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二十一章 玉镯

流潋紫2016年08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太后一声令下,成翰努了努嘴,便有几个小太监取过铁蒺藜,一边一个按住了如懿和惢心。

如懿满头冷汗,像是无数的小虫子从皮肤的缝隙间一点一点钻出来,慢慢地爬行着,又痛又痒。那几个小太监力气极大,按得她动弹不得。

太后在成翰搬来的紫檀椅子上坐了,慢条斯理道:“哀家也不想动用酷刑。可是如今皇帝和皇后都不在宫是,只剩下哀家一人掌管着偌大的皇宫。若是眼皮子底下出了这样大的事都不顾,旁人多少双眼睛盯着,还以为哀家这个老婆子不中用了呢。少不得你自己做下的事情自己担着了。”

成翰扬了扬下巴,拖着太监特有的尖细嗓音,道:“事有主次,就从乌拉那拉氏起,打到皮肉脱尽为止。”

那铁蒺藜上有数十根寸许长的铁刺,刺尖上闪着锈黑色的光泽,让人不寒而栗。小太监一下正要下去,如懿忙伏在地上道:“太后!太后明鉴!奴婢烧的不是纸钱,不是纸钱啊!”

太后扬一扬脸,福珈便侧身过去,捡起一枚还未来得及烧的纸张展开一看,浑圆的纸片上画着万字不到头的图案,中间却是一句藏传佛教的六字真言。

福珈忙双手捧过给太后一看,果然每一张上都只是六字真言而已。太后微微蹙眉,继而一笑:“怎么是这个东西?<”

如懿忙磕了头,恭恭谨谨道:“请太后听奴婢一言,圆纸为圆满,与万字不到头的图案相衬,是同一道理。六字真言乃是当年妙应寺的喇嘛大师所授,大师说六字真言是藏传佛教中最尊崇的一句咒语,当初传授时便要奴婢循环往复吟诵,才能功德圆满,消除业障,得大解脱。”

成翰轻哼一声道:“可是今日是鬼节,又是你阿玛那布尔的头七。连伺候你的丫头也说是你的一片孝心。”

如懿不慌不忙,眼中澄澈如镜:“奴婢是一片孝心,但这一片孝心不是对死去的阿玛的,而是对皇太后的诚挚祈祷。奴婢知道今日是中元节,宫中请了雍和宫的喇嘛大师开坛祈祷,心想大师一定会诵读六字真言为太后祈福。奴婢无能,困锁冷宫之中,不能朝夕向太后请安,所以只好趁今日大师入宫祈祷,奴婢也跟随大师功德,念动真言。大师开坛后要将法器经文经幡送上法船焚烧,奴婢自知不能参与,所以只好在这里将亲手所写所诵的真言机械化,只当是放在潜艇上烧了,一尽心意。”

福珈沉吟着道:“回太后的话,奴婢也觉得,若是烧纸钱就该有纸钱的样子,否则烧给了那布尔大人也是无用的。至于七月十五的鬼节,烧这个倒是应景的,无非是没跟着太后和各位太妃太嫔放在法船上烧罢了。”她婉转看了如懿一眼:“倒也不算很违反宫规呢。”

太后的唇角略微浮起一点冷淡的笑意,望着成翰道:“你巴巴儿地跑来告诉哀家说冷宫有人暗烧纸钱违反宫规,如今你可看看,这是什么?”太后的笑容似一朵冰花凝在面上:“还劳动哀家到这种地方来,你可越来越会当差了。”

太后的语气并不严厉,恍若家常闲话一般。成翰却似受不住似的,膝下一软,即刻跪下了道:“奴才无用,奴才妄听人言。”

太后向着福珈微微一笑,神色淡然:“你是妄听人言,不过你是听了谁的话呢?哀家的身边,居然有人不把哀家当主子,而是一心窥伺旁人的心意,想要两面讨好。哀家看他是错了心思。”

福珈低眉垂首,淡淡道:“慈宁宫只有一心侍奉太后的人,没有敢和太后耍心眼的人。成公公,你可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太后望一望天色,盈然起身:“乌鸦都归巢了,咱们也回去吧。成翰,你就不必走了。”

成翰吓得大惊失色,连连磕头道:“太后,太后饶命!”

太后笑道:“今日是中元节,哀家不会想要谁的命。只是你那么喜欢为人做嫁衣裳,辛苦奔波,那哀家就把步步红莲的刑罚赏赐给你,让你折了双脚,也折不了为旁人尽忠的心。”

太后话音刚落,斜刺里忽然冲出一个人来,举起一把匕首便直刺太后心口。院中地方狭窄,随侍太后的太监宫女都守在门外,成翰吓得早瘫在了地上,身边只有一个福珈,根本是无法防备。

太后吓了一跳,本能地侧身一避,正好避开那劈向心口的一刀。太后毕竟是个养尊处优的女流,更兼有了年纪,躲开了这一刀,下一刀夹着凌厉的风劈面而来,根本是挡无可挡。如懿这一下心慌意乱,若是太后在眼前出了事,那可真真是……她下意识地扑了上去,一把推开那近乎疯狂的身影,护在了太后身前。

那人却似疯魔了一般,也不避讳如懿,挥起一刀又扑了上来。如懿死死挡在太后跟前,半分也不退让,眼看着那刀尖已经逼到了下颌,直直地要刺到咽喉里去。太后紧紧攥着她的肩,如懿只觉得自己都要撑不住了,加上雨后地上湿滑,她脚下一滑,整个人斜碰上向后倾去,又避开了几分。

趁着这点空隙,福珈和惢心都赶了上去,拼了死力攥住那人,才拖开了尺许。太后穿着花盆底的高鞋,兀自站立不稳,如懿紧紧扶住了她,连忙问道:“太后,您没事吧?”

太后惊魂未定,一手扶着她的手,一手紧紧按住心口,清白了脸色,道:“如懿,方才那刀尖就在你咽喉底下了。”

如懿大口喘息着,努力平息着胸口的紧张与慌乱,忙欠身道:“太后……太后无恙便好。”

趁着福珈和惢心拉住那人的工夫,外头的侍卫们一哄而上,立刻死死按住了那人。太后已经沉稳下来,扶着椅子坐下,喝道:“敢谋刺哀家,哀家倒要看看,到底是冷宫的哪位故人,有这么个好本事!”

福珈应声上去,劈面就是两个耳光,硬生生托起她的下巴来,仔细分辨片刻,道:“回太后的话,真是故人呢。”

太后微眯了双眼,冷笑道:“吉嫔?是你!”

吉太嫔满脸狰狞,声嘶力竭道:“我居然杀不了你!居然还是杀不了你!”

太后清朗一笑,指着天道:“不只你,许多已经上了天下了地府的人都想杀了哀家。可惜呀!”太后抚着身上精心绣制的夔龙牡丹纹样,朗声笑道:“成得了龙的始终是龙,蹦跶得再厉害想要翻龙门的,翻不过还是一条鲤鱼,一辈子困在水里!你从前在外头的时候斗不过哀家,被哀家发落来的冷宫,你以为进了这里反而能斗得过哀家了么?”

吉太嫔的眼底闪过一丝仓皇,态度却依旧强硬:“是吗?刚才要不是有人救你,你早就死在我的刀下了。”

太后仰天一笑,抚着鬓边一朵赤金莲花,轻蔑道:“在冷宫外年轻貌美的时候斗不过哀家,在这里关了这么些年就有指望了么?凭你这点本事,不过就是用蛮力伤人罢了。看来你不管长了多少岁,脑子却一点都没长进!哀家要是折损在你这点微末伎俩里,那才叫天亡哀家也!”

吉太嫔气得脸色发黑,徒然地伸手挠着,却也不过只在泥地上划出几条划痕而已。太后朗然一笑:“福珈,外置了她。别忘了成翰还等在那儿呢。”

福珈答应了一声。太后起身扶住小宫女的手,走了两步回头道:“好好惜命,留待来日吧。”

如懿的身体被惢心紧紧撑着,几乎是要喜极而泣,她的手在衣袖里紧紧攥住惢心的手,两个人手心里全是冷汗,连她自己也不能分辨,是欢喜过后的惊觉,还是劫后余生的痛快。她只知道,唯有握着惢心的手,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手,她才觉得自己也是活着的。不是冷宫的一块墙皮,一抹青苔。

太后施施然离去,仿佛方才的种种生死惊险,不过是谈笑间一抹云烟。如懿暗暗生出几分羡慕,何时何日,才会有太后这番定力呢?然后未及她细想,福珈已经扬了扬脸,由着几个侍卫将吉太嫔拖进了一间偏殿里。

如懿忙拉住福珈道:“福姑姑,吉太嫔是发了疯了,才会冒犯太后。她只是发疯,不是有意的。”

福珈拍了拍她的手道:“小主,别怪奴婢多嘴。太后的性子便是如此,饶了她一次不死,再敢有第二次,就必死无疑。只怕现在太后心里,正后悔当年留了她一条生路呢。您哪,好好看着,就当太后亲身指点您了。”

她说完,再不发一言,走到偏殿里,看着太后的近身侍卫将吉太嫔用一根粗粗的麻绳吊在了梁上,由着她双脚狂乱地挣扎,喉中发出呜咽的兽般的嘶叫,很快便没有了任何声息。

如懿靠在窗棂上,只觉得冷汗逼透了一层又一层衣衫,依稀恍惚,是她刚到冷宫的时候,那个吊死在悬梁上的不知名的女人。原来熬在这里,不过是这样凄惶地死去,死在自己手里,抑或是旁人手里。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回到空落落的房里,也不顾壶中的水是热是凉,一股脑儿倒在了口中,好像唯有如此,才能安抚自己一颗慌乱的心。外头小太监们责罚成公公的声音渐次低了下去,一开始是惊痛的呼号,哭爹喊娘地求铙,到了最后,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彻底没有了动静。

良久,两具肉体被拖出去的声音也彻底消失了。惢心满脸是泪,看着如懿道:“小主,咱们没事了,没事了!”她起身从床底翻出一大包纸钱与冥纸,“还好小主没用这样莫名其妙送进来的东西,否则今天半死不活在那儿受刑的人,就不是成翰,而是咱们了。”

如懿转过脸去,成翰双足留下的血痕在灯笼黯淡的光影下越发显得如朵朵绽放的污泥地上的红莲,一步一血,步步触目惊心。如懿努力地抓着门框,因着被废不戴护甲,手指上留得寸许长的指甲抠在木质的门缝里,有轻微的嘶啦声。她轻声道:“是。差点就中了旁人的计,那么双足残废的人,就是我们自己了。”

惢心静静道:“还是小主警觉。”

如懿蹲下身,取过那包纸钱全部烧了,火光熊熊地染红了她苍白如纸的面颊:“惢心,如果是海兰送东西来,会不通过凌去彻的手自己这样塞进来么?而且送了那么多,好像浑然忘记了上回烧给端慧太子的纸钱还剩下许多。海兰是不会那么粗心大意的。”

惢心犹有余惊:“那小主怎会知道太后会来?”

“有人设了这个局,就是要引出大事来。宫里只剩下太后这个一家之主,冷宫里出了这样违反宫规的事,即便她自己不来,也会让跟前最贴身的人来。那么只要有人来,这个事儿就不怕了,就必定要让人知道,太后身边有为别的主子做事的人。太后岂能容得下身边有这样的耳目,咱们就能脱身了。”

惢心轻轻拍着胸口:“好险好险!奴婢还生怕出了什么差池呢。”

如懿沉下脸,看着微弱下去的火光最终化作了暗黑的灰烬,薄薄地散开,道:“若是不走在刀尖上,如何能走出一条血路来。也是吉太嫔处心积虑报仇,顺手给了咱们这样一个机会。太后既知道了咱们的忠心,又能替她除去不干不净的人,到用人之际,她会想起咱们的。只要有太后惦记,便多了一分出去的指望。”

她站起身将烧完的纸钱灰烬一路洒在成翰双足留下的血迹之上,喃喃道:“阿玛,女儿不孝,只能料理完这些事之后才烧一点纸钱给您。您在九泉之下,一定要保佑女儿,保佑乌拉那拉氏,不要再受凌辱,不要没有出头之日。”她回望着吉太嫔被吊死的偏殿,闭上眼睛:“吉太嫔,我一定不会像你这样胡乱报仇,枉死他人手中的。”

她抬起头,天边墨云依旧,唯有几只昏鸦,啊啊地拍着肩膀,振翅飞走了。

这一阵安稳沉寂,便到了乾隆五年夏末的时候,楚粤苗瑶勾结滋事,皇帝念着苗瑶之事颇为要紧,牵涉亦广,留在圆明园处置到底不便,便下旨回了紫禁城中。而亦如皇帝和太后求子所愿,御驾回銮时,海兰已经怀孕三个多月了。

皇帝继乾隆四年四阿哥永珹出生后,一年之后又再闻喜,怀孕的又是这两年颇为宠爱的海兰,如何能够不喜。加之太医说海兰的身体不够壮健,需得满四月后才能经得起舟车劳顿,皇帝便布置了下来,将延禧宫好好休整一番,再让海兰搬进去住。这一拖,便又得延迟半个月才能回銮了。

海兰有孕,原来也是不动声色,到了三个月胎气稳定才肯告诉皇帝。如此自然是合宫心动,玫嫔与慎贵人犹自尚可,皇帝新宠的庆常在也不过一时的兴致,早被冷落了下来,也没得说什么。最伤心的莫过于慧贵妃,这一年来在圆明园,自是她恩宠最盛,却半点怀孕的动静也没有,只见别人一个个腹中有了骨肉,如何能不伤怀。皇帝虽然也极希望这位得宠十数年的爱妾能有孕身,然而亦是无奈而已。

而这边厢,如懿只盼着上回太后之事可以稍稍助力,却整整一年毫无动静,只是送进来的饭食略有好转,常常一荤一素,不再都是寒湿之物了。因着愁思缠身,因着饮食不思,如懿渐渐地瘦下来。这种瘦是无知无觉的,只是皮肉一分分地薄下去,薄下去,隐隐看得出筋脉的流动。待到夏末秋初的时候,身上因着屋子暑热的痱子褪了下去,手腕却比昔年细了许多,翡翠珠缠丝赤金莲花镯戴在手上,已经能一骨碌地滚到手臂上。她想了想还是取下来搁在了妆台上:“到底是皇后赏的,别摔坏了。”

惢心微敛愁容:“当年皇后娘娘一人赏一串,另一个戴着的人在外头得尽恩宠,小主呢,偏偏被困死在这里。”

正说着,江与彬进来,躬身施礼道:“小主万福,微臣奉旨来给小主请平安脉。”

如懿笑着伸出手腕:“我本以为太医是治病救人的,可是你每每来请平安脉,旁人知道我平安,岂不是给你添堵?”

江与彬淡然一笑,两指隔着纱绢落在如懿手腕上,感觉着她脉搏的跳动:“微臣的责任,只是管照小主的安好,其余的微臣都不必理。”

如懿掰着指头一算,玩笑道:“来得比往日勤,可是冷宫里有什么人牵着你来?”

江与彬看了惢心一眼,面上都有些珊瑚之色。惢心不好意思,便转身去添茶。

江与彬素来是温和的神色:“太后的嘱咐,知道微臣管着冷宫的差事,嘱咐微臣,别让小主七灾八难地难受。”他向着在廊下烧水的惢心微微一笑:“惢心姑娘可以闲些了,除了旧疾,小主一切安了。”

惢心脸上一红,旋即淡然道:“可是奴婢觉得小主瘦了许多。”

“清瘦是福,若过于丰腻,反而引发种种病端。”他笑意澹澹,“后宫最近添了一桩喜事,想来小主听了也会喜悦。”

如懿含笑道:“什么?”

“海贵人在圆明园有了身孕。”

如懿大喜不已,却被更多的担忧覆没:“你要她万事小心。”

江与彬唇角含了一缕笃定的笑意:“海贵人的胎都落在微臣身上,如今快四个月了,胎像已经稳当,别人要做什么,怕也难了。”

如懿按着心口,露出一比欣慰的笑容:“那就好。”她想一想,取过妆台上的翡翠珠缠丝赤金莲花镯:“我身边再没有比这更贵重的东西了,这还是当年皇后赏的,替我送给她,留在身边,当个念想。”

惢心劝道:“小主总有出去的日子,要被皇后知道拿这个送了人,怕是不好。”

如懿凝神片刻,笑道:“这串东西算是跟了我最长久的。只别让人瞧见就好。”

江与彬伸手便要去接,哪知手上一个不稳当,那赤金莲花镯便落在地上。那镯子本是用大颗的翡翠珠子串成,因着翡翠易碎,每颗珠子两头皆用打成莲花形状的赤金片护住,翡翠珠身上绕以藤蔓形状的绞金丝。谁知堪堪落在砖地上,其中两颗便落了个粉碎。

惢心心疼得直念佛,忙蹲下身捡起来道:“可惜可惜,这碎的两颗拆下了,戴在手腕上就会觉得紧了。”

如懿道:“也罢了。反正咱们出不去,碎了也没人看见会怪罪。”

正说着,惢心轻轻“咦”了一声,掰开那珠子碎裂的地方,里头竟掉出一颗小指甲盖大小的黑色珠子。惢心对着光线一瞧,奇道:“有很淡很淡的香味,只不知是什么?”

如懿接过一看,自己也是全然未识。

惢心只撇嘴道:“皇后娘娘也太节俭了,说是赏的翡翠珠子手镯,结果里头大半不是翡翠的,竟是旁的东西,枉咱们还一直宝贝似的戴着。”

如懿道:“这种外邦进贡来的东西,有什么缘故还真不好说。”

江与彬见主仆二人皆是茫然沉吟,便道:“小主若放心,请给微臣一瞧。”

如懿递到他手中,笑道:“女儿家的东西,江太医也都识得么?”

江与彬仔细看了看,放在鼻端嗅了一会儿,又取过惢心掌心那些碎了的翡翠珠片看了,敛容正色道:“女儿家的东西微臣不一定都识得,但这种医家的东西,却是一看就明白了。”

如懿听得这话不大好,心中陡然一沉,便道:“江太医不是外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江与彬将摔碎的翡翠珠取过拼成完好的形状,道:“小主可以看见,这颗翡翠珠子是事先雕琢好空心的,然后将想塞进去的东西塞好风干,再按着眼子留下穿孔的线,从外面看它就只是一颗翡翠珠,而百其了。”

惢心道:“你这话说得不明不白的。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江与彬的神色有些难看:“有一种草木叫零陵香,《嘉祐本草》中说零陵香味辛,温,微毒。多用则壅关节,涩荣卫,令血脉不行。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尤其女子,若气血滞缓,便不易有孕。零陵香香气浓烈,可煅烧后研磨成粉,除去异香,再制成稠厚的黑褐色软膏状,可随意挤入物体之中,待到风干硬化,便成了这一件天衣无缝的东西。这翡翠珠两孔之外都封着孔眼更小的金莲花片,又在珠子上缠以金丝,表面看来是为增其华丽美观,其实是保护翡翠珠不摔碎,不让里面的东西露出来。这般的心思,的确是比能工巧匠更厉害上百倍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