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八章 师叔祖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那个中年人後退一步,神态十分的震惊和疑惑,喃喃道:“不可能,这怎麽可能……”青年人说道:“师尊,您……什麽不可能啊?”中年人的表情十分复杂,好像又有点惊讶又有点喜出望外。

中年人试探地问道:“您是……重玄派的……您手指上的是……释魂龙戒?”李强笑道:“是。”中年人还想再确定一下,他的声音都有点变了:“您能收起来吗?”李强心想莫非他和重玄派有关系,手指上的龙戒立即收缩成一枚样子很正常的戒指。

中年人一把拉过身边的青年,跪下道:“鸿佥不知道是师叔驾临,望乞恕罪!这是小徒库勃。来,库勃,见过师叔祖。”他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那是高兴的。

库勃心里说不出的别扭,这是哪里跑出来的师叔祖,年纪比自己好像小多了,辈份却大得吓死人。他们坦邦大陆是不兴下跪礼的,不过师尊都跪了,他也只好弯膝跪倒:“库勃叩见师叔祖!”

菠菠冉靠著墙,只觉得浑身没劲,腿都有点发软。这实在太出乎她的意料了,库勃长老是大联会的创始人之一,曾经是大联会第一任会长,後来拜鸿佥为师修真去了,等到再回大联会时,他的外貌已经变得像一个年轻人了,大联会特意给他一个长老位置,把他供养起来,其实他们师徒才是大联会真正的王牌。

李强这时才明白傅山给自己这枚戒指的用意,重玄派真的是潜力无穷。

李强生性好交朋友,急忙上前扶起,笑道:“请起,请起,我这人经不起这麽拜的。我也不知道谁是你师尊,我们各交各的,我姓李,李强。”他还保持了在地球的习惯,没那麽多条条框框。

鸿佥没想到李强会这麽说:“我师尊是明智远,我是在西大陆时拜师的,师尊那时在西大陆修真,我是他老人家的记名弟子。师叔,弟子不敢平辈论交,请师叔原谅。”李强好奇地问道:“你师尊现在还在西大陆吗?”

鸿佥长叹道:“早就走了。很长时间了,我还是第一次在坦邦大陆看到师门中的长辈。弟子早已经修到元婴期了,库勃也已经修到元婴初期,可是再也难进一步了,弟子希望能得到师叔的指点。”

李强暗暗叫苦,他自己也才是元婴期後期,怎麽来指导他们?只得苦笑道:“哎,我们有机会切磋一下,嗯……这个……讨论讨论吧。”其实李强有点妄自菲薄了,他懂的可远远超过鸿佥。鸿佥因为是记名弟子,所以没有得到太多的传授,完全是靠时间的累积才慢慢修炼到元婴期,不过他的经验却是非常丰富的。

双方落座。菠菠冉心惊胆颤地吩咐手下端上饮料,李强举杯喝了一口道:“菠菠会主,先前不知道是自家人,多有得罪,见谅!见谅!”菠菠冉松了口气:“是小女子招待不周,请前辈原谅。”李强心想,好嘛,又成前辈了。看她一副不安的样子,李强笑道:“哎,坎坎奇,把我们的来意和菠菠会主好好谈谈。”

坎坎奇被李强这麽一句话,搞得浑身不自在,不过心里却是暗喜。他上前行了一个坦邦大陆的见面礼,两人坐到一边漫谈开来。

李强给他们师徒两介绍坦歌等人。纳善喜得眉飞色舞,开心地上前打招呼道:“师哥你好,我叫纳善,也是记名弟子。嘿嘿,师侄啊……叫声师叔来听听!”李强闻言,满口的饮料“噗”地全喷到纳善脸上,大笑道:“他奶奶的,纳善你真会过瘾啊……哈哈。”

纳善忙不迭擦脸说道:“我是师叔……按辈份算……我是……”

库勃差点没哭出来,看这个纳善根本还没有能入修真的门,居然也是自己的师叔,李强这个师叔祖倒也算了,毕竟他是师门的长辈,可是这个秃头纳善实在是让人不服气。他眼睛眨巴眨巴,突然大声说道:“库勃拜见师叔……”

纳善捂住耳朵叫道:“哎……哎哟!轻点……我说师侄啊……轻点声,你师叔我耳朵不聋,喊这麽大声,嘿嘿,以後我就只能听到师侄的声音了……”帕本奇怪地问道:“为什麽啊?”纳善叫道:“笨!因为老子聋了啦!就只有师侄的声音大。”

鸿佥呵斥道:“库勃……还不向师叔赔礼!”李强阻止道:“库勃,算了,都是自家兄弟,赔什麽礼啊。纳善别玩了……你看库勃都不高兴了。”纳善用衣袖擦著脸,大大咧咧地说道:“呵呵,老大发话,纳善遵命!库勃兄弟,我和你逗著玩的,别生气啦。”

库勃看著嬉皮笑脸的纳善想生气都不行,苦笑道:“是师侄不好……”纳善拦住话头,说道:“哎呀,我们老大发话了,不用赔礼。我老纳就是喜欢热闹,喜欢胡说,呵呵……”库勃还是第一次遇见像纳善这样的人,搞得他一点脾气都没有,只好不停地苦笑。

菠菠冉来到李强身边道:“前辈,身份问题由大联会解决,大拍卖会也没有问题,因为大联会也是主办方之一,这些都好办,不过,前辈和阪寿商行的恩怨就难了……”

库勃问道:“和阪寿商行的恩怨?是怎麽一回事情?”他一旦认真说话,一股威严之势就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菠菠冉小心地回话,将刚才坎坎奇告诉她的转告给库勃,最後说道:“库勃长老,刚才前辈他们几人,把阪寿商行的一群执刀手打成残废,还……还……”她实在说不出口:李强下令抢光了他们,甚至还亲自动手去抢。

李强笑嘻嘻地接道:“还抢劫一空,是不是啊……”菠菠冉有种奇怪的感觉,看李强说得如此理直气壮,好像不是他们抢劫,而是自己做错了什麽似的。“是……是的。”

库勃低头沉思。

鸿佥说道:“阪寿商行的真正後台非常神秘,我猜测是修真界的人,不过他是谁现在都不太清楚,但是我知道他们有不少修真好手,这次师叔出手,他们很快就会找上门来的,这件事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李强态度坚决:“如果阪寿商行交出步基共这个混蛋,我也就算了,要不然我决不肯罢休的。”帕本一听到“步基共”三个字,就像猫儿被踩著了尾巴,浑身的毛发都站立起来,眼里的怒火熊熊燃烧。

岚湫公主一直好奇地看著他们,心里不知道在盘算著什麽。

库勃思索了半晌,说道:“师叔祖……”李强叫道:“算了……算了,我很老吗?我……我连老婆都没有,叫我师叔祖?哎,我都说了各交各的。得了,你和纳善一样,叫我老大好了,听著还顺耳些……虽然有点像土匪头子。”

岚湫公主首先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其他人也跟著笑了。库勃心里有点感动,知道李强是不愿意自己尴尬,也笑道:“好吧,我也觉得老大年轻有为,而且平易近人,还是叫老大顺口。”他顺手一碗迷魂汤就灌了过去。

李强毫不谦虚道:“嗯,这个我爱听……好……接著说。”

库勃一愣道:“老大英俊挺拔……是修真界的英雄豪杰……是……”李强大叫:“停……停……停!我让你说你要说的,不是让你说肉麻话。”大夥儿哄堂大笑。

库勃脸都红了,小声嘀咕道:“不是你要接著说的吗?”鸿佥说道:“库勃,这下遇见厉害的人了,好好的回答就行了,转什麽花花肠子。”

库勃使劲扳著手指:“嗯……老大,对阪寿商行的情况熟悉吗?”

“知道一些,有朋友给了我一些资料。”

“阪寿商行目前有七个高手,我说的高手都是修真高手,其中有三个到了元婴期,另外最值得注意的是一个叫空厚的修真者,他非常厉害,这七个修真高手都听他的指挥。阪寿商行的潜势力极大,如果被惹急了,他们报复起来也是很麻烦的。”库勃有点担忧地说。

鸿佥问道:“师叔,您到坦邦大陆来是修行的吗?”

李强摇头道:“我是被抓到坦邦大陆的,不过,事情已经解决了。我现在在找一样东西,它是产自西大陆的。”库勃好奇地问:“什麽东西啊?”

纳善插嘴道:“是海魂玛瑙,老大要。”

岚湫公主突然说道:“海魂玛瑙?我知道!”

李强大喜,问道:“你知道?实在太好了,哪里有?快告诉我!”

岚湫公主奇怪道:“老大……你怎麽会要这个东西呢?我有一个朋友在冤魂海,他好像知道。”李强一拍脑门,夸张地喊道:“公主叫我什麽?老大?晕死了!”纳善呵呵笑道:“老大好啊,叫老大多威风……总不能让公主殿下叫你一声……情哥哥吧……嘿嘿!”

李强迅如闪电般绕到纳善身後,一把捏住他的脖子:“我现在知道为什麽有这麽多人想掐死你了,胆子不小,连老大都敢取笑……”坎坎奇幸灾乐祸地笑道:“该……活该,老大别松手,掐他个口吐白沫……”

岚湫公主被纳善说的满脸娇羞,菠菠冉打趣道:“咦,小妹害羞了……”

纳善好不容易挣脱出来,躲到帕本身後道:“老大饶了我吧……小纳不敢了……哎,报告老大,我发现……眼前都是小星星……”鸿佥和库勃突然觉得,他们几人感情真的是很好。库勃心里彻底释然了,这个纳善就连老大的玩笑都敢开,刚才他和自己开玩笑,实在也没有什麽大不了的。

李强摇摇头:“还小纳呢……算了,不和你计较,公主叫我老大,其实我也很爽……哇哈哈……哈哈……”满屋子的人都被李强逗乐了。纳善张了张嘴巴,一句话没敢说出来,心想:叫老大还不算爽,叫老公才爽呢。不过他可不敢再讲了,估计讲出去的後果,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

岚湫公主红著脸道:“你们都叫他老大,所以,叫老大也没有错啊。”

李强一副占足便宜的样子:“嗯……就叫老大吧。呵呵,公主什麽时候回西大陆,我们能不能跟著一起去,这个……那个……顺便到你的朋友那里问问海魂玛瑙的事。”

阿吉总管喜出望外说道:“我们等恐惧风停息後就渡海回西大陆了。主人,我们能不能雇他们保护使团,一起渡海回去。”岚湫公主狠狠瞪了他一眼,笑著对李强道:“老大,别介意,小女子可不敢雇你们,老大想和我们一起走,我没有意见,十分欢迎。我们使团有专门的渡海飞舟,等恐惧风停了我们一起走,到了西大陆我带老大去见那个朋友。”

阿吉总管不知道哪里说错话了,垂手站在一边不敢再说。菠菠冉心里却明白,她暗自赞叹岚湫公主冰雪聪明,像李强这样的修真高手,就是出再多的钱都难雇佣,但只要同路,有事他还会不帮忙吗?

但是李强的一句话却让菠菠冉差点吐血:“嗯,我接受雇佣,保护使团安全回国,不过要从离开坦邦大陆开始,现在还不行,我还有不少事情没解决。”阿吉总管大喜,急忙道:“太好了,我正愁人手不够呢,请开价,出多少钱数我们都愿意。”

坎坎奇看到菠菠冉不以为然的神色,心里大急,道:“老大……我们怎麽可以收钱呢?”岚湫公主也是惊诧莫名,疑惑地看著李强。

李强笑道:“你们已经付过了,呵呵,阿吉总管可能已经忘了吧,在吃店我们初次见面时。”坦歌的印象最深,叫道:“没错,在吃店付过了。”

岚湫公主深吸一口气,心里万分感慨,一顿饭钱居然让这个修真高手一直记挂著。她又想起在弯街和番国武士对峙时,坦歌等几人看到後立即亮枪加入,不用说,肯定还是因为在吃店里帮过他们,所以才会如此。她实在想不通他们到底是什麽样的人,这群人真是与众不同。

李强不知道岚湫公主正在大发感慨,他这麽做是有目的的。他见过那些番国武士,如果使团在路上再次遇上,他不可能不管,但打架是需要理由的,要管也得名正言顺才行,而他们成为使团的保镖,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一个侍者模样的人走了进来,报告说:“四会主,阪寿商行传音过来问我们,打伤执刀手的凶手是否和大联会有联系,如果没有,他们要求将这几个人交出去。”

库勃长老毫不含糊地说道:“你去通知几位当家的会主,我有事要和他们商讨,菠菠会主也去参加。另外,让阪寿商行等著,回头我去交涉。”他的语气乾脆利落,没有丝毫妥协的意思。

李强立即阻拦,笑道:“库勃你想开战啊,不用这麽大张旗鼓的,大联会在暗处不好吗?你们不需要立在明处给人当靶子。嘿嘿,菠菠会主,请立即封锁消息,不让人知道我们和大联会有任何关系,尤其你们内部的人不要走漏消息。”又对那个侍者说道:“你去通知阪寿商行,说他们几人已经离开了大联会,先把大联会撇清再说,去吧。”

库勃和菠菠冉几乎同时呵斥那个侍者:“去啊,老大都吩咐了,发什麽呆!”侍者晕头转向,他都搞不清大联会到底是谁在做主了,赶忙转身跑了出去。

库勃其实也不愿意公然开战,这样对大联会极其不利,但是因为有师门的渊源,他不能有丝毫的犹豫。李强很明智的阻止让他很是佩服,这样的人才是做首领的料,别看平时嘻嘻哈哈的,重要的问题上一点都不含糊,十分的冷静和理智。

李强突然笑著对坎坎奇说:“老坎,你就留在大联会,专门负责联络。”说完冲他挤挤眼,又道:“库勃,大联会也找个人来负责联络吧,我看菠菠会主就好。”坎坎奇紧张地看著库勃,生怕他不同意,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库勃点头道:“我没有意见,就麻烦菠菠会主了。”

菠菠冉并不讨厌坎坎奇,点头答应下来。

看著坎坎奇满脸的幸福,纳善鼻子里微微一哼,吓得坎坎奇一把拽过纳善,小声在他耳边嘀咕,纳善听得眉花眼笑的,不停地“嗨嗨”傻笑,众人都好奇他说了什麽让纳善如此的乐不可支。

李强取出那块黄沉石递给库勃说道:“这是块黄沉石,上品土性仙石,就用它参加拍卖会吧。”库勃和鸿佥吓了一跳,鸿佥道:“不好,太贵重了,而且识货的人不多,卖掉了太可惜啦。”库勃也不赞同,认为不值得这麽做。茅山后裔

李强为难了,想了想,他取出一样东西,这是在地球上很普通的一瓶比较高级的香水。李强问道:“这个行不行啊。”

众人围拢过来,传看了一遍无人识得。菠菠冉问:“这是什麽东西,小巧玲珑的,有什麽用吗?”李强微微一笑道:“是女孩子用的东西,叫香水。”

岚湫公主好奇道:“女孩子用的?怎麽用啊,香水……没听说过。”

李强打开封装盖,对著岚湫公主轻轻一喷,“嗤”,一股香味飘散开来。

“呀,什麽味道,太好闻了。”惊叹声此起彼伏。

“每天喷一点,身上会一直这麽好闻的,这一瓶可以用很久的。”

岚湫公主和菠菠冉几乎立即喜欢上了。岚湫公主娇笑道:“老大,卖给我吧,随便你开价,我都要。”菠菠冉也想要,可又不好意思和岚湫公主争。坎坎奇悄悄拉拉李强,凑在他的耳边道:“老大,给我一瓶吧。”

李强心里後悔在地球时买少了,大约就买了十来瓶。他向来大方,将手中的香水递给坎坎奇,又取出一瓶来给岚湫公主,笑道:“送给你……呵呵,因为你叫我老大。”

坎坎奇紧张地走到菠菠冉面前道:“这个……这个……”他不知道该怎麽说,好不容易强自镇定,手伸过去递过香水瓶:“送给你……我……”李强插话道:“菠菠会主,这可是我兄弟的心意哦,你们两个以後是联络人,先亲近一下,以後合作愉快。”

坎坎奇终於回过气来:“是啊,是啊,以後合作愉快。”菠菠冉不好意思地说道:“谢谢老大,那我就收下了。”李强嘿嘿笑道:“别谢我,要谢就谢他吧。”

库勃笑道:“这个东西可以卖大价钱,不过,要让岚湫公主事先宣传一下,效果更加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