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11.三体、墨子、烈焰

刘慈欣2015年07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汪淼回到家里,之前没有忘记在游戏店买了一套V装具。妻子告诉他,单位的人一天都在找他。汪淼打开已关了一天的手机回了几个纳米中心来的电话,许诺明天去上班。吃饭的时候,他真的照大史说的又喝了不少酒,但毫无睡意。当妻儿睡熟后,他坐在电脑前戴上新买回的V装具,再次登录《三体》。

黎明的荒原,汪淼站在纣王的金字塔前,覆盖它的积雪早已消失,构筑金字塔的大石块表面被风化得坑坑洼洼,大地已是另一种颜色。远处有几幢巨大的建筑物。汪淼猜那都是干仓,但形状与上次所见已完全不同,一切都表明,漫长的岁月已经流逝。

借着天边的展曦,汪淼寻找着金字塔的入口,在那个位置,他看到入口已经被石块封死了,但同时看到旁边新修了一条长长的石阶,直通金字塔的顶部。他仰望高高的塔顶,看到原来那直指苍穹的塔顶已被削平了,成为一个平台,这座金字塔也由埃及式变为阿兹特克式。

沿着石阶,汪淼攀上了金字塔的顶部,看到了一处类似于古观星台的地方。平台的一角有一架数米高的天文望远镜,旁边还有几架较小型的。另一边是几台奇形怪状的仪器,很像古中国的浑天仪。最引人注目的是平台中央的一个大铜球,直径两米左右,放置在一台复杂的机器上,由许多大小不同的齿轮托举着,缓缓转动。汪淼注意到,它的转动方向和速度在不停地变化。在机器下方有一个方坑,在里面昏暗的火光中,汪淼看到几个奴隶模样的人在推动着一个转盘,为上面的机器提供动力。

有一个人朝汪淼走来,与上次首遇周文王时一样,这人背对着地平线的曙光,只能看到黑暗中一双闪亮的眼睛。他身材瘦高,身着飘逸的黑色长袍,长发在头顶上不经意地缩了个结,剩下的在风中飞扬。

“你好,我是墨子。”他自我介绍道。

“我是海人,你好。”

“啊,我知道你!”墨子兴奋地说,“在137号文明中,你追随过周文王。”

“我是同他一起到过这里,但从不相信他的理论。”

“你是对的。”墨子对汪淼郑重地点点头,然后凑近他说,“知道吗,在你离开的三十六万两千年里,文明又重新启动了四次。在乱纪元和恒纪元的无规律交替中艰难地成长。最短的一次只走完了石器时代的一半,但139号文明创造了纪录,居然走到了蒸汽时代!”

“这么说,在那个文明中有人找到了太阳运行的规律?”

墨子大笑着摇头:“没有没有,侥幸而已。”

“但人们一直在努力吧?”

“当然,来,我让你看看上次文明的努力。”墨子领着汪淼走到观星台一角,大地在他们下面伸展开来,像一块沧桑的旧皮革,墨子将一架小望远镜对准下面大地上的一个目标,然后让汪淼看。汪淼将眼晴凑到目镜上,看到一个奇异的东西,那是一具骷髅,在晨光中呈雪白色,看上去结构很精致。最令人惊奇的是这骷髅站立着,那姿势很是优雅高贵,一只手抬到颚下,似乎在抚摸着那已不存在的胡须,它的头微仰,仿佛在向天地发问。

“那是孔子。”墨子指着那个方向说,“他认为,一切都要合乎礼,宇宙万物都不例外。他于是创造了一套宇宙的礼法系统,企图据此预测太阳的运行。”

“结果可想而知。”

“是的,他计算出太阳该循礼之时,就预测了一次长达五年的恒纪元,你别说。那一次还真持续了一个月之久。”

“然后,有一天太阳再也没有出来?”

“不,那天太阳出来了,升到了正空,但突然熄灭了。”

“什么?熄灭?!”

“是的,开始是慢慢暗下去、小下去。然后突然熄灭了!夜幕降临,那个冷啊,孔子就那么站着冻成了冰柱,一直站到现在。”

“什么都没有了吗?我是说熄灭后的太阳?”

“在那个位置,出现了一颗飞星。像是太阳死后的灵魂。”

“哦,你肯定太阳是突然熄灭,飞星是突然出现的吗?”

“是。突然熄灭,飞星就出现了。你可以去查日志数据库,这记载没错。”

“哦——”汪淼沉吟良久,本来,对于三体世界的奥秘,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理论,但墨子说的这件事将他所想的全推翻了,“怎么会是……突然的呢?”他懊恼地说。

“现在是汉朝,西汉还是东汉我也不清楚。”

“你也是一直活到现在?”

“我有使命,要准确观测太阳的运行。那些巫师、玄学家和道学家们都是些无用的东西,他们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动手能力极差,只是沉浸于自己的玄想中。但我不同,我能做出实际的东西来!”他指指平台上的众多仪器说。

“凭着这些就能达到你的目的吗?”汪淼指了指仪器,特别是那个神秘的大铜球说。

“我也有理论,但不是玄学,是通过大量观测总结出来的。首先,你知道宇宙是什么吗?是一部机器。”

“这等于没说。”

“说得具体些,宇宙是一个悬浮于火海中的大空心球,球上有许多小洞和一个大洞,火海的光芒从这些洞中透进来,小洞是星星,大洞是太阳。”

“很有意思的一个模型,”汪淼看看大铜球说,现在他大概能猜出那是什么了,“但其中有一个大漏洞:太阳升起和落下时,我们看到它与群星是相对运动的,而大球球壳上的所有洞孔的相对位置应该是固定的。”

“很对。所以我推出了经过修正的模型,宇宙之球是由两层球壳构成的,我们看到的天空是内层壳,外层球壳上有一个大洞,内层球壳上有大量小洞,那个外壳上的大洞透进的光在两层球壳之间的夹层反射和散射,使夹层间充满了亮光,这亮光从小洞中透进来,我们就看到了星星。”

“那太阳呢?”

“太阳是外层壳上的大洞投射到内层壳上的巨大光斑,它的亮度如此之高。像照穿鸡蛋壳一般照穿了内壳,我们就看到了太阳。光斑周围的散射光较强,也照了内壳,这就是我们白天看到的晴空。”

“是什么力最驱动若两层球壳进行不规则转动呢?”

“是宇宙之外火海的力量。”

“可不同时期的太阳大小和亮度是不一样的。在你双壳模型中,太阳的大小和亮度应该是恒定的,如果外火海不均匀,至少大小应该是恒定的。”

“你把这个模型想得太简单了,随着外界火海的变化,宇宙的外层壳的大小也会膨胀或收缩,这就导致了太阳大小和光度的变化。”

“那飞星呢?”

“飞星?你怎么总是提飞星?它们是些不重要的西,是宇宙球内乱飞的灰尘。”

“不。我认为飞星很重要。另外,你的模型如何解释孔子时代太阳当空熄灭呢?”

“那是个罕见的例外,可能是宇宙外面的火海中的个暗斑或黑云正好飘过外层壳上的大洞。”

汪淼指指大铜球问:“这一定就是你的宇宙模型吧?”

“是的,我造出了宇宙机器。使球转动的那一组复杂的齿轮,模拟着外界火海对球的作用。这种作用的规律,也就是外界火海中火焰的分布和流动规律,是我经过几百年的观测总结出来的。”

“这球可以膨胀收缩吗?”

“当然可以,现在它就在缓慢收缩。”

汪淼找了平台边的栏杆作为固定参照物细看,发现墨子说的是事实。

“这球有内层壳吗?”

“当然有,内外壳之间通过复杂的机构传动。”

“真是精巧的机械!”汪淼由衷地赞叹道,“可从外壳上没有看到在内层壳投射光斑的大洞啊?”

“没有洞,我在外壳的内壁上安装了一个光源,作为大洞的模拟。那光源是用从几十万只萤火虫中提炼出来的荧光材料制成的。发出的是冷光,因为内壳的半透明石膏球层导热性不好,这样可以避免一般的热光源在球内聚集温度,让记录员可以在里面长期待下去。”

“球里面还有人?”

“当然,记录员站在一个底部有滑轮的架子上,位置保持在球体中心。将模拟宇宙设定到现实宇宙的某一状态后,它其后的运转将准确地模拟出未来的宇宙状态,当然也能模拟出太阳的运行状态,那名记录员将其记录下来就形成了一本准确的万年历,这是过去上百个文明梦寐以求的东西啊。你来得正好,模拟宇宙刚刚显示,一个长达四年的恒纪元将开始,汉武帝已根据我的预测发布了浸泡诏书,让我们等着日出吧。”

墨子调出了游戏界面,将时间的流逝速度稍微调快了些。一轮红日升出地平线,大地上星罗棋布的湖泊开始解冻,这些湖泊原来封冻的冰面上落满了沙尘,与大地融为一体,现在渐渐变成一个个晶莹闪亮的镜面,仿佛大地睁开了无数只眼睛。在这高处,浸泡的具体细节看不请楚,只能看到湖边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像春天拥出洞穴的蚁群。世界再一次复活了。

“您不下去投身于这美妙的生活吗?刚刚复活的女性是最渴望爱情的。”墨子指着下面重现生机的大地对汪淼说,“你在这里再待下去没有意义了,游戏已经终结,我是最后的胜者。”

“你的模拟宇宙作为一台机器确实精妙绝伦,但对它做出的预测嘛……哦,我能否使用您那台望远镜观测天象呢?”

“当然可以,你请。”墨子对着大望远镜做了个手势。

汪淼走到望远镜前,立刻发现了问题:“要观测太阳,怎么办呢?”

墨子从一只木箱中拿出了一块黑色圆片,“加上这片烟熏的滤镜。”说着将它插到望远镜的目镜前。

汪淼将望远镜对准已升到半空的太阳,不由赞叹墨子的想象力:太阳看上去确实像一个通向无边火海的孔洞,是一个更大存在的一小部分。但进一步细看时,他发现,这个太阳与自己现实经验中的那个有些不同,它有一颗很小的核心,如果将太阳看成一只眸子,这个日核就像瞳孔。日核虽小,但明亮而致密,包裹它的外层则显得有些缺少实在感,飘忽不定,很像是气态的。而穿过那厚厚的外层能看到内部日核,也说明外层是处于透明或半透明状态的,它发出的光芒,更多的可能是日核光芒的散射。

太阳图像的真实和精致令汪淼震惊,他再次确定,游戏的作者在表面简洁的图像深处有意隐藏了海量的细节,等待着玩家去发掘。

汪淼直起身,细想着这个太阳的结构隐含的意义,立刻兴奋起来。由于游戏时间加速,太阳已移到了西天,汪淼调整望远镜再次对准它,一直跟踪到它落下地平线。夜幕降临。大地上点点排火与夜空渐密的群星相映。汪淼将望远镜上的黑色滤镜取下,继续观测星空,他最感兴趣的是飞星,很快找到了两个。他只来得及对其中的一个进行大概的观察,天就又亮了。他于是装上滤镜接着观测太阳……汪淼就这样连续进行了十多天的天文观测,享受着发现的乐趣。其实,时间流逝速度的加快是有利于天文观测的。因为这使得天体的运行和变化更加明显。

恒纪元开始后的第十七天,日出时问已过了五个小时,大地仍笼罩在夜幕中。金字塔下面人山人海。无数火把在寒风中摇曳。

“太阳可能不会出来了,同137号文明的结局一样。”汪淼对正在编纂这个世界上第一份万年历的墨子说。墨子抚着胡须。对汪淼露出自信的笑容,“放心,太阳就要升起,恒纪元将继续,我已经掌握了宇宙机器的运转原理,我的预测不会有错。”

似乎是印证墨子的话,天边真的出现了曙光,金字塔旁边的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那片银白色的曙光以超乎寻常的速度扩展变亮,仿佛即将升起的太阳要弥补失去的时间。很快,曙光已弥漫了半个天空,以至太阳还未升起。大地已同往日的白昼一样明亮.汪淼向曙光出现的远方看去,发现地平线发出刺眼的强光,并向上弯曲拱起,成一个横贯视野的完美弧形,他很快看出那不是地平线,是日轮的边缘,正在升起的是一颗硕大无比的太阳,眼睛适应了这强光后,地平线仍在原位显现出来,汪淼看到一缕缕黑色的东西在天边升起,在日轮明亮的背景上格外清晰,那是远方燃烧产生的烟雾。金字塔下面,一匹快马从日出方向飞驰而来,扬起的尘埃在大地上划出一道清晰的灰线,人群为其让开了一条路,汪淼听到马上的人在声嘶力竭地大喊:“脱水!脱水!!”

跟着这匹马跑来的,是一大群牛马和其他动物。它们的身上都带着火焰,在大地上织成一张移动的火毯。巨日已从地平线上升起了一半,占据了半个天空,大地似乎正顺着一堵光辉灿烂的大墙缓缓下沉。汪淼可以清晰地看到太阳表面的细节,火焰的海洋上布满涌浪和旋涡,黑子如幽灵般沿着无规则的路线漂浮,日冕像金色的长袖懒洋洋地舒展着。

大地上,已脱水和未脱水的人都燃烧起来,像无数扔进炉膛的柴火,其火焰的光芒比炉膛中燃烧的碳块都亮,但很快就熄灭了。

巨日迅速上升,很快升到了正空,遮盖了大部分天空。汪淼仰头看去,感觉突然间发生了奇妙的变化:这之前他是在向上看,现在似乎是在向下看了。巨日的表面构成了火焰的大地。他感觉自已正向这灿烂的地狱坠落!

大地上的湖泊开始蒸发,一团团雪白的水蒸汽成蘑菇云状高高升起,接着弥散开来,遮盖了湖边人类的骨灰。

“恒纪元将继续,宇宙是一台机器,我造出了这台机器;恒纪元将继续,宇宙是……”

汪淼扭头一看,这声音是从正在燃烧的墨子发出来的,他的身体包含在一根高高的橘黄色火柱之中,皮肤在发皱和炭化,但双眼仍发出与吞噬他的火焰完全不同的光芒。他那已成为燃烧的炭杆的双手捧着一团正在飞散的绢灰,那是第一份万年历。汪淼自己也在燃烧,他举起双手,看到了两根火炬。

巨日很快向西移去,让出被它遮住的苍弯。沉没于地平线下,下沉的过程很快,大地似乎又沿着那堵光墙升起。耀眼的晚霞转瞬即逝,夜幕像被一双巨手拉扯的大黑布般遮盖了已化为灰烬的世界。刚刚被烧灼过的大地在夜色下发着暗红色的光,像一块从炉中夹出来不久的炭块。汪淼在夜空中看到群星出现了一小会儿,很快,水汽和烟雾遮住了天空,也遮住了处于红炽状态的大地上的一切,世界陷入一片黑暗的混沌之中。一行红色的字出现:

第141号文明在烈焰中毁灭了。该文明进化至东汉层次。

文明的种子仍在。她将重新启动。再次开始在三体世界中命运莫测地进化,欢迎您再次登录。

汪淼摘下V装具,精神上的震撼稍稍平息后,又一次有了那种感觉:《三体》是故意伪装成虚假,但拥有巨大纵深的真实;而眼前的真实世界,倒像一幅看似繁复庞杂实则单薄表浅的《清明上河图》。

第二天汪淼去纳米中心上班,除了因他昨天没来导致的一些小小的混乱外,一切如常。他发现工作是一种有效的麻醉剂,投身于其中,就暂时躲开了那噩梦般的困扰。一整天他有意使自己保持忙碌状态,天黑后才离开实验室。

一走出纳米中心的大楼,汪淼又被那噩梦的感觉追上了,他觉得布满群星的夜空像一面覆盖一切的放大镜,他自己是镜下的一只赤裸的小虫,无处躲藏。他必须再为自己找些事情做,想到应该再去看看杨冬的母亲了,就驱车来到了叶文洁家。

杨母一个人在家,汪淼进去时她正坐在沙发上看书,他这才发现她的眼睛既老花又近视,看书和看远处时都要换戴眼镜。杨母见到汪淼很高兴,说他的气色看上去比上次好多了。

“都是因为您的人参。”汪淼笑笑说。

杨母摇摇头,“那东西成色不好,那时,在基地周围能采到很好的野山参。我采到过一枝有这么长的……不知现在那里怎么样,听说已经没有人了。唉,老了,最近总是在想以前的事。”

“听说在‘文革’中,您吃过不少苦。”

“听小沙说的吧?”杨母轻轻摆摆手,像拂去面前的一根蛛丝,“过去了,都过去了……昨天小沙来电话,急匆匆的,说些什么我也听不明白,只听出来你好像遇到什么事。小汪啊,其实,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发现当年以为天要塌下来的那些大事,其实没有什么的。”

“谢谢您。”汪淼说,他又感到了那种难得的温暖。现在,眼前这位历经沧桑变得平静淡泊的老人,和那位无知而无畏大史,成了他摇摇欲坠的精神世界的两根支柱。

杨母接着说:“说起‘文革’,我还是很幸运的,在活不下去的时候,竟意外地到了一个能活下去的地方。”

“您是说红岸基地吗?”

杨母点点头。

“那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我最初还以为纯属传说呢。”

“不是传说,要是想知道,我给你讲讲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事。”

杨母这一说令汪淼有些紧张。“叶老师,我只是好奇而己,要是不方便就算了。”

“哦,没什么的,就当我找人说说话吧,我这阵子也确实想找人说说话。”

“您可以到老年活动室什么的去坐坐,多走动走动总是不寂寞。”

“那些退休的老家伙们好多都是我在大学的同事,但总是同他们融不到一块儿。大家都喜欢念念叨叨地回忆往事,但都希望别人听自己的,而对别人说的都厌烦。红岸那些事,也就你感兴趣了。”

“现在说总还是有些不方便吧?”

“那倒是,毕竟还属于机密。不过那本书出了以后,许多亲历过的人也都在说,都是公开的秘密了。写那本书的人很不负责任,他的目的先放到一边,书中的许多内容也与事实有很大出入,纠正一下也是应该的。”

于是,杨母向汪淼讲述了那段还未尘封的往事。

共 6 条评论

  1. 沙发说道:

    沙发

  2. 小草说道:

    看了这章想知道杨母是先近视还是先老花或者同时

    1. 匿名说道:

      两个能同时吗?

  3. 和平钟声说道:

    想知道叶文浩的原型

  4. 和平钟声说道:

    很想知道叶文洁的原型

    1. 匿名说道:

      科幻小说的原型只能是作者哪天晚上的一个梦中的主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