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十章 神秘姑娘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随著小军官的叫声,三十几个士兵同时举起刺脊枪。李强对这些军队真是非常反感,实在看不惯他们仗著武力欺人,他紧皱著眉头,手刚伸出又收了回来。他瞥见岚湫公主似笑非笑地看过来,没有好意思动手,他差点忍不住又要去捏那个军官的脖子了。

坎坎奇这一巴掌打重了,他已经是开始修真的人,对普通人出手虽然没有运出真元力,但是这巴掌已经把小军官的脸颊骨打裂,後槽牙松脱。

小军官叫完後疼痛才开始发作,他捂著脸眼泪成串流下,在地上不停地打著转。纳善呵呵笑道:“老坎,你的功夫见长啊,一巴掌就把人打哭啦,向你学习!”坦歌怪声怪气地说道:“纳善……你又不学好。”周围的人都已经退到一边,听见这两个活宝的对话,都搞不清他们是什麽人,对著士兵的刺脊枪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这时,从另一边又跑来一队士兵,看到双方的样子立即挺枪上前。李强不耐烦了,挥挥手道:“解除他们的武装,别杀人。”纳善就站在李强身边,闻言开心地一扬手,一片闪电飞了过去。他把青影束扣在肘部,随时都可以方便的使用。

围观的群众惊呼不已,急忙向後退去。对付这些士兵实在是太容易了,高手们都一动没动,几个武士快速地插进小队中,只是眨眨眼的工夫,所有的士兵都两手空空了。最倒霉的是被纳善的青影束电到的七、八个士兵,他们躺在地上浑身直抽抽。纳善不好意思了,所有的大武士中就他一个人出手了,他摸摸秃头,尴尬地“嘿嘿”乾笑了两声。

另一队的军官狂叫道:“你们想造反啊,告诉你们,这里有上万的军队……”李强走到他的面前,拍拍他的头,既霸道又满不在乎地说道:“上万人的军队?你吓唬谁啊,算了,没法和你们计较!”

岚湫公主走到那个军官面前,给他看了手中的东西:“好了,这是误会吧。”李强心里嘀咕:拿的什麽东西,神神秘秘的。

那军官吓得浑身一颤,早就接到命令在等他们,看了东西才知道就是这群人,他心里不停地臭骂那个被打的小军官不长眼。岚湫公主笑道:“老大,还给他们武器吧,好吗?”李强当然不会和这些士兵过不去,也大方地说道:“兄弟们,放了他们。我们走啦。”

库勃对身边的武士悄悄吩咐了几句,又给他一张信物,武士转身飞奔而去。

那个军官吩咐几个士兵,让他们赶快回去报信。坎坎奇大大咧咧地说道:“南口关坦特国的士兵已经被我们打退了,不过,从风喃市过来的很多人,都被他们杀掉了,尸体还在南口关。”这话一出口,整个围观的人群就乱了。

虽然很多人不相信,但是,自从坦特国军队阻断南口关以来,李强他们是第一批过来的人。有人半信半疑,有的却已经相信了,还有的人立即就哭嚎起来,人群马上散了开来,很多人都回去寻找自己的亲属和朋友了。

消息渐渐传开,有更多的人知道了这次的大屠杀。这件事情在坦邦大陆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坦特国军队屠杀平民的暴行让人痛恨,为此有许多人加入了邦奇甯国的军队,从而使整个战争的态势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坦特国这支精锐部队,为鼓励士气犒赏士兵而实施了杀人抢劫,却没有想到会冒出李强这群修真者。原来准备劫掠完後,只要神兽喷上火,就会神不知鬼不觉,谁知却被李强他们打的大败而归,连毁尸灭迹都来不及了。

进入亡命角港口要过一段很长的通道,因为沿冤魂海边全是高山峭壁,要到达海边必须穿过地下通道。这是一条有四十来米宽的大通道,里面热闹非凡,通道边还开凿了很多房间,都是贩卖各种坦邦大陆特产的,不过这里的东西要比别的地方贵很多。

巡逻的士兵在前面带路,那个被坎坎奇打伤的小军官,嘴里含糊不清的在前面吆喝开道,李强看得又好气又好笑,让人叫他过来。只见他苦著脸,脸上全是汗珠,那是给疼出来的,他可怜巴巴的看著李强,晓得这群人惹不起了。

李强虽然没有办法给他治好,不过他有强力止痛片,递给他两片:“吃下去,会好点。”那个小军官半信半疑地接了过来,放进嘴里,有士兵递上清水。他苦著脸继续领著队伍,没走多远,药力发散,他明显感到疼痛减轻了。其实,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药劲过去後疼的会更厉害。

岚湫公主一直在注意观察著,她看见李强给那个受伤的军官吃东西,心里很是好奇,等到那个小军官的吆喝声渐渐清晰起来,她才明白,这是治伤的东西。她觉得李强这人有点难以琢磨,在南口关他简直是杀人不眨眼,可看见被杀的平民他又很难过,刚才对这些士兵显得很不耐烦,现在却又给那个小军官治伤,而且那还是他手下的人打伤的。

李强也发现岚湫公主在看他,他知道这个神秘的姑娘对自己很好奇,於是微微冲她一笑,突然扮了一个鬼脸,然後又一本正经地向前走去。岚湫公主被他的鬼脸逗得笑出声来,这一来心里却更加迷糊了:他到底是什麽样的人?

穿过通道再次看见天光,这是个极大的空阔谷底,四周全是悬崖峭壁,其中一面正对著冤魂海,海水占了谷底三分之一的地方,停靠了密密麻麻的……李强心里明白这应该是船,但是完全没有船的形状,这种渡海工具他还是第一次看见。

正对著冤魂海的那面峭壁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拱门,里面红光闪烁,海面的景象几乎看不见,只觉得黑沉沉的,不知道那里有什麽,很是神秘。另外三面峭壁上,搭建了很多房子,层层叠叠的排列上去,直到悬崖的一半处,给人感觉非常壮观。这些房子由无数的平台护栏连接起来,看来没有几百年的岁月是无法建起如此庞大的建筑群的。

李强指著弯口的水面上由巨大的椭圆形串连在一起的东西,问道:“这是什麽玩意?样子古古怪怪的。”帕本看了一眼,笑道:“师尊,这是‘飞勾链’,最好的渡海工具了。”他又指著边上停泊的细长形、头部有著半圆块的东西:“这是最普通的,叫‘箭舟’,速度最快,但是最危险,载货量也少,以前,我就是坐这个渡海过来的。”

纳善长这麽大没有看见过大海,也不知道大海的狂暴,笑道:“老帕,有什麽危险的,以前我老纳可能会害怕,现在嘛……呵呵,应该不会了。”帕本不以为然道:“箭舟过海,九死一生,死在箭舟上的人不知凡几,说的轻巧,上了箭舟可不管你怕不怕,死活就由不得你来决定了。”

纳善摇头:“大不了老子不坐这个箭舟……”李强若有所思地说道:“是不是箭舟最便宜?”帕本苦笑著点点头:“刚开始做行商,只能坐箭舟,没有本钱啊,只好用命来挣钱了。”

李强心里突然一阵难过,他想起卡巴基老爹动员行商们给他凑钱数,心里默默说道:“但愿好人一生平安。”对老爹他有一份内疚在心。

库勃说道:“老大,大联会在亡命角有一个落脚点,我们去那里休息一下,恐惧风可能还有几天才能停息。”鸿佥也说道:“是啊,武士们都累了,还是休息一下去吧。”

大联会不愧为是一家大商会,库勃所说的点,就在南面的峭壁上,有许多的房间。安顿好武士们,有人来报:“驻军的军帅和亡命角的行政官求见。”李强现在对邦奇甯国和坦特国都不感兴趣,也不耐烦见这些人,说道:“库勃、赵豪,你们陪岚湫公主去见他们吧。纳善、帕本还有鸿佥,我们下去散散心。”

峭壁上也有很多店铺,李强几人慢慢散著步。鸿佥说道:“过几天,可能纳纳敦他们要来送行,不知道能不能赶到,师叔这次去西大陆还回来吗?”李强站住,伸手扶著护栏,看著谷底像小蚂蚁般大小的人,笑了笑:“不,送岚湫公主到达天戟峰,我就要离开这个星球了。”

“星球?”鸿佥从来没有离开过坦邦星,没有星球的概念:“师叔,如果……如果你能见到我师尊,告诉他……鸿佥很想念他老人家。”他低下头,说不下去了。李强拍拍他的肩膀,认真地说道:“放心吧,我遇见他一定转告。”

李强仰头看天,灰蒙蒙的天空,还和初来坦邦大陆时一样。小海妖突然从他腰间飞起,鸣叫著冲上天空。帕本奇怪道:“小家伙怎麽了,好像很兴奋。”

李强的目光紧跟著小海妖,只见它在天空中盘旋了两圈,速度突然加快,迅捷地没入峭壁的顶端。鸿佥惊讶地说道:“咦,师叔,小海妖会不会飞走不回来了。”纳善抱著栏柱头伸得老长,看著天上:“那可说不定……那边是冤魂海,是它的家!”

“是它的家。”李强听到这句话,心里“咯登”了一下,微微涌起一阵伤感,他打消了想追上去的念头,说道:“是啊,怪不得它这麽兴奋,算了……”他不再说什麽,转身踏上台阶。鸿佥急忙道:“师叔,我追上去看看。”李强摆手道:“别追了,它要是不愿意回来,追上了也没有用,何况,冤魂海是它的家,我不忍心强迫它跟著我们,即使它是一只小海妖,走吧。”

鸿佥连声说著可惜,纳善和帕本却能体会出李强的用心。帕本笑道:“小海妖到家了,我们不知道什麽时候……回家……”他猛地想起,自己已经是无家可归了。他低声叹道:“唉……真是羡慕小海妖啊。”

峭壁上的商铺有很多,人来人往的很是热闹,有不少行商趁著这几天空閒,补充一些没来得及购买的物品,平台上很多人手上都拿著大包小袋的,互相问候探听情况。李强一直很注意四周的人群,他还是抱著一线希望,想找到卡巴基老爹他们。

纳善走进一家店铺,那似乎是一家卖玩具的小铺面,李强几人也跟著进去。帕本四下看看笑道:“这是给小孩子玩的东西,老纳怎麽对这个感兴趣。”店主很热情地迎上来:“几位老客,小店有新进的几样小玩意儿,买给孩子玩玩?”

小店只有一排货架,上面的东西不算多,不过都是一些李强没有见过的玩意儿。他随手拿起一个半圆形的黑色的物件,在手上摆弄了一会儿,问道:“店家,这是什麽东西,怎麽玩?”

店主殷勤地说道:“这是‘半魔影’,我给您示范一下。”他接过半魔影,在底部用手指轻轻一顶,只见半魔影表面的黑色变成了五彩斑斓的光晕,一串串的五彩星星飞散开来,有点像喷射的烟花,煞是好看。

纳善看见,高兴的像个孩子,大叫道:“哎呀!好看!好看!我喜欢……我要这件半魔影。”一把抢过来,就揣进怀里,又道:“还有什麽好玩的,都拿出来。”他掏出一大把各种颜色的钱数,那是他在南口关从死亡士兵的尸体上搜来的,随手放在台子上。店主吓了一跳,怎麽有这麽多钱,立即提足精神——大主顾上门了。

店主又拿出一件东西,笑道:“这件是刚进的新货,名字叫‘飞魂枢’,我到外面演示给大家看。”他走到店铺外面,身子靠在栏杆边。飞魂枢是三件一组的玩具,左手是一件青色的握把,上面有三个闪光的尖角;右手是一块扁圆状的东西,下面有四个指套,可以插进手指,上面吸著一只半透明的六角星。

只见店主一扬手,六角星就飞了出去,因为那只六角星是半透明的,一下就看不清飞到哪里去了。纳善失望地说道:“这有什麽好玩的。”店主笑道:“看清楚了,精彩的就要出现了。”他左手按动把手上的小钮,三个闪光的尖角微微闪动,突然,谷底的半空中显出一条怪兽的形象,不过,那是很淡的影子,随著店主的手势,在空中飞舞。

纳善惊讶得嘴都合不拢:“咦,这个更好……我要!”李强一眼就看出这件玩具的潜在价值,这种幻影似的玩具,搞明白原理修改一下,绝对是一件迷惑人的好工具,他笑道:“我也要!”

李强和纳善,就像两个顽皮的孩子,开始搜罗店里的各种玩具。店主笑得合不拢嘴,买了一大堆玩具,他们也不还价,自己说多少钱数他们就给多少。他不知道这些钱数对他们而言很快就没什麽用处了。

帕本笑道:“老纳,你有几个孩子,买这麽多玩具,孩子现在多大了?”纳善一愣,使劲摸摸光头,有点困惑地说道:“多大了?我的孩子有多大……”他的脸色阴沈下来,他已经完全记不清离开家乡有多长时间了。

帕本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他不安地搓著手,有点不知所措。

李强安慰道:“纳善,不管孩子有多大,只要是父亲的礼物,他们都会高兴的。别难过,我们很快就会回去的。”纳善抱著那堆玩具,眼睛却看著门外露出的天空,轻声说道:“是啊,很快……很快就会回去的。”他突然笑道:“老大,帮我收好,这麽多东西拿著累赘。回去後,孩子们肯定没见过这麽好玩的东西。噢……店家,这里有首饰店吗?”他将玩具递给李强,只留了一件半魔影在怀里,他不愿意大家为自己伤感,便岔开了话题。

店主笑道:“在对面的崖壁上有专门的店。”纳善大声嚷嚷:“看看去!看看去!给我家的婆娘也带点好东西。”李强几人哈哈大笑,帕本讨好地说道:“哎……这个我懂,我帮嫂子挑一件好首饰,呵呵,这里最好的头饰、腰饰还有臂饰我都知道。”完美世界小说

李强知道这里不用黄金白银制作东西,这些饰品是用什麽材料做的他也有点好奇。他把东西收进手镯,店主被他吓了一跳,眼看著东西就没有了,搞不清他收到哪里去了。

崖壁上的通道四通八达,看上去乱七八糟,要走到对面的店铺,最少要花几个小时。李强笑道:“还是飞过去吧。”

鸿佥点头,一把拉住帕本,飞出了护栏。李强随手抓住纳善的腰带,也掠出栏杆。店主傻傻地站在门口,他这才发现李强他们不是普通人。

纳善在空中狂喊:“老大,抓紧点,裤腰带要断了!”李强笑道:“断了……你就光著身下去。”听得鸿佥和帕本都笑。李强又道:“谷底的人一定很惊奇,竟然有猛男从天而降,哈哈,说不定把你当作光屁股大神。”

纳善急忙捂住嘴不敢再喊,生怕老大再挖苦两句。他心里发狠,以後一定要学会飞,想想如果自己要能飞,回到家乡还不威风死了,想到美妙处他竟然忍不住“嘎嘎嘎”狂笑出声。李强被他的怪笑惊得差点松手,眼看著已经到了,一抬手就把他扔了过去。

这下纳善可惨了,身子刚落在平台上,一股巨大的惯性迫使他一头撞进饰品店内,嘴里发出的怪笑竟然还没有停下。店铺的老板突然看见一个威猛的光头大汉“嘎嘎”怪笑著冲进店来,吓得手脚冰凉动弹不得。惊魂未定之时,那个大汉又“乒乓”一头扎进货架里,两只臭脚翘得多高,还不停地晃动。

店老板心疼得大叫起来:“我的货啊……咦呀喂……”

李强紧跟著掠了进来,他有点後悔,劲用大了,一把拽住纳善的臭脚,向後一顿。纳善从货架里美妙地翻出身来,“空”一屁股坐在地上,只听底下一层的商铺里有人狂骂。店老板哭丧著脸,看著散落的各种饰品,鼓起勇气一把抓住纳善:“你……你……赔我的货啊!”

纳善眼泪汪汪地看著店老板,他倒不是想赖帐,只是刚才撞到鼻子上的酸筋了,眼泪忍不住“哗哗”流下。店老板心里更慌了,这个大汉这样拚命哭,他肯定是没钱赔了。店老板也忍不住哭道:“我是小本经营啊……呜呜呜……这可怎麽办啊……”两人泪眼相对,别有一番滋味。

纳善气得使劲擦著眼泪,从怀里掏出一大把钱数,扔给店老板,对李强说道:“老大,我这是撞到鼻子了,酸死我了……”店老板眼泪才冒出一个头,猛然看见这一把钱数,他又笑了,不过样子很难看。

帕本让店家取出各种饰品,一件一件的给大家解释:“这是金菩木镶嵌的腰带,这种腰带皮是灵蛐背上的鳞串成的,大家仔细看这条边,那是轻鹈丝编织的,嗯,里衬不是很好,店家,换一条看看。”店老板被帕本说晕了,知道没办法糊弄他们了,看在钱数的份上,他把店里最好的饰品都拿了出来。

纳善拿起一串大红色的珠子:“这个是什麽做的,东西好不好?”帕本看了一眼:“这是殄凸红,不太值钱的东西。”纳善拿在手里,想想後却说:“管他值不值钱,我喜欢红色的珠子。”

李强却被墙上挂著的一块黑色火焰形的东西所吸引,那是一块只有香烟盒大小的东西,黑黑的质地,给他一种怪异的感觉,这是什麽东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