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十一章

萧潜2014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李强伸手制止了众人的争论,慢慢站起身,感觉力量又开始回来了。他深吸一口气,说道:“都别紧张,我已经好多了。”纳善看看李强的脸色,说道:“老大,你脸为什麽这样红。”大家看到李强的脸色心里都很奇怪,那是深深的紫红色,和刚才的淡金色截然不同,额头上的奴隶标志更是鲜红的可怕。

刚才无力的感觉让李强非常的沮丧,表面上他不露声色,但是他很明白,在这里如果失去修真的力量那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他强制自己镇定下来,问道:“纳纳敦,我们伤亡了多少人,外面的人进来没有?”

纳纳敦道:“幸亏黑营的士兵退走了,要不然伤亡可就大了,具体有多少人死伤我现在也说不清,不会少吧。老魏伤得很重,其他主要的负责人多少都带点伤……”

“魏源清受伤啦?”李强紧张地问。

林峰合急忙道:“他被一个古怪的老头救下了,没有生命危险,老大不用担心。”

“古怪老头?”李强转念间恍然大悟,喜出望外地道:“他说什麽没有?”

林峰合想了想道:“他好像要找什麽人。哎,坦歌在哪?他去帮著找人了……你们几个人去把坦歌找来。”乔羽鸿依偎在李强身边,轻声道:“哥,你认识那些人吗?”

李强笑道:“是啊,都是我的兄弟和朋友。”乔羽鸿羡慕地说:“你的朋友真是厉害,都和哥哥一样,我要是有这样大的本事就好了。”她第一次从心里想学像李强这样的本领。

坦歌急匆匆地赶来,看见李强不由得吓了一跳,道:“老大,你怎麽啦?”

李强苦笑,心想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可怕,说道:“坦歌,刚才救下魏大哥的那人和你说的什麽啊?他人在哪里?”坦歌说道:“他要找一个姓李的年轻人,我问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我通知大家,等会儿所有的人都到水池大厅来,再找吧。”

李强说道:“坦歌,别找了……那人要找的就是我,他是我的老哥哥。”看著大家惊讶的目光,又说道:“你们也别奇怪,我姓李,木子叠加为李,我叫李强。”

其他人不清楚李强是谁,林峰合却是震惊了,想起李强以前给他看的玉牌,心里砰砰狂跳起来,小心的问道:“老大……您就是……”李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说道:“林大哥,我就叫李强。”

林峰合突然跪下道:“故宋国前骠骑将林峰合,参见虎威将军。”他在辞官时就已经知道当时在都城里发生的事情,他是个聪明人,几件事情放在一起稍加推测,也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了。他这麽一跪,搞得大家都不知所措。韩晋问道:“峰合啊,你这是干什麽,老大……是什麽时候又成为……将军啦?”

“林大哥,快起来。唉,我早就辞官不作了,拜我干嘛,要拜就去拜我那老哥去,他是你们故宋国的圣王……”

林峰合腿一软“扑通”坐在地上。这一次,只要是故宋国来的人都知道份量了。

韩晋和赵治惊得目瞪口呆,李强竟然叫“圣王”老哥哥,这个李强也太神秘了。林峰合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刚才看见圣王竟然没有拜拜他老人家。他跳起身来立即指挥身边的苦囚,让他们去找圣王,并反复交待,见到圣王态度一定要恭敬。

李强也知道故宋国的臣民对於圣王的崇拜,他大声说道:“好了,我们准备一下,很快大家就可以回到故乡了……”心里微酸:“我自己什麽时候可以回家乡去呢。”

活著的苦囚犹如恶梦初醒一般。要回故乡了,那是来黑狱後,每天都在梦里想著的事情,现在听到有人说你可以回家了,大家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大厅里慢慢的安静下来,抽泣声渐渐响起。就像被感染一般,呜咽声响成一片,就连韩晋、赵治、纳纳敦等人也泪湿了双眼。

人群里开始有人哭著寻找被抓的父兄的,也有寻问同乡好友还是不是活著的,整个水池大厅里很少有人不哭的,气氛压抑凝重。

李强说道:“纳纳敦、林峰合你们两人组织一下,把各区的老大聚集起来,清点人数。坦歌、纳善立即收集所有的食物,给大家吃一顿饱饭。噢,别太饱了,小心撑死了。”

有人叫道:“圣王爷爷来了!”

只要是故宋国的人,全都“哗”地跪了下来,伏在地上一动都不动,把其他人也吓住了,同时向後退去。黑狱里以天庭星的人最多,各个国家的人都有,故宋国和大汉国的人就占了一半的人数,此外就是坦邦星本地人,主要是邦奇甯国的战俘,其他各种族都有一点。

侯霹净心里纳闷,这些人怎麽知道我是圣王的?想想肯定是李强透露出去的。等到他一眼看见李强时,心里的惊讶简直无法用语言表达,凭多年的修真经验他一看便知李强有大麻烦了。他快步走向前,大叫道:“兄弟……”竟然再也讲不出话来。

李强开心的叫道:“老哥……”也和侯霹净一样,再也说不出下面的话来。林峰合立即跪了下来,叩首道:“小人是故宋国前骠骑将林峰合,参见圣王殿下,恭祝圣王安!”侯霹净这才缓过劲来,探出一丝真元力,查看李强体内的变化。慢慢的他眉头皱了起来,犹豫了一下,又忍住了没说,挥手让林峰合站起来。

他低头苦思了半晌,突然对著一条通道打出一道白光,说道:“还是等你傅大哥来吧,他是制器大宗师,也许他有办法。”李强心里一凉,苦笑道:“没什麽了不起,大不了打回原形吧。来,我给老哥介绍一下,我在黑狱结识的朋友。”

李强郑重其事的把林峰合、韩晋、纳纳敦、赵治、乔羽鸿等人介绍给他认识。侯霹净心里暗暗佩服自己这个兄弟,到哪儿都能有许多的朋友。看在李强的面子上,侯霹净很客气的同大家见了礼。林峰合简直兴奋极了,传说中的圣王居然如此的平易近人,真是让他意想不到。

乔羽鸿紧张地看著侯霹净,问道:“老人家,我哥哥不要紧吧。”侯霹净微微一愣,说道:“嗯,老子也说不好,只有等他大哥来看了。”心里奇怪,怎麽是一个小丫头。

“他大哥是谁啊?很厉害吗?”

侯霹净说道:“你是大汉国的人吧。”乔羽鸿不解地点点头。

“他大哥叫傅山,在你们大汉国他好像被叫作护国之神的。”心想:“乾脆也把傅山的身份给抬出来,让他也尝尝给人拜拜的滋味。”周围也有不少大汉国的人,闻言惊呼出声,那也是传说中的人物。

乔羽鸿半晌无语,失落无奈的感觉涌上心来,她知道自己和李强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她在李强为了她用身子挡住监工的鞭子时,就已经将一缕情丝牵在他身上了,无奈李强似乎只是关心她,并没有显出一丝爱意,她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傅山顺著侯霹净打过来的那道白光,带著赵豪三人瞬移到水池大厅。

四人突然显出身形,惹的众人一阵惊呼。李强听到喧哗声一回头,立即看到傅山、花媚娘、赵豪和梅晶晶四人。这些都是李强最关心的人,看到他们为了自己的安危,不惜大动干戈,从天庭星直杀到坦邦星来,激动之情犹如潮水般涌上李强的心头。他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但是一句也说不出,傻了似的呆呆站立,两条腿死死的钉在地上,一步都迈不出去。

赵豪也只叫得一声“师尊”就跪了下来。梅晶晶大哭著扑进李强怀里,她几乎都快要认不出李强了。花媚娘很老实的站在一边,她可不敢在这个时候调皮捣蛋,生怕触怒了傅山。乔羽鸿绝望的看著李强搂著梅晶晶,木然的站在一边,眼泪止不住簌簌落下。

傅山微微笑道:“呵呵,终於找到兄弟了,老弟可是真难找啊。”

“傅大哥,我知道一定会再见到你的。妞妞,别哭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李强放开梅晶晶,扶起赵豪笑道:“我这个作师尊的实在是没有用,如果你愿意,我就正式收你为徒弟。”赵豪喜出望外,又重新跪下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响头,道:“师尊在上,受弟子一拜!”

李强奇怪地看著老老实实站在一边的花媚娘,忍不住笑道:“花大姐,怎麽这麽乖,一句话都不说了,小弟这次看到花大姐可是很开心哦。”他已经看出花媚娘对傅山似乎有些意思了。

“上次看到姐姐就不开心啦,臭小子,小心姐姐我揍你……”

“咦,啊……花大姐要保持淑女风度,要不然可没人喜欢啦。”李强看看傅山,坏坏的笑道。花媚娘被他抓住短处,噎得说不出话来。侯霹净看的哈哈大笑,道:“小妖女,原来……”花媚娘大发娇嗔,叫道:“不许说……就是不许说……”

梅晶晶眼泪未干也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上前搂著花媚娘道:“姐姐,你好凶哦。”花媚娘气得直跺脚,但又想不出好办法来。有傅山在边上她可不愿太放肆。

侯霹净提醒傅山道:“崇碧,你看……”傅山微微摆手道:“我知道,等空下来再说。”傅山其实一看到李强,就知道他练功出了问题。他是办事很稳的人,不想现在就下结论,准备再观察一下。

纳善突然跪下,对李强说道:“老大,你收我作徒弟吧,求求你答应独眼龙这个……嗯……小小的要求……”他真是万分羡慕这些人的大本事,心想这种机会稍纵即逝,要拜傅山或者侯霹净为师的话,人家未必肯答应,好歹和李强混了这麽久,交情也不错,他当过黑狱的老大,皮厚无比,最擅长随机应变,不管李强答应不答应,先拜了再说。

李强一看不好,林峰合也在那里瞄著,腿弯弯的似乎也要跪下,心想,我自己都还没有练好功,却要来教徒弟,这不是笑话吗?他大叫道:“停……都不许动!”还打了个停止的裁判手式,也不管别人看不看得懂。

傅山、侯霹净、花媚娘、梅晶晶还有纳纳敦等人都露出了微笑。赵豪想起自己拜师时李强也是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十分有趣。他对纳善也起了同情心,说道:“师尊……这个,师弟……”看到李强瞪过来的目光,吓得他不敢再吭声了。

纳善多少有点小聪明,膝行几步,他居然爬到傅山的脚下,叩首道:“大师伯,纳善给您老叩头了,您老给纳善做主吧。”傅山见李强抓耳挠腮的样子,活像是蹲在火炉上的猴子,打趣的说道:“哎,这个我做不了主,不过,给你出个主意,你就这麽跟著他,他也没有办法啊。”

“哦,我懂了,呵呵。”纳善一跃而起,施展他最擅长的顺杆爬的功夫,站在李强身边,笑嘻嘻地施礼道:“师尊好!”又对傅山、侯霹净等人道:“两位师伯好!师姑好!师哥好!”李强差点没晕过去,竟有这种霸王徒弟的。

李强生怕再搞出什麽事来,忙说道:“坦歌,赶快给大家准备吃的,吃完收拾好,我们就要出去了。别都傻站著啊。”坦歌为难的说道:“食物只有一点点,不够所有人吃的,是不是每人匀一点,意思一下。”

傅山说道:“我们有人专门带来了粮食,等一下。”他也打出一道白光,坦歌好奇的看著。只听轻轻一声响,傅山手上就多出一只淡青色的口袋,递给坦歌道:“这里面的粮食够吃几天的,你先拿去,不够再找我。哦,只要伸手进去取就行了,里面放的是面饼。”

坦歌好奇地伸手进去,惊讶得合不拢嘴,困扰他多时的疑问立即解开了,李强为什麽能拿出这麽多的东西,他肯定也有同样的东西。坦歌心里不停地打鼓,心想要是邦奇宁国有这种东西,就可以解决整个後勤供应的难题了,这是多大的功劳啊。

纳纳敦也伸手进去摸了一下,也立即就被吸引住了。他的想法也和坦歌一样,悄悄向坦歌使了一个眼色,坦歌心领神会的去了。

苦囚们终於吃到一顿饱饭,有些心有馀悸的苦囚还把面饼藏在怀里,实在是给饿怕了。尽管已经反复交代,还是有苦囚被活活撑死,搞得坦歌等人大发脾气。但他们也无可奈何,有些人见到食物就完全失去了控制力。

傅山已经和黑营指挥官德得崇摩军帅达成口头协议,由黑营提供运输力量,把苦囚运到传送点,傅山也不再追究坦特国大肆购买天庭星人口的责任。苦囚们走出黑营的山峰,人人都有恍若隔世再生的感慨。

有些聪明的苦囚藏了一些晶石,回去後虽然不能大富,小康是没有问题的。最发财的是各区的老大,手上都存有一些中上品的晶石,加上又收留了一批手下,回去後大都成了一方豪霸。他们心里永远都记著一个人,虽然不是人人都感激他,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说他一句坏话,他就是领头抗击黑营士兵的木子老大。

在传送阵里,所有天庭星的苦囚都跪下叩谢李强等人的救命大恩。傅山陆续将天庭星的人传送走。

李强对纳纳敦道:“你们要等等了,傅大哥的朋友已经到邦奇甯国去建一个接受点,好了就传送你们。”纳纳敦无言,上前搂住李强用自己的额头轻触他的额头。坎坎奇、坦歌也都上前行触额礼。李强知道这是绿族的最高礼节,只有最亲近的人才施触额礼。

李强叫过林峰合道:“我答应要推荐你去故宋国的皇宫见皇上,你拿这块金牌,侍卫们应该都知道的,会领你去觐见皇上。你就说圣王和李强问他好。”又道:“晶源弓就送给你,小心使用,不要肆意杀戮。在绿色盆地,这个武器有点太厉害了。”

林峰合犹豫极了,他也很想学纳善赖在李强这里,但是李强给他的举荐又实在是太吸引人了,这可是圣王和他的兄弟给皇上的推荐,在故宋国谁能有这样的荣幸,想想在军中受到的排挤,这次回去也让他们尝尝滋味。他到底是官宦出身,做官的欲望已经根深蒂固地扎在心里,只要有机会还是不愿放弃。

他跪在地上道:“圣王爷、老大,我林峰合有今天都是两位的恩情,峰合铭感五内,峰合叩首了。”他最终还是决定回去了。李强欣慰的笑道:“快起来。记住哦,我如果回去,可是要找你的,到时候可别不认识我就行啦。”

林峰合恭敬地说道:“峰合不敢。”他这麽一本正经的搞得李强也不好意思多开玩笑了。侯霹净有点不耐烦的说道:“小子,别罗嗦啦。对了,告诉你,千万别仗势欺人啊。”

韩晋和赵治在一边有点不知如何是好,魏源清因为受伤已经先传送走了,他们都想留下,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李强有点感慨,来黑狱第一个认识的就是韩晋。他上前握住韩晋的手,说道:“韩大哥,回去後,你还开镖局吗?我想托一票镖给你,肯接吗?”韩晋还是习惯地说道:“木子兄弟,有什麽事情尽管吩咐,我就是豁出命去也会完成。”

李强笑道:“没有这麽严重,我想让你们两个去一趟大汉国,护送鸿弟回家。”

乔羽鸿一直跟在李强身後,闻言又忍不住落泪。她没有办法让自己留下,听到李强的话,终於呜咽出声。花媚娘这才发现她竟是一个小姑娘,上前搂住她温言问道:“是不是他欺负你啦,告诉姐姐,姐姐给你做主。”

梅晶晶更是惊讶,怎麽会有一个小姑娘呢?她和李强是什麽关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