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八章 不战而溃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鸿佥抬头看去,原来是一家普通的住宿会馆,他紧跟李强走了进去。

进了门庭,里面静悄悄的。李强叫道:“有人吗?”一个老人从里面走出来,看看他俩道:“是来住宿的吗?跟我来。”

李强一把拉住他:“老人家,我打听个人,前段时间有一群西大陆的行商,领头的叫卡巴基老爹,他们还住在这里吗?”老人摇头:“卡巴基他们已经走了……”李强心里一急:“走了?走了多久啦?”

老人奇怪地看看他:“已经走了两天了,他们是行商,坐不起飞板,所以提前走去亡命角。你是他朋友吧,这个都不知道?”李强懊丧地拍拍脑袋:“唉,真要命……鸿佥,我们回去。”他心里不停地自责,应该先派个人来联系一下的,如果他们在路上遇见坦特国士兵,那可就糟了。

回到驻地,所有的人都已经准备好了,库勃也赶了回来。他一看见李强就跑到近前小声说道:“老大,我们要快点了,大联会那里已经开始撤离了,传来的消息很不好,有可能我们在路上就会遇见坦特国的军队。在城外我们一共有三艘飞板,挤了一点,听坦歌说老大这里还有两艘,这样就好多了。”

李强不敢耽搁,立即指挥众人,全副武装的向城外跑步前进。这麽一来引起了不小的骚乱,路上的行人看到他们这阵势,聪明一点的人,立即察觉到一丝不安。

出城不远,李强就发现有许多大大小小的飞板贴著地面向远方飞去,看来真正有钱有势的人都能够得到消息。其实李强他们出城不久,消息就传开了,风喃市立即就乱了,大批的市民、小商人等蜂拥出城,试图逃避战乱。

岚湫公主的十只大箱子就占了一艘飞板,其他人将另外两艘飞板挤得满满的。李强问坦歌道:“我们自己还有两艘飞板在哪里?”坦歌说道:“只有一艘了,纳纳敦带走了一艘,他们那里飞板奇缺,还有一艘马上就到。”

阿吉总管跑过来:“老大,都准备好了,是不是马上走?”李强微微一顿,他心里还惦记著卡巴基老爹,实在是有点不放心。他对赵豪说道:“赵豪你来指挥。库勃,沿途如果有邦奇甯国的军队,就由你来交涉,另外,一旦遇见坦特国的军队,能避开就避开,实在躲不过就立即杀过去,不要恋战,下手要狠准快,明白吗?”

赵豪几个人同时答应。

岚湫公主问道:“老大,你不和我们一起走?”李强点头:“是的,你们到了亡命角就先上船等,我随後就到。鸿佥、帕本和纳善跟我走,我们这里谁会驾驶飞板?”武士队伍里走出两个人来,说道:“老大,我会……”

“好,你们两个留下。”李强大喝道:“立即行动!亡命角再见,路上小心啦。”

三艘飞板闪著防护的红光,快速飞离。李强松了一口气,问鸿佥:“从这里到亡命角,你判断一下,坦特国的士兵最有可能在什麽地方出现……还有,我们有捷径可以走吗?”鸿佥想了想:“师叔,对於天击兵来说,什麽地方都有可能出现,到亡命角只有一条路,没有捷径可寻。”

李强不解地问道:“真是搞不懂邦奇甯国,开战还没有多久,就给对手杀到腹地来了,难道他们自己没有天击兵吗?”

鸿佥叹道:“有啊,不过不多,而且很不重视。没有想到坦特国的天击兵竟然发展的这麽快,以前天击兵都是辅助兵种,现在坦特国似乎已经把天击兵作为主力兵种了。能够突破邦奇甯国的防御线,真不知道他们动用了多少天击兵。”

纳善问道:“老大,飞板怎麽还没有来?”帕本在一边不紧不慢地说道:“老纳,别著急……等一会儿就来了。”纳善一边来回走动,一边四处张望:“老帕啊,你看现在飞板已经很少了。妈的,只要是有钱人,跑得比鬼还快……哎,这麽多人出城啊。”他一惊一乍的显得有点不安。

风喃城外,狂风呼啸,蜂拥出城的人流顶著大风,艰难的向前行进。李强想起在天庭星的含林城,心里感叹:战争不论在哪里爆发,最倒霉的都是普通民众。

一艘飞板闪著红光迅速靠了过来。纳善大叫一声:“坎坎奇……哈哈,老坎……怎麽是你亲自来了,是不是舍不得我老纳。”

坎坎奇撤掉防护,叫道:“老大,快上来!”李强几人一跃而上,飞板立即向前掠去。站在飞板前端,李强看见坎坎奇也很高兴,使劲拍了他一巴掌,笑道:“坎坎奇,留在大联会的兄弟怎麽样,他们是不是也撤了。”

坎坎奇说道:“呵呵,老大,兄弟们已经撤走了,我不放心你们,打算先送老大到亡命角,然後我再回去。其他人是不是先走啦?”李强点头:“顺著路边飞,我要找人。”纳善好奇地问道:“我们的人都走了,老大还要找谁啊?”

李强看著路上乱哄哄的人流:“是朋友,他们不知道坦特国已经打过来了,才出城两天,没有坐飞板。”坎坎奇说道:“没有坐飞板,那就走不远,这麽大的风,走路是很耗精力的。”

纳善坐在飞板上,伸了个懒腰,拍拍身边:“老帕、老鸿,过来坐坐……”帕本盘腿坐下:“老大在风喃市有朋友,我怎麽都不知道。”纳善一仰身躺了下来:“老大这人你还不知道,走到哪里都有朋友,像我们这样一无是处的人,和老大不是照样交朋友作兄弟。”

帕本很赞同:“是啊,真不知道老大看上我们什麽了,会交我们这样的朋友。”

李强笑骂道:“奶奶的,纳善现在拍马屁的功力越来越高啦,没事别拿老大消遣。你们几个把装备整好,说不定待会儿遇见坦特国的士兵,到时候又手忙脚乱的。”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飞板的速度渐渐地慢了下来,坎坎奇骂道:“这里的风势太大,他娘的,越飞越慢……”

一路飞去,李强都没有发现卡巴基老爹的商队。呼啸的狂风似乎有减弱的趋势,飞板的速度又明显加快了。坎坎奇突然叫道:“前面有人过来!”

纳善、帕本和鸿佥跳起身,向前看去,那是邦奇甯国溃败下来的军队。从败兵队伍里飞起十几条身影,远远的举著刺脊枪对著李强他们的飞板。坎坎奇问道:“老大,是冲过去,还是停下来……”

纳善舞动著青影束吼道:“奶奶的,这群混蛋找死,让我老纳电死他们!”

李强淡淡的笑道:“停下来,我正好问问情况。”

飞板轻轻的滑落在路边,那群地上的士兵,举枪围拢过来。鸿佥立即穿上战甲,纳善等人也拿著武器和败兵们对峙著。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跑来,大声嚷道:“这艘飞板被徵用了,通通给我下来!”

纳善也吼道:“你他娘的是什麽东西,凭什麽徵用我们的飞板,滚远点!”他的话比那军官还要狠。那军官勃然大怒:“举枪,给我杀了他们……”话音未落,李强突然从他身边悄悄冒了出来。

“让你的手下立即放下武器!”李强的左手紧紧捏住军官的脖子,四周的败兵吃惊地掉转枪口,瞄准李强。那军官觉得简直不可思议,一眨眼的功夫,脖子上就多了一双大手,铠甲上的防护竟然毫无用处:“你……呃……你敢……杀官……”

李强不想多说废话,举起卡本神使给的绿色牌子,问道:“认识这个东西吗?”

那个军官看了一眼:“这……是……什麽东西?”鸿佥在边上插话道:“他官太小了,这神牌在军队里只有军帅以上的官才会认识,给他看没有用。”那军官虽然不识得神牌,却听得懂鸿佥的话,他有点狐疑地问道:“什麽神牌?”

鸿佥道:“是你们大神坎波儿给的信物!”

那个军官浑身都开始颤抖了,虽然他不能确定李强手上到底是不是大神的信牌,但是只从对方的身手来看,他们也不是自己这群溃兵能惹得起的,他忙不迭地说道:“误会了,大人……大人,原谅!”一边用手去拉卡在脖子上的手。

李强微微一哼,松开手指,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抓别人的脖子了,真是快捷方便。那个军官使劲揉著脖子,大口大口地喘著气,同时连连摆手,让士兵们放下武器,他正要说话,鸿佥惊道:“天呐,怎麽这麽多士兵?老大快看……”

密密麻麻的人影出现在地平线上,场面真是无比的壮观。纳善忍不住骂道:“他娘的!是什麽玩意……吓人嘛。”渐渐地,奔跑的声音传了过来,无数的身影争先恐後地飞奔而来。那个军官面如死灰哀叹道:“完了!完了!一定是南口关失陷了……”

军官身边的士兵们惊恐不安地看著,有些人也不管不顾了,调头就向风喃市跑去。那军官突然叫道:“我们走!”转身就跑,士兵们就等这句话,整个队伍轰然而散。李强还是第一次遇见这麽窝囊的军队,想想在黑狱时,坦特国的士兵确实凶悍许多,而且他们的军官素质也高。没有想到邦奇甯国的军队如此差劲,他也不愿再去追那个军官了。

下来的溃兵极多,前面一大群有不少天击兵,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掠过李强他们。紧接著的是一些乱七八糟的运输工具,速度也不慢,似乎都不理会路边的这艘飞板。後面才是大队的士兵,满山遍野的涌过来,一时间,粗重的喘息声,杂乱的脚步声,尖利呼啸的风声,还有恨恨的咒骂声,让人感到非常压抑和沮丧。

那些士兵以及军官们,人人脸上流露出惊恐,似乎身後有魔怪在追赶,一个个疯狂地奔跑,没人喊叫,没人停留,让人无法相信这是一支正规军队。

帕本担心地说道:“师哥他们不知道怎麽样了?”纳善脸上少见的严肃:“应该不会有事,他们的实力是很强的。”李强虽然没有说话,心里不安的感觉却很强烈,他突然飞到空中大喝道:“呔……这里的最高指挥是谁?过来……”

这声音运上了真元力,声音凝而不散,满山遍野的人流随著这声音微微一顿,然後就像什麽也没有发生一样,又继续向下奔去。李强不由得苦笑,这种军队怎麽能打胜仗。有几个不开眼的士兵过来抢飞板,被纳善、坎坎奇几人打得落花流水。

坎坎奇揪住一个溃兵,连续七个大嘴巴抽过,凶狠地吼道:“你们他妈的是哪支部队,谁是你们的军帅……快说!”那个士兵被打得晕头转向:“我……我,是……是……啊,我什麽也不知道……不知道啊……呜呜……”他已经崩溃了。气得坎坎奇一脚把他踢出老远,喝道:“滚!真让人丢脸!”

李强跳上飞板:“坎坎奇我们走!”坎坎奇立即升起防护开动飞板,心里又是愤怒又是无奈,难过得脸色都绿了。他一边控制飞板一边忿忿地说道:“现在的军队怎麽会这样,一群胆小鬼窝囊废,我要还是军官,妈的……我……非杀几个不可。老大,你看他们,身上的装备齐全,而且没有抵抗过的痕迹……”

李强早就注意到,这支军队是不战而溃的。他摇摇头问道:“南口关是什麽地方?”鸿佥长叹:“南口关在前面不远,是条三叉路口,唉……如果南口关失陷,去亡命角的路就被卡死了。”

李强扬手穿上澜蕴战甲,戴好炫阳环,随手取出一把光明刃,笑道:“看来我们要闯闯南口关了。等一会儿鸿佥和我开路,你们紧随其後……”远处传来阵阵的轰隆声,李强说道:“坎坎奇,取消防护。鸿佥,我们出去!”

红光闪动间,李强和鸿佥两人已经飞到了空中。

前面的轰隆声越来越响,隐隐能看见划过天际的红光,时不时的还看见有小股的散兵游勇向下逃去。李强和鸿佥离地约三、四米向前飞行,速度不快,正在前行间,有几个溃兵看见,大叫道:“喂……你们是什麽人,坦特国的士兵就要过来了,他们带有神兽,还有搏杀兽护卫,还不快逃,想找死吗?”

鸿佥大吃一惊叫道:“怎麽会有神兽?那是违反协定的。师叔,我们要小心了,看来修真界卷入了。”李强低空掠过,顺手抓起一个士兵,边飞边问:“现在谁在抵抗?”那个士兵这才看清李强没有飞翼,吓得大叫:“我也不知道啊……是一群……不是军队的人在打……”

李强心里猛地一跳:“赵豪他们?”不由得大急,随手把那个士兵扔掉。看了一眼惨叫著跌落的士兵,他狂叫道:“鸿佥,我们快点……坎坎奇你们随後……”身形一变,他犹如一支射出的利箭,“飕”地飙了出去。鸿佥急速运转真元力,喷出飞剑,紧跟著李强而去。

南口关是一条三岔路口,地势并不险要,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关卡,平时只是一个行商休憩的地点,有一些小型的半地下建筑,是一个重要的交通道口。

李强在高速飞行中,已经发现了不少坦特国的士兵,他懒得理会,急於知道前面是否是赵豪他们在抵抗。渐渐地坦特国士兵越来越多,他们也发现了李强和鸿佥,只是不等他们有所行动,两人已经快速飞了过去。

更多的天击兵看见了他俩,立即追了上去。李强突然发现天上地下都是士兵,简直是人山人海,远处的天空上也密布著无数的小黑点,全是天击兵,不远处闪动的光华正是赵豪的寒雀飞剑。

李强和鸿佥对视一眼,鸿佥大叫:“师叔,我要大开杀戒了!”

李强被他的大喝声所激动,顿时觉得热血沸腾,心知若想平安通过此地,救出赵豪他们,不杀是不行了。他扬手劈出光明刃,心念动处,手上的光明刃竟然炸成碎粒,向前射出五彩的光华。前面拦截的天击兵被狠狠地击中,身上的铠甲根本抵挡不住,沉闷的“噗噗”声响起,五、六十个天击兵摔了下去。

千百道能量光球射向他俩。李强的澜蕴战甲大放异彩,炫阳环的七道金光飞速旋转,他被激怒了,身影前窜扬手将光明刃的握把扔出,谁知一道银光也脱手而出,化作万千的银芒,环绕身周。李强发现这竟然是吸星飞剑,大喜之下,他狂笑著冲进天击兵群中。

长啸声中,鸿佥的碎金剑散开,犹如无数的金星闪烁。他贴地飞掠,金星在他身体上方聚散,天击兵只要靠近,立即被金星锋利的能量所杀,就像下饺子一般,“劈劈啪啪”的落地声和濒临死亡的惨嚎声,响成一片。

李强的吸星剑更是恐怖,只要挨上几乎就是碎尸成粉了,他飞过的地方几乎就是一条血雾、肉雾和骨雾铺成的路。鸿佥紧跟著李强飞行,看见这种景象也感到恐惧不已,心里嘀咕:师叔用的什麽飞剑,这麽厉害。

坦特国的士兵被杀得魂飞魄散,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惨烈的景象,身上的防护铠甲就像没穿一样,那些银色的飞芒和漫天的金星,简直比死亡帖子还要怕人,只要挨上没有谁能逃掉。李强大吼:“挡我者……死!挡我者……死!”吼声犹如霹雳一般,惊天动地。

坦特国的士兵终於绝望了,发声喊散了开来。鸿佥突然叫道:“师叔小心,是虹锥炮!”话音刚落,震天的隆隆声响起,十几道足有碗口粗的红色能量弹飞来,李强和鸿佥一左一右闪了开来。

“轰轰轰……轰轰……”

能量弹全部落空。鸿佥心里明白,对手中如果有修真者,只要把他俩逼住,再打这种能量弹,那後果可就不堪设想了。李强咆哮狂吼著冲进士兵群中,漫天的红雾四散开来。李强自己也有点不安起来,这把吸星剑实在太邪了。

李强再一次飞到天上,尖利的长啸声响彻云霄。赵豪在远处也长啸呼应。李强扭头喝道:“鸿佥,回去接坎坎奇他们,我们在赵豪那里会合!”

鸿佥飞身後退:“师叔小心,弟子去了!”他刚起步不远,就看见一条巨大的怪兽从远处冲来,震天的脚步声惊心动魄。他狂吼道:“师叔……是神兽……小心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