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四章

萧潜2014年11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李强心知若是不能急速解决眼前这三个士兵,那麻烦就大了。趁他们还没来得及举起枪,手中的小飞剑耀出的银光已经划过一个士兵的脖子。运用不多的真元力,紫光微闪,另一只手犹如一把长剑直插边上一个士兵的胸膛。

一颗头飞了出去,满腔热血狂喷而出。另一个士兵徒劳地抓著李强的肩膀,难以置信地看著他的手肘竟然整个穿过自己的身体,连护身铠甲都没能挡的住。

还剩一个士兵,从他的眼神里流露出极度的不信和恐惧,他张了张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突然觉得肚子剧痛,人已经飞到空中。李强这一脚之力就将他的内脏震得粉碎。

纳善咬牙切齿地落在那个睡觉士兵的身上,“砰”,非常准确的将他砸醒,那士兵胡乱的舞动手臂,还没明白是怎麽回事。纳善骑在他身上,用尽力气将三角刺狠狠地扎向他的胸口,谁知道三角刺戳穿铠甲,入肉三寸後竟然卡在甲上,疼的那士兵大吼出声。

慌乱中,纳善用手去捂他的嘴,被他一口咬住。士兵倒是不叫了,纳善却狂叫起来。

坎坎奇最顺利,身子正好落在靠在柱子边假寐的士兵边,抬起手中的小刺脊枪,一枪就把他的头轰成碎片,随即就听到两声吼叫,其中一声正是纳善的声音,惊得他头皮发麻,抓起架子上的刺脊枪,向甬道口冲去。

坎坎奇不愧当过军官,他不去救纳善却冲向甬道口,因为他清楚,只有堵住进口才能以少打多,一旦有大批的士兵冲进来,里面人谁也别想活。

赵治却是遇到麻烦了,那是一个大胡子士兵,警觉性极高,在看到赵治的同时就打开了护甲和臂盾,刚抬起手上的刺脊枪,就被赵治一脚踢中手腕,那把白色的刺脊枪掉落在地。赵治使出全身解数,劈劈啪啪一阵狂打,颓然地发现竟然伤不到敌人。

大胡子也奈何不了赵治,虽然防具很好,但是进攻武器掉在了一边。他连滚带爬地向刺脊枪靠了过去。

赵治有不错的功夫,但是面对身穿著制式防具的大胡子,几乎一点办法都没有。三角刺扎在他的身上,根本就没有用,只好徒劳地拳打脚踢。大胡子士兵也不好受,连续的重击震得他头昏眼花,他知道刺脊枪是拿不到了,於是奋力跳到一边,拔出一把一尺长、样子古怪的短刀。

两人就像斗鸡似的对峙著,赵治也不敢冲上去拼,摸不清他手上的是什麽武器,但是他缠住大胡子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李强解决了三个士兵的同时就听到纳善的怪叫,身形侧纵著就掠了过去,心里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在半空中就看见,纳善一只手的虎口被那个士兵死死咬住,另一只手发疯般地狂殴他的脸,那士兵满脸鲜血,死命咬住纳善就是不松口。

李强落在纳善身边,一提脚踩了下去,“喀嚓”,连三角刺和护甲一起塌陷下去,那士兵嘴一张鲜血喷了纳善一头一脸。纳善抱著手跳起身,疼的在地上转圈,李强顾不得管他,又向赵治冲去。

坎坎奇心中叫苦,他们已经惊动了外面的士兵,甬道里无数的士兵向大厅冲来。坎坎奇伏在甬道口,对著冲来的士兵疯狂射击,银色的能量光球,打在士兵的护盾上,乒乒作响。那群士兵一阵慌乱,也举起刺脊枪还击,霎时间,震耳欲聋的声音响成一片。

大胡子士兵听到外面的响动,张嘴狂叫一声,没等第二声喊出,李强到了。

他旋风般刮到大胡子身後,伸手捏住他的脖子,五指就像钢钳一样收缩,大胡子口吐白沫,眼向上翻。赵治叫道:“就他一个活的了,别弄死啦。”

李强急忙松手,他发现自己最近只要一动手,都是把人朝死里整,也不知道怎麽会有这麽大的煞劲。他叫道:“纳善快来,把他捆起来,到洞口下等我们。赵大哥,我俩到甬道口去。”话音未落,人已经窜了出去。

“坎坎奇,怎麽样?顶的住吗?”李强突然出现在坎坎奇身後问道。

坎坎奇头也不回,又射出一串能量光球,冷静而又无奈地道:“士兵太多了,要不是甬道狭窄限制了他们,早就冲过来了。等一会儿如果他们用强力推盾,我们就完蛋了。”赵治也拿著两支刺脊枪伏在甬道口另一边,和坎坎奇的刺脊枪形成交叉火力。

李强虽然不晓得什麽是强力推盾,但是可以肯定刺脊枪一定打不穿那玩意儿,正犹豫间,纳善的声音响起:“这是什麽东西,可以用吗?”

李强和坎坎奇同时回头,李强忍不住笑骂道:“让你在洞口等,还跑来干嘛,想死啊。”坎坎奇却是大喜叫道:“快,拿过来!”

只见纳善身穿全套白色铠甲,手臂的盾牌闪著青光,秃头上的护额也有青光闪烁,拖著一个大箱子,里面整齐的排列著一个个椭圆形红色球,正呲牙咧嘴地朝他俩笑,样子很滑稽。

坎坎奇拿起一个椭圆红球,用力一捏,那球立即成了圆形。他扬手向甬道里扔了出去,喊道:“都趴下!”“轰”,甬道里传来一声闷响,一股热流夹杂著碎石块,迎面扑来。

纳善骂道:“他奶奶地,这麽厉害啊。”也拿起一个学著坎坎奇的样子扔了出去,人却忘了趴下,被爆炸的冲力顶了个大跟头,幸好穿著铠甲,没有受伤,他骂骂咧咧的爬了起来。

李强回头看看武器库,咬牙道:“你们三个无论如何给我挡一会儿。”拿起三个红球,突地站到甬道口正中间,扬手射出,然後毫不停留地倒跃向武器库。

这是一个小型的武器库,东西并不算多,李强速度极快,只一会儿,就把武器装备搜罗一空。坎坎奇那儿却已经要挡不住了。

李强大叫道:“退到洞口下,快点!”

整个大厅里烟雾腾腾,能量光球划过空气发出“嗖嗖”的怪响,“劈劈啪啪”的碎块从洞壁上崩落,一股呛人的焦糊味弥漫在空气里。

赵治和坎坎奇幸亏有护身玉符的保护,没有受到大的创伤。三人狼狈地向来时的洞口退去,纳善居然还拖著那只大箱子,他实在是太喜欢这些红球了。

李强一把抓住坎坎奇,运劲将他抛向顶上的洞口。

又连续将赵治、纳善和大胡子俘虏抛进洞里,士兵已经冲进大厅来。刹那间,乱枪齐发,打的整个大厅一片狼藉。李强身上最少中了十几发能量光球,身上立即血肉模糊,幸亏能运转一点真元力,肉身是保住了。

趴在地上,李强算是知道刺脊枪的威力了。突然他瞄到纳善遗留的大箱子,忍不住邪邪地笑了。

无数的士兵举著刺脊枪,身上的铠甲和臂盾闪著光,慢慢地靠了过来。

他们看见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趴在一只大箱子上,似乎已经死了。士兵们松了口气,垂下枪头,一个身穿红甲的军官,用手中的刺脊枪去挑动具尸体,他想看看这是一个什麽人,居然能闯到这个最隐秘的武器库里来。

刺脊枪将那人挑翻过来,看他满脸鲜血的样子,也看不出是谁,军官抬头四处张望,心里大惑不解,他是怎麽进来的。

突然,那人睁开了双眼,眼睛里竟然闪动著紫光。

只见他长笑一声,双手向大箱子虚按一下,人已经凌空飞起。有士兵听懂了他留下的话音,“哈哈,再见了,一群笨蛋!”那个军官这才看见一箱子威力惊人的红爆弹,全部都成了圆形,惊得一颗心都要碎掉了。

李强的那点真元力刚够飞进大厅顶端的洞口,身形刚刚掠进洞来,就看见坎坎奇三人,居然还在等他。连骂的时间也没有,他运劲带著三人外加一个俘虏,向甬道下滚去。

甬道陡然开始摇晃起来,沈闷的雷声一阵阵传来,五个人跌落在一个弯道口上。纳善惊魂不定地问道:“老大,你搞了什麽东西,这麽大的动静啊?”

话音未落,整个甬道都摇晃颤动起来,大块的石头和碎片从甬道壁脱落,顺著就向下冲来。赵治用刺脊枪挑开两块大石头,说道:“不行,会越来越多的。”纳善呸道:“胡说,什麽越来越多,不吉利!”

李强笑道:“还不是你留下的宝贝,我把他全部引爆了,哈哈。”笑了两声,李强也觉得不对了,问道:“纳善,还有什麽通道好走?妈的,搞大发了!”三人加上俘虏的脸色全变了,大家都听到轰轰隆隆的声音。

纳善颤抖著说:“往哪里爬?谁能爬得过火浆?早知道,还不如在下面被乱枪打死。”大家都用绝望的眼光看著李强。

一股一股刺鼻的烟味夹杂著滚滚的热浪,从下面通道涌了上来。

“爬不过也要爬,快!”

五个人拚命地向上爬去,大家只觉得屁股後面越来越热。李强跟在大家後面,看谁没力气了就推一把。渐渐的通道里开始烟雾弥漫,除了李强其馀四人都是大口大口的喘息,坎坎奇咳嗽道:“不……不……不行,太呛了,喘不过气来。”

李强急速取出四条毛巾,扔给大家说道:“自己撒泡尿在毛巾上,捂住口鼻,快点!别耽搁了。”

纳善最听话,手一操毛巾就塞进裤裆里,其他人也只好照办。一会儿,几个人就用毛巾捂住口鼻,惟有纳善苦著脸道:“老大,撒不出来怎麽办?”李强闻言差点儿没滑下甬道,骂道:“奶奶地,撒尿还要老子操心。来,你撒。”

那个俘虏听了坎坎奇的翻译,苦笑著把纳善的毛巾塞进裤裆。

大夥儿继续往上爬去,纳善捂著毛巾,含糊不清地骂:“日娘的,白鬼子的尿真臭,气死我了。”眼光扫过岩壁,突然大喜,叫道:“哈哈,你们看上面。呸,妈的,劲使大了……”激动之下,手一用劲,毛巾里的尿被挤进了嘴里,那股骚臭味直冲脑门。

李强抬头看去,果然有另一条通道,心里一高兴一巴掌拍在纳善的头上,笑道:“好,纳善记头功。”纳善心里那个骂啊,这一巴掌又吃了一口尿,心想以後还怎麽吃饭啊,真是倒霉到家了。

众人狼狈地爬进了另一条通道,纳善放下手中的毛巾,大口大口地呼吸著还算新鲜的空气,靠在岩壁上,大笑起来,笑著笑著声音渐渐变得呜咽,而後竟是放声大哭。

经过了这一番从生到死、从死到生的经历,没有人去笑话他,大家都默不做声,听著他大哭。

“好多了,让大家笑话了。”纳善擦擦眼泪,强笑道:“他娘的,没想到我纳善也会哭。”

赵治和坎坎奇几乎同时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李强说道:“这条甬道不知道通向哪里,我们大家要小心。”他看了一眼纳善,问道:“怎麽样,能行吗?”

“行!有什麽不行,我纳善也算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从此威风八面。”说著一挺胸脯,只听“咚”的一声,纳善呼痛道:“哎哟,碰头了。”大家一起笑了起来,气氛顿时轻松下来。

也不知道爬了多久,大家只是觉得越爬越远。

又到了一个岔路口边,纳善丧气地说:“日他娘的,头都转昏了,往哪条通道走?”

大胡子俘虏突然向边上一条通道滚了下去,坎坎奇一把没抓住,气得大叫一声:“快,跟上他!”紧跟著也向下滑去。其他三人措手不及,李强骂道:“操……!”跟著冲了过去。

李强就像一只大蜘蛛般,手脚吸在岩壁上,速度飞快地追了过去。

“啊……”

一声凄厉的惨嚎,那是大胡子的声音。坎坎奇吓得一哆嗦,但是身子控制不住地向下滑去。蓦地,他觉得身子下一空,忍不住也惨叫出声。

电光火石的一刹那,李强的手抓到了他。这一把连皮带肉,坎坎奇只觉得肩膀剧痛,再次狂吼出声。

李强心里极度紧张,他听到身後赵治和纳善冲下来的响声。四周黑沈沈的,凭著自己修真後眼力和感觉都极其敏锐,身子向後翻去,使出从功夫里学来的一招“千斤坠”,将身子牢牢地钉在斜道上。

“抓住我!下面是空的……”

“抓住了,老大。”赵治身手了得,听到警告就已经减缓速度了,滑到李强身边时,只是轻轻一拉他的胳膊,人就停了下来。

纳善可就没这麽幸运了,他几乎是大头朝下,身子裹挟著碎石烟尘,声势浩大地滚冲下来,嘴里还喊著:“老大小心……”

“乒!”

纳善惨叫:“哎哟,老大……你的头,呜呜,头……比岩石还硬……疼……”

李强暂时动弹不得,头上顶了个纳善,右手拽著坎坎奇,左臂抱著赵治。

“赵大哥,不知道下面是什麽,你去探探,抓住绳子我拖著你。”

纳善取出一只长形晶棒,轻轻一拧,柔和的淡绿光照射出来,手倒著伸过去,说道:“小心,这个给你拿著。”

赵治把晶棒咬在嘴里,拉著绳子向下滑落。

良久,赵治的声音从下面隐隐传来,纳善问道:“老大,他说什麽?我听不清楚。”

李强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没事了,坎坎奇你也下去吧,纳善准备好。”不一会儿,三人下到底下,只见那个大胡子俘虏,摔得脑浆迸裂,死在一块凸出的岩石上。坎坎奇骂道:“跑,让你跑,死了吧。”

李强四下查看,这是一个漏斗形的大陷空,巨石碎岩满地,在晶棒的照射下显得非常的诡异,地上还散落著很多闪闪发光的晶石。

纳善已经开始拣拾地上大块一点的晶石,李强问道:“大家有没有听到什麽声音?”

“没有,我只觉得太安静了。”赵治侧耳听了一会道。

“我听到有水滴声,大家跟我来。”李强一马当先摸索过去,三人紧跟在後。

转过一块巨型岩石,一条大裂缝出现在眼前,水滴声清晰可辨。

举著晶棒,顺著裂缝向水声处走去,很快一个大水潭出现在他们面前,大家欢呼著大口大口地喝水。赵治快速搜索了一圈,苦笑道:“这里没有其他的通道,必须要回头。”

纳善一屁股坐在地上,丧气道:“回头走?怎麽走法,唉,老大你说怎麽办?”

李强蹲在潭水边,撩起水洗洗脸,说道:“我想下水去。”纳善叫道:“老大,你不会这时候想洗澡吧?”李强笑骂道:“纳善,我发现你喜欢胡说八道,小心老大捶你。我是想水下也许有通道,先去查看一下,你们等著我,别乱走,知道吗?”

“扑通”。

李强跳进水里,纳善三人看著水面上的涟漪,都安静了下来,只听到“嘀哒”、“嘀哒”的落水声,显得格外的阴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