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十七章 相慰

流潋紫2016年08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纯妃立时下了令遣她出去,嬿婉再委屈,也不敢在面上露出分毫来,只得赶紧收拾了东西去了。大阿哥见她要走,原也有些依恋,奈何嬿婉不过是个新来照顾他的宫女,虽然好,但身边总有更好的嬷嬷乳母在,他寄养在纯妃宫中,更不大敢出声,只得罢了。

海兰回到宫中,便也有些乏了,自在妆台前慢慢卸了首饰,换了青玉色暗纹梅花衬衣。那衬衣是云呢缎的料子,着身时光滑如少女的肌肤,且在烛光下,自有一种淡淡的烟罗华光,仿佛薄薄的云彩雾蒙蒙地贴上身来。她却格外喜欢袖口上玉白色缠绕了深青的梅花纹样,小小的一朵并小朵,是临水照花的情态,都用极细极细的金线勾勒了轮廓,有一种含蓄而隐约的华贵繁复之美,恰如她此刻的心思,丝丝缕缕地密密缝着,不漏一丝缝隙。

海兰托着腮,凝神望着镜中的自己,骤然也觉得心惊。从前温顺无争的一张面孔,如今也精心描摹起了脂粉,画的是皇帝最喜欢的杨柳细眉,只因他爱着江南的柳色新新,朝暮思念。腮上的胭脂施得极轻薄,先敷上白色的珍珠茉莉粉,再蘸上蔷薇花的胭脂,只为玫瑰色泽太艳,月季又单薄,只有月光下带露的红蔷薇拧了汁子才有这般淡朱的好颜色。胭脂之上还需再压一层薄薄的水粉霜,须得是粉红色的珍珠研磨成粉,才有这样的天然好气色。这胭脂也有个名字,是叫“嫩吴香”,是觅了唐朝的古方子做的,敷在脸上,浑然天成,仿佛吴地女子的轻婉娇媚,未见其人,先闻其香。

这样精致的描摹,自然得到皇帝的圣心常顾,亦是因为她从前实在不太打扮,一旦用起心来,才有这样的惊艳。可是从前的自己,却是铅华不御得天真的。

真的,才是多久的光景呢。如今不说旁人,连自己看着也是另一个人,另一副心肠了。

正凝神间,却从铜镜里瞧见叶心捧了热水进来,要伺候她盥洗。她有些心思恍惚,叶心便道:“小主今日心想事成,还有什么不高兴么?”

海兰摘下护甲将双手泡在热水里,道:“我有什么可心想事成的。”

叶心小心翼翼地替她按摩着手指:“小主不喜欢嬿婉在皇上面前那股子水蛇身段妖媚劲儿,借着纯妃娘娘的手三下五除二便把她料理得一干二净了,小主也可以安枕了。”

海兰秀丽的眉峰微微皱起:“怎么?连你也觉得嬿婉不容轻视么?<”

叶心仰起脸笑道:“奴婢就不信小主看不出来,除了那股子妖妖调调的娇媚劲儿不像,嬿婉那丫头的脸容,长得倒与冷宫里的如懿小主有两三分相似呢。”

海兰本拿着雪白的热毛巾擦手,听得这一句,将手里的毛巾“啪”地往水里一撂,溅起半尺高的水花来,扑了叶心一脸,她怒声道:“作死的丫头,嘴里越发没轻重了。如懿姐姐虽然在冷宫里,可她是什么身份,岂是你能拿着一个低贱宫女浑比的?下回再让我听见你说这样的话,仔细我立刻打发了你出延禧宫,再不许进来伺候!”

叶心伺候了海兰多年,忠心耿耿,深得海兰信任。海兰又是个极好性子的人,何曾见过她这样气恼的面孔。当下叶心也慌了神,狠狠打了自己两个嘴巴,肿着脸道:“小主别生气,为奴婢气坏了身子不值。都怪奴婢说话没轻重,以后再不敢了。”

海兰这才消了气道:“你永远要记得,不管如懿小主身在何处,从前待我最好的人是她,如今和以后待她最好的人就是我。你若要分出彼此来,就是你自己犯浑作死了!”

叶心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忙伺候着海兰铺床叠被一应齐整了,又点上了安息香道:“小主,时候不早,早些安置吧。”

海兰拿着犀角梳子慢慢地梳着头发,冷不丁问道:“叶心,你说皇上突然看上了嬿婉,会不会也是觉得嬿婉和姐姐有几分相像?”

叶心吃了方才那一惊,哪里还敢开口,只得诺诺应着,嘴里一味含糊着。海兰知道她是吓怕了,便也叹了口气道:“今儿是我的气性大了些,宫里那么多人和事,哪里有不添烦的。你伺候我这么多年,不要往心里去就是了。”

叶心吓了一跳,脸上虽热,心里头也热了起来,感激道:“小主别这样说,奴婢知道小主自从得宠之后,事情也多了,心里难免难受。”

海兰怅然道:“或许你说得对。我就是不喜欢皇上跟前有一个和姐姐长得相似的人。因为这样,皇上很可能时时惦记着姐姐,也会彻底忘了姐姐。”

叶心答应了“是”,再不敢多嘴。

海兰坐到床上,看着叶心放下了帐帷,便道:“明日皇上要过来用午膳,你早些叫我起来,我好亲自预备些拿手小菜。等午后皇上走了,你记得去太医院找一个叫江与彬的人,带他来见我。”

叶心答应着将帐帷平整垂好,又将地上海兰的绣花米珠软底鞋放得工工整整,方退到自己守夜的地方,躺下睡了。

这一夜睡得并不大安稳,海兰心里装了重重心事,只是辗转反侧。如懿亦犯了风湿,躺在床上浑身酸痛,四肢百骸如同被人强行灌入铅酸一般,被一点一点地腐蚀着。惢心虽然自幼操持身体强健,却也没好到哪里去,只坐在床边,借着一灯如豆的残光,用纱布裹了生姜挤出汁液,一点一点替如懿擦拭关节。

如懿忙扶住她道:“别蹲在那里了,等下仔细腿脚疼,又站不起来。”

惢心咬着牙关一笑:“奴婢熬得住。”

如懿看她的神情,似是隐忍,似是期盼,总有无限情思在眼底流转。她轻声问:“那个江与彬,你与他很熟么?”

惢心微微一怔,脸上带出些许温柔之色,一双眼睛如同被点亮了的烛火:“奴婢与他自幼相识,后来家乡饥荒,各自跑散了,奴婢入了王府,他凭着一点家传的医术入宫做了太医。奴婢其实与他在宫中遇见也是近几年的事情,只是想着,若是同乡也帮不上忙,那就没人肯来帮忙了。”

如懿道:“他的医术很好么?”

惢心微微一笑,继而叹息:“好有什么用?他在太医院中没有关系,没有家世,一向不受人重视,只是个最末流的小太医罢了,只能给宫女侍卫看看病。不过也好,若他都不能来,那就真的谁也不能来了。”

如懿站起身,又拿姜汁替她擦拭手腕和手肘关节,柔声道:“来是他的心意,不来也无需怪他。富贵之中难见真心,你若落得这种地步他还真心待你,此人才值得继续相交。否则,不见也罢。”

惢心道:“小主,奴婢自己来涂吧。您往外起身走一走,涂过姜汁的地方会继续发热才暖得过来。”

如懿走到院中,只见月光不甚分明,雾蒙蒙的似落着一层纱。她蓦然听见一声叹气,那声音便是外头来的,分明是个男人的声音。

如懿听得耳熟,不自觉便隔着疏疏的门缝往外望去,却见凌云彻满脸胡楂,意态萧索,举着把酒壶往嘴里一个劲儿地倒酒。她看了不免暗自摇头。进了冷宫这么久,这个男人也算是朝夕都见得到的难得的正常人了。虽然贪财些,倒也有一颗上进之心。宫里的人,谁不想往上爬呢,倒不和那些与他一起的侍卫一般终日糊涂度日,只是如今,怎么倒也颓丧起来了。

她素性不是个遮遮掩掩的人,索性便道:“人总有不遂心的时候,你却只拿自己的身子玩笑,以后再想要遂心,身子也跟不上了。”

凌云彻本自心烦,所以连一向要好的赵九宵都打发了不在身边,自顾自地喝着闷酒。此时听她这么说了一句,心下愈加不乐,嘴上也不耐烦道:“你是什么人什么身份,自己也不过是晾在泥潭里起不来,还有心思理会别人。”

如懿受了这将近一年的搓磨,心下自宽,也不把这些话放在心上,只在月色下将白日里晾着的衣服又抖了抖平整,道:“虽然身在泥潭里,可总不愿沉沦到底。我要是将心口上的一口气松了,便永远沉沦苦海,无法脱身了。”

“难不成你心里还想走得出这鬼地方?”云彻冷冷笑着,“别痴心妄想了。这个地方你走不出去,我也走不出去的。”

如懿抬头望着月色,淡淡笑了笑:“走不出去又如何?好歹也得活出个人样来。我若稍一松懈,一口气撑不下去,和这里那些疯疯癫癫整日在地上墙角打滚的女人还有什么不同。索性一脖子吊死在那里,尸体也没得善终。”她蹲下身,看着茂盛欲滴的青苔底下四处爬动的蚂蚁:“你见过蝼蚁么?蝼蚁尚且偷生,而且希望偷生得不要那么艰难,所以无论怎样,我都要忍耐下去。”

“忍耐就够了?”他仰天倒着酒喝,冷然道,“还不如痛快一醉,万事皆忘。”

如懿摇头道:“看你这么个喝酒的样子,大约不是为了前程,就是为了女人。偏偏这两样东西,都不是醒来就可以忘记的。反而你越是借酒浇愁,越是没有半分起色。”

“前程?我这种汉军旗下五旗包衣的出身,家里又贫寒,能有什么前程?”他大口大口地吞咽着烈酒,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所以没有人看得起我,所有人都要离开我。”

如懿冷笑连连:“你是汉军旗下五旗的包衣又怎么了?我还是出身满军旗上三旗的大姓乌拉那拉氏,一朝潦倒蒙冤,被人困在这里,终身见不得天日,难道我不比你凄惨可怜么?只是做人自己可怜自己就罢了,要说出这等可怜的话来让人可怜,真真是半分心胸都没有了!”

云彻陡然被人奚落了这几句,又借着酒意冲头,便不管不顾起来:“我能有什么法子?生定了的身世,还有能力往上爬么?你被人冤枉困在冷宫是你没本事。而我呢,一点本事都使不上,便彻底没了希望。连我喜爱的女子也离我而去,嫌我给不了她翻身的机会!我还能怎么样?”

月光朦胧,是个照不亮万千人家的毛月亮。那么昏黄一轮,连心底的心事亦模糊了起来。门外的凌云彻固然是没有指望的,可是她能有什么指望?只不过是含着冤屈,受着悲怨,拼死忍着一口气,不愿彻底沉沦至死而已。是,她是个小女子,都尚且能如此,如何一个七尺男儿,偏偏这般自怨自艾。

如懿忍不住道:“能与你共患难的女子,不得已走了才值得你痛哭大醉!若是只能同富贵不能共患难,还要嫌弃你的出身前程,这种女子,若是早早离开,换了我便要买酒大醉一场额手称幸,以示庆贺。你如今既是喝了酒,要放声大笑庆贺也来得及!”

云彻的酒意兜头兜脑地冲了上来,一股悲怆之意自胸中直冲而上,几乎把胸腔都要迸碎了,他森森冷笑道:“这样子冷心绝情的话,也只有你们女人说得出来。我见过你,你的那张脸,和她竟有几分相像,难怪说出来的话都是这样冷冰冰的没有半分情意!”

如懿听他言语间似是受了那女子极大的委屈,本就很是瞧不上那样薄情寡义的女子。眼下听那醉汉竟拿这样的女子与自己浑比,虽然她如今沦落成冷宫里一个被废的庶人,却也容不得被人这样比了下贱去。如懿本是出来活络活络涂了姜汁的筋骨,想要发热暖暖关节,现下却被气得浑身发热,便也懒得说话,径自回了屋里。

如懿甫一进屋,就见惢心就着微弱的烛光在打着络子。惢心的手巧,丝线落在她手里便在十指间飞舞不定,让人眼花缭乱,不一会儿工夫,便能编出一条好看的花样子汗巾子,有松花结的、福字结的、如意结的、梅花结的,最巧的是戏文里的崔莺莺拜月烧香,她都能活灵活现地打出来,形形色色,颜色也配得好看。最精细的功夫,是在手帕绢子上打出各色花样来,经了她的手,绢子也不是普通的绢子了,配着珍珠穿了络子,或是细巧别致的穿八宝缨络,光是拿在手里,便是一方风景。

彼时尚在闺中,暖阁下的朱漆镂花长窗半开着,凉风吹起低垂的湘妃竹帘,隐约传来数声蝉呜,愈噪复静。有微热的晚风带着迷蒙的栀子花香缓缓散进,那本是最沉静清新的花香,被空气的热气一蒸,也有些醺然欲醉。那是盛夏最末的光景,一阵风过,殿外的蔷薇花四散零落如雨,片片飞红远远地舞过,光影迷离如烟。那时无忧无虑的如懿,便斜签在杨妃榻上,看着窗下的惢心,手指飞舞着打出一只大蝴蝶来。

那样清闲的时光,闺阁的游戏,如今倒成了谋生的技艺了。如懿想着便有些心酸,缓声道:“夜深了,别低头做那些活计,仔细伤了眼睛。”

惢心淡淡一笑,撑着道:“海贵人虽然得宠,也不过是个贵人的份例,皇上赏的那些东西变不了钱,小主的首饰也不能拿去变卖让人落了口实,可是咱们身边的银子,却是越来越少了。”

惢心说的也是实情,初入冷宫的艰难不过是身体发肤受苦,自己虽然是个养尊处优的世家出身,但统共只有她和惢心两个人在这里,身边又是些疯疯癫癫的居多,许多粗活譬如洗衣倒水,一一都得自己学着做起来。只是许多事能忍,譬如送来的饭菜,冬天的时候冷冰冰的没一丝热气还能忍,虽然是放了几天的隔夜饭菜了,倒好歹还不坏。但天一热起来,外头不管不顾送来的馊饭馊菜,夏天的时候远远就能闻到一股酸腐味道,惹得苍蝇嗡嗡乱飞。但冷宫里的人要活着,也要有活着的本事。单看吉太嫔好端端地活了下来,她便知道必定有饿不死的法子。

果然,冷宫外守着的几个侍卫都不是吃素的,打了络子绣了手帕交出去,总能由他们换点银钱回来,虽然总被他们昧下大半,但有他们通融着送饭菜的小太监,送来的饭菜总算是不馊不坏了,冬天的时候最低等的棉絮也总能换回来些。于是,大半的时光,她和惢心都费在了让自己活下去的这些活计上。

次日起来的时候天色便阴阴的不大好,如懿和惢心的风湿便有些犯得厉害,正挣扎着要起来处置一天的活计,却听外面大门“吱呀”一声,扑落了好多灰尘,竟是冷宫的角门被开启的声音。如懿来了这么多时日,从未听见过门锁开启,即便海兰贵为宠妃,也只能和她隔着门扇说说话。如今突然开了门,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她听着那角门开启的声音,虽然不大,心里却有了一丝热络一丝畏惧。

谁知道进来的,是什么呢?

如懿坐着还未挪动身子,惢心便先起身去看了。谁知道她才出门外,便是一声又惊又喜的低呼,很快又被压抑住了,立在门边满脸是泪地回过头,那泪雨蒙蒙之中却带了无比欢欣之色:“小主,是他来了。”

昏暗的屋中,借着门口的光线,如懿微眯了双眼,才看到一个太医模样的青年男子提着小药箱进来。惢心又惊又喜地捂着嘴低声啜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如懿立刻明白过来,撑着桌子站起身来,缓缓道:“江与彬?”

来人从容不迫,丝毫不以进入这种腌臜地方为辱,彬彬有礼道:“微臣来迟,小主受苦了。”他说完,侧身看着惢心,那一双幽黑眸子,在幽闭的室内看来,亦有暗转的光泽,他轻声道:“惢心,你受苦了。”

这一句话,与方才问候如懿的语气是迥然不同了,那种关切与熟稔,仿佛是与生俱来,更是发自心底的温意。

这样淡淡一句,惢心已经红了眼眶:“没想到你还能来。”

江与彬向如懿请了一安,从药箱里取出请脉的枕包,道:“能来已经不容易了。还是海贵人上下通融了多少关系,才能这样过来。”

如懿道:“其中费了不少关节吧?”

江与彬一笑:“自小主和惢心入了这里,微臣一直想来,可是人微言轻,无计可施。海贵人也因宫中连着出了几件大事,无法立刻来找。如今还好海贵人想了些法子,让微臣在太医院犯了事,被罚来冷宫给废妃太嫔们诊治,希望她们疯得不要太厉害。”

惢心倒了碗白水来给他:“这里没有好东西,你将就着喝吧。”

江与彬笑道:“来了这里,还当是什么锦衣玉食的地方么?你们别太受苦了就好。”他凝神诊了一会儿脉,便道:“小主的身子没有大碍,只是忧思过甚,颇为操劳,肾水有些虚枯。再者风湿是新得的,虽然发得厉害,但根基还不深,慢慢调理是治得过来的。”说罢他又替惢心搭脉:“你的风湿比小主还轻些,大约是素来身体强健的缘故。但切记万万不能逞强,不能在犯风湿时仍强撑着劳作,否则这病便入了骨髓,再难好了。”

说罢,他提笔写了方子念道:“川乌、草乌、独活、细辛、桂枝、伸筋草、透骨草、海桐皮各三钱水煎。”又细心叮嘱:“光服药见效太慢,还得拿桑枝、柳枝、榆枝、桃枝剥了皮,再加追地风、千年健熬水日日熏洗患处,才会好得快。另外,微臣每次来都会给小主和惢心针灸。”

如懿心中感动,谢道:“江太医有心了。”

江与彬满脸愧疚:“有心还来得这样迟,是与彬的错。药开好了微臣会从太医院领来,只是熬药的事得辛苦惢心了。”

如懿感叹道:“有药就很好了。”

江与彬想着惢心笑意温煦:“我虽然来得迟,却总算来了。以后我在,多少能方便些。至于你们的生活起居,”他从药箱中摸出一包银子:“海贵人与我的心意,都在这儿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