罗辑这样对自己说,但还是感到一阵眩晕,他拿起画,向客厅走去,两腿虚软,仿佛在飘行。

  客厅中空无一人,壁炉中的余烬发出模糊的红光,使得厅中的一切像是正在融化中的冰。外面的雨声依旧,五年前的那个傍晚,也是在这样的雨声中,她从梦中走来,现在,她又回梦中去了,还带走了他们的孩子。

  罗辑拿起电话,想拨坎特的号码,却听到门外有轻轻的脚步声,虽像女性的脚步,但他肯定不是庄颜的,尽管如此,他还是扔下电话冲出门去。

  门廊上站着一个纤细的身影,虽然只是夜雨背景上的一个剪影,罗辑还是立刻认出了她是谁。

  罗辑博士,您好。萨伊说。

  您好我妻子和孩子呢?她们在末日等你。萨伊说出了画中的话。

  为什么?这是行星防御委员会的决议,为了让你工作,尽一个面壁者的责任。另外需要告诉你,孩子比成年人更适合冬眠,这对她不会有任何伤害。你们,居然敢绑架她们,这是犯罪!我们没有绑架任何人。萨伊最后这句话的含义使罗辑的心颤了一下,为了推迟面对这个现实,他极力把思路扭开:我说过这是计划的一部分!但PDC经过全面考察,认为这不是计划的一部分,所以要采取行动促使你工作。就算不是绑架,你们没经同意就带走了我的孩子,这也是违法的!罗辑意识到他说的你们中所包括的那个人,心再次颤抖起来,这使他虚弱地靠在身后的廊柱上。

  是的,但是在可以容忍的范围内,罗辑博士,不要忘记,您所得到的这一切所动用的资源,也不在已有的法律框架内,所以联合国所做的事,在目前的危机时代,从法律上也能解释得通。您现在还代表联合国吗?是的。您连任了?是。罗辑仍想努力岔开话题,避免面对残酷的事实,但他失败了。我怎么能没有她们?我怎么能没有她们他心里一遍遍问自己,最后说出口来,他沿着柱子滑坐下来,感到周围的一切再次崩塌,化做岩浆自顶而下,但这次的岩浆是灼热的,都聚集在他的心中。

  她们还在,罗辑博士,她们还在,安然无恙,在未来等你。你一直是一个冷静的人,在这种时候一定要更冷静,即使不为全人类,也为了她们。萨伊低头看着靠柱而坐处于崩溃边缘的罗辑说。

  这时,一阵风把雨丝吹进了门廊,这清凉和萨伊的话多少冷却了罗辑心中的灼烧。

  这一开始就是你们的计划,是吗?罗辑问。

  是的。但走这一步,也是没有选择的选择。那她在来的时候真的是一个画国画的女孩?是的。从中央美院毕业?是的。那她你看到的是一个真实的她,你所知道的她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所有使她成为她自己的一切:她以前的生活、她的家庭、她的性格、思想等等。您是说她真的是那样一个女孩?是,你以为她能在五年中一直伪装自己,她就是那个样子,纯真文静,像个天使。她没有伪装任何东西,包括对你的爱情,都是真实的。那她就能够进行这样残酷的欺骗?!五年了,一直这样不露声色!你怎么知道她不露声色?从五年前那个雨夜第一次见到你时,她的心灵就被忧伤笼罩着。她并没有掩盖,这忧伤在五年里一直伴随着她,就像永远播放着的背景音乐,在五年问一直没停,所以你觉察不到。现在罗辑明白了,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是什么触动了他心中最柔软的东西,使他觉得整个世界对她都是一种伤害,使他愿意用尽一生去保护她。就是她那清澈纯真的目光中隐藏着的淡淡的忧伤,这忧伤就像壁炉的火光,柔和地拂照在她的美丽之上,真的像背景音乐般让他觉察不到,但悄悄渗入到他的潜意识之中,一步步把他拉向爱情的深渊。

  我不可能找到她们了,是吗?罗辑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