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一章 蓝清会行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李强笑道:“坦达,不用客气了,坦歌现在也是我们的兄弟。呵呵,我可不是西大陆的人,这次逃出黑狱後有点小麻烦,准备到你这里用晶石换点钱。来,大家都见见面,恭喜坦歌兄弟重逢。”

纳善表现得出人意料,上前抱住坦歌说道:“我老纳给你道喜了……”他竟然说不下去了,独眼中流出了泪水。因为想起了自己的亲人,这个莽撞的汉子也控制不住感情的流露。

大家轮番上前道贺,想起自己的亲人个个都黯然神伤。坦达问道:“小弟,你们怎麽会找到这里来的,这里不是西大陆的商人是很难进来的。大家先进去,换钱是小事,先到我的房间里坐坐。”

帕本笑道:“我就是西大陆的小行商,呵呵,对蓝清会行可是十分的熟悉,以前我去过蓝清会行的总行,那里才热闹哩。”

坦达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能找到这里。都说西大陆的行商耳聪目明,不管什麽地下行会都找得到,大家请!

顺著向下的通道,一群人慢慢走了进去。李强看看大家,发现人人都和自己一样,对下到地底下觉得不舒服。还好,这里的空气很新鲜,通风似乎也很好,不像黑狱的空气污浊不堪,总有一股霉臭味。这里的地下通道也是四通八达的,坦达解释道:“这是一个简单的迷宫型通道,进来後一定要有我们的人带路,如果自己闯了进来,一旦走错路,立即会被夹墙里埋伏的人射杀。”

岔路口极多,坦达有时转弯,有时直走,拐来绕去的,就连纳善这样的地下行家都有点绕糊涂了,大家更是走得云里雾里不辨东西南北。

途中不时地遇见一些商人,被布条蒙著双眼,由带路的大汉用一根绳子牵著,慢慢地向里行进。那些大汉看到坦达都躬身行礼,看来坦达在此地的地位很高。

帕本悄悄地告诉李强,到这里的入口有很多,货物都有专门的人员运送,最大的地下黑市是由一些大的官商把持,还有一些小一点的黑市是一些实力人物开的,*极其复杂,西大陆的商人都喜欢到“蓝清会行”来交易,这里就是蓝清会行的一个点。

蓝清会行是军方高官秘密组织的黑市,主要的成员都是退役的军人,後台十分强硬,所以这里相对比较安全,信誉也好。不过这里的检查也是最严的,别的地下组织很少敢惹他们,城市里的官吏对他们也是睁一眼闭一眼,知道碰不得,何况蓝清会行不时地会送上大笔钱财,他们也乐得不管。

坦达的房间极其宽大,墙壁非常特别,似乎是用大块的发光的板材制作的,房间里亮如白昼,四根特大的方形大柱立在房间的四角,上面雕刻著繁杂花纹,房间正中有一个平台,凸起地面一尺高,约有三十平方米的样子,发出淡淡的粉绿色,给人感觉清爽雅致。

坦达邀请大家上平台席地而坐。李强摸摸那绿色的平台,绒绒的软软的手感极好,盘腿坐下後身子微微陷进平台里,盘著的腿感觉非常的舒适,心里不由得称赞不已。坦达按动手腕上一个暗钮,面前自动升出一张奇形的台子,他低低说了一句什麽,然後笑道:“大家喝点什麽,我这里可是什麽都有,只要是坦邦大陆和西大陆出产的,这里大约都找得到,大家不用客气。”

李强、赵豪、纳善、韩晋和赵治都不了解这里的东西,不敢乱说。帕本眼睛一亮道:“有海汁液吗?”又和贲说了几句话,笑道:“他要坠鱼浓……最好是生的。”坦歌说道:“我还是老习惯,甜齿根加南水就可以了。”

李强等几人全傻了,没有一样是他们听说过的。纳善不甘人後道:“我就要……就要……那个……坠鱼浓吧,和贲一样。”李强看著赵豪他们几个的为难样,心想:算了,别出丑了。於是笑道:“我们还是喝点酒吧。”他不好意思自己取出酒来,便问坦达道:“酒有吗?”

坦达奇怪地看看他们道:“酒?哦,是不是玉滋浆啊?这倒是有,要哪种?”李强差点要喊救命。帕本解说道:“酒是古时候的说法,现在知道的人不多,玉滋浆是有很多种的。”赵豪看出李强的尴尬,笑道:“随意吧,什麽都可以。”

很快有人把东西送了进来,那是一盘各种颜色不同、像鸡蛋大小的球状的东西。帕本拿起一个,他知道李强他们不会吃,有意示范给他们看:把那个东西放在一个金属杯子里,捂住盖口,在掌心里使劲一顿,“哗”,一声水响,一阵淡淡的清香飘了出来。端起来喝了一口,帕本无言泪下,这是家乡的特产啊。

李强非常惊讶,这算是固体饮料吧。他也好奇地拿起了一个乳白色的球,放进自己面前的杯子里,学著帕本的样子,在掌心里一顿,一股淡淡的酒香散了开来。他品了一口,觉得有点像家乡的甜米酒,味道极淡,有一种说不出的香,很好喝,忍不住喝采道:“好!”

把玩著手上的杯子,李强好奇地问道:“是不是必须用这种杯子才能让饮料化开?”帕本笑道:“不是的,随便什麽样的杯子都可以。”李强拿起一个彩色的球,说道:“呵呵,这玩意儿不知道怎麽做的,挺有意思。”坦达回答:“很容易的,这里有一种专门的凝结器,几乎家家都有。”李强心想这也算是一种特产吧,离开时一定要记得带上。

坦歌问道:“哥哥,你不是在大军部的吗?怎麽会到蓝清会行的。”坦达苦笑道:“自从你失踪以後,大军部有人眼红你哥的位置,造谣说你是叛徒,借机向我发难,执法队都来了,幸好有朋友通知我,我就逃了。你知道板寿昙吧……总帅的助手,他安排我到这里来负责的。唉,我只是担心你,看到你平安无事,呵呵,这些都不算什麽啦。”

坦歌苦笑道:“我早知道,你那个位置有太多的人嫉妒了,掌管著全军的武器装备,哪个不眼红?哼,这群混帐东西,欺人太甚了。”坦达摆手道:“算了,我也灰心了。对了,我准备自己开一个地下商行,你过来帮我吧。”

见坦歌露出为难的神色,李强立即道:“坦歌,你还是留下来帮你哥哥,我搞到海玛瑙就要远离这里的。”坦歌知道李强是有大本事的人,有心跟著他慢慢的学,到时候再回来帮兄弟,岂不是更好。他咬咬牙道:“哥,我想现在还不行,以後我一定回来帮你。”

坦达吃惊了,从小到大坦歌从来都不会违背自己的,这个李强是什麽人,竟然能让自己的兄弟舍不得离开?他想了想道:“好吧,我等兄弟回来再开商行。”又道:“我刚才听你说要找海玛瑙,不知道你要找哪一种?”

李强的心猛地一跳,急问道:“你有海玛瑙吗?难道海玛瑙还有很多种?”心里暗自打鼓:莫怀远只是说需要海玛瑙才可以成为散仙,并没有说要哪种海玛瑙,自己也一直想当然地认为只要找到海玛瑙就行了,可是听坦达的口气,海玛瑙有很多品种,这怎麽办?

坦达道:“海玛瑙有三个品种,一种叫红玛瑙,一种叫黄玛瑙,还有一种叫海魂玛瑙,都很少见。红玛瑙是用来做一种春药的,价格贵得离谱,黄玛瑙有什麽用不太清楚,但是价格比红的更贵,至於海魂玛瑙……我曾听说过,有一次在一个地下拍卖会上出现过,有两个神秘的人物互相竞价,价格高到所有在场的人都傻了,最後被其中一个买走,剩下的另一个人恼怒地跺了跺脚,就震塌了一面墙。”

李强心里大喜,他几乎立即肯定,莫怀远需要的一定是海魂玛瑙。他寻思,看来要作两手打算了,如果能收购到那是最好,不过先要解决钱的问题,另外就是到西大陆去寻找,实在不行,就只好去冤魂海自己亲自动手了。

想了想,李强又问道:“你知道海魂玛瑙是什麽形状的吗?描述的越详细越好。”坦达苦笑著说道:“我也没有看见过,听人说好像是蓝色的块状物,具体是什麽样,因为没见过不敢乱说,万一讲错了可不好。”

李强点头不语。

“老大,我们去交易市场看看吧。”坦歌说道。

坦达也道:“我带大家去。”

穿过几道防守严密的小门,展现在大家面前的是大得让人难以置信的交易场,足有二十多米高的圆形天顶,散发著柔和明亮的光,里面熙熙攘攘的有很多人。

货物分为普通区、特殊区和拍卖区,所有商人的货物都由商行统一销售,货主可以站在一边,为自己的货物推销,商行销十抽二,特殊物品抽三成。坦达介绍,这里面还有赌博场、休閒场,甚至还有赌命的生死台。

坦歌把纳善的那包晶石递给坦达,坦达看了看,叫过一个人道:“放到普通区寄售,先把钱垫上,不要抽佣。”李强知道这些晶石不太值钱,便拿出那块黄沉石问道:“坦达,这块值钱吗?”

李强的这块黄沉石还是傅山送给他手镯时留在里面的存货,大小有如小儿的拳头,是土性的上品仙石。坦达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了,拿在手上看了好一会儿,虽然也知道是晶石,但是这麽大的而且颜色和形状都很奇怪的晶石,他竟然也不认识。

他挥手叫来一个大汉吩咐了几句,对李强笑道:“这块晶石我也没有见过,不过,这里有专门鉴定此类特别物品的专家,一会儿就知道了。”

帕本道:“老大,我……我想……这个……”他吞吞吐吐的有点不知如何说是好。

纳善忍不住道:“说话乾脆点,听得都累人……”他是曾做过帕本老大的人,讲起话来肆无忌惮,语气里明显透著不耐烦。李强抬手就是一巴掌,他是最看不得欺负人的。纳善没有来得及缩头,“啪”,“哎,老大……”纳善摸著头,一点脾气都没有。

“帕本,大家都是兄弟,这里不是黑狱了,有什麽就大胆的说。”

“老大,我想找找这里有没有同乡,我离家太久了,不知道家里还好不好,唉……”帕本心里其实很害怕,他怕家里万一有什麽变故,那他真不晓得该怎麽办了。纳善一听这话,立即说道:“老大,我陪帕本去找。”李强点头道:“坦达,请你找个人陪一下,别走散了。”

一个老人来到坦达身边,躬身行礼道:“行首,您有事叫我?”这个老人和李强是一样的种族,头发完全白了,满脸深深的皱纹,虽然驼著背,两眼却是炯炯有神。坦达递过那块黄沉石道:“老半同,你看看这块晶石,我不认得,这位朋友想鉴定一下。”

老半同拿起黄沉石在手上轻轻地掂掂,又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细长的晶棒,点在晶石上,原本半透明的细棒,突然金光大盛。老人手微微一抖,收起棒子,声音有点颤抖地说道:“无价之宝!”

坦达心里大惊,他知道老人是这一行中的翘楚,眼光独到,他说是无价之宝,那一定没错。他摇头苦笑,将黄沉石还给李强道:“老半同说无价就等於换不到钱。不要紧,我还有些钱先给你们花著,不够再想办法吧。也许到大拍卖会去可以卖掉。”

李强有些' ;%ވZh8HE'黄沉石,想了想道:“坦达,武器你们收购吗?”坦达惊讶道:“你有武器出售?有多少?是什麽武器?如果是好货,我可以做主先收购。”

李强的手镯里还有大约七、八支自制的黑狱枪,还有一张晶源弓,眼下他也顾不得别的了,先换些钱再说。正要取出武器,就听见一阵嘈杂哄闹声传来。

纳善陪著帕本一个个货架的找过去,刚走了不远,帕本就站住了,隔著一个架子呆呆地看著一个人,嘴里喃喃自语道:“不可能的,他……他……怎麽会在这里,怎麽会……不对……”纳善奇怪地看著帕本,只见他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青,咬牙瞪眼,浑身颤抖著。

顺著他的眼光看去,一个壮实的大汉,正用一块破布擦拭著货物,边上还蹲著两个人。帕本抖著身子绕过货架,站在那人面前。那人察觉到有人来,笑著抬起头,看见帕本後,脸上的笑容一下就凝结了。

那人手上的东西“啪嗒”一下跌落在地,眼睛直瞪著不敢相信地看著帕本。地上蹲著的两人也抬起头,其中一个叫了起来:“帕本?你真是帕本!”又对那个壮汉道:“步基共,你不是说亲眼看见帕本死了吗?这是怎麽回事?”

步基共稍稍惊慌了一下,面目突然变得狰狞起来,无赖而又嚣张地笑道:“嘿嘿,你这个窝囊废胆小鬼,原来还没有死,你就是活著也还是废物一个。”边上的一个人气愤地道:“步基共,你太过分了!我知道了,帕本的货物和财产是你昧下的……”

“你闭嘴!帕甘,哼哼……我昧下了又怎麽样,不服气就去生死台,较量个你死我活去。哈哈,帕本……你死了算了,你老婆都改嫁给我了,你那女儿都给我卖了……哈哈……”

纳善听得简直不敢相信,竟然还有比自己都邪恶的人,霸了财产不算,还夺人妻儿。他捏紧拳头就要上前,被领路的大汉拉住道:“不能这样打,要打上生死台去……”

帕本眼睛血红,像临死的野兽般,从嗓子里发出低低的呼噜声。一声奇怪的叫声从帕本的嗓子里发出,人就像射出的一支利箭。步基共身手似乎不错,微微一闪让了开来,帕本一头撞向货架,“轰!”架子倒了,货物撒了一地。

步基共叫道:“喂……有人捣乱啊,快来人啊……”

周围上来五、六个手持刺脊枪的护场大汉,举枪对著帕本。帕本就像没有看见似的,翻身跳起,晃著头四处寻找步基共。纳善也抽出背上包著的刺脊枪,对著护场大汉道:“他奶奶的,谁敢动老子要他的命……”

纳善这一抽枪,立即围上来更多的护场大汉。步基共得意地笑道:“哈哈,帕本你能拿我怎麽样……哈哈……”

李强和坦达赶了过来,坦达挥手让护场退下。李强上前拉住帕本,帕本一看见他,忍不住嚎啕大哭。李强问道:“怎麽回事,纳善你说。”

纳善气得脸色煞白,断断续续的把事情经过说了。李强不动声色的听完,问坦达道:“什麽叫生死台?”坦达面无表情地说道:“这事比较麻烦了,这里的货物是阪寿商行设在这里的一个点,他们的人我们还不能动。”

步基共还在嚣张地狂笑。李强可不管什麽能动不能动,他身形忽动,面对面地站在步基共眼前。步基共眼看著李强的额头变大,“哢嚓”,只觉得鼻子剧痛,没等惨嚎出声,突又觉得一只脚被狠狠踩到,他一手捂鼻子,一手揉脚面,疼得支著条单腿不停地在地上蹦著。

没等他跳几下,李强又突然出脚,狠狠地将他踹飞出去。步基共连续撞翻两排货架,刚要落地,李强已经跃到他身边,又是一脚将他踢了回去。

李强的动作犹如闪电,看得大家眼花缭乱。坦达惊觉李强是一个厉害的高手,他苦笑道:“可不可以让我去和阪寿商行协商,再作决定。”

“帕本,别伤心,这事我帮你,老子是不会让兄弟受委屈的。哼,那个什麽阪寿商行如果敢保护他,老子一样灭了他。”李强突然又露出他凶狠的一面。

坦歌吓了一跳,他十分清楚李强发起狠来是什麽样子的,忙拉住坦达悄悄的商量。坦达越听越惊,说道:“好,我一定争取。来人,把他先扣下来。”步基共口吐鲜血,含糊不清的大声叫道:“你们不能抓我……你们不能抓我……我们商行和你们是有协定的,你们只能赶走我……不能……啊哟……”他被人狠狠揍了一拳。

李强无心再看交易场,众人回到坦达的房间,专等坦达的回音。帕本已经崩溃了,瘫在纳善的身边喃喃自语著。那个帕甘也跟了过来,赵豪、韩晋几个人不停地劝慰著帕本。

“坦歌,你知道阪寿商行是什麽东西?”李强问道。

“唉,阪寿商行是坦邦大陆最大的黑市商行,和坦邦大陆两个最大的国家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潜势力极其庞大,他们甚至有专门的武装力量,蓝清会行他们都能插上一脚,实在是不好惹啊!”又补充道:“这个步基共只是一个小人物,不过,如果他们不答应给人,麻烦就大了。”坦歌无可奈何地摇著头。

看看帕本的惨状,李强冷冷地说道:“管他什麽来头,他要是不放人,老子定要让他後悔。”纳善一拍帕本道:“我老纳帮你,别像娘们一样哭哭啼啼的,咱们干他娘的。”

坦达走了过来,为难道:“阪寿商行不同意交人,我们会行上层也不愿意为了这个小人物和阪寿商行发生矛盾,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行首,这是我没法决定的……”

李强淡淡地说道:“嗯,坦达,你可以放他走,我也不想让你为难。不过,我要阪寿商行的地址和他们的情报,这个事情和蓝清会行没有关系,我们自己解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