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四章 天击兵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众人开始收拾营地。房子是没有办法再修建了,晚上的音爆声足以将房子震垮,好在防御阵里风雨不侵,虽然小了点,还是可以居住的。

赵豪在训练开始前和李强讨论了半天。李强决定从元始门的修炼法门里提取一套简易的修行方法,先用小培元丹给众人改造身体,然後赵豪再教他们武功和初步的修真,这样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小培元丹李强还有不少,他让没有吃过的人都服用了一粒。

韩晋建议把所有参加训练的人都叫做武士,领队的叫大武士,便於称呼也方便管理,众人一致同意。训练一开始,赵豪就发现众人的基础极差,他只好从最基本的开始教。十几天下来,由於有灵丹给众人打下了极好的基础,一个个进步神速。最让赵豪吃惊的是帕本,他练起来就像是不要命般,只要告诉他应该怎麽练,几乎就不用再操心了,他会疯狂的练到完美。赵豪大为欣赏,常常教给他一些特别的功夫。赵豪最头疼的是纳善和坦歌两人,这两个家伙怕苦怕累怕痛,赵豪也就时不时地给他俩加餐调教,搞得两人叫苦连天,见到赵豪就像见到鬼一样,怕死他了。

李强发现,赵豪是一个出色的教官,以前只是觉得他恭敬有礼,学修真时严肃认真,没有想到他教起人来竟然也是凶悍无情。看了几次他的训练,李强放心了,他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又叮嘱了众人几句,便悄悄去寻找潜修之地。

在峡谷里飞了一圈,李强在一处岩壁上找到一个不大的岩洞,稍微整理了一下,他盘腿坐下,取出玉瞳简再次学了起来。

李强把侯霹净元始门的功法作了一个总结,虽然他已经把三个姿式的功法修炼过一遍,但是其中的精髓却很难把握。他坐在岩壁上的凹洞里苦苦思索,渐渐地他明白了,元始门的功法一定是在战斗中才能快速提高,这是以武入修真的不二法门,就像重玄派是以炼器入修真一样。他联想到以前的炼器,使自己的修为得以大大提高,看来元始门的修为提高,是要在战斗中进行。李强不由得苦笑,这不是让自己不停地打架战斗吗?也不知道侯霹净老哥打了多久修真水平才这麽高。

“噢……”纳善的惨嚎声声震大峡口。赵豪怒斥道:“最简单的大劈叉都做不好,你看帕本几次下来,已经把身体练柔软了,就是你不停地鬼叫,再来!”

纳善再也没有想到,年纪一大把了还要玩小孩子的把戏——大劈叉。想起在蓝清会行下的决心,他真是无比的後悔,早知道训练是如此的痛苦,他才不说那些大话呢。他哭丧著脸道:“师兄啊……你饶了老纳吧,可怜我一把老骨头了,哎哟……我的二兄弟啊……痛死我啦。”

赵豪突然嘿嘿一笑,左脚轻轻一撩,插在纳善的裆下就势左右一荡,伸手一压他的肩头,所有在场的人都听到“嗤”一声响。纳善的声音都变了:“哇……哥哥啊……呜呜……裤子裂了!”那撕心裂胆的疼痛,使他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赵豪满意地点点头道:“大家看,纳善都能做到如此准确标准,我想大家也都可以。记住,你们都吃过小培元丹,身体都在改变,现在这样训练,是要大家把身体调到最佳状态。坦歌,你过来,别躲了……早过关早好,就像生孩子,疼一下就没事了。”

坦歌连连摆手道:“我是後勤官,就缓点再来吧。你说得倒轻巧,我可没有生什麽倒霉孩子的经验,等等……啊……等一下哥哥……不要啊!”他怎麽可能逃得过赵豪这样的高手的魔爪,转身还没逃出两步,就已经被赵豪牢牢的抓住了。

赵豪一把抓过来:“跑什麽啊,训练就是这样的。”说著又依样画葫芦。霎时间,坦歌的脸整个都变绿了。纳善和坦歌两人面对面大劈叉,坦歌痛懵了,半晌不出声,死死盯著纳善,突然张大嘴巴狂吼出声,他的惨嚎声一点都不比纳善的差,只见他喉咙里的小舌头乱颤。纳善松了口气道:“感觉好多了,原来听别人叫,自己就不太疼了……”

坦歌气得挥拳就打,纳善一把抓住他的拳头,两个人劈著叉相互较起劲来。赵豪道:“韩晋你来。”韩晋微微一笑,凌空翻了一个筋斗,落下时标准的大劈叉下地。他是练过功夫的人,大劈叉实在是小意思,众人齐声喝采。

纳善问道:“老坦啊,好像不疼了。”坦歌停下手感觉了一下,也奇道:“哎……是不疼了……他妈的……麻了呀!”纳善忍不住哈哈大笑:“麻了好,麻了好啊,起来吧……哈哈……妈的,我起不来了。”这次轮到坦歌开心的大笑。

又一天的训练开始了。

纳善躲在一块岩石後,躺在地上轻轻哼著小曲。乘赵豪在训练众人之际,他悄悄溜到一边快活,突然身後轻轻一声:“哼……”吓得他胡言乱语道:“大哥……呃……我……拉屎……拉,他娘的,老坦又是你,你来干嘛?”

坦歌“噗哧”笑道:“老纳啊,你躺著拉屎,可非常别致有趣。”纳善气道:“你……”坦歌轻声嘘道:“别叫啊,你想把疯子豪引过来……嘿嘿,我也躲躲,休息一会儿再过去。”

纳善笑道:“原来和老纳想法一样,休息好了才能更好的练功嘛。”

“是啊,不休息好哪来精力练功呢?”

坦歌和纳善随口附和道:“是啊……是啊……哇,老大!”

李强笑眯眯地看著他俩。纳善结结巴巴地说道:“老大,我……休……休……”坦歌直向後退去,连连道:“不管我的事,我是喊……喊老纳去训练的,呵呵,训练的。”李强心里暗笑,赵豪还真够可以的,竟然把他俩吓成这样。

“那你们还站在这里干嘛?”

坦歌和纳善一句话都不敢多说,慌慌张张地跑了回去,李强跟著也走了过去。

只听赵豪怒喝道:“纳善……坦歌,过来,你们带的两组人都在训练,你们干什麽去了?纳善做倒立到天黑……坦歌你别高兴,金鸡独立只许大脚姆指触地,和纳善一样站到天黑。”

两人一句话都不敢回,乖乖听话照做。他们知道耍嘴皮的後果是不堪设想的,两人为此都吃过大苦头。

纳善指向天空的脚不停地打晃,支撑身体的两只手却隐隐发出白光,嘴里还不闲著,不停地说著:“我说老坦,我看你怎麽这麽奇怪啊,头小脚大的。”坦歌一脚独立,身体缓缓地转动,脚尖处也有绿光闪动,坚硬的岩地竟然被他磨出一个浅浅的小坑。

“有什麽奇怪的?我这是在练功,这一招我练好了,下面可是卧功了,想想都开心,哈哈,可以躺著练。”坦歌得意道。

“哼哼,就我倒霉,下一招竟然让我学跑步,老筋老骨头的,怕是要散了架了。”纳善哭唧唧气哼哼地说道。

李强笑道:“你要真的学会这一招跑,包你一辈子受用不尽了。”赵豪急忙跑过来道:“师尊。”李强问道:“怎麽样?训练顺利吗?我看纳善和坦歌的进步很大啊。”

赵豪还没来得及回答,纳善的声音已经从底下传来:“老大,你不知道我有多用功,我天天努力……”赵豪抬脚踢了过去,纳善两手在地上微微一撑,人窜起足有两米高,翻了一个筋斗,依旧头下脚上落在地上。

李强夸道:“真不错,比原来强太多了。”赵豪笑道:“呵呵,这两个家伙,专会偷懒,稍微不小心就看不到了,所以被罚的次数最多,功力也就强了。”

纳善怪叫道:“老坦啊,原来师哥会笑,我还以为他从来不笑呢。哎,他老人家为什麽看见我俩就横眉竖眼的,唉,命苦啊……”

坦歌就像没有听见,自言自语道:“我知道师哥是为了我们好,所以我感谢师哥的大力培养,师哥刚才笑了吗?我没看见。”李强忍不住笑道:“赵豪,没有想到他们两个真是活宝,难为你怎麽调教的。”

纳善气乎乎地嘀咕道:“老坦,你这个马屁精……待会儿跟你没完。”

赵豪笑道:“整个进度都快得惊人,帕本都已经进入修真初期了,简直有点不可思议。师尊给的练功法门,实在是不同凡响啊。”

坦歌眼珠乱转,说道:“老大,大拍卖会要提前去啊,有很多的事情都要准备,最好今天就去,迟了我怕耽误事情。还有,武器装备老大不是要找人吗?也要快点才行。”纳善这段时间和他是难兄难弟,听他话音就知道他转什麽念头,忙道:“老大,师尊,也带我去吧,求求你了。”

这两个家伙实在是被赵豪整怕了,想借机溜走。李强说道:“也好,准备一下就动身吧。”坦歌兴奋地窜了出去,纳善大急叫道:“等等我啊……”

李强吩咐赵豪,那些已经有初步修真基础的武士,必须在晚上逐渐移出防御阵去,让他们习惯爆音的剧震,以此提高他们的功力,同时让他们互相比试。这些武士们听得浑身直冒冷汗,大家都知道那声音的可怕,但也有少数进步快的武士心里跃跃欲试,想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大能耐。

纳善可怜巴巴的跟在李强身後,不停地给坦歌使眼色,点头眨眼手在腿边晃个不停。坦歌若无其事整理行装,看都不看他一眼。李强突然转头问道:“纳善,你在干什麽?”纳善竟然害羞起来,连秃头都红了,脸上两条长长的伤疤,更是红得发紫,像两条蚯蚓在爬。

裂开大嘴露出两颗黄板牙,纳善的笑声有点怪怪的:“呵呵……嘿,没,老大……嗨嗨,带我去吧,这里……实在憋死人了……”他的笑声让周围的人一阵阵起鸡皮疙瘩。李强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也不说可以或不可以。纳善还在笑,只不过已经没有了真正的笑意,徒然地发出呵呵嗨嗨的声音。

在李强的注视下,纳善要抓狂了,手也没处放,脚也没处摆。他那手足无措的样子十分的滑稽,坦歌终於忍不住笑出声来,道:“老大,纳善可以帮我们背一些东西,回来的时候人少了不行啊。”

纳善连连点头,忙不迭说道:“就是,就是,我可以帮著扛东西。”为了证明自己有用,他抓起一块大石头,举过头顶道:“看,这麽重的都不在话下……嗨嗨,我能去了吧,老大。”

李强说道:“坎坎奇开飞板,帕本、坦歌和赵治我们五个人去,其他人跟著赵豪继续训练。”纳善一声惨叫:“老大……我……求求……你啦!”听他怪声怪气的一嗓子,所有的人都笑了。

李强还真拿他没办法,笑道:“算了,一起去吧,别惹事生非啊。”

纳善本来以为没有希望了,听到李强又同意他去了,喜得大叫道:“还是老大好!哈哈,我先上飞板啦。”抢先跑到飞板上,喊道:“老坎,快来开。”

飞板向著风喃市急速前行。纳善就像开了锁的猴子,上窜下跳一刻也不安宁,帕本坐在飞板一角还在用功,赵治笑著说道:“老纳,如果以後能活著回老家,你打算做什麽去,有没有兴趣跟我开一家镖局,我是孤家寡人一个,没牵没挂的,听说你有一大家子的人,是不是啊?”

纳善闻言安静下来,有点恼怒又有点伤感地说道:“哎呀呀,我说哥哥啊,好不容易刚开心一点你就来撩我,唉……你要是在家乡时来问我,是不是去和你开镖局,老纳还不开心死了,现在……不瞒你说,我怕回去……”他看看帕本又道:“最怕物是人非一切全变啊,他娘的,过一天算一天,能从黑狱里活著出来,我老纳就算赚了。”

赵治知道失言了,苦笑著安慰道:“别担心,你这家伙运气不错啦,九死一生逃出黑狱,天老爷很眷顾你的。算了,不说这些了。”

李强听了心里一紧,暗自长叹,就连纳善这样粗豪的大汉都会感到茫然,自己呢?看著飞板外陌生的景物,他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种猎奇的心态,只是觉得这里的一切远没有在天庭星亲切,如果暂时回不了地球,最少也要在天庭星这样的地方生活。他使劲摇摇头,似乎要把所有的烦恼都甩掉,向坦歌问道:“我们先去哪里?”

坦歌早就想好了,说道:“先到大统联合商会去,给大家搞一个商人的身份。大战将近,没有身份很容易被当作间谍抓起来,有了商人身份行事要方便许多。我们现在可都是黑户,如果被巡查的士兵检查会很麻烦的。”

帕本长吐一口气,跃起身来,插话道:“我在大联会里有登记的底根,大家都可以顶替和我一起来的商人的身份。坦邦大陆的商会历来善待西大陆的行商,我去通融一下,应该没有问题,反正一起来的商人都死光了!”

纳善奇怪地看著帕本,没头没脑地说道:“有问题!”

帕本说:“什麽?”

李强也好奇起来。帕本沉声说道:“没有问题,身份可以解决,我保证。”

纳善却不说话,摸著光头。赵治忍不住道:“老纳,你是什麽意思啊?”

纳善使劲搓搓面颊,摇头道:“没什麽,没什麽……”

李强却已经明白了,自从认识帕本後,他从来没有这麽果断的说过话,纳善不是怀疑他能否取得大家的身份,而是奇怪他说话的口气,完全不像是以前的帕本。他是作过帕本老大的人,对他的变化更敏感些。

远处天空隐隐显出十几个黑点,向他们快速飞来。

坎坎奇叫道:“糟糕,是巡查的天击兵,老大,怎麽办?”

李强实在不愿意和这些天击兵发生冲突,说道:“甩掉他们!”

坎坎奇瞄了一眼追来的天击兵,他对天击兵实在太熟悉了,盘算了一下,心里实在没有把握,说道:“我尽力吧,大家坐好了……”飞板陡然向下一沉,迅疾的顺著山脊滑去。坦歌叫道:“坎坎奇,向风大的地方开,他们的晶石撑不住多久的。”

“还用说吗?大家稳住了,要进大风区啦,哦哈……”坎坎奇兴奋地大叫。

飞板剧烈的颠簸起来,纳善向後跌倒,帕本伸手一挡道:“老纳稳住了。”

纳善稳住身形,半晌,才奇道:“帕本,你叫我什麽?”赵治大笑道:“他叫你……老纳……哈哈。”纳善摸摸光头也笑道:“简直不敢相信,呵呵,老帕自信多了,我喜欢。”李强心里十分欣慰,知道这些人已经认同了彼此的夥伴关系。

飞板确实没有天击兵的飞翼快,十几个天击兵越追越近。坦歌皱眉道:“真要命,这艘飞板是注册过的,我和坎坎奇都是被当作叛将对待的,大家全是黑户,怎麽办?”纳善盯著飞近的天击兵火冒冒地说:“惹得老子急了,把他们全都干掉。他娘的,追的真快。”

李强扬手穿上澜蕴战甲,说道:“我去引开他们,本地话我已经基本上听得懂了。坦歌,我们在什麽地方集合?”大家清楚李强的实力,并不担心他会吃亏。坦歌笑道:“我们就到大统联合商会集合,那地方在风喃市几乎人人都知道。”

李强说道:“坎坎奇,放我出去。”

“大家注意,我要撤除防护,小心掉下飞板!”

红色的防护消失了一下,李强已经停在空中。飞板摇晃著向远方滑去。

悬在空中,大风扑面而来,李强只穿著澜蕴战甲,空著两手,对这点风他是满不在乎的。

那队天击兵追的也是火冒三丈,还从来没有哪艘飞板敢如此大胆,看见天击兵追来还不停下。眼看就深入大风区了,领队的军官心里发狠,正要命令天击兵攻击飞板,没有想到居然有人从飞板上出来,大大咧咧的挡住去路。

李强笑嘻嘻的向天击兵招招手,身形陡然向上飞去,留下一串“哈哈”大笑声。

天击兵不等军官下令,就愤怒地追了上去。李强不紧不慢地向上飞行,那群天击兵吼声如雷,紧追不舍。李强能大概听懂他们叫喊的意思,大意就是要他停下,要不然就要射击啦,还有就是骂人的话了。

李强曾专门向帕本学过本地的骂人话,他忍不住也吼上几嗓子,什麽笨蛋啦,傻瓜啦之类的,说的却也有模有样,激得那群士兵怒火冲天,个个都将飞翼开到最大,不要命地一通狂追。眼看著越飞越高,风也越刮越大,天击兵突然发现自己的处境已经非常危险了,飞翼的晶石快要消耗光了。

领队的军官首先觉醒,叫道:“快射击,把他打下来……把他打下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