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十一章 幽居

流潋紫2016年08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永璜回到延禧宫中,见到宫中苍黄昏暗,浑不似一个曾经得宠的主位所住的地方,更想起昔日伺候的阿箬如今在皇帝身边的亲昵模样,纵使心性坚强,也忍不住落下泪来,一头扑入如懿怀中,哭道:“母亲,母亲……”

如懿抱住他好生安慰道:“好孩子,回来了就好。母亲交代你的,你都做好了么?”

永璜哭着道:“儿子不敢辜负母亲,都已经做好了。”

“那你皇阿玛生你的气了么?”

“生了好大的气。还说不许儿子再跟着母亲,要搬去纯娘娘宫中居住,由她抚养儿子。”

如懿心口一松,情不自禁笑出来道:“那就好。纯嫔娘娘位分既高,性子也好,自己又生养过,知道怎么照顾你。你有了好去处,母亲也高兴。”

海兰跟着进来,陪着落泪道:“姐姐何必如此,不让大阿哥求情也罢了,偏还要借着求情去惹恼了皇上,还要皇后和慎常在在旁边看笑话。”

“这个笑话,必得让人看见了才好。”如懿深吸一口气,搂着永璜道,“好孩子,母亲的苦心,你都明白么?”

永璜点头道:“以后儿子不能太露锋芒,更不能太讨皇阿玛喜欢,抢了二弟的风头,以免被人觊觎陷害。”

如懿含泪点头道:“好孩子。以后没有母亲护着你,万万记得要保护好自己,韬光养晦,千万不能显露锋芒。若有什么要紧事,便悄悄儿去找海娘娘,她会护着你的。”

永璜点头道:“所以儿子今天惹了皇阿玛生气,以后看着皇阿玛好像不像以前那么喜欢儿子了,儿子也更安全了。”

如懿连连颔首:“一点就透,真是母亲的好儿子。这样母亲以后即便出不了延禧宫,也能安心了。”

永璜擦干了眼泪道:“可是儿子今日在皇阿玛那里听说,要把母亲移去冷宫,还要废母亲为庶人。”

如懿立时怔在当地,只觉得热泪滚滚而落,刺而痒地扎在肌肤上。

如懿满面是泪,眼中的神采只剩下了乌沉沉的伤心与无奈。“从阿箬被接到皇上身边那刻起,我就知道我的劫数还没完。又说下旨封了慎常在,如此盛宠,再加上旁人的话……”她泣不成声,只觉得心里的惊痛如一副千斤重的磨盘一道接一道碾下,几乎要将一颗已经溃不成军的心磨成齑粉四散在风里,“皇上……竟然疑我到这种地步!”

海兰啜泣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何况如今慎常在是皇上枕边的心尖子。皇上一时轻信……<”

原以为已经掉到了深渊底下,却没有想到还有一重深渊,如同十八层地狱,要重重堕下,永无超生的可能。原来所谓人生路,不是只有前行与后退,还会如此下坠,坠到连自己也想不到的凄苦之地去。如懿无限凄惘,苦笑道:“一时轻信,也要相信了才好……若是不信,终究旁人再多言语也是无用!”

正说话间,却见李玉已经过来传旨,延禧宫中愈加乱作一团,宫人们自伤前程,纷纷哭了起来。李玉不耐烦道:“哭什么哭,小主被贬为庶人,你们自然是不用留在延禧宫伺候了。都给我出去,至于以后的去路,内务府会给你们安排的。”

一时间宫人们都退了出去。海兰趁没有外人在,低声道:“李公公,这件事还有没有办法转圜?”

李玉苦着脸道:“小主,事情已经无法转圜了。皇上金口玉言,谁也不能劝。再加上阿箬……”他作势拍了下自己的脸,低声道:“慎常在几乎是专房之宠,皇上时常要她陪着,旁人要进言也不能啊。”

海兰道:“可是因为大阿哥激怒了皇上的缘故?”

李玉忙道:“那倒不是。小主啊,趁着现在只有奴才在,明天又是奴才送小主入冷宫,一些金银细软,小主好好收拾起来,到了冷宫那种地方,也有要用钱的地方啊!”

他话音未落,却听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三宝和惢心哭着进来跪下道:“小主,奴婢和三宝商议过了,奴婢哪里也不去,和三宝跟着去冷宫伺候小主就是了。”

如懿落泪道:“你们可疯了,跟我去那儿做什么?留在外头,还能找个好主子伺候。”

李玉道:“可不是,二位可别糊涂了。”

惢心哭道:“奴婢自知命贱,留在外头也只是被人轻贱,情愿跟着小主。奴婢说过,要一生一世伺候小主的。”

三宝亦道:“奴才也跟着去。”

李玉想了想道:“小主虽然被废为庶人,但冷宫里也不能没有人照顾,带一个去也是可以的。别的不说,以前惢心和阿箬不总是合不来么,留她在外头,只怕委屈更多。”

如懿擦了擦泪道:“那好。冷宫再苦,惢心跟着我总还好些。至于三宝……”她看了戚戚然的海兰一眼:“你便跟在海贵人身边,从此伺候海贵人吧。”

海兰正欲说话,如懿挡住了道:“我知道你要推辞,可你身边只有叶心和春熙,三宝在你身边,也多个照应。”她忍不住热泪潸潸:“从此,我们想要相依为命、守望相助也不能得了……你……要好好护着自己。”

李玉道:“奴才不能多留。那惢心,你陪小主好好收拾,明日奴才送小主去吧。”他伸手请过永璜:“大阿哥,按着旨意,奴才眼下得把您送去纯嫔娘娘那儿了。”

永璜满脸是泪,只扯着如懿的袖子依依不舍,如懿含泪放开他手,强忍着道:“去吧,好好活着。记得,出了这里就不要再回头看,一定不要。以后也别再和任何人提起母亲,知道么?”

永璜哭着走了出去,果然没有再回头。如懿的泪潸然而下:“真是听话的孩子。”

李玉伤感道:“小主连大阿哥都这么疼爱,奴才实在不相信小主会去害别人的孩子。”

如懿用力按住眼角即将落下的泪:“什么都不必说了。李玉,幸好你还在皇上身边,如果你还记得我曾经扶持过你,那么有朝一日,在保全自己的情况下,能帮上手的时候,一定要帮一把,别让我死在了冷宫里也不得瞑目。”

李玉跪下磕了头道:“奴才永远都会记得,是谁替奴才上了药,是谁暗中拉拔奴才到了今时今日这个位置。”

如懿点头道:“你知道就好。你坐到这个位子不容易,当年王钦是怎么掉下来的,如今你自己也要小心。”

李玉感激得热泪盈眶:“奴才没有别的本事,但会尽一己之力,极力保全小主在冷宫的平安。”

如懿沉默片刻:“那你再帮我一个忙,我想最后见一见皇上。”

李玉一怔,只得点了点头。

如懿再见到皇帝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养心殿还未掌灯,殿内是金红色的淡淡余晖,由着光影由浓转淡。皇帝的语气听不出一点悲喜之情,只是低头练着书法,并不看她一眼:“事情已经定下了,还要来见朕做什么?”

如懿抬头看着皇帝:“臣妾注定是要去冷宫了,只是最后还未能死心,一定要来问一问皇上。皇上,您是否相信世间有公允之道?”

皇帝看着她,仿佛看着一个寻常的陌生人一般,口气却郑重其事:“朕相信。”

如懿望着皇帝,仿佛要从他脸上探出什么究竟一般。然而,她知道,她的路是他给的,她再不能看出什么来了。

心底的相信逐渐被动摇,生了碎刺般的疑惑。但她逼迫着自己,若是连自己都不信了,还能留下什么。

茫然的动摇与悲望之中,如懿伏身三拜,神色哀伤而平静:“为着皇上这句话,臣妾甘愿受罚,长居冷宫。只求皇上福绥安康,岁岁长乐。”

如懿缓缓起身,拂去身上尘灰,澹然若出世之云,转身离去。

皇帝看着她,将写好的字幅揉成一团,随手丢在了地上,缓缓瘫坐在龙椅之上。

宫人们散去后,延禧宫已经冷落一片,封妃的册文、金印、吉服全部被带走,满地狼藉凄冷,让人不忍卒睹。海兰亦被留在后殿,不许再踏入延禧宫正殿半步。

惢心默默陪在如懿身边,将一些贴身衣物和值钱的首饰一同包好,想了想将钱财首饰藏在包袱的最深处,又取过一些糕点收好:“到了冷宫只怕衣食不周,什么都得备下些。”

如懿看着她一点一点收拾,便道:“拿那些点心做什么,备下了明天的,后天也要过那些苦日子。还是收拾些衣衫要紧。”

惢心答应了“是”,便去翻开箱笼,重新收拾衣裳。

正忙碌着,只听殿门被推开的悠长声,如懿不承想此刻还会有人来延禧宫,回过头去,却见是太后身边的成公公,他哑着嗓子道:“太后传召,乌拉那拉氏,随我走一趟吧。”

惢心担心地看着如懿,不知祸福几何。如懿强自定了定心神,事情已经坏到这样的地步,还能如何?

她便道:“我这样去,不会太点眼么?”

成公公努努嘴道:“赶紧换上你宫女的衣服,跟我走吧。”

如懿想了想,便取过惢心的一身宫人装束换上,又梳成宫人们的发髻,仔细看看,走在夜色中应当不算明显了。

去太后宫中的路并不算太远,如懿隐隐想着,这大约是最后一次去慈宁宫了吧。此生此世,她大约都要留在冷宫之中,遥望紫禁城万千灯火金玉绚烂的夜晚。

正想着,成公公已经打起帘子让了她进去。大约是要避开旁人,殿中只有太后和福姑姑两人在。

太后穿着绛色缂金水仙团寿单氅衣,头上与耳上都一色的点翠东珠配翡翠首饰,那碧艳的宝蓝色在灯火的跳跃之下,流转着暗沉不定的光泽,好像太后这个人便是如此,让人觉得暗沉而不可捉摸。太后跪在佛龛前,诚心诵完佛经,又点燃了三支檀香敬上。那香上的三点暗红星火,如同她心里若隐若现的未知的惧怕。

太后扶着福姑姑的手起身,转过脸慢慢打量着她。如懿依足规矩福了一福,请安道:“太后娘娘万福金安。”

太后淡淡道:“到底是乌拉那拉氏的女儿,到了这种境地,居然没有一进来就哭着求哀家饶恕。”

如懿垂手立在一旁,宛如一个宫女应有的姿态:“太后亲口下的懿旨,不容更改,求也无用。”

太后微微一笑:“哀家在想,如果今日被贬为庶人关进冷宫的人是你姑母,她会怎样?”

如懿心头一搐,像是被人冷不防狠狠抽了一鞭:“如懿无用,不能和姑母相提并论。”

太后手上的赤金翡翠点珠护甲恍如一把金色的利刃,轻轻一晃:“你们姑侄俩也真是可怜,居然都落得幽禁终身的命运,你是不是要怪哀家心狠。”

如懿眼中一酸,将眼泪逼在眼底不容它落下:“如懿要怪,只怪自己不谨慎,才会落入旁人圈套。”

太后和颐浅笑,抚了抚手腕上玛瑙连珠镯:“只要是活在宫里的人,但凡不是个神仙,人人都会有不谨慎的时候,人人也都会有百口莫辩的时候。但要紧的是,人在低谷的时候懂得如何自保。不保别的,就只保自己一条命。”

如懿眉心一动,若有所思:“可是冷宫,形同死地,生不如死。”

“是么?”太后不置可否地笑笑,从桌上一盘未动过的糕点里取了一块,小心用绢子拈在手里,抬眼问道,“福珈,哀家要你抱来的猫呢?”

福珈抱了一只寻常的灰猫上前,太后随手将糕点丢在地上道:“给它吃了。”

福珈将糕点喂到灰猫口中,如懿满腹狐疑地看着,直到吃下糕点的灰猫在挣扎之后流血而亡,她的惊惧再也掩藏不住,跪下道:“太后……”

太后扬一扬脸,示意福珈把死去的灰猫拿布裹住扔出去,方才缓缓道:“这是今日一早御膳房要送去给你的糕点,你一旦吃下,就成了畏罪自尽,再也无力回天了。要不是福珈看着可疑替你拦下了送到哀家跟前来,你只怕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件事也提醒了哀家,与其让你等在延禧宫中让什么人都能伸手掐死你,还不如把你丢去冷宫,绝了所有人的心思,你也能保住这条命了。”

如懿将信将疑:“如懿的姑母生前冒犯太后,太后为何要保全如懿一条性命?”

“若是只执著于从前的爱恨纠缠,哀家这个太后目光也太短浅了些。”太后取过佛珠缓缓捻着,含了一缕淡薄的笑意,“你自然恨哀家,是哀家要囚禁了你,但终身不得出。不止你,所有人都以为哀家恨极了你姑母,所以迁怒于你。可是你若未被禁足冷宫,还禁得起她们几次折腾?若在冷宫,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如懿低头默默片刻:“太后说得是。太后纵然是顾虑臣妾,爱惜臣妾性命。可冷宫之中艰辛困苦,暗算之事亦层出不穷。臣妾只能祈求太后庇佑,容许臣妾活到沉冤得雪的那一天。”

太后的笑意仿佛海底的流光一烁:“哀家倒也想,只是六宫之中都是眼睛,哀家何以要偏心你一点。所以哀家只管到你现在为止,等进了冷宫,有没有这个本事躲得过明枪暗箭,学会苟延残喘,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如懿心中悚然一惊,便道:“是。”

“你要是连这点保着自己福大命大的本事都没有,后宫里埋下的女人成百上千,都为紫禁城的红墙积了血色,也不多你一个。”太后捻着一串紫檀翡翠佛珠,悠悠道,“但是在冷宫里,总比在外头风刀霜剑好过多了。其中的道理,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

如懿思忖片刻,蓦然伏拜:“太后的意思,如懿明白了。只有人人都当如懿是不中用的人了,如懿才能真正平安。”

太后颔首一笑:“无为而治,无欲则刚,你明白了么?你越露出你在乎什么,想要什么,就是把自己最大的弱点暴露人前。所以,无欲无求,别人才会以为你无害。”

如懿心悦诚服,亦有些赧然:“太后所言乃至理名言,可是要到如此境界,如懿实在……”

太后闭目一瞬,很快笑道:“所有的修为,都是历练出来的。你今后有的是时日,慢慢琢磨着吧。”

如懿心中稍稍安定,告辞离去。十二扇楠木雕花嵌寿字镜心屏风后绯色罗裙一闪,漾起明艳如云霞的波縠,却是玫贵人盈盈转出,半跪在太后榻前替她捶着腿道:“太后如此护着乌拉那拉氏庶人,还悉心调教,可真是心疼她。”

太后用护甲挑起珐琅罐里的一点薄荷膏轻轻一嗅,方把罐子交到玫贵人手里,笑道:“不是哀家心疼她,是别人越看重她,用尽了心思对付她,便越是叫哀家知道,她是有分量和那些人分庭抗礼的。后宫之中最要紧的便是平衡之道,如果有谁太盛势了,得尽恩宠与权位,哀家这个太后便没有置喙之地了。”

玫贵人取过薄荷膏一点一点替太后揉着太阳穴:“那太后就应该留下乌拉那拉氏庶人,好跟那些人平分春色啊。”

太后抬眼看她一眼:“怎么?你不觉得是乌拉那拉氏害了你的孩子?”

玫贵人垂下眼睑,将悲伤不露痕迹地藏于眼底,道:“人赃并获,天衣无缝,的确是无可指摘。但,越是这样,反而让人起疑。”

太后微微颔首,叹口气道:“总算有些长进。那你以为是谁?”

玫贵人道:“是谁都不要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臣妾不必用心去查,若有机会,乌拉那拉氏一定会比臣妾更着紧。臣妾只要一心固宠就是了。”

太后道:“吃一堑长一智,你也算知道些了。后宫之中急于平分春色是没有用的,保得住性命学得会立足才最要紧。”

玫贵人凛然道:“是,臣妾明白了。”

太后轻轻“嗯”一声:“如今慎常在新宠上位,撒娇撒痴。嘉嫔有孕在身,有恃无恐。眼见她留在养心殿的臻祥馆养胎,有皇帝在身边,这一胎必然是无碍了。丢了你和怡嫔的两个孩子,无论嘉嫔这一胎是男是女,她母凭子贵都是毋庸置疑的了。那么你呢?哀家那么辛苦把你从南苑捞出来,又想尽办法保全你。来日如何,全在你自己了。”

玫贵人即刻紧张起来:“是。臣妾一定不会辜负太后期望。”

如懿离开延禧宫那一日,春光如一幅巨大而明艳的绸缎,铺开漫天漫地的晴丝万缕,袅娜如线,看得韶光亦轻贱了岁月。

那漾艳的春光,仿佛一卷上好的精工细描的锦绘,铺陈开花鸟浮艳,刺绣描金的华光,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来相送的,唯有海兰和纯嫔,海兰无声地落着泪,被李玉拦着不许上前半步。连纯嫔,亦站得远远的,只能含泪微微点头,以示话别。如懿只以素银扁方挽起长发,穿着无绣无花的薄薄春衫,唯有上面细细的暗纹流转,昭示着她依旧不能离开宫廷寸步。

经过景仁宫的时候,如懿仰起头,看着浮光万丈,金灿炫目。原来辗转浮沉,她的命数,和她的姑母并没有不同。

殊途同归,是不是后宫女人唯一的路?

所谓“冷宫”,便是在翠云馆后一所空置的院落。因为历代失宠犯错的嫔妃都被发落安置在此处终身不得出入,便被宫中人视若冷宫,十分避讳。

幸而历代以来,在寿康、慈宁两宫养老的妃嫔居多,幽闭冷宫终身的女人并不算太多。纵然已经想象过多次,然而走到冷宫前,如懿还是微微意外。她入宫多时,从未走到过这样荒僻而冷清的地方,仿佛从前无人提起,她也从不知道宫里竟有这样的地方。那是一处废旧宫殿模样的房子,不算很大,零零落落十来间屋子错杂其间,像是久无人居住了,宫瓦上蔓生的野草纷杂,连大门上也积了厚厚的尘灰,满目疮痍。她伸手一触,门上的铜钉便扑扑落下一层锈灰来,差点迷了人的眼睛。里头雕栏画栋的描金绘彩尽数脱落,积着厚厚的灰尘和凌乱密集的蛛网。

才一进去,就觉得明亮的天光都被隔绝在了外头。即便是这样晴朗的天气,里头也是阴阴欲雨的昏暗,住得久了,好像身上都会长出暗青色的绿霉来。

李玉领着如懿和惢心走到一间略为整齐的空屋子里,尚未靠近,已有尘灰呛人的气息扑鼻而来,李玉为难道:“小主,奴才已经尽力了。”

如懿了然,感激道:“能找出一个让我和惢心住的屋子已经不容易了。若要再做什么,就太点眼了。好了,你不必在此久留,免得惹人注目。”

李玉点点头,看了看旁边的屋子道:“小主住在这里,千万小心旁边那些人,年纪大了,都成了精怪了。”

惢心看着里外都阴森森的,有些害怕地贴在如懿身边。

外头远远传来礼乐欢喜悠扬的声音,如懿侧耳道:“是什么事?”

李玉犹豫片刻,还是道:“今日是嘉嫔、玫嫔和慎常在行册封礼的日子。听说为着晋封,内务府还要挑出许多宫人来伺候呢。”

如懿将心底的空落按了又按,能如何呢?再热闹,再繁丽,那毕竟是与她无关的人世了。李玉转身离去,如懿看着他的离开将仅存的光明一同带走,只留下无尽的尘灰飞扬和暗沉光影,与她闭锁此间,一生一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