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十一章 十八层阵法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只见李强两手翻飞似乎在掐著印诀,刹那间他的手亮了起来,一青一红两道光从他手上打出,那光一离手便“叭叭”发出怪异的震响,青色光忽地钻进红色光里,整个试器场都闪亮起来。南兹侗一个箭步跃到墙边打出印诀,墙体突地亮起,这是他眼见不好立即增加房间的防御。

“乒乓……轰”

试器场一阵晃动,半晌,才平息下来。

库勃目瞪口呆地看著,他怎麽都没有想到会有这麽强的攻击力。李强满意地喝采道:“太棒了!原来是这麽回事,今天的收获可大了。”又对大家说道:“你们都站到我的身後,我再试一次,我也不知道有多大威力,保险点!大家都躲开点,哦……都将铠甲穿上。”

鸿佥疑惑道:“师叔,为什麽这样郑重其事的……”李强笑道:“我刚才只是两层叠加,下面试一下三层叠加,我也不知道有多大威力,小心没大错。”大家忙不迭地穿上铠甲和战甲,李强扬手穿上澜蕴战甲。

南兹侗是第一次看见李强穿上澜蕴战甲,他一生都在钻研如何制作铠甲,陡然间看到澜蕴战甲,他整个人都蒙了。他可是识货的人,虽然不知道李强身穿的是什麽战甲,但是他知道这个东西绝对是一件稀世珍品。鸿佥叫道:“老甲虫,发什麽呆,快过来!”

李强在心中又将十八种阵法过了一遍,挑出三种相关联的最基础的,运真元力凭空画出。这次他两只手都发出“哔哔波波”的脆响,无数的小彩球浮在他双手之间,他两手往怀里微微一缩,大喝一声:“破!”

彩球化作五彩的箭雨布满了他的身前,随著他的一声大喝,彩箭如狂风暴雨般射了出去,慑人心魄的利啸声突然炸响。试器场已经不仅仅是震动了,防御一层层的被箭雨击碎,等到箭雨消失,试器场的防御已被完全破去。

试器场一片寂静。

库勃喃喃自语:“这麽厉害,竟然会这麽厉害。唉,我还成天在寻找好法宝,自己已经有了却不知道。”南兹侗差点把自己的胡子都拔了下来,试器场的这五层防御有多厉害,他太清楚了,竟然能被李强空手破去,太不可思议了。这下,他对李强是鸿佥的长辈一事倒是深信不疑了,果然是厉害啊。

李强深吸一口气:“可惜,可惜……不能试四层叠加了,不然,这间试器场肯定要塌掉。”他心里其实也很吃惊,因为,这种攻击方式可以将全身的真元力快速发出,威力确实不同凡响,但是缺点也十分明显,那就是後继无力。

纳善四人都听不懂李强说的什麽三层叠加四层叠加的,四个人自成一堆在那里聊天。鸿佥、库勃和南兹侗修真水平较高,都注意李强的说话。库勃问道:“老大,什麽叫四层叠加啊?是和珠子有关吗?”

李强拿过他手上的连环珠:“你们看上面有什麽,别用眼睛看,用你们的心神看!”连环珠在他们三人手中传了一圈,南兹侗道:“上面好像是符咒,太多了,看不清,我修真功力不够。”鸿佥道:“是符咒,我们重玄派叫它阵法,不过我看不懂,我只识得一、二个阵法。”

李强在地上用手指画出一个阵法,说道:“你们记下来,然後用真元力把它凌空画出後,再将阵法击出,来试试看。”他忍不住过起老师瘾来了。

库勃觉得好玩极了,立即运真元力凌空比划起来,鸿佥和南兹侗也跟著学起来。纳善扭头看见:“哎,哥几个,你们看,他们在搞什麽?”赵治仔细看看:“什麽东西?像是在鬼画符啊。”帕本道:“不对,他们在学东西,我去看看。”他急忙跑过来,看见地上的阵法:“快过来,老大在教新东西呢!”

库勃急得大叫:“我来不及画出来啊,太复杂了,真元力根本没等阵法形成就散了,老大,你是怎麽做到的?”鸿佥和南兹侗也失望地住了手,根本就来不及做。李强直摇头:“不是真的用真元力画一遍阵法,试著用心念画,那比眨眼都快,再来一次。”

三人又开始尝试。

“不对……老甲虫,是用心去画……”

“老大,什麽是用心去画……我不懂哎!”

“库勃,是用想的……先想好了……再……哎!”

“师叔,怎麽才能先想好啊?我怎麽忍不住就用上真元力去画呢?”

“是用真元力去画……不对,用真元力在……他妈的!怎麽这麽笨!”

“……呃……”三人傻了。

李强抓狂了,他没有想到,很容易的事情到了他们三人手上,竟然会这麽困难。其实他真是冤枉他们三人了,因为,他是炼过元始门心法的人,影梦甲的修炼靠的就是这种手法,而他们三个完全没有这种经验。

三人可怜巴巴地看著李强,不知道应该怎麽办,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从此以後,他们见到他心里就怕。李强叹息,自己真不是个好老师,明明心里很清楚,可就是讲不明白。他很不甘心,咬牙发狠:我就不相信教不会你们。

他这个决心一下,鸿佥三人可就苦了。李强的口号是:一遍不行两遍,两遍不行三遍,直到行为止,什麽时候悟出了,什麽时候结束。他又加了一句:每人只有三次询问的机会,用完拉倒。

李强拿过连环珠走到一边,慢慢的琢磨。他试著将珠子拆开,一颗一颗的摆放在地上,先找有阵法相联系的珠子,将它邻近摆放,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圈,但是,最下端似乎还缺少一颗主阵法,他这才明白库勃为什麽发挥不出这件法宝的威力。

李强运出一点真元力启动第一颗珠子,一道红光在那颗珠子里开始流转,紧接著邻近的一颗也被启动,整串珠子就像点燃的导火索,陆续地亮了起来。李强拿起一颗,没想到整串的珠子都被拎起,这串珠子居然无绳自连。

纳善惊叹:“哇,好看!真的好看!”

李强呵斥道:“库勃,看什麽看!快去练习!”库勃眼看到自己那串宝珠闪闪发光,却不能问老大是怎麽回事,垂头丧气地又开始他的鬼画符。

帕本问道:“老大,我能不能练啊?”他用手指著阵法。李强笑道:“你们几个功力不够,还不能练,等有了他们的修真水平,自然可以去学。”帕本很不服气道:“老大,你再做一遍,我来试试。”

鸿佥三人已经晕头转向了,乘机走了过来:“师叔,您老人家再做一遍吧,让我们体会一下。”李强叹气:“这不是看了就会的,好吧,我再做一次,看仔细了。”

他故意放慢速度,一只手根据阵法的形态,自然而然变化出两种手型,手心里红光微动:“都看清楚了吗?去!”红光脱手而出。鸿佥三人茫然地相互望望,还是不明白。帕本很老实,规规矩矩按李强刚才的手法一丝不苟地做了起来。

纳善笑道:“老帕,算了,咱们就别凑热闹了。”帕本全神贯注地掐著手诀。库勃突然叫道:“大家看帕本……他……他做出来啦。”

红光在帕本手上微微闪动,帕本轻轻一推,一道淡淡的光飞了出去,没有飞出多远就消散了,但是大家都明白他学会了,只不过他的功力不够而已。库勃首先反应过来:“老帕啊,你是怎麽弄的,快教教我!”鸿佥夸道:“帕本老弟的悟性真强啊。”

帕本被大家夸得脸都红了:“我没有看那张图,我只是学老大摆的手法,将真元力运到手掌而已。嗯……我什麽也没有想,只是想摆好手势。”

李强大喜:“我知道了!哈哈,原来是这样的……可以由里及外,当然就能由外及里,设计这种阵法的人太了不起啦。”

鸿佥似有所悟,库勃和南兹侗还是一头雾水。很快坦歌、赵治和纳善也都尝试成功,紧接著鸿佥也学会了。库勃和南兹侗都要哭出来了,他俩怎麽都学不会,李强知道他们已经钻进牛角尖了,随手又摆出第二种手势:“库勃、老甲虫,跟我学这个。”

这次所有人都立即上手学会,库勃兴奋地笑道:“呵呵,原来根本就不要管什麽阵法不阵法的,手势对了就行,太容易了。”李强笑骂道:“容易你个头!这样学是可以,但是你们永远学不到阵法里面体现的精髓。”

库勃笑道:“管他什麽精髓不精髓的,会用就行了。老大,这串珠子就孝敬你老人家。嗨嗨,老大能不能赐晚辈一件兵刃啊。”他和李强这群人没待多久,就已经迅速学会了如何死皮赖脸。

李强心里却在想另外一件事:攻击的阵法都有了,但是防御的阵法呢?

李强将基础的十八个阵法默想一遍,其中涉及到防御的有六个。他看了一眼还在练习的库勃,迅疾地打出第一个防御,一片黄色的犹如粉末状的东西没入库勃的身体。库勃吓了一跳:“老大,你在干什麽?”

李强突然一拳击在他的胸口,“乒!”库勃连连後退,身上黄光闪动,无声无息的就化解了拳劲。鸿佥奇道:“这是防御阵吗?”李强点点头,双手连续掐出各种印诀,手型的变化简直让人眼花缭乱。纳善突然发现自己身上五彩缤纷,当李强将六层防御全部打在他身上时,惊人的变化出现了。

纳善身上竟然神奇地出现了一套透明的光甲,所有人包括李强全都傻了。

库勃上前用手摸摸:“哎,还有点弹性呢。老纳让我试试看。”纳善没明白:“试试什麽东西啊……哇……你干嘛打我……咦,一点感觉都没有,不疼啊!”库勃一拳比一拳重,一拳比一拳狠。纳善咧开大嘴傻笑:“哎,老库啊,你没劲嘛,使点劲打……不行啊,我怎麽没感觉,快!使出你吃奶的力气……打……”他都狂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李强操起地上的百刃枪对准纳善:“库勃让开,我来试试。”

纳善扭头看见,大叫著就向远处跑去:“老大,你的枪厉害,别打啊!救命啊!”

李强笑道:“没有的事,我会控制好的。”话音未落青色的枪刺已经飞出。他可不想让纳善受伤,先试著用一个枪刺打中纳善,然後连续地击打,一时间试器场上“乒乒乓乓”夹杂著纳善恐怖的怪叫,显得热闹非凡。大家都不住地赞叹光甲的防御力不同凡响。

南兹侗心里暗暗算计著这种光甲的防御力,最後得出的结论他自己都吃惊,那完全可以比得上一般修真者的战甲。除非有特殊能力,一般修真者能穿上战甲必须要到元婴初期的水平,南兹侗自己也才开始炼制战甲,他现在还不能穿上,只能穿自己特制的铠甲。

纳善越跑越惊讶,虽然他被百刃枪打得跌跌撞撞,但是他明白,一点事情都没有。李强停下手,心里更是惊讶,越发觉得这串珠子来历神秘:“库勃,这次到西大陆你和我们一起去吧,我想看看你说的废墟。”

鸿佥插话道:“好的,师叔,我也跟您去,那个地方我熟悉。”库勃满脸兴奋,连连叫好,他觉得这个年轻的长辈真是太厉害了。

过了好一会儿,纳善身上的光甲才慢慢的黯淡下来。

一群人说说笑笑的回到地面上的房间,南兹侗招呼大家落座。他笑著说:“老大,我就要鹰击弩和赤焰龙盾吧。呵呵,我也有一样法宝给老大,不过,我不会用,也不知道是个什麽法宝,老大看看。”说著递上一件东西。

那是一件古怪的玩意儿,有点像女孩子盘头发时用的发叉,上有七根齿,下有握把,薄薄的一片只有巴掌大小,颜色为淡绿半透明。李强拿在手上细细观察,没有发现特别的地方:“好奇怪的法宝,叫什麽啊?”

南兹侗回答:“我也不清楚,我以为老大知道呢。”李强点点头,无意间扳动其中一根齿,“嗡”,一声低低的音散开,围坐的人几乎同时向後一仰。李强微微吃惊,又扳动另外一根齿,“空”,颤音抖动,坐著的人几乎被弹起。这下所有的人都好奇了。

七根齿每一根的声音都不一样,李强觉得很有意思,顺手插在头上,心念微动,“嘤”,从他头上闪出一片淡绿影,围坐的众人同时受到波及,全部向後翻滚,直抵到墙边才停住。南兹侗苦笑道:“好像什麽东西到了老大的手里,马上就变了。这件法宝在我手上这麽多年,也没有搞清楚怎麽用,唉……”

李强笑道:“这件法宝似乎是女孩子用的,应该是一件奇门宝贝,我留下慢慢研究,搞明白了以後送给有缘人吧。”又道:“老甲虫,鹰击弩和赤焰龙盾你要重新修炼後才能用,百刃枪就送给库勃吧,也要重新修炼。”

库勃几乎是跳著过去的,一把操起百刃枪,轻轻地舞动了几下,觉得出奇的顺手。他献宝似的跑到鸿佥面前:“师尊,您看看这枪,我太喜欢了!”鸿佥拿过来运真元力察看了一番,不住地点头:“好东西!嗯,库勃你重炼的时候要小心,里面有三种攻击阵,阵与阵连接的地方尤其要注意,如果炼不好威力反而会减小的。”

南兹侗找来不少食物给纳善他们吃。李强、鸿佥和库勃都已经进入辟谷,吃不吃无所谓。南兹侗看李强不吃,又端出一盘邦奇甯国的特产水果,这个李强倒是愿意尝尝。

吃完饭,纳善抹抹嘴,嘟囔道:“这里什麽都好,就是吃的不好……稀奇古怪的东西,吃著别扭。”赵治深有同感,拍拍他的肩膀:“老纳,以後回到家乡,我请你吃红烧大块肉,冰糖酱肘子,馒头薄饼管饱。”纳善口水立即流了下来:“哎呀,老赵……别说了,你想馋死我啊……”

南兹侗突然站起:“咦,这个时候有谁来找?老大,鸿前辈,请稍坐,我出去看看是谁来了。”李强注意到挂在屋角的一串像风铃一样的东西在闪动,心想:这是门铃吗?南兹侗急忙走出门外。

房间外的庭院里传来一阵笑声。李强发现鸿佥和库勃的神色都有点惊讶,心里也不由得好奇起来,是什麽人来了?鸿佥和库勃已经坐不住了,鸿佥站起身来:“师叔,弟子也去迎接一下,好像是一位熟人。”库勃点头道:“老大,师尊,我也去……”他急急忙忙地跟著出去了。

不一会儿,从门外走进一位绿族的男士。李强大吃一惊,立即站起身说道:“是你!”

那人也是吃惊不小:“李强?你怎麽在坦邦大陆,你不是被……”他不好意思说下去了。李强笑嘻嘻道:“是卡本啊,没错,我是被抓到坦邦大陆的,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坦歌急忙上前恭恭敬敬地行礼:“坦歌参见卡本神使。”

卡本开心的笑道:“老甲虫,没有想到你这里有这麽多高手。你也知道,邦奇甯国正在和坦特国开战,大神坎波儿号召国内所有的修真高手,都要为祖国出力。”

南兹侗、鸿佥、库勃甚至坦歌,居然都同时回答:“愿意听从大神的召唤!”

李强不乐意了,大喝一声:“老子不愿意,他奶奶的!老子事情多得烦不完,你又来插一脚,老子不干!就不干!”鸿佥几人差点没被吓死,坦歌哀求道:“老大,别这样说……老大!”

卡本根本就不生气,他知道李强是谁,他一看见李强就决定一定要拖他下水:“你有什麽事情本神使可以帮你解决,呵呵……不过,既然你在邦奇甯国,请无论如何也要为我们国家出力。”接著他又说道:“坎波儿大神和傅山前辈可是好朋友哦,上次大神还提到你,说接到傅山前辈的传话,让我们帮助寻找你。”

李强这人的弱点就是太看重朋友,卡本神使这句话一出口,他就为难了。他使劲地挠著头,脸上的表情可就丰富了。他憋了一会儿,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老子想打架……老子要揍人……”卡本“噗哧”笑道:“我陪你去打……想打谁啊?”

南兹侗瞄瞄李强,他真搞不懂,卡本神使为什麽会对李强这麽客气,听卡本的口气,连大神坎波儿都知道他。鸿佥和库勃却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他们师徒俩在坦邦大陆的修真者中属於中等偏上的水平,尤其鸿佥因为是记名弟子,不愿意透露师门来历,生怕给重玄派丢脸,所以,名气并不大,卡本就不知道鸿佥是重玄派的弟子。

李强心想:既然你来拖我下水,我也不让你快活。他突然笑道:“卡本,嘿嘿,我要和阪寿商行打架要人,你来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