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十一章 再次入定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店老板瞥见李强盯著墙上的东西,顺手从墙壁上摘下,说道:“这个东西是西大陆的一位行商寄卖的,挂在这儿已经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是什麽东西,您要的话就便宜卖了。”李强接过黑色的火焰牌,点头道:“好,多少钱数?我要这个。”

鸿佥也察觉出这个东西有些古怪,拿过来在手上摆弄。店老板陪笑道:“八百钱数……行吗?”李强身上也有不少钱数,掏出一把放在台上:“没问题,给你一万,其他的买饰品好了。”

店老板以为自己听错了:“一万?钱数……一万钱数?”他使劲咽了口吐沫,激动得满脸通红,再次问道:“我没有听错吧……一万钱数?”纳善在边上不耐烦地说道:“老大不会骗你的,他说一万就是一万,问这麽多干什麽。”老板喜得快疯了。

鸿佥若有所思地说道:“师叔,这东西似乎被下了禁制,打不开……”

李强运真元力探去,果然被一层薄薄的像黑纱般的东西阻隔,他试著用三昧真火去解,半晌,黑纱般的禁制稍稍有点波动。他唤出火精,抬手把东西递到它的嘴边,火精似乎明白主人的意思,张嘴就把它吞进了肚里,然後又隐进李强的体内。

店老板扭头冲进里屋,一会儿,他搬出一个不大的箱子,放在李强面前,献媚地笑道:“您再看看这里……您再看看,这些都是……”他一想不对,这些都是卖不出去的东西,急忙补充:“也许有您想要的。”他眼里闪著期待的光。

李强随手翻动,没有什麽值得留意的东西。纳善也好奇地看了看:“哎,全是破烂玩意儿,拿回去吧。”店老板无限失望地关上箱子,一脚把箱子踢到货架边。

“老……大……老……大……”声音似有似无飘乎不定。

帕本疑惑道:“我好像听到有人叫老大。”

纳善和鸿佥也说道:“是有人在叫。”李强的心神全在火精身上,别说外面的声音,就连帕本他们说什麽都没注意。纳善跑到店铺外,扶著栏杆侧耳倾听,果然,在南边的峭壁上,有人狂呼乱叫,可他功力不够看不清是谁。

李强脸上突然现出笑容。鸿佥问道:“师叔,解开了?”李强点点头伸出手,一片翠绿色形状像枫叶的东西出现在他手里。鸿佥惊讶地拿起来,这东西非常漂亮,晶莹的翠色里面有密密条条的细蓝丝,他反复琢磨想不出这有什麽用。

“师叔,这不是法宝啊,是什麽东西?”

“你用心念去看,我觉得是一张图……但是,是什麽地方的就不知道了。”

鸿佥用心念看去,立即就被吸引住了。这里面纵横交错层层叠叠,全是大大小小的通道,上下左右前後,竟然是一张立体的通道图,有些地方还有闪动的红黄蓝黑的星光,非常神奇。他脱出心念,又端详这东西的外形:“师叔,这有点像……像一把钥匙。”

李强笑道:“钥匙?不太像。算了,先别管它,我们回去吧。”

纳善这才插话道:“老大,南边的峭壁上有人叫你,我看不清是谁。”李强收好东西,说道:“帕本,你来结帐,多给老板一些钱数,我去看看是谁在叫。”他转身走出店铺,向南边看去,那人还在哇啦哇啦的狂喊,原来是坎坎奇在叫。李强传音过去:“好了,我马上来,别叫,整个谷底都听见了。”

店老板千恩万谢地把他们送到门口,这次生意让他小发了一笔财,心里美滋滋的。

回到大联会的休息处,岚湫公主笑吟吟迎上前来:“老大,送你一个消息。”李强自从在南口关被她消弭了内心的杀机後,对她就多了一份敬重,当时那一刹那的宁静安详,让李强非常感动。他笑道:“岚湫公主的消息一定是好消息,是不是要出海啦?”

岚湫公主俏皮地摇摇头,说道:“是有关海魂玛瑙的……老大怎麽谢我?”李强顿时喜翻了心,连忙说道:“太好了,呵呵,谢谢公主……谢谢……谢谢……公主想要我怎麽样都可以。”他连说三声谢谢,最後一句又说的含混不清,惹得众人忍不住偷笑。岚湫公主被他这话说得神态娇羞,深悔不该这样讨谢。

纳善突发奇想,取出一条颈饰,双手捧著,满脸的虔诚状,说道:“老大刚才说,这是准备送给公主的礼物,正好在我手里,我代老大献给公主。”李强差点没晕过去,恨不得一脚踹飞这个乱拍马屁的家伙。

岚湫公主大羞,可她的精神力量非同小可,强自忍耐接过颈饰,稳住口气道:“谢谢老大,是黑水岛的一位朋友邀请我们去,过冤魂海时正好要路过他的小岛,他知道海魂玛瑙的事情。”李强简直不知道该说什麽了,要不是纳善横插一杠,他完全可以应付自如的,现在他只能点头,多一句都不敢乱说。岚湫公主说完微微一礼,逃也似的进了里屋。

李强目送公主进屋後,扭头寻找纳善:“纳善……他人呢?”

众人都忍不住想笑,可又不好意思笑,知道老大被纳善耍了一把,连赵豪这麽老实的人都在“吭哧吭哧”的闷笑。坎坎奇喘著粗气道:“他早跑了……老大,我去找他……”一出门口,就听到他放肆的狂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刚才可憋坏他了。

众人被逗得大笑。

李强尴尬地挠挠头,他有意岔开话题,说道:“黑水岛?鸿佥,你比较清楚,冤魂海里的小岛可以住人吗?”鸿佥低头沉思了一会儿,问库勃道:“库勃,有没有修真者在冤魂海潜修,我似乎没有听说过啊。”库勃说道:“师尊,弟子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是冤魂海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居住的地方。”

鸿佥托著下巴,又想了想:“师叔,岚湫公主的朋友也许是一个隐士,如果真的能在恐惧风起的季节里居住在冤魂海,那他一定不是普通人。”

帕本满脸不相信的神情:“恐惧风盛行的时候,居然可以住在冤魂海里?这……这是不可能的。”鸿佥笑道:“不可能?你以前看过不用飞翼就能飞上天的人吗,现在你可是亲眼看见了,以後你也可以飞,只要是修真者什麽都是可能的,慢慢你就会明白了。”

李强吩咐道:“这几天大家可以去采购自己喜欢的东西,钱数都去坦歌那里领,放松一下。记住不要和别人起冲突,遇事尽量忍一忍,要讲道理。当然,太过分的就要狠狠地教训,一旦动手只许赢不许输,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

大家慢慢都摸清了李强的脾气,他是外和内刚的人,平时嘻嘻哈哈的非常随和,关键的时候却从来不手软,发起狠来是非常疯狂的,所以他要是严肃起来,连赵豪都害怕。

众人散去,各自带著自己小队的武士去购物散心。李强独自一人回到房间,取出在拍卖会拍下的那把古怪长弓和三支黑色长箭,仔细研究起来。

这把弓的造型非常诡异,暗青色的弓体是被怪兽吞吃哭嚎著的两个裸体男人,弓弦是由小指粗细半透明的东西构成,不知道是什麽材质,有点像是动物的筋揉制的。李强用心神查看,没有发现特别的东西,只是觉得弓体上的红色花纹很奇怪,有点像符咒,他完全看不懂,用心念去描画了一下,觉得实在是太复杂了。

三支黑色的长箭,倒是给他发现了一个秘密,箭头上有他看得懂的符咒,和十八灭魔手的符咒有相似之处。他用心念记下,三支箭每支都有一个符咒。他现在已经明白,这种符咒针对的目标不同,效果也不同,但是他还没有搞清楚这三种符咒攻击什麽目标最有效。

李强试著拉动弓弦,吃惊地发现此弓绝对不是一般人能用的,必须要用真元力才能开弓。他知道这些法宝类的东西不能随便乱试,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弓箭收进手镯里,准备以後有空再研究。

他又忍不住取出那片“枫叶”,在手上把玩,猛然间他看见底部有一个小黑点。他对著光细看,竟然是他熟悉的一个标记。

那是一个飞天的标记,极其简略的笔法却刻划得生动形象,其细小处犹如微雕,要不是李强修真有成,根本就不可能看得清楚。李强记得以前在地球时,曾经在敦煌石窟里看到过,不过,两者小有不同,“枫叶”上的飞天更生动精致,仙踪缥缈不是人间气象。

李强想不出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不过他直觉这件玩意儿肯定有用,便小心地收进手镯里。因为等恐惧风停息还有几天时间,他通知门外的武士,这几天任何人都不要来打扰,他决定入定一次。摆好一座防御阵,他又一次开始修炼。

心神沉入紫府,他发觉元婴又大了许多,骨坚气凝面目清晰,满天星甲已经和元婴浑然一体,紫炎心完全脱出元婴体外,浮在元婴身下,紫色的红光由下而上紧紧包裹著元婴。最为奇妙的是火精,它竟然也有元神,一个小小的元神就伏在元婴的肩膀上,闭目修炼。李强看得惊讶万分。

李强好奇地将心神沉入元婴体内,睁开眼抬起元婴的小手,轻轻地摸摸小火精。火精睁开眼,两道金光陡然从它眼中射出,李强觉得一股暖流涌进体内,他立即催动元婴身周的小宇宙。火精射出的是它的精芒,对李强火性的体质有极大的好处。旋转的小宇宙立即带动著金光,吞吐之间已经融合进元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强睁开双眼,觉得浑身似乎弥漫著无穷的精力,影梦甲也成功地进化了一层,皮肤上隐隐显出了影梦甲的纹理,两道紫色的光华在眼睛里流转,闪动了一会儿才渐渐消失。李强感到功力大进,在火精的帮助下,他似乎已经跨进了出窍初期,只是自己还没有十分的把握。

走出房间,李强惊讶地发现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甚至连纳纳敦和巴拉也在,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入定时间可能不短了。众人看见他出来,个个兴奋不已。赵豪紧紧盯著李强,没头没脑地说道:“奇怪……有点不对……”帕本说道:“师哥,什麽不对?”

赵豪说道:“师尊好像变了一个人。”他这麽一说,大家都注意起来,李强给人一种出尘的感觉,整个人都有点飘忽不定,特别是一双眸子,时不时地爆出一丝紫霞,那是他功力大进後还没能完全控制住自己,展现在众人面前的他就像一把出鞘的剑一样,锋芒毕露。

鸿佥犹豫片刻问道:“师叔……是不是……修进了出窍期?”纳善虽然也知道修真的各阶段的名称,但是对修进出窍期的含义还是不太明白,笑道:“出窍期?应该很厉害吧?哎……大家注意没有,老大的样子好像变了,脸上的疤痕淡得快看不出来了,而且……哎呀,我怎麽有种怕老大的感觉啊。”

大家笑了起来,帕本道:“你一直都怕老大,又不是现在才怕。”纳善连连摇著光头:“不一样……真的不一样……”他说不清内心的感受,可是心里却是很明白的。

李强摸摸脸,他知道功力的飞越,无形中对全身进行了一次重塑,虽然自己不是很在意外貌,没有推波助澜趁势修整,但也在无意中改变了很多。他笑道:“纳善,你要是修炼到元婴期,不仅可以修掉脸上的疤痕,那只坏了的眼睛也能修好,你信吗?”

纳善的独眼放出光来:“老大你别哄我……脸上的疤痕倒无所谓,这只眼睛若能复明,我真要谢天谢地了。”瞎掉的那只眼睛一直是纳善心里的痛,那是他初进黑狱时,被人打瞎的,他是由此才明白弱肉强食的道理的。

这些人中,对修炼到出窍期的真正含义,大概只有鸿佥明白,甚至连李强自己都不十分清楚。鸿佥说道:“我师尊刚收我做记名弟子时,也是修炼到出窍期,他老人家足足修炼了二百多年的时间。据师尊说,他已经是非常快的了,因为他老人家有一件宝贝,叫‘晶响灵’,全靠它才快速修到出窍期的。”

李强突然明白紫炎心和火精给他的帮助有多大,火精这个小东西吸收了紫炎心里的天火的能量,转而交流给自己。凭李强现在的修为,根本不可能从紫炎心里吸收到炫疾天火的能量。他心里真是十分感激小火精,是它让他快速修进了新的天地。

众人虽然不太懂鸿佥的意思,却也知道老大功力大进,都为老大感到高兴。修真界的修真者能够修到元婴期的人多得是,可要修进出窍期就很困难了,修炼了几百年还没有进出窍期的比比皆是,这是一个关口,像李强这种在短短时间里就能修进高层次的幸运儿可以说是绝无仅有。

纳纳敦静静地看著李强,心里感慨莫名。他们几人特意赶到亡命角来送李强,为的是表达自己心里的一份感激和谢意,如果不是遇见李强,他们这些人今生都别想活著离开黑狱。他走到李强面前:“老大,不知道你以後还会回来看我们吗?这一别天涯相隔,唉,再也难见兄弟了。多保重,如果回到坦邦大陆一定要记得来看看我们这些老骨头。”他行了绿族最高礼,和李强触触额头。鬼吹灯小说

坎坎奇心里非常矛盾,又想跟李强走,又舍不得菠菠冉,最让他不安的是菠菠冉似乎对他并不很在意,淡淡的若即若离,让他非常难受。他也和李强行了触额礼,半晌,他说道:“老大,和你们在一起是坎坎奇这辈子过得最开心的日子,我……舍不得大家走啊。”言罢忍不住落下泪来,纳善、坦歌和帕本几个平时特别要好的兄弟都上前安慰道别。

李强拍拍坎坎奇的肩膀:“你们不用伤感,也许以後我还会来坦邦大陆,只是你们记住,要好好修炼赵豪留下的功法,争取修炼到元婴期,有不懂的以後可以问鸿佥,只要修到元婴期我们一定还能再见面的。大家都不用伤感了,要抓紧修真啊。”他的暗示纳纳敦几人都听懂了,如果修不到元婴期,就永无见面之日了。

巴拉感叹道:“不知道我是不是能修到元婴期,老大……这是我家乡的一件小玩意,我只保住了这一件东西,送给你……後会有期了。”那是一个五厘米见方的金属块,巴拉按住一角,“哢”一声轻响,金属块展了开来,犹如展开一小块舞台,从底部射出一道光,在一片蔚蓝色中,显现出一个身穿白纱裙的女子,她似乎在笑,片刻,又蹦蹦跳跳的走出两个孩子,那个女子一手一个抱了起来,最後,走出一个男人,正是巴拉,站在一边很开心的笑著。“哢叭”声中,金属块恢复了原状。

这竟是一个立体影像,虽然很小,但是人物清晰可辨。巴拉在那个女子和两个孩子出来时,脸上满含温情,眼里闪著泪花。李强知道这一定是他的家人和孩子,摇头道:“巴拉,这是你惟一的纪念,我不能收!”

巴拉一把拉住李强的手,将金属块塞进他的手里,语带哽咽地说:“老大,我知道你以後会走很多地方,如果,你遇见我的家人……告诉他们……我……我还活著,让他们不要记挂。唉……巴拉不敢要求老大去找他们,一切随缘吧。”李强无法拒绝这种要求,只好收下:“好,如果能遇见我一定转达。”他一点把握都没有,范围实在是太大了。巴拉似乎了结了一桩心思,心情立即开朗起来。

李强环顾四周问道:“岚湫公主他们怎麽不在?”帕本笑道:“他们已经在飞勾链上等师尊了。师尊入定有八天多了,恐惧风停了两天,很多人都已经出海,我们全部准备完毕,就等师尊出定。”李强心里暗叫惭愧,幸好没有误事,这次入定要不是火精的帮助,有可能耽搁几十天也说不定。

李强大声说道:“好!既然大家都准备好了,那我们就去闯闯这个冤魂海,见识一下它的威力,我们走!”

谷底现在是人山人海,其中有一多半是来相送的朋友和亲属。阻隔冤魂海的防御红光已经解除,从门洞外传来阵阵轰鸣声,那是巨浪的拍击声。李强一行人下到谷底,随著人潮来到弯口。一艘艘箭舟缓缓开出,所有的人都面色严峻,又一次生死之行开始了。

那艘飞勾链的停靠处,有几十个士兵护卫著,周围没人敢靠近。大家陆续走上飞勾链,李强挥手向纳纳敦等人告别。巴拉低声自语道:“老大保重,你是我惟一的希望了,老天保佑吧。”

走进飞勾链,李强发现这艘所谓的船很别致,首先是很宽敞,其次感觉很舒适。他笑道:“不错啊,不知道开起来怎麽样?”岚湫公主笑吟吟地从前面的舱室迎出来,看见李强她不由得暗吃一惊:“奇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