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九章

萧潜2014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这是一种奇妙的“看”,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看”,所有的景物都映入心里。

黑狱所在的山峰完全不是李强所见识过的。四周一片黑色的山峦,绵延起伏,惟独黑狱这座山峰高耸入云,显得鹤立鸡群与众不同。山腰处的洞穴,看上去只有鸡蛋大小,李强因为进去过,知道那是多麽的巨大。

只见一艘一艘的白色长方块,闪著红光,不停地进出那些洞穴。心念动处,李强已经到了他们的上方。那些白方块上,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跟著进洞,只见无数的士兵聚集在洞穴里。李强沿著士兵行进的方向跟去。

一小队接一小队的士兵,下到黑狱层的上方。到达的士兵都忙著整理著装备武器,气氛显得非常紧张沉闷,有些士兵拿著奇怪的雕像,似乎在祈祷。

李强再次来到山外,他打算找一条逃生之路。四周景色荒凉,除了黑色的岩石和泥土,还有很多生长怪异的植物,有白色、青色、棕红色,惟独没有绿色。形状也是古古怪怪的,有的像是叉子,有的像串起的珠子,都发著淡淡的光。看不出有可以行走的路。

正在犹豫间,地上突然一动,几株植物碎裂,黑色的泥土翻了开来,一个长著锯齿般长角的怪头拱了出来。它左右晃动一下,身子慢慢的从泥里滑了出来,足有五、六米长,身子上布满了黄白色花纹,扁平的身子紧贴在地上。只见它像蛇一样盘起身来,冲著天上“咕呱”一声怪叫。

李强向天上“看”去,只听有人笑道:“咦,是盘殖虫,这东西生有骨刺,可以用来炼器。”

“师伯,好像黑营就在附近了,别管它了吧。”

李强心神忽地升了上去。只见一大群人停在空中,仔细一看竟然有好多熟人。领头的正是傅山和侯霹净,赵豪、梅晶晶甚至花媚娘都在人群中,里面还有一个人,垂头丧气的被人拎著,居然是安朗。

傅山和侯霹净同时感觉到了什麽,喝道:“是谁?”花媚娘咯咯笑道:“傅大哥,你看见什麽了?”看她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真不敢相信她就是鼎鼎大名的小妖女。

傅山的眼光直盯过来,说道:“是谁的元神在看?”

李强大吃一惊,心神顿时散了,所有的景物突然消失了。李强睁开眼睛,发现已经回到原身,他激动得浑身都微微颤动,喃喃自语道:“傅大哥来了,他们都来了……”绝处逢生的感觉涌满心间。他再一次将心神沉入元婴,试图用元神来和傅山联系,可等了半晌,竟然无法脱出元神。其实他刚才是得了嵌前石的助力,触动了太皓梭的力量,才跃进了出窍期的初期,幸亏被傅山惊散,若是长时间元神在外,极有可能走火入魔。

放弃了和傅山联系的念头,李强从地上一跃而起,冲出房间。

“一套防护装备,如果把它开到最大,可以有效地抵御刺脊枪的伤害,最多让你感觉到剧烈的震盪,不会有多大的危害。记住千万不要被连续击中,那样的话,你会发现,嘿嘿,你已经死了……所以,在战斗中……”

坎坎奇挥著手,口沫横飞地给那些新丁解说著,一眼看见李强狂奔过来,掠过他们身边时飘过一句话,“跟我来”,人已经奔的远了。坎坎奇直觉有事发生,也跟著跑去。

站在人群当中,李强都觉得站得太低了,忍不住飘到空中。

纳善纳闷地问林峰合道:“老大怎麽啦?你看他脸都红了,是不是……病啦?”

林峰合瞪他一眼骂道:“我看你才有病呢,要老大揍你一顿才好。”

“哎,我老纳不是那个意思……”

“闭嘴!”坎坎奇忍不住踢了他一脚,又道:“就你话多,快听老大说些什麽。”

“大家听好了,黑营的士兵马上要下来了……”就这一句话,整个大厅“嗡嗡”声立即响成一片,众人脸上都显出惊惧之色。纳纳敦大喝道:“安静!听老大说完。”林峰合也跟著大吼,制止众人的议论。

“不过,都不要害怕,只要我们守得住一段时间,我的援军就要到了。”李强兴奋地大叫。他真的开心死了,终於要见到傅山和侯霹净他们了。

韩晋不解地问道:“木子兄弟,你的援军是什麽意思?难道外面有人要来救我们吗?他们是谁?”纳纳敦也说道:“老大,是不是邦奇甯国的军队打过来啦?有多少军队啊?”

李强得意地晃动手指,笑道:“是我的兄弟和朋友来了,有几十个人呢!”也怪李强没有解释清楚,事实上他也无法解释清楚,几十个修真高手的实力到底有多大,就连他自己心里也没有数。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这种力量不是现在黑营士兵所能抵御的。但这些可不是黑狱里的苦囚们所能理解的。

几乎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几十个人?这怎麽能解救大家,木子老大是不是疯了。

纳纳敦几乎说不出话来,心里的失望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他知道自己是指挥官,喜怒应该不形於色,但是李强开始给他的希望实在是太大了,他好不容易才使自己平静下来。

纳善对李强的信心几乎有点盲目了,老大说行那就是行,他裂开大嘴就笑,道:“太好了,我们就要出去啦,哇哈哈,哈哈……咦,你们都苦著脸干嘛?”

李强刚才实在是太兴奋了,慢慢冷静下来,自己也觉得好笑,这里不会有人相信傅山他们的厉害,还是先布置如何防御吧。

“纳纳敦和林峰合,你们马上布置防御,想办法要拖住黑营的士兵,尽可能减少损失。有什麽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如果没有,立即开始布置吧。”李强非常明智的把指挥权交给他们,打仗实在不是他擅长的。

“傅老爷子,刚才是谁的元神啊,妞妞怎麽看不到?”

“不知道是谁的元神,不过这个元神似乎很弱,侯老弟,你看是这样吧。”傅山又笑道:“妞妞,你只有修为比刚才的元神高,才能感觉到他。”

“嗯,老子怎麽有种熟悉的感觉……奇怪。”

侯霹净和李强在一起的时间比傅山长,也清楚李强的修真水平,加上李强也修炼过元始门的功法,所以侯霹净感觉更敏锐些,不过他也无法确定是不是李强的元神。

“会不会是我师尊啊?”赵豪急忙道,他最关心李强的安危了。

梅晶晶眼睛亮了起来,叫道:“真的?会不会是哥哥啊?”那热切的眼光,看得侯霹净寒毛都竖了起来。他嘿嘿笑道:“小丫头,别这样看老子……你情哥哥……”花媚娘搂著梅晶晶也笑道:“侯老爷子,你敢欺负我小妹妹……”

侯霹净看来吃过花媚娘不少苦头,他尴尬地笑道:“哎,谁欺负妞妞啦,告诉老子,看老子把他扒皮……抽筋……放血……哦,对了,刚才的感觉正是李老弟的元神……”他看实在是糊弄不过去了,乾脆抬出李强来,管他刚才是不是李强的元神,先用来打打岔再说。

傅山微微一笑,看了侯霹净一眼。侯霹净那张老脸都红了,幸亏皮黑倒也看不太出。

梅晶晶眼圈一红,眼泪止不住地落了下来。侯霹净这下可抓瞎了,他最怕小姑娘哭了,手忙脚乱地道:“别哭,别哭。小妖女快救救老子……啊,不,不,不是小妖女,小仙女……嗯……小仙女……”

花媚娘看看傅山,娇笑道:“算了,不和你老人家计较。小妹,如果真是你哥的元神,那他一定就在附近了……好了,乖乖的别哭哦。”

这次傅山带了好友和重玄派的高手,在天庭星抓住了丽唐国的供奉安朗,打伤了司徒雍。安朗一看见傅山和侯霹净,知道是逃不过去了,只好将李强的情况告诉他们,他们这才知道李强竟然被卖掉去当了奴隶。傅山立即带人赶到坦邦星,这下坦特国算是惹上大麻烦了。

看著那座巨大的山峰,傅山淡淡的说道:“既然坦特国敢把我的兄弟当奴隶,那就不能算我傅山欺负他们了……”扭头对侯霹净道:“怎麽样,一起活动活动手脚,好久没有和这麽多人玩玩了。”

他那平静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

侯霹净嘿嘿笑道:“还是你主打吧,老子先进黑营看看再说,走也。”他还是老脾气,喜欢独来独往。

傅山也知道他的怪僻,说道:“也好,大家散开分头把持住山峰的东、南、北三个方向,放开西面。好了,开始吧。”这些修真高手们立即散开。赵豪、梅晶晶和花媚娘紧跟著傅山,四人飞向黑营的山峰。

“来了,大家小心!”坎坎奇握著刺脊枪,他带著二十几个人守在一条主要的通道口,地上挖了一条深沟,这群人就趴在沟沿边。

总共有七、八条通道都埋伏了士兵,等待著黑营士兵的到来。李强带著贲、韩晋、乔羽鸿和帕本在水池大厅,看著大厅顶部向下的通道口,就是他们刚来时下来的地方。

李强对乔羽鸿说道:“鸿弟,你去那里埋伏好,不要轻易出来,帕本也去。”又道:“贲,你站到那块岩石上,用晶源弓封住入口。”贲听完翻译,转身就爬了上去。

乔羽鸿担心地看看李强,小声说道:“哥,你要小心……”李强微笑著说:“放心吧,快去躲好,听话啊。”

“韩大哥,你到纳善那里去,这里有我在就行了。”

“这里人太少了吧,我还是留下……”

李强打断他的话头:“我不放心纳善那个混球,你去帮我看著他。”

韩晋苦笑著答应,他知道拗不过李强,说道:“木子兄弟,唉,保重!”

韩晋的身影刚刚消失在甬道口,轰隆隆的爆炸声就从四面八方传来。

“轰!”

洞壁上的岩石碎裂开来,劈劈啪啪的打在纳善身上,他眯著眼心里直打鼓。四周的苦囚士兵有制式铠甲的都把防御开到最大,那些脱落的碎石没等砸上身就被弹开了,只有稍远的没有铠甲的士兵被击伤了几个,在痛苦地呻吟著。

“他妈的,大家准备好,听我的口令……”纳善举著刺脊枪,满脸的油汗,独眼睁得滚圆,大喝道:“放……”站起身来,射出能量光球。一排人同时射击,顿时,整个通道都被照亮了,烟雾弥漫中可以看见许多黑营士兵的身影。

“回去……不许跑!”

韩晋到了,用脚把两个试图向回跑的苦囚踢了回去。其中一个苦囚血流满面地嚎道:“我没有铠甲,我没有铠甲,会被打死的……我不想死……”

韩晋拧著哭号的苦囚骂道:“不想死……操你妈的……死得最快的就是你这种王八蛋,给我回去打!”纳善大喜叫道:“老韩,快过来……”

“小心!”韩晋大叫。纳善被能量光球击得飞了起来,“乒”地撞在洞壁上,气得他破口大骂。韩晋迅速爬了过来,说道:“准备扔爆弹,听我数到三……”

这是一条有八米宽的大通道,黑营士兵慢慢地逼了过来,黑影里闪动著铠甲上的淡淡青光。韩晋握著一个爆弹,数道:“一……二……三……扔!”几乎同时,黑营的士兵打来几发大的光球弹,“轰轰隆隆……”,整个通道炸成一片。

李强站在水池边,看著大厅上方的洞口,心里祈祷:“傅大哥,你们要快点啊,这里的苦囚挡不住多久的……”突然看到洞口里滚出一个西瓜大小的红球,笔直地落向水池,他心里一惊,大喝一声:“趴下……”

耀眼的一道白光,霹雳一声巨响,似乎整个黑狱都要震塌了,隆隆的回声反复回荡。贲站在岩石上被冲力打翻在地,水池里的水就像开了锅般的沸腾起来。

乔羽鸿紧紧抓住刺脊枪,将头埋在臂弯处,她觉得就像坐在一条正在穿越狂风暴雨的小船上,上下颠簸起伏摇晃,耳边轰轰隆隆的什麽也听不见。她惦记著李强的安危,使劲睁开双眼看去,忍不住喜极而泣。

在碎石飞扬、雾气腾腾中,只见李强悬在空中,澜蕴战甲闪著淡金光,一条奇异的紫色苍龙绕著他的身体盘旋,七道闪亮的金光护在外面,整个大厅都被照亮,他就像一尊战神。

刚才的那颗大爆弹,李强因为吃不准它有多厉害,便将所有的防护全部打开,连炫阳环都激活了。实际上用这种防御力来对付那颗爆弹,有点小题大作了。

李强飞近洞口,悬停在边上,他知道士兵要下来了。

果然,一会儿功夫,从洞里落下一个有飞翼的士兵,两人正好面对面。那个士兵吓得不知所措,他怎麽也想不到,竟然有人不用飞翼也可以停在空中,而且刚才的大爆弹居然没有炸死他。李强咧嘴无声的笑了,轻轻说了一句坦特国的话,那是他专门让帕本教的,意思是“笨蛋”。

那个士兵听懂了,在李强闭上嘴的一刹那,他感觉到脖子一凉,接著就看到了自己的身子,看到水池的水扑面而来,突然间他明白了–自己的头掉了。

“唰唰”,从洞里连续飞落七、八个飞翼兵。李强紧贴在大厅顶上,一眼瞄到一个飞翼兵手上还拿著两个刚才落下的那种大爆弹,他得意地一笑,有了一个好主意。

他闪电般移到那个士兵面前,劈手抢下两颗大爆弹,扬手将其中一颗扔进上面的洞口,还有一颗就地引爆。在就要爆炸的瞬间,只听他“呃哦”一声,已经闪身窜到乔羽鸿的身边。那些士兵被他一连串的快速行动搞得稀里糊涂,傻傻的停在空中。

又一次大爆炸。七、八个飞翼兵被爆炸力冲击得犹如离弦之箭,射向四面八方,狠狠地撞击在洞壁上。他们即使有制式铠甲也无法抵御如此大的冲力,个个筋断骨折一命呜呼了。

扔进洞里的那颗更加恐怖,把整条甬道都炸烂了,可怜里面挤满了黑营士兵,几乎一个都没有逃脱。这条向下的通道曾经是多少苦囚通往绝望的路途,而现在轮到黑营士兵了,这条路已经成了走向地狱的通道。

暂时大厅里不会有黑营士兵下来,李强飞起身来道:“贲,守住这里……我去别处看看。鸿弟你们自己小心啦。”

傅山四人刚刚靠近山峰,就清楚的听到从山里面传来沈闷的爆炸声,赵豪疑惑道:“怎麽已经打起来啦,侯师伯才去啊?”

从山峰的洞口里飞出许多的小点,很快就接近了。足有三百多飞翼兵,举著刺脊枪围了上来,为首穿红甲的军官上前问话:“你们是什麽人?”他看见这四人不用飞翼就能飞行,心里摸不准情况,不敢贸然动手。

四人之中,只有傅山和花媚娘听得懂那个军官的问话,花媚娘娇笑道:“哎哟,小混蛋,我们是找人的,听说你们这里抓来好多的人,里面有一个是本姑娘的弟弟,没办法只好找到这来要人啦。”

梅晶晶忍不住笑道:“哎,花姐姐,你叽叽咕咕说的什麽呀,我怎麽听不懂啊。”

花媚娘笑道:“妞妞,你才多大,坦邦大陆的语言姐姐差不多都懂哦,以後你跑的地方多了也学得会的。”

那个军官不知道煞星照面,只看见这两个娇媚的姑娘,又没有看到他们带武器,不由得色心大起,说道:“好,敢骂军官,把他们通通抓起来。哈哈,我喜欢这个小娘们。”心里快活非常。

花媚娘好像听到一件十分好笑的事情,咯咯笑个不停,妖媚娇小的身体犹如花枝招展,在风中摇曳。那军官觉得自己气都喘不上来,实在是太美了,心神恍惚间,似乎看到一团粉色的烟雾裹上身来,浑身微微一麻。他低头一看,忍不住恐惧地大叫。只见身上密密麻麻的插满了细小的钉子,穿的制式铠甲居然一点作用也没有,突然间浑身疼痛难忍,那种痛到骨髓里的感觉,让他恨不得立即死去才好。

傅山微微摇头,用手一指那个军官。三百多飞翼兵不可思议地看著他们的队长,都没见傅山用什麽武器,只是用手这麽一指,队长就四分五裂了。飞翼兵不约而同向後飞退,同时举枪疯狂射击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