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十章

萧潜2014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傅山扬手撒出五色焰罗罩,笑道:“你们在里面看著,别出来,我给大家表演一段钧天大鼓。”

花媚娘拍手娇笑:“好啊,小妹你们有福气啦,能看到傅大哥的绝学。”梅晶晶搂著花媚娘的肩膀,说道:“姐姐,你看见过老爷子打鼓吗?鼓在哪里啊?”

“咚!”

只见傅山挥拳虚击,一股波浪般的冲力荡漾开来,所有射来的能量光球化作五彩的碎片飘落下去,犹如节日里盛开的焰火。梅晶晶几人大声喝采:“真好看!”

“咚!”“咚!”“咚咚……”

鼓声由低到高,由缓到急,高亢激扬起来。

傅山的双手轮流虚击,放声高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这首“大风起”,是刘邦东讨淮南王英布,西归途中,经过他的家乡沛县,他邀集故人父老子弟宴饮,在宴席上刘邦击筑(一种弦乐器)就唱的这首诗。此时经由傅山唱出,雄豪质朴又略带悲凉的音调,直震得风云色变地动山摇。

花媚娘看傅山的眼神都变了。傅山原本就是美男子,在西汉时他就是一个饱学的名士,修真以後人更加的与众不同。只见他一头长发随风飘舞,潇洒的边击边唱,那种超凡脱俗的神态,让花媚娘彻底的痴了。

那三百多个飞翼兵,每听得一声鼓击,身子就不由自主地跳一下。鼓声渐急,震得他们上下疯狂跳动。傅山的歌声一起,他们就像是一群伴舞者,随著节奏起伏上下舞动。还好傅山没有动杀心,只是把他们震得口吐鲜血,心神重伤。

歌声一停,仿佛天地都停滞下来,所有的人都站立不动。

傅山心生感慨不由得仰天长啸,这首大风歌让他想起了在西汉时的岁月。

长啸声中,这些飞翼兵惊醒过来,发一声喊,立即把飞翼开到最大调头逃窜。有十几个飞翼兵在忙乱中相互碰撞,跌落下地,发出一片鬼哭狼嚎声。

赵豪简直不敢相信,天下间竟然还有如此飘逸洒脱的高手,那苍劲悲凉的高歌,充满了对人世间的感悟,如此短短一曲就让敌人铩羽而归,实在是出乎自己的想像。

侯霹净听到傅山的歌声,撇撇嘴自语道:“这家伙又开始耍帅了,哼哼,看老子的。”他已经瞬移到一个大的洞口里了,大摇大摆地就向里面晃去。洞里密密麻麻的全是黑营士兵,嘈杂混乱中竟然没有人注意到侯霹净。

侯霹净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突然大喝:“哇呀呀……呔!”

黑营的士兵立即被惊动了。坦特国的人普遍长得高大,侯霹净瘦小的身材,站在人群里还真不容易发现。他有点生气地说道:“别找了,老子在这里……”忍不住又骂道:“他奶奶的,一群瞎子,全是废物。”别看他个子小,说话声音可是像铜锺一般响亮。

黑营士兵像潮水般地退开,以他为圆心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起来,如临大敌般举著刺脊枪,这才发现是一个又瘦又小的乾瘪老头,在那里龇牙咧嘴的示威。不知道哪个士兵偷偷笑了一声,就像被传染了一样,嘻嘻哈哈的笑声响了起来,很快大笑声响成一片。

“咦……这群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嘲笑老子。妈的,比一比,看谁笑的好。”

侯霹净叉著腰,一只手装模作样放在嘴边,咧开大嘴:“哇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口真元力完全用笑声传了出去,黑营的士兵笑到一半,就再也笑不出来了。这个怪老头不是在笑,简直是在打雷下霹雳。

那笑声似乎没有止境,越来越响震得洞壁都颤抖起来。很多士兵丢掉手中的武器,双手紧紧地捂著耳朵,有的士兵抗不过去,头痛的在地上打滚。

洞壁开始碎裂,劈劈啪啪的向下落石子。侯霹净这才止住笑声,这倒不是大发慈悲,他是怕把洞穴笑塌了,找不到进去的路。

笑声刚停,几个军官几乎同时下令射击。这个大洞里足有七百多士兵,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刚从战场上抽调回来,准备去镇压黑狱反叛的苦囚。这几百支刺脊枪和其他的武器同时攻击过来,强如侯霹净之流的也不敢大意。

围成圆形向侯霹净射击的士兵突然发现,他们击中的是虚影。更为可怕的是,侯霹净的突然消失使他们变成了自相射击,“乒乒乓乓”一阵乱枪後,倒下了一圈士兵。

“哈哈,真是笨死了……”侯霹净停在空中得意的大笑。有几个士兵吓得立即去捂耳朵,更让侯霹净乐不可支,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军官们气急败坏再次发令射击,士兵们吓疯了也气疯了,一通狂射直打得洞内乌烟瘴气,在军官的狂吼声中才算停止。定睛一看,空中哪里还有人影。

“老子不玩了,都给老子躺下吧!”

侯霹净冷冷说道,一掌击在地上,地上坚硬的岩石竟像水面一样荡漾了起来,一圈圈的波动出去。士兵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著波纹散到自己的脚下,刚一触到便炸了起来。

波纹只要触到士兵的脚就爆炸,迅疾的一圈一圈的爆炸让士兵没处逃没处躲,眼睁睁地看著同伴炸飞上天,接著自己也被炸飞。

良久,阵阵轰鸣声平息下来,满洞的士兵躺了一地,哭嚎翻滚。侯霹净和傅山一样也没有动杀机,力道控制的恰到好处,所有的士兵全部重伤,却没有一个死亡。对他们这种修真高手而言,杀心是很难再起的,他们也不愿意轻易杀人。

侯霹净瘦小乾瘪的身形,在这些士兵眼里已经不再是弱小了,现在他们看他就像在看著金甲战神一般,这个怪老头实在不是人生父母养的,太厉害了。

侯霹净走到一个红甲军官面前,微微笑道:“请问,你能告诉老子,怎麽才能下去吗?”语气之温柔和缓,让人不敢相信他就是刚才发飙的那个老头。那个军官可一点都不觉得他的语气温和,战战兢兢的就像和恶魔在对话,说道:“我……我……,我不知道啊……”

“什麽?老子耳朵不好,麻烦你再说一遍。”

那个军官吓得肝胆俱裂,急忙说道:“他知道……他知道……我才来啊。”

侯霹净满意的笑笑,走到一个监工的身边,说道:“啊,老子走路经常会迷路,所以,老子对向导都十分的客气。你喜欢老子客气一点,还是……”监工大叫:“客气……客气……我要客气。”

侯霹净嘻嘻一笑:“走吧,别躺著啦,只要路带得好,老子一定会客气的,嘿嘿。”

纳善和韩晋这条通道最险,被黑营士兵的刺脊枪和爆弹压制的抬不起头来。坚守这条通道的士兵就剩下几个人了,他们都准备最後拚命了。

纳善大叫:“爆弹准备。老韩,我们把爆弹砸向侧面的洞壁,让洞壁把爆弹弹过去……”

“好主意,我先来……把爆弹给我……”

“别争了,我来……你跟著。”纳善跃起身,扬手扔出一颗红爆弹,就在同时,他被两发刺脊枪的能量光球击中,打的倒翻回去,喷出一口血来。他咳嗽道:“他妈的,没打死我……哈哈……”抬眼看时,才发现黑营士兵已经靠的很近了。

韩晋大吼一声,挡在纳善前面,面对无数的刺脊枪,大笑道:“老纳,咱哥俩就死在一起吧,也许木子兄弟会把我们的魂魄带回故乡……哈哈……”

“我不会带你们的魂魄……我要带的是活人……”李强到了。

纳善喜极大叫:“老大,哈哈,老大来了……”绝处逢生的感觉让他有些失态了。韩晋突的抱住纳善向边上滚去,黑营士兵的刺脊枪都打在纳善刚才停留的地方。李强顿时火冒三丈,手指著黑营士兵大喝一声:“都冲我来!”

黑营士兵虽然听不懂李强说什麽,但是看见这样一个怪异的青年,非常嚣张的用手指著自己,都举枪对准过来。李强觉得元婴里的太皓梭在不停地颤动,忍不住张嘴喷出一道金光,一声刺耳的尖啸声响起,太皓梭发出的金光炸了开来。

纳善觉得金光刺得人头晕眼花,韩晋叫道:“别看那光……”

眨眼功夫,甬道里的黑营士兵通通消失了,整条甬道乾乾净净的,什麽也没有。纳善睁开眼奇道:“咦……敌人到哪去了?”韩晋哑口无语,他也不知道那些士兵到哪里去了,但是他知道这些士兵决不会是自己走掉的。

李强自己也打了个寒噤,他心里很清楚,这些黑营士兵通通都被太皓梭的力量化为灰烬了。太皓梭所蕴含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自己完全控制不住,幸好纳善和韩晋在他的身後,不然也会和黑营士兵一样,一起化为灰烬了。

李强很想进元婴查看一下,到底太皓梭出了什麽问题,可听著远处传来的轰鸣声,又暗自摇头,这个时候是不可能有时间运功查看的,只好说道:“我们走,到水池大厅去。”

黑营的指挥官被传音球里的报告惊呆了,不但攻打黑狱进行的极不顺利,而且山峰外也来了一些非常可怕的人,这些人的实力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传音球再次响起,房间里的军官们听完传音报告,浑身直冒冷汗。

报告说,一个古怪的老头,在七号洞口,以一人之力重伤七百多士兵,强行带走一名监工去黑狱了。黑营最高指挥官怪叫道:“怎麽可能?七号洞里是刚从前线抽调来的精锐士兵,一个老头?他们的刺脊枪是干什麽用的……”

军官们看著咆哮的指挥官,个个呆若木鸡,战事的发展已经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很快,指挥官冷静下来,下令道:“立即撤出所有攻击部队,向大军部报告,请求大军部支援……”

一道白光闪过,房间里显出四个人来。

“师伯,这里好像都是军官啊!”赵豪惊奇道。

“呵呵,没错,就是他们的指挥部,还真是歪打正著。”傅山开心的笑了。

军官们表现的都很镇静,迅速将傅山四人围住,纷纷抽出自己的武器对著他们。花媚娘说道:“小妹,你看他们好紧张啊,要不要看看姐姐的绝招,很好看的。”梅晶晶娇笑道:“姐姐终於忍不住啦,好耶。”

傅山对花媚娘可不是一般的头痛,看在她在天庭星救了李强数次的面上,加上侯霹净的劝说他才没有追究她在火星捣乱的事。花媚娘还得意的告诉傅山她认了李强作弟弟,所以要和他一样称呼傅山为傅大哥,弄得傅山一点脾气都没有,为此还让侯霹净好一阵取笑。

傅山急忙阻止道:“哎,有我在还用劳驾你出手吗?”心想:小妖女要动手,这里的军官一个都别想活,还是我自己来吧。花媚娘搂著梅晶晶得意的小声说道:“傅大哥也会关心人啦,嘻嘻。”梅晶晶忍不住想起李强来,微带醋意地说道:“美死你!”

如此若无旁人的说笑,让黑营的军官又是气愤又是害怕,他们的指挥官道:“我是军帅德得崇摩,你们是什麽人?为什麽攻击我们坦特国的军队?”

“哈哈,我们是什麽人,你还不配问,就是你们坦特国的护国大神摩奇弗诺,见到我也要下拜。你们坦特国好大的胆子,敢把我的兄弟当奴隶用。哼,我兄弟如果有个什麽不好,别怪我联合邦奇甯国灭了你们坦特国。”傅山既霸道又傲气地说道。

傅山确实是有资格说这种话。他的一个至交好友曾被一个极其厉害的散仙所伤,傅山便招集了一大群修真高手与之争斗,硬生生的迫使那个散仙远远的逃遁。要知道散仙比修真者的修为层次可要高上许多。那次大战後,傅山在修真界的名气如日中天,不过傅山很少亲自出手,如果他要亲自动手,那事情也就闹大了。

这些军官可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傅山那句“护国大神摩奇弗诺”却是人人知道的,那是坦特国的大国师,地位极其崇高。德得崇摩军帅惊疑不定地说道:“阁下口气好大……我们不知道阁下的兄弟在黑狱,他……他叫什麽?”

听了花媚娘的翻译,梅晶晶抢著说道:“他叫李强!他……他还在吗?”心里不由得狂跳起来。

“又是他!唉,又是他……”德得崇摩心里恨死了潜杰星这次送来的这个瘟神,他长叹一声道:“收起武器,命令立即将队伍撤退,严令不得和任何人起冲突,一切责任由我承担。”

傅山对这个德得崇摩立即刮目相看,这个家伙不一般,一见事不可为,马上以退为进保存实力。傅山口气也缓和下来,说道:“告诉摩奇弗诺,故人傅山来过坦特国了。”

摩奇弗诺为了拉拢傅山花了无数的精力,曾经得到过傅山的承诺,有空会到坦特国来看看。等到黑营的报告提到这件事情,傅山早已经离开这个星球了,摩奇弗诺气得好几天不说一句话,他知道再也不可能拉住傅山作坦特国的靠山了。

李强回到水池大厅,只觉得浑身难受,焦躁不安,似乎疲惫之极。乔羽鸿看见李强进来,高兴得冲了上去,开心的笑道:“哥哥,你回来啦。”

“鸿弟……”李强突然就像所有的精力全部消失了一样,踉跄了一步。他心里惊讶,这是怎麽回事?乔羽鸿惊叫道:“哥,你脸色好难看啊,你……你……怎麽啦?”语气里已经带有哭音。

“我没事,鸿弟……别紧张。”

纳善和韩晋都看出不对了,纳善叫道:“老韩,别扶我了,快去搀住老大,我觉得他不好了……”韩晋一个箭步跃到李强身边,一把扶住,立即感到他的身子在微微颤抖。他大叫道:“帕本,过来……”

几个人扶住李强,把他扶到岩壁下。李强顺著岩壁盘腿半躺下,乔羽鸿紧紧依偎在他身边,低低的抽泣起来。在黑狱里全靠李强照应她,如果他有什麽不测,她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残酷的黑狱。李强在她心里是一根支持她生存下去的柱子,柱子如果塌了,她也就垮了。

摸著乔羽鸿的头发,李强轻轻说道:“坚强一些,哥哥还要送你回家呢,别哭了。”

“咯嗒”一声轻响,澜蕴战甲从李强身上脱落下来。勉强收好战甲,李强实在不明白发生了什麽,他隐隐觉得可能是法宝出了问题。

韩晋突然道:“好像静下来了,没有爆炸的声音了。”

各条通道一下子涌出无数的苦囚,大声的欢呼跳跃著。

“可以回家了!”“呜呜,终於有出头之日啦!”“是仙人搭救我们的啊!”一时之间,整个黑狱都沸腾了。

纳纳敦、林峰合、坎坎奇、赵治这些人都赶到李强身边。看著这位木子老大,半躺半靠在岩壁上,脸色呈现出一种怪异的淡金色,大家都流露出无法相信的神情。林峰合抓住纳善吼道:“老大是怎麽回事,告诉我!”

纳善的吼声更大:“我他妈的不知道,如果他妈的可以,我老纳愿意代老大去死!”他的独眼里竟然流出了眼泪。他在心里早把李强当兄弟看了,李强现在这样他真是急怒攻心,恨不得抓个什麽东西来咬两口才解心火。

韩晋拉住林峰合道:“纳善也不清楚老大为什麽会这样。大家别著急,我刚才听到说有仙人搭救,哎,对了,老大前面说过他有朋友来,莫非就是那些仙人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