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二章

萧潜2014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李强摸摸肩头空无一物,心里奇道:“哎,难道跑掉了,应该不会啊,奇怪?”李强开始回忆,进回春谷的丹房时好像这个小东西还趴在肩膀上,和司徒雍拼斗时就搞不清它在哪儿了,当时情况混乱也没有注意到。

李强最後一次将心神沈入体内,抱著一丝希望想看看火精在不在身体里,找了好一会儿,就在要绝望的时候,突然他发现它了。

原来火精化成了一条红线状的东西,正起劲地钻噬著光幕。李强的元婴被封,最著急的倒是这个小东西,它就像被抢去最心爱玩具的孩童,迫切想得回自己的所爱,那片光幕已经被它攻的快要破出一个洞来了。

李强不由得大喜过望,对这个小东西大生好感。如果能就此脱困,火精的功劳最大。李强知道一时半会儿功力还不能恢复,不过有火精在里面努力,解开封闭只是时间问题了。

李强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心里又充满了斗志。

“木子哥,你在干什麽啊?为什麽坐在地上?”

乔羽鸿已经睡醒起来,满脸疑惑地问道:“木子哥,我怎麽出不去房间?走到门口好像就被拦住了。”

李强怜惜地看看她,温言道:“鸿弟睡得好吗?门口被我封住了,要过去很容易的,我来教你。以後这个房间就给你住吧,其他人是进不来的。”

乔羽鸿只觉得脸像火炉般烧起来,她其实冰雪聪明的,知道李强已经看破她的性别,见他不揭穿,便也乐得装糊涂,只在心里暗暗感激。

教会了乔羽鸿进出阵法的方法,李强又在床上悄悄的放了几件衣服,虽然是宽大了一些,总比没有强多了。又递给她一包食品,说道:“鸿弟,先吃点东西,饿了吧。”

走出房间,只见两个苦囚坐在地上,看守著满地的物品,看见李强和乔羽鸿出来,马上站起身行礼道:“大老爷好,那个……爷好。”他俩不知道如何称呼乔羽鸿,只好瞎叫,听得乔羽鸿笑出声来。

李强问道:“纳善在哪?”被问话的那个苦囚立即愣住了,谁是纳善?又不敢问,吓得脸都白了,另一个也害怕起来。在这里老大一句话,可以说生死由心。

这些苦囚只知道独眼龙老大,平时都叫他大老爷,根本不知道他的名字叫纳善。

看他俩紧张成这样,李强笑笑,放缓口气道:“纳善就是独眼龙,他在哪里?别急,慢慢说。”那两个苦囚没想到这个大老爷如此好说话,其中一个恭敬地回道:“他说到矿面上去了。大老爷,要不要小人去叫?”

李强道:“正好,我也要看看矿面是什麽情形,那就麻烦你带路吧。”乔羽鸿在边上道:“木子哥带我去吧,一个人在房间我……太无聊了。”她差点把“我害怕”说出来。

“好,就一起去吧。哦,你叫什麽名字?哪里人啊?”

那个领路的苦囚闻言身子微微一颤,叹气道:“小人是西大陆的商人,贩货去坦邦大陆的邦奇甯国,没想到被坦特国的天击兵发现,货被没收了,人也给送到黑狱来,唉!小人名叫帕本。”

“西大陆?哪是什麽地方?和坦邦大陆是什麽关系?”李强觉得很惊讶,原来这里也有和自己一样的种族,看来有必要搞清楚一些基本情况。

“西大陆和坦邦大陆被冤魂海相隔,西大陆是由许多小国和土著组成,生存环境很恶劣,但是那里出产很多奇异的物品,如果能贩运到坦邦大陆,利润之高是很难让人抗拒的,回去的时候还可以带回很多坦邦大陆的物品,同样可以发大财的。”

帕本又道:“每到恐惧之风过後,就有商人从忘命角准备船只渡海,那是两大陆靠的最近的海峡,如果运气好,没有遇见冤魂海的海怪兽,那就发财有望了。”

“哦,你们那里出产什麽好东西啊?”

帕本还从没见过这麽随和可亲的年轻老大,一点架子都没有,他有点受宠若惊地说道:“好东西可多了,有金菩木、鳞茎石、天幻水、大雷羽、阴茵果、海玛瑙、冰晶……”

海玛瑙?李强入耳大喜,一把抓住帕本大叫道:“你说的是海玛瑙?没错,你说的是海玛瑙!”这个海玛瑙是李强念念不忘的东西,先前听到冤魂海时只是觉得在哪里听到过,一讲到海玛瑙才恍然大悟,莫怀远不是说过冤魂海出产海玛瑙的吗?

可怜帕本被李强吓的要死,语无伦次地说:“大……大……啊,小……小……啊。”他想说:“大老爷不关小人的事啊。”话到嘴边居然大大小小起来,一句都没说清楚。

乔羽鸿插话道:“木子哥,你吓著他了。”

李强急忙松手,帕本一屁股坐在地上,他腿都吓软了。李强歉疚地扶起他,满脸笑容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怪你什麽,你误会了,我是问你,海玛瑙是你们西大陆的特产吗?你有没有见过?”

帕本看看李强心花怒放的样子,放心了。他苦笑道:“吓死小人了。海玛瑙不是西大陆的特产,是冤魂海的特产,不过非常罕见,小人也没见过。小人说的几样东西都是西大陆著名的物品,小人这种小商人是见不到的。”

“帕本,这儿的话你都会说吗?”

“是的,坦邦大陆和西大陆还有大老爷说的话小人都会。”

李强说道:“太好了,今後你跟著我吧。别叫我大老爷,叫一声木子兄弟就行了,好吗?”帕本听了李强这一番话,头都晕了,他结结巴巴地说道:“是,大……木子……兄弟。”定了定神又道:“前面就到矿面了。”

远远的就听见“叮叮当当”的敲打声。

转过几个弯,一个宽大的矿面呈现在面前。所谓的矿面其实就是一个斜面,在斜面上可以看到,黑色的岩石里闪烁著五彩的晶石,大小不一。将大块的黑岩石敲击下来,再用手工慢慢地将晶石分离,这是第一步选矿,接下来还有分类、打磨,初步完成後的这种晶石叫原石,用原石就可以换取食物了。

纳善一眼看见李强从甬道出来,急忙迎了上来说道:“老大!唉,刚才这里塌了一大块,压伤了几个家夥。妈的,这些混蛋真不长眼,正好缺人的时候,又多了几个光吃不干活的混蛋,真恨不得把他们扔到火池里,烧了省心。”

李强没说话,也不理纳善,只是沿著矿面走,边走边看。

纳善有点不安地跟在他身後。走了一圈後,李强问道:“那几个受伤的人在哪儿?带我去看看。”

“在那里。”纳善指著不远处的一个小黑洞。走到门口,里面的臭味和血腥味扑鼻而来,李强皱眉道:“把他们抬出来,我看看。”

进去几个苦囚,陆续抬出了三个人。

两个是绿族的人,还有一个是李强从来没见过的种族,浑身长满了红色的短毛,身材魁梧,足有二米高,胸背部长有褐色甲状物,脸部和右臂血肉模糊。帕本小声说道:“他叫贲,是西大陆的土著。”

李强并不会医术,不过在家乡资讯发达,急救的常识还是懂的,说道:“纳善,让人烧盆热水来,快点去!”

听出老大话语里的不满,纳善有点莫名其妙,这是一个既没药也没医的恐怖黑狱,死个人很正常,这个新老大好像还要救人?他摇摇秃头,只得让人烧水去,自己好奇地看著李强怎麽办,周围的苦囚也靠了过来。

乔羽鸿又是惊讶又是好奇,这个萍水相逢的木子哥带给她太多的不可思议,难道他真的还会治病吗?

热水拿来了,李强取出一条毛巾,先将贲的伤口洗净。贲的臂膀上有四条长形的伤口,肉都翻在外面,颜色已经发黑。

李强知道要治伤必须先把黑肉切去,於是叫道:“来几个人,按住他。帕本,如果他痛醒了就告诉他不要乱动。好,开始吧。”其实李强也是不懂装懂,这都是从以前看的电影电视里学的处理方法,为了救人也只好咬牙蛮干了。

拿出那把莫怀远送的四寸银色小飞剑,李强准备动手了。

乔羽鸿看到他手上的飞剑,心想:“木子哥的小刀子好奇怪啊,像条银色的小鱼,在他手上好像活的似的会动个不停。”如果这时有修真者看到的话,可能要狂喊了,用这种极品飞剑来割肉治病,李强算是绝无仅有的一个了。

“噢呜–”惊天动地的吼声。

帕本紧张得汗如雨下,嘴里大声的哇哇鬼叫,试图让贲安静下来。可是贲刚醒,根本就没听清帕本在说什麽。只见贲微微一振手臂,按著他的几个苦囚便向後飞跌出去,但是被李强握著的那只手,却动弹不得。他心里奇怪,这手怎麽动不了。

贲睁开眼,看见一个脸上有长长刀疤的青年人,手里闪著一把奇怪的小刀,在割自己的肉。他不加思索的挥动另一只手,一拳打了过去,拳劲之大都带出了风声。

几乎所有人都惊呼出声。贲是这里有名的大力士,只不过他语言不通,又没有同伴,所以在这里吃尽了苦头,只有几个绿族的人还比较照顾他。平时他仗著力气大,可以多开采些矿石,勉强多混些食物,别的苦囚也不太敢惹他,这次受伤若不是有李强在,没有人会来管他。

李强动都没动,只是微微轻哼一声,将劲力运到肩头上,任由他一拳击在肩头。

贲的苦头就吃大了,那不是打在人身上,简直就是打在铁镦钢壁之上,差点手骨都要碎了,痛得他怪叫起来。李强忍住笑,说道:“帕本,告诉他别动,我在给他治病。”

帕本看李强的眼光绝对是在看怪物,他太清楚贲的力量了,在西大陆没有人敢惹像贲这样的土著,他们天生就是战士,是强大的勇士,惹他们等於是在找死。看李强若无其事的接下一拳,帕本惊的苦胆差点破了,连声道:“好、好、好,我说,我说。”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贲心里不服,又是一拳,这次却是打向李强的脸。

李强叹了口气,作了一件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事。只见他头一低就迎上去,头拳相碰。

“咚!”

贲这次叫都叫不出来了,浑身都颤抖起来,帕本乘机哇啦哇啦地告诉了他。

帕本讲完,贲眼里的凶光慢慢散去,他再也没有想到还有人会关心自己,心里涌起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情绪,那是一种自己陌生和不习惯的情绪,是什麽自己也不清楚。

李强微微冲贲一笑,已经将他的伤口清理乾净,撒上白药,包扎起来,又将他脸上的伤口也处理完,拍拍手说道:“下一个抬过来。”

有了前面的经验,那两个绿族的人就好处理了。李强很快包扎完毕,吩咐纳善道:“让他们休息好。另外,伤好後让贲去参加训练,他应该是个好战士。”

那些苦囚看李强的眼光全变了,从敬畏惧怕变成充满了希望和敬佩。几个苦囚扶起受伤的人,李强说道:“记住,我们大家来自四面八方,命运把我们联在一起,如果谁都漠不关心同伴,等到你自己出了事,还能指望谁来帮助你。从现在起,所有的人都要互相帮助和关心,大家明白了吗?”

苦囚们激动地大声叫好,纳善喃喃地道:“这才是作老大的样子,唉……比不了。”

乔羽鸿佩服地道:“木子哥,你真了不起。”

“鸿弟,没什麽了不起的,我们自己要有信心才能生存下去。”李强觉得自己已经改变了许多,从地球出来後,经历了种种的变故,心智开始急遽的成熟起来。

贲走到李强面前哇啦哇啦地说起来,帕本翻译道:“他说,他要跟著你,因为你是一个勇士。”

想到以後还要到西大陆去,贲是当地的土著,李强笑道:“好,以後就跟著我吧,你专门保护鸿弟和帕本就行了。”

帕本愣住了,半晌才翻译给贲听。贲看看乔羽鸿和帕本连连点头,李强欣慰地拍拍他的肩膀表示鼓励。

一个苦囚从甬道里冲了过来,跑到李强和纳善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大……大……老爷,有通……通告……”

纳善还是老脾气,一巴掌就煽过去,被李强一把抓住,瞪了他一眼。纳善讪讪地笑道:“哎,又忘了,呵呵,下次不打了,不打了……”

李强笑道:“别急,什麽通告,慢慢说。”

那个苦囚深深地喘了口气,心里一阵感激,说道:“大老爷,上面传下通告,说要找一个最近放进来的人,如果能找到并报告上去,坦特国将释放报告的人。”

纳善惊讶道:“什麽人值得白鬼子这样大动干戈?这人叫什麽?”

那个苦囚道:“好像叫什麽强的,糟糕,我……我……我忘了。”

“是不是叫李强。”李强不动声色地道。

“对,对,对,就是叫李强!哎呀,所有区的老大都疯了,说是要挖地三尺也要找到他。”边说心里边疑惑:老大怎麽知道他叫李强的。

“有没有说找他的原因?”

“没有说,只是很紧急的样子。”

纳善兴奋地道:“老大,最近我们这里也收了不少人,去查查看,说不定就在我们区呢。”

李强心想:“找什麽,就站在你面前。奇怪,坦特国找我干嘛,难道……不会这麽快就找到这里啊。”摇手道:“我们区不会有,不用找了。”

其实,李强被抓走後,修真界就大乱了。事情很快就传开了,侯霹净、傅山、梅游冰联合发出警告,如果百黄老人不把李强交出来,三门派的高手将联合各自的朋友门人,要上潜杰星去讨个公道。

百黄老人虽然不怕,但是这麽多的修真高手找上门来,尤其是傅山和侯霹净这种超级高手来找茬,自己的手下可要倒大霉了。再加上最近有关“天神之怒”的事泄露出去,引得修真界高手云集天庭星,如果这种时候对手杀到潜杰星,而自己的高手都在天庭星,还真没有几个人在家抵挡。气的百黄老人下令,先把这个李强找来。

此令发下,司徒雍和安朗傻了,他们不知道李强是傅山的兄弟,还以为是回春谷梅家的弟子,根本就没当回事。送到坦特国黑营的人每天都有,怎麽查呢?安朗还特意跑到坦特国去寻找,才知道最近传去的人都送到黑狱去了。

而且坦特国还不太乐意帮忙,因为黑狱是个秘密,他们不愿意将里面的人放出来。茅山后裔

最後还是司徒雍亲自去谈,才算答应找找看。因为黑狱死亡的人太多,谁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找到,所以才有这个通告下来。

经此一事,李强在修真界的名气倒是响亮起来。

李强不知道外面为了他已经闹得天翻地覆,他心里还只是惦记著如何脱困。

他让人请来林峰合和纳纳敦,询问他们组建队伍的情况。

纳纳敦已经知道李强救助两个受伤族人的事,对他心生好感,态度上诚恳了许多,说道:“到目前为止,一共组建了五个小队,每队有八十至九十人,已经开始训练,不过武器装备没有……”

林峰合也道:“这里的人身体太弱了,需要大量的食物和休息,否则很难有战斗力。”

李强来回在地上踱著步,寻思著用什麽办法才能让这些苦囚恢复体力。食物是不可能充足的,只能用修真的方法才有可能恢复,等会儿要查查玉瞳简,看有没有速成的简易方法。

停下脚步,李强又想到另一个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