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二章 岚湫公主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卡本神使微笑著取出一只精美的盒子:“老大,会用吗?要不要我来效劳。”

李强奇怪他竟然没有先提条件,而是立即给出离殒丹,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感激:“不麻烦神使大人了,我会用它。”纳善等人都奇怪,一颗丹药还有会不会用的问题,喂他吃下去不就行了。

大家来到帕本的床前,只见他气息更加微弱了。李强示意大家站开点,他小心地打开盒子,拿出一颗粉色的灵丹,有鸽子卵大小,一股淡淡的甜香散了开来。李强先轻轻揭掉帕本伤口上覆盖的绿皮,只见酒盅大的伤口已经发黑,散发出一阵阵的恶臭。李强对治伤大夫道:“你们把他的伤口清理一下,快点!”

那几个大夫手足无措,其中一个说道:“这个……怎麽清理啊……”

李强也是一愣,这里的医生竟然不会清理创伤。後来他才知道,这里治疗创伤都是用那种发光的绿皮,只不过每一个大夫的绿皮都不太一样,有好有坏而已,敷在伤口上,一般的外伤很快就会痊愈,伤重的就很难了。这里的医疗水平不但比家乡差得远,就是比之天庭星都要差上许多。

那些所谓的医生,看著李强凭空取出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放在帕本身边,只听他吩咐道:“给我搞几盆热水,要烧开的,快点……”围看的人都不明白他要干什麽,纳善担心的问道:“老大,这是干什麽啊……赶快把灵丹喂给帕本吃吧。”

李强灵丹到手心情大好,不厌其烦地解释道:“纳善,这种灵丹用法与众不同,如果给他吃下去,那就糟踏了。这次我来做医生,给大家露一手。”其实他也是硬著头皮蛮干,好在有灵丹作後盾,为了救帕本,他也顾不得许多了。纳善听了他的话倒也不奇怪,在黑狱他就看见过李强给人治伤了。

地上排好了一溜医疗用品,有镊子、剪刀、酒精、碘酒、药棉和棉签,可是就是没有手术刀。李强想了想,还是老办法,用飞剑吧。他取出在黑狱给贲做过手术的那把四寸飞剑,用三昧真火微微烧灼:“纳善你按住帕本的两只手,鸿佥你按住他的脚,库勃你给我递东西,准备好了吗?哎……发什麽呆啊!”

鸿佥、库勃和卡本都傻眼了,他们都是识货的人,看著老大手执极品飞剑,声称要清理伤口,都呆住了。半晌,才清醒过来,忙不迭上前帮忙。李强用飞剑小心地把发黑的死肉剔除,飞剑锋利无比,剑到肉除,十分的爽利。帕本根本就没有清醒,只是微微的呻吟了几声。

李强发现在伤口深处还有许多细小的碎刺,只好咬著牙用镊子一根一根的拔出。终於,鲜血流了出来,李强收起飞剑,将灵丹一分为二,取一半用真元力化开,一团粉色的雾凝在空中,空气里的甜香味浓烈起来。

粉色的浓雾慢慢地融进伤口,伤口立即停止了流血。眼看著酒盅大的伤口,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迅速的变小了,一盏茶的功夫,创口已经消失,只留下一块粉色的伤疤。李强又将另外半颗灵丹融化,说道:“小心了,帕本马上要吐出淤血……”

李强还是说慢了,帕本突然一张嘴,“噗”一口黑血仰天喷出,床边所有人都被喷得黑血淋头,那味道要多难闻就多难闻。只听帕本吼道:“好闷啊……呃……”李强趁他大叫之际,将融化的灵丹打进他的嘴里。

帕本浑身一激灵,身子绷得笔直,连续抖动了好一会儿。出乎大家的意料,他长叹一声,翻了个身,竟然呼呼大睡,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

大家不约而同都长叹了一口气:“唉……”相互望望,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库勃皱皱鼻子:“好臭啊……”纳善也低声嚷道:“臭……真他奶奶的臭……老大……臭不臭……”李强一巴掌刷过去:“没记性,你才臭呢!”

热水恰好送来,李强也没有想到会这麽快,热水都没有用上。他取出几条毛巾递给大家:“都洗一下,换件衣服。库勃找个人来,给帕本也擦一下,大家最好能洗把澡。”纳善摸著光头龇牙咧嘴道:“嗨嗨,老大……对了,我们家乡那里有大浴池,可以同时泡上几十个人,那叫热闹啊。哎,库勃,这里有这样的地方吗?带兄弟去吧,舒坦一把!”

库勃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坦邦星,他摇头道:“我们这里没有什麽大浴池这个东西。”纳善又大惊小怪地叫道:“啊……真是差劲,连浴池都没有。老大,你这个毛巾好软啊,好东西,我要了。”洗完脸他就把湿毛巾直接揣进了怀里。

李强嘿嘿笑道:“纳善,等回到你家乡也请我一起去泡澡,我们家乡也有那玩意儿。”纳善顿时兴奋起来:“那当然啦,一定请!一定请!”说笑间,坦歌、赵豪等人走了进来。坦歌笑道:“呵呵,这里好热闹啊。老大,我们回来了。”

赵豪很开心地上前施礼:“师尊,所有的兄弟都安排妥当了。”

大联会的斯廷旦会长道:“请各位到焕庭去小坐。”卡本神使也说道:“是啊,不要打扰了病人。”李强心里微微一沉,心想他还没有提条件呢,点头道:“好,一起去吧。”

焕庭是大联会秘密开会的地方,众人一层一层地往地下走,一路上戒备森严。纳善边走边嘀咕:“老大,老大,这个地方怎麽动不动就往地下钻啊,到哪都是下地去,真憋气……”李强虽然没有说话,心里却很认同纳善的话。

这是一间圆形的房间,非常洁净素雅,众人进门後盘腿坐下。斯廷旦笑道:“这里比较安静,也不会有什麽打扰,正好用来谈话。”他说完看看众人不再言语,一时间屋内寂静下来,没有一个人说话。

沉默了很长时间。卡本神使微笑地端坐著,神色不动,李强低著头似乎在想什麽,纳善东张西望一刻都不停。斯廷旦奇怪地看著众人,心里琢磨:他们都在想什麽,竟然都不说话。赵豪和坦歌都摸不清状况,自然不会多嘴。

终於,一阵鼾声惊动了大家。只见纳善盘坐在地,秃头歪在一边,张著大嘴,口水流得多长,睡相极其恶劣,呼噜声越来越响。他实在是太累了,一旦安静下来,忍不住就睡著了。

坦歌“噗哧”笑了,他站起身来想去摇醒纳善,李强急忙阻止道:“坦歌,别叫醒他,这几天他太累了。”库勃起身扶著纳善让他平躺著睡。

卡本神使依旧一言不发,微笑地看著李强。

李强暗叹这个老狐狸,拱手施礼道:“谢谢神使大人援手。”

卡本知道李强不会耍赖,笑嘻嘻地说道:“这件事不用谢,呵呵,只是一个交换条件而已。”李强点头:“那也要感谢,毕竟救了我兄弟一命,这是什麽条件也换不来的。”卡本神使眼中闪过一丝欣赏,笑道:“老大,我专门到阪寿商行和他们商谈,他们几个主要当家的,都不知道此事,答应我在这几天调查清楚,请老大无论如何忍耐一下,好吗?”

李强微微笑道:“可以,不过,我要阪寿商行交出一个人来,名字叫步基共。”他明白卡本神使在和稀泥,反正他手上现在有三个阪寿商行的什麽大尊,身份地位都比那个步基共高,不愁他们不就范,所以他笃定得很。

卡本神使心里奇怪,步基共?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啊,听名字应该是西大陆的人,怎麽会惹上李强这样的修真高手?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库勃忍不住插话道:“神使大人,您用什麽条件和我们老大交换离殒丹?”他倒是著急了。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不知道卡本神使会说出什麽来。

卡本脸色严肃起来:“大家都知道邦奇甯国和坦特国的这场战争,其实,西大陆的国家也卷了进来。坦特国目前和西大陆的番国结盟,得到了他们的承诺,等到恐惧风停息,他们会派一批驯兽高手来,帮助坦特国成立军兽部队。西大陆的搏杀兽普通士兵是很难抵抗的,所以,我们要阻止他们……”

鸿佥道:“神使的意思是要我们杀掉这些驯兽高手?”

卡本摇头道:“不是,我们无法知道他们这些驯兽高手什麽时候过来,而且他们安排的很缜密。我是要老大帮助送一件东西去西大陆。”大家闻言松了口气,李强直觉这不是那麽简单的事情,问道:“送到哪里?”

卡本稍稍犹豫道:“过莽原……到天戟峰。”

鸿佥等几个本地人大吃一惊,就连斯廷旦会长都震惊道:“啊……莽原?”

李强问道:“什麽莽原啊?”

鸿佥都不知道该如何解说。斯廷旦会长说道:“虽然我没有去过西大陆,不过,莽原我可是闻名已久了。听说那里遍布沼泽荒原,里面的怪兽极多,而且大多凶猛无比,搏杀兽在那里都必须成群结队的,落单的很快就会被更凶狠的怪兽猎杀,那个地方可不是人去的。”

李强并不太在意怪兽,他对自己这些人很有信心:“哦……这还好,不算太困难。卡本,送这件东西和番国的驯兽高手有什麽关系?”卡本神使犹豫片刻道:“这个……主要是一个同盟关系,他们得到这件东西,自然就能解决番国的问题。”

听他言不由衷的说法,李强知道内幕绝不是这麽简单,不过他也不愿意陷入很深,笑道:“既然神使不愿多说,那就这样吧,任务我们接下了,东西一送到就算两清了,神使大人以为如何啊。”

卡本神使明显地放松下来,他还真不能多说。李强笑道:“莽原多大?到时候我带著东西飞过去,不就行了……嗯?不对,应该不会有这麽便宜的事情……”鸿佥苦笑道:“师叔,莽原我知道,以前我师尊就在莽原附近修真的。莽原上空有青透隼,是非常可怕的东西,而且莽原的中心地带是上古的旧战场,到现在那里面还有一些可怕东西,神秘得很啊。”

鸿佥郑重其事地补充道:“这些都还好,最可怕的是晶石类武器在莽原上会威力大减,发挥不出十分之一的功效,还不如一些好的冷兵器。对修真者的限制也不小,似乎整个莽原都被笼罩在一种奇怪的罩子里。很久以前师尊曾经警告过弟子,修真没有到元婴期绝对不要进入莽原,即使到达元婴期也还是少去为妙。”

李强暗自心惊,元婴期的修真者基本上都炼有战甲可以防御,其防御力不是世俗界的人和兽所能伤害得了的,看来这个莽原真是有点古怪。

卡本神使道:“嗯……是比较难走,所以才会请老大去。东西不多,大约有十个箱子,还有三十多人……”李强吓一跳:“人?你说除了东西还有人?”卡本微笑著点头。李强心里不由得苦笑,这个老狐狸,太狡猾了,说话说一半,他明白这下不可能取巧了。

李强心有不甘说道:“卡本……神使大人!”卡本好笑:“什麽?老大!”

“嗯,你知道的,我们这帮人流落到坦邦大陆来,可以说是一穷二白。嘿嘿,既然有这麽大的任务,又这麽危险,你看我们缺乏很多装备和物品,有道是皇帝不差饿兵,嘿嘿,神使大人是不是赞助一点钱数啊?”

大家一愣,这是老大说的话吗?怎麽开口敲诈起神使大人来啦。卡本也是一呆,随即笑道:“那是当然,没有问题。”李强笑嘻嘻道:“嘿嘿,有神使大人这句话就行了。嗯,先让大联会垫上钱数。”他心里发狠,无论如何也要让卡本大大的破费一笔。

斯廷旦觉得非常有意思,他第一次看见有人敢敲神使大人的竹杠,笑道:“没有问题,这些钱数大联会还付得起。”李强叫道:“我可不要大联会付,我要神使大人付。嘿嘿,神使大人的钱数花起来爽!”他又道:“我也好沾点神使大人的仙气……嘿嘿。”

卡本神使知道李强想什麽,笑道:“别为我省钱,尽量地花……呵呵。”李强一阵气馁,知道钱数对於卡本来说根本就不关痛痒,以他的修为应该不会心痛钱财了。他想想好笑,根本就没有必要和他斗气,於是问道:“神使大人……卡本,要送的人是谁?”

“是拉都国的使团……”卡本还没有说完,李强就叫道:“不会是岚湫公主吧?”

卡本神使惊讶万分:“咦……老大也知道她?”

李强点头道:“认识,而且还蛮熟悉的。”他心里不停地偷笑,又道:“嗯,神使放心,我们一定会护送岚湫公主顺利到达天戟峰的。”坦歌忍不住“噗哧”笑出声,卡本神使奇怪地看了坦歌一眼,不明白他笑什麽。

坦歌对神使可不敢隐瞒,说道:“老大早就已经答应了岚湫公主,保护他们到西大陆去。”卡本神使这下可真的愣住了,结结巴巴说道:“啊……老……老大,这个……哎!我怎麽会没有搞清楚……”

李强和鸿佥几个知道的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卡本神使苦笑道:“老大到底是老大,简直就是无处不在啊。”李强忍住笑:“神使大人,这个任务可以不算,我可不愿意占这个便宜,事情实在是太凑巧了。”他深知卡本已经无法改变什麽了,说两句牙疼话也无关紧要。大家看他一副得了便宜又卖乖的样子,都觉得好笑。

卡本神使低头沉思片刻,自失一笑道:“不用,说实话这个任务并不是那麽好完成的,路途中可是千难万险。岚湫公主可是梵禅天的印女,身份非常特别,老大,你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她的安全。”

李强挠挠头自言自语道:“印女……印女?奇怪,我在哪里听到过的……印女……”他猛地一拍大腿道:“对了,印女露润玉……岚湫公主就是印女露润玉吧!”他想起了纳纳敦调查回来说过的话,当时没有十分在意,现在讲到印女他才记起。

卡本神使觉得自己真是小瞧了李强,这家伙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居然什麽事都清清楚楚,就连印女的原名都知道。他哪里知道李强他们在吃店出丑的事情,他只知道李强到坦邦大陆的时间不长,竟然什麽事情都有数,真让他吃惊不小。不过卡本心里倒是放心了许多,觉得这个任务托对了人。

斯廷旦挂在腰间的一个绿色小球闪起光来,他站起身致歉道:“外面有人找,我去去就来。神使大人、前辈请安坐。”李强心想:咦,还有这种东西啊,以前好像听谁说过的,坦邦星也有类似地球的通讯工具,我们也得想法子装备一下。

赵豪小声问道:“师尊,去西大陆後,我们还回这里吗?是不是所有的兄弟都去。”

李强被他提醒了,想想说道:“嗯,应该不会回来了。找到海玛瑙,护送岚湫公主後,我们直接去找古传送点,回你的家乡。对了,你马上回去,和兄弟们商量,愿意和我们走的都带上,把危险告诉大家,不要勉强他们。留下的人我们安排到大联会,以後就要在坦邦大陆生活下去了。”

库勃兴奋了:“老大,这些人大联会都要,我保证让他们在这里生活好。”他深知这是一批没有根的人,而且他们经过老大的指导,一定可以有大用。鸿佥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他知道自己的宝贝徒弟在想什麽。

赵豪起身告辞,库勃一把拉住他,笑嘻嘻道:“师叔,我陪你去……”赵豪看看李强,见他微微点头,便也笑著说:“好,这里曲里拐弯的,你带我走也好。”

“我砍死你……奶奶的……唔……你敢……”

大家被这一嗓子吓了一跳,只见纳善翻身咂咂嘴,继续打著呼噜。坦歌笑骂道:“这个老纳,睡觉都不安生。”

李强站起身来说道:“卡本神使,这事就说定了,我还要看看帕本去……”

斯廷旦匆匆忙忙进来,说道:“前辈,阪寿商行的行首巴重德空来了,硬说我们抓走了他们商行的大尊。”他气得脸色铁青,又道:“简直是胡说八道!我告诉他们卡本神使也在,他们就要求拜见神使大人。”

卡本神使笑道:“斯廷会长不用生气,卡本会解决的……”

李强笑嘻嘻地说道:“没错,我是抓了他们三个什麽大尊,跟大联会没有关系,只是我一个人出手。”他揽在自己身上,是想撇清大联会。可是卡本和斯廷旦听在耳朵里,可就不一样了:他竟然轻描淡写地说抓了三个人,而这三人还都是修真者。他俩简直搞不清李强到底有多厉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