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六章 惊蛰

流潋紫2016年08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尚不知发生了何事。如懿醒转得快,立刻道:“是怡贵人的声音,还不快进去看看!”

如懿一时情急,即刻带了人先赶进去,才进暖阁,却见怡贵人吓得缩在暖阁的紫花梨卷草纹杨妃榻上,身上的锦被蜷成一团,她才唤了一声“怡贵人”,却见怡贵人大惊失色,整张脸白中泛着青灰,指着地上的绣毯呼道:“救我!娴妃娘娘快救我!”

如懿的目光触及地下,吓得几乎倒退几步,宫人们也止不住惊呼起来。原来绣毯之上,一条灰花斑斓的蛇盘绕其上,咝咝地吐着猩红的芯子,在地上摇摆不定。

一个小太监惊呼道:“呀,这是蝮蛇,是有毒的!有毒的呀!”

众人吓得退开十数步远,怡贵人眼看那蛇越游越近,吓得几乎要晕厥过去。如懿心中慌乱不已,眼看那蛇一分分向怡贵人靠近,更是害怕。万一伤及怡贵人腹中的胎儿,皇帝才稍稍平伏的心情又不知要低落成何种模样。

她心下一横,吩咐身边的小太监道:“你们宫里有没有雄黄粉?”

那小太监忙不迭道:“有有有!这是宫里常备着的。”

如懿忙吩咐了他拿了雄黄粉来,照准那条蛇便泼了过去。那条蛇乍然受了雄黄的气味,一时行动有些滞缓,如懿忙伸手取过碧纱橱边一根宫人扫尘灰的掸子,挑起那蛇的身体一撂,照着门口泼了出去,即刻道:“快找人拿大石砸它的七寸,务必砸死为准。”

太监们原本吓得神魂未定,听如懿这样吩咐,忙抱过雄黄粉撒的撒,寻石头砸的砸,不过片刻便将那条蛇处置了。

怡贵人呆呆地看着如懿,片刻才放声大哭,扑入如懿怀中,神色败坏:“娴妃娘娘,娴妃娘娘,多谢您救了嫔妾!”

如懿忙拿锦被裹住了她扶进寝殿躺下,方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会忽然有条毒蛇在你暖阁里?<”

怡贵人神色恍惚道:“嫔妾本觉得困乏,在暖阁里歇息,并没让人伺候在侧。不承想梁上忽然掉下一条蛇来,嫔妾当下便吓得叫起来。”

如懿替她抚着心口,自己也是惊魂初定:“那条蝮蛇是有毒的,若是被它咬伤一口,不只是你,便是你腹中的孩子,后果也是不堪设想。只是好端端的,宫中怎会有毒蛇?”

阿箬替怡贵人端了茶水来道:“贵人喝盏茶压压惊。今儿是惊蛰,想来什么蛇虫鼠蚁都出来了。贵人有孕怕冷,宫中还供着地龙,格外暖和,怕是因为这个招来了蛇也是有的。”

怡贵人接过茶才喝了一口,不由得手中一松,整盏茶都泼在了如懿身上。如懿还顾不得擦,却见怡贵人蜷成了一团,一手死死抓住她手,一手按住了肚子痛呼道:“好痛!我的肚子好痛!”

皇帝与皇后赶来时,太医已经为怡贵人开了安胎的方子。景阳宫中人心惶惶,如懿一时也走不脱,一壁嘱咐了宫人们延医请药,一壁又吩咐太监们在墙根角落里遍撒雄黄与石灰驱蛇。

皇帝步履匆匆地进来,足下之风几乎惊起了静尘,如懿正守在怡贵人床头,见皇帝心急火燎进来,忙起身道:“皇上万福,皇后万福。”

皇帝忙扶了她起身,关切道:“怡贵人如何了?”皇后亦心急不已:“太医已经来过了么?怎会又是遇蛇,又是腹痛,本宫从阿哥所过来,一路上都心悸不已。”

如懿忙道:“俗话说,惊蛰到,蛇出洞。今儿景阳宫里竟不知从何处冒出条毒蛇来,怡贵人骤然受惊牵动胎气,太医开了安胎药服下,怡贵人已小睡片刻,现下应无大碍了。”

皇帝见怡贵人睡中仍有惊惧之色,不免怜惜道:“怡贵人初初有孕,身体百般不适,今日又遇见这样的事,实在是要吓坏她了。”

皇后看了看周遭,担忧道:“皇上,怡贵人身怀贵胎,此番受了这样大的惊吓,实在可怜。臣妾听闻蛇乃至阴至毒之物,突然间侵扰景阳宫,怕是有什么不利。”

皇帝迟疑道:“皇后的意思是?”

皇后满面关切:“皇上,景阳宫靠近玄穹门,地气潮湿,若是往后再招来蛇虫鼠蚁惊扰了龙胎,该如何是好,依臣妾所见,不如让怡贵人迁居别宫居住。”

皇帝诧异道:“迁居别宫?一时间要打扫宫苑出来,想来怡贵人也未必能住得惯。”

皇后道:“东西六宫中有些宫殿一直未有人居住,临时理出来也不便。本来怡贵人也可迁居前头的永和宫,但永和宫大为不吉,自然是住不得的。怡贵人初初有孕,最好是能有人照拂。”她的目光往如懿脸上轻轻一扫:“今日怡贵人之事,幸有娴妃在,才能一切无恙。不如就让怡贵人迁居延禧宫中暂住,等景阳宫肃清一切邪物,再请怡贵人搬回就是了。”

皇帝微微踟蹰,看着如懿道:“延禧宫中已有娴妃和海贵人住着,又有大阿哥,再住进去会不会太挤了?”

正迟疑间,只听怡贵人微微呻吟了一声,悠悠醒转过来,见皇帝在侧,不觉落泪道:“皇上来了,臣妾今日受了这番惊吓,实在是怕见不到皇上了。”

皇帝忙安慰道:“不要胡说。朕还盼你为朕诞下一位阿哥呢。”他沉吟片刻又道:“怡贵人本是皇后房中的人,长春宫也宽敞,不如还是让怡贵人移居皇后宫中吧,有皇后照顾,朕也能安心。”

皇后转脸拭了拭眼角,不觉含了两分悲色:“本来照顾怡贵人是臣妾分内之事。只是臣妾方才从阿哥所来,还未来得及禀报皇上,臣妾的二阿哥着了风寒,身子一直不好。臣妾正想亲自照顾,只怕分身无术,不能照顾好怡贵人,反而有负皇上所托。”

皇帝惊诧地站起身:“永琏病了,要不要紧?”

皇后一提起亲儿,不觉满面悲灼,道:“都怪臣妾疏于照顾,还请皇上允许臣妾将永琏从阿哥所接回,便于臣妾亲自照顾。等永琏痊愈之后,臣妾再送他回阿哥所。至于怡贵人,本来臣妾可以将她托付给慧贵妃。但是皇上也知道,慧贵妃虽然年长,但不比娴妃沉稳有决断,就譬如今日之事,若非有娴妃在,怡贵人的胎恐怕也不能万全了。”

怡贵人牵住皇帝衣袖,感泣道:“回禀皇上,今日幸得娴妃娘娘万事沉着,帮臣妾驱赶毒蛇。可是这个地方……”她环视雕栏画栋的景阳宫,脸上闪过惊恐之色:“臣妾是断断不敢再住了。”

皇帝微一沉吟:“那么……如懿,朕只得让怡贵人去你的延禧宫暂住了。”

如懿知道推托不得,便道:“臣妾回去便把正殿的两间东暖阁打扫出来供怡贵人居住,但请怡贵人不要嫌弃简陋才好。”

怡贵人脸露喜色:“怎么会呢,往后可要叨扰娴妃娘娘了。”

皇后亦含笑:“如今宫中皇上最关心的便是娴妃与怡贵人,她们住在一起,皇上去看望倒也更方便了。”

如懿回到宫中便觉得闷闷的,一壁吩咐了宫人收拾出正殿的两间屋子,一壁往海兰殿中去。

海兰闲来无事,只穿着一件家常的月白缂丝凤香菊纹一斗珠长衣,拥着一个小小掐丝珐琅暖炉,正在窗下缝制香包。

如懿挥了挥手示意叶心不必提醒,转过珠帘落帐,笑盈盈道:“天气暖和起来了,怎么还抱着个暖炉,这么怕冷么?”

海兰抬头笑道:“姐姐来了。”她将暖炉递到如懿怀中:“我自己哪里用暖炉呢,是怕姐姐在景阳宫看到了什么心寒惊怕之事,所以特意备下了给姐姐的。”

如懿微微惊愕,替她正一正发髻间一枚将要垂落的攒心嵌珠绢花:“你倒灵通!”

海兰抿嘴一笑:“如今宫里的眼睛都看着景阳宫呢,有什么风吹草动是不知道的。”

如懿微微叹口气:“那么以后,所有的眼睛都要盯到延禧宫来了。”

“一个景阳宫就足以引来毒蛇环伺,那怡贵人移居之后,延禧宫岂不也成了蛇虫鼠蚁纷至沓来之地。”她拉过如懿细看桌上罗列的晒干的香草叶子,“这是薄荷叶、艾叶、半枝莲、薰衣草、天竺葵叶,都有驱虫辟邪之效,妹妹做了这些,希望可以悬挂在延禧宫中,驱邪避灾。”

如懿挥手示意侍奉的宫人们都退下,海兰亲自奉了一盏菊花茶递到如懿手中,如懿无心去饮,只得放下道:“你也觉得怡贵人突然遇蛇,十分蹊跷?”

海兰淡淡一笑,伸手拨了拨桌上的艾叶:“今日虽然是惊蛰,但宫中是什么地方,何况是怡贵人有孕,人人重视,怎会突然有毒蛇出现?又那么巧落在怡贵人休息之处?万一今日不是姐姐沉稳,那么怡贵人一尸两命,便是意料之中了。”

如懿从袖中取出绢子,上面染了一点油彩颜料,递与海兰道:“你看看这油彩有什么奇怪?”

“妹妹出身贫家,所以依稀闻过这种味道,似乎有些蛇莓汁液的气味。”海兰轻轻一嗅,旋即一惊,“民间传闻,蛇虫喜吃蛇莓,故而有蛇莓处常有蛇虫出现一说。”

如懿的叹息轻得恍如云烟:“今日我命景阳宫中遍撒雄黄石灰,谁知至我离去短短两个时辰内,已见十数条毒蛇遁走四窜。此事并非偶然。我虽不知是哪里出了缘故,但想起景阳宫内因怡贵人有孕而特意装饰华彩以表喜庆。这虽然是内务府的惯例,但不知是谁从中做过手脚,才会引来这些脏东西。”

海兰沉吟着道:“我记得景阳宫是怡贵人初初有孕时装饰的,至今已快两个月,等到油彩气味散尽,这种蛇莓汁液的气味才会明显,正好是惊蛰前后百虫出动。想来谋划这件事的人心机极深,才能事先安排丝丝入扣,让人不得怀疑。”

如懿道:“怡贵人要来延禧宫,既是她自己的意思,也是皇后属意。在怡贵人平安生产之前,延禧宫只怕有的小心。妹妹心细如尘,便要依靠你了。”

海兰紧紧握住如懿的手:“姐姐怎样保全妹妹的,妹妹必定一样相待。”如懿心中说不出的感动,只觉得宫苑重重如深海悬冰,有海兰在,亦多了一丝可以依靠的温暖。

二人正相对间,却见叶心叩门而入,端了一盏汤药进来道:“小主,到喝坐胎药的时候了。”

海兰便道:“搁下,你且出去吧。”

如懿摇头苦笑道:“这坐胎药的气味,我一闻到便害怕了。可又不能不喝,只盼望自己也有个孩子。”

海兰轻轻一笑:“我也不喜欢这个气味。好端端的,皇后发一次善心,咱们就要多这桩苦差事。”她说罢,随手将汤药倒进殿中的一盆宝珠山茶内,仿佛毫不在意似的。

如懿惊道:“妹妹这是做什么?”

海兰不以为意:“我又不盼望生子得女,喝这个劳什子做什么,省得苦了舌头。”

如懿颇为惊诧,尽量还是平缓了语气道:“妹妹也不算无宠,何不趁着年轻得个一子半女,也算终身有靠。”

海兰淡然一笑,仿佛真的是不在意:“有孩子未必就是好事了。姐姐且看怡贵人和玫贵人就知道了。玫贵人产子而遭弥天大祸,怡贵人怀着身孕还不知道是被谁所害。妹妹没有这样百计防身的好本事,还是活得安乐些就好。”

“可是……”

海兰笑着用白若葱根似的食指抵住她的唇:“没有可是,我有姐姐可以依靠,便什么都不怕。”

怡贵人移居来之前,如懿和海兰已将延禧宫清扫一新,并在怡贵人所要居住的东暖阁多悬香包驱虫。因为只留了两间房出来给怡贵人居住,如懿心下也颇不安。幸而怡贵人性子平和,也不算是骄矜之人,又见如懿自己住西暖阁,倒把东边让给了她,心下更是感激,只嘱咐把一些贴身东西搬来延禧宫,其余器具,只留在景阳宫中,随时去拿便可。为着让怡贵人静心养胎,如懿特意叮嘱了永璜每日读书只许小声,不许喧哗吵闹。怡贵人倒是很喜欢永璜的样子,每每见到永璜便说,若是有他这么一个懂事孝顺的孩子,便也满足了。如此一来,延禧宫中虽然拥挤些,倒也十分热闹,连皇帝也是每日必来看望一次的。

如此十数日,不觉连慧贵妃亦叹息,她被皇帝冷落了许多时日,虽然每常相见,但却未再让她侍寝,她亦不免感慨,请求将怡贵人挪去她的咸福宫居住,也好得见天颜。皇帝却只是一笑,问她:“那么如果晞月你见到毒蛇,会是吓得惊叫一声自己先跑呢,还是会救怡贵人为先?”

如懿与海兰对怡贵人的胎悉心照顾,一饮一食都细细查看,连太医开的安胎药方,也另请人看过药渣,道是无妨才继续喝下去。这样检验药渣的事,惢心倒是很乐意去做。如懿便笑她:“你去找的太医,可靠么?”

惢心连连点头,眼里有微亮的光芒:“是。他是奴婢家乡的旧识,奴婢进宫后才知道他已经在太医院当了一个小小太医。虽然官职卑微,但奴婢是相信他的医术的。”

如懿笑道:“你是相信他的医术呢,还是相信他这个人?”

惢心红了面庞,只低头不语。如懿已然明白:“看来不必我替你找个婆家,你自己已然有了心上人了。”

惢心又羞又急:“奴婢不敢。”

如懿含笑道:“让他好好在太医院争气,有朝一日,我一定会成全你们。”

惢心感激地望着如懿:“那奴婢先去准备晚膳,皇上已经传过口谕,说要过来与小主一同用膳呢。”

然而这一夜,如懿等到烛火凉透,也不见皇帝前来,出去打探的三宝缩在门边一直不敢进来回话。

如懿慢慢夹了一筷子冷透了的蜜丝山药吃了,那山药本是酥滑软糯,入口即化,又兼浇了蜜丝,格外清甜润舌,可是此刻吃在口中,却只觉得那冷而滑的触感让人捉摸不定,连蜜丝也透出一缕清苦之味。她搁下筷子,只听得银筷头上的细链子玲玲作响,便道:“皇上是不会来了,是什么缘故,你直说便是。”

三宝怯怯道:“皇上从养心殿出来,正要往咱们延禧宫来,谁知看到皇后娘娘跪在螽斯门前祈福,祈求二阿哥身子早点康健,皇上才知道,原来二阿哥的风寒是越来越重了。皇上着急,当下就陪着皇后娘娘去了长春宫,然后……”

“然后就一直在那里,没有再出来。”

三宝点头答了是,如懿舀了口汤慢慢喝了道:“螽斯门是从养心殿到延禧宫的必经之路。皇后娘娘有心求神佛保佑,为何不去宝华殿而去螽斯门这么舍近求远?皇上当然是不会离开长春宫的了。”

三宝眼珠子一转:“舍近求远自然有舍近求远的好处,一箭双雕嘛。”

如懿淡淡一笑,对惢心道:“去把饭菜热一热,我也不必饿着肚子等候了。”

惢心小心翼翼道:“小主……”

如懿微笑:“皇后贵为六宫之首,皇上陪她,是情理之中的事。”

次日清晨,皇帝过来时眼圈下已经一圈墨黑。如懿正在用早膳,见皇帝前来,忙起身道:“没想到皇上会一早过来,并没有准备下精致膳食,还请皇上见谅。”

皇帝笑道:“无妨。你吃什么,朕便也吃什么罢了。”

如懿亲自捧了一碗配了紫姜的清粥过来,又奉上鲜xx子茶和麻酱烧饼,配了几样清爽酱菜,道:“皇上似乎昨夜没睡好,还是吃得清淡提神些才好。”

皇帝的眉宇间隐然有忧色:“永琏病了这些日子,一直不见好,朕看他那个样子,真是心疼。”他握住如懿的手:“如懿,你没有看见永琏的样子,一张小脸瘦得都脱了形。朕看着他都直想掉眼泪。”

如懿甚少见皇帝如此忧虑,心下微微一抽,便道:“皇上放心,二阿哥有皇后娘娘悉心照顾,必然会很快好转。”

皇帝颔首道:“皇后说,若永琏再不见好,便要长跪宝华殿中祈福。”皇帝顿了顿,郑重其事了神色,如懿会意,立刻示意众人退下。

皇帝正色道:“朕已经决意,只要永琏的病好起来,朕就要立他为太子,继承国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