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九章 购置装备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李强笑道:“那就请岚湫公主多费心了,帮助宣传一下。”他又递给库勃四瓶香水:“就拍这四瓶吧,这四瓶的香味各有不同哦。”

库勃问道:“这个香水叫什麽名字,我想要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拍卖起来才会轰动。”李强点点头道:“对!嗯,就叫‘梦幻之夜’吧。”他可不管这香水原来叫什麽。

众人轰然叫好,梦幻之夜,有种玄玄的感觉。库勃道:“我想这次大拍卖会一定精彩万分,梦幻之夜……真棒!”

岚湫公主把玩著那瓶香水,心里喜不自禁,微笑道:“没有问题,老大的吩咐,小女子一定照办。”她拉著菠菠冉的手笑道:“菠菠姐,小妹要去安矢大姐那里,姐姐能不能陪小妹去啊,或者,小妹租大联会的飞板去,好不好?”她最後一句话,明显透出撒娇的味道。

菠菠冉笑道:“好吧,我也想见见安矢那个疯丫头,姐姐就陪你走一趟。嘻嘻,小丫头,是想让姐姐做你的保镖吧。”

李强可不知道岚湫公主有多大的潜力,正因为有岚湫公主的宣传,大拍卖会上“梦幻之夜”才拍出了令人恐怖的天价,她交往的人可都是非富即贵。

坎坎奇心里焦急万分,不停地挠著头,满头的绿发都弄得乱七八糟,他真的非常喜欢菠菠冉,她们这一走,自己想再见到她们可就难了。李强都看在眼里,於是说道:“哎,我知道番国的武士还是蛮厉害的,这样吧,坎坎奇你也去,记住,要保护好岚湫公主她们,清楚了吗?”又道:“库勃,能不能找一套飞翼,老坎以前是天击兵,有飞翼他就厉害多了。”他自己手镯里抢来的飞翼没敢给他,那是军队里用的制式飞翼,当兵的一看就知道,给他穿上反而麻烦。

库勃答应一声,立即吩咐下去,给他找一套好的飞翼来。

坎坎奇激动得脸都绿了,开心地说道:“是!老大,一定保护好公主!”

纳善“噗哧”一声乐了,却又装著没事人的样子,东张西望地说道:“嗯,这个房间还蛮大的嘛,哎,老帕啊,我有没有脸红……房间里好像太热了,呵呵……嘿嘿。”又走到坎坎奇身边小声道:“老坎,好美的差事啊,恭喜啦,下次我老纳也要争取争取。”

坎坎奇若无其事点头道:“嗯,是一件好差事……”一抬脚把纳善踹到一边,笑道:“一边凉快去!”纳善求救:“坦歌,帮帮忙,老坎火气大得很,怎麽样,咱俩让他消消火。”坦歌一摆手道:“他火大关我屁事……”他们两个老冤家又开始了口水战。

坎坎奇悄悄站到菠菠冉的身後,心满意足的等候出发。

送走岚湫公主一行,李强和鸿佥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先不去惹阪寿商行,因为大拍卖会就要开始了,他们准备在拍卖会後,再去阪寿商行要人。

李强问坦歌:“你以前是後勤官,风喃市有没有你熟悉的制造坊,我想去看看。”

坦歌道:“我要找到熟人带著去,风喃市的制器师我不太熟。”

鸿佥好奇地问道:“师叔,我们重玄派不是有更好的制器方法吗?坦邦大陆没有哪家武器坊的名匠比得过我们,也没法和我们比,师叔为什麽还要找他们?”

李强笑道:“这个我知道,但是,坦邦大陆的武器护甲的制造也有很特别的地方,我们也可以借鉴,见多才能识广嘛。”鸿佥低头受教,说道:“师叔说得对,弟子明白了。”李强摇摇头,又一个赵豪式的弟子。

库勃说道:“老大,风喃市我比较熟悉,有一家私人开的武器坊很有名,我们可以去看看。”

鸿佥问道:“是不是珍後枪坊?”

库勃点头:“是的师尊,我们和他很熟啊,再说他不是一直还想见您吗?他们这家应该算可以的了。”

李强笑道:“好,我们就去那里走走。”

珍後枪坊是坦邦大陆最著名的武器坊之一,枪坊的主人很神秘,枪坊里有几位制器师,在坦邦大陆被评为有宗师级的水平。其实,珍後枪坊真正厉害的还不是武器制造,他们的王牌是铠甲的制造,每年都有一件精品参加拍卖会,其价格之高令人咋舌,拍出去後所得的钱数占枪坊正常收入的三分之一,听说这件参加拍卖的铠甲都是枪坊主人亲自制造的。

珍後枪坊坐落在风喃市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内,不知道的人还真难找到。李强疑惑道:“这就是著名的珍後枪坊?为什麽建在这麽一个偏僻的地方?”

鸿佥解释道:“师叔,在坦邦大陆凡是私人枪坊都算违法,不过像珍後枪坊这样著名的私家枪坊,当地的官府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枪坊也不能正大光明的摆摊设店,如果那样的话官府一定会查封的。这里并不是枪坊的经营场所,而是枪坊主人的家。”

坦歌补充道:“只有一个地方是私人枪坊能公然开店的,那里的武器装备才全呢,不过也够乱的。”库勃插话道:“你说的是不是百岩沽啊,呵呵,那是一个三不管的地方,我以前去过,还打了几次架呢。那里都是普通货,精品几乎没有。”

李强四下里打量,这是一条很深的巷子,其实应该说是通道,静悄悄的没有什麽人进出,淡淡的黄光将众人的影子拉得很长,暗黑色的大门极其普通,看不到有招揽生意的招牌或文字,门上挂著一支半尺长像铜棍一样的东西,门上有六角形单线条的装饰,每个角都有一个小洞,整体感觉显得有些阴气。

库勃老练地拿起那支铜棍,顺手插进门上的一个小洞,扣指弹动,然後退到一边静静等候。不一会儿,大门轻轻地滑开,库勃招招手率先走了进去,李强等人紧跟著走了进去。

因为风喃市是半地下的城市,进门後看见的院子像是一个大厅,柔和的白光从天顶洒下,一块足有六米高青黑色的奇石立在院子当中,最为出奇的是石上长满了绿色的爬藤植物,藤蔓上结著不少淡蓝色的五星状小果实,地面是由乳白色的材料铺设而成,显得异常洁净。

李强一进院子就感觉很舒适,笑道:“没想到这里也有人喜欢这样的奇石,确实不错,我们家乡也有人喜欢玩石赏石,不过很少见过这麽大的。这块石头还算不错,不过在我们家乡,这还不算最好的。”

“哈哈,居然有人进到我这里只论石头不谈武器,原来是库勃老哥啊,这位小夥子是谁啊?……哎呀,是鸿老前辈大驾光临,晚辈实在是荣幸之至,快请!快请!”这是一个满脸皱纹,有著花白头发雪白胡子的老人,他从房间里走到院子里,满脸都是兴奋和喜悦。

他身穿一套乾净的白色短衣裤,腰间的宽带上挂满了各种工具,手臂的护套上也插满了很多不知名的工具之类的东西,大腿两侧也是如此,宽肩窄腰一副精力十足的样子,如果不看他的脸,还以为这是一个年轻人。

鸿佥笑道:“老甲虫啊,不管什麽时候看到你,你都是全身披挂。怎麽样?修到元婴期了吗?嗯,还差一点,不过也快了。来……我来介绍,这位是我的师门长辈,我师叔李强。”一把拉过那个老人对李强说:“他是珍後枪坊的真正主人,西大陆人,南兹侗,他也是修真者,嘿嘿,绰号老甲虫。”

南兹侗这麽多话就听进去一句,李强竟然是鸿佥的长辈。他当然知道鸿佥是什麽门派的,重玄派可是修真界最著名的制器门派,那可是以制器入修真的惟一门派,自己在很久以前曾得到过鸿佥的一些指点,制器水平立即跃上一个新台阶,李强是鸿佥的长辈那可不是更加厉害。他笑得两只小眼睛都眯成一条缝,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见面礼:“老甲虫拜见前辈!”

李强懊恼应该事先跟鸿佥他们打好招呼,自己随便用一个什麽身份都好,和傅山成为兄弟以後,自己的辈份实在是大得吓人,动不动就被当作长辈看待,缩手缩脚的很不自在:“老甲虫,我也不和你客气,我叫你老甲虫,你叫我兄弟也行,叫我老大也行,就是别叫我前辈!”

库勃笑道:“南老弟,和我一样叫老大吧。”

南兹侗很爽快地说道:“好,叫老大顺口,老大好!呵呵,大家进屋谈。”

南兹侗的住宅只有少数好友知道,这是他制器隐居的地方。他的制作坊是藏在地下的,他带著李强一行穿屋而过,走到一间很小的空屋里,他蹲下身来,在屋角摆弄了一下,地面突然现出向下的通道。

库勃笑著说道:“老甲虫要献宝了,这里可是他的制作坊,等閒人是进不到此处的,我们都沾老大的光了。”南兹侗在阶梯上说:“鸿前辈在很多年前来过这里,至今记忆犹新啊。”鸿佥笑道:“那次是被你骗了。对了,你说过给我一副好的护臂,嘿嘿,现在应该给我了吧。”

南兹侗叫苦道:“哎呀,鸿前辈你老人家还会看得上我的手艺吗?我以为你老人家是开玩笑的呢,好……这样吧,到了下面你随便挑一件你喜欢的东西。”鸿佥一拍纳善的肩膀道:“这件东西送给你,你下去随便挑。”

纳善惊奇地问:“师哥,为什麽会给我?嘿嘿,看来我老纳的面子不小啊。”他又开始自我陶醉起来。鸿佥表情严肃地说:“第一,你是我师弟,第二,你说话太过肆无忌惮,我准备用礼物封住你的嘴,第三,这是顺水人情,反正也不是我的东西……”

没有一个人能想到,鸿佥这麽认真的人也会开纳善的玩笑,坦歌首先大笑:“对……对……他可是有名的臭嘴,话到他小子口里,味道全变……哈哈。”

“呵呵……管他什麽理由,东西到手一切全有……该说的我老纳一句都会不少,哈哈。”几人一路哄闹著下到制作坊。

这是一个很宽敞的地下制作坊,正中央立著一座黑色的鼎炉。虽然是第一次看见,但是李强知道那就是巽风炉,是以仙石为底火的制器鼎炉,“制炼”法门的必需之物。

李强仔细观察这只半人高的鼎炉,它的样子很怪,有不规则的边,鼎面是平的,上面嵌著各种属性的仙石,似乎排成一个奇特的阵型,鼎炉四周的颜色是黑青色,鼎面却是光可鉴人,五彩的仙石被鼎面的光泛起,显得氤气雾绕,神秘朦胧。

老甲虫南兹侗紧跟在李强身後,忐忑不安地看著这个重玄派的制器高手,小心地问道:“老大,有什麽要改进的吗?”鸿佥和库勃都竖起耳朵,紧盯著李强看他有什麽高见。

李强伸手摸摸鼎炉,竟然滚烫,一般人如果不小心触摸到,可能会被烫得皮开肉烂。纳善也好奇地伸手过来,被李强一巴掌打开:“纳善,一边玩去,这个可烫。”

纳善就是不信这个邪,转到另一边伸手摸去,顿时一声惨嚎响彻制作坊:“哇!老大,真的烫啊……老……老甲虫,哪里有凉水……哇呀呀……”李强哭笑不得:“坦歌,你带纳善去找水冲冲,这家伙好奇心太重,说了不能碰还要碰。”

李强问道:“老甲虫,你这是制炼之法,我不太懂,我只会一些心炼之法,我可能提不出什麽改进的意见。”

南兹侗差点跌坐在地:“老大,心炼之法是修真界无上的炼器之法,唉,你当然对制炼不感兴趣了。”

李强笑道:“你也无须妄自菲薄,制炼也有其特色。老甲虫,能不能看看你制作的铠甲啊,我也想讨教一番。”鸿佥说道:“老甲虫的东西还是很有特点的,在坦邦大陆应该是数一数二的了。”南兹侗脸上微微显露得意之色,鸿佥的话确实没有夸大,珍後枪坊的装备在两大陆都是闻名的。

纳善捧著手走了过来:“师哥啊,这里除了烫手的黑家伙外,什麽都没有,哎,你给我的顺水人情呢?”他对鸿佥讲话眼睛却看著南兹侗。

南兹侗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活宝,他在坦邦大陆也是大师级的人物,别人见到他都是战战兢兢的,哪敢嘴花花的开玩笑。但是纳善的身份又不同,认真算起来还是长辈,他急忙说道:“东西在这里,我带大家参观。”

他走到边上对著墙面使了一个印诀,那面墙体慢慢地变透明了,一会儿就消失无踪。

纳善惊呼:“他奶奶的,这麽多东西啊。”坦歌也惊讶得张大嘴说不出话来。南兹侗自豪地说:“珍後枪坊所有的精品都在这里,请大家慢慢看。哦,老纳……我叫你老纳没意见吧,自己去挑一件吧。”

这是一间足有三百多平方米的空间,各式各样的装备整齐地陈列著,攻击性的武器只占了一个角落,其它全是各种铠甲、护盾、防护罩还有一些奇形的装备,就连李强也不认得是什麽。

纳善东张西望一脸的馋相,他犹豫了片刻,径直走到一排铠甲前,歪著秃脑袋左看右看。其实他一点都不懂得好坏,但是他有一招绝的,不停地瞄一下南兹侗,他发现自己走到其中一件铠甲面前时,南兹侗的身子微微一呆,他心里直乐,这件一定是宝贝。他毫不客气地把铠甲拿了下来,若无其事地说道:“嗯,算了,就这件吧,不好意思拿太好的东西。”

李强顺手拿过来看看,大奇:“哎,纳善,看不出来,你眼光实在不错,这件铠甲很不错哦,比这里其它的铠甲强很多,你捡到宝了。”他把铠甲还给纳善:“真是奇怪,你应该不懂这个的,手气也太好了。”

纳善得意地大笑道:“哈哈,老大,我是不懂,可是他懂啊。”他用手一指南兹侗。

南兹侗苦笑道:“这是我准备参加今年大拍卖会的铠甲,我看你在挑,一直都没有讲话,你怎麽知道我想什麽,怪了。”纳善洋洋得意地说道:“就是因为你一直看著我。”李强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他看你的反应。嘿,纳善还真是聪明。”

帕本一脸不以为然:“老纳是在黑狱练成这招的,他做老大的时候,谁要想藏一块好晶石,可难啦,他那只毒眼可是一目了然的……”纳善大叫:“兄弟,老纳早就改邪归正了,你还提……那段……伤心往事……呜呜……”他用手捂著脸,一只独眼从指缝里瞄著李强:“自从归顺老大,我老纳现在可是一个好人。”

坦歌笑道:“你哭的太假了,不过,我们老纳现在真的很乖……来……乖孩子,大叔给你好吃的……”

纳善气哼哼地放下手:“坦歌……你,老大,坦歌占我便宜。”坦歌转身躲到李强身後,冲纳善做了个鬼脸。这两个家伙现在十分对脾气,开起玩笑来也更加肆无忌惮。

李强一巴掌就刷了过去:“得了便宜还卖乖,欠揍……哦,老甲虫,我要在你这里定制一百套铠甲,一百面臂盾,还有各种武器,怎麽样?”

南兹侗吓了一跳:“老大,你要造反啊,不……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老大要这麽多装备干嘛?你们才几个人……”鸿佥也好奇地问:“师叔要这麽多铠甲做什麽……哦,是不是打算卖到西大陆去。”

李强说道:“我有一帮流落在坦邦大陆的兄弟,他们已经无法回家乡了,坦邦大陆现在这麽乱,我不得不武装训练他们,最少让他们有自保之力吧。老甲虫,你的装备正好合用,他们的水平很低,使用不了修真者的武器和铠甲,我用两件武器和你换装备如何?”

南兹侗眼睛一亮:“是心炼之法制作的吗?”

李强笑道:“是我自己炼制的,我不能告诉你如果炼制,但是给你这两件武器,你也能琢磨出一些道理来。”

别说是南兹侗激动,就连鸿佥和库勃都很羡慕,这种师门的武器,在修真界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李强居然拿出两件来换。库勃实在是心痒痒的忍受不住,厚著脸皮笑道:“老大,要装备还不容易,我来订购。嗨嗨,那两件仙器就送给我们师徒吧。”

南兹侗闻言,蹦起多高,老脸通红,连声怪叫,看他样子已经抓狂了。

众人大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