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十五章 端慧

流潋紫2016年08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因为太医一服服重药用下去,又轮流着悉心陪护,二阿哥的病稍稍见了起色。纯嫔亦在去了阿哥所之后回来道:“本宫趁着宫人们翻晒被子的时候悄悄换过了,按说没有人看见。只是这几日天气稍稍回暖,难道那被子太厚的、就不顶用了?”

海兰笑得稳笃,劝道:“娘娘凡事莫要着急,总有天气冷下来的时候啊。”

纯嫔已经尽力,便也只得静观其变,恨恨道:“总要让皇后也吃点亏才能出本宫心里这口恶气!”

这一夜皇帝宿在海兰宫里,身体的缠绵之后,只余下了彼此相依的力气。云锦帐帷流苏溢彩,零星地绣着暗红银线的吉祥图样,安静地逶迤于地,连帐外的红烛高照,亦只能映进一点微红而朦胧的光线。

皇帝疲倦而惬意地闭着眼睛,轻轻地吸一口气:“海兰,总觉得你这里连枕衾间都有别致香气,旁人那儿再寻不到。”

海兰一把乌黑青丝在皇帝臂间曲出柔和优美的弧度,轻笑道:“皇上去哪儿寻了?皇后?慧贵妃?还是玫嫔?”

皇帝默然叹口气:“皇后一心在永琏身上,昼夜不安。为着这个,朕也很久没留宿在皇后那里了。”

海兰道:“皇后娘娘不是一直求皇上将二阿哥挪到长春宫看治么?皇上不如答应了,两下也好方便些。<”

皇帝有些欷歔:“皇后是这么求朕。朕想着永琏的病虽好了些,但挪动间容易着凉,太医也觉得不妥,朕便罢了。何况皇后的性子那么好强,春天的时候永琏养在长春宫中,病稍有起色,皇后便催着他读书写字,好好的一个孩子,硬是被逼成那样。”皇帝论到几个皇子,不免有些感慨:“朕的三个儿子,二阿哥管教太严,三阿哥太过放纵,唯有大阿哥勤奋好学,只可惜亲娘去世得早,朕也未能十分顾及。”

海兰伏在皇帝手臂上,皮肉与汗水的黏腻让她有些不习惯,她不动声色地挪了挪,唇边却依旧笑靥如花,仿如小女儿撒娇:“大阿哥不是有养母抚养么?”

皇帝默然叹口气:“纯嫔虽然好,但总比不上……”他下意识地停住口,深吸一口气,轻笑道:“好香。好像是你身上,好像又是帐帷间,到底是什么香气?”

海兰心中微微一震,像是被谁的小手指轻轻挠了挠,隐隐有些明白。她便笑得恬婉,按了按皇帝颈下的软枕道:“是春天刚过的时候收集的荼靡,和菖蒲叶子放在一起搓碎了滚在丝绵里头,这种花枕香气虽淡却悠远留长,让被衾乃至床帐内都弥漫着荼靡的余芬,人在睡梦中都会被花气浸染,以至臣妾在梦中都梦见自己化身成了翩跹花丛中的蝴蝶。”

皇帝在她鼻上一刮,道:“枕里芳蕤薰绣被,今宵帏枕十分香。你心思那么细腻,分明是旧人,却总让朕觉得是新欢,一重又一重惊喜与陌生,好像你与从前都不同了。”

海兰拧着一缕青丝,痴痴地笑着,又有些幽幽:“但愿新欢别又成了旧人,被皇上抛诸脑后。”

“新欢久了,也是旧爱,怎能忘怀。”皇帝笑着搂过她,侧脸枕在玫瑰色的软枕上,轻嗅道,“告诉朕,是谁教你的这个?分明像是江南女儿才有的心思灵巧。”

海兰悄悄地瞥一眼皇帝,见他眉眼间都是沉醉的笑意,便大着胆子试探着道:“是如懿姐姐……”她恍作失言,不再说下去,并以惊惶的神色来窥探皇帝神色的微变,然而皇帝只是转过身去,静静道:“许多事都不能如意……海兰,朕累了。”

海兰伸手抚摸着皇帝的肩胛,柔蜜蜜道:“臣妾知道,臣妾都明白。”

皇帝的声音是沉沉的倦意:“嘉嫔只惦记着生皇子,她不喜欢公主;慧贵妃也是一心想在朕身上要到一个孩子;纯嫔只想着孩子而很少念及朕;皇后呢,她的心思也全扑在了永琏身上。朕只有见到你,才觉得松泛一些。因为,你什么都不求。”

海兰从后面抱住他的肩,嘴唇贴在丝质的寝衣上,那种光滑,像女人的肌肤,柔而嫩。不像男人,再饱满的肌体,也总带着情欲的味道。

海兰的声音如在呢喃:“皇上怎么知道海兰什么也不求?”

皇帝已有了蒙眬的睡意,还是答道:“朕要进你的位分,你总是推辞;朕赏赐你珠宝首饰精致玩意儿,你也不过一笑;朕常来,你固然高兴,可是来得少些,你也从不埋怨。朕总觉得你和满宫里的女人们都不一样,你不求什么,或者你求的,朕给不了,甚至不知道……”

说到最末几句,皇帝已经语意含糊。海兰伸手抚摸着他的手臂,想要试着习惯去依靠在他身上,却还是觉得陌生而迟疑。

哪怕是肌肤相亲的一刻,她也觉得,自己的灵魂离身体很远很远,好像只有这样冷眼看着,保持距离,她才是安全的。恰如皇帝所言,她有着与别的女人不同的淡泊,这种淡泊一如她自多年的失宠生涯所知的,帝王的情爱,男人的情爱,从不可靠。因为在你身边时,自然彼此欢悦;要离开,也是顷刻之间的事。这种亲密,既不长远,也非无可取代。

因为这一切的欢悦,在不同的女子身上,总有不同的索取与满足。

而今时今日所拥有的这一切宠爱,都比不上一直在她身边的那个人,那双手。只有那个人,才让她觉得可以依靠,可以安心呼吸,不必辛苦笑颜应对。

这一夜的梦冗长而琐碎,她辗转地梦见许多以前的事,在潜邸绣房劳作的自己,第一次承宠的自己,被冷落和漠视的自己以及此刻被旁人所羡慕的自己。

醒来时天色还乌沉沉的。她悄然起身披上外衣,想喝一盏茶缓解昨夜临睡前过度疲累带来的劳渴。床前的红烛曳着微明的光,烛泪累垂而下,注满了铜制的蟠花烛台,当真是像沾染了女人胭脂的眼泪。

她慢慢地喝下一盏微凉的茶,回首看着床上熟睡的男人,想想自己,大约一辈子也不会为眼前这个面孔俊美的男子流下伤心的胭脂红泪吧。她凝神想着,忍不住伸手抚摸皇帝的脸,平心而论,他的确是个清朗男子,如玉山上行,光彩照人,难怪宫中上至后妃,下至宫女,少有不对他倾心倾意者,便如冷宫中的如懿姐姐,亦是如此吧。只是连她自己也没想过,原以为会以不得宠的嫔妃的身份在深宫度过一生的她,也有这样学会婉转承欢讨他喜欢的时日呵。

正凝神间,忽然有凄厉的哭声剧烈地爆发出来。海兰一个恍惚,还以为是某种夜枭或是野猫凄绝的嘶吼,几乎能撕裂人的耳朵。

可那一声哭,恍如硬生生扯破了紫禁城夜深阑珊的安宁,一声又一声更惨烈的哭声,遥遥地传了过来。

皇帝有些迷茫地醒来,问她:“是什么声音?”

海兰也是一样迷茫,却是李玉在外头急促地敲起门扇。李玉一向是稳当的人,若非十万火急的要事,绝不会在这样的三更时分,以如此急惶而没有分寸的手势,敲响有皇帝留宿的嫔妃寝宫的大门。

海兰忙忙披上氅衣打开殿门,李玉脚下一软,几乎是爬到了皇帝跟前,哭着道:“皇上,皇上……出大事了……”

皇帝警觉地坐起身:“外头的哭声是怎么回事?”

李玉伏在地上号啕道:“是阿哥所……是阿哥所……”

皇帝有些畏惧地站起身,顿了一顿才下意识地冲到窗前,猛地推开窗望着阿哥所的方向。窗外有冷风凌厉贯入,皇帝不自觉地打了个寒噤。海兰忙抱过大氅替他披上:“皇上保重,别着了风寒。”

皇帝像是在哭泣似的抖动着肩膀,声音里尽是怀疑和不自信:“是不是……是三阿哥出了什么事?李玉,是三阿哥对不对?”

李玉跪在地上,痛哭失声:“皇上,您节哀。是二阿哥,二阿哥薨了。”

皇帝不可置信地转过脸来,一步一步跌跌撞撞地走着,几乎是脱力般坐倒在床边,喃喃地问:“怎么会是二阿哥?怎么会?”他像一头悲绝而走投无路的兽,仰天道:“永琏是朕的嫡子,朕的嫡子!朕是上天的儿子,上天是不会把朕的嫡子收走的!他才九岁,他以后要继承朕的帝裔,他……”皇帝被喉中的哽咽呛到,大口喘息着说不出话来。

海兰忙倒了水递到皇帝唇边,替他抚着后背。李玉哭泣着连连磕头道:“皇上,您节哀、您节哀。皇后娘娘已经从长春宫赶过去了,您……”

皇帝来不及拭落眼角的泪,已经怒吼道:“给朕更衣!朕不相信,朕不相信!”

海兰守在一旁,侧耳倾听着那哭声里的悲哀欲绝,脸上也陪皇帝一同露出哀戚的神色,连含在眼中的泪,也随着她的心意沉沉坠落。

可是唯有她知道,唯有她自己知道。那一刻,窃喜与欣慰如何同时蔓延到她的心头,紧紧攫住了她颤抖的灵魂。

乾隆三年,十月十二日巳时,二阿哥永琏卒,年九岁。帝后痛失爱子,伤心欲绝,追封为皇太子,谥曰端慧。

听到消息时,海兰正换好了素色衣衫并银质首饰,坐在暖阁里慢慢地叠着金银元宝和冥纸,闲闲道:“死后哀荣有什么用,不过是活着的人聊以安慰罢了。我却不信,玫嫔和怡嫔死去的孩子在地下见了二阿哥,还会称呼他一句‘太子’?”

叶心在旁边帮衬着,悄声道:“小主叠了那么多冥纸,要去哪里烧啊?宫中可不许见这些不吉利的东西的。”

海兰微微翘着银镶碎玉护甲,慢条斯理道:“不是让你告诉如懿小主,我会送冥纸过去陪她一起化了么。”

叶心担忧道:“小主又要去冷宫?”

海兰看她一眼:“怎么了?”

叶心有些担心:“如今宫里是多事之秋……又在为端慧太子做法事超度,小主还是不要去比较好。”

海兰轻嗤一声,沉稳道:“我都不怕,你有什么可怕的?”

正说着话,却听暖阁的门豁然被推开,一身素青的纯嫔如同一个影子般迅疾地闪了进来,她一向平和的面孔上有着显而易见的惶惑,六神无主似的。海兰抬了抬脸示意叶心出去,也不起身相迎,只忙着手中的活计道:“如今宫中多事,纯嫔娘娘脸上的害怕惊惶,在嫔妾宫中也罢了,若是在外头被旁人看见,人家还以为是二阿哥的鬼魂追着您的脚跟吓着您了呢?”

纯嫔在她面前坐下,倒了盏茶急急喝下,按着心口道:“你还说这样的话!你知不知道二阿哥是怎么死的?他是在半夜时分呼吸滞住,活活闷死的。而他闷死的原因,是在他鼻中发现了一些芦花和棉絮。”

海兰摇了摇头,怜悯地叹息道:“真是太不小心了。二阿哥的肺热本来就容易缓不过气,这个季节又易起芦花,阿哥所靠近御花园那儿,哪阵风吹来了水塘边的芦苇花絮也不知道。还有那些棉絮,进进出出的宫人太医那么多,入了冬谁的衣裳上没棉絮取暖。这些伺候的宫人们那么不小心,真该全打发了出宫去。”

纯嫔抚着心口,慢慢沉静下来,盯着海兰道:“你应该比谁都清楚,离二阿哥口唇鼻息最近的芦花和棉絮出自哪里。”

海兰嗤地一笑,盈盈道:“当然是娘娘亲手偷天换日的那床福寿枕被啊。”

纯嫔一怔,重重搁下手里的茶碗,气吼吼道:“你现在便撇得一干二净了,那床枕被分明是你做的,看针脚就可以分辨出来,你还敢抵赖!”

海兰轻轻按了按腮边的脂粉,柔声细语道:“娘娘别着急啊,这会子您是替皇后娘娘来向嫔妾兴师问罪的么?针脚会说话么?会认人么?到底除了上回和娘娘一起去阿哥所之外,嫔妾没有再踏足过半步啊。”

纯嫔又气又急又害怕,手指颤颤指着她道:“你……”

海兰温柔地伸出手,握住她发冷的手指轻柔折回掌心,笑道:“嫔妾和娘娘说笑罢了。当务之急娘娘还没想清楚是什么吗?”

纯嫔一愣:“什么?”

海兰收起笑意,一句一句语气稳妥道:“娘娘的当务之急是告诉皇上,阿哥所的嬷嬷和宫人们照顾不周,致使二阿哥早夭,所以请求将三阿哥留在自己身边抚养。娘娘可要知道,要是有人先回过神来打起了三阿哥的主意,您可是防不胜防了。”

纯嫔会意,立刻道:“对对对!本宫还要告诉皇上和皇后,要严惩那些伺候不周的奴才,希望让皇上不要留意到本宫。”

海兰笃定地笑道:“皇上当然不会留意到娘娘了。今日午时焚烧二阿哥的遗物,那套枕被是二阿哥日夜盖着的,也是皇后娘娘亲手缝制的心意,到时候随烈火化去,不是什么都清清静静了。而娘娘有三阿哥在身边亲自抚养,三阿哥来日出人头地,一定会感激娘娘今日为他所付出的一切苦心的。”

纯嫔大为安慰,松弛一笑,马上迟疑而警觉地看着她:“那你……”

海兰恭恭敬敬道:“嫔妾的双手自然不比娘娘的干净。所以娘娘实在不必担心嫔妾会说出去什么,因为嫔妾告诉过娘娘,以后疼爱三阿哥的人,算上嫔妾一个。嫔妾也很希望能沾三阿哥的光,来日能安安稳稳,享享清福呢。”

纯嫔笑道:“若真有那一天,本宫必不负妹妹就是了。”

夜来时分,乌云蔽住明月清辉,连昏暗的星光亦不可见。因着端慧太子崩逝,宫中一律悬挂白色宫灯,连数量也比平日少了一半。紫禁城中除了昏沉的暗色便是凄风苦雨般的啼哭,连平日的金碧辉煌亦成了锈气沉沉的钝色。皇后早已哭昏了好几次,万事不能料理,幸而有皇太后一力主持,事无巨细亲自过问,无一不周到,无一不体面。如此一来,倒是让皇太后在后宫中的威望更高了许多。

这一夜嫔妃们轮流在殿中守丧,因着一切混乱,三阿哥也不独自留在阿哥所了,挪到了纯嫔身边和大阿哥做伴。三公主也暂时跟着慧贵妃起居在一处。嘉嫔怀着身孕不宜在此守丧,行了礼之后便也回宫歇息了。

海兰守在冷宫的角门外,凌云彻早已借口找赵九宵喝酒,哄了他躲了开去,由着海兰和如懿好好说话。海兰找了个背风的角落,慢慢地烧着冥纸,道:“姐姐,你听到宫里的哭声了么?好不好听?我可是从没听过这样好听的声音。”

如懿在里头慢慢化着元宝,火光照亮了她微微浮肿的脸庞,映得满脸红彤彤的:“你办得这样利落,哭声当然好听了。”

海兰嗤嗤地笑着:“好孩子啊,别怪姨娘们心狠,谁让你的额娘这么欺负人呢?有这样的额娘,想保你长命百岁,阎王爷也不肯啊。来,永琏,好孩子,去底下找你那两个未曾谋面的弟弟吧。他们等你呀,等得太久太久了,都寂寞得很哪。”她烧着手里的几个纸制人偶:“来,姨娘再给你烧几个伴儿,让你在地底下别太孤单了。”

如懿苍白的面孔被火光照亮,道:“那套枕被烧了吧?没有人察觉么?”

“没有。就算真有人发觉,姐姐在冷宫里,我一步也没踏进过阿哥所,谁也疑心不到咱们。也算纯嫔争气,我当时便想好了,这件事做得好,是成全了纯嫔和三阿哥的前程;做得败了,是纯嫔这个做额娘的不争气,咱们也没法子了。”

如懿轻轻一笑:“但凡额娘为了儿子,没有不尽心尽力的。”

海兰将一大把冥纸撒进火堆里,暗红色的火舌一舔一舔,贪婪地吞噬着,她慵懒地笑道:“幸好姐姐提点我,告诉我杭绸的空隙比一般的缎子大,也告诉我芦花混在丝绵里会慢慢飞出,永琏的病是最受不了这个的。”

如懿隔着门扇轻轻一笑:“你若不告诉我永琏的病情,我哪里能想到这个。”她将最后一把金银元宝撒落,看着纸灰如黑色的蝶肆意飞扬,自嘲地笑笑:“我是身在冷宫里的人了,坐井观天只能等死罢了。但是海兰,我绝不会让你成为第二个我的。”

海兰静了静神,眼底闪过一丝坚毅决绝之色:“姐姐,只要我想到法子,我一定会让你出来的。我绝不会让你一生一世都陷落在这里,永无出头之日。”

“我这辈子,都不敢做这样的梦了。海兰,我只希望你过得好些。”如懿恍惚地笑笑,轻轻叩动门扇,凑近了,“来,让我告诉你,皇上喜欢些什么,不喜欢些什么。”

海兰微微出神,有些黯然:“姐姐告诉我这些,是想用另一种方式陪在皇上身边,让皇上过得舒心愉悦么?”

如懿惘然地摇了摇头:“不。他已经不信我了……他……”

她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她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是凌云彻急着跑过来道:“小主不宜久留,似乎有宫眷从漱芳斋那儿过来呢。”

海兰忙不迭起身:“姐姐,那我下回再来看你。你的风湿……我会记在心上的。只是太医院的太医,没一个敢来冷宫,妹妹也是无奈。”

如懿点头道:“你能常常送些御寒的衣物和治风湿的药物来,就很难得了。”

惢心本默默守在一旁,听到此节,不由得黯然叹了口气:“海贵人。内务府有个职位很低微的小太医,叫江与彬。别人若不肯来,你问一问……问一问他肯不肯?”

海兰喜道:“这人可靠么?”

惢心迟疑着道:“他若肯来便是可靠,否则奴婢也不能说什么了。”

海兰匆匆离去,如懿隔着门向凌云彻道:“把海贵人烧的纸钱清一清,别露了痕迹。”

海兰跑出了甬道,听见外头渐渐有人声靠近,慌不迭吹熄了手中的灯笼,绕到隐蔽之处。却听几个小宫女四处张望着,低声呼道:“三公主,三公主,你在哪里呀?”

一个女声怒气冲冲道:“本宫叫你们好好看着三公主,结果你们那么多人,偏偏连个小女孩都看不住,简直都是废物。”

一个宫女道:“慧贵妃娘娘息怒。方才三公主说守丧守得累了,想跑来御花园玩玩,结果一个转身,便不见了人影。奴才们该死。”

慧贵妃高昂的语调里含着压抑的怒气:“皇后娘娘将三公主托付给本宫是信任本宫,若是出了什么差池,皇后娘娘已经失去了端慧太子,哪里还受得住?还不快去寻了公主回来!”

海兰趁着人往东边去了,忙迅疾地转过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宫人们正四下寻觅,忽然一个高兴起来,像得了凤凰似的:“公主,你怎么在这儿呢?”

三公主穿着替太子守丧的银色袍服,外头罩着碧青绣银丝牡丹小坎肩,手里正把玩着一片东西出神。慧贵妃循声而来,忙欢喜道:“公主,你怎么待在那儿,快到慧娘娘这儿来。”

三公主低头片刻,将手中的东西递到慧贵妃手中:“慧娘娘,您快瞧瞧,这是什么好玩意儿。”

慧贵妃接过,借着羊角灯笼的光火一看,却是一个烧了一半的纸制人偶,画着五颜六色的花样,想是没烧完就吹了过来,难怪三公主瞧个不住。慧贵妃心下一阵疑惑,知道这东西是烧给地底下的人用的,便问身边的双喜道:“双喜,宫里是不是安排了人在这儿烧冥纸冥器?”

双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没有哇。这里都快到冷宫了,谁会安排人在这儿烧啊。忌讳哪!”

慧贵妃想了想,取过绢子小心翼翼地包好了那半个人偶,哄着三公主笑道:“来,公主,慧娘娘那儿有新鲜的皮影戏玩意儿,比这个好玩多了,快跟慧娘娘回去吧。”

三公主毕竟小孩子心性,听了高兴便跟着去了。

慧贵妃将袖中的绢子摸了又摸,心下有了计较,只盼着皇后身体好些,再一一商量。只不过皇后痛失爱子,这一病,却缠绵了许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