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七章 大拍卖会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纳善的衣裤一件一件的从贵妇群中抛出,他的叫声犹如唱著小曲,音调起伏煞是好听:“咦呀,这个……啊……这个不能脱,哎……再抓我要发火啦……啊,还摸……嘻嘻……痒痒,哎哟……这个地方怎麽会有……”

全场的笑声简直达到鼎沸,谁都没有想到大拍卖会还没有开始,就上演这麽一出闹剧,不过,几乎所有的人都对他们所说的梦幻之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能够让这群高贵的夫人抓狂的东西,一定是稀世珍品,这无形之中为梦幻之夜做了极好的宣传。

纳善发现不对,最後的防线就要攻破了,他忍不住大叫道:“老大有你们要的梦幻之夜……我没有啊……”

李强被他喊得心里一跳,那群贵妇也发现纳善什麽也没有,立即向李强奔来。人群散开纳善露了出来,只见他身上仅存一条大裤衩,两手牢牢的抓著裤腰,他似乎还面含羞涩,慢慢走到衣物边,一件一件的穿戴起来。

坦歌笑得直喘粗气,问道:“老纳,滋味如何啊……哈哈……”

纳善附在坦歌耳边悄悄道:“兄弟,嘿嘿,好过瘾啊……老哥可是爽到姥姥家啦!老大真是照顾我。”坦歌的笑声立即被噎住了,呛得他直咳嗽,原来这家伙刚才全是装出来的啊,他竟然乘机大揩油水。坦歌狠狠地一拍他的肩膀:“佩服!佩服!那你干嘛喊老大有梦幻之夜?要不然可以继续爽下去了。”

纳善嘿嘿笑道:“再爽?大裤衩子就要下来了……我老纳才没那麽傻呢……你真笨!”坦歌差点没给他气死,这家伙也太会装假啦。

贵妇们围上李强,娇滴滴的话语让人听得不寒而栗。

“小哥,给一瓶梦幻之夜吧!”

“姐姐,看样子他身上不会有多少,先抢下来,再商量价钱吧。”

“小妹,他好像没有口袋啊,一定是藏起来了。”

李强一看大事不好,立即将真元力布在身周,一股庞大的压力散了开来,连卡本神使都被推开了,那些贵妇根本不可能靠近他,他这才笑嘻嘻说道:“各位姐妹,大家都别急……呵呵,过一会儿拍卖就要开始,梦幻之夜将有四瓶之多,现在我可是一瓶也没有了,大家请回吧。”

在惊叫连连中,这群贵妇就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推回了原地。李强潇洒一礼,招呼大家入座。卡本神使明白刚才是李强运劲逼退了她们,他心里也十分好奇,梦幻之夜到底是什麽东西?

卡本神使笑道:“原来老大也有奇珍参加,是什麽宝贝啊?”李强坐在他的身边,四周的人几乎都不认识,可是一个个全扭头看著他,脸上显露出好奇的神色,李强友善的向他们点头示意,笑道:“没什麽大的东西,只是小玩意而已。”

他故意压低声音,声音虽小,贵宾席里却人人听见:“呵呵,神使大人,这是一种神奇的灵水,只要用上一点……那可是我从遥远的地方带来的。”他故意把中间那段的声音灭掉,听得大家心痒难耐。见神使大人连连点头,众人知道这一定是件奇宝,有不少人已经下决心要花钱去拍。

李强在家乡时就是成功的大商人,对於顾客的心理非常的了解,只要能激发起这些有钱人的好奇心理,他们是不会考虑价钱问题的,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很多人在摩拳擦掌地等待著了。

同时,李强也很期待,因为,拍卖会上会有修真者炼器用的原料。上次南兹侗拿出来的“天金淬”,就是在拍卖会上得到的。

纳善、鸿佥、库勃和赵豪等人坐在李强身後,坎坎奇则紧跟著菠菠冉来到岚湫公主那里落座。贵宾席也分为五个部分,正中是主宾席,两侧各有两个副席,宾客进入哪个席面都有严格的规矩,并不是有钱就可以进入的。

李强大致看了一下分布,发现人还真是不少,辉煌大厅的七个分区基本上都坐满了,还不停地有人进来。他突然发现在隔壁分区里,赫然坐著阪寿商行的巴重德空行首,他的目光正好扫视过来,脸上显出阴冷的笑。

李强用肩膀碰碰卡本神使:“隔壁那是什麽席位?”卡本神使顺著他的眼光看去,笑道:“老大,那是大商户的包席,有钱人的座位。”

每个座位前都有一个花瓣状的小台子,非常别致,台子上有一排星状按钮,分为红色、粉红色、绿色和粉绿色,左边还有一颗黑色的按钮。李强好奇地摸摸,问道:“这是什麽东西啊?有什麽用?”

斯廷会长沾李强的光第一次坐到贵宾主席位,闻言解释道:“这是拍码,红色的代表十万钱数,粉色的代表六万钱数,绿色是三万,粉绿是一万,黑色的是叫人来,你报数……这里拍卖的东西几乎没有低於三万钱数的,这个凹槽是放各种钱数卡的。老大这个台面,我刚才已经吩咐他们搞好了,要想买什麽就拍码吧。”

李强稍稍犹豫道:“这个……一旦拍起来,万一我刹不住手怎麽办?”斯廷会长笑道:“放心吧,前辈只管拍,这点钱数我还是可以做主的。”他倒是一副财大气粗的模样。

四周慢慢地暗了下来,大厅正中的星形台开始发光,同时,所有的分区都走出一队侍者,隔几步站立一人,随时准备伺候。

星状台的中间突然裂开一个洞,缓缓的升起一个半透明的圆柱,上面放著一只雕像,样子非常古怪,大约有两尺高,色作乳白。李强看不懂是什麽东西,斯廷会长在一边小声解释:“这是摆摆样子的,不是拍品,是一件吉祥物品。”

果然,一会儿它就沉了下去,接著又冒出一件东西,那是一团绕好的线绳,微微闪著光。一位身穿华丽礼服的人,来到台前,大声说道:“第一件,西大陆产光明云丝绳,底码四万钱数,请拍码!”

库勃在李强身後小声说道:“刚开始,东西都很一般,等拍掉十来件就会有精品了。”果然,经过十来件拍品後,又冒出一件东西。李强定睛一看,惊讶极了。坦歌在他身後拉拉他的衣襟,小声说道:“老大,这不是你制作的黑狱枪吗?”

只听台上的人说道:“这是一支威力极大的刺脊枪,比一般的刺脊枪的威力要强上三倍,而且只需要耗用很少的晶石。此枪线条流畅制作精美,形制古朴雅致,名字也非常古怪,被称作黑狱枪,产地和制作人不明。底码十万钱数,最少一次加三万钱数,请拍码!”

立即就有很多人的小台子亮了起来。慢慢地,闪亮的台子越来越少,最後,只有一张小台子还亮著,似乎是一个商人拍到了。李强他们发现,这支黑狱枪竟拍到了三十多万钱数。纳善不停地嘀咕:“亏大了……太吃亏了!”他凑到坦歌耳边:“老坦,你哥要发大财了,嘿嘿,到时候分老纳一点啊。”

坦歌头一歪,脑袋准准的撞在他的鼻子上,笑道:“没问题!噢,老纳,我太激动了,不小心……不小心啊!”纳善捂住鼻子,泪眼汪汪地骂道:“他奶奶的……你……酸死我啦!”坦歌笑道:“咦,奇怪,老纳还知道什麽是酸啊,要不要我帮你揉揉。”

几轮拍过之後,东西越来越稀奇少见,识货的人也开始少起来,很多东西都是以底价成交的。李强也拍到几件,不过他还不太满意,这时又一件东西引起他的注意,那是炼丹用的奇药阴茵果。

阴茵果的底价为十五万钱数,一共有六粒,约鸡蛋大小,深蓝色的底上面布满了白色的小颗粒。李强毫不犹豫地按下红色的拍码,他可是非常懂行的,如果慢慢的加码,可能远远不止十万钱数,搞不好加到三十万都停不下来。果然,其他人都被唬住了,他轻而易举地拍了下来。

接下来出现的东西让李强心里一动,那是一张古符咒,样子像一面玉牌,有什麽用处还不知道,底码是三十五万钱数。李强有点犹豫,搞不清值不值得要,正犹豫间,看见隔壁巴重德空的台子闪著红光,知道他加了十万的码。

李强抬手就加了一万的码。巴重德空扭头看见,气得脸色都变了,使劲又拍下红码。李强嘻嘻一笑,依旧再加一万的码。两人你来我去开始狂拍起来。

巴重德空咬牙切齿地一边“乒乒”狂拍红码,一边扭头死死盯著李强,眼睛里的怒火像是要烧出来。李强突然不拍了,若无其事搓搓手,解嘲似的说道:“拍的手都痛了,算了……休息一下吧。”

巴重德空目瞪口呆地发现,他已经拍了七百多万钱数,甚至在李强停手之际,他还连拍了三下,他真的要给气死了,这钱实在花得冤枉。

突然,旁边副席上的贵妇们一阵喧哗,李强发现星台上“梦幻之夜”出来了。

星台上,一瓶地球上常见的香水,在一束柔和的光线照耀下,显得异样的神秘华美。这般小巧玲珑的玻璃瓶,造型古怪的瓶体,闪闪发亮的瓶盖,让那些见多识广的高官富商们都惊叹不已。

那群贵妇们在岚湫公主和菠菠会主的宣传下,早已经了解了这东西的好处,它可以完美地掩盖掉身上的某些异味,而散发出的纯香又让人非常陶醉,只要用过一次,就忍不住为之疯狂。

只听台上介绍道:“这是一瓶梦幻之夜,神秘奇特的东西,充满了异域风情,底码四十万钱数,请拍码!”

霎时间,许多小台子都亮了起来。李强心里吃惊:乖乖,只是一瓶香水,竟然这麽厉害,真是物以稀为贵。最出乎他意料的是卡本神使,他竟也拍下了红色的按码。

突然,所有的台子都不亮了,只有贵妇群里的一个台子,发出刺眼的光华。李强不解地问道:“卡本,这是怎麽回事?”卡本苦笑著摇头:“哎,竟然有人拍下黑码了,最少要加底码的三倍以上。”

一个侍者迅速上前,不一会儿他转回头来,声音都变了,叫道:“加码……五百万钱数!”

会场静寂了片刻,议论声“嗡”然而起。由於钱数加得实在离谱,这瓶梦幻之夜被顺利拍走,接著的三瓶香水也都拍出了好价钱。卡本神使遗憾地没有得到,因为它实在是贵的让人难以承受,即使是神使大人也受不了。他毕竟是修真者,比凡人要理智得多,不会为了一件东西而疯狂,觉得不行了,立即就放弃了。

李强早就看在眼里,他笑嘻嘻塞给卡本一瓶:“嘿嘿,送给你。我说神使大人啊,这是女孩子用的东西,你要来干嘛?”

卡本神使也笑了:“老大就是不一样啊,谢谢啦。我是神使嘛,东奔西走的,身上总要有些稀奇少见的礼物。”李强用肩膀撞了他一下:“神使大人也要进贡啊,我还以为神使大人可以到处骗吃骗喝呢。”卡本被他说的哭笑不得。

“今天最後一件拍品,一把长弓,三支箭,弓名不知,产地不明,底码一百万钱数,每加一次最少粉色码,请拍码!”

很多人都摇头,这种东西竟然要一百万钱数,谁会要?突然在远处普通席位上有人拍下了粉色码。李强好奇心顿起,悄悄运一丝真元力过去探查,立即发现这把弓有古怪,他几乎不加思索地拍下了红码。紧跟著,那边台子的粉色光又在闪动。卡本心里微微一动:老大在干什麽?

这是一把三尺长的弓,是用某种不知名的金属制作的,弓体呈暗青色,紫红色的花纹浮在外层。弓的形状是上下两个躬著身的人,有一只双头怪兽分别在吞吃他们的脚,握手柄处正是双头怪兽,弓梢连接处恰好是两人仰著的头,嘴里衔著弓弦,两只手扶在嘴边,似乎在喊著救命,样子非常的诡异。

几轮拍下来,只剩下李强和对面席位的人在竞争,其他人都已经停手。

纳善和坦歌在悄悄议论,都不明白老大要那把破弓干嘛。纳善小声道:“老大自己做的弓肯定比那个强,花这个冤枉钱,真是的……”坦歌若有所思:“哎,老纳,也许这是件宝贝,我们看不出,可老大懂啊,别说了……看老大拍。”

看对方不紧不慢地跟著拍,李强觉得这样不妥,他随手拍下黑码,心想:反正香水卖出了好价钱,有钱数跟你斗。

立即有侍者跑来,殷勤地问道:“您出多少价?”

李强微微一笑:“五百万钱数。”

这是今天第二个五百万,全场轰动。纳善一头倒在坦歌身边:“完了!完了!老大中邪了,花那麽多钱买把破弓,老坦啊……心疼死了!”坦歌笑眯眯拍拍他的光头:“见鬼了,又不是花你的钱数,你心疼个屁。”

对面的人似乎在犹豫。没有人认为他还会再加,已经有人站起身来准备退场了,可那人的小台子竟然又亮了起来。纳善大喜道:“老大……别拍,让他吃下去。”

李强毫不犹豫地再次拍下黑码,全场大哗。刚才的侍者还没有走开,他声音都颤抖了:“您……还……您加多少钱数?”

“六百万。”

李强依旧笑嘻嘻的。卡本神使倒吸一口凉气,心里觉得李强真是很可怕,他完全不把钱数放在眼里。斯廷会长更是害怕,幸亏李强的梦幻之夜卖出了大价钱,如果用他大联会的钱这样加,自己还真是受不了。

对面的人也给吓住了,知道李强是志在必得,刚才加价就已经十分勉强,无奈之下只好眼睁睁地看著东西落入他人口袋。他心里还纳闷:怎麽会有人识得这件宝贝的。

会场里所有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实在是太过惊人了,一把弓三支箭竟然出到一千多万钱数。辉煌大厅里议论纷纷,只听台上的人说道:“今天的大拍卖会到此结束,明天进行下一场拍码,谢谢各位!”

回到住处,李强和众人还在议论今天的拍卖会。房间里的人也陆陆续续走出来,大家围在一起说笑著。

卡本神使和岚湫公主也随後赶来,身後还跟著三十几个护卫和阿吉总管。

卡本神使焦急地说道:“老大,实在是不好意思,你们要立即动身了,现在整个局势很不好,我已经派了几艘飞板,立即送你们去亡命角。”

李强诧*问道:“怎麽会这麽急,有什麽事情发生吗?不是恐惧风还没有完全停息吗,就是到了亡命角也走不了啊。”他心里纳闷:刚才怎麽不说。大主宰小说

卡本神使凑近他小声说道:“我刚刚收到的消息,坦特国的军队已经接近风喃市,邦奇甯国前线大败,有大股的天击兵已经突破防线,深入到国内的腹地。如果被坦特国占领风喃市,亡命角很快也会失陷,那样谁也走不了啦。”

接著,卡本神使又掏出一只长方形的盒子:“这件东西等到了天戟峰,再交给岚湫公主,别忘了,这很重要。你们争取在第一时间出海,亡命角备有专门送你们的船,时间不多了,我还有事情要办,你们抓紧了。”他想了想又给了李强一块绿色雕花的牌子:“这是大神的信物,军队和地方官府都知道,会给你们帮助的。”

李强点点头,经过不少次的动盪,他也老练多了,说道:“好,我们立即准备动身,神使大人多保重,也许以後还会再见。”卡本神使竟然和他行了触额礼,又叮嘱了岚湫公主几句话,转身匆匆离去。

大家看到李强严肃的表情,知道有事情发生,全都围拢过来。赵豪问道:“师尊,发生什麽事情了?”帕本也从房间里走了过来,李强看看他说道:“帕本,我们马上要去西大陆了……”帕本眼中立即闪过一丝期待的光。

李强大声说道:“除了要留在大联会的人,其他人立即准备,我们马上离开风喃市。赵豪、纳善、帕本和坦歌,你们几个协调指挥。岚湫公主,你们的人也加入,阿吉总管协助,动作要快。所有的人都穿上铠甲飞翼,武器也拿好,库勃你把要留在大联会的人带走,随後赶来。鸿佥跟我出去一趟,好!开始准备。”

院子里的人立即忙乱起来。赵豪他们的东西不算多,整理起来很利索,每人一个大背囊,里面有备用的晶石,睡觉用的皮袋,还有食物和固体水等物品。

李强带著鸿佥出了门,来到街上他才知道,风喃市里的人对坦特国军队逼近的情况毫不知情,很多人还悠閒的在路上走动,一点紧张的气氛都没有。

鸿佥好奇地问道:“师叔,你要到哪里去啊?”

李强走得飞快,几乎要离地飞行了:“我找一个朋友……好像是在前面……”他对这里的街道不是很熟悉,好在速度奇快,路人刚刚看见他们在远处出现,一眨眼间,他们就已经走到身後去了。

连续穿越了几条大街,李强有点著急了:“妈的……在哪里……我怎麽糊涂了……该死!”鸿佥根本就没法提问,师叔的速度越来越快,却又不是飞行,让他飞也不是,走也不是,感到很为难。

只见李强不停地窜进街边的店铺,一路上进进出出的,鸿佥跟得眼花缭乱。

突然,李强大叫:“哈哈,我找到了……原来在这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