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七章

萧潜2014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纳纳敦毕竟是军人,看见情况紧急,立即下令:“实在等不了啦,我们立即开始著手准备,坎坎奇带一队人去通道,赵治带……”

“你们在干什麽?”

李强容光焕发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手上倒提著一支银白色奇异长枪,笑著看向大家。

纳善大叫一声:“老大,不好了,有大事发生了。”李强轻轻舞舞手上的长枪,说道:“老纳啊,一惊一乍的沉不住气,你以前是怎麽当老大的?说吧,什麽事。”

李强心情实在是好,他已经成功地破了司徒雍下的十道碎魂金指,元婴快速地成长起来。

“这个,那个……还是军帅说吧。”纳善摸摸秃头,他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灵机一动之下把纳纳敦推出来说,心里还很得意:现在变得聪明了,要是老大知道我在瞎喊,这巴掌是跑不了的。

“各区老大齐聚大空区,送信过来,要我们区的老大参加。探子发现,有大批的人群围在我们区附近,情形很不好。老大,我们去人参加吗?”纳纳敦不是怕他们人多,而是一旦开战,杀的都是苦囚,因此心里犹豫,这才显得很紧张。

纳善这下明白了,得意的笑道:“哈哈,让我独眼龙去杀他个落花流水,看看我的厉害……”一看李强又扬起手来,忙不迭抱头叫道:“老大别打!”

“就知道杀,杀你个头!这些苦囚都和你一样,谁不是被抓来的,他们也是自己人。”李强没好气的说道,纳善灰溜溜地躲到一边去了。

李强沉思片刻,又道:“看来必须要收服这群领头的老大,我们去参加。老纳、坎坎奇、赵大哥、帕本四人和我一起走。纳纳敦带领队伍,分批进入大空区。林峰合、坦歌负责守好家,注意不要轻敌。大家再合计一下细节。”

他们一共有五个小队,每一小队有一百人左右,比开始组建时人多了一些,武器装备还不够用,每队只有三十套装备。为了示威,他们整合了一个一百人的小队,全部装备起来,在黑狱里这样的武力足够横扫所有的区了。

又仔细推敲了一下行动步骤,李强道:“这次行动要小心,一旦动手一定要狠,如果不压住他们,就会死很多无辜的苦囚,大家都明白吗?”

看大家都点头,李强又道:“我们这里谁的弓箭射的好?”

韩晋笑道:“林老弟和源清兄弟最好。”帕本突然说道:“贲也会,他们土著的弓箭都很厉害的。”

李强笑道:“我新炼制了四把长弓,给你们用用看,不知道行不行。”将长弓递了过去。

林峰合接过长弓,惊喜万分。他最擅长骑射,在故宋国时是有名的骠骑将,这支长弓和他以前用过的弓箭完全不一样,这是没有弓弦的长弓,样子古怪,像一只展翅飞翔的大雁,呈十字形,长有一米三,比正常的弓短,颜色黝黑,握手处嵌了一块晶石,正中无弦处有两个小洞。

魏源清反复看著手中的长弓,忍不住问道:“老大,没弓弦,没箭,怎麽用?”

李强拿过长弓,一手握弓,一手扣在无弦的小洞上,拉弓,说道:“不用箭,发出去的是晶石能量箭,应该很厉害。在这里不能试,这把弓就叫‘晶源弓’吧。”

几个人似懂非懂的,不知什麽是能量箭。不过不需要弓弦和箭就能使用,这倒是非常新鲜。

“好,以後再研究吧,我们出发!”

纳善、坎坎奇、赵治和帕本四人穿上制式铠甲,拿著刺脊枪跟著李强走向大空区。

五个人中,帕本只穿著铠甲而没有拿武器,李强空著手也没穿甲,他的武器装备依旧放在手镯里,外表什麽也看不出来。

纳纳敦和韩晋、魏源清带著一百人全副武装的小队,也悄悄的潜向大空区。沿途只要发现有人,就立即抓起来,以防走漏风声。

一路上,李强五人实在是很招摇,很多苦囚看到他们,都透出恐惧的目光。

纳善很是得意,做老大时都没有这麽风光。他晃著手上的刺脊枪,恨不得横著走。

李强估计走了快有一个小时了,问道:“老纳,怎麽还没有到,还有多远?”

纳善甩动著刺脊枪,晃著颗大秃头,声音怪怪的道:“前面就到了。哎,怎麽这麽快……”他觉得还没耍足威风,又道:“老大,我去前面开路。”

出了甬道口,李强就看到了他们说的大空区。

由无数的晶石做的发光物,照得四周一片通明。那是一个非常大的空间,李强估计最少有一个大型的足球场这麽大,有无数条高高低低的甬道通向这里。大群大群的苦囚聚集在大空区,李强五人一出甬道口,立即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喧嚣声立即静寂下来。纳善挺枪在前,制式铠甲和臂盾闪著淡淡的光,坎坎奇在左,赵治在右,帕本胆颤心惊地紧跟在李强身後,把防护开到了最大。可怜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的场面,虽然经过小培元丹的强身,无奈天生胆小,两只脚发软,只好尽可能的靠向李强。

从四周慢慢围过来一大群苦囚,坎坎奇估计了一下,大约有二百多人,每个人都持有极其简陋的武器,穿著也比较整齐些。帕本抖抖的说道:“老……大……是,是打手……”纳善头也不回,笑道:“错!老大不是打手……”

李强几人都忍不住露出微笑,赵治道:“哎,老纳很镇静自如啊。”

“那是当然啦!”纳善自豪极了,一挺刺脊枪大叫道:“我们老大说啦,他老人家不愿多伤无辜,听好了……你们这些土鸡瓦狗,我老大只要动动手指头,你们都他妈的灰飞烟灭了,把你们老大叫出来回话……”纳善心里简直爽透了,什麽时候这样威风过。他两眼放光,加上经过小培元丹的调养,整个气势倒也不凡。

李强差点被他气乐了:什麽时候我就成了老人家啦,而且讲的不三不四的,人家就是想谈谈也不行了,这话太欺负人了。不过李强这时候可不想拍他的秃头,只好笑嘻嘻的看著他耍威风。

那群打手畏惧地看著他们,有人在鼓动道:“上!我们人多,就是挤也挤死他们几个了。”“是啊,我们上,别怕,谁抓住一个,赏十天的食物……”打手们开始骚动起来,优厚的奖励使他们一个个心动不已。

“用刺脊枪射他们的脚前。”李强冷静的说道,如果他们一涌而上就麻烦了。

三人同时射出一串串的光球,打在地上。地面坚硬的岩石被炸开,岩石碎片乱飞,溅得那群打手头破血流,哭嚎著退了下去。

“通通退下,欺人太甚!不就是有几套好武器吗?难道我们就没有?”

一个雄壮如狮的大汉走了出来。纳善大吃一惊,威风弱了一半,说道:“老大,他是黑狱第一条好汉,这里的老大都有点怕他。”又道:“他叫乌亚,不知道他是哪里人。”

坎坎奇突然紧张道:“他手上拿的武器是……帕本……”他哇啦哇啦说了一句本地话,帕本听了结结巴巴道:“我也不知道怎麽翻译,好像应该叫什麽炮吧……”

李强心里吃惊:炮?会是炮?仔细一看乌亚手上拎的粗家伙,实在想不通是什麽。看坎坎奇这麽紧张,他知道那东西一定威力惊人。

李强一把将纳善拽开,扬手穿上澜蕴战甲,同时启动赤焰龙盾,手持百刃枪,身形凌空,缓步上前。

大空区鸦雀无声,苦囚们目瞪口呆,有谁见过像李强这样的打扮,这样的气势。

乌亚倒退一步,扬起手上的碗口粗两米长的大家伙。对著踏空而来的李强,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无力,即使有手上的尖锥炮,也有一种无法伤及对手的感觉。那种如山一样的压力扑面而来,逼得他就是想站立不动也是不可能了。他又退了一步,忍不住大喝道:“站住,不然别怪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强倒提百刃枪,仰天长笑,笑声由低而高,渐渐的犹如滚雷般炸响,每发得一声“哈”,就好像爆了一颗雷。这笑声一层层的压向乌亚,大厅里所有的人包括李强身後的纳善几人,都被这笑声震得面如土色。

这种音爆声是李强刚刚领悟的,那是元婴里的太皓梭的震颤发出的爆音,不过由於他还不太熟练,散开的爆音立即将整个大厅的人波及,有体弱的苦囚竟然被震得昏了过去。首当其冲的乌亚被他笑出的爆音打的连连後退,瞬时间气血翻腾面红耳赤,要不是他的身体极其强悍,这笑声立时就能重创他。

乌亚狂嚎道:“不许笑……我……我要……”

乌亚悲哀地举著手中的尖锥炮。他从来就没有惧怕过任何人,可这个对手给他的压力,竟然会让自己失去控制而狂吼出声,他心底里不由得涌起一种屈辱感。

李强暗暗佩服对手,他自己明白,一旦摆脱了司徒雍的禁制,以他现在的修真水平绝不是一个凡人所能抵御的。乌亚竟然抵挡住了,而且还能站著和自己说话,怪不得纳善会怕他。

停住笑声,李强说道:“乌亚,我敬你是一条好汉,放下手里的武器,我不为难你。”

“你以为我会屈服吗?我们腊震人……只有站著死的勇士。我也敬你是条好汉子,来吧……乌亚是不会投降的……”挺著尖锥炮,乌亚自豪地说道。

李强心里叫苦:哎,这家伙是头强驴子,不好办了,总不能把他打死吧,真伤脑筋。他倒是很欣赏这种宁死不屈的人,如果能收服他,其他的区的老大也就掀不起多大的风浪了。

“你是勇士?真的是勇士吗?好!让我看看你这个勇士有多厉害!”

李强落在地上,收起百刃枪和澜蕴战甲,拍拍手道:“来!乌亚,我空手和你玩玩,看看谁是勇士。”激将法对乌亚这种人是最管用的。

乌亚眼里顿时放出光来,扔下手中的尖锥炮,随手撕掉上衣,叫道:“乌亚和你比试,看谁是勇士!”

乌亚的个头比贲还要高一点,赤裸的身上长满了碗口大的黑斑,头上直至後背长著棕色的毛发,暗棕色的脸上,两只圆眼闪著绿光,犹如一头饥饿的野兽伺机而动。

只听他兴奋的叫道:“来吧……”乌亚赤手相搏是最擅长的,自小到大他还没有在这上面吃过亏。

纳善心里暗暗叫苦,对坎坎奇抱怨道:“老大这是干嘛,和这种野人打架太划不来啦。”

坎坎奇点头说道:“就是,一枪就干掉他了,费这功夫不是多事吗。”军人出身的坎坎奇最看不得这种争强好胜的打斗了,他讲究的是群体的战斗力。

帕本拽拽赵治问道:“老大能赢吗?”赵治不耐烦的道:“别说话!”他兴奋得直喘粗气,要看看李强是怎麽动手的。

李强仗著身体里还有影梦甲,防御力超强,迈步走到乌亚面前道:“是汉子你就动手吧!”他根本就懒得和他比试招式,只想早点结束可以多一点时间解决其他问题。大空区四周的苦囚越来越多,情势也紧张起来。

乌亚也没有废话,身子向後微微一蹲,突地窜上来,嘴里发出古怪的咆哮,一拳击在李强的胸口。

“砰!”

“唉呀!”苦囚们的惊呼声轰然响起,在黑狱谁不知道乌亚拳头的厉害。

只见乌亚抱著手惨叫著连连後退。李强竟然也向後连退三步,坚硬的岩石给他踩出很深的脚印。李强心里大吃一惊,这个乌亚的劲力不是一般的大,这一拳若是普通的人挨上,绝对可以穿膛而过,太厉害了。

乌亚已经懵了,他这一拳所含的力量,就是岩石也能砸开了,就是自己族里最强悍的族人也不可能挨上这样一拳後而若无其事,他简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嗯,不错,不错,有点意思,该我打一拳了吧。”

“我们认输……”

一群人从苦囚身後走了出来。

领头的几人中,李强认识的只有一个:西区的老大巴拉。

“你们别管!来吧,乌亚接你一拳!”乌亚挺著胸走到李强身前。李强笑道:“好,既然认输,这一拳就算了。”他看了乌亚一眼,挥拳凌空击在地上,紫光闪过,轰然巨响,地上显出一个脸盆大小、深近一米的大洞来。

所有的人,包括乌亚在内都张大嘴巴傻了,这可不是普通人的力量能办到的。

苦囚们一阵骚动,各区的老大吓得浑身都抖了起来。只见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举著刺脊枪逼了过来,为首的在向李强施礼。各区的老大心里都有疑问,他们的武器装备怎麽会有这麽多?都暗自庆幸刚才没有打起来。

“木子老大,我们也是没有办法。黑营传下话来,如果我们不遵从,别说他们下来扫荡,就是不下来,只要不给我们换食物,黑狱里的苦囚就都会饿死的,唉……”巴拉无可奈何地说道。

李强刚要说话。

突然,一阵嘈杂声响起,有苦囚哭喊道:“黑营的士兵下来啦……快跑啊……”

纳纳敦急道:“老大,我们退回去。这里太空旷,打起来太不利了。”

李强长叹一声,说道:“愿意和我们走的都跟上。”巴拉满脸的绝望,说道:“大家都跟木子老大走……”看到李强他们的实力,这些老大们心里不管愿意不愿意,都不敢放弃这最後一点希望了。

“纳善,你带著所有愿意跟我们走的人回去。纳纳敦、韩晋指挥掩护,帕本跟上撤退的队伍,乌亚这套铠甲给你。大家……”话还没有说完,大空区西边的甬道口已经冲出了黑营的士兵。

“轰”,“轰”,“啊……”

黑营士兵的爆弹已经落在人群中,霎时间血肉横飞,地上倒了一大片苦囚的尸体。受伤的苦囚哭爹叫娘,活著的人没命地向甬道口跑去,整个大空区就像人间地狱。

李强大怒,扬手穿上澜蕴战甲,提著百刃枪,叫道:“纳纳敦,掩护大家撤退……”

双方的刺脊枪开始对射起来,大空区里能量光球四处飞散,很多的苦囚还没等跑到洞口,就被打死在地。黑营的士兵没有想到会遇见有组织的抵抗,也死伤了不少。

李强的澜蕴战甲急速运转起来,淡淡的金光闪动,刺脊枪的能量光球根本就不能伤及分毫。他舞动百刃枪向黑营士兵飞了过去。

魏源清拿起晶源弓向黑营士兵射出一箭,一条红光笔直的飞出,发出“呜呜”的怪声,好像人在哭泣。能量光箭准准的射中一个士兵,一声巨响,不但把那个士兵炸的粉碎,还把边上的士兵冲倒一片。他不由得大声喝采:“好弓,好箭!”

西边的甬道口,又有大量的黑营士兵涌了出来。

李强咆哮著冲进士兵群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