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十二章 冤魂海难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岚湫公主心里嘀咕,这个李强似乎和以前不同了,看见他竟有一种奇特的认同感。其实这是因为李强跨进了出窍期,在精神方面的修真已经起步,所以岚湫公主才会有这种感觉。

这艘飞勾链一共有九个大型的椭圆舱室相连接,在水线以下有伸出的长鳍来稳定,每一个椭圆舱长有十几米宽有七、八米,分为三层,底层是货舱,二层是休息舱,三层算是甲板和活动的空间,船体外层有网格般白色的防御墙。听岚湫公主解释,整个飞勾链有双层防护,是目前为止最好最安全的渡海工具了。

李强笑嘻嘻地说道:“参观一下,我可是什麽都不懂,谁来指点一番,这和我们家乡的船完全不一样。”赵豪、纳善几个从天庭星来的也很好奇,紧跟著李强。帕本虽然知道飞勾链,但对它也不是很了解,他最熟悉的是箭舟。岚湫公主笑道:“我带大家看看吧。”

鸿佥问道:“师叔,我们是不是现在就走……”李强手一挥,开心地说道:“我们到前面去看看,大家一起去。”他心里突然觉得很高兴,终於要离开这个阴沈沈的坦邦大陆了,至於前途的艰险他倒是满不在乎。

所谓的船头其实还是一个大椭圆,叫作链头,里面竟然很复杂,有八个操纵手,两个指挥官,分别负责飞勾链的航行和护卫。因为冤魂海里有各种海怪,还有许多劫掠者,没有护卫的话是过不了冤魂海的。

一群人走进船头的大舱室,宽大的舱室顿时拥挤了许多,飞勾链的两个指挥官急忙迎上来,看长相这两人都是绿族人。岚湫公主介绍,那个高大沉稳的名叫卢卡里,他负责航行,另一位个头中等身体壮实、看上去很凶悍的叫拉巴督,负责整艘飞勾链的护卫。

卢卡里是总负责,应该算是船长了,他行了一个绿族的见面礼,很诚恳地说道:“愿为大神的朋友效力,卢卡里为您效劳。”李强笑笑,谦虚地说道:“卢卡里大哥,拉巴督大哥,麻烦你们了,冤魂海我们不熟悉,一切都仰仗两位大哥了。”他还是老习惯,见人就喊大哥,听得岚湫公主心里直犯疑惑,这是老大说的话吗?

这里只有赵豪明白,自己的师尊是什麽脾性。卢卡里船长急忙说道:“还是叫我卢卡里吧,这样随意些。”拉巴督也上来见礼,不过他心里并不把李强他们当回事,他在冤魂海里闯荡了很久,可谓经验丰富,他知道李强他们是第一次过冤魂海,心里暗自好笑,初次出海人的笑话他看得可多了。

卢卡里笑道:“可以走了吗?”

岚湫公主看看李强道:“老大,我们走吗?”李强算是这群人的保镖兼领队,他说道:“好,我们走啦!”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坦邦大陆的方向,不管喜不喜欢,终究在这块土地上停留了这麽长时间,心里多多少少都有点感触。

飞勾链慢慢地悬空,脱离水面。拉巴督低沉地喝道:“升起双层防护,所有的射手进入位置,听我的命令。”一圈白光一圈红光交替升起,每一个椭圆舱都有两层防护。两个操纵手站在最前面,从船头两侧翻出两根长长的尖刺。鸿佥小声说道:“这是勾炮,威力不错,一般的海怪它都可以驱赶开。”

飞勾链是用晶石作为能量驱动的。卢卡里道:“左侧加压……好,右侧……缩,对准出口,开动!”随著他的话音,飞勾链轻轻一晃,缓缓地向外移动。

一个船员报告,所有後舱室的人都已经固定好身体,货物也安置妥当。

拉巴督点点头,微笑著对李强他们说道:“一会儿会有波动,链头这里更加厉害些,请客人们回舱安坐。”他是好意,无奈李强不干,好不容易可以看个新鲜,他怎麽肯离开。他摆摆手,满不在乎地说道:“没事,我想看看。”帕本却露出一丝恐惧的神色,见师尊这样说,他也不好意思走,只好咬牙站著。

没有一个人回去,大家都站立不动。拉巴督点头道:“嗯,既然不愿意离开,大家稍稍站後点,地上有勾脚索,将脚放进去,要出海了。”

飞勾链闪著红白色的防护光,驶出了亡命角的天然拱门。

帕本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站立的姿势很怪,两腿微微弯曲,重心放的很低,两手自然垂下,手掐印诀。纳善一眼看见,奇道:“老帕,你在干嘛?咦,这是千斤坠的功法。”帕本小声说道:“照著做,别废话!”坦歌对冤魂海的传说听得多了,他也摆了这个姿势,吓得纳善立即跟著学,三人站成一排动作一样。帕本一个人做还不觉得怎样,三个人同时做倒真是好看。

李强刚刚问道:“你们干什麽……”飞勾链的链头突然高高翘起,卢卡里大叫道:“勾紧脚索,进海啦!”李强没有勾脚索,身子顿时被弹起,随著链头猛然俯冲,他被钉在舱顶上。所有人都把脚套牢了,只有李强没有,这下老大的面子丢得精光。

大家知道老大太过大意了。站得最稳的就是帕本三人,他们牢牢地钉在地上。李强飞起身形追上甲板,微微沉气就站住了。岚湫公主由她身後的青衣蒙面人扶住,不过她脸色可不太好,双眼紧闭一声不响。

只听外面海浪发出惊心动魄的轰鸣声,飞勾链终於冲进了冤魂海,随著波涛起伏快速远去。

李强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恐惧风停息後的冤魂海,在地球这要算十级以上的海啸了吧。由於有双层防护,外面的风浪打不进飞勾链里,但外面的景象却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冤魂海就像在疯狂地发飙,海面上狂风怒号,巨浪拍空,天海同样都是深深的铅灰色,泛著白沫的巨浪涌起,似乎可以直达天际,陡然间落下又像陷进地狱,飞勾链就像一条海蛇般随波逐流,上下起伏。

链头上除了少数几人,其馀个个头昏眼花。李强是少数几人之一,他疑惑地说道:“这样起伏不定,有谁能受得了。”拉巴督没有想到李强居然还能这麽冷静的说话,他答道:“这一段是最险的,过去了就会平静些,这条海道有好几处很难走……左侧勾炮注意,看清楚了,就是那条黑色线……”

飞勾链随著如山巨浪直冲浪尖,操纵手大叫:“我看不见!”拉巴督狂喊:“马上就出来了,准备发射……三发连射,威力加到最大……是态蒙兽!”卢卡里脸色都变了,也喊道:“左右两侧的操纵手,加大防御!飞起来!”

浪尖忽地沉了下去,飞勾链这次却没有跟著下沉,链头猛然扬起。对面的一个巨浪涌起,态蒙兽庞大的背脊露了出来。链头上李强等人惊讶得睁大了眼睛,这头海兽实在是太大了,根本看不清哪里是它的头,哪里是它的尾,只是一个背部就占了整个浪山的一半,黑沉沉的不知道有多大。李强低声骂道:“靠……什麽玩意儿?”

拉巴督脸上突然显露出一丝恐惧,狂吼道:“发射!”两侧的勾炮同时抖动,三道青色能量光球飞出。卢卡里亲自动手,飞勾链翻转链头向左边窜去,犹如一条快速游动的海蛇,钻进了海浪里,霎时间,舱室里一片昏暗。沉闷的爆响声隐隐传来,帕本的脸色惨白,他想起了第一次过冤魂海时的情景。

滴滴答答的水声传来,舱室甲板上开始积水,双层防护并不能完全挡住海水。拉巴督满脸油汗,突然叫道:“可以出去了,海水要压碎防护了……”卢卡里手在不停地颤抖,但还是死命支撑著:“再……再顶一会儿……”

整个舱室里的气氛紧张到极点,飞勾链已经潜进海里,板壁发出“吱吱嘎嘎”的怪声,水滴声早已变成了水流的声音。李强摸不清状况,不知道该如何去帮助他们,只好暂时沉默不语,静观事态发展,不过,他也觉得冤魂海的确很恐怖。

水声越来越大,卢卡里终於坚持不住了,他竭尽全力狂喝道:“飞出去!快!”

轰然声中,飞勾链冲出海面,众人都觉得眼前一亮。帕本突然大叫:“在後面……态蒙兽在後面!”众人急忙回头。坦歌怪叫道:“天哪……你们看……前面逃的是一艘箭舟!快救他们!”

帕本恐惧地闭上双眼,失声叫道:“谁能救得了啊……”

只见一艘箭舟从浪尖里钻了出来,这艘箭舟只有一层红光防护,五十多米长的箭舟在态蒙兽身边,就像一根火柴那麽渺小。卢卡里叫道:“集中注意力,别管那艘箭舟,准备环形防御,操纵手通知链尾,立即对接,快!”

鸿佥大约懂一点飞勾链,小声说道:“环形防御可以快速飞移,是飞勾链的绝技之一,关键的时候可以保命。”

一个操纵手拉下把手,飞勾链开始头尾相连,砰然声中,飞勾链形成了圆环状。卢卡里吼道:“旋转飞行!”刹那间,每一个椭圆舱外侧都射出青光,飞勾链就像一个巨大的飞环般腾空而去。

那条箭舟还在绝望地向前冲,速度已经达到了极限,大家都能想像得出里面乘客绝望的神情。飞勾链距离它只有几百米,转动著切入巨浪中,霎时间去得远了。众人眼中顿时失去了箭舟的踪影。

纳善幸亏有帕本提醒,站牢了身子,不过他是旱鸭子,从来没有见过这麽大的浪,链头又如此剧烈的晃动,晕得他终於忍不住干呕数声,开始大吐特吐起来。

这股酸臭味一散开,凡是不习惯水面的人都忍受不住了。坦歌只说了一句:“老纳……你……”嘴一张开可就由不得他了,“哇”,一口呕吐物直喷而出,因为是对著纳善说话,劈头盖脸几乎一点都没有遗漏,全都浇在了他的光头上。

纳善扭头抓住坦歌:“你……干什麽……呕噗……”

这下倒是扯平了,他也喷了坦歌一脸一身。

帕本鼓著嘴拚命忍耐,他很明智,一声都不敢吭。岚湫公主身体最弱,但是她的意志力却非同小可,居然还撑得住。李强说道:“赵豪,你来指挥大家练功。鸿佥你送岚湫公主回舱。”拉巴督急忙阻止:“不要移动……再挺一会儿,动不得的。”

李强飞快地取出两片晕车药递给岚湫公主,一只水壶出现在他手中,小声说道:“吃下去,试试看。”他也没有把握管不管用,一般晕车药都是提前吃的,不过有总比没有强。岚湫公主想都没想,接过来就吃了,极轻的一声“谢谢”混在巨浪的轰鸣声里,若不是李强现在耳力惊人,真还听不清楚。

纳善眼尖,在後面拉拉李强:“老大……我也要……呃呕……”李强身子微侧闪开纳善喷过来的呕吐物,也不知道这家伙吃了多少东西,别人只吐几口就没货了,他倒好,只要张嘴一定就是货真价实。李强道:“跟著赵豪练功,很快就好,吃这个效果慢。”

飞勾链的速度极快,射出的青光劈开巨浪,压过水面向前飞驰。库勃摇头道:“晶石消耗太大,坚持不了多久。”果然,话音未落,卢卡里已经下令:“链头尾分离,停止飞行。”轰然声中,飞勾链落入水中,众人的身体跟著一沉。

赵豪大声指挥众人练功,那是一种简单的静心功法,可以让人安定下来。

鸿佥手指远处道:“那艘箭舟碎了……”波涛涌起的海面上散落著箭舟的碎片和漂浮的货物,还有不少小黑点在挣扎,那是落水的商人和船员,那只态蒙兽已经不见踪影。

李强大声说道:“救他们,让我出去!”

卢卡里脸色都变了,冲著李强大吼:“不可能!要出去就必须解除防护,防护一旦解除我们通通完蛋!他妈的,这是冤魂海!”库勃眼一瞪怒道:“说话客气点!我看你昏头了,敢这样说话。”他是大联会的长老,说话间自有一股威严。

拉巴督阴沈著脸,突然说道:“即使让他出去,外面那麽危险,别说是救人,恐怕连自己都回不来。哼,实在要出去,链头顶上有舱盖,那是惟一的出口,我闯了这麽久的冤魂海还是第一次听说要在冤魂海上救人。”

李强冷冷地看过去,他一直记得卡巴基老爹的话,见死不救不是他的为人。拉巴督和卢卡里被李强看得毛骨悚然,心里突然对他产生出惧怕。李强道:“库勃带人在这里等著,人进来你们负责运进舱里,赵豪你来协调,鸿佥我们俩一起出去,穿上战甲,小心点!好,拉巴督……打开舱盖!”

卢卡里被库勃训斥了一句,气得浑身发抖,不停地点头:“好,既然你们想送死,我也没有办法,开舱盖!”依照规矩他是不能这样做的,在冤魂海上讨生活的人都是在生死边缘挣扎,脾气相对要暴躁些,要不是因为李强他们是大神的朋友,他早就不客气了。

李强扬手穿上了战甲,还特意戴上炫阳环,鸿佥也紧跟著穿好战甲。拉巴督刚刚打开顶上的舱盖,扭头看见李强身穿澜蕴战甲的样子,吓了一跳:这是穿的什麽东西,金光闪闪的?其实李强也冤枉了他俩,在冤魂海里是没法救人的,除非有修真者的实力,否则就是送死,而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修真者。

随著大山般的巨浪,那些落水的人已经渐渐飘远了。外面一片昏暗,暗色海水泛起的白沫,映著天色显得更加恐怖,波涛发出的隆隆声震人心魄。

李强一声长笑:“哈哈……待会儿见!鸿佥,我们走!比一比,看谁救的人多!”有若一道金光闪出顶舱口。鸿佥也是豪气满天:“好啊!师叔,我们看谁救的多!”跟著飞了出去。

拉巴督急忙关上舱盖。卢卡里吓得不轻,这才知道大神的朋友果然厉害,他说道:“链头向落水人的方向……大家时刻准备。”他亲自掉转链头,飞勾链转向右行。

李强一出舱口,微带咸腥味的海风就扑面而来。出了飞勾链他才知道冤魂海是多麽的狂暴,环顾四周,震天的轰鸣声,狂风的肆虐声,中间还夹杂著古怪的尖啸声,简直惊心动魄。鸿佥的碎金剑和尘霄剑双剑齐出,紧紧的护住身体,一出舱口就向落水的人群飞去。李强的吸星剑未出,仗著炫阳环有避水的功能,长啸著追了过去。

链头里的人都紧紧盯著他俩,每个人都很紧张。卢卡里看看拉巴督,两人眼中流露出惊骇的神情。拉巴督傲气全消,在冤魂海里最值得尊敬的就是强大的实力。看到李强和鸿佥如此厉害,他俩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

鸿佥是一种走法,他灵巧地穿越峰谷浪尖,碎金剑环绕身周,金星闪动犹如天神下凡。而李强刚刚进入出窍期,功力狂长了一大节,他有心要试试自己的功力,因此他是直著飞行,不管前面遇到什麽,那种硬碰硬的感觉真让人吃惊,众人在舱室里看了都害怕。

一股巨浪涌起,突然挡在李强身前,浪峰之高犹如在李强面前升起一座五十层的大楼,李强根本就没有打算避开,一头就扎了进去。他浑身的劲力猛地涨开,没等浪峰升到最高,霹雳一声巨响,整座浪峰被炸开,滔天的白沫四散飞溅,不远处的飞勾链都被波及,连连晃动不已。众人看得鸦雀无声,半晌,卢卡里才说出一句话:“这……是人吗?”

其实,李强已经後悔了,和自然之力硬拼,傻了一点。他不再硬来,也像鸿佥一样,避开涌起的巨浪。他忽发奇想,如果在这里冲浪肯定很好玩,他盯住一块漂浮的板子,掠了上去,站稳身形怪叫一声:“啊哈……”犹如离弦之箭,狂飙而去。

鸿佥已经抓住一个落水的商人,向回飞来,和李强交错而过时大笑道:“师叔,弟子占先一步了,哈哈……”瞬间就去的远了。

水面上密密麻麻的足有几十个人,正在绝望地狂呼救命,看见李强就像见到亲人一样,在冤魂海里竟然有人来救,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李强知道要是像鸿佥一样,他最多只能抓两个,没有第三只手好用。在水面上绕著众人转了一圈,他心里有了一个好主意,扬手扔出一根长长的绳索,大叫道:“抓住绳子,将它缠在胳膊上。”

众人挣扎著扑向救命的绳索。李强大喝道:“身体弱的先来……不许争抢!”陡然间,四周景物小了下去,李强发现自己已经站在高高的浪尖上了,紧接著,身子猛然急速下降。水里的人吓得狂哭乱叫,李强再次喝道:“都别乱……快抓紧了!”说话间人已经陷到浪底。

知道不能再耽搁了,李强拖著绳索,大叫道:“抓紧了!”急速向回滑去。大约有二十来人抓住了绳索,没有抓住的在水里绝望地大哭。鸿佥再次和李强交错时,惊讶地大叫:“师叔,好办法!”李强抬手扔给他一圈绳索,叫道:“给你!要快!”

靠近飞勾链,李强大喜,只见库勃已经飞了出来,赵豪功力稍差,不敢离开飞勾链,人却在链头的舱口探出身来,他大叫道:“师尊你去,这里交给我和库勃!”

李强哈哈大笑,赞道:“好!这才是男儿本色,交给你们了。”他返身就走。

远处突然传来鸿佥求救的长啸,李强心里大惊,纵身飞到空中,远远望去,发现不好,他立即飞出了吸星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