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二章 喜忧

流潋紫2016年08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玫贵人的失宠,似乎已成定局。因为生下的是如此不祥的“死胎”,产前的荣宠在她生育之后几乎是消弭殆尽。没有任何安慰,没有一次探视,一向花团锦簇的永和宫就此沉寂,再无一人踏足,连最为贤惠的皇后也退避三舍,不再前往。

为着怕见面伤情,皇后还是不许玫贵人离开永和宫半步,出月之后,连在偏殿祈福的法师也退回了宝华殿,唯有寂寞的风雪回声,相伴同样寂寞而悲伤的玫贵人。

连着好几日是难得的晴好天气,又逢旬日,宫嫔们便也随着帝后一同前往慈宁宫请安。太后见莺莺燕燕坐了满殿,也稍许有了些笑容,支颐含笑道:“前些日子一直雨雪不断,便免了你们往来请安。今日皇帝和皇后有心,带你们一起过来了。”

众人道:“能向太后请安,是臣妾们的荣幸。”

太后含笑道:“昨日福珈陪哀家去御花园走了走,说是欣赏晴日红梅。其实红梅盛开,哪里比得上你们百花齐放,不止哀家,皇帝看了也赏心悦目。皇帝,你说是么?<”

皇帝赔笑道:“皇额娘说得是。”

太后理了理衣襟上的垂珠流苏,缓缓道:“百花齐放,乍眼看去似乎缺了哪一朵都不明显。可是熟知百花的人便知道,缺了哪一朵都不算是胜春胜景。皇帝,就当哀家人老多言,玫贵人已经出月,怎么还不见她出门向哀家请安?”

皇帝眉目间微有黯然之色,皇后忙含了恭谨的笑意道:“玫贵人伤心失意,是儿臣的意思,要她多多休养的。”

“过于伤心,那便是玫贵人的不是了。”太后叹了口气,随即敛容正色道,“对于嫔妃而言,孩子固然重要,但侍奉君上更为重要。这也是祖宗规矩为何要将你们生下的孩子交给阿哥所或是位高的嫔妃抚养的道理。就是怕你们只一心在孩子身上,疏忽了皇帝。”她瞥了皇帝一眼,好生关切道:“玫贵人无福为皇帝你诞育皇嗣,皇帝你也不要太过伤心。你还年轻,你的后妃们也还年轻,即便是玫贵人,也有再生养的机会,千万不要一时伤心过度,伤了龙体。”

皇帝连忙起身:“儿子多谢皇额娘关怀。”

太后叹口气道:“皇额娘关怀也是嘴上说说的,还是要你自己开解心怀。哀家看你这些日子都清瘦了不少,眼窝底下都是黑的。你这般郁郁寡欢,哀家看着也是焦心。”太后的口吻微有不满:“皇后,听闻这些日子多是你陪伴皇帝,怎么未有好好开解、宽慰圣心?你是六宫之主,宫中琐事固然要紧,但皇帝的一切更是要紧。你可千万不要轻重不分啊!”

这句话说得颇重,皇后微有惶然之色:“皇额娘恕罪,儿臣无能,不能使皇上开怀,所以这些日子也安排各宫嫔妃随侍。娴妃与慧贵妃也多有伴驾,皇额娘若不信,大可命内务府送上记档来查。”

如懿与晞月忙起身道:“恭请皇太后万安,臣妾们的确有奉皇后之命,侍奉皇上左右。”

太后抚着手边一把紫玉如意叹道:“皇帝登基之后虽然立了几个新人,但最得圣心的只有玫贵人。其实生了个死胎又如何,养好了身体很快又会有孩子,皇帝也可安心了。”

皇帝与皇后对视一眼,又看了如懿一眼,便也低下头去。皇后仰面,施施然笑道:“其实儿臣一直安排几位嫔妃随侍皇上,也是这样打算的。”她福下身含笑向太后与皇帝:“恭喜太后,恭喜皇上,继玫贵人之后,怡贵人也已经有孕一个多月了。”

皇帝一惊,旋即大喜,握住皇后的手扶起她道:“皇后所言可是当真?”

皇后的笑意温煦如春风:“孩子千真万确就在怡贵人腹中,臣妾岂敢妄言。而且臣妾查过敬事房的记档,的确是一个多月前承宠受孕的。上天如此安排,必是知道失之桑榆收之东隅,所以特让怡贵人怀上龙胎。”

怡贵人满面红晕,亦起身道:“臣妾深受皇上与皇后福泽,皇后娘娘为怕出错,特意请了三四位太医诊脉,臣妾的确是已经身怀龙裔了。”

如懿只觉得腔子里至喉舌底下,都酸楚极了。可是那种酸楚却全然不顾她的感受,自顾自强行而肆意地蔓延开来,爬入她的五脏六腑。如懿下意识地按着自己的小腹,那里是那样平坦,她还是那样没有福气,没有自己的孩子。或者说,是从未有过。而更难受的,或许是幽闭永和宫中的玫贵人吧,自己的丧女之痛切肤至深,却要眼睁睁看着怡贵人享受有孕之喜,将她曾经的盼望与喜悦一一经历。

皇帝喜不自禁,看向太后道:“皇额娘,皇额娘……”

太后的笑意仍是淡淡的,如月朦胧鸟朦胧顶上一片薄而软的烟云,总有模糊的阴翳,让人探不清那笑容背后真正的意味:“这当然是好事。而且怡贵人从前是侍奉皇后的人,知根知底,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太后扶着福姑姑的手站起身:“说了一早上的话,哀家也累了,先进去歇息。你们坐一坐,便各自散了吧。”

众人目送太后进了寝殿。

皇后看着怡贵人的肚子,喜悦万分:“后宫顶了天的要紧事,就是为皇家开枝散叶,福泽万年。咱们的千秋万代,不在别的地方,都在你们的肚子上。若都能像怡贵人一样,本宫便是做梦也能笑醒了。”她笑吟吟地转头吩咐:“素心,莲心,今晚收拾下东西,本宫要去宝华殿进香祝祷,答谢神恩。”

皇帝欣慰地拍拍皇后的手,温和道:“有劳皇后了。”

“皇上怎么这样说?”皇后笑嗔,“嫔妃们诞育子嗣,她们固然是孩子的生母,臣妾是孩子们的嫡母,也一样是做母亲的。这份高兴,既是为了她们,也是为了臣妾自己。”

皇帝颇为感慨,眼底闪过一丝润泽:“皇后贤惠。”

皇后环视座下:“臣妾有一事一直想回禀皇上。其实嫔妃之中,慧贵妃与娴妃的位次最高,侍奉皇上也久……”

如懿听见提到自己,不自觉地一凛,看向皇后。她抬头时正撞上慧贵妃的目光,两下里相触一闪,旋即转头,各自露出无比得体的笑容。

皇后含笑望着她们俩,眼中尽是温煦的关切之情:“其实不仅贵妃和娴妃,海贵人和嘉贵人也未生养过。臣妾想,不如请太医院开些催孕坐胎的方子,让各宫嫔妃都喝下,也好早有身孕,宫中也热闹些。”

皇帝欣慰道:“如此,便是皇后有心了。”

如是闲话几句,各人也便散了。皇帝对怡贵人的身孕格外重视,便让皇后亲自送了她回景阳宫,自己回了养心殿。

如懿与晞月踱出慈宁宫外,晞月自嘲地笑笑,难得地没有敌意,寥落道:“怡贵人恩宠一向不多,皇上一个月也不过只去她那里一次,居然也有了身孕。而本宫和娴妃你,居然沦落到要请皇后配制坐胎药才能求子的地步。”

如懿也颇伤怀,小指上的银鎏金嵌米珠护甲硌在掌心是冰冷且不留余地的坚硬。她勉强笑道:“一股子运气不来,皇上来得再多也是我们没有福气。”

晞月黯然一笑:“从前在潜邸的时候,你家世比本宫好,恩宠比本宫多。如今到了宫里,这情景掉了个个儿。本宫哪怕有多不喜欢你,可有一点不得不承认,在子嗣上,本宫和你一样艰难,膝下孤凉。”她话锋一转,忽然道:“本宫和你膝下无子也就罢了,可是玫贵人怀着身孕的时候人人都说她身体康健,即便有点小病小痛,也不过是嘴上溃疡之类的小事罢了。太医也说怀着的是个男胎,怎么生下来成了公主不说,还成了个死胎。死胎便死胎吧,偏偏皇上还存了芥蒂,整整一个月都没去看过她一次!”

如懿淡淡笑着道:“皇上圣意,岂是姐姐与我能揣测的。”

晞月含了一丝隐秘的笑容,挥手示意身后跟着的宫人退下,低低在如懿耳边道:“听说玫贵人的孩子,不只是死胎那么简单。当夜你也在永和宫,难道没发觉什么异样?”

如懿心口微寒,唇角却含了一缕恰如其分的笑意:“能有什么异样,不过是皇上亲眼见过那个孩子,所以伤心罢了。”

“再伤心,时间过去也能冲淡一切,再加上旧情,皇上不至于对玫贵人芥蒂至此。中间一定还有什么别的缘故,是不是?”

晴暖的阳光卷起碎金似的微尘,一丝丝落在身上,亦沾染了那种明亮的光晕,可是如懿分毫也不觉得温暖,那种从身体深处蔓生的凉意,丝丝缕缕,无处不在。她徐徐道:“还能有什么别的缘故,旧爱伤怀,怡贵人又有了身孕,皇上移情之后,玫贵人只会更受冷落了。”

如懿所言非虚。她的延禧宫就在永和宫正前,每每经过,看着门庭冷落,几可罗雀,她便可以想见,里头一寸一寸寂寞孤独的时光,是如何难挨了。

这样的日子,她也并非没有挨过。君恩如水向东流,得宠忧移失宠愁。宫中的女子,这一日复一日,何尝不是这样挨过的。

晞月更走近一步,语不传六耳:“可是本宫怎么听说,皇上命宝华殿的大师在永和宫诵经一月超度祈福,是因为玫贵人生下的孩子,是个妖孽!”

如懿连忙示意噤声,神色平淡而波澜不惊:“贵妃娘娘,宫内不比别处,这样的话可是说不得也传不得的。”

晞月收敛笑容,冷冷一嗤:“这样的话,何止是本宫,满宫里都在传着呢!如今只怕是玫贵人足不出户,迟早也要知道了。”

如懿心头一凛:“满宫里都在传?”

晞月冷笑道:“可不是?以为谁瞒得住谁呢,你若不信,自己去听听便知。”晞月说罢,唤过宫女一同离去了。

宫里的闲言碎语一向就比在阴暗角落里窜来窜去的蛇虫鼠蚁都要多。藏匿在宫苑红墙碧瓦之下的犄角旮旯里,嘈嘈窃窃,鬼鬼祟祟,交头接耳,蠢蠢欲动。像灶房里老鼠的窸窸窣窣,像墙头草左摇右摆,一只耳朵咬了另一只耳朵,好话赖话,一律咬着牙舔着舌头咀嚼着吐进吐出。只有添油加醋,没有短字少句。

这便是后宫的闲话了,没有一日断绝,倒像是无边无际的春草,漫无边际地滋生着。往这闲话的波澜起伏里投下一块惊涛巨石的,是玫贵人的自缢。

永和宫闭绝一个多月的大门再度开启。如懿得知消息的时候,已是午睡醒来饮茶用点心的时分。阿箬来禀告时,如懿惊得险将手中的一盏清茶皆泼了出去,忙忙扶了阿箬和惢心的手往永和宫去。

如懿赶到的时候皇帝和皇后都已经在了。她请了安便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玫贵人被皇后贴身的素心和莲心按住了坐在床上,兀自呜呜哭泣。皇帝气恼之余不免有些心疼,口吻却是十分严厉:“宫中妃嫔自戕是大罪,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居然敢在紫禁城内自缢,也不怕添了宫里的晦气!”

玫贵人只穿了一身素白色缀绣银丝折枝迎春的衬衣,外头披着一件石青刻丝灰鼠大氅,那青青翠翠的素白底色,愈显得那脸没有血色,唯有雪白的脖颈上留着深紫一道勒痕,楚楚可怜地昭告天下,她是刚从鬼门关上被人拽了回来。

玫贵人呜呜咽咽地哭着:“臣妾本来就是个晦气的人,还有什么可说的。皇上恕了臣妾,由得臣妾去死便罢了。”

皇帝气得别过头去,皇后亦不免含了怒气:“即便你没有家人需要顾及,也不怕连坐。可是皇上有什么不疼你的,你便这样自轻自贱,轻易毁损自己的性命,岂不是辜负了皇上对你素来的心意?”

玫贵人哭得愈加幽凄:“只有臣妾自己对不住皇上的。臣妾无话可说,也无颜再侍奉皇上!”

皇后看着满地跪着的宫人道:“你们也是,不好好伺候着玫贵人,由得她这样伤心这样闹,本宫要狠狠处置你们才是。”

那些宫人们吓得拼命磕头道:“皇后娘娘恕罪!皇后娘娘恕罪!奴才们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贵人的情绪会这样激动!”其中一个领头的宫女哭着道:“这几日贵人小主一直心绪不定,晚上也惊梦连连,睡得并不好!今儿午后小主本是要午睡的,可是小主并不让奴婢们伺候,全打发了出去。奴婢在外头听着不太放心,又听见凳子落地的声音,怕出了什么事,结果闯进去一看,贵人小主竟把自己挂在梁上了!”

如懿忙问道:“那么你家小主到底是为了什么想不开?可是为了孩子的事?”

那宫女怯怯地摇摇头,又俯首下去。

皇帝气得狠了,连连问:“你有什么想不通的,尽可跟朕和皇后说,再不然,娴妃和你这样近,你也可以告诉她。”

玫贵人哭着道:“皇上不就怕臣妾和别人说话知道些什么吗?所以皇后娘娘也将臣妾关在这永和宫里不许见人。臣妾知道自己人微言轻又命薄如纸,除了把自己吊到梁上,还能有什么办法?”

皇帝将手中的茶盏重重一砸:“荒唐!”

如懿忙接过茶盏吹了吹道:“茶盏太烫,皇上仔细手疼。”

皇帝微微颔首,正要说话,却见寝殿门口杏子红的衣衫翠罗一闪,却是慧贵妃娉娉婷婷立在了那里。她由着宫女伺候脱下斗篷,声音冰冷冷的:“臣妾要是玫贵人,听说了那些闲话,也是要想不开的了。好好的孩子,死了也罢了,还要被人传成是一体双生的妖孽,雌雄不辨。这世上有几个做母亲的能受得了。”

皇帝神色大变,蹙眉道:“你从哪里听来这些无稽之谈,还跑到这里来说?”

慧贵妃倒也不惧,盈盈施了一礼道:“臣妾还用从哪里去听说,满宫里私底下谁不是这样在传呢。”

玫贵人凄厉地尖叫着哭了一声,从床上挣扎着起来,膝行至皇帝跟前,抱着他龙袍一角道:“皇上,请求您告诉臣妾一句实话,臣妾的孩子是不是一个妖孽,是不是连是阿哥还是公主都分不清?所以皇上会厌弃臣妾至此,整整一个多月都不愿来看臣妾一眼!”

皇帝勉强挤了一丝笑容道:“外头的闲话,你别去乱听!朕不来看你,也是为了你安心养好身体!”

玫贵人哀泣道:“臣妾哪里还能养好身体?即便臣妾幽居在永和宫里,也能听见宫墙外头的议论。难怪皇上连那孩子也不让臣妾看一眼便送走了,原来臣妾生的真是个妖孽!”

皇帝有些烦躁,喝道:“王钦!”

王钦紧赶着从外头进来道:“皇上,奴才在。”

皇帝冷冷道:“你去宫中彻查,到底是哪些人在散布谣言,说玫贵人生下的是个妖孽。一旦查到,无论是哪个宫里的,立即送进慎刑司,终身不得出来。”皇帝这话口气虽冷,但目光更是锐利,只逡巡在王钦面孔上,逼得他渗出了一脸冷汗,忙磕了头道:“皇上放心,奴才身边断不会有这样散布谣言的人,更不会有听过这种谣言的人,奴才会即刻去查。”

皇帝轻轻“嗯”一声,道:“玫贵人,旁人有这样的揣测谣言都不要紧,但你是孩子的生身母亲,你若存了这样的疑心,还要为此赴死,岂不是连你自己也在这样揣测自己的孩子了。朕没有别的话,只告诉你,你便再要寻短见,谁也救不了你,更换不回那个孩子!”

皇帝再无二话,起身离去,才走到庭院中,却见慧贵妃紧紧跟了来道:“皇上,臣妾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皇帝道:“有话便说吧。”

慧贵妃施了一礼,便道:“臣妾想着一事,不管玫贵人生下的孩子是什么,即便是个死胎,也是不吉利的。且玫贵人又这样寻死觅活的,怕是冲撞了什么。如今怡贵人有了身孕,又住在永和宫后头,要是受了这不吉利的人与事影响,再涉及腹中胎儿,那便不好了。”

皇帝道:“那你的意思是如何?”

慧贵妃道:“皇上多有子嗣,人人无事,唯有玫贵人的孩子有事,那便是玫贵人的不祥了。与其留这样一个不祥人在宫中,还不如请玫贵人移居宫外别苑,再不要住在紫禁城中了。”

皇帝淡淡“哦”了一声:“只有这样的法子么?朕的本意,是想请几位法师超度之后便可以解了玫贵人的幽禁了。”

慧贵妃摇头,正色道:“臣妾别的不敢多言,不管玫贵人所生的是死胎也好妖孽也好,子嗣为上,若是沾染了她的晦气,宫中再有一个那样的孩子,可如何是好?大清百年国祚祥瑞,难不成就要断送在她手里?”

如懿正跟着皇后出来,听到这句,不觉便上前了一步。皇后按住她的手,缓缓地摇了摇头。如懿心下担忧不已,回头望去,玫贵人还在寝殿深处郁郁哀哭不止。

皇帝依旧是不动声色:“话不要说半截,都吐出来吧。”

“玫贵人不祥,上承天恩居然还会生出那样的孩子,这样阴鸷的祸水,是断断留不得了。臣妾想着,反正玫贵人也是想不开了要自缢,不如成全她,让她陪着那个孩子去了,也算是积了阴德。”慧贵妃扶住皇帝的手臂,小心觑着皇帝的神色,意味深长道,“左右那个孩子是什么样子,皇上是亲眼见过的。这样的孩子,宫中是绝不能有第二个了。”

皇帝的身体轻微一震,像是被她的话语深深触动,旋即陷入更深的沉默之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