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十二章

萧潜2014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乔羽鸿哭著摇头,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梅晶晶也忍不住上前安慰她。这群人中,只有韩晋早就知道她是一个小姑娘,他是一个老於世故的人,非常清楚乔羽鸿的心思。他暗自叹息,看著李强手足无措的窘态,便将事情的经过告诉花媚娘等人。

花媚娘马上就明白是怎麽回事,联想到自己对傅山也是这样,心中怜意大起。她是专门喜欢逆天行事的人,笑道:“姐姐看有的人收徒推三阻四的,姐姐就不一样了,小姑娘,愿意作我的徒弟吗?”

乔羽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不加思索地跪了下来,抽泣道:“愿意……鸿儿……愿意,师尊在上,受……”花媚娘一把搂起她,笑道:“以後不要叫我师尊,叫姐姐就行了,咯咯……”

李强心里很清楚发生的一切,只不过他一直在装糊涂而已。在家乡发生的变故,女友的背叛和欺骗,使他不得不放弃了所拥有的一切,随著傅山走上了修真之路,他对很多事情都看得淡了,尤其在感情上,变得更加的保守。他装傻的本事真不小,哈哈笑道:“恭喜鸿弟,哦,不对,应该叫鸿妹了。花大姐可是非常厉害的……人送绰号……那个叫什麽来著?”

侯霹净又忍不住了,大叫道:“叫小妖女……哈哈……”花媚娘举著粉白的拳头示威道:“要死了,又来嘲笑……噢,臭小子,就是你先胡说的……”

李强一脸无辜道:“小弟是在夸奖大姐啊,没胡说……没胡说……呵呵……”这麽一打岔,大家都轻松下来。

乔羽鸿很聪明,走到梅晶晶身边行礼,又姐姐长姐姐短的叫她,三个女人立即热乎起来。梅晶晶被她几句姐姐叫得心花怒放,长这麽大还没有谁恭恭敬敬的叫自己姐姐的,她非常开心的过起作姐姐的瘾来。

傅山走了过来道:“现在开始传送邦奇甯国的人。纳纳敦,这群人里有别的地方的种族,你负责安置他们,用什麽办法由你去想,但是一定要解决好,明白吗?”

纳纳敦用一只手指点在自己的眉心,认真地说道:“我以绿族的大神坎波儿的名义起誓,一定办到!”傅山点头道:“只要认真办就行了,不用向坎波儿起誓了,免得下次见到坎波儿说我逼他的後辈起誓。”

纳纳敦被傅山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吓得腿直打颤,深深低下头,听语气这个傅山和大神坎波儿最起码是朋友。他也不敢多说话,转身便去找坦歌,让他赶快回来归还储物袋。如果以後傅山对大神说你们族人把我的东西拿走了不还,这个耻辱可就不是一个袋子可以抵偿的了。

这次传送绝对是大手笔,花了无数的晶石,也只有重玄派才有这种实力。所有剩下的人都被传送到了邦奇甯国的一座大城市的边上,韩晋和赵治趁乱也跟了过去,等到李强发现,他们两个死皮赖脸的坚决不走,学纳善一样耍赖。李强对朋友向来心软,只好同意了。

看著人群渐渐散去,傅山问道:“老弟啊,和我们回封缘星吧,你这些徒弟朋友也一起去。侯兄弟也去吧,我那里可有‘天茎露仙酒’,送给你尝尝,不过这种酒喝过,其他的酒你就不会再喝啦。”

侯霹净听得眼睛一亮,快活的道:“哎,这种酒我听说过,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真搞不懂你们哥俩,都不会喝酒却都藏著好酒,偏偏老子这种酒鬼什麽酒也没有。”

李强笑著递上一瓶“酒鬼”酒,侯霹净叹道:“还是老子的兄弟好,知道老子一谈酒就会流口水。”喝了一口,忍不住大声喝采。李强、赵豪和梅晶晶都想起了和他初次见面时的情景,脸上都露出了微笑。

傅山淡淡的说道:“如果你喝过我的仙酒,这种酒你看都不会看一眼。”

侯霹净笑道:“老子知道,崇碧的藏品神仙也难求啊。嘿嘿,不过,你的酒老子不敢喝啊。”花媚娘奇怪的问道:“为什麽?你还怕傅大哥害你。”侯霹净大笑道:“哈哈,小妖女,别尽瞎说,你傅大哥要是这种人,你还会喜欢他吗?啊……老子什麽也没有说……老子是说……喝过他的酒,以後到哪里才能找到想喝的酒呢?”

花媚娘被他当著傅山的面揭了老底,出奇的没有发脾气,只是说:“哼,不理你了,我们到那边去。”拉著梅晶晶和乔羽鸿走开了。

其实她心里在暗暗感激侯霹净。她喜欢傅山却又不敢表达,只好不停地跟他捣乱搞破坏,千方百计想让傅山记住她。最後傅山是记住她了,但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她就更加的破坏捣乱,自己都快要没有了信心,今天借了侯霹净的口总算说出了心里话。

傅山微微一愣,没有说话。

李强苦笑道:“傅大哥,我暂时还要待在这里,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傅山奇怪的问道:“什麽事情,能告诉大哥吗?”李强点头道:“我需要海玛瑙,好像只有这里的冤魂海里有出产,傅大哥你知道这个东西吗?”傅山低头沉思,半晌,说道:“这个东西我似乎听说过,有什麽用途却不清楚,是谁要?”

李强递给他一颗寂灭丹,道:“给我这个灵丹的人要,这是小弟转送给大哥的。”

连傅山这麽沉稳的人也忍不住大吃一惊,声音都有点抖了:“不可能的……这是……寂……灭……丹。”他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的。拿过寂灭丹仔细看了看,傅山使劲镇定下来,缓缓道:“能给你寂灭丹的人,一定是一位前辈高人,你真的送给我吗?”

以李强现在的修为,是无法理解寂灭丹所含的意义的,它对即将跨越渡劫期的高手来说,是比什麽都重要的东西了。李强有些生气的说:“不给傅大哥,我还能给谁?能为大哥做点事……”傅山握住李强的手打断他的话头,道:“兄弟,大哥不是那个意思。我收下,这是老弟的心意,我明白的。”

傅山就势探出真元力查看李强体内的变化,李强觉得浑身大震。傅山突然说道:“好厉害,好厉害!是什麽东西这麽强?喂,侯兄弟,你过来看看。”侯霹净喝了一口酒,晃著就过来了,嘴里嘟囔道:“好不容易可以品口好酒,又叫老子干嘛?”

“你来看看老弟的体内有什麽,好厉害,以我的功力竟然被弹开。”傅山满脸的惊讶。听他这麽一说,侯霹净也感兴趣了,傅山是什麽水平他十分清楚,连他都感到惊奇可想而知一定有古怪。

两人来回用真元力试探李强,搞得李强一会痛一会麻,不由得大叫道:“两位老人家,别玩了!到底怎麽样啦,小弟要给搞死啦。”

傅山问道:“你的元婴里究竟是什麽东西这麽强,那可不是紫炎心啊。”

李强伸出一根手指,从指尖里冒出细细的一缕天火。傅山是制器大宗师了,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是炫疾天火。他使劲拍拍脑门,惊叹道:“老弟,我不知道你在哪里收到炫疾天火的,这太不可思议了。我修真了这麽多年,第一次看到居然能把天火收进体内。嗯,不会是紫炎心起的作用吧,有可能……还是不对,你元婴里应该还有一样东西。”

李强心里对傅山佩服之极,因为太皓梭和元婴结合,已经退不出体外,只好说道:“是的,元婴里还有太皓梭。”傅山和侯霹净都是见闻广博,而这个小兄弟简直就是语不惊人誓不休,两人骇然地互相望望,同时叹气。

傅山在地上转了两个圈,喃喃道:“太皓梭,太皓梭……这是他妈的仙器,我说怎麽会这麽厉害,妈的……我……我……”他声音越来越大。平时总是温文尔雅的傅山竟然会破口大骂,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侯霹净劝道:“崇碧,别急,也许还有解决办法。”

傅山停住口,他又不甘心的再一次用真元力试探,良久,突然问道:“侯兄弟,你传他功法了吗?”

侯霹净龇牙咧嘴的说道:“这个……没……不算传吧,他自己悟的。”傅山看他那个样子,忍不住道:“啊,你给他玉瞳简啦?”侯霹净点点头。傅山微微松了口气,欣慰的说道:“承侯兄弟看得起,传给老弟功法,傅山谢了。”

侯霹净喝了口酒,笑著摇头道:“这有什麽好谢的,是老子和他投缘罢了。”他不以为然的说道。傅山说道:“幸亏老弟学了元始门的功法,元始门的元婴小宇宙非同凡响,不然,我也没有办法救他了。”

李强看傅山如此著急,劝道:“傅大哥,你别急啦,听天由命吧。”傅山没好气地骂道:“你这小子,胆子贼大,什麽东西都敢往元婴里炼。那是你的本命元婴,出了问题可就难办了。还好你先炼了元始门的功法,还有的补救。”

李强疑惑道:“太皓梭不是仙器吗?这个东西不好吗?”

傅山苦笑道:“好,实在是太好了。太皓梭……就是我也没有这麽好的仙器。老弟啊,这件法宝的威力……唉,你拿什麽力量去控制它?给你这件法宝的高人难道他没有说,要真正使用太皓梭就必须神器合一吗?”

李强仔细想了想,道:“嗯,似乎说过的,我也没太明白。”这次连侯霹净都要跳起来了,说道:“小兄弟,老子不得不佩服你,绝对的傻大胆啊。你不要命啦,没搞清楚你就敢用啊!”李强委屈的说道:“我也没有想要用到太皓梭,是它自己动了。”

傅山只好给他解释为什麽会这样。以李强现在的功力,是完全没有可能去驾驭太皓梭的,李强在无意中动用了太皓梭的力量,自己本源的力量几乎被它吸光。修真者是靠修炼来加强自身本源的力量的,像紫炎心这种法宝,就可以给修炼者提供极大的助力,而元始门的修炼方式,则是最好的增长本源力量的方法。

傅山的心情终於放松了,笑道:“你运气算好啦,有元始门的功法可练,不过,你以後可就是一个刺蝟了,谁打你谁倒霉……侯兄弟,看来我们俩要合力掐断太皓梭的吸力,我一个人的功力还不足以断开它,太皓梭实在是太强了。”

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李强,那就是:幸运。如果不是傅山和侯霹净两大宗师级的高手同时出手,要不了多久,太皓梭就能强行将李强的元婴吸进梭体里,真正变成一个有灵魂的仙器,那时李强的原身也将灰飞烟灭了。

傅山和侯霹净合力,将太皓梭封在李强的元婴外,让它吸不到李强元婴的力量。傅山反复交代,千万不要尝试去操纵太皓梭,只有当本源力量大过太皓梭时,才可以试著修炼它,到那时就可以做到真正的神器合一了。

傅山道:“老弟,你还要修炼一阵才能恢复自己的本源力量,目前不宜妄动真元力,以免被反噬。嘿嘿,不过你也别怕,谁打你谁倒霉哦……太皓梭吸不到你的力量,它就会发散自己的力量,谁触动它……以後你会明白的。”

李强知道自己没有危险了,开心道:“傅大哥,老哥,你们是回天庭星还是封缘星,小弟找到海玛瑙後就去找你们。”

傅山沉吟片刻道:“我也说不准,不过天庭星有一件大事……我的几个兄弟在那里主持,这件事情对整个修真界影响太大,我想大概在天庭星的日子会多一点吧。哦,这个给你。”他递给李强一只有手指长、由许多银色的环一节一节连在一起、前段有尖钩的古怪东西,又道:“套在无名指上,这是重玄派核心兄弟的标志,自己人一看就知道了。”

李强把玩著这个有点像指套的东西,它做的极其精美,猛一眼看去就像一只鹰头。他小心地套进无名指,一连串轻轻的“哢嗒”声,指环般的节一一自动扣上,银光微闪,那东西就像长在了无名指上。李强活动了一下手指,银光闪动间那东西就像活了一样,有一种诡异的美。

“这个东西叫什麽?”李强好奇的问道。

侯霹净抢著说道:“老子知道,你们重玄派就喜欢搞这些古怪的东西,它叫‘释魂龙戒’吧。”傅山笑道:“怎麽,你羡慕啊?以你的身份修为开派立宗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不过你太懒了吧。说得对,这个就是叫释魂龙戒,每一个重玄派的核心兄弟都有,他们的门下看到就会把你当师尊看待的。”又提醒道:“你用一点真元力试著操纵它看。”

李强闻言试了试,果然,释魂龙戒收缩成一枚正常大小的戒指,戒面是银色的三角,看不出是什麽材料做的。又试了一下,释魂龙戒又变成一道细细的黑线箍在指根处,不细看完全不会发现。李强笑道:“真有意思,谢谢傅大哥。哦,大哥,天庭星有什麽大事?是不是有关天神之怒的?”

傅山奇怪的看看李强,说道:“看不出老弟消息还蛮灵通的。天神之怒出世还有一段时间呢,现在主要是封缘星和潜杰星有一场大争斗,可能会到巴达星去比试。不过目前双方都在邀人,听说他们有可能请到一位散仙,如果那样就麻烦了。算了……这不是你能帮上忙的。侯兄弟,看在小兄弟的份上,你也该出头了吧。”

侯霹净笑道:“好啦,我和你去,反正我也要找百黄那个老东西算帐,算我一个啦。酒可要管够,有小兄弟的那种酒就行了。”傅山喜出望外,他已经邀请侯霹净几次了,他一直不作正面回答,有这种高手加入己方的实力立即壮大许多。

“放心,我傅山别的不敢说,好酒有的是。嗯,我们也该走了。老弟,这块玉瞳简里有怎麽使用传送阵的方法,坦邦星有一座大型的古传送阵,在西大陆,玉瞳简里有记载,找到海玛瑙後,你就去那个传送阵。小心些,近期不要妄动真元力啊。”傅山叮嘱道。

李强心里有自己的想法,他刚才听说潜杰星的人找到一位散仙帮忙,似乎傅大哥对这个散仙非常顾忌,他打算找到海玛瑙後,先去找莫怀远,请他去帮忙。李强也不急於告诉傅山,准备以後给他一个惊喜。

傅山带来的那些高手已经先走了,傅山、侯霹净、花媚娘、乔羽鸿和梅晶晶都向李强他们告别。梅晶晶原想留下来,但是傅山不同意,他答应梅游冰带她回去的。梅晶晶不知道为什麽很怕傅山,可能是看到她祖爷爷都得给傅山跪下行礼,加上花媚娘在一旁劝说,她只好和他们一起走了。乔羽鸿已经下定决心,先学好本事,其他的事以後再说,所以她很听话地说走就走了。

有纳纳敦做向导,李强一群人轻易地进了城。

这是邦奇甯国的一座大城市,李强觉得大开眼界,也许这里和晶石的关系太紧密了,城市里的房子形状极其古怪,高高的楼房竟然由无数像晶石一样的材料构成。还有让李强不可思议的是,有些房子是浮在离地两、三米的地方,看不到支撑物。

房子的颜色也是五花八门,但有一个特点是一样的,都闪著淡淡的光。

路上的行人是各色种族都有,穿著也是稀奇古怪。纳善几乎是瞪著他那只独眼进城的,他比李强还要吃惊,李强到底还见识过很多东西,他就不同了,天庭星原本就是落後的星球。他拉著赵豪道:“师兄,你看那个……”他说的是一个人,手上牵著一个一米长的怪兽。

那只怪兽看见纳善指它,突然人立起来,头部立即涨大,一嘴细密的牙齿显露出来,发出一声怪异的叫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