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五章 梦幻之夜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卡本神使的笑容已经消失,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语气空洞地说道:“我希望这一切不是真的……坎波儿大神绝对不愿意听到这个消息,所以,巴重行首……请你交出步基共。”

巴重德空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两只手却不听使唤的抖动起来。他十分後悔来这里和李强见面,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轻敌了,现在的局势就连一点回缓的馀地都没有了。他使劲捏紧拳头,说道:“神使大人,您千万不要上了他的当,这些事绝对是造谣,阪寿商行这麽大,我不可能知道所有的人,但是我问过,肯定没有步基共这个人……”

卡本神使的语气更加冰冷了:“巴重行首,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如果这件事情是步基共一人所为,那麽只要交出步基共一切都好说,大神那里我去解释,否则……後果你应该清楚,现在是战争期间……”他这话虽然冷,但是已经给巴重德空留了一个台阶。

巴重德空可是老狐狸了,卡本神使的话给了他可乘之机,他立即想到一个阴毒的主意,笑道:“神使大人,也许我真是老糊涂了,请神使大人给我三天时间,我会给个一个圆满的答复。”他已经下决心,把步基共杀掉灭口,送你们一具尸体,就说他是畏罪自杀,看你们能问出什麽来。不过,这次让卡本神使起了疑心,实在是糟糕透顶,回去後一定要把所有的证据毁掉。

在场的人都是一怔,这个老东西转变得也太快了吧。李强若有所思地看著他,他毕竟没有巴重德空那样的心狠手辣,对他来说杀掉自己的人是不可想像的,虽然暂时猜不到巴重德空的心思,可是李强知道他一定有什麽名堂。他转念一想,反正手上有三个大尊,不怕你不来换。他也坦然了。

卡本神使松了一口气,他心里拿定主意,要严防这个巴重德空,现在的关键是要安抚住李强,不让这件事情影响到他去天戟峰的任务。

三方各打自己的算盘,暂时倒也相安无事。

沉默了片刻,巴重行首行礼告辞。空厚急忙道:“巴重行首,我有几个问题要请教这里的主人,我随後就赶来。”他在阪寿商行的地位超然,和商行里的七大高手不同,就是行首也管不到他。巴重德空心里微微一颤,咬咬牙点头道:“好吧,我在商行等你。”

斯廷会长从头至尾看得晕头转向,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暗自佩服李强不愧是库勃长老的师叔祖,确实厉害无比,把坦邦大陆上最有名的阪寿商行压得气焰全消,连他们的行首也讨不到半点便宜。他对李强说道:“前辈,你们谈。商会最近很忙,马上要开大拍卖会了,事情十分繁杂,前辈如果有什麽事情只管吩咐,大联会一定鼎立协助,千万不要别客气。”

李强道谢後送走斯廷会长和卡本神使,这才招呼空厚进屋。

空厚虽然走进房间却是不肯落座,站著说道:“想请教主人,为什麽会我们教派传说中的神功……”李强对空厚还是比较佩服的,知道他的修为比自己高,说话就客气得多:“嗯,你说的是不是那个什麽十八灭魔手啊?我也有个问题要问,你是什麽教派的?”

空厚有点犹豫,自己的教派是很隐秘的,但他想想还是说了:“我是佛宗的佛子,不过,外界不太清楚我们的教派。”他叹口气道:“我还不是真正的佛子,只是秉承了这一派别的传宗。”

鸿佥低头苦思,他听过佛宗这个教派,走了两步猛然想起以前师尊的话,他惊讶道:“佛宗不是早已经灭派了吗?应该有几千年了吧,怎麽还会有传人。”

空厚退了一步靠在墙上,低头宣道:“佛祖慈悲!佛宗并没有被灭,只不过他们已经远离凡尘,不再和修真界争斗,我只是佛宗遗忘在苦海里的弟子,唉……”语气里饱含著无奈。

李强心里的疑问更多,说道:“十八灭魔手是我偶然得到的,佛宗的弟子叫佛子,嗯,有没有菩萨?有没有罗汉?有没有和尚尼姑?”众人听得莫名其妙,空厚更是目瞪口呆,半晌,他问道:“这些都是什麽东西?是法宝吗?”

库勃也笑道:“老大,你说的是什麽啊,没有听说过……菩萨……罗……什麽的,师尊你知道吗?”鸿佥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听师叔说吧。”

李强连忙说道:“没什麽……是我想多了。”他心里明白这个佛宗教派和家乡的不太一样,也许有一定的关联,但是肯定不是家乡的那个佛教。

空厚满脸的失望,他原以为李强和自己的教派有什麽关系,这样就可以了解一些情况。他丧气的说道:“原来如此……先告辞了……你,唉!算了。”他看了一眼小海妖,无奈的告辞回去了。

纳善穿戴整齐地出来道:“老大,帕本醒了。”

李强闻言大喜:“哈哈,太棒了!大家跟我去看看。”大家兴高采烈涌进里屋。

帕本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非但没有死,似乎功力还有了很大的提高。经历过从生到死,再从死到生,他心里真是感慨万千。看著李强带了一大群人嘻嘻哈哈的跑进来,他激动得有点不知所措了。

大家围坐在他的身边,一个一个的向他问好。纳善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哎,老帕啊,幸亏你没事,老大为了你差点把风喃市都要毁了。乖乖……老大要发起飙来,是要吓死人的。”他嘻著嘴夸张地说道。

坦歌用肩膀撞了纳善一下:“老纳啊,嘿嘿,你这样说老大,他倒是很可能再次发飙,小心你的光头……”纳善横了他一眼:“老大才不会呢。”

李强微微笑道:“帕本,我们很快就要去西大陆了,你的女儿可要你亲自去找啦。等阪寿商行把步基共交出来,你就可以亲自问他了。”

环顾围著自己的这群兄弟,帕本含著泪笑道:“老大,以後帕本就跟著你了,我只想跟老大修真去,其他的……帕本已经不愿意再去追求了。步基共……”他犹豫了一下道:“算了,帕本对这一切都已经厌倦,不想再理会了。”

众人不可思议地看著帕本,发现他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李强也是微微一呆,不过,他很快悟了过来,低低自语道:“大彻大悟?居然能放开怨恨的执念。”心里真的很佩服帕本,知道他有此一念,异日的成就不可限量。

“好!好!好!”

李强连说了三个好字,诚恳地说道:“帕本,我收你这个弟子!”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收徒。帕本真是大喜过望了,爬起身恭恭敬敬行礼:“师尊在上,弟子帕本叩首。”他这一招还是学自赵豪。李强端坐不动,接受了他的礼拜。

边上有一个人难过了。只见纳善哭唧唧道:“老大……呜呜……老大……”大家都在为帕本高兴,突然被纳善这怪腔怪调的声音吓了一跳。赵豪瞪了他一眼:“纳善!你干什麽!”纳善吓得向边上挪了挪:“没……没干什麽呀。”他是真的怕赵豪,自从在大峡口训练後,他就开始怕他了。

纳善嘀嘀咕咕:“为什麽老大不收我……我也想拜师啊……”看看周围没人理会,他又咕哝道:“没天理啊,怎麽都不帮我说话……”李强意味深长地说道:“纳善,不是我不收你,等回到你的家乡後,我会问你一次,如果那时你还愿意的话,我就收。”

有人来报:坎坎奇回来了。

坎坎奇真是春风得意,他陪同菠菠会主护送岚湫公主,一路上他向菠菠会主发动了强大的赖皮攻势,虽然菠菠会主没有答应他什麽,但是,一路上对他的殷勤也不拒绝,他自认为大有希望,心情实在是好极了。

“老大,我回来啦!”坎坎奇进门就喊,他跨进里屋:“哎呀,大家怎麽都在啊?老大……”李强笑著招手:“坎坎奇,过来坐。呵呵,菠菠会主和岚湫公主都安全吧?哎,坎坎奇……顺利吗?”

坎坎奇脸色微微一绿,他听出老大的意思了,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还好……还算顺利。”纳善和坦歌两人几乎同时发出一声:“哦?”坎坎奇知道这两个家伙在想什麽,一屁股坐在他俩身边,小声威胁道:“你们两个家伙给我老实点。”

坦歌连声道:“是,是,是……”他冲纳善挤挤眼,两人表情恶劣地相视而笑。

坎坎奇暗中狠狠地揪了他们一把,还没等他们叫出声来,他抢先说道:“老大,有两件事情要报告……”他得意地看看坦歌和纳善,见他俩正在龇牙咧嘴地发狠,可又不敢打断他的话头。

“一件事情是,恐惧风在八至十天左右就要停了,亡命角已聚集了大批的商旅,恐惧风初停的时候冤魂海是最平静的,也是最好走的,我们是不是要准备一下了,另外……”坎坎奇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怎麽说了。

李强好奇地问道:“另外什麽?”

“另外……就是那个……梦幻之夜了。”坎坎奇苦笑道:“老大,你不知道,这玩意儿女人见了可不得了,岚湫公主和菠菠儿给她们展示了一下,哎,老大,她们不找岚湫公主要……让我捎话回来,说让老大给留一小瓶,我……我差点没给她们缠疯掉。”

其实,他还有话没说,那些女人几乎人人都看出他对菠菠冉有意思,开始时以为他有香水,就不停地给他暗示,把他搞得胆战心惊,生怕菠菠冉误会了。他好不容易才解释清楚自己没有,是老大有,结果那些女人竟然个个都来威胁他,非要让他从那个神奇的老大那里再搞一小瓶来,最後弄得他痛不欲生,要不是岚湫公主解围,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梦幻之夜”现在可是所有贵妇们嘴边的时髦名词,据说,有几位已经夸下海口,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搞到这件东西。“梦幻之夜”已经名声大振了。

纳善摸著刚才被坎坎奇揪痛的大腿,突然说道:“老坎啊,问一声……”

坎坎奇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问道:“老纳,什麽事?”

“这个……菠菠儿……是谁啊?叫的这麽亲热。”纳善一脸坏笑,坦歌也在边上凑热闹道:“老纳,你真笨!连这都不知道……菠菠儿……肯定是菠菠会主的儿子。”纳善夹缠不清地嚷道:“不对,你才笨呢!有可能是女儿也说不准。”

李强抬手一人刷了一巴掌,笑道:“胡说八道,老坎和菠菠冉还没那个呢,哪来的儿子女儿,你们两个净乱猜!”

坎坎奇正在暗喜老大出手教训他俩,可是老大的话一出口,差点没让他躺下,竟然比他俩说得还过分。纳善和坦歌捂著头,看著老大,李强刚说完,他俩就笑翻在地。这下在座的人都知道了,坎坎奇在追求菠菠冉会主。

坎坎奇一脸的无奈和苦笑:“老大……”

李强猛地反应过来,急忙解释:“我的意思不是那个……是那个啦!”他越说越乱。

纳善笑得眼泪汪汪:“老大,我们都知道……那个啦。”

李强解释道:“那个……就是……结婚……嗨!奶奶的,算了,都不许再说了。”他一想不对,这种话题只要一开始就很难刹得住,说也说不清楚,乾脆耍赖皮摆出老大的威势。

大家一看李强耍赖皮,便安静了下来。停了一会儿,大家突然又忍不住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只有李强和坎坎奇两人相对苦笑。

“哎,老大,我错过了什麽精彩的东西吗?”南兹侗走了进来,道:“铠甲都已经修改好了。你们在说什麽,说的这麽开心,说来听听,让老甲虫也高兴高兴。”他也坐了下来。

李强急忙岔开话题道:“老甲虫等一下,一会儿我要炼器。好了,开始办正事。”

鸿佥和库勃都很兴奋,不知道老大会给自己炼制一件什麽样的法宝。李强稍稍整理了一下思绪:“赵豪,将所有不愿意去西大陆的兄弟让库勃带到大联会,等一下把名单整理好给库勃。坦歌、韩晋、赵治还有纳纳敦去采购物品。”

李强向库勃要过商会千卡递给坦歌,说道:“我要这里的特产,还有各种属性的晶石,食物、固体的水和饮料,通话用的……应该怎麽说?”坦歌道:“晶珀石,不能通话,但是可以显示方位和闪动回答,以後再给老大解释吧。”

“晶珀石?嗯,就是这个。特产也多买一点,赵治帮著看看,你不是本地人,会敏感些,坦歌可能对很多东西都不稀奇了,你在边上提醒一声。”李强深知这次离开坦邦大陆,以後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所以,他要多收集一些东西。

赵豪说道:“师尊,人数基本上已经定下来了,有四十六人打算留下,还有巴拉和纳纳敦……”纳纳敦歉疚道:“老大,真是对不起了,我年纪大了,只想平静的度过下半生,唉……看多了生生死死,我……”

李强打断他的话头说道:“纳纳敦,别说对不起,大家兄弟朋友一场,没有什麽对得起对不起的。我知道你不能回军队了,这样吧,你就在大联会,库勃会安排好的。”库勃笑道:“欢迎啊,我知道纳纳敦可是军帅,大联会可是最缺这样的人才。”

巴拉低著头道:“老大,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我累了也绝望了,我清楚我今生都回不了家乡了,可叹的是,我都不知道家乡在哪里。我就和这些留下的兄弟在一起吧,大家都不知道家在哪里,同病相怜的人互相也能照看著点。”

李强点点头:“也好,在黑狱你就是他们的老大,这些人也听你的,帮我好好照顾他们。你们两人也要多保重,有什麽事情彼此商量。库勃,这些人都交给你了,亏待了他们我可不答应,知道吗?”他心里也有一丝不舍,毕竟是在黑狱一起拼过命的兄弟。

鸿佥笑道:“库勃不会亏待他们的,我来担保。”库勃作了一个鬼脸:“师尊来担保,弟子怎麽敢乱来,老大放心吧。”

坎坎奇不安地扭动身体,半晌,他结结巴巴地说道:“老大……我……”李强奇怪地问道:“怎麽了,扭扭捏捏的,说话爽快点。”纳善突然回过味儿来,叫道:“老坎……坎坎奇,你敢……你……”

李强也明白了:“你是不是也想留下来?嗯,没关系,我希望每一个兄弟都有一个好归宿。”坎坎奇大大的出了一口气,他心里非常紧张,如果老大挽留,他真不知道该说什麽。对李强他从心底里感激,可话到嘴边却只有“谢谢”两字。

坦歌和纳善还有赵治都急了,纳善一把抓住坎坎奇,口不择言地吼道:“你,你……他奶奶的,老坎,你重色轻友……不是说好了我们哥几个跟著老大吗?你……”坦歌也劝道:“唉,我们几个少了你……老大这次特意给大家配上飞翼,就是你的提议,你走了谁来教,这里就你是飞战团的团帅。”

坎坎奇低著头一声不吭,他也舍不得大家,不过,为了菠菠冉他也只好闭著眼装傻了。李强阻止纳善他们:“人各有志,大家要尊重坎坎奇的选择。好了,大家都去准备吧。噢,对了,赵豪、纳善还有贲和乌亚你们看好那三个大尊,防止阪寿商行的人来偷袭抢人。”

纳善气乎乎地站起身来,恨恨的一跺脚说道:“最好来抢,我电死这群魔崽子。”他唧唧咕咕地走出房间,一个人跑到地下关押处,让看门的武士走开,自己进了门里,将门紧紧关上,取出青影束对著三个大尊,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大电特电。可怜的三个大尊莫名其妙的成了纳善的出气筒。

等到乌亚带著武士进来时,三个大尊浑身都在冒青烟,个个眼泪鼻涕横流。只要一看见纳善举手,他们都条件反射般抖个不停,看得乌亚他们哭笑不得。

等大家都去办事了,坎坎奇拉著李强道:“大拍卖会过几天就要开了,都已经安排好了,给老大安排在贵宾座。还有,听说这次大拍卖会有不少奇特的东西,如果想要我们也可以下码的。”

李强奇道:“下码?怎麽下?”

坎坎奇解释道:“每一个到会的人都可以用钱数换码,拍的时候都是将手上的码下出,看谁下得多东西就是谁的了。”在没有看到实物前,李强确实有点懵懂,他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倒也并不担心,反正身边有的是懂行的人。

李强说道:“你先回大联会,给你一个任务,想办法把阪寿商行勾结坦特国、对西大陆行商所做的坏事,给老子宣传出去,事情可以夸大点说。大联会不是可以办商牌吗?借这个机会给行商们大讲特讲,嘿嘿,我就不相信他能受得了。”

坎坎奇心里佩服,这绝对是杀人不见血的毒招。

这一招是阪寿商行绝对没有想到的,其影响非常之大,以至於後来所有西大陆的行商都不敢再到阪寿商行去了,阪寿商行几乎被彻底整垮。巴重德空直到很久以後才知道这是李强出的主意,气得他吐血而亡。

风喃市的住房一般都是上下两层或三层,地面上只有一层,其馀的全部在地下。李强带著鸿佥、库勃和南兹侗,还特意叫上了赵豪,几个人来到地下的空房间里,准备开始炼器。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傻逼

  2. 李强说道:

    太傻逼,找不到对手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