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三章 疾闪白线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坦邦大陆的时间有些奇怪,李强自从黑狱里出来,仔细的测算了一下,发现白天有三十四小时左右,黑夜却只有六到八个小时不等,问帕本这儿是怎麽算月份和年份的,结果他也是糊里糊涂,只好入乡随俗的乱算一气了。

看看时间,李强估计坎坎奇他们应该回来了。他又看了看四周的景色,赭红色的峭壁上不知道被什麽打磨的圆润而不见棱角,峡谷最低处,有几条长长的深沟,沟沿极其平滑,而且很深,大块散落的岩石也是如此。李强笑道:“这地方以前一定是被水长期冲刷,才会这样,不过这几条深沟是怎麽形成的让人想不透。”

赵豪摸著岩石的表面笑道:“真不知道要多少的岁月才能把它磨得如此光滑。”微微运真元力击在岩石上,“哢”一声轻响,那块巨大的岩石裂开一条缝,赵豪惊疑道:“好结实啊,竟然没有碎。”

纳善怪叫道:“师哥,太夸张了吧,你老人家只是轻轻一掌,石头就裂开了,比铁锤还狠,还不满意啊。”李强笑道:“纳善,别羡慕了,只要你能认真训练,也会像他一样厉害的。哦,赵豪,你觉得在哪里盖房子比较好?”

纳善恨不得立即有赵豪的本事,心想,老子如果能一拳轰塌一间房子,那多威风啊,谁敢不甩我。想到心痒处他忍不住“嘿嘿”笑出声来。

纳纳敦站在一块大岩石上,四下里张望,指著不远处一块平滑的岩石地说:“我看那里就比较好,地势比较高,也很平坦,正好作为营地。”赵豪跳到他身边看了过去,点头道:“是不错,我赞成纳纳敦的意见,师尊你看怎麽样?”

李强却看著远处的植物发呆,纳善好奇地问道:“师尊……老大!有什麽古怪吗?”

“这里的植物好奇怪啊,你们仔细看,全是贴著地平著长,为什麽不向上生长呢?难道是……”李强快步走向远处的植物群,纳善等人好奇地跟著。

那些植物就像是藤蔓,细细长长爬附在岩石地上,密密的就像一张巨大的绿色地毯,没有叶子。李强若有所思地伸手去拽,一拽之下,竟然没有拉断,他奇道:“这麽牢固。”又用力一拉,只听“蹦”地一声闷响。李强心里非常吃惊,这麽大的力道,就是钢丝也该拉断了,而它只是被从岩石上拉了开来。

赵豪拉住一根运功一绷,那根有小指粗的茎慢慢伸长开了,最终抵不过赵豪的神力,发出一声刺耳的断裂声。赵豪摇摇头道:“让人不敢相信,竟有这麽坚韧的藤茎,一般的鞭子也没有这样牢固,真是大开眼界啊。”

纳善在一边使出吃奶的劲也没有拉断一根,丧气地说道:“他娘的,还是头一回看见,也太结实了吧,这里又没有怪物吃你,长这麽韧性干嘛。”

李强心里一动,是啊,长这麽结实一定有原因的,那会是什麽呢?

赵豪手指著峡谷口笑道:“他们回来了。嗯,是两艘飞板。”峡谷里的众人欢呼了起来,有些人急著准备开始搬运货物,还有的人已经清空了场地。

飞板一停下,大家立即围拢上去。坎坎奇和坦歌向李强他们跑了过来。

他们两人不但买回所有的建筑材料,还弄到很多的食物和日用品,估计在这儿可以驻扎很长一段时间而不用担心补给短缺了,当然,坦歌的钱数也快用光了。

坦歌来到李强身边说道:“老大,这次去收获不小,我哥哥在风喃市的朋友借给我们一艘飞板,还打听到一些消息,等一会儿我们商量一下。”

李强开心地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好,後勤官出马到底不一样啊。”手上摆弄著那节赵豪扯下的藤蔓,李强问道:“坦歌,你是怎麽发现这个大峡口的,这个大峡口有什麽……这个……古怪?”一时之间,李强竟然找不到恰当的词语。

坦歌一愣道:“有什麽不妥吗?这个峡谷还是我在很久以前,和几个朋友出来玩时才发现的,因为这里靠近冤魂海,所以印象特别深。”又道:“不过,我记得是白天来的,晚上就不知道有什麽情况了,应该没什麽问题吧。”

李强摇摇头,心里更加困惑,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了什麽。他为人是很谨慎的,知道在这里还有很多不了解的东西,於是道:“房子暂时不要建,今天晚上大家小心一点,我要先立一个防御阵,所有人和物都移进去,等等再说。”

纳善小声唧咕道:“老大的胆子越来越小了,我就不相信,有这麽多人和枪还怕什麽怪物吗?”赵豪是最看不得别人对师尊不敬的,喝道:“你说什麽?”纳善吓了一跳,急忙道:“没……呵呵……没,我什麽也没有说啊。”

纳纳敦记起在黑狱时,李强在房间里摆了个防御阵制造武器,他们想进门叫他,结果连一只手都伸不进去,确实防护得好,便也点头道:“还是小心为上,坦邦大陆有很多东西我也搞不清楚。”

天色渐渐地暗了,李强指挥众人围坐在飞板边,急急忙忙的开始布阵。他有种奇怪的预感,看看天越发的暗下来,叫道:“所有的人都坐好了,不准随便走动。纳善,你也坐下,别乱走动。赵豪过来帮帮我。”

众人从李强的语气里觉察出不好,都忐忑不安地坐下,没有人敢乱动,静得只能听到大夥粗重的喘气声。赵豪也学了一点阵法,知道李强摆的是归原阵,属於防御力比较强的,摆起来也稍稍困难,便急忙上前,师徒俩分头布放。

纳善坐著无聊,盯著远处黑沉沉的峡谷。由於特别的安静,李强和赵豪布阵的声音就特别的大,“乒乒啪啪”,峡谷里回音荡漾,显得更加阴森可怕。纳善摸摸手臂,一阵阵地起鸡皮疙瘩,突然觉得脸上凉风吹过,顿时感觉清爽无比,忍不住小声说道:“嘿,好风!”

“滴滴嗒嗒”,天上开始有雨点滴落,雨滴很大很稀疏,打在岩石上,绽成一朵朵花样。风卷著雨滴打在脸上,冰凉的让人难受,坐著的人群一阵骚动。

纳纳敦喝道:“都坐好,不用紧张。”

坎坎奇、韩晋、巴拉、赵治几个人同时约束众人,这时候可乱不得。

李强的感觉越发不好,他不停地催促赵豪,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师徒俩终於摆放完成一座归原大阵。李强叫道:“赵豪,你启动外阵,我启动内角,要快!”

赵豪运出所有的真元力推动阵法转动,众人都不敢相信地看著,一圈白光围绕著亮了起来。李强发现自己的真元力竟然不足以推动内角,看见赵豪已经使出了所有的功力,知道他帮不上自己,只能一点点的运出真元力。内角的红光慢慢亮了起来,他明白最少还要半个小时,这个阵法才能自己运转。

“呼……”又是一阵凉风掠过,吹得众人寒气直冒。纳善不敢再说好风了,太冷了。

雨下大了,一会儿工夫,所有的人都湿透了。寒风吹过,众人都瑟瑟发抖。坦歌脸色青白不定,他也没有想到,这里会这麽凶险。

远处隐隐传来怪怪的叫嚣声,一阵阵的,让人心里发颤,风势越来越大。赵豪已经完全启动了外阵,反身站到李强身边,两人同时用功。一刹那间,红光大盛,把方圆百米照得一片通明。雨水在光的照耀下,闪著丝丝的白光,地上被雨水打得泛起白沫,雾气腾起,视野里一片白茫茫。

从大峡口的另一端传来阵阵咆哮声,声音越来越大,轰轰隆隆的犹如万马奔腾。所有的人都惊恐不安地盯著,看不清楚那是什麽东西在吼叫。李强额头上已经流汗,还有十分钟阵法才能完全发挥作用。

那声音越来越大,夹杂著尖利的刺叫声,就像刀子在玻璃上刮过。很多人忍受不住如此恐怖的声音,使劲地捂住耳朵。纳善闭著眼大叫道:“他娘的,什麽声音,牙都要酸倒了。”

突然周围安静下来,只听李强一声大叫:“大功告成……哈哈……”

众人齐声欢呼,都站起身来。纳善睁开眼一看,不由得赞叹防御阵的奇妙,如此大的暴雨狂风在阵法启动後,连一点点雨丝都飘不进来,外面的声音极小,不用心几乎听不见。赵豪勉强盘腿坐下,手上握著李强塞给他的仙石,闭目恢复。刚才他几乎动用了所有的真元力,已经精疲力尽了。

整个防御阵闪著红白两色光,四周的景色反而要比刚才看得清楚。阵外依旧大雨瓢泼狂风不止,阵里大家已经开始整理潮湿的衣物。所有的人都对李强信心大增,这座阵比一间房子还让人放心。大家安心地欣赏起外面的景色,这才发现,现在的大峡口真是无比的壮观雄伟。

纳善指著外面怪叫道:“老大,那是什麽东西?”

只见一条白线,从大峡口远处急速而来,顺著峡谷底下的沟道迅疾无比地掠了过去。在防御阵如此强大的防护中,众人都感觉浑身剧震。李强觉得就像是一架高速的战斗机,低空掠过身边一样。他心里明白,如果不是在阵法中,只是刚才的爆音,就可以震昏这里一半的人。

纳纳敦也叫道:“又来一条……大家仔细看,到底是什麽东西……”

所有的人都死死地盯著那条白线,更有人已经捂起了耳朵。

连续七条白线掠过,震得众人头晕眼花,那种尖利的刺叫声,就是防御阵也不能完全挡住。纳纳敦问道:“你们谁看清楚了,那是什麽东西?”众人无言摇头。纳善说道:“看不清,实在是太快了,根本就来不及跟上它,只觉得有一条白线,晃得我老纳满眼的条条……白白的……长长的……”他又开始胡言乱语了。

李强一直仔细地盯著,他也看不太清,不过他不受爆音的影响,可以很冷静地看。他说道:“我没有看见白线里有东西,韩大哥,你看见有什麽了吗?”韩晋的功夫在众人中算是好的,眼力也不错,他摇头道:“看不清……太快了。”

纳纳敦疑道:“好像白线只是往沟底去,别的地方它不去。你看,还是从刚才那里过,我觉得不是怪物,老大,你看……”李强想了想说道:“我出去看看,以後要长期驻扎在此地,搞不清楚可不行。”

纳善大叫:“老大别去!再看看……”李强笑道:“再看也搞不明白的,大家都别动,我没有事的。”纳纳敦等人都很紧张地看著李强,知道他一旦下决心是不容易劝阻的。李强穿上澜蕴战甲,走出防御阵。

出了阵才知道雨水是多麽的狂暴,就像天上漏了一个大口子,大水直接从天上倾倒下来。防御阵里的人看见了奇异的一幕,只见李强的澜蕴战甲闪著淡淡的金光,雨水根本就打不进他身周一米,那团金光在黑暗的峡谷里就像一盏明亮的灯,有些苦囚已经忍不住跪了下来。

李强出阵後才发现,外面的声音是多麽的巨大,简直就是惊心动魄。又一条白线掠了过来,尖厉的呼啸声让李强大吃一惊,他急忙就地盘腿坐下,开始催动元婴抵御这可怕的巨响。阵里的人看见李强突然坐下,都惊吓不已。赵豪被众人的惊叫声唤醒,睁眼看时也是吃惊不小,再看得一眼,心里便轻松起来,笑道:“没有事情,师尊好像开始练功了。”

李强将心神沉进元婴里,推动身周的小宇宙快速转动,他奇怪地发现太皓梭悬在元婴的头顶上,缓缓地转动,它似乎被什麽东西拉住了,转动的很是缓慢。元婴里的紫炎心因为吸收了天火,变成了深深的紫色,散出的力量带有一种怪异的火劲。

为了抵御外界的震响,李强将真元力迅速地送到澜蕴战甲里。他觉得非常吃力,便努力地催动元婴多产生些真元力,如此一来,紫炎心的能量被启动了。

紫炎心的能量快速的涌进元婴体内,经过小宇宙的推动急速累积起来。太皓梭轻微震颤,外面的爆音还不足以启动它的反击,李强小心的不去触动它,他知道这玩意儿现在可是碰不得的。

众人发现李强身上突然亮了起来,那是极漂亮的紫金色光,每次掠过一条白线,那紫金色光就耀眼地闪烁。纳善赞叹道:“乖乖,老大烧起来了,这是什麽宝贝啊,真他娘的好看。”

乌亚看得两眼都直了,喃喃自语道:“厉害……厉害……太厉害了。”

天渐渐的亮了,几乎同时,大雨突然停止,除了岩地还是潮湿的,其他的一切如故,就好像什麽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李强从地上一跃而起,收起战甲,一晚的修炼让他收获不小。走到白线曾经掠过的沟沿,他伸手摸去,发现极其烫手。一道白线竟会有这麽大的能量,他想这可能是这里特有的一种物理现象吧,真是不可思议。

赵豪将众人领出阵来,说道:“师尊,这地方不合适驻扎,他们可能受不住这样的巨响,是不是考虑换一个地方?”坦歌也说道:“是啊,我也没有想到会有这种东西出现,我赞成赵豪的意见。”

李强笑嘻嘻的说道:“这里很好,是极好的练功场所,所以我决定就在此地驻扎。防御阵不用撤掉,我估计这个阵法可以运转很长时间,能量才会消耗完。赵豪你教大家如何进出防御阵。”

李强对纳纳敦说道:“要将所有的人编队成组,我算了一下,九人一个小组,分成九个组,韩晋、赵治、纳善、坎坎奇、坦歌、帕本、贲、巴拉和乌亚每人领一组,你和赵豪总负责,立即开始训练,最小的限度我们要有自保之力,武器装备由我和坦歌解决。”

帕本简直不敢相信,李强竟然让他也领一组人。他可怜巴巴地说道:“老大,我……我也要领一组人吗?老大……我只是一个商人……”李强笑道:“我曾经也是一个商人,帕本你要想有点作为,就要去学去作。别怕,一切都有大家作你的後盾,放开手只管大干。”

帕本想到自己的仇恨,咬牙道:“好,我拼了。”李强点头道:“这就对了。另外,你还要负责教大家本地的语言,也要教我学,能者为师嘛。”帕本激动地道:“我一定学好本事,教好大家学会本地话。”

纳纳敦和赵豪立即著手组队。纳善很是得意,又有人可以指挥了,当老大的感觉又回来了,他忙忙地挑选著自己的组员。

坦歌走到李强身边说道:“现在邦奇甯国正在徵兵,我听哥哥的朋友说,这次大战规模很大,他们准备作武器交易,民间对武器防具的需求极大,老大,我们要不要插手?”李强沉吟半晌道:“我们缺乏本金啊。对了,大拍卖什麽时候开始?”

坦歌道:“还有五十多天吧,风喃市有一个点,我们如果去的话,要提前走。”

李强问道:“风喃市有制作铠甲的地方吗?我需要了解制作方法,这样我就可以做出更好的护具,武器我们也可以自己炼制。”坦歌已经不奇怪了,老大的能力他现在十分清楚,绝对的厉害。他笑道:“有,老大要是去武器坊,那些所谓的制作高手都该回家休息了。到时候我来找人解决好了。”

李强笑道:“我不想介入邦奇甯国和坦特国的战争,只是要搞点武器装备,等恐惧风停息,就去西大陆找海魂玛瑙,然後,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坦歌问道:“是不是像先前那些人,从传送阵走?”他眼里一阵迷惘,心里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跟著老大离开。

坎坎奇带著他挑选的组员走过来,笑道:“老大,能不能搞到飞翼啊,我想把他们训练成天击兵,怎麽样?”李强心里一动,说道:“哎,这个主意好,最好是所有人都配上飞翼。嗯,坦歌,我们先搞一副,让我看看能不能修改得更好。”

坦歌说道:“没有问题。”他像突然想起了什麽,说道:“老大,还有一件事情,阪寿商行到处调查我们的来历,据说他们非常震怒,要找我们报复……所有的地下行会都接到了通告,一旦发现我们要立即向他们报告,我哥的朋友劝我们要小心点。”

帕本一听到阪寿商行眼睛又红了,不过,这次他没有什麽表示,只是突然从身上散发出一丝罕见的煞气。李强看了他一眼,说道:“很好,很好,很快我就会去找他们的。嘿嘿,我们慢慢和他们玩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