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十三章 空谷(下)

流潋紫2016年08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云彻回到冷宫门口,往进门的门槛上一靠,有点犯难。方才他回自己住的侍卫庑房里,趁侍卫头领李金柱在睡午觉,翻了翻衣箱底下的俸例荷包,里面不过才七八两碎银子。这点银子,实在是帮不上嬿婉什么忙的。他放好了荷包正要起身,只见李金柱打了个哈欠慢腾腾爬起来道:“小凌,照规矩,该交钱了。”

冷宫的侍卫不过四个人并一个头领,他和赵九宵算是一班,另两个汉军旗出身的张宝铁和包圆算一班,虽然如此,也是要轮值的。张宝铁和包圆交给李金柱的例钱多一些,平时又肯花点钱请他喝酒吃菜,往往便休息得多,不用干什么差事。凌云彻和赵九宵出身包衣奴才,家里贫苦,还要送些钱回去,日子紧巴巴的,孝敬得少了,少不得什么苦活累活都得他们干了。譬如上次去抬尸首,张宝铁和包圆是永远不必干这等又累又脏的活儿的。

云彻想着还要用钱,少不得咬了咬牙,赔笑道:“李头领,我……我家里……”

“老规矩,交不出钱就干活儿。接下来守夜都是你的差事。”李金柱爽快地摆摆手,笑道,“知道你和别人不一样,有个相好儿在宫里想着以后要成家。行,存着点就存着点吧。就你和九宵那小子苦哈哈的。”

云彻感激万分地点点头,出去当差了。”>_<“"

九宵推一推他:“发什么呆?”

云彻怔怔的:“我在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弄到一点钱?”

九宵愣了愣,哈哈笑起来:“想钱想疯了吧?冷宫的侍卫是所有侍卫里最穷的,哪里能去弄钱。”

云彻呆呆地望着碧蓝的天空,说不出话来。

九宵摇了摇头道:“别想了。明晚包圆招呼了我们陪李头儿喝酒,他出钱,我们哥儿几个作陪,怎么样?<”

如懿在夜半时分醒来,隐隐听到角门外幽怨而悲切的哭声,她在最初的畏惧之后分辨片刻,立刻就听出了是海兰的声音。冷宫的侧边有个角门,离她的屋子最近,她悄悄起身靠近,透过门缝望出去,果然见到一身幽蓝暗花素锦袍的海兰。

如懿情急地叩了叩门,低声道:“海兰,海兰。”

海兰从呜咽中探起头来,喜出望外道:“姐姐,姐姐是你么?”

如懿急道:“都夜深了,你们怎么来这里?”

海兰稍稍犹豫:“姐姐,我担心你。所以来看看你。”

如懿借着角门边宫灯微弱的光线,敏锐地发现她脸颊边深红色的红肿,分明是五个指印的模样。她立时紧张起来:“海兰,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叶心在近旁放风,低声催促道:“小主,好容易偷溜过来一次,有什么话赶紧说吧?别被人发现了。”

海兰忙止了泪道:“我听人说冷宫苦寒,所以特意包了几件衣裳来给姐姐。”她望着高高的墙头,用旁边的竿子将包袱一挑,扔了进来:“姐姐若缺什么,我会常常送来。”

夜风透过薄薄的衣衫是刺骨的凉。如懿的口吻并不温和:“你以后不许再来这里犯险。还有,告诉我,你的脸怎么回事?”

海兰还未开口,叶心已经忍不住道:“今早我们小主从延禧宫往长春宫去请安,谁知道在西长街上碰到了慎常在,也不知道她发什么疯,看见我们小主低着头就说小主一脸晦气犯她的冲,二话不说伸手就打。”

如懿道:“没有告诉皇后娘娘么?”

叶心气道:“正好遇上皇上,告诉皇上了。谁知道皇上只问慎常在手疼不疼,要不要请太医来上药,根本不过问我们小主,真真是气死奴婢了。也不知道慎常在是怎么了,夜夜侍寝这么承宠,火气还这样大!”

如懿隐隐觉得不对:“如叶心所说,她昨夜刚侍寝,那么那个时间刚离开养心殿,应该很高兴才对。怎么会一早见你就这么大火气?”

海兰落泪道:“我本就是个人人可欺负的。她恃宠而骄,也是寻常。”

如懿想想也是:“从前你心里有了委屈,总喜欢这样来对我说一说。”她心下酸楚:“可是海兰,眼下我不能再宽慰你护着你了,你要自己想办法保护好你自己,不要再受委屈。而且冷宫这样的地方,若是被人发现你偷偷前来,连你也会被连累的。”

她话音未落,忽然听到有人喝道:“是谁在那里?”

陡然间一个声音响起,叶心慌得忙护住海兰,却发现那人正从前面过来,根本无路可退。如懿紧张得一颗心被高高揪起,她反正已经是落在这里的人了,还有什么可怕,倒是海兰,要是被自己连累也来了这里,可怎生是好?

如懿隔着角门的门缝望去,却见正是白天来搬尸身的侍卫之一,便情急道:“侍卫大哥,你千万别声张。她们……她们只是来看我的。”

凌云彻提着灯笼打开门锁一看,却见是如懿缩在门边,他狐疑道:“你都被贬进冷宫了,怎么还有人来看你?”

如懿乍然见门打开,海兰站在门外,激动得几乎落下泪来,她指了指地上的包袱道:“这是延禧宫的海贵人,我和她曾经住在一起。她是怕我在冷宫受凉,所以特意来看看。她……她不是有心闯到这里来的。”如懿见他衣着寒素,灵机一动,拔下头上的一支银簪交到凌云彻手里:“求求你,千万别声张。千万别!”

凌云彻见如懿一副哀求的凄惶神色,仿佛是在溪边饮水时突然被猛兽惊起的鹿,惶惶不安,而这种不安却并非为了自己,更多的是为了眼前另一个人。他不觉为自己的这个比喻觉得好笑,原来自己竟然是那只猛兽。想到此节,他便有些心软,更兼看到那支银簪,心底更是一动,便硬声道:“给我这支银簪做什么,一拿出去人家还以为我是偷的,还不如银子方便呢。”

如懿心中一动,已然明白眼前这个人不过是贪财罢了。她眉心一松,唇角便有了一点笑意:“那你稍等。”她安慰地拍拍海兰的手,从袖口取出一锭银子交到他手中:“这里是十两,如果你愿意绝口不提今日之事并且护送海贵人出了这里的甬道,我便再给你十两。”

凌云彻眼中微微发光,顿时心念如电:“如果海贵人以后还要给小主你传递什么东西,实在不必这么冒险了,只要交给我转交就是了。至于我这么帮忙……”

他才要说下去,只听那头庑房里有人探出头来唤道:“小凌,你撒泡尿怎么那么久,等着你喝酒呢。”

他忙回头道:“好了好了,就来!”

如懿略略含了几分轻蔑:“你很爱财?”

凌云彻不以为辱:“有贪念的人才肯好好做事。”

如懿松口气:“那你略等,看护好海贵人。”她转身回房中取出五十两银子交到凌云彻手中:“这点银两,够你好好办事了吧?”凌云彻大喜过望,一双眼灼灼发亮,伸手就要去拿,如懿一缩手道:“但你总要告诉我,你叫什么,我才好托付你办事。”

凌云彻倒也坦然:“我是冷宫的侍卫,凌云彻。”

如懿淡淡一笑:“这个名字倒有几分气势。”凌云彻接过银子握在手心,那种冰凉的坚硬给人踏实的感觉,他只觉得心头大石瞬间被移开了大半,连连答应了“是”,又道:“海贵人往后哪怕要过来,提前派个人跟我招呼一声就是了。只是别常来,也别白天来,太点眼了。”他向四周张望道:“赶紧走吧,等下有人出来就不好了。”

如懿看着海兰依依不舍的样子,越加觉得凄然,心疼道:“好好照顾自己。”

海兰贴在她身边轻声道:“姐姐,日后我不能常来,每隔十天若天气好的话,我会在御花园里放起一只蝴蝶风筝,只要你看见,就算我们彼此平安了。”

如懿点头道:“快去快去,无事不要再来。”

海兰被叶心牵着,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如懿听着微微松了一口气,将海兰送来的衣裳包袱紧紧抱在胸前,倚靠在墙壁上,无力地坐了下来。风声依旧呼呼的,如泣如诉,仿佛是谁在幽幽地呜咽着。这或许,就是她要习惯的人生了。

冷宫里的日子,过得缓慢而悠长。有时候几乎连她自己都忘记了,她还活在这个地方,一天天过着重复的日子。阴雨的日子里,所有的人像虫豸一样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苟延残喘。天气晴好的日子里,她会看到一个个像幽灵一样冒出来的前朝女人们,干瘪的,枯燥的,疯癫的,安静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女人。一开始她也会害怕,害怕有人会冲上来抱住她把她当做是接她们出冷宫的先帝,或者在太阳底下袒胸露乳晒着身上虱子的女人。但她渐渐习惯,好像周围的人把冷漠和无动于衷都传染给了她,让她习惯了忍耐、默然、冷眼旁观。就好像她一样习惯着有时候会馊腐的饭菜和经常潮湿晒不干的衣裳和被铺,照样大口大口地吞咽,照样合目而眠。

不为别的,只是她还想活着,活下去。

只是这里实在是太阴冷了,阴冷得几乎能掐出水来,即便她觉得自己渐渐活得像长在墙角的一株霉绿色的青苔,她还是在半年后觉得有些异常,有一种疼痛开始缠绕上她的身体,那就是风湿。虽然海兰常常托凌云彻送来一些治疗风湿的膏药,但在整日的阴冷潮湿之下,这些御药房上好的膏药,也成了杯水车薪。

她无声地忍住疼痛,和惢心缝制着越来越多的护膝和护臂,不仅给自己,也给吉太嫔。这里的每一个女人,都得着这样的病。偶尔,她会抬头望向天空,期待着十天一次的蝴蝶风筝高高飞起。那是海兰在提醒着她,时间的流逝和彼此的平安。当然,偶然凌云彻还是会替她们传递些必需的衣物和所用,因为如懿赏赐给他的银两,足以让嬿婉实现愿望。虽然钱不如预期那么多,不能让她去最得宠的嫔妃宫里,但嬿婉至少离开了四执库,不用再终日和衣裳打交道,受着姑姑的责骂,而是换去了阿哥所伺候皇后的三公主。这虽然算不得最理想的去处,但比起四执库,已经算是一个很好的去处了。

等到秋风渐起的时候,冷宫的日子便越来越难熬了。到了那一日该放风筝的时候,是个阴天,风筝才刚飞起,便又落下了。

如懿心中隐隐不安起来,正盘算着让凌云彻去看一看,才发觉这一日值守的却是另两个侍卫。她心中实在担忧,但又无法,只得忍耐着坐在廊下打着各种各样的络子,寻思着什么时候让凌云彻送出去换点钱来。

而此刻的海兰,心中也如暴风疾雨来临一般,心慌得不行,她的风筝才刚飞起,就被经过御花园的皇后和慎常在、慧贵妃看见。

这些日子以来,皇后的脸色一直不好看。她所亲生的二皇子永琏一直断断续续地病着,春日的时候抱在身边养了一阵已经见好,便即刻送回了阿哥所,但只要天气稍稍反复,便一直发作风寒,让人担心不已。这一层秋凉下来,永琏便再度虚弱了下去。

皇后刚从阿哥所过来,见到发病中的永琏面色紫绀,呼吸急促而微弱,简直如绞心一般,此刻看到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高高飞起,想到自己的孩子竟不能起身放声大笑,尽兴玩一玩,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慧贵妃察言观色,已然喝道:“谁在那里?”

海兰听得声音,心里没来由地一慌,慌慌张张收了风筝线跪下道:“参见皇后娘娘,慧贵妃娘娘。”

跟在皇后身后的慎常在轻蔑地看了她一眼,勉强行了个平礼。

慧贵妃很是不悦,一张芙蓉面如冻了严霜一般,呵斥道:“皇后娘娘担心二阿哥的病情心绪不佳,你竟然还在这里欢天喜地地放风筝。”

皇后一向柔和的面庞犀冷如冰,道:“简直全无心肝!”

慎常在娇声娇气地劝道:“皇后娘娘您别生气了。海贵人一向和冷宫里的乌拉那拉氏交好,不与其他嫔妃来往,性子孤僻是出了名的。她非要在这儿幸灾乐祸一下,放个风筝撒个欢儿,您就由着她去。小人得志,能多久呢?”

海兰慌忙俯下身,卑微地道:“皇后娘娘息怒,皇后娘娘息怒,臣妾并不知道二阿哥病重,只是在此放风筝嬉戏,并非幸灾乐祸!”

慧贵妃“哎呀”一声道:“枉费海贵人还在宫里呢,连外头的诰命夫人都来了好几拨儿入宫看望了,海贵人还真是漠不关心。”

皇后心下愈加恼怒,失了往日的温和沉着,又惊又怒:“本宫与皇上为了二阿哥担忧心烦,她却毫不关心,还在这儿这么兴高采烈,简直是其心可诛。”

慎常在趁着皇后怒气正盛,索性一脚踩在海兰的手上。嫔妃所穿的花盆底鞋的底都是寸许高的桐木,质地异常坚实,这一脚踩下去又格外用力。海兰只觉得钻心疼痛,眼泪都掉了下来。

慧贵妃摇头冷笑道:“此刻才掉眼泪,可知不是关心皇后娘娘的二阿哥了。怎是连牲畜都不如。”

皇后厌弃道:“你那么喜欢在御花园放风筝,就给本宫跪在这儿静心思过。”

“哎呀,这天气怕是要下雨了呢。”慎常在看一看天色,忽然笑道,“娘娘,对待这样不知进退的人,罚跪雨中,好好淋淋雨,脑袋就清醒了。”

海兰再忍不住,抬起头道:“阿箬,你也曾受过淋雨的责罚,己所不欲为何还要施于人?”

慎常在的满头珠翠在愈加阴沉的天光下摇曳出尖冷如利芒的暗光:“我就是这样才足够清醒,那么海贵人,个中滋味,你也该尝尝。”

皇后的语气冷漠而简短道:“那么,就跪在这儿,等着大雨冲刷干净你这样卑劣肮脏的心。”

皇后含怒离开,一脚踩在海兰已经受伤的手背上,整个人差点一滑,幸好被宫女们牢牢扶住了。

皇后嫌恶地看她一眼,道:“手放在不适宜的地方,还不收起来么?”

说罢,皇后便忧心忡忡离去。慎常在和慧贵妃一左一右扶着皇后的手臂前行。慎常在赔笑道:“皇后娘娘切勿生气,小孩子风寒是常有的事,宫中有那么多名医在,请宽心就是。”

皇后担忧不已:“可是太医说永琏的风寒反复发作,已经转成肺热,常常呼吸困难,一不小心就会致命,实在令人担心……”

海兰跪在那里,叶心慌忙去看她的手,手背上已经被坚实的桐木花盆底踩出深紫泛红的两个血印子。海兰痛得死死咬住自己的唇,极力忍耐着,不让屈辱的眼泪落下来。她看着阴翳的云层越来越密,终于积聚成一场罕见的瓢泼秋雨,将自己单薄的身体和着秋日里飘零的残叶一同席卷其中,成为茫茫大雨中漂浮的一点零丁秋萍。

夜来风雨大作,海兰浑身发着高热,再耐不住委屈,撑着伞独自从宫中跑出,奔向冷宫。风雨时节,连侍卫们都躲在了庑房不肯出来,海兰拍响角门,终于惊动了住在近旁的如懿。她门缝里望见如懿撑着伞瑟瑟守在门边,不由得热泪潸然,她哭着诉说了今日的种种屈辱。

皇后、慧贵妃、慎常在,这三个名字,几乎是立刻勾起了如懿心底血肉模糊的沉痛。她咬碎了银牙,恨恨道:“海兰,害我的人总逃不脱是她们三个。如今,可能连你也会被她们践踏至死啊。”

海兰呜咽道:“姐姐,这宫里好冷,可是我只有一个人,连你也不在身边。”

如懿的心伤再度被她勾起,伸手按在破败潮湿的角门上:“海兰,我在这里,每一天都好冷,好像永远没有阳光一样。就像此时此刻,我很想握一握你的手互相温暖,可是却隔着这扇门不能碰到你。”她的声音变得坚定如磐石:“海兰,如果你不想冷死,就好好抱紧自己。不要像我一样,除了恨什么也做不了,像我当初一般除了隐忍便不懂得狠命反击。海兰,不要落到我这样的地步,千万不要!”

海兰举起受伤的手背:“可是姐姐,我怕我的力量不够,不能保护自己。任何人都能践踏我,甚至嫌弃我的存在。”

如懿的声音在呼啸的风雨中听来格外冷硬:“海兰,如果别人嫌弃你,践踏你,你就一定要活得更好。”

海兰的哭泣伤心而无助:“姐姐,可是我知道你活得不好,一点也不好。我也活得一点都不好,怎么办?我要怎么办才能帮你,帮到我自己。”

如懿的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但声音却沉稳而没有一刻迟疑:“海兰,我已经是没有办法的人了,但是你还可以。你活得好一点,或者,我也可以活得好一点。恰如我此刻卑微的祈求,至少有一个太医,可以来治一治我日渐严重的风湿。海兰,靠自己,去争取好一点的生活。”

海兰极力想拭净脸上的泪,却发现她的泪和雨水早已混杂在一起,浇湿了她。她昏昏沉沉的,拖着沉重的双腿,走在茫茫雨帘之中。暴雨如巨大的绳索一下一下用力鞭打着大地,用溅起的硬如石卵的水珠再次暴打不已。

她身上滚烫滚烫的,却觉得自己成了薄薄的一片纸,任由雨水冲淋,除了深寒,还是觉得深寒。紫禁城的秋水这样冰冷,冲刷直下,将无数落叶残花,一同卷落沟渠之中,不知飘零何处。她忽然想,如果自己就此死去,这世间便只有如懿一人会替她伤心吧。那么如懿,便连她这个最后的温暖也失去了。她将如懿的愿望在心中反复掂量。良久,她才恍然发现,原来如懿的愿望,便是她自己的愿望。

曾经很多年前,她能依靠的只有如懿一人。那么今日,她也应该让自己稍稍坚强,变成如懿可以倚靠的后盾。

这样的念头最后在她脑中划过时,她已然走回了延禧宫的门外。叶心和绿痕打着伞守在门边,见她痴痴惘惘地回来,脸上终于有了一点人色,她忙迎上去,带了哭腔道:“小主您白日里淋了好几个时辰的雨发了高热,怎么此刻还要淋雨呢?您的伞呢?小主您说话啊,别吓奴婢啊小主!”

海兰听着叶心的声音在耳边喧哗,再忍不住,身子向后一仰,晕倒在滂沱大雨之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