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四章 遥遥

流潋紫2016年08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如懿扶着惢心的手进了咸福宫的院中,只见和敬公主跟着双喜和彩玥正在玩闹。和敬跑着跑着便有些累了,赌气道:“不玩了不玩了!什么老鹰捉小鸡,还不如上回双喜玩那些蛇给我看呢。”

如懿正跨进院中,不觉怔了一怔,与惢心对视一眼,便立住了脚。和敬回过头来,正见如懿,便止了笑,淡淡施了个礼,“娴娘娘万福。”

如懿含笑回礼道:“公主有礼了,本宫看你和双喜玩得正得趣呢。”

和敬撇撇嘴,矜持道:“什么玩不玩的,我是公主,得守着规矩,哪里能整天玩呢。”

如懿见她硬要做出一副大人的样子,也不觉好笑,“可不是,跟这些太监宫女有什么好玩的。昨日本宫还听三宝说呢,外头棋盘街上来了个波斯的玩蛇人,一手蟒蛇玩得可好了。听说那蛇比柱子还粗,可是到了玩蛇人的手里,十分乖巧呢。”

和敬不以为然一笑,“娴娘娘就是见识的少,棋盘街上的东西也能当件事儿来说?要说玩蛇,现成双喜就是个厉害的,何必去说棋盘街上那些不入眼的东西。”

双喜听公主这般说,不觉吓得一噤,连忙摆手道:“奴才那些哪里能看呢?公主是抬举奴才罢了。”

和敬听双喜推辞,有些挂不住脸面,“这会儿倒谦虚了,从前慧娘娘与嘉娘娘都夸你呢。你在火场外头养了好些蛇呢,能引得它们乖乖地游过来游过去,它们可不听你的话?哪天给娴娘娘瞧瞧,也让她不必羡慕外头去了。”说罢,她便走到乳母身边,独自玩去了。

双喜听了这话,恨不得缩到彩玥身后去。如懿浑不在意,“好了。如今贵妃病着,别再说这些怕人的话了。本宫看贵妃病着,也无心顾得到你们呢。对了。贵妃呢?”

彩玥忙道:“小主在里头歇着呢。皇后娘娘正和小主说话。”

如懿便道:“那也罢了,原以为贵妃和本宫得的是一样的病,想过来看看她。彩玥,本宫这里有一本宝华殿大师亲手抄录的佛经,每天念一念倒是很安神。你便替本宫转赠给贵妃吧。”

彩玥忙不迭谢过,“娴妃娘娘真是雪中送炭了,咱们小主得了这个,或许能安心些。”如懿嫣然一笑,深深看了双喜一眼,转身便离去了。

到了夜间,晞月服了安神汤睡了,却眉头紧锁,满口胡乱呢喃,额上冒着豆大的汗珠。茉心守在一旁,着急唤道:“小主,您醒醒,您醒醒!”

晞月自惊梦中醒来,一摸身上,素色寝衣都汗透了。茉心道:“小主,皇后走了之后您便睡得不好,奴婢看您这么辛苦,只得叫醒您了。”

茉心说罢,便递了一碗银耳汤过来,“银耳汤宁神,小主喝一些吧。”

晞月嘴唇上都起了焦皮,勉强喝了一口,抬首见香球照旧挂上了,不觉惊道:“皇后不是说里头的安息香有古怪么?怎么又用上了?”

茉心忙安慰道:“方才是替小主您诊脉的太医送回来的,说安息香无事,可以继续用着。”

晞月点点头,惶恐地抓住茉心道:“我又梦到阿箬了!茉心!我又梦到她了!”

茉心慌兮兮道:“小主,您别说了!奴婢伺候您沐浴更衣吧。身上这么湿着,怕不好受呢。”

晞月吃力地颔首,扬声道:“双喜!叫人备热水!”

进来的却是彩珠,她福了福道:“小主,您有什么吩咐?”

晞月诧异道:“双喜呢?去了哪里?”

彩珠有些为难,不知说还是不说,犹豫了片刻还是道:“双喜被皇上身边的李公公叫走了。说他手脚不干净,趁着去养心殿送东西的时候不知摸走了什么,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晞月动气,“双喜被李玉带走了?本宫怎么不知道?”

彩珠道:“小主方才睡着了。李公公说了,不许惊动小主。”

茉心着紧道:“双喜伺候小主这么久了,就算有什么,小主能不能求求皇上,饶了他这次。他可知道咱们不少事情呢。”

晞月一张脸本就熬得干瘦,颧骨高高凸起,此刻更是煞白可怖,她背靠着床喘息着道:“快扶我起来,我去养心殿瞧瞧。”

茉心忙劝道:“可是小主,外头天都黑了呢。怕是……怕是……”她的话虽未出口,神色却已提醒了晞月。

晞月吓得浑身一颤,眼珠子骨碌碌望着四周,也顾不得双喜了,忙缩在了床脚,颤声道:“那我,我便明天去吧。”

次日趁着日色明亮,晞月顾不得身子,一早便赶到了养心殿。李玉在滴水檐下迎候着,十分恭谨,“贵妃娘娘且先回去吧。双喜的事,怕是求也不中用了。”晞月如何碰过这样的软钉子,当下不悦道:“双喜犯了什么事?连本宫的话也不中用了?”

李玉笑吟吟的,“回贵妃娘娘的话,双喜手脚不干净,趁着您吩咐来养心殿送东西时,顺走了一块先帝爷用过的玉佩,昨儿奴才一拉他进了慎刑司,才受了十二道刑罚,他便都招了。按着皇上的旨意,已经叫乱棍打死了。”

晞月气得嘴唇哆嗦,“什么玉佩,怎地本宫都不知道?”李玉弯腰陪着笑道:“贵妃娘娘病着,精神不济,自然什么都不用知道,免得伤身。皇上还说了,一切与您不相干,你且回去歇着就是。皇上得空,自然会来看您的。”李玉弯腰陪着笑道:“贵妃娘娘病着,精神不济,自然什么都不用知道,免得伤身。皇上还说了,一切与您不相干,你且回去歇着就是。皇上得空,自然会来看您的。”

晞月迫近两步,急道:“那双喜死前,招了些什么?”李玉皮笑肉不笑,扬了扬拂尘道:“能招什么?做了什么便招了什么罢了。贵妃娘娘,这里风大,您且回去吧。”他定一定神,又笑:“奴才们的事再大也入不得主子的眼,贵妃娘娘不必揪心,再挑好的来伺候就是。就好比……”他一顿,笑得灿烂,“皇上跟前伺候的小张和小林子,今儿一大早也被乱棍打死了。不为别的,就为立个规矩,叫他们不许乱递消息。自然了,这都是奴才的不是,总怪不到皇上身上去。您哪,好自珍重就是。”

晞月听着这话明是劝慰,里头却夹杂着不少自家隐事,一时心神大乱,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眼前金星乱冒,勉强扶了宫女的手走了几步,身子一晃,径自晕了过去。如懿听着养心殿外的动静,捧了一盏杏露莲子羹到皇帝跟前,婉声道:“既然贵妃突然晕厥,皇上不妨先让人挪到偏殿休息吧。”

皇帝定定道:“朕不想见她。”他接过杏露莲子羹,看了一眼道:“是杏露莲子羹?好端端的,怎么给朕备了这个。”如懿脉脉睇他一眼,温然含笑,“莲心苦寒,过于伤身,臣妾已经剔干净了,只剩下清火的功效。杏露入口清甜,正好润燥安神。臣妾想,皇上此时的心情,喝这个最好不过。”

皇帝的脸色冷得如一块化不开的寒冰,“该吐的双喜都吐干净了。和高氏有关的,朕都听进去了。再和旁人相关的,双喜语焉不详,也知道的不甚清楚。朕无谓再查下去。”

如懿沉默片刻,轻声道:“宫中传言四起,臣妾重罚过阿箬,固然不能不怕。但高氏也被谣言惊动,畏惧至病,皇上已经觉得她有疑,所以一直不曾好好去看过她。”皇帝冷哼一声,“高氏怕成那样子,朕便知道她和阿箬有见不得人的事。”

如懿立在皇帝身边,似乎这样的切近才能让她安心说出心底的疑虑,“臣妾身在冷宫时被群蛇围伺之事,双喜已然招了是高氏主使的。火场那窝蛇也找了出来。只是臣妾不明白,为什么怡嫔有孕时被蝮蛇惊动胎气之事双喜却至死不招?认了一件难道便不肯认第二件么?”

皇帝嗤之以鼻,“那些奴才素来奸猾,能少认一桩怕也是好的,还以为能少些责罚呢!既然都是蛇,即便不是他做的,哪里能脱得了干系!左右也是一死!”

如懿只得默然不提,又道:“至于朱砂水银毒害龙胎之事,双喜只知道是高氏拉拢了阿箬,参与其中,至于是不是拿主意的人,他也不甚清楚。皇上与臣妾一样,隐隐知道高氏虽然做事狠了些,但未必有这样周全的智谋。”

皇帝静静听着如懿说完,牵了她的手在榻上坐下,温言安抚道:“朕知道事情不查得水落石出,便是委屈了你。可是你要知道,许多事盘根错节,若弄得太清楚,便会到了连朕都无法收拾的地步。朕登基才这些年,不能有任何动摇国本的事出现,免得人心浮动,江山不安。”

如懿低低垂首,伏在皇帝肩上,眼波似绵,丝丝媚然,绵里却藏针:“皇上的心胸里有江山万代,臣妾的心胸里却只有皇上。所以,臣妾听皇上的。只是高氏残害皇嗣,多次意图杀害臣妾,臣妾实在是……”

皇帝的手搭在她肩上,有温热的气息从他掌心隔着薄薄的春衫缓缓透进:“高氏在朕身边多年,总是温柔如水,却不想背后竟是这个样子。朕有生之年,不想再见到这样的毒妇。可是如懿,她的父亲高斌并无大错,又是朕在朝堂上的可用之人。朕不能因为他女儿的过失迁怒于他。所以对着外头,朕不会给高氏任何处罚,她也依旧会是朕唯一的贵妃。”

如懿纤细的手指一点点攀上皇帝的胸口,澹澹儿薄的衣衫下有滚热的心跳,带给她罹乱中些许安定之意:“臣妾不在意名位,只在乎皇上的用心。”

外头春光初绽,如一幅锦绣画卷,初初绽放华彩。皇帝便在这朝阳花影里,轻轻拥住她:“朕能许你的,便是用心了。朕知道你喜欢孩子,愉嫔的身子坏成那样,你的身体既然好些了,明日朕就让人把永琪抱来给你抚养。”

如懿的笑里含了薄薄的喜悦:“多谢皇上体恤。”

皇帝慨叹道:“其实你再喜欢永琪,他到底不是朕和你亲生的。朕一直很想和你有自己的孩子,才当是朕的用心,有了最能着落的地方。”

二月的春光是枝丫上新绽的一点嫩绿的芽,一星一星地翠嫩着,仿佛无数初初萌发的心思,不动声色地滋长。她伏在皇帝心口,听着他沉沉的心跳,似乎安稳地闭上了眼,有了几分感动。这么多年的深宫岁月,她所祈盼的,其实与凡俗妇人并无任何不同。夫君的关爱疼惜,儿女的膝下承欢,如同这世间每一个女子的渴望。若真有不同,或许是她更早地明白,早到也许是在初初嫁为人妇的时候,她便清醒地知道,她从不能拥有自己夫君的全心全意。钟鸣鼎食的王侯府第,朱门绣户的官宅民苑,哪怕只是多了几亩田地的富户农家,也会想着要讨一房妾室。三妻四妾,旧爱新欢,凭着她的家世,无论嫁到何处,都脱不了这样的命数。

虽然她没有孩子,虽然她是那样渴望孩子,可皇帝,到底是以另一种方式成全着她,安慰着她。如懿以轻柔之音相对:“那么,臣妾也用心弹奏一曲,回报皇上,如何?”

皇帝素性雅好器乐,养心殿暖阁中便有上好的宋琴“龙吟”,如懿原是弹得惯了,便取下轻拢慢捻。琴音宛若春雨打破一池春水,渐弹渐高落后琴音渐渐舒缓,愈来愈低好似女子在花树下低声细语,相对言笑。

皇帝闭目须臾,轻声道:“是李之仪的《卜算子》。”

“是。”如懿素手轻扬,衣袖的起伏若碧水三尺,飘飘若许。伴着琴音潺潺,她轻声吟诵:“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皇帝睁开幽深的眸,怜惜地望住她:“朕与你并无相隔,何来这样日日思君不见君之意?”

悠长的羽睫垂下如扇的浅影,遮掩着绵绵不可言说的心事。如懿低低道:“前头的都不要紧,臣妾只在乎一句。”她微微凝神,正欲言说,皇帝却也同时道:“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这一瞬的心意相通,让她稍稍有些安慰:“臣妾知道皇上有太多人太多事,臣妾亦不敢妄求贪多,只求这一句便好。”

皇帝的眼中有深深的情意,如同最温暖的泉水,将人都溺了进去:“朕或许宠幸你不是最多,那是因为朕是皇帝,朕也无法做到最多或是最好。但是如懿,朕希望和你长长久久地走下去,那才是朕真正不负了你的相思意。”

琴声袅袅,浮上心头的情意,亦是袅袅。皇帝言毕,铮铮琴音已然奏起。她的双手游移于琴弦之间,修长洁净的指,指节分明的骨,缓缓弹奏吟诵:“车遥遥,马憧憧。君游东山东复东,安得奋飞逐西风。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月暂晦,星常明。留明待月复,三五共盈盈。”

唇齿间反复吟诵,寻觅着依稀可知的温情,借以安下自己飘摇不定的一颗心。她投入他怀中,眼中有了温煦的热意:“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回到殿阁中已经是三更,侍寝后的疲倦尚未消除,如懿泡在浸满玫瑰花的黄杨浴桶中,以温热的水来疏散身体与心思的疲乏。惢心一勺一勺地替她加着热水,如懿闭着眼静静道:“惢心,辛苦你了。”

惢心细长的手指捞起片片殷红的玫瑰花瓣,反复替如懿按着雪白的肩,口中道:“奴婢只是装神弄鬼,哪里比得上小主费心筹谋辛苦。”

如懿将身体浸得更深些,让热水漫到了下颌,才舒然松了口气:“我的辛苦不过是找一个人的软肋。高晞月最在乎身份与恩宠,如今恩宠断绝,身份只成了空衔。她一生心高气傲,却也胆小得紧。自从被你吓了一回,便再没有神志安宁过。”

“小主是找她的软肋,奴婢不过是照着她的软肋打下去罢了。咸福宫寝殿里闹鬼火,那星许磷粉是掺和在蜡烛里头的,每到夜半,蜡烛烧了一半的时候里头的磷粉也会跟着烧起来,不用奴婢去扮鬼,她们也相信是阿箬的鬼魂去过高晞月的寝殿了。还有奴婢扮鬼时那些鬼火,都是烧了一点点磷粉在手炉里藏在奴婢袖子中,用时撒出去就好了。”惢心抿嘴一笑,带了几分得意,“而且奴婢先在咱们自己宫里作怪,只当小主吓病了,那再有什么,人家也疑心不到一样受了惊吓致病的小主身上了。也亏得小主一早就安排三宝在阿箬的棺樽里撒了磷粉生起事端,让所有谣言的矛头都直指咱们宫里,这才反而撇得干净了。”

“欲先取之,必先予之。不把自己扯在浑水里头,反而不好独善其身了。”如懿似是想起什么,“听说皇后曾经以为贵妃宫里的安息香有异,还特意取了些去查过?”

惢心快活极了,脸上是兜不住的笑:“谁会傻到在那些安息香里做手脚,岂不麻烦?奴婢把那些扰乱心志让贵妃睡不安稳的草药细细研磨了缝进她的睡枕里,料谁也不会疑心。谁叫贵妃做了那么多亏心事,夜夜惊梦也是活该!”

如懿赞许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只是含笑不语。氤氲的水汽扑腾上来,将如懿的脸蒸得嫣红如霞,可她的眉心却渐渐紧锁成个“川”字,她狐疑着道:“惢心,虽说皇上已经处置了双喜,可我心里总有个疑影儿,为什么当日怡嫔有孕时,她所住的景阳宫的油彩里掺着会引蛇的蛇莓汁液?既然双喜会驱蛇,这样做岂不多此一举?”

惢心侧首想了半日:“双喜会驱蛇,若说懂这个,也说得过去。”

如懿伸着三寸长的水葱似的指甲,划着黄杨浴桶,那轻微的触碰声如她不能平复的心境:“我记得怡嫔住在延禧宫安胎时,高晞月为求争宠,曾想让怡嫔也搬去她宫中。若怡嫔被蛇惊动胎气之事是她指使双喜所为,她要怡嫔去她宫中安胎,若有何闪失,岂不是自寻麻烦?”

惢心听得入耳,苦苦寻思:“是有些蹊跷,小主以为当时之事是皇后主使?其实这次的事,小主大可让奴婢再去长春宫吓一吓皇后也好。若能顺势除了皇后……”

如懿转首看了她一眼,摇头道:“皇后是国母,又是先帝亲自挑给皇上的,在皇上心中的地位绝不同于高氏。且皇后不比高氏柔弱胆小,万一吓唬不成,反而让她识破,那便糟了。”

惢心连连顿足,惋惜道:“只可惜这次的事双喜供不出皇后来,否则也还好些。”

温热的水舒散了紧绷的心神,如懿漫然出声:“双喜不过是高氏的奴才,怎么会知道皇后的事。若真要找到能动摇皇后在皇上心中地位的证据,只有真正与皇后密谋过的那个人才说得出来。”

惢心思量着道:“小主的意思,是……高晞月?”

如懿撩起一点清水洒在自己的手臂上,朗然道:“是啊。可惜,还不是时候,而且这个时候高晞月所说的话,皇上也必定不会相信。咱们只能等等了。”

惢心不甘道:“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如懿望着殿阁里跳跃的烛光,微笑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才能振聋发聩啊。”

晞月自回咸福宫,病势便越发沉重。原先不过是鬼神乱心,此时又多添了许多人事的惊惧,一来二去,便认真成了大症候。而皇帝,虽然屡屡派人慰问,太医也照旧看着,却再未去看过她一次。情疏迹远,便是如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