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六章 仇敌上门

萧潜2014年11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两拨人马相互对峙著,大厅里的商人们开始骚动起来,不少人向外面逃去,一时间局面变得混乱不堪。李强非常奇怪,大联会怎麽没有人出来管管。正在双方剑拔弩张之际,从大厅里间走出五个人来,李强立即感应到其中两人是高手。

这两人几乎是滑著进来的,脚不沾地也不迈步。李强判断这两人应该是修真者,年纪稍大点的是一个少妇模样的绿族人,脸色不像一般绿族人那麽深的绿,而是一种淡淡的粉绿色,眉心一道红晕显出几分娇媚。她身後紧跟著一位绿族的少年,身材很魁梧,穿身墨绿色的刺甲,手上提著一根金色大棍,神情木然。

少妇一进厅来,冷冷笑道:“好啊!拉都国的武士、番国武士,还有阪寿商行的执刀手,还真热闹啊,是不是看我们大联会没有人啦,打上门来欺负。”她身後的绿族少年也说道:“哼,把他们赶出去算了,简直目中无人!”

李强悄悄掩在一群商人的身後,仔细观察,听到少妇的说话,他知道了这群人的身份,心里不由得开心起来。他正愁找不到阪寿商行的人,这群打手一样的人居然就是商行来的。他悄悄传音给帕本道:“等会儿,给我狠狠地打这群什麽执刀手,别怕,都有我在。”看著帕本重重的点头,李强突然觉得很好笑,自己就像一个教唆犯,唆使别人打架。

商人们看见那个少妇出来,都忍不住轻轻议论起来,大厅里顿时一片“嗡嗡”声。李强听前面的一个商人在和同伴说:“哎呀,她是大联会的四会主啊,她一出来可就热闹啦。”他的同伴问:“谁啊,不会是那个女的吧?”那商人撇撇嘴,小声道:“老弟,多学著点。就是那个女的,她可是大联会负责安全的四会主,厉害极了……真没有想到她会在这里。”

李强伸手拍拍那个商人的肩膀,小声问道:“这位大哥,这个四会主叫什麽名字?”

那个商人正说得起劲,被李强一拍吓了一跳。他拍著胸口满脸不高兴地说:“哎,你突然来这麽一下,会吓死人的……”四处张望了一下,又忍不住想卖弄一番,回头道:“她是大联会有名的高手,叫菠菠冉,也有人叫她海魂女……”他的同伴插话道:“你怎麽什麽都知道,是不是乱猜的啊?”商人被他说得很没面子,两人小声争论起来,不再理会李强。

菠菠冉一行停在对峙的两方中间,拉都国使团的武士散开一条路,从里面走出一位姑娘,正是上次李强看见过的使团女主人,她身後紧跟著阿吉总管和那个青衣蒙面人。只听她笑著说道:“菠菠姐,小妹有礼啦。”

菠菠冉一愣,说道:“你是……”

“咯咯,小妹是拉都国使团的主人,小妹早就听安矢大姐说过菠菠姐的英名,小妹叫岚湫。”菠菠冉脸上流露出吃惊的神情,说道:“原来你就是岚湫小妹,可是你怎麽会在拉都国的使团?”

“小妹是拉都国人啊。菠菠姐,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们这就退出去。”

李强心里暗笑,这个姑娘真有意思,先跟别人套交情,然後把难题推出去,好一招以退为进的手法。果然,菠菠冉举手阻止道:“岚湫小妹,等一等……”她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既然到了姐姐的地盘,那就不要客气了,一切都有姐姐做主!”语气温和却透出一股霸气。

岚湫顺势笑道:“那小妹就不和姐姐客气了。”

那群番国武士沉不住气了,从武士中走出三个人来,其中为首的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引人注目的是他头上戴著像大鸡冠一样的头饰,两条白色的穗带从头饰一直垂到腰间,裸露著的胸口长满了红色的疙瘩,腰上的宽带足有八寸以上,肩膀上的坎肩又宽又大,手上的武器也很奇怪,像把大榔头。

他身後紧跟著两个年轻大汉,两人的左手都有一个奇怪的东西,像是一条黑色的大虫子紧紧的裹在整条手臂上,手腕部伸出两条触须状的东西,不停地盘来绕去,令人望而生畏。

那个中年人把大榔头扛在肩膀上,神态凶狠地吼道:“喂,三眼娘们,你最好滚一边去抱孩子,我们西大陆的事你少插手,大联会有什麽了不起的。哼哼,岚湫公主,不要以为有大联会的庇护,你就可以躲得过去,现在跟我们回去一切都好说,真的要翻了脸……”

菠菠冉的脸色顿时变了,向身後的随从低声吩咐了一声,只见那个随从举手“啪啪啪”三击掌,一阵尖利的声音环绕著大厅响起,“哔叽……”“哔叽……”

有商人惊呼道:“大门封闭了!”突然,大厅上方的墙壁发出“吱吱嘎嘎”的怪响,出现了无数的小方口,从方孔里伸出无数支刺脊枪,瞄准了厅里的人,厅里的人顿时都惊恐不安起来。李强暗自赞叹,这种设计实在是太棒了,主动权完全掌握在大联会手里。

一个人从大厅里间跑了出来,来到菠菠冉身边轻声低语,菠菠冉点点头,眼光扫过那个中年人,说道:“没想到居然是西大陆有名的人物,忽孜,你们很了不起啊,裂兽族的高手居然成了番国的帮凶了。好,我们大联会虽然没什麽了不起,不过,还没有把你们裂兽族放在眼里,我要是下令杀光你们也就是一句话,如果那样你可能死不瞑目,既然你这麽厉害,就给你一个机会。麟精儿,和他比试一下,我倒要看看裂兽族有多高明。”

那个绿族少年应声而出,金色的大棍在身前轻轻晃动几下,金色的光芒闪烁起来。只听他傲然道:“忽孜,提醒你一声,我的棒子重,打死你可别见怪。”

忽孜被他气得要死,骂道:“没长毛的小崽子,大爷的‘天极东’也不轻,伤了你,别回去跟你娘哭。”叫过一个手下吩咐道:“枯孜,去,会会这个小崽子,给我往死里整。”他老奸巨猾,先让手下去试探麟精儿。

“且慢!”

从阪寿商行的执刀手中,走出一个人来,他对菠菠冉行礼道:“菠菠会主,我们阪寿商行一向和大联会合作愉快,我们这次不是针对拉都国的使团,我们只要那几个人。”他用手指著帕本几人。

李强心中的怒火腾地升起,这也太欺负人了,帕本已经妻离子散了,居然还不放过他。他传音给帕本几人:“你们也给我往死里整,整不死也把他们整残废了,妈的,太过分了。”

看得出菠菠冉似乎有点顾忌阪寿商行,她微微沉吟道:“好,不过,不许在大联会抓人,只要他们出了大门,大联会就管不著了。”岚湫公主忍不住说道:“菠菠姐,他们……”菠菠冉立即阻止她的话头道:“他们是你的手下?”

岚湫公主摇头:“不是,但……”菠菠冉根本就不让她多说:“好,不是就好,岚妹你别管了,在大联会都有我做主。”岚湫公主无奈地看看帕本他们,叹了口气。

纳善突然大笑道:“什麽鸟毛阪寿商行,别人怕你,老子才不在乎,来来来,大爷和你亲近亲近。”自从听到李强的声音他就胆气大增,说起话来自然豪气冲天。菠菠冉脸上流露出一丝惭愧,说道:“好,是条汉子,既然这样说,我给你们一个机会。”

她用手指著阪寿商行的人道:“你们可以动手,一对一的比,不许仗著人多群殴。”

坦歌非常精明,大声说道:“好,就这样,你们先解决拉都国和番国的恩怨,我们再来比过。”他的算盘打得很精,只要他们开始比试,变数增加的机会极大,也好让老大在一边仔细地观察观察,稍微拖拖时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李强心里称赞,坦歌是个人才,眼光独到,思路清晰。菠菠冉点头道:“不错,我看看裂兽族的高手到底有多高明,麟精儿和他打,不必留情。”她对忽孜刚才说的话耿耿于怀,有心要狠狠地教训他们。

麟精儿将大棒在地上一顿:“来吧!”李强直觉得他的金色大棒有点古怪,他是重玄派的人,对兵器法宝十分敏感。

枯孜叫道:“让你见识一下我们裂兽族的厉害!”左手怪虫的尾部突然延伸开来,将枯孜的上半身包裹起来,并且迅速鳞化,前段也覆盖到手掌,手掌部由黑色变成了豔红色,整个手臂就像突然没有了骨头,像一条蛇一样盘旋起来。

麟精儿大约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古怪的东西,他神情严肃起来,用空著的手在胸口一块拳头大的绿色宝石状饰物上轻轻一拍,身上墨绿色的刺甲突然变成一套淡绿色的战甲,闪著寒光。李强微微吃惊,要知道修真者的战甲必须要有元婴才能穿上,这个麟精儿明显是没有到此程度,他怎麽能穿上战甲的?看来要学的东西很多啊。

枯孜等手臂成型後低喝一声,手臂毫无徵兆地打了过去。麟精儿促不及防,他没有想到对手身子不动,手臂就可以打出这麽远,一眨眼的功夫,豔红色的手掌已经到了眼前。麟精儿的身体向後折了下去,大棍翻转著捣向枯孜的手腕。

枯孜心中暗喜,踏上一步,手型忽变,犹如一把利斧让过棍头斩了下去。麟精儿折著的身子平平的躺下,像滑板一样窜了出去。李强发现麟精儿不擅长打斗,看样子他只会用法宝来打。果然,麟精儿一脱出对手的攻击范围,手上的金色大棍便发出金光。

只听麟精儿大喝一声:“咄!”

沉闷的爆音从大棍舞动的金光里炸开,大厅里的人不由得惊呼出声,只见七条金色的棍影飞出。枯孜大惊,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攻击方式。李强微微点头,这还差不多,虽然这只是修真者中最低级的法宝攻击,但世俗凡人也是很难应付的。

枯孜慌乱地跳起,让过攻往下盘的四条棍影,可另外三条他无论如何也躲避不及了,情急之下他只好伸手隔挡。忽孜大叫:“挡不得,横闪!”他一挥手上的天极东,打出一团球形乌光,直扑麟精儿。菠菠冉大怒,扬手击出一件圆盘状的东西,发出“呜呜”的悲鸣飞向忽孜。

大厅里顿时骚动起来。枯孜勉强侧身横翻,依然躲不过最後两条棍影,左腿被棍影扫中。“啪”一声脆响,一条腿被击得粉碎,可出奇的是竟然一滴血都没流出,但是皮肤下的骨骼肌肉就像被搅拌机搅过一样全碎了。枯孜还没有感觉到疼痛,左手就已经接触到另一条棍影。犹如遭到雷击一般,手臂上的黑色怪虫响亮的刺叫起来。

枯孜翻落在地上,脸色大变,狂叫道:“忽孜……忽孜……杀了我,快点……啊……杀了我……”

忽孜根本顾不了他,舞动著天极东拚命抵御著菠菠冉射出的圆盘。那个圆盘犹如活物,灵巧地上下左右盘旋,忽孜满脸冒著油汗,狼狈地左挡右隔。

枯孜惊恐地惨嚎著,他手臂上的黑虫开始反噬了,一眨眼的工夫,他的左手已经消失,眼看著肩膀也塌陷下去。麟精儿大约从没见过这种恐怖的景象,他大叫一声,从大棍里飞出一个光球,射入枯孜的身体。枯孜浑身剧震,眼神里流露出一丝解脱的欣慰,嘴里刚吐出一个字:“谢……”身子便爆裂开来。

菠菠冉收回圆盘,说道:“忽孜,你不是我的对手,你们可以走了,我不想杀光你们。”她语气极为和缓,招手叫过麟精儿,狠狠瞪了他一眼,心里埋怨这孩子不懂事。如果枯孜是被黑虫反噬而死,就不能怪罪大联会了,现在麟精儿补了他一棍,这笔帐肯定算在大联会的头上,这个冤家算是结上了。

忽孜脸色惨白,转头看看大厅上方无数的刺脊枪,神经质地点著头:“好……好,哈哈……我们走!”又对菠菠冉道:“大联会,哈哈,大联会……”他用怨毒的眼神扫过众人,转身带著番国的武士向外走去。

菠菠冉向手下轻声吩咐几句,封闭的大门打开了,大厅上端的射击空也关闭了。

阪寿商行的人慢慢围拢过来。菠菠冉虽然赶走了番国的武士,心情却很不好,对纳善他们说道:“在大联会不许动用刺脊枪,只能用一般的武器比试,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李强被菠菠冉的话惹怒了,阪寿商行有三十多人,而纳善他们才四个人,摆明了欺负人。他忍了又忍才没有走出去,凝了一丝真元力,悄悄传到大厅顶上。只听一种很怪气的笑声从大厅顶端响起:“嘿嘿……嘿嘿……欺软怕硬的东西……原来……大联会害怕什麽阪寿商行……嘿嘿……真是差劲透顶!”

大厅里的商人一片哗然,所有人都在四处张望找寻讲话的人。菠菠冉头皮发麻,她知道,会这种真元回音术的一定是修真高手,她心里更加忐忑不安起来,一天之内得罪两拨人,尤其後面这个修真者,这可不是她能担当得了的。

菠菠冉到底是商会主要负责人,见多识广,知道这是有人不满她刚才说的话,无奈之下她望空行礼道:“这位朋友,大联会只是一个商会,如果有不到之处请多包涵。请这位朋友现身,有话当面说……”大厅里顿时一片寂静,半晌,毫无声息。菠菠冉不由得苦笑。

麟精儿火冒三丈,大吼道:“什麽东西鬼鬼祟祟的,你给我出来……有种就……”菠菠冉大惊,一把拉住麟精儿低声斥责:“精儿住嘴,要你多话!”

李强悄悄地将一丝真元力凝成球,送到麟精儿的耳边,心念微动,一个字在麟精儿的耳朵边炸响,“滚!”震得麟精儿连连踉跄,一只耳朵什麽也听不见了,脑袋里嗡嗡乱响,两眼金星乱冒。他惊恐得语不成声:“你……你……”

那个古怪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了,可以开始对打了。喂,那个什麽波波,给他们双方找兵器来。记住,一对一打,如果阪寿商行跑出两个人来,可别怪老子大开杀戒……嘿嘿,快点……老子等的不耐烦啦!”

菠菠冉听得哭笑不得,这语气简直就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腔调,这到底是什麽人啊。她还真不敢得罪说话的神秘人,立即吩咐手下取出一大堆冷兵器来。李强看看这堆兵器,只有刀形的、斧形的以及枪形的见过,其它的武器就没有见过了。菠菠冉以为他们是西大陆的人,拿出来的这些都是西大陆常用的武器。

李强传音给赵治道:“赵大哥,你先上,让他们三个先观摩一下,他们都经验不足。把对手整残废了就行,尽量别整死了,如果收不住手,嘿嘿,我也不会怪你的。”他的用意很明确,搞几个残废出来,可以严重影响对方的士气,而杀人并不是他的习惯。

赵治一把拉住想冲上去的帕本道:“第一场我先来,放心吧,有你们打的。”他走上前去,大大咧咧地说道:“过来一个喘气的,让大爷疏散疏散筋骨。”

阪寿商行的人其实已经觉得不对了,刚才李强的声音在厅顶响起,他们就知道遇见大麻烦了。看见菠菠冉十分畏惧的表现,他们知道这个在暗处没有出来的神秘人,才是真正的高手。现在他们的感觉就像是悬在半空,上不得下不得,又不能不应战,这麽多商人都在看著,如果就此退走,阪寿商行的名声就算毁了。

阪寿商行这群人只是一般的打手,其中根本就没有高手,是仗著人多一路追进大联会来的。他们是霸道惯了,阪寿商行的实力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

执刀手里派出一个人,手拿一把一尺八寸长的手刀,左臂上有一个小型臂盾。这人也是绿族人,凶巴巴地扬起手刀:“喂,你准备好了吗?我来会会你。”

赵治拍拍手笑道:“等等,我有个条件……”他看著菠菠冉道:“我要求只有双方都同意停止时才可以停止,或者直到一方完全丧失战斗能力……”他已经看出来对方没有高手,想乘机给帕本他们找到练习的对手。

菠菠冉虽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点头道:“好,我没有意见,不知道阪寿商行的敢不敢应战了。”那群执刀手气得“嗷嗷”大叫,谁受过这种窝囊气,当即同意。

李强暗自好笑,他一下就明白了,心里很满意赵治的想法,帕本他们几乎没有战斗的经验,找些弱的对手可以快速增长他们的自信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