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上部 面壁者 第4节

刘慈欣2015年07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这时代怎么变得这么乏味了?罗辑扔下正在切煎蛋的刀叉,沮丧地说。

她点点头,同意。昨天我在开心辞典节目上看到一个问题,巨傻:注意抢答她用叉子指着罗辑,学着那个女主持人的样子,在末日前一百二十年,是你的第十三代,对还是不对?!罗辑重新拿起刀叉,摇摇头。我的第几代都不是。他做出祈祷状,我们这个伟大的家族,到我这儿就要灭绝了。她在鼻子里不出声地哼了一下:你不是问我只信你哪句话吗?就这句,你以前说过的,你真的就是这号人。你就是因为这个要离开我吗?这句话罗辑没问出口,怕节外生枝坏了事儿。

但她好像多少看出了他在想什么,说:我也是这号人。在别人身上看到自个儿的某些样子总是很烦人的。尤其是在异性身上。罗辑点点头。

不过如果非找理由的话,这还是一种负责任的做法呢。什么做法?不要孩子?当然了!罗辑用叉子指了指旁边一桌正在谈论经济大转型的人,知道他们后代要过什么日子吗?在造船厂造太空船的厂里累死累活一天。然后到集体食堂排队,在肚子的咕咕叫声中端着饭盒,等着配给的那一勺粥再长大些,山姆大叔,哦不,地球需要你,光荣入伍去吧。末日那一代总会好些吧。那是说养老型末日,可你想想那个凄惨啊再说最后一代爷爷奶奶们也未必吃得饱。不过就这幅远景也不能实现,瞧现在地球人民这股子横劲儿,估计要顽抗到底,那就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死法儿了。饭后他们走出酒店,来到早晨阳光的怀抱中,清新的空气带着淡淡的甜味,很是醉人。

得赶快学会生活,现在要学不会,那就太不幸了。罗辑看着过往的车流说。金庸小说全集

我们不是都学会了嘛。她说,眼睛开始寻找出租车了。

那么罗辑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她,看来,已经不必找回她的名字了。

再见。她冲他点点头,两人握了手,又简单地吻了一下。

也许还有机会再见。罗辑说,旋即又后悔了,到此为止一切都很好,别再生出什么事儿来,但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我想不会有。她说着,很快转身,她肩上的那个小包飞了起来。事后罗辑多次回忆这一细节,确定她不是故意的。她背那个LV包的方式很特别,以前也多次见她转身时把那小包悠起来,但这次,那包直冲他的脸而来,他想后退一小步躲避,绊上了紧贴着小腿后面的一个消防栓,仰面摔倒。

这一摔救了他的命。

与此同时,面前的街道上出现了这样一幕:两辆车迎头相撞,巨响未落,后面的一辆POLO为了躲开相撞的车紧急转向,高速直向两人站的地方冲来!这时,罗辑的绊倒变成了一种迅速而成功的躲闪,只是被POL0的保险杠擦上了一只腾空的脚,他的整个身体被在地上扳转了九十度,正对着车尾,这过程中他没听到另一个撞击所发出的那沉闷的一声,只看到飞过车顶的她的身体落到车后的路边,像一个没有骨骼的布娃娃。她滚过的地面上有一道血迹,形状像一个有意义的符号,看着这个血符,罗辑在一瞬间想起了她的名字。

张援朝的儿媳临产了,已经进了分娩室。一家人紧张地待在候产室里,有一台电视机在放着母婴保健知识的录像。张援朝觉得这一切有一种以前没感觉到的温暖的人情味,这种刚刚过去的黄金时代留下来的温馨,正在被日益严酷的危机时代所磨蚀。

杨晋文走了进来,张援朝第一眼看到他时,以为这人是借着这个机会来和自己修复关系的,但从他的神色上很快知道不是那么回事。杨晋文招呼不打就托起张援朝走出了候产室,来到医院走廊里。

你真的买了逃亡基金?杨晋文问。

张援朝转头不理他,那意思很明白:这与你有何相干?看看吧,今天的。杨晋文说着,把手里的一张报纸递给张援朝,后者刚看到头版头条的大标题,就眼前一黑《特别联大通过117号决议,宣布逃亡主义为非法》张援朝接着细看下面的内容:本届特别联大以压倒多数票通过决议,宣布逃亡主义违反国际法,决议用严厉的措辞谴责了选亡主义在人类社会内部造成的分裂和动荡,并认为逃亡主义等同于国际法中的反人类罪。决议呼吁各成员国尽快立法,对逃亡主义进行坚决的遏制。

中国代表在发言中重申了我国政府对逃亡主义的立场,井表明了中国政府对联合国117号决议的坚决支持。他转达了中国政府的许诺:将尽快建立和完善相关法律,采取有力措施制止逃亡主义的蔓延。他最后说:我们要珍视危机时代国际社会的统一和团结,坚守仝人类拥有平等的生存权这一被国际社会共同认可的准则,地球是人类共同的家园,我们绝不能抛弃她。

这为什么啊?老张看着杨晋文茫然地说。

这还不清楚吗,你只要仔细想想就能知道,宇宙逃亡根本不可能实现,关键是谁走谁留啊,这不是一般的不平等,这是生存权的问题,不管是谁走,精英也好,富人也好,普通老百姓也好,只要是有人走有人留。那就意味着人类最基本的价值观和道德底线的崩溃!人权和平等观念已经深入人心,生存权的不公平是最大的不公平,被留下的人和国家绝不可能看着别人踏上生路而自己等死,两方的对抗会越来越极端。最后只能是世界大乱,谁也走不了!联合国的这个决议是很英明的我说老张,你花了多少钱?张援朝赶紧拿出手机,拨了史晓明的电话,但对方已关机。老张两腿一软,靠着墙滑坐在地上,他花了四十万。由国科赶紧报警吧!还好,那姓史的小子不知道老苗已经打听到他爸的工作单位,这骗子肯定跑不了。张援朝只是坐在那里叹息摇头:人能找到,钱不一定能拿回来,这让我怎么向一家子交待啊。一声啼哭传来,护士喊:19号,男孩儿!张援朝猛跳起来,朝候产室跑去,这一刻,其他的一切都微不足道了。

也是在老张等待的这30分钟里,地球上还有约10000个婴儿出生,如果他们的哭声汇在一起,那肯定是一曲宏伟的合唱。在他们后面,黄金时代刚刚结束;在他们前面,人类的艰难岁月正在徐徐展开。

罗辑只知道他被关进的这个小房间是地下室,很深的地下室。在通往这里的电梯中(那是一部现在十分少见的老式电梯,由人扳动一个手柄操作),他感到一直在下降,那过时的机械楼层数显示也证实了他的判断,电梯停在-10层,地下十层?!他再次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有一张单人床和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还有一个很旧的木制小办公桌,像一个值班室之类的地方,不像是关犯人的。这里显然很长时间没有人来了,虽然床上的被褥是新的,但其他东西上都蒙着一层灰,散发着一股潮湿的霉味。

小房间的门开了,一个身材粗壮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冲罗辑点点头,他的脸上透出明显的疲惫。罗教授,我来陪陪你,不过你也就刚进来,不至于闷得慌吧。进来这个词在罗辑听来是那么刺耳,为什么不是下来呢,罗辑的心沉了下去。自己的猜测被证实了,虽然带他到这里来的人都很客气,但他还是被捕了。

您是警察吗?以前是吧,我叫史强。来人又点点头,坐在床沿上掏出一盒烟来。罗辑觉得这个密闭的地方烟会散不去的,但又不敢说。史强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四下看看,应该有排气扇的。他说着拉动了门边的一根线,不知什么地方的一个风扇嗡嗡地响了起来。这种拉线开关现在也不多见了,罗辑还注意到墙角扔着一架显然早就不能用了的红色电话机,落满了灰,是转盘式的。史强递给罗辑一支烟,罗辑犹豫了一下,接下了。

他们把烟都点上后。史强说:时间还早,咱们聊聊?你问吧。罗辑低头吐出一口烟说。

问什么?史强有些奇怪地看了罗辑一眼说。

罗辑从床上跳了起来,把只吸了一口的烟扔了,你们怎么能怀疑我?那明明就是一场意外交通事故嘛!先是两辆车相撞,后面那辆车为了躲闪才把她撞了的!这是很明白的事儿。罗辑摊开双手,一脸无奈。

史强抬头看着他,本来带着困意的双眼突然炯炯有神,那好像总是带着笑意的眼神中藏着一股无形的杀气,老练而尖锐,令罗辑很恐慌。我可没提这事儿啊,是你先提的,这就好,上面不让我说更多的情况,我也不知道更多的,刚才还发愁咱们没话题聊呢,来,坐坐。罗辑没有坐,站在史强面前接着说:我和她才认识了一个星期,就是在学校旁边的酒吧里认识的,出事前连她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你说我们之间能有什么,竟让你们往那方面想呢?名儿都想不起来了?怪不得她死了你一点儿也不在乎,和我见过的另一个天才差不多。呵呵,罗教授的生活真是丰富多彩,隔一段就认识一个女孩儿,档次还都不低。这犯法吗?当然不,我只是羡慕。我在工作中有一个原则:从不进行道德判断。我要对付的那些主儿,成色可都是最纯的。我要是对他们婆婆妈妈:你看你都干了些什么啊?你对得起社会对得起爹妈吗还不如给他一巴掌。你看看,刚才你主动提这事儿,现在又说自己可能杀她,咱就是随便聊聊,你急着抖落这些于吗?一看就是个嫩主。罗辑盯着史强看了一会儿,一时间只听到排气扇的呜咽声,他突然怪怪地笑了,然后,掏出烟来。

史强说:罗兄,哦,应该是罗老弟吧,咱们其实有缘:我办的案子中,有十六个死刑犯,其中的九个都让我去送的。罗辑把一根烟递给史强:我不会让你去送的。好吧,麻烦你通知我的律师。好!罗老弟!史强兴奋地拍拍罗辑的肩,拿得起放得下,是我看得上的那号!然后他扶着罗辑的肩凑近他,喷着烟说。这人嘛,什么事儿都可能遇上,不过你遇到的这也太我其实是想帮你,知道那个笑话吧:在去刑场的路上,死刑犯抱怨天下雨了,刽子手说你有什么可抱怨的,俺们还得回来呢!这就足你我在后面的过程中应该有的心态。好了,离上路还早,就在这儿凑合着睡会儿吧。上路?罗辑又看看史强。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一个目光很灵敏的年轻人走进来。把手中的一个大提包故在地上说:史队,提前了,现在就出发。章北海轻轻推开父亲病房的门,病床上的父亲看上去比想象的要好,他靠着枕头半躺半坐着,窗外透进的夕阳的金辉给他的脸上映上了些许血色,不像是已经走到生命尽头的人。章北海把军帽挂到门边的衣帽架上,走到父亲的床边坐下,他没有问病情,因为父亲会以一个军人的诚实回答他,而他不想听到那真实的回答。

爸,我加入太空军了。父亲点点头,没有说话。他们父子之间的沉默要比语言传递更多的信息,从小到大,父亲是用沉默而不是语言教育他的,语言只是沉默的标点符号,正是这种父亲的沉默造就了今日的章北海。

就像您想的那样,他们要以海军为基础组建太空舰队。他们认为海军的作战模式和理论与太空战争最接近。这是对的。父亲又点点头。

那我该怎么办?爸,我终于问出这句话了,这句我整夜未眠才最后下决心问出来的话,刚才见到您时我又犹豫了,我知道这是最让您失望的一句话。记得研究生毕业后,我作为一名上尉见习官进入舰队时,您说:北海啊,你还差得远,这么说是因为我现在还能轻易地理解你。能让我理解,说明你的思想还简单,还不够深,等到我看不透搞不懂你,而你能轻易理解我的那一天,你才算真正长大了了。后来,我照您说的长大了您再也不可能那样轻易地理解自己的儿子了,说您丝毫没有对此感到悲哀我不信,但儿子确实正在成为您能寄以希望的那种人,那种虽不可爱,但在海军这个复杂艰险的领域有可能成功的人。现在,儿子问出了这句话,无疑标志着您对我这三十多年的培育,在最关键的时候失败了。可是爸,您还是告诉我吧,儿子还没有您想的那样强大,反正就这一次了,求求您告诉我吧。

要多想。父亲说。

好的。爸,您已经回答了我,说了很多很多的话,真的很多,这三个字的内容用三万字都说不完,请相信儿子,我用自己的心听到了这些话,但求您再说清楚一些吧,因为这太重要了。

想了以后呢?章北海问,他的双手紧紧攥着床单,手心和额头都潮湿了。

爸,原谅我,如果说前次发问让您失望,那这一次我变回孩子了。

北海,我只能告诉你那以前要多想。父亲回答。

爸,谢谢您。您说得很清楚了,我的心都听懂了。

章北海松开攥着床单的手,握住父亲一只瘦削的手说:爸,以后不出海了,我会常来看您。父亲微笑着摇摇头,我这儿没什么了,忙工作去吧。他们又谈了一会儿,先是说了些家里的事,后来又谈到太空军的建设,父亲说了自己的很多想法,以及对章北海以后工作的建议。他们共同想象未来太空战舰的外形和体积,兴趣盎然地讨论太空战的武器,甚至还谈到了马汉的制海权理论是否适用于太空战场但他们之间的这些话语已经没有太多意义,只不过是章北海陪着父亲用语言散步而已,真正有意义的,是父子间心对心交流的那三句:要多想。想了以后呢?北海,我只能告诉你那以前要多想。章北海告别父亲后走出病房,透过门上的小窗又凝视了父亲一会儿。这时,夕阳的光缕已离开了父亲,把他遗弃在一片朦胧中,但他的目光穿透这朦胧,看着投在对面墙上的最后一小片余晖。虽然即将消逝,但这时的夕阳是最美的。这夕阳最后的光辉也曾照在怒海的万顷波涛上。那是几道穿透西方乱云的光柱,在黑云下的海面上投下几片巨大的金色光斑,像自天国飘落的花瓣,花瓣之外是黑云下暗夜般的世界。暴雨像众神的帷幔悬挂在天海之间,只有闪电不时照亮那巨浪吐出的千堆雪。处于一个金色光斑中的驱逐舰艰难地把舰首从深深的浪谷中抬起来。在一声轰然的巨响中,舰首撞穿一道浪墙,腾起的漫天浪沫贪婪地吸收着夕阳的金光,像一只大鹏展开了金光四射的巨翅章北海戴上军帽,帽檐上有中国太空军的军徽。他在心里说:爸爸,我们想的一样,这是我的幸运,我不会带给您荣耀,但会让您安息。

罗老师,请把衣服换了吧。刚进门的年轻人说,蹲下来拉开他带进来的提包,尽管他显得彬彬有礼,罗辑心里还是像吃了苍蝇似的不舒服。但当年轻人把包中的衣服拿出来时,罗辑才知道那不是给嫌犯穿的东西,而是一件看上去很普通的棕色夹克,他接过衣服翻着看了看,夹克的料子很厚实,接着发现史强和年轻人也穿着这种夹克,只是颜色不同。

穿上吧,还算透气舒服的,要是穿我们以前的那种破玩意儿,不闷死你才怪。史强说。

防弹衣。年轻人解释说。

谁会杀我呢?罗辑边换衣服边想。

三人走出了房间,沿着来时的走廊走向电梯。走廊上方有方形的铁皮通风管,他们经过的几道门都是厚重密封型的。罗辑还注意到一侧斑驳的墙壁上有一行隐约可见的标语,只能看清其中的一部分。但罗辑知道全部: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

这是个人防工事吧?罗辑问史强。

不是普通的,是防原子弹的,现在废了,当年可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那我们在西山?罗辑听到过这类传说,史强和年轻人都没有回答。他们走进了那部旧式电梯,电梯立刻带着很大的磨擦杂音向上开动了,操作电梯的是一名背着冲锋枪的武警士兵,他显然也是第一次干这个,很不熟练地调整了两三次,才把电梯停在-1层。

走出电梯,罗辑发现他们来到一个宽阔但低矮的大厅里,像是一个地下停车场。这里停满了各种车辆,有一部分已经发动。使空气中充满了剌鼻的味道。车排之间有很多人站着或走动,这里光线昏暗,只在远远的一角有灯亮着。这些人都是黑乎乎的影子,只有他们中的几个穿过远处车灯光柱时,罗辑才看出是全副武装的士兵,还看到几个军官对着步话机喊着什么,试图盖过引擎的轰鸣声,他们的声音听起来很紧张。

史强带着罗辑在两排汽车间穿过,年轻人跟在后面,罗辑看着尾灯的红光和穿过车间缝隙照进来的灯光照在史强身上,使他的身影以不同的色彩时隐时现,罗辑竞想起了那个昏暗的酒吧,在那里他认识了她。

共 5 条评论

  1. 有若说道:

    从一种异样的抛物面体现了人文思想的内容与对其的审视,人或者说智能存在的终极盲点不在对物的知与用而是过程中的态度。

  2. 作者说道:

    作者对平行宇宙和时空之门好像没有概念,也没有解释与外星文明的沟通逻辑

    1. 1340说道:

      有了这俩外挂就不是硬科幻了,硬科幻的精髓是要明明扯不可能的蛋但还要用当代的科学圆的了

  3. dls说道:

    你有生存的权限谁没有啊!用你的权利来侵害别人的权限呵呵。

    1. 1340说道:

      这就是人文主义的毒瘤,因为这玩意儿人开始无法以纯功能的角度正视自身的价值了,没错大人物和小老百姓的生命是同等价值的,但如果以功利性的角度来看?比如一个科学家能为社会发展做出的贡献和一个端盘子的是对等的?太平盛世一切OK,但如果社会处在了需要去计较一个人的功利性价值的时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