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七章 释魂龙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赵治是这次来的六人中,除李强之外功夫最好的一个。这次在大峡口里的训练让他窥到了修真的天地,这种机会他知道来之不易,因此训练时的刻苦劲儿比帕本差不了多少,短短几十天的时间,他已经初步形成了自己的小宇宙。他发现再用起以前的功夫来,不但又快又好,而且威力提高了很多。赵豪还教了他们一些元始门的入门功夫。要知道元始门是以武入修真的,这些入门功夫在武界可算是顶尖的了。

阪寿商行的那个执刀手先打开护盾,将手刀的柄在盾面上轻轻一磕,那把手刀突然变长,犹如一把光刃一样闪闪发亮。赵治微微吃惊,这是什麽武器?菠菠冉眉头微皱,想说什麽又忍住了。李强悄悄问前面的商人:“哎,老兄,那个人拿的什麽武器啊,这麽威风。”

那商人似乎很愿意卖弄一番:“连这个都不知道啊,这种武器叫圣刀,又叫光明刃,是用晶石作能量,很厉害的,如果没有护甲是很难抵挡的。老弟,下面那五个人要倒霉了。”李强急忙传音给赵治,要他多加小心。

执刀手抡起光明刃向赵治砍去,赵治灵巧闪动。几招下来,赵治哑然失笑,这人根本就不会什麽武功招式,只是仗著武器的锐利和护盾的防御,盲打蛮干。李强远远地看到,也松了一口气。其实执刀手们是被单打给限制住了,如果他们联合起来,只要排成阵列队形,赵治就没有办法了。

赵治猛地撞在执刀手的盾面上,左手快如闪电击在他的手腕上。赵治已经能运出一点点真元力了,这含有真元力的一击,执刀手可抵受不住,张嘴鬼叫道:“哎呀哇!”

幸好光明刃是紧扣在他五指上的,没有掉落,但是手腕的骨头被赵治击碎了,手软软地垂了下来。赵治转身从背後抱住执刀手笑嘻嘻道:“这把刀不错,不知道你的盾能不能抵挡,哈哈……”说著两手分握他的双手,按住他的圣刀砍向另一只手臂的盾牌。

断了的手被人在身後捏住,这种疼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执刀手鼻涕眼泪一起涌出,喊叫声惊天动地。商人们看得浑身颤抖,帕本眼里却闪出兴奋的光,他一点都不害怕了,吼道:“老赵,使劲砍……砍死这个魔崽子!”

纳善“咦”道:“老帕,嘿嘿,我发现你也很厉害,佩服!佩服!”帕本没理会他,只是死死地盯著,兴奋得直喘粗气,他是被仇恨烧得红了眼的人。

那群执刀手大呼住手,赵治邪邪地笑道:“我砍……我砍……我砍,就不住手……咦,这个盾不结实啊……嘿嘿,不好意思,把你的胳膊搞掉了……”他顺手取下圣刀,扬手将昏过去的执刀手扔了出去,一摇一摆地向回走去。

“小心!”

帕本大叫,他是看得最认真的人。

两个执刀手从身後直扑而来。赵治突然原地旋转起来,光明刃撩起圈圈的银芒,那两个执刀手速度极快,一头就撞了进去。只听一阵剧烈的暴击声,两条人影倒翻了出去,地上两条血线延伸到这两人的身下。赵治这一击正是配合元始门心法发出的,由於修为尚浅,劲力没有完全控制住,发得狂野了一点,他也感到一阵乏力。那两个倒霉的执刀手虽然没有死,可是也只剩下半口气了。

阪寿商行的执刀手不约而同地亮起圣刀,排成一个小型的攻击阵。李强心里吃惊,这种攻击阵一定是有修真高手指点和训练的,帕本他们五人如果和这种阵法拼斗,一定会吃大亏的。这些执刀手列阵完毕,有人在阵中道:“菠菠会主,希望你不要插手,请三思……”看得出这些执刀手要拚命了。

菠菠冉犯难了,真的和阪寿商行起冲突,她很难担待得住,但是刚才那个暗处的修真高手已经警告过了,这下可就两难了。麟精儿突然说:“我们两边都不管,随他们去……”他到现在耳朵里还嗡嗡作响,心里憋著一股气。

菠菠冉心里清楚,如果自己强行出头,恐怕两边都不讨好,目前又是非常时期,麟精儿的话也有道理,不过这样一来,大联会的名声要难听很多。权衡来去,她咬牙道:“好,我们退後。

岚湫小妹,你过来和姐姐一起。”

坎坎奇也发觉不好,他是军人,知道人多排阵的厉害,低喝一声:“大家出枪,坦歌在左,帕本在右,老赵在我身後,老纳我们并排站。”五人立即排成菱形状,手持黑狱枪对著执刀手们。商人们更加慌乱了,刺脊枪一旦发射,他们没有防护,势必受到波及。大厅里嘈杂声轰然响起。

菠菠冉更加为难了,如果在大联会误伤了商人,这个责任实在太大。她硬著头皮道:“你们不能使用刺脊枪,会伤及无辜的……”

李强知道自己不出面是不行了,他心里也憋著一股火。没有实力就没人看得起,谁都敢欺负一下,这个菠菠冉开始说得好听,关键的时候还是帮阪寿商行的人说话。他悄悄地移向前面,同时传音给坎坎奇道:“他们要敢动就用枪给我打,别有顾忌,我就到。”

执刀手们看菠菠冉不再插手,不由得胆气狂增。他们的绝招就是防御相连,攻击交错,这是得到过高手指点的,单打独斗从来就不是他们的战斗方式。结阵後有人发令,执刀手们同时向前迈步。坎坎奇几人蓦地感觉到一种奇重的压力,他也喝令道:“打!”

“噗噗”一阵轻响,五人的黑狱枪打出的光弹各有不同,坎坎奇射出的光弹是梭形蓝光,帕本他们几个射出的有白色的光弹,有红色的光弹,全都打在执刀手由臂盾相连的防御上。坎坎奇的黑狱枪是李强制作的一支精品枪,能射出含有罕见寒能的光弹,他这一枪让执刀手们吃了不小的亏。

菠菠冉见他们几个根本就不理会自己,毫不犹豫地开枪射击,同时她发现坎坎奇等人的刺脊枪与众不同,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刺脊枪可以发射出这样的光弹,威力实在是惊人。她觉得很难堪,心里也有点恼怒。

商人们在看到第一枪射出之时,就几乎全部趴在了地上,个个吓得魂不附体。光弹无眼,死了白死啊。

还敢站著的人就凸现出来了。

李强已经很靠近那群执刀手了,他这身打扮原本是不容易引起别人注意的,不过,现在可是全场注目。

李强装出害怕得不知道怎麽办的样子,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去。菠菠冉大叫:“喂,你站住,不要命啦!”李强慌乱地摆动双手道:“我……我……哎呀……”他又踩到了衣襟,一头跌了出去。全场的人都发出惊呼声。

一刹那间,变异突生。李强贴著地犹如利箭一般,狠狠地扎进执刀手的阵里。他这时候要杀死这群执刀手实在是易如反掌,但是他心里有气,就想好好的玩玩打架。李强整个人就像一颗炸弹,把执刀手排出的攻击阵炸得四分五裂,执刀手一个一个的从队列里被抛出。坎坎奇几人一见机会难得,收起黑狱枪,也冲上前去抡起老拳揍了过去。

顿时场面大乱,李强六人施展拳脚“劈劈啪啪”一阵狂殴猛打。帕本更是凶猛异常,他是初次打斗,刚开始时还有点蹩手蹩脚的,几下打过之後发现自己的拳重脚狠,对手很难攻击到自己,於是胆气越来越壮,下手也越来越狠。

纳善简直兴高采烈,东一拳西一脚的浑水摸鱼。坎坎奇和坦歌两人非常的默契,只要发现有三个以上的执刀手想聚拢,两人立即上前打散。也就两三分钟的时间,地上躺满了执刀手,没有一个还能站立起来。

卡巴基老爹在远处看得目瞪口呆,他不敢相信这个一开始表现得傻傻的青年,竟会这样厉害,吓得他悄悄地走出门外一溜烟的跑了。他是商人,只想好好的做生意,见到惹事生非的人他宁愿躲远点。

菠菠冉脸色很难看,心里嘀咕,这下对阪寿商行不好交代了,在大联会的地盘有人把阪寿商行的执刀手打成这样,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

李强又干了一件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事,他下令把执刀手所有的武器财物通通抢光。

菠菠冉实在是无法沉默了,说道:“且慢!”

李强心里嘿嘿直笑:“原来你也会忍不住啊。”

李强嬉皮笑脸地说道:“嘿嘿,菠菠会主,你这个裁判做得不合格,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听你的。哎……纳善,给他们留条裤子啊,谁让你把他们扒光的……”纳善是在黑狱养成的老习惯,抢东西向来就是剥得一乾二净。他满不在乎地说道:“老大,我不是还留了一点东西吗!算了,长裤就不要了。”

商人们从地上爬起,他们的眼里透露出惶恐不安。区区六个人,赤手空拳的打倒三十多人,还当著大联会的四会主和众人的面公然抢劫,这几个人实在是太猖狂了。

菠菠冉真的要被李强他们气疯了,她还从没有见过如此肆无忌惮的修真者,忿忿地说道:“你们是哪个修真门派的?怎麽可以这样干?”

李强站直身,慢慢地向她走去。随著他的走动,一股巨大的压力逼了过来,菠菠冉拚命稳住身形,以至於身子都微微向前躬去,她觉得空气好像都凝固了。麟精儿根本就无法抵抗如此可怕的压力,和站在他身边的岚湫公主,同时向後退去。

菠菠冉将功力提升到最高,头上的绿色发辫都散了开来。李强每走一步她都微微一颤,她已经很难抵挡了,脸上的汗珠细密密地冒了出来。她很想将手中的元晶刃打出,但是对方这种可怕的威势让她根本动不了手。两人的修真水平相差得太远了。

岚湫公主叫道:“不要……快停下来!”

李强也只是想吓唬她一下,免得过一会儿她又出来作梗,闻言微微一笑,乘机卖乖道:“既然是岚湫公主说情,也罢……”他潇洒地转身继续搜刮执刀手去了。菠菠冉气得手直抖,有心想邀斗,可看了刚才他显现的功力,知道自己差得太远,她只好站在一边生闷气。

帕本从执刀手身上搜检东西,抢完了还不忘记捎带著踹一脚打一拳,以发泄心中的郁闷。很快六人将这批执刀手搜罗一空,李强拍拍手道:“把这群东西扔出去。”转身又来到菠菠冉身前。

菠菠冉後退一步道:“你们有完没完,请你们出去,大联会不欢迎你们!”她恼羞成怒了。

李强依旧笑容可掬地说道:“菠菠会主,不管大联会欢不欢迎我们,既然我们已经到了大联会,就是你们的客人,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商会向外面赶客人的。”他又向前逼近一步,接著说道:“我们办完事情自然会走的。嘿嘿,要赶我们走可不容易哦,你千万不要尝试用武力来达到目的……你会发现那会得不偿失的。”

纳善过来说道:“老大,为什麽不扣下几个阪寿商行的人?”李强反问道:“你说为什麽呢?”纳善一把拉过帕本嚷道:“我老纳乾著急,你却笃笃定定像没事人一样。”帕本淡淡地说道:“老纳,这都不懂啊,打了小的老的还不出来。”纳善一拍光头笑道:“哎,我真笨……”

菠菠冉知道越拖越对自己不利,她毕竟是大联会的四会主,见惯风浪的人,见硬的不行立即就换成软的,强拉出一副笑脸:“请六位英雄好汉进里厅谈,好吗?”李强扭头看到菠菠冉的笑脸,吓得向边上一跳道:“咦喂,玩变脸啊,笑得也太夸张了吧。”

岚湫公主被李强夸张的动作惹得“噗哧”乐了,拉著菠菠冉道:“菠菠姐,我们进里厅去,喂……你们也进来吧……”她又凑到菠菠冉的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几句什麽,菠菠冉脸都羞绿了,笑骂道:“你怎麽和安矢那丫头一样疯啊。”

李强招手道:“兄弟们,走啦。”

进到里面才发现别有天地。岚湫公主的随行武士被领到别处休息,她只带著青衣护卫和阿吉总管,菠菠冉也带了两个手下,麟精儿一进里厅就走开了。李强六人东张西望地走了进去,来到一间空旷的大房间,分宾主落座。

菠菠冉坐下後就和岚湫公主说个不停,竟然不再理会李强他们。李强暗暗好笑,他也是在商场上打滚了多年的人,察言观色是他擅长的本事,知道菠菠冉是心里有气故意不理会他们,想让他开口先说话,然後弄两句难听话来刺刺自己。他微微一笑,问坎坎奇道:“你们怎麽会遇见阪寿商行的人?”

坎坎奇瞄了一眼菠菠冉说道:“老大,你出去後我们很顺利的进了城,没有想到在弯街,正好看见番国的武士围住岚湫公主。坦歌说上次他们在吃店帮过我们,现在他们有事我们不能不帮忙,所以,我们五个人上去亮出黑狱枪,准备开打……”他说得有点心不在焉。

“那後来呢?喂……在想什麽啊……”

“後来就看到……老大……嗯……後来……我说到哪儿啦?”坎坎奇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顺著他的眼光方向看去,李强恍然大悟,嘿,这小子一直在不停地瞄著菠菠冉,看样子他对菠菠冉似乎很中意。

李强忍不住嘿嘿笑道:“算了,不要你讲了……你继续看你的……坦歌,你来说。”

坎坎奇突然醒过神来,臊得满脸碧绿,坦歌几人都忍不住笑。老大的调侃坎坎奇还没法回,他不好意思地说道:“老大!我没那个意思……我……”纳善好不容易逮到机会:“老坎,没什麽意思啊?”他故意看看菠菠冉道:“嗯,原来老坎没意思,哈哈。”

坎坎奇一把掐住纳善的脖子,抓狂道:“我……我……我的意思是……掐死你!”

“哈哈……哈哈……”李强几人大笑。纳善被他卡得声音都变了:“咳咳,哎……哥哥……没……意思……”好不容易挣脱出来,纳善又说了一句让坎坎奇疯狂的话:“你……你想杀人灭口啊,没用的,大夥都知道!哎哟……你真狠心,差点掐死老纳,老大……救命啊!”

菠菠冉和岚湫公主目瞪口呆地看著这群疯子,她们从没见过会如此胡闹的人。

李强突然站起身来说道:“停!”微微侧头细听。纳善等人立即规规矩矩坐好,看著李强,不知道老大发现什麽了。菠菠冉不由得对李强刮目相看,别看他们嘻嘻哈哈的,只要他认真起来,马上就不一样了。

李强的神情越来越严肃,慢慢地身上的气势也开始蓄积,他身上的白袍突然碎裂,扬手间澜蕴战甲已经穿上,刹那间紫金光闪烁。虽然他依旧是空著双手,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锋芒毕露。

菠菠冉和岚湫公主急忙指挥手下向後退去。菠菠冉吃惊地捂住了嘴,她这才知道,李强刚才实在是手下留情了,这种实力绝对不是大联会所能对付的,除非请出大联会的修真长老,或许才可以抵御。

坎坎奇几人很有默契,起身退到角落,同时抽出黑狱枪戒备。

门口出现两个人。

菠菠冉失声道:“库勃长老!”岚湫公主好奇地小声问道:“库勃长老是谁啊?”

那两个人刚进门就被李强的劲力威压,其中一个中年人低喝一声:“赤!”一股劲力直冲而出,另一个年轻人乘机穿上战甲。李强身形微动,也是一声沉喝:“开!”澜蕴战甲大放异彩,那两人竟然站立不住退出门外。

他俩再次出现时,已经全副战甲上身。两人脸上显露出明显的吃惊神态,一进门,同时运起真元力向李强压去。顿时,整个房间里空气仿佛在燃烧,“僻僻啵啵”的声音渐渐响起,三人的战甲的光芒刺得人睁不开眼。

房间里的人都被三人发出的劲力逼住,几乎气都喘不过来。菠菠冉大叫道:“别比试了,快停下……快停下啊!”

慢慢地三人收摄真元力,战甲的光芒柔和下来。中年人说道:“好家伙,差点挡不住你,你是谁?坦邦大陆的修真高手我基本上都见过,你是哪个门派的啊?”语气很是谦虚,他心里明白对手并没有使出全力。那个青年人道:“师尊,他的劲力我有种奇特的感觉。”

李强突然想起傅山给他的释魂龙戒,说道:“我是这个门派的。”说著伸出手指,释魂龙戒闪现出来。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