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四章 十八灭魔手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一百多武士在赵豪的指挥下整齐列队,除了帕本和纳善还在房间里睡觉,坎坎奇陪菠菠会主未回外,其他的大武士都站在队列前。赵豪也不清楚师尊想干什麽,心想也许是要让来人看看这些武士的本领吧,他大声说道:“所有的人通通打开防御铠甲,随时准备亮兵器。”

院子里开始明亮起来,火性铠甲闪著暗红色的光晕,水性铠甲则泛出柔和的青光,武士们心里很是自豪,随著防护的打开,整个队列慢慢地蓄起一种诡异的压力。鸿佥、库勃和南兹侗也站在队前。

库勃心里更是惊叹,从整个队伍里传出来的煞气,让他又惊又喜,这些武士比之大联会的武装,水平高出可不是一点。他悄悄地瞄了一眼南兹侗,见他也是满脸惊讶。南兹侗心里明白,这群武士的修真基础相当的好,如果只是少数几个这样的人他也不会稀奇,可是眼前百十来个全都这样,真让他惊讶万分。

李强调出两个小队排在大院入口处站立,自己率领赵豪、韩晋和鸿佥这些人等在门口。

一会儿功夫,卡本神使和斯廷会长陪伴著两个陌生人,缓步走进大院,他们身後还紧跟著七、八个人。

这群人刚刚进门,整个队列的注意力便全集中在他们身上,就像拨动了一根琴弦般,猛然间队列中所有的武士都发出了自己的威煞,这种无形化有形的煞气,直如滔滔巨浪翻卷奔腾,门口的几人立即出表现不同的修为。卡本神使携著斯廷会长,微笑站立,那两个陌生人也站立不动,身上长衣却无风自扬,而他们身後的几人,却连连後退给逼出门外。

卡本神使笑道:“老大,呵呵,不用摆这麽大的威势吧。”

李强也是好笑,他并没有想示威的意思,只是不想让他们看著自己这群人像一盘散沙,这才集合起来的。他微微使了一个眼色,赵豪心领神会,立即指挥队伍退到一边。李强笑道:“呵呵,神使大人,只是欢迎诸位而已,请!”

那两个陌生人站立不动。卡本神使笑道:“哦,先介绍两位客人,这位是阪寿商行的行首巴重德空,这位是坦邦大陆著名的修真高手空厚大师。”巴重行首和空厚面无表情地看著李强。卡本神使又道:“这位是重玄派的修真高手李强,鸿佥的师叔。”

巴重行首依旧无语。空厚的嘴角微微抽动,他心里明白,这次遇见麻烦了,重玄派的*他知道一些,因为这派的高手很少来坦邦大陆,在这里的影响不是很大,但是鸿佥他是知道的,虽然没有交过手,但是实力绝对不弱,他的师叔还会差到哪里去。

李强也不动声色仔细打量这两个人。

巴重德空给人的感觉就是一般世俗界的凡人,没有特别的地方,人极瘦,是个白魔。从黑狱出来的人,习惯上称呼坦特国人为白魔。他脸上皱纹极多,层层叠叠的让人看了很不舒服,尤其两只眼睛时眯时合,让人很难猜测他的心思。

李强第一眼看见空厚时心里涌起一种怪异的念头,这人的打扮让李强想起家乡的寺庙。空厚竟然是和尚的装扮,他光著头,身穿灰色的长袍,脖子上挂著念珠,一只手上也捏著一串珠子,赤著脚,脚上一尘不染。他样子看上去很年轻,却长著一双白眉,眉梢斜插,很像翱翔天际的雄鹰,是典型的鹰眉。

空厚锐利的眼光直射李强,两人互不相让地对视起来。空气慢慢变得紧张起来。

小海妖低鸣一声飞到空中,它也觉得不安了。

灰色的长袍猎猎作响,空厚身周的空气似乎都波动了,一圈像彩虹般的光在他身後亮起。空厚单掌竖立,手上的珠串卡在虎口上,他头微微低垂,指尖正对自己的鼻尖。李强立即看懂了,这是出家人的问讯手势。

让李强吃惊的是空厚发出的那圈七彩之光,他心里嘀咕:怎麽和尚还能放出佛光来?自从从地球出来後李强就没有看见过寺庙和和尚,突然在坦邦大陆上看见一个出家人,他实在感到奇怪:妈的,也许是我自己胡思乱想,他根本就不是和尚。

一股无形的压力紧紧地裹住了李强。空厚微微露出笑容,他觉得已经控制住了李强。渐渐地,空厚身上的七彩光华更加明亮。

李强一时走神,给空厚乘隙而入。不过李强身上的玩意实在太多,他无声无息地运起了影梦甲,先护住了真身。他身为主人绝对不好意思先出手,这点风度李强还是有的。

院子里的人慢慢都觉出空厚和李强正在暗斗,两人站立处五米之内无人能够接近。空厚依旧是打著问讯,只是脸上已经没有了微笑,两道鹰眉几乎直立起来。他心里暗暗叫苦,李强几乎没有移动,也没有看见他穿战甲,竟然能抵挡住如此巨大的压力,让他完全探不到底。

如果收手又实在太难堪,空厚不甘心地道:“请赐教!”他两手开始扭动,霎时间两只手掌在空中留下无数彩影,彩影聚合犹如绽放的鲜花,大喝道:“千谒莲花!”

李强几乎立即肯定这家伙一定是个和尚,即使不是也和佛教有关系,因为,坦邦大陆不可能有莲花的。他也喝道:“客气了!”寒灵巨掌应声而出。

紫金色的虚影巨掌在手掌上形成,尚未脱手已经“波波”连响。李强的寒灵巨掌已经和侯霹净的不太一样了,他的真元力蕴含著极大的火性,应该算是紫焰巨掌了。

不但是赵豪、南兹侗和鸿佥等人,就连卡本神使都不知道怎麽办了。这时候是没有办法阻止他们的,修真者之间的比试一旦开始就凶险异常,众人只能眼睁睁的看著。卡本神使示意众人退後,同时扬手撒出一道绿罩,将空厚和李强罩住。

千谒莲花旋转著缓缓飞向李强,莲瓣上一丝一丝的银光飞散。紫焰巨掌足足涨大到脸盆大小,李强才脱手而出,一脱手,便风雷之声大作。这完全是硬拼的架势,看谁的功力高,法门运用得巧。

紫焰巨掌压上千谒莲花,顿时亮起一道刺目的白光,院子里的人同时眯起了眼。虽然只是一瞬间,可众人觉得似乎过了很久。

“卡刺刺……叭……叭……轰……”

众人觉得大地都在颤动,巨爆的声音实在是太响了,每个人的耳朵里都轰轰乱响。卡本神使不由得在心里祷告大神,这两个人伤到谁都是不得了的大事,这时候可无论如何不能出事啊。

李强紫焰巨掌一出手,立即连掐灵诀。空厚咬牙抵住。爆声一起,两人同时被波及。空厚的脚下立即塌陷,人也连连後退。李强被这股无匹的劲力撞得飞到空中,狠狠地砸在绿色护罩上,这股冲劲立即触动了太皓梭,金光突地闪起,“空……咚!”一声闷响,手上正在掐著的灵诀立即消散。

绿色护罩顿时化作绿烟消散无踪。空厚也被波及,太皓梭的力量绝对不是他能够抵御的,幸好不是对他所发,他只是受了点伤。空厚扬手飞出手上的珠串,一条褐色的珠影飞到空中,他正要发力,出人意料的一道蓝光闪过,原来是小海妖,它浑身闪著蓝光,比箭还要迅疾,把珠串叼走了。

空厚吓了一大跳,他这串珠子可是蕴含了真元之力,竟然被一只小海妖凭空叼走,他愣住了。就这麽一耽搁,时机已经错失。

李强也火了,他明显不如空厚的功力深厚,大喝道:“好家伙,看我的。”

上次五层符咒叠加让他吃过一次苦头,这次李强学聪明了,双手连续画出,一层一层的叠加上去,画到第四层时,他身体周围一片光明,无数的金丝彩带在他身边飘浮,“劈劈啪啪”的银色小火花不停地闪现,他手微微翻转,金丝彩带化作一条彩虹,从他手心穿过,眼看就要出手……

卡本神使连声大叫道:“老大,住手……住手……”

空厚神色大变,也叫道:“佛祖……是十八灭魔手……住手!”

满院子的人都不太明白空厚说什麽,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已经输了。李强也想收手,可是这股劲力已经蓄满,如果不出手立即就会反噬,他也管不了这麽多了,扬手推出,所有的人都吓得面如土色。

霎时,风云色变,天地无光。

院子里全乱了套,所有的人都向後闪去。

李强这一掌根本来不及转移方向,只来得及抬高了手掌,劲力斜斜的掠过空厚的头顶。这道彩虹前行的方向是院落的大门,那股无匹的劲力摧枯拉朽般冲了出去,发出阵阵轰响。

空厚绝望地以为自己死定了,他身後的七彩光华急速包裹上身。彩虹的劲力稍稍触及到他,他十分明白十八灭魔手的威力,急速向边上飞去,即使这样也不能完全避开,身上的护身神光被击得粉碎。他半跪在地,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气,心里怎麽都不明白:李强怎麽会自己教派传说中的神功。

库勃和南兹侗几人都知道李强打出的是什麽,他们简直不敢相信会有这麽大的威力。

“劈劈啪啪……”乱石齐飞,烟嚣尘上,院子的大门和上面封闭的天顶,被这一掌炸出一个大洞,天顶发出难听的吱吱嘎嘎的碎裂声,洞口外的狂风立即呼啸而入。只见李强还是刚才的姿势,而空厚则半蹲在地,头深深地垂著。狂风把空气中的烟尘一扫而光,天顶的龟裂声越发令人恐惧。

赵豪喝道:“所有的弟兄通通将防御开到最大,准备武器,天顶要塌了,注意有大块的落下,立即将其击碎。各队聚集,快!”卡本神使更加紧张,刚才被李强破了他的“绿隐居”他都来不及心疼,看著将要坍塌的天顶,他一手一个护住斯廷会长和巴重行首,其他人他可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李强刚才那一击几乎用去一大半的真元力,他也觉得有点疲累。小海妖从空中落到他的怀里,炫耀的鸣叫数声,松口丢下那串珠子。李强笑道:“这是你抢到的,就归你了。”顺手给小海妖套在脖子上。

空厚听了哭笑不得,这个家伙也太损了,他把珠子给了这只扁毛畜生,自己脸皮就是再厚也不好意思讨要了。

“哢叭”,“嘎吱吱……”

响声入耳惊心,人人紧盯天顶,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蹦……啪……哗……”

天顶终於承受不住,崩塌下来。几乎在天顶上大块碎片坠落的同时,李强、鸿佥、库勃还有空厚和卡本神使同时出手。赵豪一声令下,众武士举枪向上疯狂射出光球。

李强以前在寒冰原有过经验,不敢用紫焰巨掌,他咬牙再次打出符咒灵诀,这次用的是三层叠加。他大喝道:“破!”五彩箭雨应声飞出,对准的是一块最大的碎片,箭雨立即没入大碎块里,巨力竟然将碎块向上顶去。一声闷响,那块巨大的碎块飞散开来,落下的碎石犹如冰雹,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

卡本神使手一招,一顶很像地球上常见的小雨伞出现在他手中,伞面快速的转动,样子小巧玲珑,一圈一圈的红棕色光华,旋转著飞出,紧紧地护住自己和两大商会的首领。

鸿佥运起了飞剑。南兹侗的法宝很有意思,居然是他身上的白衣,他一把抓下身上的衣服随手扔到空中,淡淡的白光从衣服里透出,把他身边的人都罩在里面,碎石块触到衣服就被远远的弹开,他倒是轻松自如。

终於,石雨落定,院子上方露出灰蒙蒙的天空,一个残破的大洞出现在众人眼前,外面的狂风呼啸而入,卷起地上的尘埃四处飞扬。只有少数几个人受了点轻伤,其馀的全部安然无恙,只是大部分人都灰头土脸的。

“老大,怎麽回事啊?……哎呀……”纳善睡眼朦胧的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他只穿了条大裤衩,赤著膊光著脚,手上拿著青影束,一出房门就被地上的乱石块绊了一个大马趴。他气急败坏地吼道:“谁……谁这麽缺德……地上搞这麽多石头,害人啊!”

惊魂初定的众人,被纳善这个活宝逗得通通大笑起来。

斯廷旦和卡本神使商量了几句,卡本笑道:“老大,你看这……已经一塌糊涂了,我们是不是换个地方谈?”库勃也说道:“是啊,还是另找一个地方吧,这里太乱了。”

李强掸掸身上的灰土,说道:“不必了,就在这里谈,这地方我觉得舒服。赵豪安排一下弟兄们,都进房间避避风,这里风太大了。老甲虫先别离开,等会儿我要给鸿佥他们炼器,正好你来参加。”

南兹侗兴奋得连声答应,笑道:“我等著,呵呵,还有一些铠甲正好要修改呢,不著急。”他立即走进房间里开始工作。

院子里的武士在赵豪的指挥下都回到房间里,大院里顿时安静下来,只听见风在尖利的呼啸。半晌,巴重行首忍耐不住了,他慢吞吞说道:“神使大人已经说了经过,我想这里面可能有点误会……我刚才出来前查了一下,我们阪寿商行没有步基共这个人,是不是你们搞错了?”

坦歌大声道:“什麽……这……”

李强歪著头,一声不响,同时阻止坦歌的说话。巴重行首又道:“可是我手下报告,你们不但打伤了我们阪寿商行的执刀手,还抓走了我们三位大尊……这个,是不是给我们一个交待啊?”说完他眨巴眨巴三角眼,若无其事地看著李强。

李强心念一转,这家伙先什麽都不承认,把责任都推出去了,耍赖皮?那谁不会?李强大笑起来,说道:“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哈哈,是误会,是误会……”坦歌几个人简直不敢相信老大在说什麽,什麽误会啊?可李强接下来说的却让他们吓了一跳。

“巴重行首,执刀手被打就像刚才和空厚大师比试一样,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至於阪寿商行的三个大尊……喂,你们谁看见了,反正我没有看见。哈哈,抱歉了,这个罪名可不敢当啊。”李强一脸的满不在乎。

坦歌忙随声附和道:“没有看见啊,什麽大尊小尊的,是个什麽东西?”

“你……你……”巴重行首顿时被李强气得方寸大乱,嗓音沙哑地吼道:“我们有证据,三个大尊就是你们抓的。神使大人,请你主持公道。”

卡本神使为难了,说道:“秉承大神的旨意,希望两家和为贵。”他心里也在埋怨巴重行首:这个老家伙占惯了上风,也不看看是和谁在谈判。

巴重行首一怔,心里又气又急,神使大人从来都是帮自己说话的,这次为什麽态度大变?他看耍赖不成又说道:“唉,我们不敢违背大神的旨意,我真的不知道有什麽人叫步基共的,容我回去亲自查一下,不过,请你们先释放我们的大尊。”

李强面色开始狰狞起来,冷冷地笑道:“好啊,我也要去查查看,是哪个兄弟抓了什麽大尊小尊的,等著吧。”

空厚在悄悄传音,似乎在催促巴重德空,他心里著急,想不通行首为什麽要保步基共这个小人物。巴重行首微微摇头,也冷冰冰地说道:“我只是遵从大神的旨意不愿欺负你们,哼哼,其实我们已经是很客气了。”

这种威胁的话一出口,不但是空厚觉得不妥,就连卡本神使也觉出不好。

李强挠挠头,问卡本神使道:“哎……神使大人啊,他是不是在吓我?”

卡本神使苦笑道:“请大家冷静点,不要意气用事!”

巴重行首接著说道:“如果你们放了大尊,一切都好商量,否则……”

李强冰冷彻骨地接道:“咬我?老子看你是昏了头,老得不会说人话啦,你是大神啊?什麽都要听你的。怎麽会让你这种人当上阪寿商行的行首?老子奇怪,像你这样的东西当家,竟然没给人灭了。”

巴重行首大约长这麽大从没给人这样挖苦过,他气得浑身颤抖,只会指著李强,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坦歌几个心里连呼痛快。

李强继续说道:“老子什麽都知道,那个步基共勾结坦特国,故意贩卖西大陆的行商,吞没别人财产,哼哼,不幸得很,正好遇见了老子……”

巴重行首跳起多高地吼道:“你胡说……你造谣……你凭什麽知道……”别看他年纪大,跳得还挺高的。

李强突然咆哮起来:“听清楚了,老家伙!老子就是从坦特国的黑狱杀出来的李强,老子这些兄弟全是黑狱的苦囚,里面就有这样被抓的人。看看老子额头上有什麽!”

院子里一片寂静。巴重德空浑身发软,他当然知道黑狱的事情,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群人会在这里。卡本神使也吓了一跳,这件事情他也了解一些,却不知道就是李强他们。黑狱的奴隶标志外界是不知道的,因为在李强进去以前,还没有人能逃出来。

空厚惊讶地张了张嘴,他也蒙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