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九章 地火神兽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李强一侧头,看见一条足有二、三十米高,百米左右长的黑色大怪物。

神兽的样子有点怪,它的身体分为三部分,头部是椭圆形的,看不见皮肤,表面是闪著光的硬甲,红色的眼睛似乎也包在甲壳里,嘴巴由左右两对裸露的尖牙构成,偶然一张嘴可以看见里面是密密麻麻的蓝牙;身体中间部分也是硬甲覆盖,扁平的躯体上竖立著无数根尖刺;尾部肥大,由一圈一圈的黑鳞延伸直尾尖。它有三对巨大的长脚,移动起来迅捷无比。它真正的名字叫地火兽,是西大陆莽原附近的特产,被人驯化後用来打仗的。

在神兽庞大的身躯边,有六、七十只搏杀兽在来回奔跑护卫。

李强陡然上升,喝道:“鸿佥快去,我来对付它。”

鸿佥的碎金剑犹如天女散花般的散开,身形急速後退,同时大叫:“师叔小心,神兽是由人操控的,找到那些人……杀掉他们……”他人已经去得远了。

一直扣在李强後腰上的小海妖醒来了,它从蜕变後就抓住李强後腰上的环扣,一直沉睡不醒。因为李强从来不躺下睡觉,加之这个小东西蜷缩成一团,很像一只蓝色的软袋,所以,李强也没有太在意。它伸伸懒腰,呜呜低鸣数声,突然松开小红爪,一道蓝光冲天而去。

坦特国的军队没有想到,对手邦奇甯国的军队一触即溃,而在他们要封锁的路口,却遭到一群极其凶悍的高手奋力抵抗,正在急切之间,又闯来两个极其厉害的人。整个军队有四万多人,对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指挥官们恼怒不已,要知道,他们可是坦特国的最精锐部队,竟然给两个人杀死了几百人,而且居然没有一个伤者。

李强边杀边退。无数的刺脊枪发出的能量弹满天飞舞,他虽然速度极快,也被打中了许多。天上的天击兵也被地上发射的能量弹误伤了不少,但他们仍然不顾一切地阻挡。一时间,李强被局限在一个不大的范围内。

层层叠叠的天击兵只要靠上,立即就被吸星剑的银芒分尸,但是在军官们的指挥下,他们依然狂扑上来。李强一直杀到手软,无数的生命在他手上消散,他心里涌起阵阵的无奈。这不同于他在含林城的情况,这些士兵全都是正规军人,不是土匪不是强盗,只是为国家服务的人,如此杀戮让他心里非常难受。

坦特国的指挥官简直要发疯了,天上的这个人绝对不能算人,他就像一台巨大的绞肉机,无论填进去多少士兵,通通只有一死。有士兵报告,神兽已经快到位置了。指挥官疯狂了,他竟然命令天上的士兵,用身体阻挡住李强可能移动的空间。

神兽终於来到李强下方,它发出一阵震天的吼声。四周的天击兵脸上同时泛出坚毅而绝望的神情,他们几乎同声呐喊,三百多天击兵疯狂地挤向李强。

李强现在就像一团银色的光球,士兵只要冲进光球里,就意味著会被碎尸成粉。三百多士兵同时向里挤去,让李强也心寒了,他第一次看见如此不要命的军人,心里不禁浮起一丝敬意。他这麽稍稍一犹豫,军队指挥官的目的就达到了。

两道青红色的火焰从神兽头两侧喷出,围著李强的天击兵立即被烧著了,带著一团团燃起的火球,哭嚎著从空中坠落,那景象非常之凄惨。

李强微微一呆,吸星剑已经回到体内,两道火焰立即将他包裹,所有的士兵几乎同时欢呼大叫。李强发现这团火焰的温度极高,不过李强可算是玩火的祖宗了,即使是傅山玩火也不一定有他厉害,毕竟李强有火精和炫疾天火,都是火中最精华的东西。

四个控制神兽的人,居然就是上次在大联会看见的裂兽族的人。不等他们再次下令,小海妖已经凌空高速冲击下来,蓝色光华闪过,“噗噗噗噗”四声,小海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穿了四人的胸膛。它鸣叫一声,骄傲地再次飞上高空。

士兵们的欢呼渐渐变成了不可思议的惊呼,只见李强悠然自得地悬在火中,更可怕的是,从他身上慢慢显现出一团火焰的虚影,那像是一只有著翅膀的东西,形状看不太清。四周的空气都仿佛因极高的温度而扭曲变形了,李强明白是火精受到刺激,也开始蜕变进化了,它就要飞出来啦。

神兽是属於地火类的怪兽,它也感到了火精的威力,那是一种火中之王正在诞生的感觉。它非常恐惧地一步一步向後退去,竟然不再听从指挥。几乎所有的军官都发出了射击的命令,那真是令人恐怖的景象,上万发能量光弹将天空照得一片通明,光弹破空声震耳欲聋。

李强吓了一跳,知道这些光弹如果打中自己,身上就是有三层甲也顶不住。他怪叫一声,身子陡然下沉,由於速度实在太快,天上留下了一个虚影。光弹互相撞击,爆发出巨大的炸响,一道耀眼的闪光亮过,震波竟然将天上一多半的天击兵震落下来。地上的士兵也好不到哪里去,很多人都被掀翻在地。

远处传来一声悲啸,接著是一声疯狂的长吼:“师尊——”

那些军官和士兵终於松了一口气,但是也无法欢呼出声,因为代价实在是太大了。正在暗自庆幸之际,一声刺耳的尖啸响起,他们这才发现李强竟然站在神兽身上。军队的士气顿时跌到谷底,这样都杀不死李强,他们简直都要神经错乱了。

神兽并不怕李强,却对他身上的火精恐惧万分。从军队的人群里飞起三条人影,快速的射向李强,三道剑光如惊天长虹。军队里隐藏的修真者终於忍不住出手了。

李强已经有上次太皓梭反击的经验,他昂首挺立,对袭来的飞剑不加理会。飞剑的光华还未上身,他身上的火精已经完全进化成功了。

一片红色透明的影子,从李强身上飞出。这片影子正好接住飞剑,刚一触到,影子便不可思议地变成实体,那是泛著金光的亮红色飞兽形状,它带来的高温让四周的一切显得扭曲蒸腾。它喷出一道透明的热流,三道剑虹就像被点燃了一样,一声炸响,三支飞剑化作碎末飞散开来。

那只巨大的神兽疯狂悲吼,它被吓坏了,突然狂奔起来,军队顿时大乱。神兽可是长达百米的超级大家伙,它所过之处一片狼藉,士兵被踩死撞伤无数。火精又喷出一道热流,那条热流凌空落下,地上的士兵立即被焚化了,连青烟都没有来得及冒出。岩石土地遇到这股热流,竟然燃起了熊熊大火,令人恐怖的是,这火是青色的,可见温度极高。

那三个修真者几乎在飞剑被毁的一刹那,掉头就飞走了。他们根本就不敢再继续打下去,从没见过这种无法抵抗的怪物,犯不著为此拚命。

坦特国的指挥官毫不犹豫地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他们也像邦奇甯国的军队一样,狂奔而去。李强这下知道了神兽的威力,要不是自己有火精和天火,还真对付不了它,更不用说那些邦奇甯国的普通士兵了。吸星剑再次飞出,银芒闪烁,神兽发出震天的狂吼。

“乒乒乓乓”声中,神兽的坚壳裂开无数条细缝,它身上的硬甲有点出乎李强意料,以吸星剑的威力竟然不能把它立即劈开。他收起吸星剑,扬手招来火精,让它来对付。他心里惦记著赵豪他们,见围攻他们的士兵也撤退了,便急忙飞了过去。

火精幻化的实体紧紧追著那只神兽,一道道的热流喷射而出。神兽拚命地左右躲闪,身边的搏杀兽被烧死大半。由於神兽的狂奔伤及了无数士兵,并引来火精这样恐怖的东西,军队的指挥官无奈之下引爆了藏在它腹部致命处的爆弹,那是为防止它失去控制而准备的。火精这才罢休回去。

这场大战,坦特国死亡达一千多人,轻重伤者无数,四万多人的军队惨遭如此大败,而对手才区区几人。李强他们无意间打乱了坦特国的部署,这支精锐部队在退回坦特国时,由於缺少了神兽的帮助,被邦奇甯国的军队层层阻击,损失惨重,由此两国又成均势。李强算是间接的帮助了邦奇甯国。

赵豪也迎了上来:“师尊……还好吧?”他紧张极了。李强脸色很不好看,这次杀戮太过血腥了,他苦笑道:“兄弟们怎麽样?有受伤的吗?”

赵豪摇摇头道:“不太好……死掉七个兄弟,伤了不少,幸好那边有建筑可以防御,弟子布置了一座简易的防御阵,才算顶住。他们的人太多了。”李强心里猛地一跳,追问道:“都是谁伤亡了?岚湫公主他们怎麽样?”

赵豪说道:“死去的有我们四个武士,还有三个岚湫公主的随行护卫。运载岚湫公主的飞板已经闯过去了,看见情况危急又向回闯,唉,弟子无法阻止他们。”听出赵豪话里的内疚,李强无言地拍拍他的肩膀,对岚湫公主这群人心生好感。

鸿佥悄无声息地落在李强身边,不解地问道:“咦?师叔,坦特国的士兵怎麽全部都撤退了?”看著地上熊熊燃烧的烈火和还没烧到的大片尸体,他心里很是疑惑,要知道对方可是大队人马。

坎坎奇开著飞板停下,解除防护红光,看著惨烈的战场,这位曾经参加过多次战斗的军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心里明白,刚才虽然只是老大和鸿佥两人冲过去,却不亚於千军万马,可老大在黑狱时也没有这麽厉害,眼前的景象让他搞不清楚,老大怎麽会变得如此凶悍。猛然间,他觉得一道热流从身边擦过,只见一只紫金色的怪兽靠上李强。

坎坎奇、纳善、帕本同时大叫:“老大小心怪物!”只见那只怪物身体突然透明,隐进李强体内。纳善咧著大嘴,拉拉帕本:“老帕,我没有看花眼吧?”帕本一本正经地点头:“可能是眼花了!”

李强被他俩逗得“噗哧”笑了,说道:“来,打个招呼!这是火精。”小火精显出原形,不过已经不是红色的了,而变成了红金色。它蹲在李强的肩膀上,“吧嗒”“吧嗒”小嘴,喷出一串五彩的小火星,然後不耐烦地晃晃身体,又消失无踪了。

纳善和帕本对视一眼,同时摇头。坎坎奇使劲抹抹脸,代替他俩回答:“还是眼花了。”两人傻傻地点点头,他们无法相信这是老大养的怪兽,李强只好无奈的笑笑。

不过纳善他们三个都知道,老大出人意料的事情多得是,纳善私下有句话:“哪天老大变成女人,大家都别奇怪。”幸好这句话没有传到李强那里,否则他的秃头上肯定会起伏不平。

纳善跳下飞板,叫道:“老帕下来,咱哥俩打扫战场!”李强飞起身形道:“我们先走!去看看兄弟们。”他呼哨一声,小海妖从天上落下,扑进他的怀里。李强摸摸它的小脑袋,手上显出一块乌子干,小海妖伸出小红爪,开心的呜呜叫著,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刚才在士兵的阻拦下,似乎相隔很远,其实只是片刻功夫就来到赵豪他们刚才抵抗的地方。那是岔路口几座孤单的建筑,现在已经成为断壁残垣,四周一片狼藉,还有无数被能量弹炸出的大坑,地上横七竖八的躺著坦特国士兵的尸体,景象凄凉悲惨。

库勃和韩晋还有岚湫公主都迎了上来。库勃笑道:“老大,你老人家用的是什麽飞剑,看得人惊心动魄的……”

李强没有理会他,问道:“受伤的兄弟怎麽样,有没有危险?”韩晋急忙道:“幸好岚湫公主会治疗,要不是她,有几个兄弟就不行了。”李强惊喜地说道:“原来岚湫公主会疗伤,太好了,过莽原,我还担心受伤的兄弟怎麽办,这样就好多了。”他走到岚湫公主面前深施一礼道谢。

岚湫公主被他谢的脸都红了,不知道为什麽,她总觉得李强非常神秘,摸不清他的状况,因此,她尽量让自己少受他的恩惠,以至於对他的感谢都会觉得不安。她低声道:“老大不用谢了,可惜还有几个救不回来了。”语气中透著悲伤。

纳善抱著一大堆东西,跌跌撞撞地跑了回来,叫道:“老大,那里还有好多军需物品,还有不少後备晶石,我们要不要带走啊。”帕本也拖著很多东西,其中就有李强见识过的威力巨大的虹锥炮。

李强拿起碗口粗一人高的虹锥炮,说道:“好,坎坎奇开著飞板,身体没伤的兄弟都去打扫战场,找到的财物归个人,武器晶石和装备都当作备用品。”李强心想,这个命令怎麽像是土匪强盗的口气,自己不禁哑然失笑,转过身去查看阵亡和受伤的兄弟。

轻伤的武士只是用这里的特产——绿色的软皮包扎,伤重的全部昏睡不醒。库勃在边上解释,是岚湫公主用镇魂印让他们入睡的。李强好奇地问道:“镇魂印是什麽东西?”岚湫公主听见了,招手让李强过去。

她正在给一个断了腿的武士治疗包扎,完成後,她说道:“老大,这就是镇魂印。”她取出一块奇形的物品,握在手中,嘴里喃喃自语,似乎念著什麽咒语,白色的光华从她握著的双手里透出,一股淡淡的香味散开,李强立即断定这是檀香的味道。

岚湫公主微闭双目,整个人透出一种奇特的慈悲悯天的意味,全身笼罩在圣洁的气氛之中,李强恍惚间仿佛看见了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他心里一惊,清醒过来,暗道:“好厉害的精神催眠手法。”那个武士已经沉睡过去。

李强对天戟峰之行开始产生了浓烈的兴趣,这个岚湫公主稍稍显露了一点本事,就让他吃惊不小,那是一种精神的力量。重玄派也有精神方面的修炼,那是要到出窍後期才能进行的修炼,而岚湫公主完全没有修真基础,她刚才展示出的精神力量却是惊人的高超。

有武士来报,在不远处看见许多平民的尸体,李强突然想起卡巴基老爹,顿时著急起来,忙道:“在哪里?”声音都有点僵硬了。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李强也无法解释,顺著武士手指的方向飞掠过去,鸿佥、赵豪和库勃也紧跟上来。

一个直径足有七、八十米,深有三米左右的大坑,里面全是尸体,堆的满满当当密密麻麻,那都是从风喃市逃出来的人,还有不少穿著军队内衣的尸体。李强猛一眼看见,差点从空中掉落下来,心里犹如堵了一块巨石,难受的无法形容。他想起在风喃市边上看见的一艘艘逃命的飞板,看来他们没有侥幸逃过。

尸体看上去都被搜罗一空,很多都是赤裸著的。岚湫公主也赶了过来,还没有靠近,李强大喝道:“把公主带回去,别让她看见!”赵豪和鸿佥一左一右落在她身边,小声劝说让她回去,可她倔强地摇摇头,坚持走了过来。

她走到大坑边,身子微微一晃,随即静静的站住了。李强悬在空中,清楚的看见她紧闭双眼,两滴晶莹剔透的泪珠滑落下来。她双手合掌紧触额头,用一种李强从来没有听过的语言,有节奏的念著,渐渐地,一种宁静安逸祥和的气氛,随著她的声音传了开来。

围过来的武士,包括李强在内,全都沉浸在这平静没有杀戮的氛围里,她仿佛是一片净土,让所有人的心灵得到安宁。

李强缓缓地落在地上,他对岚湫公主可真是刮目相看了,她竟然完全平息了自己的杀机。他眼光扫过大坑,知道即使卡巴基老爹他们在里面,也无法寻找得到,里面的尸体实在是太多了,很多都血肉模糊分辨不清了。

李强知道战争的残酷,对於战场上死伤的士兵,他还能接受,但是看见这麽多平民被杀戮,他实在难以忍受,在含林城他就曾为此大开杀戒。鸿佥小声说道:“师叔,我们怎麽办?是不是烧了这些尸体,还是掩埋掉。”

纳善骂道:“这些白魔最不是东西,他奶奶的,以後看见,绝不放过他们。”

帕本蹲在坑边,连连摇头:“师尊,别烧也别埋……他们的家人还不知道消息啊,还是到亡命角通知官府吧,好歹也让他们的家人知道,也好来收尸。”李强无言地点点头,他了解帕本的心情。

岚湫公主转身离开,周围的武士看她的眼光全都变了,那是一种崇拜信服的目光。李强下令,立即赶往亡命角。他隐隐觉得岚湫公主去天戟峰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任务,因为,他已经看出她的不凡之处了,虽然她没有任何修真力量。

冤魂海非常的奇特,深陷在两大陆之间,海边全是高达百米以上的岩石峭壁,只有少数几个出海口,最著名的就是亡命角。这是两大陆相距最近的地方,亡命角是凹进峭壁的一个港口,在恐惧风肆虐时,港口是被防御能量阻挡的,只有等到大风停息,防御才可以取消。

此时的亡命角挤满了准备渡海的商人,这又是一次搏命的开始,成功了就可以赚上一笔钱数,安逸的过一段好日子,失败了就留下冤魂,永远飘荡在这片大海里。

李强他们三艘飞板一到亡命角,立即被很多人围拢,有人大声问:“听说南口关给坦特国的士兵阻断了,你们是怎麽过来的?”还有人问:“老哥,有没有看见我们家的飞板?”

一队士兵快速跑来,拦在众人面前,用刺脊枪指著他们。一个军官走近,喝问道:“你们是什麽人?为什麽可以通过坦特国军队的防线。”语气里满是怀疑,又道:“谁是你们的领队,跟我走!”

坎坎奇早就不耐烦这群无能的士兵,抬手就抽了他一个大嘴巴,骂道:“混蛋,这时候你威风个屁,见到坦特国的军队跑得连他妈的影子都看不见!”那个小军官被打得勃然大怒,大叫起来。

共一条评论

  1. 李强说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