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二十四章 得子(下)

流潋紫2016年08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慧贵妃陪着皇帝出了长春宫的大门,眼见了皇帝的仪仗迤逦而去,才露出沮丧的神情,悻悻道:“求了皇上这么多次,终于眼见要成事了,谁想便宜了娴妃!”

茉心忙劝道:“小主别生气。”

慧贵妃恼道:“你说皇上两个月不理她了,怎么今儿倒想到了她,还叫她来?”

茉心扶着贵妃的手慢慢走着道:“大概是位分高又没孩子的,只有小主和娴妃了,原是想让她来应应景的,没想到大阿哥那没福气的孩子……”她说着下意识地掩住了口,四下里看了看。

慧贵妃抿了抿唇,低声道:“就是一个没福气的孩子。本宫的位分比娴妃高多了,恩宠也多多了,他偏喜欢去那冷窝儿,那就随他去!”

茉心忙赔笑道:“可不是!就是个没福气妨着额娘的孩子,克死了生母,如今就克着娴妃去吧。小主急什么?您自会生下高贵的孩子,连皇后娘娘的也比不上。”

慧贵妃无限企盼地将手搭在了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上,露出几分期许的笑容,步伐放得越发慢了。

皇后看了众人散去,手上微一用力,一双玛瑙缠丝镯敲在紫檀桌上发出清脆欲裂的响声。素心忙笑着捧过一碗燕窝来递到皇后手中,轻声道:“娘娘,这燕窝平肝理气的,您喝一点儿吧。”

皇后接过燕窝伸手欲掼,素心忙拦着喊道:“娘娘仔细烫了手。”

皇后冷笑一声,由着素心接过了燕窝,也不顾燕窝的汤汁淋淋沥沥滴在了手上,便道:“去阿哥所狠狠掌那帮人的嘴!本宫交代的事没一件做得好的,惹出这样的事端来便宜了别人!”

素心忙赔笑道:“是,她们没照顾好大阿哥,娘娘气恼也是有的。只是娘娘别伤了身子。奴婢知道,那些照顾大阿哥的人不是没用心思,只是不敢太急了。谁也没想到大阿哥身子那么好,能熬过那两场风寒的。本想着……”

皇后目光微冷,仿佛含了化不开的冰霜:“来不及了!”

素心的语气低沉而狠戾:“来得及。伺候大阿哥的人是裁了一批,但要紧的奶娘乳母是跟过去的。”

皇后的唇角化出几分薄薄的笑意,似照在冰面上的阳光:“那么素心,你该知道怎么办。”

皇后起身往寝殿走去,唯有裙幅的摆动恍若天际的云霞浮动,余下华光曳然。

永璜跟着如懿到了延禧宫,犹是有些怯怯的。如懿只留了惢心在身边,亲手取了一套干净衣裳替他换上,又打了水仔仔细细擦了脸和手,方才温声怜惜道:“永璜,你已经到了延禧宫,不必再害怕了。”

永璜用力点点头:“只要离开阿哥所,我就不怕了。”

如懿示意惢心取过架子上的白药粉,自己轻轻地替永璜擦在伤口上:“在假山上擦得疼不疼?”

永璜摇摇头:“不疼。”

如懿抚着他的手臂,轻轻地吹着:“傻孩子,怎么会不疼呢?”

永璜露出一丝顽皮的笑意:“我自己撞的,当然不算疼。而且我不说,谁知道我擦伤了呢?”他低下头有些伤感,“嬷嬷们和乳母都不管我。”

如懿柔声道:“就是因为她们不管你,你才要管自己。娴娘娘也是没有办法,才让惢心姑姑给你想了这么个主意。”

永璜乖巧地点点头:“您讲的我都知道。要不是您让惢心姑姑总给我送吃食,她们给我吃得太少了,我每天都饿得胃疼。您是要救我,我心里都明白。”

如懿搂住他,也不觉带了几分伤感的泪意:“好孩子,就因为你明白,我才更心疼你。别的孩子在你这个岁数天天无忧无虑的,偏你要懂得这些,我实在是不忍心。”

永璜伸出小手替她擦了擦欲落的泪,小声地说:“娴娘娘,您别哭,别哭。”

这样温软的小手,碰在脸上有柔软的触感,好像是能抚平一切忧伤的良药。如懿欢喜道:“永璜,有你在,我便高兴多了。”

永璜笑着露出并不整齐的牙齿:“我来这儿,您高兴,我也高兴,所以我是不会选慧娘娘的。”

如懿柔婉笑道:“你若叫不惯我额娘,也可以叫我娴娘娘,反正都一样。你的亲额娘是哲妃,但我会像待亲生孩子一样待你好。”

永璜睁大了乌圆的眼珠看着她,轻轻点了点头:“娴娘娘,我选您是因为您待我好。那么您为什么要选我?”

如懿静静地看着他,这个孤苦伶仃失去母亲庇护的孩子,他的天真顽皮之下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思量和远虑。如懿亦不瞒他:“因为我孤零零的没有孩子,永璜孤零零的没有额娘。我们都是孤零零的,所以要彼此靠在一起。就好像冬天的时候,两个不暖和的人靠在一起,就暖和了。”

永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知道,我想暖暖和和的,您也是。所以今天皇阿玛让我选,我便选了您。”他低声道,“从前额娘还在的时候,慧娘娘从来不理我。今天哪怕她要我去,她说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她。”

如懿含笑道:“真是好孩子,我说的你都明白。那么以后便不用怕了,安安心心待在我这儿就是。”

两人正说着话,却听阿箬在外道:“小主,海常在过来了。”

如懿忙让了海兰进来,海兰一进来便笑意盈然,道:“听说姐姐新得了个儿子,我赶紧过来看看,恭喜姐姐了。”

如懿笑道:“是大喜。谁也不承想皇上突然召了我去,原是有这样的福气等着我。”

海兰让叶心抱过两匹青缎道:“我那儿也没什么太好的东西,寻了两匹缎子出来,给大阿哥做件衣裳。”

如懿眨一眨眼,永璜便明白了:“多谢海娘娘。”

海兰笑着道:“真是个懂事的孩子。难怪大家都喜欢你。”

如懿笑吟吟道:“这么喜欢孩子,就该自己赶紧生一个了。”

海兰唇边的笑容骤然凝住了,像是一朵骤然遇到了严霜的花朵。片刻,她黯然道:“我若有了孩子,也不能自己抚养。连纯嫔这样高的位分都逃不脱这些苦楚,我还能怎么样?与其到时母子生离,还不如一个人清静些。”她勉强一笑,“何况皇上如今这个样子,我哪里能指望自己有身孕呢。”

如懿被她无声的感伤蕴染,勉强笑着搂过永璜道:“幸好如今有永璜在,日子也好过些。”

海兰稍稍欣慰:“也是。有个阿哥在身边,论谁也不敢随意欺负你了。”

正说着,外头忽然热闹起来。如懿隔着霞影纱往外一看,却是内务府的主事太监秦立带着一位乳母并十几个太监捧着抱着一堆东西来了。

阿箬在外冷嘲热讽道:“哎哟!哪阵风把秦公公招来了,这么多人和东西,是做什么呀?”

秦立满脸堆笑,恨不得眼缝里也挤出笑意来:“皇上说了,娴妃娘娘有了大阿哥,宫里得多添置些东西。这不,内务府赶紧给挑了上好的东西来了呢。”他说罢便探头,“娴妃娘娘和大阿哥呢,我去请个安。”

阿箬伸手一拦,不客气道:“可不敢让你进,你可是咱们延禧宫的债主,欠着你千儿八百两银子呢。咱们得找个神位把您供起来才好。”

秦立有些难堪,讪讪地赔笑:“阿箬姑娘,那天是我喝醉了说胡话呢,姐姐您别往心里去!”

阿箬叉着腰嚷嚷道:“姐姐,谁是你姐姐?我是你姑奶奶,由着你克扣延禧宫到今天!你去回皇上的话,这些东西咱们不敢收,全当是还给你秦公公的债务!我还要去内务府找总管大人问一问,有没有欠条写着的,我要拿去请皇上瞧瞧。”

秦立吓得脸都白了,连连作揖打躬地告饶:“姑奶奶,好姑奶奶,您饶了我吧。我那是犯浑胡说,您看,这两个月内务府欠了延禧宫的东西,奴才我足足加了倍儿才敢来的。还请姑奶奶笑纳了。”

惢心听着阿箬为难他们,正想出去劝,如懿摆摆手,轻声道:“内务府的人狗眼看人低,由着阿箬闹一闹也好。咱们听着别过分就是。”

海兰笑道:“可不是,这两个月咱们真是委屈够了。”

秦立讨饶了许久,阿箬才消停了些,由着他一一说了拿来的东西,殷勤地在一旁奉承。

秦立道:“原先伺候大阿哥的人都被皇上打发了,这是大阿哥从小的乳母苏嬷嬷,所以留了下来在延禧宫跟着照顾大阿哥。”

旁人听得这一声还好,大阿哥不自觉地打了个激灵,往如懿怀里缩了缩。

如懿即刻明白:“她是你的乳母,却待你不好,是不是?”

永璜低头片刻,眼里噙着泪花道:“我想不明白,别的奴才也罢了,苏嬷嬷跟着我那么久,为什么也这么待我了?饿着我,冻着我。”

如懿低低道:“人心会为了利益变,只有亲情才是不变的。”她拉过永璜的手,“走,我也去看看,你的乳母是个什么人物?”

如懿牵了永璜从暖阁走到正殿坐下,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从人群后走出来,见了永璜便喜笑颜开,伸手扑过来:“我的好阿哥,原来你先来了,叫嬷嬷我好找呢!”

惢心蹙眉道:“你是什么人,当这儿什么地方,见了娴妃娘娘居然这般不尊重。”

那乳母吓了一跳,打量了如懿两眼,忙赔笑道:“娴妃娘娘万福,奴婢是永璜的乳母苏嬷嬷。”

如懿当下皱眉道:“永璜这个名字也是你叫得的吗?没上没下的!”

那乳母怔了一怔,不情不愿改口道:“是,是大阿哥。”

如懿听她改口改得快,便也罢了,淡淡道:“你照顾大阿哥多年,以后还是辛苦你了。”

苏嬷嬷满口笑道:“大阿哥自幼是奴婢奶大的,什么都听奴婢的。日后娴妃娘娘若要管教大阿哥,一切都跟奴婢说就是了。”

如懿知苏嬷嬷是永璜的乳母,自幼带着他的,如今看她这般倨傲,倚老卖老,也不觉含了怒气:“你若能管教大阿哥,就不会连大阿哥衣食不周受了伤都不知道。你仔细告诉本宫,去年冬天大阿哥两次着了风寒,是为什么?又为什么绵延两月都未痊愈?若不是你们这帮奴才懈怠,大阿哥会这般可怜!”

苏嬷嬷倚仗着自己的身份,便倔强道:“大阿哥着了风寒自是他自己贪玩不爱多穿衣裳,又不肯好好吃药。奴婢虽然贴身照顾,但哪里能时时刻刻都照顾到?”

永璜倚在如懿身边,神色凄苦而畏惧,轻轻摇了摇头:“母亲,不是这样的。”

如懿突然一怔:“永璜,你叫我什么?”

永璜的声音虽轻,却极坚定,他重复了一声,望着如懿的眼睛唤道:“母亲。”

如懿心底一软,像是婴儿的手轻软拂过心上,那样暖着心口。她攥紧了永璜的手,为了这一声“母亲”,从未有人唤过她“母亲”,做任何事情,她都能豁得出去。

苏嬷嬷嚷起来:“大阿哥,您虽然是主子,可说话不能这么没良心,您可是喝着奴婢的血吃着奴婢的肉长大的,您可不能睁眼说瞎话!您……”

如懿心思一沉,将手里的茶盏重重一搁,碧绿的茶汤立刻泼了出来,如懿厉声道:“三宝,小福子!把这个藐视主上的刁奴拖出去,立刻给本宫杖打三十,打完赶出宫去!不许她再伺候大阿哥!”

三宝立刻答应了一声,伸手和小福子拖她出去。

如懿又道:“行刑的时候让所有宫人都到院子里给本宫看着,看看背叛主上欺凌主上是什么下场!”

那苏嬷嬷刚被拖出去的时候口中犹自乱嚷,杖板落了几下下去,便只剩下呜呜的讨饶声。如懿拉着永璜的手站在廊下,看着血红的杖板一杖一杖用力落下去,在碰到皮肉筋骨的时候发出沉闷的碰撞声,沉声道:“永璜,别怕!你就看着,看着那些欺负你的人怎么败在你的手下,受他们应受的责罚!”

打到二十杖的时候,苏嬷嬷渐渐没了声气,只剩下低低的呜咽声。血渍染红了她的衣裳,每一杖下去,都溅起鲜红的血点子。永璜看得有些怕,晃了晃如懿的手道:“母亲,还要打么?”

如懿的声音平稳得没有一丝波澜,紧紧拥着永璜道:“永璜,你记着,一个人做了什么因,就要承担什么果。他们欺负你的时候,就该知道这个。所以现在哪怕她受不住被打死了,那也是她自己的恶果。明白了么?”

永璜点点头,乌黑的眸闪过一丝沉稳与坚毅,默默站在如懿身边,一直到行刑完毕。如懿见他们拖了苏嬷嬷出去,地上只留下一摊暗红的血迹,拖出了老远,方才朗声道:“你们都记好了,大阿哥从此之后就是本宫的养子,也是本宫唯一的儿子。谁要敢轻慢了他,就是轻慢了本宫,苏嬷嬷就是个例子!”

众人响亮地答应了一声。秦立守在一旁,一脸畏惧害怕,终于撑不住扑通跪下,求道:“娴妃娘娘饶命,娴妃娘娘饶命!”

如懿冷笑一声:“你的狗命本宫还不想要!要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

秦立吓得一身冷汗伏在地上爬不起来,海兰带了一缕赞许的笑意,低声在她耳边道:“我最喜欢看姐姐这个样子,看着姐姐,我便什么都不怕。”

当晚宫人们便收拾了东配殿出来给大阿哥住下。如懿亲去看了,三间阔朗的屋子明光敞亮,朝向亦好。因着是男孩子住,收拾得格外疏朗。一间卧房,一间书房,一间休息玩耍的地方。每日的膳食若不在读书的书房里用,便是跟着如懿。伺候大阿哥的人全是新挑上来的,如懿一一盘查了底细干净,才许照顾着。如此忙了大半日,无一不妥当。延禧宫上下也因为新得了一个阿哥,皇帝又赏赐不断,知道是时来运转了,高兴得跟过节似的。

晚上如懿陪着永璜用了晚膳,皆是小厨房做的时新菜式,因永璜正在换牙,煮得格外软和些。又因永璜半饥半饱了许久,为了调养胃口,一律只喝煮得极稠的碧粳粥。永璜胃口极好,吃饱了如懿让惢心量了裁衣服的尺寸,便如一个宠溺孩子的母亲一般,亲自给永璜擦洗了,方哄了他睡下。

惢心在旁边拣选着给永璜做衣裳的料子,如懿轻轻拍着永璜,看一匹便挑剔一匹,惢心忍不住笑道:“小主,你给自己选料子都没这么上心。”

如懿怜爱地看着永璜:“原以为自己只想找个依靠。可是他一叫我母亲,我心里就软了,好像他就是我的孩子,我这心里……”

惢心又选了一匹料子递给如懿看,低声道:“为了大阿哥,小主费了好几个月的心思。安排了奴婢私下照顾大阿哥,又将阿哥所的人怎么对待大阿哥的事通过李玉的嘴说给皇上听,带着皇上看见。奴婢原以为皇上是不在乎大阿哥了,才一直不动声色……”

如懿看着永璜熟睡的容颜,低低道:“虽然哲妃不在了,但皇上到底和她有几分情分在,又是亲生的孩子。”

惢心叹口气道:“小主有了大阿哥,也有个安慰。”

如懿侧过身挑了几匹料子:“天快热了,给大阿哥多做几身夏天衣裳换着,要选透气不闷热的。京城的夏天短,一闪儿秋天就到了,秋衣也要备好。还有冬衣,阿哥去年的冬衣都不能要了,弹点新棉花厚厚实实做两身。还有永璜的饮食起居,嬷嬷们是新来的,你要多警醒着点看着,别有什么差错。”

如懿正说着,忽然发觉地上落了一个颀长的影子,转过身去,正见皇帝站在帘下,含了一抹淡若山岚的笑意,深深看着她。

如懿乍然见了皇帝来,方要笑,那笑意却凝成了三分酸楚,连行动也迟缓了。她正要起身,皇帝走过来按住她:“朕刚来的,听你交代惢心的这些话,真像一个慈母。”

如懿有些不好意思:“臣妾没有做母亲的经验,所以唠叨了。让皇上笑话。”

惢心见皇帝进来,便掩上门悄悄告退了。皇帝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放到手心里:“这么些日子没来看你,朕知道你委屈了。”

如懿眼中不自禁地便有了酸楚的水汽,低低道:“原来皇上知道。臣妾明白,皇上是埋怨臣妾自作主张、自以为是了。”

皇帝清俊的面容上笼着一层薄薄的笑容,那笑本该是暖的,却带着隐然可见的忧伤,像秋冷寒露里骤然飞落的薄霜:“原以为你那天的话是戳了朕的心了,朕也不想理会。可不知怎么的,想到后来,不知不觉还是这么做了。只有这么做,给李氏一点名分,一点尊荣,哪怕什么都不说破,朕夜里睡着也安稳些。”他望着如懿的眼睛,迟迟的语气如外头雨停后潮湿的水汽,“这些话朕憋了这些天才来告诉你,你是不是觉得朕太傻了?”

如懿懂得地按住他的唇:“是臣妾说了让皇上为难的事,让皇上烦心了。”

皇帝的眼里有深深的情意流转:“可是这样为难的事,只有你会对朕说。除了你,再没有别人。”

如懿颇为歉然:“那日也是臣妾莽撞了。”她心中有无限温柔的情意柔波似的荡漾,“可是臣妾想着,世间万物皇上都有了,千万别留下什么遗憾。圆满中的一点缺失,才会成了大缺失。”

皇帝的眼底有些潮湿,看得久了,里头只能望见如懿清晰的面容:“朕知道你是在替朕补上缺憾。朕一直明白,却不敢来见你。一是如故人所言,大概是近乡情怯。另一桩是因为……”

皇帝尚未说完,如懿盈然一笑,仿佛一朵洁白的栀子疏疏开在暖湿的风里:“因为臣妾清闲,所以可以抚养大阿哥。”

皇帝笑道:“朕的话,原来你记着。朕想着,你也不缺什么,只是子嗣上的事要随缘,朕只能先给你一个养子,暂时补上你的缺憾。”

如懿低着头,半是感慨半是期待:“臣妾也想有个自己的孩子。不过眼下永璜带着,也挺好的。”

皇帝搂住她的肩,看着熟睡中带着笑意的永璜:“这孩子在你这里睡得挺香。”

如懿伸手替永璜掖好被子,痴痴地含了笑,反手握住皇帝的手:“臣妾多少次梦里想着,盼着,等有了咱们的孩子,一家子三个,就这样静静地守在一起。”

皇帝笑着吻了吻她:“会的,你放心。”

红烛烨烨,光晕摇曳在卷绡薄金帐上,照出二人成双的身影。如懿回眸一笑,生出无限情意,仿佛是寻到了一生一世的企盼,紧紧握着皇帝的手,再不愿松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