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六章 人死灭灯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南兹侗这是第二次看李强炼器,因为怕自己忍不住发问,他一走进房间,就取出一块软皮蒙在嘴上,两眼期待地看著李强。李强招呼大家盘腿坐下,猛一眼看见南兹侗这副打扮,他满脸疑惑,惊讶地笑道:“老甲虫,你这是干什麽?”

鸿佥几人也是莫名其妙。库勃逗他:“哎,南兹侗想抢劫啊,蒙著脸可没用,这儿人都认识你,白蒙了……快取下吧。”南兹侗拚命摇头,一言不发。李强想起来了,他在南兹侗那儿曾经说过:可以看,可以听,不可以问。没有想到他真会蒙住嘴。

李强笑道:“别管他。鸿佥,你用的飞剑呢?拿给我看看。”鸿佥兴奋地伸出手,一把八寸长的土黄色的飞剑显了出来。李强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颜色的飞剑,不由得好奇起来:“这是土性的飞剑吧,是谁炼制的?叫什麽名字?”

鸿佥语气微微有点感慨:“是我师尊赠的,原先他老人家说了,等弟子到了元婴期再给一把好飞剑,可是後来再也没见到他老人家。这剑名叫‘尘霄’。”

这把飞剑给人的感觉很奇怪,有种烟尘四起的味道。李强闭上眼用真元力探察,半晌,说道:“好剑!”接著又连连摇头道:“可惜!可惜啊……这应该是一对剑,还有一把配上它才对,这把剑是主防御的,还应该有一把进攻的飞剑,而且应该是金性的飞剑就对了。”

鸿佥佩服得五体投地,连声说道:“师叔说得不错,确实是一对飞剑,可惜的是师尊也只有这一把,他曾经说过,如果能找到另一把飞剑的话,威力最少要大三倍以上。”

李强笑道:“这样吧,我来试试续貂,不过……”

鸿佥大喜:“师叔缺什麽,弟子去找来。”

李强心里把要用的材料想了一遍,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有,惟一所缺的是一块“天金淬”,便问道:“天金淬……有吗?就差这一样了。”

鸿佥心里一惊,苦笑道:“天金淬……金性的精华石,唉……弟子真还没有,这,这怎麽办?”他心里难过之极,知道眼下这个机会稍纵即逝,以後不可能再来一个师叔,即使再来一个也未必会答应给自己炼器,他兴奋的神色不由得暗淡下来。

南兹侗突然呜呜地叫起来,他从自己後腰上解下一个小皮袋子,因为绑著嘴,他呜里呜噜的将手中的皮袋解开,倒出口袋里的东西,神色得意地用手指著,嘴里又是一阵呜里呜噜。

皮袋里倒出的正是三块拳头大小的天金淬,黑色的球体上闪烁著金星。李强深知这个东西的珍贵,他拿起一块在手上掂掂,用天火轻而易举地将天金淬一分为二,取了一块半,笑道:“这应该够了。”

南兹侗的眼珠子差点掉出眼眶,他曾经采用多种手段试著切割天金淬,通通失败,见李强竟像切软泥一样,随手一划就将天金淬一分为二,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好嘴巴是堵住的,不然他就叫出声了。

李强将另外一半推到南兹侗身边,示意他收好。南兹侗连连摇头,他知道自己没有李强这个本事,留著也是浪费,他的意思是送给李强了。李强误会了,想了想,拿起所有的天金淬,开始用天火淬炼。这次,就连火精也飞出来帮忙了。

南兹侗看到火精,他使劲揉揉眼,心里怎麽都搞不懂,李强从哪里搞来的这麽多奇珍异兽,这只火精的功候已经非常之深,很快就可以化形而出了,这种功候的火精绝对是难以收服的。他不知道这只火精刚到李强手中时,还是很一般的,是经过李强体内炫疾天火的锻炼,才使它功候大进的,现在它离化形只差一步之遥。

赵豪感触最深,他想起在含林城第一次看见李强炼器时的惊喜,现在自己也有了一把好飞剑,这还是师尊从侯霹净前辈那里搞来的。这次看师尊炼器,和在含林城已经完全不同了,那时是用三昧真火修炼,现在可是用天火修炼,他感觉师尊已经是驾轻就熟了,老练了许多,心里对师尊的敬佩又加深了一层。

很快两把飞剑的雏形开始形成。由於是天火萃取的剑体,速度特别快,所有的杂质全都化为乌有,两道金光在李强两手间来回荡漾。南兹侗突然发现李强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不过,他心里也是惊喜万分,知道这两把飞剑一定有自己一把。

一颗一颗仙石飞进剑体里,李强喝道:“鸿佥将真元力探进左边的飞剑,老甲虫右边是你的……鸿佥,里面的阵法和尘霄剑一样,老甲虫放最基本的攻击阵,要最简单的,以後还可以慢慢炼,你的修为不够。”

李强两手间的金光开始凝固,他也有点紧张,这是他第一次让别人的真元力侵入自己的炼器里,而且还是两个人。在炼器上他可算是傻大胆一个,什麽都敢尝试,因为他一开始修真就达到很高的程度,条条框框对他不起作用。

鸿佥更加紧张,他惟一的感觉就是剑体实在太小了。他努力地用功,好在修炼过尘霄,对里面的阵法非常熟悉,加之也是重玄派的心法,慢慢也就老练起来了。南兹侗可就困难了,即使是最简单的阵法,他也搞不定,剑体之小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只有五寸长,真元力消耗之快让他有难以为继的苦恼。

渐渐地,一道淡淡的金光移到鸿佥的手中,他端坐著两手冒出三昧真火,进行最後的修炼,而南兹侗已经是满脸汗水。赵豪手指轻轻一划,南兹侗捂在嘴上的软皮落了下来,他也无暇感谢,只是大口大口喘著粗气,两只手在剧烈地颤抖。李强摇摇头,知道没有办法炼成了,手微微一缩,金光就收了回来。

几乎同时,南兹侗软软地瘫倒在地,浑身湿透犹如从水里捞起。他躺在地上不甘心地看著空中,他知道已经错过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难过得用手不停地捶著地,心里长叹:命里没有莫强求,强求的结果更难受。

库勃看得眼花缭乱,心里怦怦乱跳。他看到南兹侗的样子很是同情,心想不知道老大给自己炼什麽,如果是飞剑,自己千万别像老甲虫般,因为功力不济败下阵来,那就惨了。

李强快速将手中的剑体成型,但是他没有动剑体里还未完成的攻击阵。金色的飞剑落在手中,李强说道:“老甲虫,别难过啦,等到你功力再进一步,就可以修炼这把飞剑了。这把飞剑我不给它命名,先叫‘未名’好了。”

南兹侗接过飞剑,只一眼就喜欢上了它。剑体色作金黄,连一丝黑色都看不见,大约只有五寸不到一点,边缘极薄中间稍厚,形状古怪,两端各有一个小勾,随著光线照射的角度不同呈现的色彩也不相同,整把飞剑上浮著一层淡淡的光晕。他心情立即好转,忙连声道谢,知道以後只要勤加修炼,这还是一件上品的飞剑。

鸿佥已经站起身来,李强知道他快要炼成了。只见他闭著眼睛,手上大放光明,李强在一旁喝道:“尘霄剑出,碎金天成!”鸿佥大悟,尘霄应声而出,两道光华忽成一体,盘旋环绕,“劈啪”声中,无数的金星闪烁。鸿佥突然大喝道:“疾!”

房间里突地一暗,所有的光华全部收进了鸿佥体内。他睁开眼,行礼道:“谢师叔成全,剑名‘碎金’。”

库勃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老大,我没有飞剑啊,我也想要……”鸿佥也求道:“师叔,弟子一直没有飞剑给库勃,求师叔代赐一把。”李强和赵豪几乎同时露出微笑,他俩都想起了侯霹净,那时李强也是没有飞剑给赵豪,是用好酒才换到“寒雀”飞剑的。

李强决定修炼一把火性的飞剑给库勃,这是他最擅长的,因为有天火和火精这两样宝贝,修炼起来要比别的修真者强太多。这把飞剑炼成後,李强自己觉得功力又进了一步,似乎有在黑狱时窥视到出窍期的感觉,他心里也是兴奋异常。

库勃看著手中这把闪著紫光的飞剑,激动得满脸通红,问道:“老大,它叫什麽名字?一定要起个威风点的。”李强笑道:“你自己起吧……只是名字而已,何必执著?”鸿佥点头:“是啊……我看就叫‘紫霞’好了。”

库勃很不满意地叫道:“那是女孩的剑名,不好……”鸿佥一脚就踹了过去:“没大没小,师尊起的名竟敢说不好……就叫紫霞!”库勃哭丧著脸:“是,师尊,就叫紫霞。”心想:完蛋,委屈了这把好剑。可师尊之命他是一点都不敢违抗的。

坦歌悄悄走进房间,来到李强身边说道:“老大,阪寿商行的人来了。”

李强吓了一跳:“怎麽这麽快啊!”坦歌说道:“老大,你们在这里已经三天了。”

空厚带著阪寿商行的一群人站在空落落的院子中,纳善、帕本和贲几个大武士,都带著自己小队的武士,漠然无语的与他们对峙著。

院子的天顶还是破著一个大窟窿,地上的碎石已经被清理乾净了,从天顶灌下的狂风发出呜呜的怪声,犹如一只幽灵在哭泣,风卷著众人的衣袍猎猎作响,院内一片肃杀。

李强领头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说道:“好家伙!干嘛这样剑拔弩张的,巴重行首怎麽没来?”空厚向前走了两步,两手抱臂微微一礼,回答道:“行首有事,不能来亲自赔礼,步基共已经找到了,他确实不是我们阪寿商行的人,他只是被我们一个分会临时聘用的一个行商,巴重行首让我转告,步基共交给你们,希望能立即换回三个大尊。”说完,他又行了个坦邦大陆常见的致歉礼。

帕本无言站立,他心里万分犹豫,是杀了步基共还是放了他,不知道如何抉择。

李强拍拍手:“爽快!纳善和贲去把人带来。”纳善和贲转身跑进屋去。纳善心里还有点嘀咕,但愿老大不知道自己对俘虏大打出手的事。

空厚小声说了几句,身後的人群微微散开,其中有两人架著步基共,走向前来:“接好了,这个就是步基共。”说完一松手转身回去,只见步基共“扑通”一声,僵硬的倒在地上。

李强眼里爆出一串火花,他怒道:“怎麽回事?为什麽要杀了他?”

帕本只觉得浑身发软,他在梦里都想杀了他,想扒他的皮,想把他一块一块碎裂掉,可是真正看见步基共的尸体时,他觉得这一切都是空的,没有任何意义。

步基共仰面朝天的躺著,惨白的脸,眼睛就像死鱼的眼,睁得大大的,似乎很不甘心,手臂向後翻转到肩,一看就知道已经折断了,嘴巴歪在一边,半张著的嘴里竟然一颗牙齿也没有,看他的样子,死前似乎受了很重的酷刑。

空厚无奈道:“行首说他是畏罪自杀,我也不太清楚是怎麽回事。”他从看到步基共就知道他是被虐杀的,但是,行首硬是睁著眼说瞎话,他也没有办法,对李强的质问他也无法理直气壮的回答。

李强顿时就要发作,帕本叫道:“师尊,别再追究了,人死如灯灭……可惜,有些事情不能问他了。”他向李强行了礼,转身回到房间,盘腿入定了。

过了一会儿,纳善等人吆三喝四的抬著三个大尊出来。李强心里郁闷,转眼看见这三个大尊,他差点没叫出声来。只见匕旋大尊穿了一身新衣,可是裸露出来的皮肤却是青一块紫一块,头发根根竖立,人就像在发疟疾一样抖个不停,其他两个大尊也都是这个形象。

纳善闷声闷气地吼道:“交人啦!”一抬脚就把匕旋踹了过去。他这几天叫了几个手下武士,乘著李强炼器,天天都去消遣这三个大尊,今天让他交人,他真还有点舍不得。

匕旋一到空厚面前,竟然忍不住嚎啕大哭,他不恨李强,却恨死纳善了。空厚探察了一下,心里吃惊,匕旋的元婴居然给封闭了,这是谁干的?他绝对不相信李强有这个功力,要封闭匕旋的元婴,最少得比匕旋的修为高两层以上。他当机立断说道:“好!我们後会有期。”立即带人退走。

空厚心里不但是惊讶,更多的是恐惧,比匕旋高两个层次的修真者,在坦邦大陆上绝对是无敌的,就连大神坎波儿也封不了匕旋的元婴。他们有这样的高手,当然不会在乎阪寿商行了,怪不得卡本神使也帮他们说话。

李强招手叫过纳善:“你打他们三个大尊啦?”

纳善呲牙咧嘴地笑道:“老大,你看……闲著也是闲著……所以……嗯,我是想试试老大给我的新法宝,嗨嗨……”李强抬腿一脚踢去:“我说了不许虐待的,你敢不听……”

纳善连连说道:“老大,我没有听见啊……下次不敢了……嗨嗨,下次不敢了。”他慌慌张张就向里屋跑。李强摇摇头,嘴里咕哝道:“不过,这三个家伙确实该整,阪寿商行居然出了这麽一招,送个死人来……这也太损了。”

李强却不想想他比阪寿商行还要损,他的宣传战让阪寿商行从此一蹶不振,只不过他自己是看不到了。他那一招有若慢性毒药,正在缓缓地散发著毒性。

风喃市的大拍卖会在整个坦邦大陆都十分有名,一般都安排在恐惧风快要结束时召开,拍卖会结束後,西大陆的大商人就会安排渡过冤魂海回去,进行下一轮的收购贩运,因此,这是坦邦大陆的盛会,届时有无数的巨贾富商高官显贵,还有隐士高人都要来此参加,这也是风喃市传统的节日。

大拍卖会设在大联会的辉煌大厅,由官方出面主办,各大商会协助。今年的规模由於战争的原因要小了许多,因为少了坦特国的参加,人气要比上一届差,不过,这次拍卖会也有特点,许多避难的富商和权贵的家属都来到风喃市,报名参加大拍卖会的人比上届有所增加。

因为是在大联会的辉煌大厅举办,李强一行在大联会的斯廷会长和菠菠会主的陪同下,直接坐进了贵宾席。这次李强带著赵豪、库勃、坦歌和纳善等人,坎坎奇则一直围著菠菠会主转,看得纳善和坦歌两人不停地偷笑。

辉煌大厅是一座巨大的拱形建筑,修建的美轮美奂,称得上金碧辉煌。这是邦奇甯国最好的大厅之一,正中六角星状的高台,是拍卖时的展示台,有防御红光保护,整个大厅分为七部分,都有防御隔开。

李强他们进来时引起一阵不小的轰动。在贵宾席就坐的人一般大家都有点熟悉,即使没有说过话,但是都知道对方的底细,现在突然出现了几个陌生人,而且还是由大联会的斯廷会长和库勃长老陪同,大家都在猜测他们是何方神圣。

更让这些贵宾想不到的是,坐在主位上代表大神坎波儿的卡本神使,竟然站起身来,亲自上前迎接,说出的话让他们觉得简直不可思议。侯卫东官场笔记

卡本神使直接邀请李强坐到主位上去,他笑道:“老大,事情解决了吧,这次似乎有不少好东西,连大神都派我来看看,来来,和我一起坐。”

李强无所谓地说道:“神使大人,嘿嘿,我带著一帮兄弟呢,你那里已经坐满了,我就不要凑热闹了吧。”

突然有人在边上喊道:“老大,到这里来坐。”李强奇怪这里也有人叫自己老大,扭头一看,是岚湫公主站在不远处向他招手,李强一吓,说道:“卡本,我到你那里去坐。”他连连冲岚湫公主摆手。

李强早就听坎坎奇说过了,那群贵妇都想要梦幻之夜,岚湫公主坐的地方,足有十来个装扮华贵的女子,他才不傻呢,自己又没有这麽多香水,给一个不给另一个,这些贵妇马上就会让你下不来台。

纳善笑道:“要是叫我,嘿嘿,老纳还不飞身上前,老大怎麽缩手缩脚的……”李强微微一笑,拎起纳善的衣领,抬手将他扔了过去,同时说道:“岚湫公主,这小子有一瓶梦幻之夜,你们谁想要就找他吧。”

此话一出,纳善可就惨了,无数双粉嫩的小手捞了上来。贵宾们目瞪口呆地看著这群疯狂的贵妇人。纳善也不敢出重手,这些娇滴滴的贵妇,谁能挨下他一掌,他刚刚开始修真,定力全无,被这群贵妇们揉搓得满脸通红,大叫:“老大救命啊!”

其中一个贵妇说道:“他把梦幻之夜藏到哪里去啦?姐妹们,扒光他!”

李强远远的听到当真吃惊不小,这里的妇女这麽开放啊,大庭广众之下竟然要扒光一个大男人?赵豪、库勃和坦歌几人已经笑得喘不过气来。

就听纳善鬼叫:“我没有啊……老大……她们真的扒……”

全场哄堂大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