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二章 不速之客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舱里的众人顿时傻眼了,都不知道李强是从哪里取出来的钱数,他可是光着身子的,那钱数绝对是凭空出现的。前舱的指挥手匆匆赶来,一眼看见四个船员用刺脊枪顶着李强,大声呵斥道:“放下枪,放下枪!”四个船员犹豫不决,其中一个说道:“他……他要伤人……怎么办?”指挥手大骂:“笨蛋!他要伤你们早就动手了,一群笨蛋!”

李强对他不由得大为欣赏,不愧是指挥手,头脑就是清醒。李强向他点点头,身子突然转了个圈,四把刺脊枪就落在他的手中。舱室里的人一阵骚动,大家都没有看清楚,只觉得眼睛一花,四把枪就在这个怪人手中了。四个船员愣怔怔看着双手,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指挥手走到李强身边,躬身施礼,说道:“对不起,我是指挥手泽固,刚才的不礼貌请您原谅,在冤魂海里要求搭舟的您是第一个,难免有点大惊小怪。”他的言辞十分谦恭,当李强一进到舱室,他就想清楚了,以对方显现出的实力,要想对箭舟不利,自己这些人绝不是对手,因此他决定不管李强是人还是怪,最主要的是先稳住他。

李强扬手将刺脊枪扔还给船员,笑道:“泽固,你是一个聪明人,你放心,我只是想坐坐你们的箭舟而已,嗨嗨,我迷路了。嗯,这些钱数给你,算是我买票上舟吧。”他将手中的一把钱数塞进泽固的口袋里。

箭舟上的人听了李强说的话,个个发愣,在冤魂海里迷路,开什么玩笑。

泽固取出口袋里的钱数,略微点了点。李强给的大约多出三倍,箭舟过海一般要一万伍千钱数,若箭舟的指挥手是有经验的老手,价格还要高一些,最便宜的也要一万钱数左右,那一般是因为箭舟比较老旧,或者指挥手的经验较差。泽固是有经验的好手,他的箭舟要两万钱数一人,货物另算。他只留下一万伍千钱数,将多余的钱数递出:“好,我收下,这是多出的还给您。”

李强摆摆手道:“多余的就不用还了,给船员吧,算是我赔给他们的压惊费。另外,麻烦你给搞一件衣服来穿穿。”他手镯里还真没有当地的服饰。泽固微微一愣,忙答应下来。几个船员都面露喜色,其中有两人很是机灵,立即跑到后舱室,一会儿就给李强拿来一套白色的软皮袍,还有宽大的青色皮护腰。

穿上白袍扣上宽带,李强随手给他俩每人一千钱数,喜得他俩连声道谢。舱里的行商和其他船员个个羡慕不已,他们发现这个怪人真是出手大方。泽固扫视了一下舱室,心里微微犯难,因为没有空着的铺位了,他稍微犹豫:“这个……您还是到船员的舱室休息吧。”

李强还没有回答,刚才拿皮袍的那个船员连忙说道:“到我的舱位住……”另外几个船员顿时急了,七嘴八舌地抢着邀请李强到他们的铺位去休息。李强知道这都是钱的威力,他笑道:“没问题,你们每个铺位我都会去一下。”说的众船员开心不已,有的船员已经殷勤地端上了水果吃食。

泽固身为指挥手还是有点傲气的,他说道:“既如此,请您随意,我要去前舱指挥箭舟。”他不屑见到船员为了钱数而做出的媚态,但也不好训斥他们,找了个借口便匆匆走了。

一个船员非常热情地邀请李强到后舱去,李强是不用休息的,但是看到几个船员如此热情,虽然知道他们是看在钱数的份上,他还是跟着来到后舱。后舱是摆放货物和船员的舱室,是整个箭舟里环境最差的地方,基本上是全封闭的,一走进去,李强就闻到一股腥臊味、馊味和烂臭味,他立即停止呼吸,用元婴的呼吸来代替。

有船员注意到李强的神色,见他泰然自若地走了进去,连眉头都不带皱的,一副轻松愉快的样子,似乎船员舱室是个干净清爽的好地方。领路的船员大声叫道:“哎……伙计们,来见见这位老冠子啦!”

“呼啦啦”,像鸽子笼一样的铺位里钻出十几个船员,一个个笑容满面地凑了过来。李强疑惑:老冠子?是什么东西?他不懂这是什么意思,船员们可是个个都懂,老冠子就是冤大头的意思,冤大头上门,船员们还不兴高采烈,立即就把李强紧紧围住。

那个领路的船员说完就后悔了,李强虽然算是一个老冠子,可也是一个很可怕的老冠子,看着大家不知死活地围拢过来,他还算机灵,忙说道:“这位兄弟是刚刚上舟的。”话音刚落,船员们呼啦一下全散开了,其中一个船员叫道:“妈的,别吓人好不好,这时候上船……你见鬼了吧。”

李强笑道:“嘿嘿,他说的没错,我是刚上的箭舟,认识大家是我的荣幸。”吓得船员们四散躲避。也难怪,在冤魂海里上船,非妖即怪反正不会是人。只有四个送李强来的船员没有动,不管李强是不是鬼怪,他们都看到李强出手十分大方,而且他也没有伤人。

李强找到一个空铺,一屁股坐下,盘好双腿,闭目养神不再理会众人。

船员们聚拢在一起,小声议论着李强。经过几个船员的叙述,大家知道这个神秘的怪人竟然很有钱,而且出手十分大方,似乎还比较友好,不由得后悔刚才没有献献殷勤,搞点钱数花花。大家慢慢靠近李强,将他围得水泄不通,好奇地看着他。李强蓦地睁开双眼,吓得船员你推我挤向后撤身,李强忍不住哈哈大笑。

船员们被李强笑得很是尴尬,一个个不知道如何是好。李强和善地说道:“大家坐过来,有几个问题……嗯,谁能解答得好……一千钱数!”他知道要和这帮船员打交道,必须以钱开道,用钱数把他们的恐惧心理打消。他手上显出一把黑色的钱数卡,每张都是一千钱数。

众人顿时激动起来,要知道他们跑一趟冤魂海,收入高的才有一万钱数,少的才三、四千钱数,而回答李强一个问题,竟然给一千,这种好事到哪里找。别说李强现在的模样看上去绝不像妖怪,就是真有妖怪坐在那里,那也先回答了问题再说。

“谁知道过冤魂海要多长时间?举手回答,我点到谁……谁回答。”

“哗”,一片举手声。李强手指一个身体瘦弱的船员:“你来。”他有意找那些看上去是底层的船员来回答,算是找个理由给他一些补贴。那个船员开心极了:“要……要……一百多天……”李强心里换算了一下,按家乡的时间算可不算短,心里暗暗叹气,没有想到冤魂海这么大。他递给那人一张黑色的钱数卡。

“谁能介绍一下渡过冤魂海的航程,嗯……你来回答。”

这个船员立即说道:“从坦邦大陆的亡命角出发,中间要停靠三个临时补给和修理点,都是小岛,恐惧风停息后,有人专门做这个生意。还有就是要过六、七处危险的地方,现在算是过了一处,就是刚出亡命角的地方。”虽然他说的不是很详细,不过大致的意思李强已经明白了。

李强也递给他一张钱数卡,又问道:“有没有必须停靠的补给点,我是说……所有的舟必须停靠的……有没有?”被指到的船员回答:“有!黑屿礁……”李强心里大喜,可以到黑屿礁和赵豪他们会合了。一时高兴,他把手上的钱数卡放在铺边,笑道:“你们分了这些钱数,公平点分配,别欺负人……算是给大家的见面礼,以后多照应啦。”

众人开心不已,这要算是飞来的横财了,莫名其妙回答了几个问题,竟然能得到这么多的钱数,实在是开心。大家立即改变了称呼,一口一个大哥的叫李强,又将舱室里最好的那个铺位让给他,有几个船员还特意把自己新的皮垫子给铺上。

李强是很随意的人,和大家开开玩笑,说说话,很快大家就忘记他是半途上来怪人了,感觉像是老朋友一样。泽固走来发现,这个怪人竟然已经和自己的船员混得极熟,连自己的事情他都知道,真是吃惊不小。

泽固说道:“马上要过平浏屿礁,大家准备一下,但愿劫掠者还没有到,不然,大家都要大大的破财了。”船员们立即紧张起来,散开准备去了。李强好奇地问道:“泽固,什么是平浏屿礁,怎么会有劫掠者在这里出没?”

平浏屿礁是冤魂海里的风水宝地,是一块在恐惧风停息后最平静的海面,因此,这里是劫掠者出海后首选的抢劫之地。在别的海面上,即使劫掠者想抢都是不可能的,因为根本就不能停船。冤魂海里能抢劫的地方不多,平浏屿礁一带算是最多的,其他的就要到补给点去抢劫了。

泽固匆匆解释完,急忙向舟首走去。李强因为在风喃市曾经打过一批劫掠者,也跟了上去想看看热闹。对他来说,劫掠者是没有任何威胁的,见识一下冤魂海里的海盗,还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泽固发现李强跟来,犹豫了一下,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不过,让他吃惊的是,所有的船员看见李强都讨好地打着招呼,从舟尾到船首,竟然是一连串的问好声。泽固真是惊奇万分,他不知道在短短的时间里,李强的金钱攻势就已经显示出无比的威力。

李强微笑着一一打着招呼,他虽然明白这些船员是看在钱数的份上,但对这种和善的气氛他还是非常满意,感觉也很好。来到舟首,泽固问道:“有什么情况没有?”一个操纵手回答:“海面很平静,看不到有什么东西。”

泽固从怀里掏出一个三角小盘,看了一下,又和舟首上的大三角操控台比看,说道:“如果是小股的劫掠者,我们就冲过去……唉,如果能先一步发现他们就好了。”李强突然想起手镯里还有望远镜,当时买了有好几只,一直没有用过。他随手取出一只来,四处扫视,虽然是民用的七倍望远镜,但是也能够看到很远。

边上一个操纵手好奇地问道:“大哥拿的是什么东西?古古怪怪的。”

李强笑道:“这是……嗯……可以看见很远地方的宝贝。”他一时不知道如何说出望远镜这个词。他的话立即引起了泽固的注意,那个操纵手不相信地摇摇头,笑道:“大哥别哄我了,怎么可能有这种宝贝。”李强也不多解释,递过望远镜说道:“你自己看吧。”

没等操纵手去接,泽固从边上一把抢过,举起来向远处看去:“嗯,咦……变小了呀……”李强忍不住笑道:“你拿反了,应该这样,这个是调节远近的……”

泽固很快就学会了,越看越惊奇,连声叫好。看了好一会儿,他依依不舍地还给李强,说道:“真是一件好宝贝,能不能卖给我……”李强笑道:“这个宝贝是不卖的……不过,我送给你……”

泽固喜的忍不住抓耳挠腮,心里还有点不相信:“真的?真的送给我?”他对钱数的欲望并不是很强烈,但是这件东西在冤魂海里绝对是宝贝了,有了它可以提前发现危险,在这里哪怕是多一点时间准备都不一样,差别可能就是生死之间。

李强将望远镜挂在泽固的脖子上,问道:“你们在冤魂海里是用什么来指方向的?嗨嗨,刚才我就迷路了。”

泽固对他半途上舟的事情已经不再害怕了,爱不释手地拿着望远镜,说道:“谢谢大哥。”不觉间他也和船员们一样叫李强为大哥了。他又把刚才的三角小盘拿出来,道:“这是定西角,只要对准西大陆它就会在尖角处发光,不对准就没有光,很容易用的,不过还要加上控制台上的方位图才行,呵呵,不可能顺着直线走啊。”

别人的确是不能顺直线走,必须走规定的航线,但李强可以,只是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那个操纵手笑嘻嘻地向泽固要望远镜,他也想见识一下。泽固小心地从脖子上拿下来:“小心一点,搞坏了我可不答应。”几个操纵手立即围拢上来,他们每个人都想看一下,边看边惊叹不已,其中一个举着望远镜,来回调试着远近,突然他叫道:“我看到……我看到啦……是……”

泽固吃了一惊:“看到什么?他妈的讲清楚啊……说话说一半……”那个操纵手将望远镜递给泽固道:“是劫掠者!”泽固急忙举起望远镜仔细观看,他大叫道:“通知所有的船员,准备武器,各个舱室都要有人,休息的船员马上起来,我们从右侧绕过去,大家小心了。”

顿时,箭舟里一片混乱。泽固亲自操纵,箭舟向右侧转去,速度却不快,防御的红光也暗了下来。泽固喝道:“都别乱,又不是没有见过劫掠者。防护降到最低,小心红光惊动他们。”有操纵手提醒道:“右侧有乱礁群,小心啦。”

泽固傲气地说道:“我知道,这里我很熟悉,大家不用怕。”

李强眯着眼,他不用望远镜同样可以看得很远,平静的海平面上,隐隐的有几个小黑点,不注意还真看不清。泽固说道:“大哥,不要紧的,请您回舱房休息,我们应该能避得过。”李强才不担心呢,如果劫掠者真的不长眼跑到这里来抢劫,谁倒霉还说不定呢。

箭舟轻轻掠过海面,渐渐地已经看不清那些黑点了。泽固嘴上说不怕,心里还是很不安的,他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说道:“我们在乱礁群外等到天黑再走,他们到了晚上一般都要回平浏屿礁去,那时候我们再偷着过去。”好在这里的海面非常平静,箭舟可以停下。

天色渐渐地黑沉了下来,这时的冤魂海平静异常,完全没有了刚从亡命角出来时的狂暴,显得十分的恬静温和。虽然这里没有月光的照射,但是海里有成群的闪着各色荧光的生物游动,将海面映衬得银光闪闪,美妙无比。远处不时传来水声,还能看到泛起的银色浪花,那是海里的生物在戏水追逐。

李强看了一会儿海景,回到船员舱室。他不敢入定,只在手里捏了一块晶石,开始恢复真元力,他小心地不让自己发光,只是缓缓地补充着。船员基本上都在外面,晚上行舟是很危险的,未知的东西太多了,即使是泽固这种经验丰富的指挥手,也得小心翼翼的。天完全黑了下来,海面上由于有水里的荧光反射,还是能看见一点的。

箭舟趁着夜色悄悄地启动,沿着乱礁群外侧快速行进。舟上的船员包括行商们,没有人敢睡觉,个个神情紧张。行商们更是害怕,在坦邦大陆好不容易赚了点钱数,如果被劫掠者拦住,损失可就惨重了。

这里主要的几大股劫掠者,有条不成文的规矩,抢劫行商一次只许抢三分之一的钱货,不能完全抢光,而且抢过一次,其他的劫掠者就不能再去抢。这倒不是劫掠者大发慈悲,而是一旦完全抢光,行商就会越来越少,以后就没东西可抢了,这也算是劫掠者的生存之道吧。当然也有小股的劫掠者穷凶极恶,不但抢劫还要杀人。

泽固这艘箭舟在同行里算是佼佼者,被抢劫的次数很少,他是很机警的人,经验也极其丰富。箭舟几乎已经完全解除了防御,同时舟上所有能发光的东西都已经熄灭。海风轻柔地吹拂着,箭舟上众人紧张地看着外面,四周一片寂静,只有轻轻的海浪声“哗哗”作响。

泽固站在舟首,举着望远镜四处扫视,只可惜这是一般的望远镜,如果是军用的微光望远镜,他就能看到不远处隐藏的东西了。

船员和行商们正在暗自庆幸就要溜过去时,“轰”一声巨响在箭舟的前方不远处炸响,舟上的人立即大乱。足有七、八艘形状怪异的船飞驰而来。一个船员高声叫道:“是劫掠者来了。”他喊出的声音都变了。

泽固大吼道:“不要慌,升起防御壁,加速!”箭舟微微一颤,红光大盛,犹如离弦的箭向前方窜去。行商们个个面如死灰,心里乞求大神保佑,千万别给劫掠者追上。船员们忙乱着架设武器,心里知道这样做没用,只是让自己壮壮胆而已。

“轰!”“轰!”“轰!”

连续三发勾炮能量弹在箭舟前方炸响,警告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不远处突然也响起了爆炸声,众人这才发现不止他们这艘箭舟,竟然还有两艘箭舟也想趁着夜色溜过去。远处又冒出很多的劫掠者,泽固气得浑身直抖,他知道正好掉进劫掠者设好的圈套里,长叹一声,他下令道:“停下,解除防御壁……我对不起大家!”

泽固知道,他们如果反抗的话,下场会十分悲惨,不但所有的东西要被抢光,人也活不成,这也是劫掠者不成文的规矩。

李强在第一声勾炮弹炸响后,就站了起来。他已经完全恢复好了,伸了一个懒腰,轻声自语道:“嘿……又有热闹看了。”鬼吹灯小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