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二十七章 恩宠(上)

流潋紫2016年08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如懿回宫的第一夜,皇帝并未留宿在她宫中,只是如常召幸了新卦的舒嫔,倒叫许多人松了一口气。第二日的定省,如懿也不敢疏忽,早早去长春宫中见过了皇后,皇后嘱咐了几句,细问了她饮食起居是否习惯,便也嘱咐众人散了。纯妃见她出来,自然是还高兴的。倒是嘉嫔与慧贵妃一身对她淡淡的,也不亲热。而阿箬,更是对她退避三舍,视而不见。

或许,这样也是好的。”>_<“"

如懿出冷宫后三日,皇帝倒也常常去见她,只是并未召幸,也不留宿,却让旁人也看不懂这恩宠如何了。这一日恰逢立冬,宫中备下了家宴吃饺子,除了太后畏寒不肯出慈宁宫,宫中的嫔妃倒是齐全了。

所谓家宴吃饺子,原本是因为立冬乃秋季与冬季的交子之时,宫中嫔妃长日无聊,便由各宫都自己做了饺子,凑成一宴,讨皇帝欢心而已。皇帝白是里去京郊察看了农桑,回来听皇后说起,倒也高兴,便在长春宫赐宴。嫔妃们自然是别出心裁,除了寻常的菜馅儿肉馅儿,又做了海鲜馅儿的,酸菜馅儿的。独独皇后和舒嫔最有心思,皇后的饺子是用过冬刚摘下的嫩白菜叶子做的皮儿,为的是京中人人都惯于在冬日囤积白菜过冬,也是勤俭而新鲜的吃食。皇帝对这样的心思自然是赞许不已的。而舒嫔的那一道,中逼着皇帝非咬了那一口,辣得皇帝眼泪都出来了,又好生敬了一杯酒灌足了,方才笑靥频生,道:“这样的饺子吃过了,皇上往后再吃到什么饺子,都不会忘了臣妾的了。”

皇帝笑得不止,击掌道:“皇后,你看也那个矫情样子,比慧贵妃往日如何?<”

皇后温婉含笑,只是不语。慧贵妃饱含了醋意道:“皇上不就是喜欢舒嫔这样的矫情样子么?何必拿臣妾来比呢。”

到了如懿时,她却中捧出一壶醋来,含笑道:“臣妾比不得各位姐妹的手艺,做不好饺子,特意用红玫瑰花瓣酿了一壶醋来。吃饺子少不得醋,臣妾就当略作点缀吧。”

皇帝薄薄的笑意却温煦异常:“朕若是吃饺子,必少不得醋,否则也是食不甘味。你的东西虽不是最要紧的,却是最不能少的。”

皇后注目含笑道:“你这点点缀,却是怎么也少不得的。娴妃,难怪皇上对你如此牵挂,连在冷宫里都要一意放你出来呢。”

如懿不卑不亢,只是略略含了淡薄的笑意:“有皇后娘娘日夜挂怀,皇上与皇后夫妻一心,自然也是挂怀臣妾的。”她转过头,看着打扮清贵却神色郁郁的慎贵人道:“阿箬,你也是一样的,是不是?”

此时阿箬已是皇帝的妃嫔,如懿仍以旧时称呼相对,显然未曾把她十分放在眼里。慎贵人眼中闪过一丝恼怒,强忍着不敢发作,只是闷头灌了一盅酒。

皇帝望着阿箬,和颜悦色笑道:“慎贵人是该喝酒尽兴。如懿为慎贵人旧主,如懿脱离冤屈,终于让朕知道她不是谋害怡嫔与玫嫔皇嗣之人,沉冤得雪。慎贵人乃是如懿的旧仆,理应同庆。”

皇帝字字句句,呼阿箬为“慎贵人”,对如懿只以名字相唤,亲疏早已十分明显。阿箬最恨旁人提她是如懿的旧婢,早已窘得满面通红,握着酒开盏的手轻轻发颤。皇帝却话锋一转,只笑道:“为表你主仆二人同庆之意,朕便打算封你为慎嫔,你意下如何?”

这样骤然封嫔,比之舒嫔的恩宠万千,出身显赫,更是出人意料。且嫔位是一宫的主位,身份贵重,宫中已有玫嫔,舒嫔与嘉嫔,不是生子,便是家世显要,且获宠多年,仅次于抚养两子的纯妃和在潜邸便为侧福晋的娴妃如懿,地位不可谓不贵重。如此一来,不禁连皇后亦变色,还是嘉嫔忍不住道:“皇上便这般喜欢慎妹妹么?慎妹妹与臣妾住在一起,岂不是启祥宫有了两位主位了?”

皇帝举了酒盏在手,唇边含了一缕俊美笑意“自然。若不喜欢,朕也不会亲自取了‘慎’字为慎嫔的封号。”嘉嫔身躯咬了咬唇,隐忍着怨怒,皇帝眼波一转,却轻笑道:“正如嘉嫔你的封号,嘉为美好之意,朕也十分喜欢。所民哪怕慎贵人封了嫔位,启祥宫的主位也只有你一个。”

如此嘉嫔才稍稍平息醋意,却深深剜了阿箬一眼。阿箬逢了这样的恩赏,本该高兴不已,可那高兴也是损兵折将的,她只好撑着站起来,冷汗涔涔地行礼:“臣妾多谢皇上厚爱。”

皇后一袭天水鹅黄的衣裳,耳边一对珊瑚坠子摇曳生辉,笑得极柔和,道:“方才敬事房的人来了,在外候着呢。看来皇上今夜是要陪慎嫔,不必再翻牌子了。”

皇帝握一握皇后的手道:“果然皇后知朕心意。”

皇后向着阿箬温和道:“那么慎嫔,你先回去准备着去养心殿侍寝吧。”

这句话恰到好处地解了阿箬的尴尬,她才起身,嘉嫔便道要回去看四阿哥,也起身告辞了。海兰有着身孕不便,如懿便也陪着她先回去,只留了舒嫔与玫嫔二人随侍在侧,皇帝倒也十分惬意。

如懿扶着海兰正转过长街,却见嘉嫔站在慎嫔跟前,冷笑不已:“不要以为封了嫔位就目中无人,在启祥宫中主位只有一个,就是本宫。哪怕是嫔位,也有高低尊卑之分呢。你索绰伦氏不过是小姓出身,你阿玛再有治水的功绩,也不过是在慧贵妃父亲手下当差,小小知府而已。”

阿箬扶了侍女的手,倒也毫不退怯,只是笑吟吟道:“姐姐是嫔位,我也是嫔位,我年纪比你小,自然该尊您为姐姐。至于别的,大家都是皇上的妾侍,平平起平坐罢了,谁又比谁高贵呢。”

嘉嫔气得神色大变,却也自矜身份:“平起平坐?且不说本宫是皇四子的生母,玫嫔虽然出身南府,好歹生过孩子,奖历怎么也比你高些。舒嫔更不用说,叶赫那拉氏女儿,又是太后亲选赐予皇上的。若要论资排辈,本宫自然是嫔位中第一,玫嫔与舒嫔再次,你不过是屈居末流而已。”

嘉嫔的侍女丽心也是个口舌伶俐的,立刻道:“还没恭喜慎嫔娘娘呢,为着您的旧主娴妃娘娘出了冷宫,皇上才赏您这个嫔位,口口声声还提着您与娴妃娘娘的主仆情分。其实想想也不对,当年是你揭发了娴妃娘娘毒害玫嫔与怡嫔的皇嗣,今日皇上却金口玉言说娴妃娘娘蒙冤。依奴婢看,这封赏嫔位竟是在打您的耳刮子呢。”

阿箬扶了侍女新燕的手,禁不住浑身乱颤,伸手朝着丽心的脸颊便是一掌。她手上戴着纯银的玳瑁护甲,那一掌用力极深,便在丽心白嫩的面颊上留下了两道血痕。

丽心到底有些害怕,纵然满眼里泪水乱转,却中能捂着脸不敢出声。如懿冷眼看着,笑道:“这里风大,要不要先回去?”

海兰抚着肚子道:“这样好看的戏,我肚子里的孩子合该多看看。长大了也不至于吃旁人的亏太多。”

如懿替她正一正风帽,二人相视一笑,便在暗处站定了不动。

嘉嫔看着丽心挨打,却换了和颜悦色的笑容,娇声道:“哎呀,梅香拜把子——都是奴才罢了,何苦自己人打起自己人来了。丽心,好歹人家已经熬成了小主,你便受她这一掌,当受教了,也学学她怎么没日没夜爬了皇上的龙床。”

丽心捂着脸道:“奴婢可不敢背着自己的主子偷偷勾引皇上这么没廉耻,更不敢背弃主子诬陷主子。不管挨了慎嫔娘娘多少巴掌,奴婢都是学不会这些下三滥的本事的。”

嘉嫔连连颔首微笑,骤然伸出手打了阿箬一个耳光。这一掌去得又快又狠,出乎阿箬的意料,她根本招架不住。嘉嫔脸上笑得悠然自得:“这一掌,是教你学乖,尊卑自在人心。别以为得了位分,得了皇上的宠幸,旁人就忘了你是怎么使尽下作手段勾引的皇上,连奴才们都瞧不上呢!”

嘉嫔得意的轻笑声落在风里格外响亮,被宫人们簇拥着一摇三摆扬长而去。阿箬慢慢地抚着脸颊,自嘲似的笑道:“新燕,你瞧,人人都瞧不起我。哪怕我封了嫔位,在她们眼里,我不过是个奴婢罢了,永远只能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奴婢。”

新燕忙扶着她,好声好气道:“小主别往心里去,嘉嫔不过是仗着自己生了个皇子罢了。她自己也不过是个贡品似的异族贡女罢了,小主可是纯正的满洲血统呢,来日若生下了一儿半女,岂不比她尊贵。本来呢,您还没有子息,皇上就那么宠爱您了。”

阿箬的笑声里带了几许哭腔:“你也觉得皇上是宠爱我的?”

新燕奇道:“小主,您这是怎么了?皇上常常翻您的牌子,赏赐也是最多。哪怕舒嫔新贵得宠,皇上也没忘了您呀。您看,嘉嫔再嚣张刻薄,也不过是妒忌您罢了。”

阿箬神色凄惶,连连点头道:“是啊,她们都是妒忌我,她们都是妒忌本宫。可是是谁把我抬到这种人人妒忌刻薄的地方来的。我承宠这些年,除了皇后和慧贵妃,几乎没看过旁人的好脸色,连慧贵妃,偶尔也是冷嘲热讽的。到底是谁把我拱到这种人人为敌的地方来的?”她的口腔越来越悲怆:“皇上翻我的牌子最多,可是谁知道……”她说到这里,却捂着嘴不敢再出声了,只是畏惧地看着四周,怆然落下泪来。

新燕不解其意,只得道:“小主别伤心了,今儿是您封嫔的大好日子,等下还要侍寝呢。奴婢赶紧陪您回宫,替您拿鸡蛋揉揉脸,别叫皇上看见了,可不好呢。”说着,连搀带扶陪着阿箬走了。

如懿听得有些疑惑,便问:“皇上翻阿箬的牌子最多,难道有什么不对么?”

海兰也是疑虑重重:“这些年阿箬可算是恩宠深厚,皇上对她颇为厚待,屡屡晋封赏赐,能有什么不妥?可是听她今日这话,怕是有些缘故在里头呢。也是,集了一身宠爱,难免招怨。偏她的根基又不够厚,自然谁都能撂脸色给她看了。”

如懿冷冷道:“荣华富贵是她自己求的,自然了,这种羞辱欺凌,也是她自已求得的,还有什么可怨恨的?”她扶住海兰的手:“我看你晚膳用了那么多,不过几个饺子而已,便这么开胃么?可别撑着了,还是传江太医来瞧瞧吧。”

海兰回到宫中饮了一盏消食茶,笑道:“才喝了消食茶,又觉得有些饿了。叶心,你去瞧瞧,小厨房有什么可吃的?”

叶心答应着去了,如懿道:“虽说过了四个月胃口会大好,但你也有六个多月身孕了,怎么还是这样开胃,吃得大多,旁的倒没什么,倒是你身上更见胖了。”

海兰苦笑道:“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左右身上是不能见人了,若再不吃一些,怕亏了肚子里的孩子,更不值了。”

正说话间,叶心端了一又能豆腐皮包子并一碗虾仁馄饨上来。海兰才吃完,江与彬便进来请了安道:“娴妃娘娘万福,海贵人万福。”

如懿笑着招手道:“无事也非得叫你来看看,你看海贵人,怀着身孕一天吃许多顿,胃口好得教人害怕,到底是怎么了?”

江与彬搭了脉,看着桌上的空碟子道:“海贵人胃口大开,无妨啊。不过看着,是比前几日又圆润了些。”

正说着,绿痕端了一盏药上来道:“安胎药已经成了,贵人快喝吧。”

海兰端起碗正要喝,江与彬忽然止住,道:“小主是按着微臣开的安胎药方子喝的么?”

海兰立时警觉,放下药碗:“怎么?有什么不妥么?”

“味道似乎不太对?”江与彬立刻接过药碗一嗅,即刻吩咐绿痕:“把剩下的药渣拿来我瞧瞧。”

绿痕知道利害,立刻去了,不过片刻用盘子装了一把药渣。江与彬抓起药渣嗅了又嗅,又拣起一点放在口中仔细嚼了,奇道:“奇怪,味道虽然不对,但居然加的不是害人的药。”

如懿急道:“那到底是什么?”

江与彬道:“微臣断然不会尝错,微臣开的安胎药里被人足足地添了别的东西,可这东西不是坏东西,是开胃的好药,可的确不是微臣方子里有的。”

如懿转念道:“开胃的好药?是不是吃了会胃口奇好,不断进食,然后发胖。一旦发胖……”

江与彬道:“孕中发胖,也是常见的,只是海贵人胖得比常人快,大约是跟这个药有关。孕妇胖得快呢,身上的肌肤承受不住,便容易开裂形成纹路。”

海兰已然明白,眼中哀戚愤恨之色大盛:“而这种纹路,哪怕生产之后,也无法裉去,终身附着身上,让人不忍目睹,是不是?”

江与彬目瞪口呆:“贵人这么说,难道……”

海兰紧紧握住手臂,恨声道:“已然生在身上,无法根除了。”

江与彬凛然道:“贵人放心,微臣一定尽心尽力,替贵人研习药性,力求除去。”

海兰紧紧握拳,含泪道:“你是有心了。只是我的药一直是绿痕照管着的,绿痕是信得过的人,这些开胃的药又是怎么加进去的?”

绿痕慌得赶紧跪下道:“小主明鉴啊小主,奴婢从太医院领了药来就小心谨慎,连着煎药到端到小主跟前,都没有旁人插手过啊。奴婢更不懂得什么药材能开胃,断断不敢擅自加在里头了。”

江与彬沉吟道:“药方是微臣开的,药材是太医院的人抓的,配好之后微臣看过了无妨。但太医院人多手杂,在交到绿痕姑娘手中前被人动了手脚也未可知了。微臣回去之后,必是细察。”

海兰忍着泪,脸色渐渐沉着,沉吟道:“这事细察出来是谁便可,不必声张。”

江与彬满脸疑惑,如懿含着恨意叹息道:“换了我,也决不能相信无端端加了这个药是为了你好。倒是出这个主意的人,借着与人无害的样子行阴毒之事,实在是可怕可恨。只是这事即便张扬了开来,皇上也只会以为那人是无心之失甚至是好意为之,倒成了咱们小人之心了。还是不说也罢。”

海兰双拳紧握,手背上青筋突起,仿佛一条条蜿蜒的青色小蛇,咝咝地吐着芯子:“这样会算计人,真当是厉害!我算是记住了,只当自己吃一堑长一智吧。只是江太医,以后得劳烦你多费心了。”

江与彬赧然道:“娴妃娘娘在冷宫里,微臣难免分心,不能面面俱到。说来,也是微臣失职。往后,微臣一定会格外小心的。另外,待贵人生产之后,微臣也会配好药膏,给贵人涂抹身体,以求消去纹路。”

海兰静静地望着外头漆黑如墨的天色,仿佛是望着自己望也望不见的前路。她眼中泪光一闪,终究是忍住了,轻声道:“姐姐,我只有你和孩子了。”

如懿安慰地拍着她,和她紧紧依靠在一起。她们的影子落在墙上,像一道单薄的剪影,若是哪一阵风吹得大些,便要一同吹去了似的。

阿箬裸露着身体,从被子底下一点点努力地钻上去。黑洞洞地被窝里,她感觉得到皇帝年轻的身体就在她身侧,隔着薄薄的丝绸寝衣,散发着热烈的气息。她熟门熟路地从被窝里探出头来,望着明黄色的宫样帐楣,密密的龙腾祥云绣花,账外的烛火照在上头,混淆着帐上所绘碧金纹饰,华彩如七宝琉璃,璀璨夺目,直刺入心。

她紧紧地拥住皇帝,想要伸的解开他寝衣上第一颗扣子。皇帝一动不动,只是嗤地一笑,带着冷冷的余音,吓得阿箬赶紧缩回了手。

皇帝的口吻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你在做什么?”

她鼓足勇气仰起了脸,望着皇帝如盛开的康棣般炫目的面庞,低低哀求道:“皇上允许奴婢侍寝,奴婢……奴婢是来侍奉皇上的。”

皇帝眼底全是薄薄如冰屑的笑意,随手抖来赤色捻金龙纹缎被,散漫看了一眼道:“哦。已经脱得一干二净,是来侍寝了。”

阿箬面红耳赤:“规矩如此,奴婢也是遵照祖制而已。”

皇帝微微一笑:“你也知道你是奴婢。你侍寝三年了,自然学会了如何侍寝,还要按着敬事房那一套来么?”

深赤色的缎被上,以玄黑丝线绣着狰狞的五爪蟠龙,龙爪以金线刺绣而成,尖亮锐利宛如鲜活,似乎一爪一爪都要挠进她的血肉中去。阿箬顾不得害羞。以自己鲜活的肉体贴附在皇帝身上,想用自己的滚烫去温热他,婉声求恳道:“皇上,皇上,求您疼一疼奴婢吧。奴婢侍寝三年,只有第一次……第一次您受了奴婢的侍寝。这么久了,就让奴婢再伺候您一次吧!”

皇帝斜靠在自己手臂上,一手漫不经心地拂过她的身体,脸上虽然带着那样疏懒的笑意,目中却只有清寒的冷薄:“是么?朕第一次许你侍寝,是你求仁得仁,一心只想做朕的女人。朕许了你,也是告诉你,你这一辈子,既然侍寝过朕,那么生是紫禁城的人,死也是紫禁城的鬼,老死也出不去半步了。可朕之后每每翻你的牌子,召你侍寝,也赏赐你,给你荣华位分,但再没有碰过你,你却不知道为何么?”

阿箬又窘又羞,愧恨难当,只是无言:“奴婢愚昧。”

皇帝的脸色慢慢冷下来:“既然知道自己只是奴婢,而非臣妾,就不要妄想躺在朕的身边。”

阿箬满脸紫涨,殿中并无她的衣物,只得扯过床上的薄毯,匆匆披上起身。

皇帝淡淡道:“从前怎么伺候朕过夜的,还是老规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