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五章 卡巴基老爹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十几个天击兵同时射击,刺脊枪发出轻轻的“啪啪”声,白色和青色的光球向李强打去。只见他不停地怪笑,身影迅疾闪动,天击兵的攻击根本就不起作用。天击兵们越来越慌张,也越来越没了章法。李强突然闪到领头的小军官身後,从背後一把抱住他,笑道:“乖,一起下去吧!”

小军官吓得连喊带叫,一眨眼的功夫人已经落在地上。他正在庆幸自己没有被摔死时,对手又干了一件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他全身上下被扒的乾乾净净。而他只能眼睁睁地看著对手又飞上了天。只不过一顿饭的时间,全队一十五人,无一例外个个都被扒的清洁溜溜。

李强笑嘻嘻地说道:“谢谢各位的武器装备,实在是不好意思,下次再看见我,希望各位就当没看见好吗?呵呵,要不然可就不是抢点武器铠甲这麽简单了,我可是要抢命的哦。”他说的是坦邦大陆的语言,太过差劲,这群天击兵听得似懂非懂的,虽然听不太懂却是人人害怕,个个点头不迭。

抢了这群天击兵後,李强发现自己的心情竟然十分的好。他拍拍小军官的脑袋,将他们的内衣裤从手镯里撒了出去,也不管他们是不是能听得懂,开心地说道:“算了,留一点面子给你们吧。”大笑著飞起,扬长而去。

临近风喃市,李强发现有很多的天击兵在四处巡查,他悄悄落下地来,在路边收起澜蕴战甲,穿上坦歌弄来的西大陆商人的服装,摇摇晃晃地走上大路。

这身行头让他觉得自己像阿拉伯商人,白色的长袍拖拖拽拽的十分不方便,头上戴的无沿圆帽更是滑稽可笑,不过这也让他恢复了不少玩闹之心。自从进到黑狱後,他已经很少这样放松心情了。这次无意中抢了天击兵,嘻嘻哈哈之间,冲淡了心里的郁闷,这对他以後的修真帮助极大,率性而为才是他的本色。

路上行旅很少,李强刚才飞得很痛快,下地行走却让他缩手缩脚,白袍又长,连续几次踩到前襟,使他不停地打著踉跄。一队行商从身後走来,穿著打扮和他差不多,看到他怪模怪样地走路,都回头看著他,感到十分好奇。

李强被他们看得很不好意思,一不留神又踩到长袍,身子腾空著向前跌出,那队行商里有不少人同时叫道:“哎哟,小心……”

李强在身子将要触地的一刹那间,就像地上有弹簧似的,陡然被弹起,倒翻一个筋斗稳稳地站住了。边上喊小心的人都惊讶得合不拢嘴,这一手耍得漂亮之极。商队里有个老人上前询问道:“这位小兄弟,也是西大陆来的?”

行商们围拢过来。李强曾经听帕本介绍过,在坦邦大陆上,只要是西大陆来的商旅,彼此间都很照应,不论对方是西大陆哪个国家的人。李强笑嘻嘻地说道:“是啊,我是从西大陆来这里玩的,和同伴走散了,要到风喃市的大统联合商会去。”

问话的老人有点疑惑道:“来玩的?”回头笑道:“我长这麽大,坦邦大陆也来过六、七回了,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渡过要命的冤魂海是为了来玩。”满脸的不可思议,他觉得这个年轻人实在是胡说八道。

李强装出一副傻乎乎的样子,点头道:“不过,我的同伴都是商人,他们带我来玩的,呵呵……”老人摇头道:“唉,你的朋友怎麽会把你丢下呢?小兄弟,和我们一起走吧,正好我们也要到大联会去,马上就要进城了,你的商牌带了吗?”

“商牌?啊……呀,在我朋友那里……”李强心思灵动,他根本就没有什麽商牌。因为心情不错,他忍不住开始胡闹起来,假装很慌张地说道:“哎呀……哎呀呀……完蛋了,牌子不在了,怎麽办……哎呀呀!”

有的行商看他傻呆呆的样子很是好玩,忍不住哄笑起来,却忘了刚才他表现出来的惊人的身手。老人止住众人的哄笑,说道:“大家别闹啦,都是故乡人,能帮一把就要帮一把,哪天要是你也这样怎麽办?”

其中一个商人道:“卡巴基老爹,那你说怎麽办?现在要打仗了,那些士兵盘查得很厉害,没有商牌会被当成奸细抓的!”二号首长

卡巴基老爹的脾气似乎倔得很,说道:“怕什麽,西大陆的人一眼就能看得出,那些士兵无非就是想敲点钱数吧。小兄弟,走,我带你去大联会找你的朋友。”李强心里突然很感动,只是萍水相逢,这个卡巴基老爹就愿意如此帮助一个陌生人,他的心情不由得更好了。

李强行了一个西大陆通用的感谢礼,跟著卡巴基老爹迎著大风上了路。为了不再被白袍绊住,他只好拎著前襟慢慢前行。这时如果有人注意他脚下,就会发现他是悬空离地而走的。侯卫东官场笔记

这队行商有三、四十人,大约是货物已经出手,每人只是背著一只大行囊,个个都配带著武器,看样子也是临时聚合起来的。

因为战争的爆发,他们聚集後便往风喃市转移,准备在风喃市采购一些西大陆需要的物品,等候恐惧风停息下来,就可以从亡命角渡海回西大陆了。这些人公推卡巴基老爹为领队,因为他的经验是最丰富的。

风喃市是一个半地下商城,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地下商行店铺林立,各种组织都在这里安插人手。这里也是多种族的聚集区,对於邦奇甯国来说,这里是聚宝盆,每年从风喃市都能徵收到大量的钱数,风喃市是邦奇甯国最重要的商城之一。

风喃市有很多的入口,原来都由税官把守,最近几天全都换上了邦奇甯国的正规军,防守开始严密起来。这几天守门的士兵个个兴高采烈,一天的检查敲诈,可以挣到的钱数比一年的军饷还多,军官们更是高兴,每天的分成多得惊人。

守门的士兵精神抖擞,正目不转睛地盯著大路,盼望多来一些商队。一个士兵突然叫了起来,远远的只见一队商旅从大路上缓缓走来。值班的一队士兵快速涌出门来,在队长的指挥下列队“欢迎”,每一个士兵脸上都洋溢著快乐的笑容。

“站住,检查身份,请把商牌拿出来!”

商队的人一个个取出一块黑色的小方牌。士兵手拿一只圆棒,棒头射出一道青光,那个商牌颜色就变成了透明的黄色,透过光可以看到持牌人的影像,过一会儿,牌子又变回黑色。

一个士兵叫道:“哈哈……队长,这个人没有商牌。”语气里透出了无比的欢快。

卡巴基老爹上前说道:“军爷,这位小兄弟和他们商队走散了,商牌在他朋友那里,军爷如果不信,可以派人跟著到大联会去查。”边说边悄悄朝他手里塞了三张红色的钱数,又低声道:“这孩子有点傻,请军爷宽待。”

李强听到卡巴基老爹的话,差点没笑出声来。他就势装出一副傻样,也不说话,冲著那个士兵一通傻笑。那个小队长走了过来,上下打量著李强,心里疑惑起来,问道:“小子,脸上的伤疤是怎麽回事啊?”

卡巴基老爹急忙拉住队长,刚要说话,被队长一把推开,用手上的刺脊枪指著说道:“老家伙,一边站著。”说完收起刺脊枪,又道:“小子,问你话呢,说啊!”

李强对坦邦大陆的语言学得不是很好,听是能听懂,要说可就难为他了。他一开口就让士兵们哄笑起来。

李强结结巴巴说道:“这个……怪兽……呜……”还摆了一个动作,示意是怪兽抓伤的。小队长心里虽然信了,但是他有另外打算,说道:“把他抓起来,我怀疑他是奸细。哦,老家伙过来,他不是有朋友在大联会吗,你通知他们到这里来证明一下。放心,我们不会冤枉西大陆来的商人。”

小队长又转脸对众人严厉地说道:“因为是战争期间,每一个行商都要支持国家,现在开始收钱数,每个人两千钱数。”商队里的人议论纷纷,这简直就是抢钱,平时只收十到三十的钱数,现在竟然要收两千。

卡巴基老爹无奈地说道:“大家交吧。”又低声和小队长商量:“军爷,这个小兄弟就放了吧,他的钱数我来交。唉,他朋友如果不在大联会,你扣著他也没有用的,还不如……”

李强突然嬉皮笑脸地说道:“钱?我有啊。”手上抓了一把花花绿绿的钱数卡,有黑色的、红色的、绿色的,正是他从天击兵身上抢来的钱。

所有的士兵都红眼了,就连商队的人也吓了一跳,这个傻小子有这麽多钱啊。

“呵呵……嘿嘿……原来是收钱的……嘿嘿,全给你……”

李强扬手撒了出去。

风喃市可是有名的风之城,即使是在门洞里,风势也是不小。钱数卡飘散开来,士兵们立即就乱了,小队长也顾不得抓人,忙著下令捡钱。李强悄悄拉拉卡巴基老爹,使了个眼色,卡巴基老爹心领神会地带著众人向城里快速走去,他心里暗自吃惊,这个小夥子一点都不傻嘛。

李强要不是顾忌到卡巴基老爹,很有可能再次抢劫这群士兵。为了不让老爹他们受到连累,他只好使出这招金钱大法,众人趁机一拥而入迅速走进城里。那个小队长指挥士兵捡起最後一张钱数卡,却发现行商们早已不见了踪影,他这才想起每人两千钱数还没有收,气得暴跳如雷,不停地臭骂那些士兵。

一路上大家兴高采烈,都庆幸省下了两千钱数,回西大陆时可以多捎带点东西了。卡巴基老爹道:“小兄弟把身上的钱数都丢了出去,等会儿见到朋友怎麽办?大家是不是凑出一些钱数补给他?要不是他撒钱,我们大家可都要交足两千钱数呢。”

有些人很爽气地道:“行,我给五百。”有的说:“我钱数不多,就给二百吧。”卡巴基老爹挨个收集,他自己也出了一千钱数,笑著递给李强道:“小兄弟,钱数不多,也算是我们大家的心意,你别嫌弃。”

李强根本就不在乎那些撒出去的钱,但是看到大家都那麽爽快地给自己凑钱,他还是被感动了。他和帕本聊过,知道西大陆的商人为了挣钱冒险渡海过来,很多人都葬身在冤魂海中,可以说他们挣到的那些钱,都是用命换来的。

李强有心继续装傻,可看著卡巴基老爹真诚的目光,他实在装不下去了,说道:“老爹,这些钱数我不能收,大家的心意我接下了,我愿意做你们的好朋友,我叫李强,能认识各位是我的荣幸。”

商队的人都不清楚李强说的好朋友的真实含义,不过他的名字却是少见得很。

卡巴基老爹一把拉过李强的手,把钱数塞进他的手里,笑道:“我们西大陆的商人,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必须互相帮助。在坦邦大陆我们都是异乡人,自己人都不相助,我们还能指望谁呢?拿著!”李强默然接下,感激之情深埋心间。

一行人来到住宿的地方,卡巴基老爹说道:“小兄弟,我陪你去大联会。哎,大家可以去采购了,再去几个人联系渡海的船,最好和别的商队一起包船。恐惧风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停,我们还是先准备妥当了的好。”众人答应。

李强道:“老爹,我自己去吧,已经很麻烦你了。”卡巴基老爹笑道:“到了风喃市,我们时间多的是,没有关系的,还是陪你去一趟我才安心。”

两人来到了街上。由於战争爆发,全国各地的富商都向後方涌来,风喃市是一个重要的点,街上的人熙熙攘攘。卡巴基老爹笑道:“这麽多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兄弟,你是西大陆哪个国家的人啊?”

李强稍稍一愣,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现在他可不愿意再胡说了,对这样一位质朴忠厚的老人家再讲假话,心里无论如何都过意不去。李强慢慢地说道:“卡巴基老爹,不管你信不信,我还是要说,我既不是坦邦大陆的人,也不是西大陆的人。对不起,我不是成心要骗你们……我是从非常遥远的地方来到这里的。”

卡巴基老爹站住了,看著李强的眼睛,半晌,突然笑道:“我相信自己的眼光,别说了,走,找你朋友去。”

卡巴基老爹不知道,他在李强心底里留下的一粒行善的种子,对李强今後的修行方向起了莫大的作用。

大统联合商会是坦邦大陆一个半官方的商会,所谓半官方,就是说大联会在邦奇甯国就由邦奇甯国官方插手,在坦特国就由坦特国官方插手,彼此形成默契,大联会开出的身份证明,两国都给予承认,只有战争期间除外,必须重新注册才行。

两人来到大统联合商会的门前。这是一个半圆形的拱门,门楣上面装饰著一只有四只眼睛八只爪子的怪兽,八只爪子每只都抓著一样东西,整个装饰显得繁杂细碎,透出一股俗气。李强笑道:“这是什麽怪兽,四眼八爪好古怪啊。”

卡巴基老爹有点意外,说道:“小兄弟,这是富之兽啊,冤魂海里的一种很厉害的海怪兽,最喜欢盘踞在沉船里,爱好守护船里的财物。虽然在海上人人怕他,但是在岸上它却是一种吉祥物,商会都喜欢在门上描刻此物。哦,我们快点进去吧,人太多了。”

许多商人向大门里涌去,李强和卡巴基老爹随著人潮也挤了进去,穿过一条不长的通道,来到大厅。那是一座凹下去的大厅,面积很大,出了通道就是向下的台阶,人潮一出通道就散了开来。大厅的一侧有许多高出地面的方块,不太大,可以坐上五六个人,有些商贩背著东西穿梭在方块之间叫卖。

李强站在台阶上,眼光四处搜寻坦歌他们。卡巴基老爹关心地问道:“小兄弟,你的朋友到没到?别急,也许他们来得晚呢,我们先到休憩区坐坐,喝点东西再找。”李强的目光扫了几遍也没有看见坦歌他们,无奈地说道:“好吧,我们去坐坐。”

来到一个空著的方块边,卡巴基老爹招手叫来一个商贩,买了一堆吃食,笑道:“我可是饿了快一天了,一起吃一些吧。”两人落座。

卡巴基老爹递给李强一个杯子,放进去一只粉色的蛋状物,说道:“这是南根汁,很好喝。”李强现在会用这个了,他将杯子在掌心里一顿,喝了一口,味道甜甜的,笑著问道:“老爹是西大陆哪个国家的,能不能给我地址,以後去西大陆我会去看你。”

卡巴基老爹笑了起来,说道:“一直在外面飘泊不定,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乡了,我是西大陆岸启国人。岸启国是一个小国家,靠近冤魂海,环境非常恶劣,没有坦邦大陆这里好啊,我们那里几乎所有人都是商人,就靠来往两个大陆之间赚钱养家。”语气中颇为无奈。

李强一边和卡巴基老爹聊著,一边注意著四周,生怕错过坦歌他们几个人。

一阵喧闹声传了过来,李强心里微微一惊,他听出来里面有熟悉的声音,那似乎是纳善的大嗓门在喊。李强猛地站起身来,向吵闹的方向看去。那是门外传来的声音。

休憩区坐著的人都站了起来,卡巴基老爹问道:“怎麽了?”李强摇摇手小声道:“老爹,不管发生什麽事情,你千万不要管,立即回去,以後我会去找你的。”

卡巴基老爹莫名其妙地看著李强,他不知道李强为什麽这样说,问道:“小兄弟……我……”李强拦住他的话头道:“老爹,你相信我,我绝没有恶意的。”卡巴基老爹不安地点点头,他经商这麽多年,阅历很丰富,听李强这麽一说便默然而止,静观其变。

从大厅上边的拱门处涌入一群人,个个手持奇形长刀,神情紧张的戒备著。李强大奇,这不是上次在吃店看见过的拉都国使团的武士吗,不可思议的是坦歌、坎坎奇、纳善、赵治和帕本也在人群中间,他们几个手拿著黑狱枪,对著拱门慢慢地退到了大厅中央。

紧接著从几个门洞里冲出大队的人马,李强一看微微松了口气。进来的不是军队武装,似乎是打手之类的人,跟著又进来了另一股武士打扮的人,看样子也是西大陆的人,手上的武器非常奇怪,像是一种奇异的生物箍在手上,还会不停地动弹。

李强发现纳善自进门後,那颗秃头就不停地乱晃,左看右看的,知道他是在找自己,忍不住传音道:“别找了,我就在大厅里。”

远远就看见纳善跳了一下,脸上的神情又是吃惊又是兴奋。李强又传音道:“跳什麽跳,我等会儿会出来的,你们先继续。”他悄悄地向那群人靠了过去。

纳善兴奋地向坦歌他们低语,几个人立即精神大振,顿时眉飞色舞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