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一章 卡本神使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哔哔波波”的爆裂声从李强身上响起,紧缚著他的几股劲力随著震响散去。李强连战甲都顾不上穿,身子就向射来尖刺的方向倒飞而去。满腔的怒火、悲伤和内疚让他杀心大起。四周呼哨声此起彼伏,对手没有想到李强竟然能挣脱“无形缚”,一时间也乱了阵脚。

身後的偷袭者是一个穿著黑色铠甲的中年人,他满脸震惊地看著李强携著狂暴的劲气飞来,犹如一尊暴怒的天神,他连气都喘不过来,更别说移动脚步了。瞬息间李强已经到了。

李强的两只手掐出四层重叠的符咒,悄无声息地打入那人的身体里。

只见那人神色一怔,身体就开始发亮。李强倒地一个倒钩踢,那家伙就像皮球一样,掠过库勃等人向前飞了出去。远处闪出几条人影,试图接住那人。就听李强大吼道:“爆!”

“波”,声音就像踩碎了一只气球,紧接著连珠般的爆裂声响起。

鸿佥和库勃惊得哑口无言,只见那个中年人在空中随著李强的吼声,立即碎裂成无数的血块,最令人恐怖的是,这些血块居然每一块都会爆炸,几条跃出的人影同时被炸飞,估计不死也受重伤。

李强这才腾出空来,扬手穿上澜蕴战甲,戴上炫阳环,怪啸著飞了过去。

埋伏的劫掠者发现,李强的身形如鬼如魅,他们知道麻烦大了,撤离的鸣哨声响起,纷纷打出一团一团的雾气,企图借此逃窜。李强一发现他们的意图,立即开始兜大圈避开雾气,在远处等著。他连续击杀五、六个人後,劫掠者胆寒了。

一个为首的汉子打出一道报讯的红光,带著手下拚命向鸿佥这边攻来,可鸿佥也不是好惹的,飞剑连续射穿几人的身体。他们更蒙了,对手太厉害了。

三道青光闪过,街口落下三人,那群偷袭者大喜过望,其中一个叫道:“大尊,对手太厉害了,旗门阵被一击而破,无形缚也困不住他……我们死伤好惨……”

紫光一闪,李强回到鸿佥身边:“他们是什麽人?”

鸿佥都不敢看李强狰狞的面目,说道:“袭击我们的是冤魂海的劫掠者,现在看来这三人才是指挥者,他们三人我知道,是阪寿商行的修真者。”库勃补充道:“穿红色战甲的叫匕旋,穿黑青色战甲的叫吉棋果,穿白色战甲的是德清灵什……老大,小心点。”

那三人看见鸿佥和库勃也是一愣。匕旋疑惑道:“怎麽是大联会的库勃长老……咦,他的师尊也在?”他对库勃问道:“库勃长老,你和他是一起的?”他用手一指李强。

库勃面无表情地说道:“他老人家是我的师门长辈,当然是一起的,瞎子都看得出来。你们这麽卑鄙的偷袭,哼哼,这件事情没完!”

鸿佥道:“师叔,我来打头阵!”李强一把拉住他,冷冷道:“他们三个都是我的……”他的声音冰冷阴森,听得人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匕旋三人震惊了:鸿佥的师叔?怎麽会惹上这样的人?三人互相望望,知道情报失误了,但到了这一步,再想停下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匕旋心里并不是很紧张,毕竟他们三个都是修真高手,他只是烦恼这次行动惹上了大联会而已。

李强懒得和他们多说,迈步向前。他也是气糊涂了,对手三人都到了元婴初期,三人联手是绝对不可大意的。匕旋三人也感到奇怪,莫非他要一斗三?匕旋使了一个眼色,也迎上前去。

德清灵什悄悄取出一样法宝,那是四个连环节做成的环,他向地上微微一顿,环上的结形成虚影,一个接一个地落在地上消失无踪。

李强有心试试五层符咒叠加的威力,手上连掐印诀急速画出。在第五层的阵法快要形成时,他突然发现不好,第一层的符咒只要很少的真元力,二层要多一倍,三层、四层还能应付,而第五层需要的真元力已经不是自己能达到的了。他见机得快立即散去真元力。

就这样稍稍一耽搁,德清灵什的无形缚从地下升起,又一次紧紧地固住李强。

鸿佥看出不好,大叫小心,同时向前扑出,库勃也随著冲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匕旋、吉棋果和德清灵什早有默契,这一招是他们三人的绝招,匕旋裹著一团红霞打在李强身上,吉棋果的手臂上连续飞出七只青影刺,德清灵什的一只脚犹如巨锥,狠狠地踹上李强的胸膛。

李强陡然清醒过来,知道自己来不及反抗了。他心念一闪:我要死了吗?那种感觉非常的奇特,有点茫然,有点不甘,还有点淡淡的伤感。

纳善抱著帕本,眼睁睁地看著,他感觉天都要塌了,整个人就像被抽了筋似的,浑身瘫软,嘴大大的张著,仿佛陷进了梦魇里。突然,一道刺眼的金光从李强身上散开,纳善猛然想起在黑狱时的那一幕,他喜极狂笑:“兔崽子们……死去吧!哈哈……”

“轰!”

四周的房子开始剧烈摇晃,整个天顶支架都发出恐怖的“吱吱嘎嘎”的碎裂声。

谁也没有想到,李强全身不动,却比能动还要可怕得多,从他身上爆发出的劲力,绝对不是元婴期的修真者能发出的。匕旋、吉棋果和德清灵什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速度太快了。他们惊恐地发现,打过去的劲力反噬回来,居然比自己发出的劲力还要大得多。

匕旋三人被这巨大的冲劲撞得倒飞回去,“乒乒乓乓”地砸入街边的商铺中,身上的战甲发出“啪啪”的碎裂声,最让三人绝望的是,他们的元婴被封闭了。太皓梭的力量可不是一般修真者能够抵御的,幸亏他们已经元婴初成,才算留下一命。

金光闪过,李强又可以动了,他有一种大难不死的感觉。灵光一闪,他想起傅山说的话:你以後可就是一个刺蝟了,谁打你谁倒霉……原来是这样,李强忍不住哈哈大笑,身形一闪将三人拎了过来。

鸿佥和库勃惊讶地站住了,这样站著不动就把三个修真高手打得死活不知,真是太厉害了。他们两个看李强的眼神全变了,满是崇拜敬服。他们不知道刚才就连李强自己都以为要完蛋了,谁知道他身上有那麽多古怪呢。

李强杀气腾腾举起手掌:“如果你们是光明正大和我斗,我决不会杀没有抵抗能力的人,不过……你们是例外,我兄弟死在……”他的手掌已经开始闪著青光,正是侯霹净的寒灵巨掌的起手式。

“老大……快过来,帕本有话说……”纳善狂叫。

李强一呆,帕本还活著?他飞一般地跃到帕本身边,蹲下身扶起帕本的头,抬手喂了一颗小培元丹,也不管有没有用。他内疚地说道:“帕本,是老大没用……”

帕本艰难地叹了口气,断断续续地说道:“老大……唉……我一生……一生懦弱无用,家……家也散了,老大……老大,我其实并没有把你……把你当老大,我心里一直把你当成亲兄弟……”他吐出一口血:“咳咳……老大,放了他们吧……我想通了……也许是要死的人吧……”

纳善叫道:“为什麽?为什麽?你不想报仇啦,步基共那个混蛋就……就让他……”

帕本苦笑道:“唉,把他打死又怎麽样……我那……老婆,唉,以後还靠谁呢,老大……兄弟,我只担心我那个女儿,不知道她流落到哪里了?我这个……这个没用的爹……”眼泪无声地从他眼角滑落,谁也没有想到他还惦念著背叛的妻子。

“放了他们?”李强心里突然明白了:“帕本,兄弟!你是怕我们杀了阪寿商行的人,他们会报复,是不是?”帕本抓住李强的手,为老大明白自己的心思而欣慰:“老大,为了我……不值得……拚命啊,就当……帕本已经死在黑狱了。”

李强突然觉得心酸难耐,不由得仰天长啸……

鸿佥发现,李强竟然泪流满面。

风喃市维持治安的士兵大批地赶到,将四个街口的通道围得水泄不通,他们都被李强震天的悲啸所惊骇,个个踌躇不前。

鸿佥知道这事情要闹大了,悄悄叫过库勃道:“库勃,去和他们交涉一下,别大惊小怪的。”库勃毕竟是大联会的长老,各方面的关系都有,闻言立即走了过去。

鸿佥小心地对李强道:“师叔,您先别急,帕本已经是修真者了,虽然程度不高,但比一般人的生命要强许多,我们是不是想想办法救他……”

李强听了帕本近乎遗言的话语,整个心神都散了,鸿佥的话一语惊醒梦中人,他立即道:“快!不惜任何代价都要救活他……鸿佥,你和纳善把帕本带回大联会,要快……找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药!”

鸿佥心里叹息,他知道帕本不是一般的医生能救得了的,他最多只能撑三四天,不过,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们都会竭尽全力的。纳善双手捧起帕本叫道:“师哥,怎麽才能快点?”鸿佥道:“你抱稳他就行了。”

鸿佥拎起地上装小海妖的软袋,将它挂在腰上,一只手紧紧抓住纳善的腰带:“师叔,我们先走了。”他也不顾耗用大量的真元力,凌空飞去。

那群劫掠者抬著阪寿商行的三人欲退无路,眼看著李强杀气腾腾地走过来,个个紧张得浑身颤抖。他们见阪寿商行的大尊都被打成重伤,他们这些普通人上去根本就是送死,中间为首的一个大汉硬著头皮迎了上去。

他刚张开口,一句话还没有说,就被李强飞起一脚踹回人群。

李强因为帕本的话而止住了杀心,但是心里的怒火却更加炽烈。他为帕本的善良、宽容和对自己真挚的兄弟情所感动,所以不愿违背了他的话,可又不想放过这群混蛋,在极度矛盾中,他吼道:“你们不是很能打吗?来呀!打啊!老子今天让你们记住……什麽叫打人的滋味!”

犹如一头发怒的雄狮冲进羊群一般,李强大打出手。大群的士兵举著刺脊枪慢慢靠了过来,目瞪口呆地看著李强。那些劫掠者还剩三十多人,只是片刻功夫,便无一站立,通通瘫在地上痛苦呻吟,个个都断手折脚鼻青眼肿。

库勃神态倨傲地和维持治安的指挥官说著什麽,那个指挥官不停地点著头,悄悄吩咐了手下几句。士兵们听到传来的命令,都很惊讶地垂下了刺脊枪,不过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他们看著李强发威,个个吓得不轻。

对著这群毫无反抗能力的人痛打,李强慢慢也觉得无趣,心中的怒火随著这群劫掠者的惨状消失了许多。他冷笑数声,转身走出人群,走出几步又觉得不甘心,掉头又往回走。那群劫掠者刚刚庆幸捡回一条命,没有想到这个煞星又回来了,霎时间他们通通崩溃了,哭喊声、告饶声、哀求声响成一片。

这下倒是出乎李强意料之外,他想了想,突然邪邪地笑了。库勃恰好看到,心里纳闷:老大笑什麽?

李强跳到人群中,找出那个先前想和自己说话的家伙,一把拎起他,问道:“喂,你们为什麽叫劫掠者啊,说给老子听听,答得好饶一命……答不好……哼哼……裂碎了你。”

那家伙浑身痛得都不知道如何是好,结结巴巴地回答:“劫……劫掠者……就是……抢……抢……”他实在是疼痛难忍,库勃在不远处插话:“他们是在海上专门抢劫商船的,我们这里都叫他们劫掠者。”原来是一群海盗啊,李强恶狠狠地邪笑道:“哦,我正好在学习如何当一名合格的劫掠者,从你开始吧。”

那家伙还没有明白这话是什麽意思,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光溜溜的了。李强几下就把他扒光,随手把抢来的东西扔进士兵群里,叫道:“库勃过来帮忙,给我扒光、抢光、送光,哈哈……有财大家发。”

库勃发现这个老大有时候真的很邪,可老大下令,不干也得干,他也冲进人群开扒。那群士兵骚动起来,李强扭头道:“哎,傻站著发什麽呆,不想发财啊……都过来抢啊,谁抢到就是谁的。”士兵们正在犹豫,突然有人叫道:“妈的,不抢白不抢……抢!”顿时,士兵们蜂拥而上,最後连指挥官都忍耐不住,也冲进人群里大抢特抢起来。

有些士兵没有抢到东西,便乘机持枪抢劫附近的商铺,一时间乌烟瘴气,场面混乱之极,直到第二队士兵赶来,才算停息下来。再看那三十几条大汉,个个清洁溜溜,浑身寸缕皆无,躺在地上翻滚嚎哭,他们恨死自己的老大了,怎麽会接下这种生意。李强和库勃早已不见踪影,三个阪寿商行的大尊也消失不见了。

李强和库勃悄悄带著三个俘虏回到大联会。库勃吩咐把匕旋三人关起来,严令不得走漏风声,然後随著李强赶到帕本的床前,那里已经围著很多的医生。

纳善一眼看见李强进来,急忙上前:“老大,帕本的情况不太好,你看看吧。”

帕本躺在床上面色憔悴,双眼紧闭,胸口上的那支尖刺已经取出,一块发著绿光的软皮敷在伤口上,四周围著六、七个医生,个个愁眉苦脸,似乎有点束手无策。李强走近轻声问道:“能救得了吗?”医生无言以对。

鸿佥低声道:“师叔,这是风喃市最好的治伤大夫了,帕本伤得实在太重,他们也没有……”李强一言不发,止住他的话头。他已经冷静下来了,先想了想从地球带来的一些医疗用具和药品是否有用,他叹息自己不是学医的,可就是学医的也没用,对这种致命的创伤根本就束手无策。

纳善见老大在房间里不停地转著圈子,紧蹙著眉头,他连大气都不敢喘,知道老大在想办法。自从认识老大,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老大发愁,在黑狱那麽恐怖的地方也没见他这样愁过。

众人一时都束手无策。时间在悄悄地流逝,李强也显得越发焦躁。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一天,帕本的伤势更加严重了,他陷入深深的昏迷中,偶尔低低地说几句话,声音含糊不清,似乎在叫著谁,问他话他也不回答。

又过了一天,李强渐渐开始绝望,众人都小心地不去触怒他。他额头上的红印亮得发紫,纳善知道不好,他曾经见过老大这样,这是他发飙暴怒的前兆。他明白,只要帕本一死,老大肯定疯狂。

一个侍者走了进来,向库勃报告道:“大会长陪卡本神使来了,说是为了阪寿商行的事情。”

“阪寿商行”几个字对李强实在太敏感,他风一般地掠到侍者身边,一把揪住他:“什麽阪寿商行?快说!”李强的样子太过可怕,那个侍者吓得差点尿裤子。李强不耐烦地催促:“快说,发什麽呆!”那个侍者被李强恶形恶状的低吼吓得浑身犹如筛糠,一句话都说不出。库勃急忙道:“老大,是卡本神使来了!”

李强微微一呆,卡本神使?他突然大喜过望,想到在回春谷第一次见到卡本时,他正在向梅游冰求丹,那他一定有离殒丹!李强心情顿时大好,看著发抖的侍者,他歉疚地松了手,连声道歉,搞得那个侍者不知所措,以为李强有病,慌忙退了出去。

老远就听到卡本神使快活的笑声,不知道为什麽,李强听著他的笑声就觉得特别的难受。卡本携著一位长髯老者走进房间,笑嘻嘻道:“老大好啊!”李强乾净利落地回答:“不好,难受!”

长髯老者吃惊地看著李强,他第一次听神使称呼别人为老大,而这个年轻的老大似乎还不买帐,更加让他吃惊的是,大联会的长老也叫他老大。库勃长老介绍道:“老大,这位是大联会邦奇甯国的会长,斯廷旦会长。”又道:“这位是我的长辈,李强师叔祖,我的老大。”

斯廷旦恍然大悟,原来他是修真者,而修真者是看不出年龄的,就像库勃修真後面容大变一样,这个李强大约也是如此吧。他释然一笑,上前行礼:“斯廷旦见过前辈。”李强不愿托大,回礼道:“斯廷旦会长好!”

李强见礼完毕,急不可耐一把抓住卡本神使道:“我要一颗离殒丹!随便你开什麽条件,我都答应!”卡本神使得意地大笑:“今天,我特意带著离殒丹来的……哈哈……”

纳善心里突然有想掐死他的念头,看他的神态绝对就是趁人之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