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十章 心炼之法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南兹侗在他最动心的时候被人横插一杠,他可是真急了,好不容易能得到两件宝贝,只要仔细的研究一番,不敢说能学会心炼之法,但是制炼之法肯定可以更进一步。他一把推开库勃,走到李强面前,那一副笑脸让李强都感到不寒而栗。只听他哧哧笑道:“老大……哎嗨嗨,我拿一百二十套铠甲和臂盾,再加一百二十副飞翼和武器换。另外,这里每一个人都可以挑一件东西,算是见面礼。我们敲定了,不能反悔的。”

纳善欢呼一声:“老甲虫,先谢了。哈哈,又可以拿一件宝贝啦。”他拉著帕本、坦歌和赵治:“哎,哥几个商量一下,老坦比我识货,我们怎麽也要把最好的搞到手。”赵治笑道:“这还要商量,我的办法最简单,找好了就请老大看一下,老大说好不就行了。”

他们四个人立即开始搜寻起来。半晌,纳善有点泄气地说:“满屋子的东西,我老纳眼睛都看花了,简直不知道拿什麽了。”

李强笑道:“我可不会说了不算,老甲虫,我们成交。”

南兹侗喜不自禁:“谢谢老大!呵呵,谢谢老大……”李强急忙阻止,看样子如果不阻止的话,他会不停地谢下去。库勃眼巴巴地看著李强:“老……大……”鸿佥瞪了他一眼:“库勃,不管师叔给不给法宝,作为小辈怎麽可以要呢?师叔,别理他!”

“哎,鸿佥,我没有打算送你们现成的法宝……”李强停了一下,只见库勃流露出明显的失望表情,鸿佥恭敬地站立在一边,没有丝毫的不愉之色。李强心里叹息,看来库勃的修真到底还差得远。他接著道:“不过,我打算给你们师徒俩各炼制一件,而且,你们可以在一边学。”

这话一说,库勃差点没喜昏过去。鸿佥也沉不住气了:“太好了,谢谢师叔!弟子虽然得到过师尊的指点,唉……可是弟子当时的修真水平很低,很多东西都不太理解,师尊离开後,弟子一人潜修,这才发现很多问题都无法解开,再想请教师尊已经不可能了。”

南兹侗在边上不停地苦笑,他心里急得直冒冷汗,这种机会到哪里去找,可是人家是重玄派的师徒传授,自己是没法开口请求加入的。梳理得整整齐齐的长髯被他抓得乱七八糟,嘴里不停地嘟囔著,也不知道他在说什麽。

李强早就看到他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微笑道:“炼器时老甲虫也来吧,你可以看,可以学,可以听,但是不能问,如何?”南兹侗腿一软,“咚”一屁股坐在地上,抬著头叫道:“好!我不问……我把嘴巴扎起来,一句话都不说……谢谢老大!谢谢老大!谢……”他也喜疯了。

纳善兴冲冲地走了过来,手上拿著一件奇怪的武器:“老大,这是什麽武器,好古怪啊,这个东西好不好?”

李强接过来一看,这件东西有两尺半长,有拳头粗细,上面黑白两色花纹缠绕,还雕著一只不知名的兽头,兽头上有两只对角,有点像牛角却是一白一黑。李强觉得这个东西不像是武器,而像是一件土著的艺术品。他说道:“纳善,我也没有见过,不知道怎麽用,你要问老甲虫才行,拿著吧。”

南兹侗现在正是心情激荡之时,闻言恨不得把知道的全都告诉李强。他实在太感激了,没有哪个修真门派的高手会如此帮助一个外人的,李强的这种大气让他从心底里拜服。他先夸道:“老纳,你的眼光实在是不错,这是一件法宝,不是一般的武器,名字叫‘青影束’,稍微有点修真基础的就可以用,威力不算大,不过比起刺脊枪要好多了,用的时候把真元力输到握柄处,激活就行了。”

纳善已经能使出一点点真元力了,闻言立即输进一点真元力,青影束上黑白两色花纹亮了起来,兽头上的黑白角也有青白色的弧光闪动。纳善喜不自禁地叫道:“哎呀,发光啦,好玩!好玩!”他低著头转动青影束,一条长长的弧光从黑白两角间飞了出去。

纳善一抬头,不由得大惊,原来坦歌也拿了一件东西正好走过来,那条弧光朝他直扑过去,所有的人都措手不及。坦歌犹如遭到雷击,身子陡然强直,不停地颤抖。李强突然明白了,这像是电能,坦歌被电击了。幸好纳善是初次摆弄,发出的弧光只是很小的一条,不然就要闯大祸了。

坦歌被出其不意地电到,浑身不停地抖动:“纳……纳……纳……纳善……善善……”语不成声。李强听他还能说话,松了一口气,急忙上前扶住他,运真元力查看他的伤势,还好没有大碍。

纳善也吓得结结巴巴:“坦……坦……坦歌,对……对,对不起……”他真的很内疚,把手上的青影束反拿著,递向坦歌:“老坦,你也打我一下……”

坦歌抖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哎哟喂……抖死我了。老纳啊,你不想让我活啦,搞这麽一个东西来害我。还呆站著干嘛,过来扶我,给我捶捶背……”纳善手忙脚乱地扔下青影束,不停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老坦你打我吧!”

坦歌突然笑道:“我打你干嘛,快!给我敲敲背,捏捏脚……让我也放松一下。”

大家都放下心来,坦歌没事。定下神来,大家这才注意到坦歌的形象,只见他衣服被弧光焦灼得满是窟窿,还冒著缕缕青烟,满头的绿发根根竖起,感觉他的头都比平时大了几号,脸上绿一块黑一块的,竟然还在洋洋得意地吆喝著纳善干著干那。

李强首先忍不住大笑道:“哈哈,坦歌……算了……你去梳洗一下吧,你也太夸张了……哈哈……”纳善惊魂初定,一边给坦歌捶背,一边也低声地哧哧发笑。坦歌说道:“老纳,我怎麽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啊。”纳善死命绷住脸:“没有啊……什麽声音也没有啊……这里多麽的安静……”

赵治“吭哧”“吭哧”地拼命忍住笑,他不是被坦歌逗笑的,倒是看见纳善的脸绷得像个苦瓜,那表情又像笑又像哭,让他忍俊不禁。但他又不好意思大笑,只好死命的蹩。

李强停下笑,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安静下来。突然从纳善的鼻子里“嗤”出一声怪音,这下谁也忍不住了,一个个疯狂大笑起来,没有人还能绷得住。

南兹侗心里真的很羡慕这群人,和他们在一起有一种无拘无束率性而为的感觉,心情也无比的放松。他捡起地上的青影束走到纳善面前:“老纳,这只青影束就送给你,以後可要小心,你还不能完全控制,要多练习。”

纳善看著青影束脸上流露出一丝恐惧,刚才他差点把自己的兄弟给电死,直到现在心里都感到後怕。李强顺手接过,他十分好奇,在家乡电能是一种很普通的能源,没有想到晶石也能产生如此强大的电流。他探出一丝真元,闭上眼睛仔细分析里面的结构。南兹侗立即紧张起来,这件青影束是他的得意之作,他知道李强在察看是如何制作的。

细细的观察了一番,李强心里暗暗赞叹,这件法宝设计得相当精巧,最精彩之处是用很少的真元力就可以激发出比较强大的攻击能量,可惜的是攻击方法太单一了,只能发出一条电弧光,对高手来说用处不大。

“老大,这……这个有什麽缺点吗?”南兹侗竟然有点胆怯地问。

“很不错的法宝,嗯,我试试改动一下。”李强说完,手上的青影束凌空浮了起来,从他手上冒出一团紫焰,开始烧灼青影束。

大家都没有想到李强会立即动手修改。南兹侗激动得腿肚子发软,他低低的惊呼了一声,又赶紧用手捂住了嘴,他发现李强手上的那团紫焰,竟然是传说中的炫疾天火,仙界的炼器之火。

所有的人都围拢过来。鸿佥冲大家摆摆手,意思是不要惊扰了李强。

其实,李强的炫疾天火已经不完全是星星宫时的天火了,自从紫炎心吸收了天火,又有火精的推波助澜,炫疾天火已经不像初见时那麽霸道了,现在它犹如驯服了的猛兽,完全可以控制了。天火比之三昧真火又要强上许多,用它炼器在修真界恐怕也是独此一家,别人就是想学也学不来。

因为是现成的法宝,改造起来就容易多了。李强先把棍体用天火淬炼一番,将里面的杂质烧去,把结构稍作修改。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心神到处结构立即改变,又充入了一些真元进去,不到三十分钟一切搞定。

青影束就像变成了另一个东西,由两尺半缩成了一尺半长,由拳头粗细改成了只有鸭蛋粗,原来黑白两色花纹缠绕的棍体,变为黑色的棍体上浮动著无数亮闪闪的银星。众人不由得惊叹,真是精致啊。

南兹侗知道法宝越小越难炼,这件青影束他费时十几天才制成,当时想尽办法缩小,自认为已经到了极限,没有想到李强根本就不用费力,就将棍体缩小了差不多一半,好像整个结构都改变了,他心里不仅叹服而且震惊不已。

李强对著房间一角轻轻舞动青影束,一条长长的电弧飞出,打在地上“啪啪”作响。坦歌“蹭”地窜到李强身後,吓得手都发抖。纳善说道:“好像和刚才的威力差不多嘛,也是一条青色光。”

李强微微一笑:“大家看仔细了。”

只见他迅疾地舞动青影束,刹那间飞出一张电弧构成的网,这张网“劈劈啪啪”闪著电火花,更奇异的是,电网竟然停在空中,随著李强手上的青影束缓缓转动。李强嘴角含笑,频频点头:“很不错的东西,如果劲力控制得好,威力不同凡响。”

整个房间都被电网照得青白一片。李强轻轻一顿,电网立即缩成一个光球,发出“嗡嗡”的声音,他问道:“老甲虫,这个光球你要我往哪里打?收是收不回来了。”南兹侗还在震惊中,随手一指墙脚:“就打那儿吧。”话音未落光球已经打到那里。

谁都没想到光球落在地上会悄无声息,一落下去,李强就後悔了,他只说了一个字:“飞!”人已经悬空,他一手一个,拎著坦歌和赵治,可是还有一个纳善没有手去抓。鸿佥、库勃合力拉起帕本,南兹侗也心神恍惚地悬立半空。

光球一落地,就顺著地面散了开来,电光四射,瞬间就布满了整个房间。再看惟一留在地上的纳善,他恐怖地狂喊:“老大救我……哇……咦哎喂哦啦……呜啦啦……”他被电得跳起了疯狂芭蕾舞,幸好他还没有头发,不过,估计他身上只要有毛的地方,可能都立起来了。

李强大急,扬手将赵治扔向南兹侗吼道:“接著!”另一只手拖著坦歌,就去抓纳善。坦歌恐怖地大叫:“不要啊……”对於李强这种高手来说,被电一下实在是小意思,根本无伤大雅,可纳善和坦歌就不一样了,虽然电不死他俩,但电流通过身体的感觉可不好受。

李强一把抓起纳善,他身上的电流立即顺著李强的身体灼上了坦歌。纳善在李强手上狂抖了足有两分钟,连带著坦歌也抖了好一会儿。李强身上简直一点感觉都没有,他心里还奇怪,真有这麽厉害吗?

纳善手里拿著青影束,心里怕得要命。这是他有生以来得到的第一件法宝,也亲自尝到了它的厉害,他想不要可又舍不得,这是老大亲自改造过的,何况这种电人的威力对他吸引力不小。坦歌在一边看著他:“老纳,你不想要就给我,我要!”他实在怕哪天这个家伙又控制不住,再电自己一下,那可受不了,还不如握在自己手里保险。

听到有人争著要,纳善不加思索地说道:“我要!谁说我不要啦,还是老纳自己握著保险。”他也反应过来了。

南兹侗低著头冥思苦想,这把青影束为何会变成这样,让他困惑不解。他是第一次看见心炼之法,以前只是听说过,最大的困惑是李强用的不是三昧真火,而是炫疾天火,他从来没有听说过修真界有谁是用天火炼器的,那是传说中仙界的炼器之火啊,修真者是很难掌握的,这个李强实在太出乎意料了。

整个炼器过程一目了然,但是疑问却越来越多。南兹侗心里痒痒的,恨不得伸手进去挠挠。他从学会炼器之後,几乎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全部都花在了上面,以至於影响到自己修真的进境,这次亲眼目睹了修真界无上的炼器之法,给他巨大的震动,他知道自己以後的日子恐怕都要在煎熬中度过了。

一会儿功夫,帕本几人都找好了各自的装备。赵治和坦歌也是选的铠甲,帕本除了铠甲外,还选了一件臂盾,那是李强让给他的。鸿佥和库勃也把自己应得的一份让给了他们几个,对他俩来说,南兹侗的武器护具已经不算什麽好东西了。

李强道:“老甲虫,这是三件法宝,你挑两件吧。这三件分别叫百刃枪、鹰击弩和赤焰龙盾,是我以前常用的兵刃,只是最近我有新的想法,要重新修炼新的武器了。”

南兹侗喜得眉开眼笑。三件武器拿在手上,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挑选了,仅是武器的外表就已经让他深深的著迷,他清楚这种心炼之法作的武器,必须自己再次修炼才能使用,不像是制炼之法作出的武器,只要作出来就可以使用了。要在这三件中挑两件,他都快愁疯了。

李强又看了一眼库勃,笑道:“库勃,你常用的武器是什麽啊?拿出来看看。”恩京

库勃看过李强的武器後,实在没有勇气拿出自己的东西献宝。鸿佥深知自己这个宝贝徒弟想什麽:“库勃,拿出来啊……胡思乱想些什麽!”库勃红著脸取出了十八个鸡蛋大小串在一起的珠子,颜色是褐色为底,上面有黑色的点和线,密密麻麻的一层一层的浮在珠体上,李强发现每一层都描画了一个阵法,这种武器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由得好奇心大起。

李强把珠子拿在手上,用心神去察看,发现珠子上每一个阵法都相关联,珠子与珠子之间有时有一个互补属性的阵法,却又不是每一个都有,每一个珠子都有十八层阵法,可似乎还差了什麽东西不够完整,即使这样,其复杂程度也是他见过的法宝中最繁复的了。

“库勃,你这件法宝叫什麽?是谁制作的?你给我们演练一次看看。”

库勃见李强如此郑重其事,他也惊讶起来,说道:“老大,这件法宝我也不知道名字,我现在叫它连环珠,这是在西大陆的一座废墟里发现的,一开始我也不会用,後来和师尊研究後才会了一点,可是它的威力很小,但是比我自己的法宝好用些,因为它既可以攻击,又可以防守。”

李强问道:“老甲虫,你这里应该有专门试验法宝的地方吧,带我们去!”南兹侗忙不迭说道:“有!有!有!大家跟我来。”

试器场在地下更深处,面积很大,顶部是半球状,专门加上了防护。一行人走进里面,整个场地空旷乾净,南兹侗笑道:“这里可以大胆的试,这个场地我加了五层防御,应该不会有问题的。”他很自信的说道。

李强又看了一遍珠子,默默记忆下来。一共有十八种奇异阵法,他只用了不长的时间就完全记了下来,这要归功於他是用心念来记忆,既快速又不易遗忘。他将连环珠还给库勃笑道:“我来试试看,到底是个什麽东西。”

李强站在试器场中央,想了想刚才看到的阵法,试著用真元力凌空虚画出一幅,低叱一声:“去!”一道红光从手上飞出,“啪嗒”击在墙壁上,墙壁上防御青光闪动,无声无息的就化解了。库勃惊讶极了,这种红光就是自己法宝的攻击形态,可是李强手上并没有拿著连环珠。

李强紧接著画出第二个阵法,这次却是一道青光从手上飞出,威力同样很小。他停下来闭目沉思。

鸿佥几人大气都不敢喘,明白他在钻研连环珠的奥秘。库勃心里佩服死了,老大真是不同凡响,只看了一遍连环珠,就能凭空放出它的攻击,而自己和师尊试了无数次,才学到了一点使用的皮毛。

李强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想著刚才记忆下来的阵法,突然他有点明白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