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八章 死言(上)

流潋紫2016年08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时间过得极快,仿佛晨起梳妆描眉,黄昏挑灯夜读,枕着天黑,等着天亮,旧的时光便迅疾退去,只剩下的新的日子,新的面孔,唇红齿白的,娇嫩地鲜妍地过去了。乾隆八年,绿筠又生下了她的第二个儿子,皇六子永瑢。如此一来,绿筠便成了宫中生育皇子最多的嫔妃,即便皇帝一向对她的眷顾不过淡淡的,为着孩子的缘故,也热络了不少。连着太后也对绿筠格外另眼相看,对皇孙们也是关爱备至。

这一日皇后亦往绿筠宫中看望,钟粹宫的院落静静的,宫人们皆是垂手侍立,一声不敢言语。为首的太监见了皇后进来,忙道:“皇上来了,在里头陪着小主呢。”

皇后微微颔首:“本宫亦去瞧瞧,不必通传了。”宫女们打起帘子,皇后才踱进殿中,隔着挽起的珠绫帘子,正见乳娘抱着裹在锦绣堆中的初生婴儿,屈下身子坐在床边的小杌子上,小心翼翼地将怀中的孩子递给斜靠在床头的年轻母亲。绿筠尚在月中,丰腴的脸颊不施粉黛,却有着鲜润饱满的红晕。她漆黑的发丝松松地挽成一个家常的垂云髻,疏疏点缀着几枚累丝珍珠点翠花钿,就如它的主人一般婉顺依人。绿筠狭长细美的眼帘温柔地低垂着,唇边满是恬淡和美的微笑。皇帝正与她头并头,一同逗弄孩子可爱的面容,不时喁喁低语,间或,孩子响亮的哭声会断续响起。那是男婴特有的洪亮声音,虽然稚嫩,却有刚健的底蕴。

寝殿中的气息宁静而甜美,是真正一家人的天伦之乐。此时,无论谁走进去,都会显得那样突兀而局外。

皇后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像是深秋的黄叶即将被风带落前薄薄的挣扎。她默然转身,再度提示宫人无须通禀之后,疾步离开。皇后才走到门外,正见永璜进来。永璜见了她便规规矩矩行礼道:“皇额娘万福金安。”皇后亦无心理会,微微颔首便径自走了。

皇后回到长春宫便有些闷闷的,莲心以为她是要午睡了,忙铺好了被铺,点上了安息香便告退出去。皇后见素心仍旧依伴在侧,不觉郁然感伤:“瞧皇上陪纯妃那个样子,好像又回到了本宫刚生永琏的时候。那时候,真是好啊!”

素心忙道:“纯妃怎么能和娘娘比?娘娘生二阿哥的时候就是福晋,纯妃现在也不过是个妃子,还是汉军旗出身,拿她比娘娘,也不怕折了她的福!”

皇后的苦笑带着凄冷的意味:“有什么不能比的?纯妃如今有两个亲生的皇子,一个养子,而本宫膝下孤苦,只剩下一个公主。纯妃的福气,在后头呢。”

素心大是不满:“纯妃的福气还不是因为娘娘宽宏庇佑?说来,娘娘实在不该让她生下这些孩子的。像慧贵妃和娴妃,一笔子干净了多好。”

浓翳的阴郁积蓄在皇后眉间,久久不肯退散:“纯妃家世低,是汉军旗出身,又不大得宠,性格也温顺胆小。比不得娴妃身份高贵,慧贵妃备受恩宠,本宫一定得防着她们。”

素心连连称是,试探着道:“那嘉妃,皇后娘娘这么抬举她?”

皇后的眉头松了一松:“嘉妃是李朝贡女,并非满蒙出身,想要站稳脚跟,只能一心一意依附本宫。再说慧贵妃病着不得力,许多事若有她在,还能分娴妃的恩宠。她又是个心直口快的,没什么心机,还算得用。”她说罢,便有些乏。

素心服侍了她歪着,又替她盖好云丝锦被,道:“娘娘这些年都急于调理身子,想再生一个阿哥,可皇上不知怎么来得更少了,您这么着急也不是个法子。按奴婢看,大阿哥不是纯妃亲生的,又是长子,您大可把他收养在身边,有个依靠后再慢慢生一个自己的阿哥,也不错呀。”

皇后不悦的神色如遮蔽明月的乌云,阴阴翳翳:“本宫一看到永璜,就想起他早死的额娘哲妃当日是怎么赶在本宫前头得了皇上的恩宠,以致本宫嫁入潜邸时,皇上身边已经有了这么个挺着肚子的侍妾。且哲妃死得不明不白,外头多少言语都以为是本宫容不得她。永璜如今大了,万一听了这些闲言碎语,哪里会真正认本宫这个皇额娘,还是远着些好。”

素心半蹲在皇后身边,替她捶捏着手臂道:“皇后娘娘说得是。哲妃过世后,多少闲话都是冲着娘娘的。奴婢真替娘娘不值,明明没影儿的事,怎么都冲着咱们!”

皇后的眉心蹙成黛色的峰峦曲折:“宫里的事,都是疑心生暗云。咱们若有心分辩,不过是越描越黑罢了,便由着她们去。”她的手抚过枕边的三彩香鸭,撩拨着鸭口中袅袅泛起的乳白香烟,“这安息香真好,本宫闻着心里也舒坦多了。”她看一眼素心,“本宫知道你事事为本宫打算,只是本宫若真收养了永璜,他便从庶长子变成了嫡长子,生生尊贵了许多。来日本宫生下了皇子,有这么个嫡长子在,无论立嫡立长都多了一道阻碍,岂不自寻烦恼?”

素心点头道:“那也是。娘娘还是请太医来,好自调养着身体吧。许多事,娘娘其实不必费心,自然有人替您一一想得周到。”

皇后眸中噙着一丝清愁:“慧贵妃虽得宠,但并无多大用处,还好有她替本宫筹谋。这些也罢了,只是论起子嗣,本宫年过三十,会不会再也生不出孩子了?也怪太医无用,大补的汤药整天喝下去,皇上也算常来,却是一点动静也没有。”皇后正说着,忽然觉得鼻中一热,伸手一摸,却见手指上猩红两点,她心头大乱,失声道,“素心,本宫这是怎么了?”

素心急得什么似的:“娘娘,娘娘您流鼻血了。”她向外唤道,“太医,快传太医!”

齐鲁赶来把脉时,也是一味摇头:“娘娘您是太心急了。”

皇后倚在床上,六神不安地问道:“本宫的身体到底如何?”

齐鲁连连摇头:“娘娘凤体本无大碍,微臣已经给您开了催孕的坐胎药,您是否又私下进补大量温热的补品?”

素心忙忙道:“如今入冬,娘娘是心急些,服用了大量的阿胶、人参、冬虫夏草和鹿茸。这些都是大补的好东西,难道有什么不妥么?”

齐鲁叹道:“娘娘一心求子,微臣是知道的,所以开的坐胎药都是最合娘娘体质的,而非像当初给宫中嫔妃所喝的那种,只是普通的安胎药,不论体质的。可娘娘一时之间服下那么多补品,导致气血上扬,所以才会体热流鼻血。若是娘娘再不听微臣劝导,胡乱进补,伤了元气到吐血那一日,便再难补救了。”

皇后撑着身子起来,由着素心替她披上外衣,急道:“齐太医,你是太医院的院判,深得皇上和本宫信任,你告诉本宫一句实话,本宫年过三十,到底还能不能有孩子?”

齐鲁忙躬身道:“年龄不是最要紧的,且微臣一直为皇后娘娘以药物催调,总会有孩子的。只是娘娘素来体质虚弱,又忧思伤身,请娘娘一定要安心,再好好调理一段日子。”

素心亦是苦劝:“娘娘放宽心即是。皇上也和您一样盼着嫡子呢,所以这两年总是来咱们长春宫,有皇上这样的恩眷,何愁没有身孕呢?”

皇后听得颔首,不由得万分郑重地嘱咐:“那一切便托付给齐太医你了。”她闭目片刻,似是十分关切,“那么慧贵妃,近来如何了?”

齐鲁低声道:“老样子,整日昏昏沉沉,偶尔还说几句胡话。左右贵妃的身体,是再不能好了。如今到了冬日里,贵妃那样的体质,皇上不去看望已经伤了心,若少些炭火供应,便又是一重折磨了。”

皇后微微凝眸,睇她一眼,婉然道:“素心,你都记得了?”

素心满面恭谨,道:“娘娘放心,奴婢都会安排好的。”

这一厢皇后急着有身孕,如懿亦是感慨不已,虽然皇后赏赐的莲花镯里,翡翠珠里面的零陵香全被剔干净了,她不过戴个镯子装点样子,可终究是悬心。然而她看着皇帝年过三十,一心一意只求嫡子,便也不好说什么,只由着他一日日往长春宫去。

这一日赵九宵轮休,得了空闲便与凌云彻在侍卫的庑房里喝酒。九宵与云彻最是要好,云彻去坤宁宫领了份闲差,他虽然羡慕,倒也常常来往,和从前一样,喝酒闲话。这日午后他拎着酒和小菜过来,见凌云彻愁眉苦脸的,便捶了他一拳道:“坤宁宫这份差事又清闲钱粮又足,你还整天挂着个脸做什么,还惦念着你的小青梅哪?”

云彻给自己倒了一杯,愁眉紧锁:“自从嬿婉进了启祥宫,我要见她一面也难了。一个月前偶然碰上一次,她一个人抱了那么一大桶衣服去浣衣局洗涮。我才问了一句她就哭,说要赶着去洗完,否则晚饭又没得吃。浣衣局有的是人,她是宫女,为什么要这样为难她?”

赵九宵喝了口酒,摇头道:“宫女也好侍卫也好,哪怕伺候再得宠的主子,也就是个奴才的命。你还想怎么样?嘉妃能好吃好喝供着她?留着条命在就不错了。”

云彻难过道:“宫女也是人,不是畜生。嬿婉不敢和我多说话,就说常常吃不饱穿不暖,连一起伺候的宫女都欺负她,什么粗活儿累活儿都给她干!说不上两句话就只是哭,我看着真是……”

九宵听着可怜:“你看着真是心疼!那你怎么不去求求娴妃娘娘?好歹她在冷宫的时候,咱们也帮衬过她。”

云彻想了想,还是摇头:“上回为了让娴妃娘娘搭嬿婉一把,还害得娴妃娘娘被嘉妃排揎了一场,无端受辱。我哪里还有脸请她帮忙!且娴妃娘娘不比嘉妃有儿子,到底两样些。”

九宵愣了愣:“连娴妃娘娘都没办法,你还能怎么样?我劝你,断了这个心思吧。反正嬿婉也对你起过二心,你实在帮不上,也就算了。”

凌云彻摇头,决然道:“她既然已经回来,我便答应过她,会一生一世照顾她。虽然启祥宫里的日子艰难,我已经托人告诉她,要她一定要熬得住,我一定会想办法的。”

赵九宵看他如此坚决,便举杯道:“那我便祝你心愿得偿吧。只是你小心,别老吃亏在女人手里。”

到了乾隆九年末的时候,宫里又发生了一桩大事,便是卧病许久的晞月病入膏肓了。年复一年的病痛折磨,曾经宠冠六宫的高晞月,已经熬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仿佛一盏点在风中的小小油灯,竭力燃烧着最后的焰火,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风吹去,丝毫不剩。

太医数次禀告之后,皇帝终于道:“既然病得那么厉害,皇后是六宫之主,让皇后去瞧瞧吧。”

而皇后耳聪目明,更兼悉心调理,便推了身体不豫,不肯出门。如懿得知,亦只是含笑向皇帝道:“这么些年不见她了,皇后不肯去,臣妾去见见也好。”

皇帝郁郁不乐,只摩挲着一枚外头新贡的粉色珊瑚扳指。那珊瑚是浓淡相宜的粉色,如婴儿绯红的面孔,极是喜人,因号“婴儿面”。皇帝随手撂给李玉:“这个赏给纯妃正相宜,去吧。”

李玉会意,便领人退下,皇帝方才淡淡道:“她与你不睦已久,你何必巴巴儿赶去。”

如懿剥着水葱似的指甲,漫漫道:“听说这一向咸福宫里不大干净,又有宫女发了疥疮打发出去了,也不知贵妃怎样?她是病透了的人,若再沾上一点半点,皇上也不好对高大人说起。”

皇帝不置可否:“宫里许久无人去看她了,只怕她也不大愿意见你。”

因是去探病,如懿打扮得亦简素,不过是一袭曳地月华裙,不缀珠绣,只有淡淡的珍珠光泽流动,外面罩着紫色旋纹氅衣,衣襟四周刺绣锦纹也是略深一些的暗紫色,再搭一件淡若银白的烟霞色蝴蝶狐毛坎肩,头上松挽宝髻,梳成有流云横空之势,缀几点翠玉莹莹并一枚羊脂白玉凤簪。

如懿缓缓步入咸福宫中,里头一切供应依旧,只是帘子打开的一瞬,并无惯常咸福宫中冬日那种温暖如阳春的暖意扑来。仔细看去,宫中虽然照例供着十几个火盆,但炭都烧尽了,也无人去换,连地龙的热气也不甚足。

如懿身上有些发冷,紧了紧衣裳,暗想,晞月素来的体质最畏寒不过,殿中这样清寒,对于病重孱弱的她,无异于催命一般。

寝殿内,珠帘重重之后还是清约典雅中略带华丽的气息,卧在被褥之中的晞月依旧是养尊处优的唯一的贵妃。可是,却总少了那么点人气,便是这宫里人人赖以生存的皇帝的宠遇。

这些年晞月卧病,皇帝虽然每每派人安慰赏赐,却再未踏足过咸福宫。

如此华艳,却也寂寞如斯啊。

伺候的宫人们见了如懿,忙恭恭敬敬地请安问好,如懿与高晞月相争十数年,两宫中人一向不睦,见了她这般敬畏,倒真是难得之事。看来这些年,咸福宫所受的冷遇苦楚,还真是不少。

如懿一眼望去,便问:“怎么伺候贵妃的人这么少?”

门外伺候的小太监忙赔笑道:“娴妃小主有所不知,宫里有两个宫女发了疹子,也不知是在哪里得的。贵妃小主身子虚弱,怕染上这些脏东西,才叫人领出去了,连着底下同住的人怕不干净,茉心姑姑都吩咐暂时打发出去了。”

说话间,茉心已然迎了上来。如懿道:“你家小主醒着么?”

茉心久不见人来探望,亲自搬了椅子来道:“醒着呢,小主先坐,奴婢着人上茶。”

茶水递上来,便知是旧年的陈茶了,如懿不愿再喝,便道:“殿里这么冷,贵妃的身子怕受不了吧?”

一句话招得茉心眼泪都下来了:“太医总说炭气会熏着小主,不利玉体安康。内务府什么东西都照应着,唯独小主怕冷这一点,怎么也不肯顾及。”

茉心话未说完,背身朝里的晞月挣扎着撑起身体来,凄笑道:“闹了半天,居然是你来看我。”

茉心忙替晞月在身后垫了鹅羽垫子,又给她披上了厚厚的外裳:“小主慢些起身,仔细头晕。”

如懿见晞月双目深凹,憔悴枯槁,瘦得竟脱了形,简直如冬日里的一脉枯竹,轻轻一触就会被碰断。晞月喘着气,整个人嵌在重重帘帏中,单薄得就如一抹影子,仿佛连那披在肩上的外裳都承受不住似的。如懿在她床边坐下,问道:“可觉得好些了?”

晞月僵着面孔,分毫不肯假以辞色:“既然你都来了,自然知道我是好不了了。”她凄然道,“我都到了这个样子,只求见皇上一面,皇上也不肯么?”

如懿笑了一笑:“皇上国事繁忙。”

晞月怅然垂首,似是灰心到了极处:“这种话,你哄哄旁人也就罢了,对我说这个有什么意思。皇上若是忙,怎么还有时间宠爱嘉妃和舒嫔,还和纯妃又有了一个孩子呢?只不过是不愿见我,所以推诿罢了。”

如懿望着她,淡然含笑:“你多年卧病不出宫门,倒是活得越来越通透了。”

晞月仿佛想要笑,可她的脸微微抽搐着,半天也挤不出一个笑容来:“人之将死,还有什么看不穿的。我自知出身汉军旗,比不得你和皇后出身显贵。所以身为侧福晋,享着皇上的恩宠,心里总觉虚得慌。哪怕皇上抬旗封了贵妃,到底也是不一样的。我明白自己的身份,也没有儿女可以依靠,所以一心一意追随皇后,鞍前马后,从不敢有二心。皇后娘娘对我那样笼络,如今也是弃若敝屣,转头去捧着嘉妃了。”她忽而一笑,“当年皇后与我做了那么多事来对付你,要是带去了黄泉也便带去了,你想不想听一听?”

如懿温婉地抿着唇,凝视她片刻:“不想。你若想说,就自己去说给最该知道的人听。对于我,这些都是无用了。”

晞月捂着胸口连连咳嗽,半天才平息下来,疑道:“你不想知道这些?那你巴巴儿地跑来看我做什么?”

如懿轻轻靠近她,语不传六耳:“我告诉你的,自然比你想告诉我的更要紧。”

晞月眼中的疑影越来越重,挥手示意宫人退下:“你有什么话,便直说吧。”

如懿见她枯瘦的手腕上,那一串翡翠珠缠丝赤金莲花镯静静蜿蜒其上。那样翠色生生,如碧水清明,越发显得她手腕枯黄一脉,唯见青色的筋络高高突起。如懿伸出手去,指尖落在晞月干枯的皮肤上,慢慢游弋上她枯瘦的手腕。晞月狐疑而不安地看着她,却不知她想要做什么,眼见得手臂上的皮肤一粒粒起了惊恐的粒子,却也不敢缩回手来,只是颤颤地问:“你到底要做什么?”

如懿笑意轻绽,有怜惜之意:“这么好的肌肤,从前谁看了都想摸一摸,也难怪你得宠这么多年。只是如今,竟也有这一日了。”她说着,便欲摘下晞月手腕上的莲花镯,晞月一惊,忙护住了不解道:“你要做什么?”

如懿也不理会,径自摘下了在手中晃了一晃:“人都这样了,还吝惜一串镯子做什么?”她伸手取过妆台上的小剪子,霍然剪断,取下其中一颗翡翠珠子,猛然往地上一掼。珠玉碎裂处,掉出一颗小指甲盖大小的黑色珠子。如懿用手帕托起,送到晞月鼻端,问道:“香不香?”

晞月看得惊疑不定,直直地盯着那颗黑色珠子道:“这是什么?”

“我和你追随皇上多年,一直未有身孕,都是靠了这样的好东西。”如懿神色微冷若秋霜清寒,“这样好的东西,除了皇后,咱们竟都不识。这可是上好的零陵香啊!产自西南,能让人伤了气血,断了女子生育的零陵香!”

晞月大惊之下气喘连连,她厌恶地推开那样东西,又恨又疑:“你既知道,怎么还一样戴着?”

如懿取下自己的手镯,对着光线道:“我比你的运气稍稍好一点,有次不慎摔碎了翡翠珠子,掉出其中的脏东西来才发现关窍。如今我戴着的手镯,翡翠珠子里头的零陵香丸都是剔干净的了。”她神色凄微,“只是这么久以来我还是没有孩子,安知不是早已被这东西伤尽了根本,已经再不能生育子息了。”

晞月大恸,掩着唇抑制住近乎声嘶的哭声:“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待我?我对她忠心了这么多年,什么事都听她的,什么都想在她前头做了,为什么她要断了我最想要的孩子?”

如懿眼中微有泪光闪烁,冷冷道:“她是皇后,生杀予夺都在她手中。而你,不过是值得被她利用却不能生育的工具而已。当年她把这对镯子分别赐给咱们两人时,这样的念头便已长好了。难为咱们一碗一碗坐胎药喝下去,总怨药石无效,何曾想过,原来早已是不能生了!”

晞月紧紧地攥着胸口稀皱的锦衫,厉声道:“好好好!你既然让我死得明白,我也断然不会辜负你!咱们俩争了半辈子,争恩宠,争名位,不是咱们想争,而是任何人到了这个位子都会争。但到了今日,咱们之间的恩怨慢慢再算!”她的眼里露出狠戾的光芒,如嗜血的母兽,“这辈子我最盼着一个自己的孩子,谁要断了我的念头,便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她仰天长笑,掩去腮边泪痕,沉静不发一言。

如懿轻叹一声,复又微笑:“玉镯的手脚就当是皇后做的。那么你再猜一猜,为什么齐鲁替你治了这么久的病,你的身子却越来越坏?据我所知,你的体质是气虚血淤,可是我让人查过齐鲁开给你的药方,按着那个方子服药,表面看着症状会有所减缓,其实会让你元气大伤。”

晞月死死攥住被角道:“不会!那张方子是太医院所有太医都看过的!”

如懿轻笑道:“那么,是谁能嘱咐齐鲁为你越治越坏,而且太医院上下都为你诊过脉,却是同一条舌头说同一句话呢?我想,那个人一定也不知道皇后也防着你会生下孩子吧。否则,便不必费这样的功夫了。”

晞月瞪大了双眼,目光几能噬人,死死盯着如懿:“你是说……你是说?”她凄厉地喊起来,“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

如懿安抚地将手放在她的手背上,笑容温柔无比:“我会如你所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