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八章

萧潜2014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黑营的士兵不愧为坦特国的精锐,眼见李强凌空飞来,在一个指挥官的命令下,立即有一小队的士兵举枪齐射,另一小队的士兵将手上的臂盾同时举起,连成一块大的防御墙。就这样稍稍抵挡了一会儿,後面又有大批士兵从甬道里蜂拥而出,有些士兵手上还拿著李强从来没有看见过的古怪武器。

大批没来得及逃开的苦囚死在刺脊枪下,哭号之声响成一片。黑营的军队也疯了,他们原准备下来示示威,杀一些人,并对黑狱进行一次整理安排,没想到会遇见有组织的抵抗,还死伤了不少士兵,军官们不约而同地下达了屠杀的命令。

李强气得怪叫著骂道:“操你妈的……全都给老子……死!”

澜蕴战甲被能量光球打的金光乱闪,李强下掠的身形突然加快,发出摄人的“呜呜”声,一头就扎进了士兵堆里。刹那间,无数的枪刃散了开来,整个大空区都被映衬得亮了起来。

以李强落地处为圆心,黑营士兵被这一枪打得飞散开来,最近的七、八个士兵当场毙命,稍远的也被震得昏死过去。有制式铠甲护身的黑营士兵,防护力毕竟要强大很多,如果没有这些铠甲护身,这一枪就可以把四周所有的士兵干掉。

李强觉得很不满意,知道这里的情况和含林城完全不一样了。而黑营的指挥官却大吃一惊,这也太可怕了,这人只是一击就杀了自己这麽多人,他们也哇啦哇啦的怪叫起来。

有几个黑营士兵抬著一个奇怪的大家伙,慌慌张张地向李强瞄准。

“快躲开!”

那是乌亚在吼叫。李强微惊,几乎不加思索地飞到空中。只见红光一闪,一片足有桌面大小的光刃从脚下掠过,速度奇快,打在远处的岩石上。霹雳一声巨响,整个大空区都颤抖起来,大块大块的黑岩石剥落下来,轰轰隆隆中烟雾弥漫开来。

“靠!这是什麽东西?”

李强扬手射出几只金鹰。重新修炼过的鹰击弩威力更加厉害了,拳大的小金鹰飞上空中,鸣叫一声,每只金鹰竟然都化成两只,向著黑营士兵俯冲了过去。那些士兵举臂盾格挡,“啪啪”的脆击声响起,臂盾被炸的飞散,那几个士兵抱著残臂惨嚎著摔了出去。

黑营指挥官眼睛都红了,不停地狂喊著什麽,更多的士兵举著刺脊枪对著李强疯狂射击。由於李强吸引住了大部分火力,为剩下的苦囚撤离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魏源清站在甬道口吼道:“老大,快退回来……”晶源弓射出一条条红光,他试图掩护李强撤退。

在空中,李强被刺脊枪打的不停地倒退,整个人就像一个大光球,他也觉得吃力了。看看自己的人差不多都退回了甬道,身形突地移动,犹如风一般再次闯入士兵群中,这次他开始躲闪了。

李强知道正面攻击虽然可以杀死士兵,但是要多花很多的真元力。仗著鬼魅般的身法,他有意转到士兵身後再出手,很轻易就干掉了十几个士兵。黑营的士兵有点慌了,射击也开始乱了起来。

但大部分的士兵在军官的指挥下,依旧有条理的进行攻击,让李强没有太多的机会。

李强心里暗暗佩服,这种军队的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强,既使是有修真者的实力也不能随心所欲的搏杀。他越来越觉得吃力,心想应该撤退了。眼角一瞄看到那个穿红甲的指挥官,李强冲著那些疯狂射击的士兵微微一笑,身影一晃突然就消失了。

黑营指挥官正在狂吼著指挥士兵攻击,突然觉得脖子一紧,人已经悬空,吓得他鬼喊乱叫,两只手胡乱的舞动。他简直难以置信,军官的铠甲一旦打开防护,别人是近不了身的,这人是怎麽办到的?

李强捏著那个指挥官,倒著向甬道口飞去。乌亚的尖锥炮终於发出了一发大光球。刚才他一直犹豫,怕误伤到李强,现在看到李强退回,这才打出一炮,也是惟一的一炮。

青色的光球,慢悠悠的从天而落,不偏不倚地打在一个甬道口。“嗡”,低沉的一声闷响,大空区再次摇晃起来,大量的黑营士兵被炸上了半空,大空区的天顶终於不堪震动,开始塌陷下来。

空气里充满了焦糊味,由於晶石发光物被震落,整个大空区已经昏暗得看不清人影,偶尔有刺脊枪的光球掠过,才能隐隐约约看到幸存的人在挣扎。

李强几人顺利的退进甬道里,魏源清紧张地道:“乌亚,你手上的家伙也太厉害点了吧,大空区都给你轰塌了。”

乌亚怪笑一声,其实他也不知道尖锥炮会有这麽厉害,可惜只能发出一个能量球。

李强说道:“我们回去,在所有的通道口布置士兵防守。这次黑营士兵应该没有准备好,下次来就没有这麽好对付了。妈的,这里的士兵真混蛋。”拎著那个黑营的军官,又道:“这个家伙好像还没死,回去立即审问。”

黑营士兵遭此重创,只好撤退回去。这次遭遇战,黑狱死伤的苦囚达到了三千多人,被杀死的黑营的士兵也有一百多人,受伤的多达五百多人,大部分都是李强所杀,还有的则被塌陷的岩石永远埋在了大空区。黑营士兵的强悍和军官的组织能力给李强留下了极深印象,他也为自己人没有充分的准备而火冒三丈。

消息传出,坦特国军方极其震惊,立即调动了五千人的军队赶赴黑营,准备开始清剿。

一路上,满是受伤的苦囚,呻吟哀嚎,有的蜷缩在甬道的黑暗处,等待著死亡的降临,空气里充满了血腥味和难闻的臭气。

回到水池聚集区,有更多的苦囚在那里。看见李强他们进来,只要能站起来的苦囚都站了起来,默默地看著他们,连四周的空气都沉闷了下来。

“所有区的老大和我们小队长以上的人,都到老子的房间去……”一路上的惨状让李强心情恶劣之极,他不再理会其他人,掉头走向他们经常开会的地方。纳善和纳纳敦对视一眼,紧紧地跟了过去。

站在房间里的大石头雕琢的石桌边,李强心里懊丧极了,他再也没有想到会死这麽多的苦囚,心里的无名之火一拱一拱地向上窜,脸色青白不定,脸上的伤疤也扭曲变形了,额头上红色的奴隶标志红的像要滴出血来,显得狰狞可怕。

纳善他们几个还是第一次看到暴怒的李强,觉得他身上有一种可怕的阴森之气,不由得都小心翼翼起来。帕本站在角落里,吓得浑身发抖。韩晋悄悄靠近帕本,小声道:“去找乔羽鸿来,快点!”

帕本虽然不知道为什麽,不过他巴不得快点离开这里,这种无形的压力实在是让他吃不消,他转身溜了出去。

各区的老大陆续走进房间。这些老大亲眼看到了李强超人的实力,心里也是恐惧不已。巴拉仗著和李强有过一面之缘,俨然就是这群老大的代言人,说道:“木子老大,您有什麽吩咐?”心里实在忍不住,又道:“黑营的士兵虽然受到重创,我想,他们很快就会来报复的,那时可能整个黑狱的人……都会死光的。”

“是吗?老子就不信这个邪!”

李强狰狞的眼光看向巴拉,刹那间巴拉就像堕入了深渊,脸上的冷汗大粒大粒的冒了出来,觉得气也喘不过来了,身子不争气地狂抖著,深深的低下头来,再也不敢看李强一眼。

正在这时,乔羽鸿走进房间,轻轻叫道:“哥哥……”

其实,李强此时一只脚已经踏入魔道,被乔羽鸿叫了一声哥哥,他立即惊醒过来,暗叫一声:“惭愧,好险!”大家突然感觉到,刚才的压力突然消失了。

恢复常态的李强歉疚地笑了笑,说道:“巴拉,既然黑营要让我们都死,那我们也让他们永远记住,想要全部杀光我们,必须付出可怕的代价。如果我们不反抗,那可真的永无出头之日了。你们有谁想要老死在黑狱的,我木子决不勉强,请离开。想要和我们一起拼一把的留下。”

巴拉擦擦头上的冷汗,长叹道:“唉,谁也不会走的,已经到了这一步,不拚也不行了,我巴拉认命了,听你木子老大的。”其他区的老大也是毫无办法,只能屈从李强的指挥。

李强突然觉得自己性格变了许多,寻思是不是要跨越元婴期了,难道进入出窍期会改变自己的性格吗?为什麽现在自己会越来越凶悍无情。李强的危险在於他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如何修真,自从和傅山分离後,他一直自己在探索修真的方向,只是看玉瞳简上的记载,而没有高手的指点,他修真的步伐实在是太快了,因此也更加危险了。

纳纳敦苦笑道:“老大,有很多受伤的人要赶快救治。还有,食物怎麽办?涌进我们这里的人太多了……”他用手轻轻的敲击著石桌,神情显得憔悴苍老。

李强紧锁眉头,心里盘算著应该怎麽办。一个士兵走进来悄悄对纳善说了几句话,纳善拽住他道:“你跟老大说。”房间里所有的人都看向那个士兵,他略显紧张的说道:“报告,那个被俘的黑营军官醒来後试图逃跑。”

这下提醒了李强,他马上命令道:“派人立即把他带过来。”

林峰合若有所思的说道:“我要是黑营的指挥官,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困死黑狱的人,再就是立即集中兵力下来扫荡,大家怎麽看?”

李强想了想问道:“巴拉,黑营对晶石的需求急不急?平时是等一段时间才用晶矿换食物,还是随到随换?”

巴拉和几个老大交换了一个眼色,有点不明白的说道:“以前,都是过了很长时间,他们才会下来换,而且只收品级高的晶石,嗯……最近是有点不一样,经常有下来换食物的,好像什麽品级的晶石都要,条件也优惠了许多……老大问这个有什麽用啊?”

坦歌和坎坎奇小声议论了几句,李强摸摸脸上的伤疤,说道:“坦歌已经明白我问话的目的了,坦歌你给大家解释一下吧。”

坦歌是做过高级军需官的人,对物资能源非常的敏感,他解释道:“从巴拉说的话中,我认为,坦特国现在急需晶矿石,也就是说他们不会用围困的方法来对付我们……很快他们就会下来清剿,因为他们没有时间耗在这里等到困死我们,虽然这是最安全和残忍的办法,为了晶矿他们必须很快下来。”

纳善低著光头唧咕道:“看不出来老大真是花花肠子,这也猜得出来。”

纳纳敦也点头道:“有道理,可是我们的时间就更加紧张了。”

“报告,俘虏带来了。进去……”几个士兵把那个军官推了进来。

那个军官的铠甲装备被剥得精光,赤裸著上身。李强注意到他身上竟然布满了鳞片,心里不由得非常好奇,他漫不经心地走到他面前,伸手摸摸泛著灰白色的鳞片,触手感觉是密密麻麻的硬点,让人很不舒服。

他淡淡地问道:“名字?”那个军官不知道李强在说什麽,但是从他身上流露出的气势,却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帕本急忙翻译道:“他说,他叫卡德八祈。”

李强“噗哧”笑道:“这个名字好烂。嗯,帕本你问他,黑营的士兵一共有多少人?”

两人哇啦哇啦了几句,帕本摇摇头道:“他不肯说。”

没等李强说话,纳善跳了起来,歪著秃头怪声怪气地说起坦特国的话来。卡德八祈似乎还挺硬气的,拧著头回话。几句话一说,纳善就沉不住气了,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骂道:“他奶奶地,魔崽子我要拔光你的鳞片……”

纳善这一动手就像点燃了一个引信,巴拉紧接著挥拳打去,各区的老大一涌而上,就连纳纳敦都悄悄地飞起一脚。李强哭笑不得地看著众人发泄,喝道:“都停下!”

众人一愣,停下手来。卡德八祈已浑身是血,身上的鳞片也被撕下不少,软软的倒向帕本。帕本胆颤心惊的叫道:“站好了,站好了……呃……我不是故意的。”他猛的抬膝,好像要用膝盖去挡住他下跌的势头,但是动作实在太猛,膝头准准的顶在卡德八祈的脸上,卡德八祈“乒”地一声倒著翻了过去。

纳善大笑道:“帕本,你真的很猛,哈哈,我喜欢啊!”众人大笑,似乎发泄了心里的郁闷和不安。

整个黑狱都动员起来了。纳纳敦和林峰合最忙,先将黑狱里所有人集聚起来,挑选出有战斗力的士兵,坎坎奇、赵治和魏源清加紧进行训练。人人都知道,黑营军队一旦下来清剿,无人可以逃脱。

李强在房间里拚命的炼出一炉炉的丹丸和武器。由於有和黑营士兵交手经历,他深知目前的不足,决定开始修炼太皓梭和莫怀远送他的一只极品飞剑,此剑名曰“吸星”,是莫怀远在星星宫发现的。

吸星剑的来历非常的奇怪,那是莫怀远破去皆空宫里的阵法时,在一只玉匣里发现的。据莫怀远说,吸星剑有种怪异的特质,那是水火属性的剑,修真者中用这种属性飞剑的极其少见,大多数是用单一属性的飞剑。因为李强是少见的火性体,莫怀远曾告诉他,如果修炼这把飞剑,结果好坏的机会各占一半,莫怀远也不能确定是个什麽结果。

李强有个莫名其妙的想法,他认为澜蕴战甲也含有水属性,使用的效果出奇的好,那麽这把飞剑也应该会如此吧。他这种一知半解的瞎捣鼓,让他得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好处,也让他吃足了苦头。

依著莫怀远给的玉瞳简记载,李强将吸星剑放在手心里,他现在有比三昧真火更厉害的天火来炼器,而且还有火精来控制火候。慢慢的吸星剑被炼化开来,就像一条流动的水银般,在他两手间来回盘旋。

李强惊奇的发现,这把吸星剑体里竟然没有阵法。他分了一丝真元力进去探测,没有发现什麽值得注意的东西,正要撤回那丝真元力,突然,一股极大的吸力从流动的剑体里生成,李强的真元力就像开了闸的水,急速地流淌过去。霎时间,吸星剑化为一团银雾,绕著李强旋转起来。

李强一阵头晕,知道这是脱力的表现,他试著用天火阻断真元力的流失。那团银雾在紫光中微闪,神奇的化进李强的手中,再找那支吸星剑,竟然踪影俱无。

李强以为自己炼器失败了,心里虽然叹息倒也不太难过,只是觉得浪费了时间。

因为觉得修炼失败,真元力耗费太大,李强取出一块仙石想加快补充失去的劲力。他无意之中取出那块在水潭得到的嵌前石,便握著这块极品仙石,将心神沈入元婴里,催动环绕元婴的阵法,刹那间,小宇宙疯狂的旋转起来。

李强奇怪地看著自己盘腿坐在地上的原身,心想:我怎麽会在身体外看自己呢?

他心想还是看看他们怎麽训练的吧,心神一动,已经来到水池边。看著纳纳敦和林峰合在指挥小队进行训练,突然间李强明白了,原来自己已经修炼到出窍期了。

所有的人似乎都没有看到李强,仍然按部就班地进行著训练。

李强大乐,心想如果这样去侦察敌情,谁能发现我。

心念微动,竟然来到了山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