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21.地球叛军

刘慈欣2015年07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与上次网友聚会相反,这是一次人数众多的聚会。聚会的地点是一座化工厂的职工食堂,工厂已经搬迁,这栋即将拆除的建筑内部很破旧,但十分宽敞。聚集在这里的有三百多人。汪淼发现有许多熟悉的面孔,都是社会名流和各个领域的精英,有著名的科学家、文学家、政治家等。

首先吸引汪淼注意的是摆放在大厅正中的一个神奇的东西,那是三个银色的球体,每个直径比保龄球略小,在一个金属基座上空翻飞,汪淼猜测这个装置可能是基于磁悬浮原理。那三个球体的运动轨道完全随机,汪森亲眼看到了真正的三体运动。

其他的人并没有过多地注意那个表现三体运动的艺术品,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大厅中央的潘寒身上,他正站在一张破饭桌上。

“是不是你杀了申玉菲同志?”有人质问道。

“是我。”潘寒镇静地说,“组织走到今天这样危险的境地,都是因为降临派内部有像她这样的叛徒的出卖。”

“谁给你权力杀人的?”

“我这是出于对组织的责任心!”

“你还有责任心?你这人本来就心术不正!”

“你把话说清楚!”

“你领导的环境分支都干了些什么?你们的责任是利用和制造环境问题,以激起人们对科学和现代工业的厌恶。可你呢?凭借主的技术和预测,为自己捞取名利!”

“我出名是为了自己吗?整个人类在我的眼中已是一堆垃圾,我还在乎名誉?但我不出名行吗?不出名我如何引导人们的思想?”

“你尽选择容易的而避开难的!你那些工作,完全可以由社会上那些环保人士去做!他们比你真诚得多,也热情得多,只要稍加引导,他们的行为就可以为我们所用。你的环境分支要做的是制造环境灾难,然后加以利用,向水库播撒剧毒物质,在化工厂制造泄漏……这些工作你们做了吗?一样都没有!”

“我们有过大量的方案和计划,但都被统帅否决了。至少在以前,这样做很蠢,生物和医疗分支曾制造过滥用抗菌素灾难,不是很快被识破了吗?欧洲分队差点引火烧身!”

“你杀了人,现在已经引火烧身了!”

“听我说,同志们,迟早都一样!你们肯定已经知道了,各国政府都已相继进入战争状态。在欧洲和北美,对三体组织的大搜捕已经开始。我们这里一旦事发,拯救派肯定会倒戈到政府一边,昕以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把拯救派从组织中清除出去!”

“这不是该你考虑的事情。”

“当然要由统帅考虑。但同志们,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统帅是降临派!”

“你这就信口开开河了吧,统帅的威信大家都清楚。如果像你说的那样,拯救派早就被清除出去了!”

“也许统帅有自己的考虑,说不定今天的会议就是为了这个。”

这以后,人们的注意力从潘寒身上移开,转移到目前的危机上来。一位获得过图灵奖的著名专家跳上桌子,振臂一挥说:

“大家说,我们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全球起义!”

“这不是自取灭亡吗?”

“三体精神万岁!我们是顽强的种子,野火烧不尽的!”

“起义能够在世界政治舞台上袭明我们的存在,这将标志着地球三体组织第一次公开登上人类历史的舞台,只要纲领合适,会在世界上引起广泛响应的!”

最后这句话是潘寒说的,引起了一些共鸣。

有人喊:“统帅来了!”人群让开了一条路,汪森抬眼望去,感到一阵眩晕,世界在他的眼中变成了黑白两色,唯一拥有色彩的是刚刚出现的那个人。

在一群年轻护卫的跟随下,地球三体叛军的最高统帅叶文洁稳步走来。

叶文洁走到为她空出的一圈空地中央,举起一只瘦削的拳头,用汪森不敢想象是出自于她的力量和坚定说:“消灭人类暴政!”

这群人类叛徒齐声喊出了显然已无数次重复的呼号:“世界属于三体!”

“同志们好。”叶文杰说。她的声音又恢复了汪森熟悉的温软和缓慢,以至于他这时才最后确定的确是她。“最近身体不太好,没有和大家见面,现在形势严峻,我知道大家都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所以来看看。”

“统帅保重……”人们纷纷说。汪淼听得出,这声音是真诚的。

叶文洁说:“在讨论重大问题之前,我们先处理一件小事。潘寒——”她招呼时眼睛却看着众人。

“统帅,我在这里。”潘寒从人群中走出来,这之前他试图躲进人群深处。他表面镇静,但内心的恐惧很容易看出来。统帅没称他同志,这是个不祥之兆。

“你严重违反了组织纪律。”叶文洁说话时仍然没看潘寒,她的声音仍很柔和,像是面对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统帅,现在组织面临灭顶之灾,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清除我们内部的异己和敌人,我们将失去一切!”

叶文洁抬头看着潘寒,目光温和,却令他的呼吸停止了几秒钟。“地球三体组织的最终理想和目标,就是失去一切,失去包括我们在内的人类现在的一切。”

“那您就是降临派了!统帅,请您明确宣布这点。这对我们很重要,是吗同志们?很重要!!”他大声喊道,举起一只手臂四下看看,所有的人都沉默着,没人响应他。

“这个要求不该由你来提。你严重违反了组织纪律,如果要申诉,现在可以;否则,你将为此承担责任。”叶文清说得很慢,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像怕她教育的孩子听不懂似的。

“我是去除掉那个数学天才的,这是伊文斯同志做出的决定,在会议上全体通过。如果那个天才真的搞出了三体运动完整的数学模型,主就不会降临,地球三体事业将毁于一旦。我当时只是自卫,是申玉菲先开的枪。”

叶文洁点点头说:“就让我们相信你吧,这毕竟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希望我们下面能一直相信你,请你重复一下刚才对我的要求。”

潘寒愣了一下,过了这一关似乎并没有让他松一口气:“我……请您明确宣布自己属于降临派。毕竟,降临派的纲领也是您的理想。”

“那你重复一遍这个纲领。”

“人类社会已经不可能依靠自身的力量解决自己的问题,也不可能凭借自身的力量抑制自己的疯狂;所以,应该请主降临世界,借助它的力量,对人类社会进行强制性的监督和改造,以创造一个全新的、光明完善的人类文明。”

“降临派忠于这个纲领吗?”

“当然!请统帅不要轻信谣传。”

“这不是谣传!”一个欧洲人大声说,同时挤到前面来,“我叫拉菲尔,以色列人。三年前,我十四岁的儿子遇到了车祸,我把孩子的肾捐给了一个患尿毒症的巴勒斯坦女孩,以此表达我对两个民族和平相处的愿望,为了这个愿望,我甚至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而许许多多的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也在做着和我一样的真诚努力。但这一切都没有用,我们的家园仍在冤冤相报的泥潭中越陷越深。这使我对人类失去了信心,加人了三体组织。绝望使我由一个和平主义者变为极端分子,同时,可能也是由于我对组织巨额的捐助,让我得以进入降临派的核心。现在我告诉你们,降临派有自己的秘密纲领,它就是:人类是一个邪恶的物种,人类文明已经对地球犯下了滔天罪行,必须为此受到惩罚。降临派的最终目标就是请主来执行这个神圣的惩罚:毁灭全人类!”

“降临派的真正纲领已是公开的秘密。”有人喊道。

“可你们所不知道的是,这并不是由最初的纲领演变而来,而是降临派诞生时就确定的目标,是伊文斯的终生理想!他欺骗了组织,欺骗了包括统帅在内的所有人!伊文斯一开始就是朝着这个目标前进的,是他把降临派变成一个由极端环保主义者和憎恨人类的狂人构成的恐怖王国!”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伊文斯的真实想法,”叶文洁说,“尽管如此,我还是试图弥合裂痕,使地球三体组织成为一个整体,但降临派做出的另一些事情使这种努力成为不可能。”

潘寒说:“统帅,降临派是地球三体组织的核心力量,没有我们。就没有地球三体运动!”

“但这并不是你们垄断组织与主通讯的理由!”

“第二红岸基地是我们建立的,当然应该由我们运行!”

“降临派正是借助这个条件,做出了对组织不可饶恕的背叛。你们截留了主发给组织的信息,你们向组织传达的,只是收到的信息中极少的一部分,而且经过篡改;你们还通过第二红岸基地,向主发送了大量未经组织审核的信息。”

沉默降临了会场,像一个很重的巨物使汪淼头皮发紧。潘寒没有回答,他的表情冷漠下来,仿佛在说:好啊,总算发生了。

“对降临派的背叛,有大量的证据,申玉菲同志就是提供者之一,她曾位居降临派的核心。但她在内心深处,却是一名坚定的拯救派,你们也是后来才发现这点的。她知道得太多了,这次伊文斯派你去,是要杀两个人而不是一个。”

潘寒四下看看,显然在快速估量着形势。他的动作被叶文洁注意到了。

“你可以看到,这次与会的大多是拯救派的同志,少数降临派的成员。相信他们是会站到组织一边的,但像伊文斯和你这样的人已不可挽救。为了维护地球三体组织的纲领和理想,我们将彻底解决降临派的问题。”

沉默再次降临。两三分钟后,叶文洁护卫中的一员,一名苗条美丽的少女动人地笑了笑,那笑容是鄢么醒目,将很多人的目光引向了她。少女袅袅婷婷地向潘寒走去。潘寒脸色骤变,一手伸进胸前的外衣里,但那少女闪电般冲过来,旁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她已经用一条看上去如春藤般柔软的玉臂夹住了潘寒的脖颈,另一只手放在他的头顶上,以她不可能具有的力量和极其精巧的受力角度,熟练地将潘寒的头颅扭转了一百八十度,寂静中颈椎折断的咔嚓声清晰可闻。少女两手同时快速松开,好像那个头颅发烫似的。潘寒倒在地上,那枝杀死了申玉菲的手枪滑到了桌子下面。他的躯体仍在抽搐,双眼暴出舌头吐了好长,但头颅却一动不动,仿佛从来就没有属于过那个躯体。几个人把他拖了出去,他口中吐出的血在地上拖了长长的道。

“啊,小汪也来了,你好。”叶文洁的目光落到了汪森身上,向他亲切地散笑着点点头,然后对其他人说,“这是国家科学院院士汪淼教授,我的朋友。他研究纳米材料,这是主首先要在地球扑灭的技术。”

没有人看汪淼一眼,汪森也没有力量做任何表示,他不由一手拉住旁边人的衣袖,使自己站稳,但那人将他的手轻轻拨开了。

叶文洁说:“小汪啊,接着上一次,我给你继续讲红岸的故事吧。同志们也听听,这不是浪费时间。在这个非常时刻,我们需要回顾一下组织的历程。”

“红岸……还没讲完?”汪森呆呆地问。

叶文洁缓步走到三体模型前,入神地看着翻飞的银球,夕阳透过破窗正照在模型上,飞舞的球体将光芒不规则地投射到叛军统帅的身上,像是火焰。

“没完,才刚刚开始。”叶文洁轻轻地说。

共 9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才刚刚开始

  2. 成住坏空说道:

    一波三折,扣人心弦

  3. 真他娘的毒说道:

    我无言以对.他是如何想出的?

  4. 说道:

    一二三四五

  5. 匿名说道:

    叶文洁是统帅!!!!!!!!!!!!!!!!!

  6. 匿名说道:

    社、社会!

  7. 匿名说道:

    这是一本反动书籍

    1. 匿名说道:

      没有反动一说的。。。

    2. 匿名说道:

      共和国都铁板一块了,反动不起来了!哈哈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