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十二章 遭遇突袭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卡本神使可是成了精的老狐狸,他嘻嘻笑道:“按辈份算,你还是前辈,不过,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所以我还是叫……”纳善插话道:“叫老大……叫老大就成了!”他不知道卡本的地位,不过就算知道他也管不了那麽多。

老甲虫南兹侗心想:乖乖,让神使大人喊老大,未免太不恭敬了。坦歌更是不知道说什麽了,卡本神使在绿族中有极高的地位,即使绿族的大首领见到他也是客客气气的,绝对不敢冒犯。可他人微言轻不便多言,紧张地看著神使,生怕他发怒。

卡本依旧笑嘻嘻的:“呵呵,老大?好!就叫老大吧……老大,为什麽想要和阪寿商行打架,还有,问他们要什麽人啊?也许其中有误会,让我去和他们商量,怎麽样?”他的话几乎滴水不漏,让李强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可李强决不会假借他人之手解决这件事,这个人情欠下来可不好还,他又想开始装傻了。

帕本突然说道:“我要亲自找到那个浑蛋……我……”李强阻止道:“帕本,别急,一切都会解决的,你放心好了,会让你和那个混帐东西一决高低的。现在你只要好好的修炼,其他都是老大的事情。”不觉间,他也开始自称为老大了。

李强挠挠头,若无其事地说道:“嗯,我们已经打扰老甲虫很久了,是不是该告辞了?老甲虫,你有客人,你慢慢招待,我们就先走一步啦。”他站起身来招呼道:“好了,鸿佥、纳善,我们走!”纳善笑嘻嘻地站起身:“闷死我了,太好了,走啦!”他一呼一应跟李强配合得极好。

鸿佥是老实人,忍不住说道:“师叔,这个……这个……合适吗?”

卡本觉得好笑,同时也很惊讶,说道:“鸿佥原来是重玄派的啊,哈哈,太好了!”李强心里不停地臭骂鸿佥。他故意大惊小怪地叫道:“神使大人原来不知道啊,咳咳!鸿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以後可以正大光明的说嘛,神使大人以後可要多多照应啊,先告辞了。”

大家紧跟著李强走到庭院,出奇的是卡本并未阻拦,反而笑嘻嘻地送到门外。他看著李强笑得几乎合不拢嘴,李强怎麽看都觉得他笑的像狼外婆。纳善嘀咕道:“老大,你看他就像在路上捡到一锭金元宝,笑的好过分,要不是耳朵挡著,嘴巴都要咧到脑袋後面去了。”李强假意的低声叱责:“纳善,闭嘴!不许对神使不敬。”但他嘴角的笑意却很难掩饰,只好别转头去。

走到门口,李强大声说道:“不送!不送!告辞!告辞!”

卡本神使施礼道:“老大,慢走……哦,对了,过几天我会到大联会去,专门拜访几位当家的会长,我想老大也一定会在的,哈哈。”李强真的感到很不爽,又被他捏到软肋了。

老甲虫南兹侗依依不舍道:“老大,过些天我会把东西送到大联会的,能认识老大真是我的荣幸。”他是从心底里佩服李强。

回到大联会,李强越想越觉得不对,吩咐坦歌道:“你和赵治回峡谷,把我们的人悄悄运进城来。库勃你安排飞板,用大联会的名义,不要和军队起冲突。另外,库勃再安排居住的地方,一共有一百多人,听明白了吗?”

库勃在李强订购铠甲的时候就知道老大手下还有一批人,闻言也不奇怪,立即安排手下执行。库勃在大联会地位超然,他发出的指令就是会长也不敢轻易反驳,很快各项准备工作就井井有条地展开了,李强觉得很是满意。

一切都安排妥当,李强招呼道:“库勃,咱们逛逛这个风喃城吧。鸿佥、纳善还有帕本一起去,呵呵,大家都放松放松。”帕本倒无所谓,他来过不少次了,纳善兴奋的要命,连声说好。库勃给他们每人一个黑色的商牌,又递给李强一块小方卡。

李强好奇地问:“这个是什麽?”帕本在边上一眼看见,吃惊道:“商会千卡!”他看到李强不解的目光,又道:“是钱数卡,这种卡可是身份的象徵,一般人就是有百万钱数也办不到这种卡。”

李强笑道:“哦,原来是钱数卡。库勃,你不是准备让老大亲自拿著它去付钱吧?自己拿著。”随手还给库勃。鸿佥呵呵直笑,库勃苦笑道:“和师尊说的一样,唉……我这个晚辈当的……吃力不讨好啊。”帕本连连摇头,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不要这种卡,而且还是白送的。

一行五人从後门来到街上,沿著大街走向繁华的商业区。

风喃市的商业繁华区坐落在城市的西边,李强发现这里的商业还真是很发达,虽然比不上家乡那麽先进,但是比天庭星要热闹得多。他察觉到一个现象:这里的商业宣传手段不行,几乎看不见有广告性质的东西,最多是在店门口支一个小牌子,很不显眼。

李强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拉住库勃道:“库勃,你知道谁会买我们的香水啊?就是那种有潜力购买的人。”库勃奇怪他怎麽会想起问这个:“老大,能买得起的人应该不少,我想高价卖出应该没有问题吧。”

“不一定……”李强边走边说:“人家根本就不知道什麽是香水,怎麽会花大价钱呢?如果是我,就不会花这笔钱数,所以,我们缺了一个步骤,回去後你立即著手办这件事情。”库勃听了简直不知道如何回答,为难道:“老大,应该怎麽办?我不会啊。”

“很简单,你只要把那些可能会购买的人找出来,专门派人给他们送去介绍一下,让他们知道香水是什麽东西就行了。”李强随口答道。

不但库勃半信半疑,就连帕本他们也觉得这是多此一举。李强笑道:“相信我,没错哦……哎,库勃,那是什麽店啊。”

那是一家专营怪兽的宠物商店,门口立著一个半人高的怪兽雕像,样子有点像蜘蛛,圆圆的身子上有八只长长的毛脚,只不过比蜘蛛的形体要巨大很多。李强十分好奇,领先走了进去。

这个店看来生意很差,冷冷清清的没什麽顾客。一个店员模样的人迎上前来,用非常热情的稍带夸张的表情欢迎李强一行人。临街的店面里空空荡荡的什麽也没有,店员领著他们直奔一条通道,顺著通道走到地下,这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

坦邦大陆的宠物饲养可是历史悠久了,通常有几种豢养的形式:一种是可爱型的怪兽,大部分是有钱人的玩物,非常的昂贵;一种是恶兽型的,是一般人用来看门护院的;还有斗兽型的,是专门用来赌博比赛的;最後一种就是从西大陆流传过来的,用来战斗的搏杀兽。

这些怪兽有天上飞的,地上跑的,还有水里游的。李强觉得就像是到了动物园一样,几乎所有的怪兽都是他没见过的。帕本、鸿佥和库勃都是见怪不怪了,只有李强和纳善惊奇得像个孩子,不住地发出惊叹。

纳善指著一个约一米多高的怪兽:“老大,这个家伙威啊。哎……夥计,这是什麽怪兽啊,说来听听。”

那是一条全身鳞甲泛著青光的怪兽,很安静地站在笼子当中,但是从它的眼神里可以发现,它绝对是一条猛兽。它的样子很像是恐龙中的暴龙,不过头上多了一块三角形的刺。店员说道:“这是西大陆运来的‘迅甲蒙’,是一头搏杀兽。在西大陆它可是军队里的一等兽,战场上这家伙可厉害了,您想要吗?七万六千钱数它就是您的了。”

“扑通”!

纳善坐在地上:“您给我七万六千钱数,我住进笼子里去。”

帕本摇头道:“迅甲蒙现在买了没用,只能关在笼子里观赏。这东西要从小训练才行,这条是成年兽,训不熟的,而且西大陆这种迅甲蒙很多,根本就不值那麽多钱数。”

李强突然道:“那是什麽东西?好漂亮啊。”

“那是海妖……不过,这种海妖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喂,店家,这只海妖是从哪里得来的?怎麽是宝蓝色的,我见过的海妖都是黑灰色的,没这麽漂亮啊。”库勃问道。

店员夸道:“您这位客人是行家,这只海妖是独一无二的,在冤魂海都很少见,它比一般的海妖飞得快多了。呵呵,钱数上好说,给你们最优惠的……呵呵。”他也不说是从哪里得到的,只是不停地媚笑,希望这群人能够多买一点,最近生意实在是太清淡了。

这是一只缩在笼子一角的小怪兽,笼子是由防御光栅结成的。李强以前在家乡时也养过小动物,对小猫小狗都很喜欢,他看到这只小海妖瑟瑟发抖地缩在笼角,觉得这个小东西挺可怜的,便蹲下身来仔细看著它。

海妖是冤魂海特产的怪兽,飞行能力极强,是惟一可以在恐惧风里飞行的怪兽。这只海妖有著扁圆形的身子,头部有点像蝙蝠,两只眼睛眨巴眨巴的发著淡淡的蓝光,透出一种绝望的神色。从它身上看不出有翅膀,全身布满了指甲盖大小的宝蓝色的翎羽。李强估计它只有一般成年猫那麽大小。

“打开笼子,我抱出来看看……”李强很喜欢这只小海妖。

店员吓了一跳:“不……不……不行,这个不是抱著玩的,它要是飞起来谁也追不上,而且要是被它咬上一口那可不得了……”李强根本就不听:“打开笼子!其他的你就别管了。”库勃他们倒是不担心,李强别说是对付一只小小的海妖兽,就是搏杀兽也不在话下。

店员的神色既紧张又犹豫,最终还是抵御不住想卖出的念头:“也行,要打开笼子必须先付钱数。”李强挥挥手,库勃立即掏出商会千卡道:“多少钱数?”店员还在眼巴巴地看著李强,心想刚才报价实在是太高了,把那个光头吓住了没敢买,这次可不能再吓住这个年轻人了:“呵呵,这只便宜,只要一万二千钱数……”说完心虚地盯住李强看。

李强没有注意到他报的钱数,他还在关注著那只小海妖:“什麽?你说什麽?”

店员急忙改口道:“钱数可以商量……钱数可以商量……一万?八千?伍千行了吧,这是最低价了。”李强被他带著哭音的调子惊醒,抬头用手一指库勃:“找他拿钱。”店员这才发现库勃手上拿著的竟然是商会千卡,这回他可真的要哭了。

库勃笑嘻嘻道:“伍千的价格还算公道,赶快开笼子啊。”其实,只要李强想要,再多的钱数库勃都会付的。纳善在一边笑道:“这里的水分太大,价格乱报嘛。”店员心里在臭骂自己,脸上却还要挤出一副笑容,这样的大主顾不巴结还去巴结谁呢。

笼子上的光栅刚刚黯淡下来,只见蓝光一闪,小海妖犹如一支离弦的箭,一下就窜出了牢笼,速度之快让人难以置信。李强早就盯好了,小海妖一动他也紧跟著动了,速度绝不比它差。

小海妖的身法让李强叹为观止,它就像游鱼在水中一样,灵活得让人难以想像,在空中它可以突然悬停,忽左忽右的闪动。李强的身法也不弱,不仅鸿佥他们吃惊,那个店员更是看得目瞪口呆:一个人竟能在空中做出如此迅捷而变化多端的动作,而他身上还绝对没有飞翼。

终於,李强一把抱住小海妖。他笑骂道:“你这个小家伙跑得真快,好了,安静……安静!哎哟!还咬人啊,呵呵,咬不动了吧。”他抱著小海妖从空中一步一步凌空而下,就像空气中有台阶一样,这一招还是跟侯霹净学的。

小海妖死死咬住李强的左手,嘴里发出“呜噜”“呜噜”的生气声。那个店员吓坏了,他知道被小海妖咬住,最少要掉块肉,弄不好就骨断筋裂。他心里不停地自我安慰:海妖已经卖出了,与小店无关。

“店家,小海妖吃什麽东西啊……喂!发什麽呆啊。”

“您没事?它……它咬您呢,这……这可不关小店的事啊!”店员文不对题地答道。

李强右手抱著小海妖,左手轻轻地挣扎了一下,小海妖立即更加用力地咬,它大约也很奇怪,嘴里的东西怎麽咬不穿嚼不动啊。慢慢的它也没劲了,两只漂亮的蓝眼睛“骨碌”“骨碌”地转个不停,松开口,小小的脑袋转动著东看西望。李强看看左手,虎口上有一圈白印。他轻轻用手抚摸小海妖的羽毛,手上微微带了一点真元力。小海妖大约觉得很舒适,它突然将身子一盘,眼睛一闭,竟然在李强怀里睡著了,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李强笑道:“哎,这个小东西还真好玩。店家,它吃什麽?”店员看李强的眼神和看怪兽没什麽两样:“吃乌子干和晶石……哦,对了,乌子干小店有,您买点?”他看到李强点头,立即兴冲冲地跑了进去,不一会儿端了一只箱子回来,放在李强面前。

“居然喜欢吃晶石,真是奇特的小家伙。”李强要不是手镯里全是上品晶石,他还真想拿一块给它尝尝,看它怎麽吃下去。

乌子干是冤魂海里特产的一种小生物,有点像海参,当地人都叫它乌子,晒乾後就是乌子干,是小海妖最喜欢的食物。

小海妖闻到乌子干的味道,“呜呜”的低鸣起来。李强抓起一块递到它的嘴边,只见它从胸口两侧的羽毛里伸出两只红红的小爪子,紧紧抓住乌子干“哢嚓”“哢嚓”地吃了起来。鸿佥看著李强专注的神情,心里突然有了明悟,他觉得自己的修真太过拘谨了。

小海妖吃的很少,一会儿工夫就饱了,它伸了个懒腰又闭眼睡觉了。店员拿过一个软袋,让李强把小海妖放进去,帕本顺手接过。李强又买了许多乌子干收进手镯里。

一圈逛下来,他们没有再买任何东西,那个店员无比失望。

重新回到大街上,李强笑著说道:“以前就是打死我也不敢相信,天下还有这麽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而且还有人养著玩。纳善,这里比你们家乡要怪多了,习惯吗?”

“嗨嗨,老大,我现在是随遇而安啦。坦邦大陆还算不错,就是吃的差点,其他无所谓,只要跟著老大心里就高兴。”他倒是不忘及时送顶高帽子给李强戴戴,拍拍老大的马屁。

库勃笑道:“西大陆的怪兽最多,那才是稀奇古怪呢,以後老大去了就知道了。我和师尊在西大陆时曾经和一只巨兽对峙,那次真危险啊。”鸿佥笑道:“要不是你去逗它,它也不会紧追不舍,那次可气得我够呛。”

李强笑道:“哦?连修真者都对付不了?这种怪兽运到坦邦大陆来打仗,别的国家怎麽受得了。”库勃连连摇头:“过不了冤魂海,体积太大了,没法运输的。”李强道:“每一种生物都有幼年期,这些大怪兽在幼年期不会有多大的,运到坦邦大陆来训练不就行了。”

库勃吓了一跳,说道:“哎呀,老大,这个办法确实可以行得通。战场上突然跑出这麽一只怪兽,谁能抵挡?但愿没人想到这个。”

众人走到街口,库勃问道:“老大,往哪里去?那边是……”库勃话没说完,异变突生,五道褐色的光骤然落下,整个街口顿时被一片死寂笼罩。李强定睛一看,原来是五支小小旗子,他大叫道:“穿上铠甲,取出武器……快……鸿佥护住大家!这是旗门阵!”

一片大雾弥漫开来,一道墨绿色的剑光破雾而来,紧接著,从地上突地升起几股压力,紧紧缚住了李强。鸿佥和库勃已经是战甲上身,而纳善和帕本还在紧张地穿著铠甲。李强发现对手是早就算计好的,专挑他们最没有戒心的时候出手,他心里十分著急。

李强毕竟已不是初到天庭星的菜鸟了,经过不少次的争斗,他也学会了很多实战经验。他的身子被那几股无形的劲力缚住,但是他的手还能动。他眼睛死死盯著飞来的剑光,两只手迅捷地掐上印诀,连续三层叠加,第四层来不及做出,大喝道:“破!”

五彩的箭雨霎时间脱手而出。箭雨和剑光一接触,整个旗门阵里犹如一阵春雷滚过,霹雳声中,雾气四散剑影全无,但是李强还是移动不了身形。鸿佥运出飞剑一溜剑花闪挡在几人面前,他大叫道:“师叔小心,是劫掠者!”

突然,一道暗黑色的影子打向李强的後背,无声无息速度奇快。帕本正好站在他的侧後方,一眼看见惊得魂飞魄散,他连喊都来不及,就一跃而起,用身体去挡。纳善离的稍远,几乎同时也扑了过来。那是一枚一尺多长的尖刺,闪著蓝莹莹的暗色光,似乎也是一件奇门法宝,帕本穿的铠甲根本抵挡不住,只听“噗”地一声闷响,尖刺狠狠地扎进他的胸口,他大叫一声倒了下来。

纳善狂吼道:“老大……帕本……”李强一扭头看见,觉得自己的心在一刹那间似乎停止了跳动。纳善一把抱住帕本:“老帕!帕本……”

帕本勉强抬起头,眼睛看著李强:“老大……帮我找到……女儿……”

李强疯狂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