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十一章

萧潜2014年10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从屋里走出的那人,是李强绝对没有见过的种族,他有著淡淡的绿色皮肤,额头宽大,眉心竖著一道血红痕迹,犹如传说中的马王爷的三只眼。他身穿一件墨绿色的松散长袍,里面露出黑色的胸甲,左肩一颗硕大的圆牌,上面雕著奇异的花纹,墨绿色的头发编成无数的细小的发辫,拢在头顶心。

其他和平常的人没什麽两样,身材适中面带微笑。

除了李强感到惊讶,众人似乎都不惊奇,秦斑桐悄悄地告诉李强道:“这人应该是坦邦星来的修真者,只有坦邦星有这种绿色人种。”那人看了秦斑桐一眼说道:“你说的不错,我正是从坦邦星来的使者。”

梅游冰上前拥抱,并用额头触碰对方的额头。李强觉得这种礼节挺好玩的,忍不住有样学样,也上前拥抱触额,那人惊奇之极,要知道梅游冰和他是老朋友了,才能用绿族的最高礼节行礼。李强这一手让他措手不及,他歪著头愣住了。

众人都懂这个道理,谁也没想到李强会这样干,看著傻了一样的绿族使者,大家都傻傻的发呆。花媚娘看看忍不住“噗哧”笑出声,侯霹净被她这声“噗哧”逗得放声大笑。

大家跟著笑了起来,那绿族使者也明白过来了,知道李强是不懂礼节而已,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

这一笑气氛立即和缓了下来,梅游冰笑道:“这位是坦邦星的卡本,是我的老朋友了,这次专门给我送几种天庭星没有的几本珍奇植物,也是刚到几天,我出关後现在才见到。”

李强知道自己出糗了,不过他实在是好奇,这是他到外星球以来,第一次接触到不熟悉的种族,心情是十分兴奋,心里连呼过瘾。

众人见礼後走进精舍。

卡本坐下後说道:“梅前辈,这次来我们绿族的首领特意叮嘱,无论如何求您为我族炼制一炉离殒丹。唉,近期绿族所在的邦奇甯国,有可能要和坦特国开战了。”

侯霹净惊讶道:“坦邦星要打仗?那不是要把你们那里的修真者牵进去了吗?”

卡本苦笑道:“不止是我们,其他的星球的修真者也要卷进来的,这次规模极大!”

梅游冰好奇地问道:“发生了什麽解决不了的事,要如此大规模的战争,连修真界都会牵连进去,修真界一般是不会轻易的去管世俗界的事啊。”

卡本解释道:“是刚发现的一座巨型晶石矿,就是我们修真者用的仙石,储量惊人品质又好,大家都知道坦邦星的一切发展都是依赖晶石矿的,不巧的是晶石矿正好座落在两国的边界,原来是个三不管的地界,现在两国都宣称拥有那块土地,现在局势越来越紧张了。”

李强一听就明白了,就像地球的能源紧张一样,是一场为争夺资源而发生的战争,修真界的介入也是基於同样的道理。心里暗叹,人性本贪,利益驱使才是冲突的根本原因,不过他对这个并不太感兴趣。

秦斑桐坐立不安,一天之内连续得到两条重要消息,让他又是兴奋又是害怕,左看右看,脑袋晃的像个波浪鼓,李强悄悄问道:“你怎麽啦,心神不定的,有事吗?”

“管护法到哪儿去了,我怎麽看不到他?”

李强立即反应过来,他要找传音阵,自己也很好奇这个传音阵是什麽东西,会不会像地球的电话一样方便,招手叫来梅晶晶,小声道:“小妹,带我们去传音阵好不好?”

梅晶晶正愁找不到机会和李强在一起,闻言笑道:“好,哥,跟我来。”

三人来到灵蟠门的传音阵。

李强第一次看到传音阵,完全不是他想像的那样。那是一个不知道什麽材料制造的,大小有半人高的,像一只铜鼓,四只支架撑著,光滑的表面,里面云雾缭绕。

只见秦斑桐老练的取出五块小仙石,嵌进侧面五个凹槽里,一口真元力喷在上面,里面的烟云开始剧烈的流动,从里面升出一团白色雾气,慢慢的凝成一个人形,只听他开口问道:“有什麽事啊?”

李强差点晕倒,这东西比可视电话还棒,立体影像带传声。

秦斑桐报告完毕後,看李强一脸震惊样,忍不住卖弄道:“这是远距离传音才要这种大家夥,封缘星还出产只有巴掌大的传音球,就是刚才来的卡本,他们坦邦星也有出产,只不过传音距离不长罢了。”

李强突然意识到天庭星只是一个落後的星球,可能封缘星和坦邦星都是另类的发达星,应该有不次於地球的科技,心想这下可要大开眼界了。

梅晶晶拽著李强的胳膊笑嘻嘻道:“哥哥,我带你去看看丹房,秦公子也去吗?”秦斑桐的心思全在坦邦星就要爆发的大战上,他还想听听有什麽新的消息,闻言道:“噢,不去了,我还是回精舍去听听。”

“好,秦公子你去吧,一会儿我们就来。”梅晶晶巴不得他早走早好,一拉李强往精舍後面走去。

梅家的丹房在修真界有著极高的名声,丹房修筑在地下近百米的地方。

地下纵横交错的甬道,李强一进去就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心想:“好像这里的修真者都喜欢修地道,上次有星星宫,这次有丹房,哎,应该叫丹洞才对。”

“小心,哥哥这个不能碰,这是寒净阵,引发了很麻烦的。”

“别踩那里,会掉进去的。”

李强不知如何是好,有点尴尬地说:“小妹,这里怎麽全是机关阵法啊?”

梅晶晶咯咯笑道:“哥啊,要不是这麽多机关阵法,梅家的灵丹恐怕早就被人抢光了。”又道:“马上就到入口了,我们走快点,不能用飞的哦。”

李强好奇地问:“为什麽不能用飞的?不是可以快点吗?”

“只要一飞马上就会触动这里最大的阵法,整个甬道就封闭了,这可是我们梅家的秘密哦,不要告诉外人啦。”

李强心里感动,梅晶晶是把他当自己家人一样的看待,才会如此说的。不过这招挺绝,任何要想抢丹的修真者,进入甬道肯定是用飞行,一则快,二则似乎不容易触碰的机关消息,几乎必中这招。

“到了,哥哥等一下。”

一个约五米见方的黑洞出现在眼前。

梅晶晶使了一连串李强看不懂的手诀,每变换一种手诀,都从黑洞里飞出一缕青烟,大约盏茶功夫,从洞里升出一块黑石板,梅晶晶长出一口气道:“幸好没有忘记,哥,站上来吧。”

两人站在黑石板上,梅晶晶又作了一个手诀,微微的轰隆声,黑石板缓缓的开始下降。李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修真者所拥有的物质条件应该不会比地球差,如果他愿意追求的话。

只觉得身周烟云缭绕,不停的有刺眼的光芒闪过,片刻,脚下微微一顿,心知已经到了,李强奇道:“小妹,怎麽周围黑乎乎的?”

梅晶晶打出最後一招手诀,霎时间一片通明。

定睛一看,李强感叹地说道:“真是奇妙啊!”

这是一间八角型的房间,每一面墙都有不同的颜色,梅晶晶挥动了一下手臂,其中一面墙无声无息的出现了八个空格,每隔里面都放著不同的玉匣,她笑道:“这是放灵丹的房间,一共有九间,还有一间是炼丹房,小妹带你去看看。”

李强看不见有其他的出口,说道:“小妹,没有门啊。”

“在这里。”梅晶晶向一面墙走去,竟然直接隐进墙里,李强紧跟著走了进去,原来这居然是面幻墙。就听梅晶晶惊讶的声音:“你怎麽会在这里?”紧接著一声痛哼。

李强听出是梅晶晶的呼痛声,心中大惊,奋力一跃,冲了过去。

炼丹房里居然有三人,丽唐国的供奉安朗和斗战王司徒雍,另一个人李强不认识。

梅晶晶悬在空中正努力的挣扎,不知道是什麽捆住了她,只听她呜咽道:“七师叔,你,你勾结外人,祖爷爷知道了决不饶你……”

那个被梅晶晶称为七师叔的人,脸上闪过一丝羞愧,脸色突然一冷道:“别叫我师叔,我梅曲是早已被灵蟠门逐出的弃徒了,他是谁?”

李强接话很快:“我是你大爷!”人已经跃到梅晶晶的身边,一把抱住她,向後飞去。

梅曲叫道:“快拦住他,会触动机关的!”

一股巨大的力量笼罩过来,李强心知不好,叫道:“小妹,告诉老哥去……”奋出全身劲力将她扔进那面幻墙,霎时间丹房的防御阵被触动了。

梅晶晶大哭:“哥……”

梅曲惊慌地说道:“快走,阵法厉害!”

司徒雍怒骂道:“小混蛋坏了我们的大事,安子快启动瞬移阵,梅曲去拿玉瞳简。混蛋,还想跑,看本将的手段!”司徒雍扬手凌空虚抓,一只幻化出的金色大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李强。

那种巨大的力量是李强绝对没有想到的,觉得就像沈入深海里,压力之大仿佛身体就要碎了,心中深悔澜蕴战甲没来得及穿,影梦甲的修炼尚浅,抵御不住这样巨大的压力,整个人被司徒雍抓了过去。

安朗已经启动瞬移阵,梅曲欢呼道:“我找到了!”跃身形跳进阵来,李强恰在此时也被拽了进来。他现在口鼻流血面目狰狞,心中的怒火熊熊燃起。轰,由天火掩在元婴里的太皓梭突然发力,金光突闪“啪”地将那只金手击得粉碎。

手脚一得到自由,李强若是逃走正是绝好的时机,可是他却一掌将梅曲击出瞬移阵。这股含有太皓梭和天火力量的含愤一击,梅曲可就倒大霉了,手一松玉瞳简掉落下来,鲜血狂喷倒著飞了出去,几乎同时,李强另一手已经悄悄把玉瞳简收入手镯。

“咦”,司徒雍大怒,双手一合,从十个手指里射出十道金光,将李强紧紧缠绕。

就在这时候瞬移阵启动了。

那十道金光犹如实质,深深的隐入李强体内。影梦甲顽强地抵抗,司徒雍有点吃惊,这个梅家弟子怎麽会有如此韧劲,他没想到李强根本就不是梅家的人。

准备再加一把劲时,白光闪动,三人被传了出去。司徒雍气急败坏,这个传送点是他们费尽心力,通过梅曲设定的,目的就是要偷出灵蟠门的玉瞳简和炼制好的灵丹,这下给李强搅和的全乱了套。

疼痛,撕心裂胆的疼痛犹如潮水般的涌来,李强想将心神沈入元婴,惊骇地发现居然被挡在外面。他从来没有如此难受过,咬著牙丝丝地吸著气,一阵阵的眩晕涌过来,十道金光就像十把刀子割在身上,疼的心里直发虚。

李强“乒”地掉落在地上,他低声咒骂道:“靠,真他妈的倒霉!”他发现司徒雍发出的金光将他的元婴封闭住了,他无法再运用元婴的力量。

不过司徒雍也没有发现,在李强的元婴里还蕴藏著紫炎心和太皓梭这两件奇宝,让李强还存有很多的可能和机会。

李强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迹,没等他动脑筋想如何逃跑,第二个瞬移又开始了。

连续三次瞬移,最後到达一座城堡内。

那是一座奇特的黑色城堡,如果在城堡外就会发现,这是一座空中堡垒,悬在离天庭星很近的地方,青色的光笼罩著整个黑堡。这是百黄老人的空中行宫,修真界大名鼎鼎的暗影堡。

“小安子,带他到黑营去,这小子的功力已经给本将废了。”

斗战王司徒雍却怎麽也没想到,李强的元婴同别的修真者是两样的,他的十道碎魂金指只能暂时的将他封闭,一有机会他就可以脱困。若是司徒雍再检查一次,李强可能就惨了,幸好司徒雍对自己的修为无比的自信,不屑去再作勘查。

安朗笑嘻嘻说道:“老王爷,您老请,小的会好好照顾他的,嘿嘿。”

李强心里打了个寒噤,他听出安朗话里的阴森。看著司徒雍在一群护卫簇拥下扬长而去,又看著安朗不停的阴笑声,突然李强觉得非常的滑稽。从地球到天庭星,就像一场莫名其妙的梦,许多想也想不到的遭遇居然都发生了,是真耶幻耶自己都觉得是那麽的奇怪。

“哈哈,哈哈。”李强指著安朗的鼻子大笑。

安朗吓了一跳,没有哪个俘虏会有他这种反应,是不是失心疯了。他一挥手,五条劲气刷了过去。一声脆响,鲜血四溅,李强下意识地用手臂阻挡,颓然发现影梦甲已经凝在元婴之外,对身体外的攻击无能为力了。

李强不敢相信地摸摸额头和脸颊,看著满手的鲜血,尝尝咸咸的,五道劲气有四道被手臂阻挡了,还有一道顺著额头斜斜划过脸颊。元婴的力量被封固在体内,无法对伤处进行恢复,这是李强到天庭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受伤。

安朗嘿嘿笑道:“味道如何?”

李强依旧笑道:“还是咸咸的,我还以为修真後血会变甜呢,结果还是一个鸟样。哪天老子也尝尝你的血是啥滋味,哈哈。”

竟然还敢贫嘴,安朗被他气得暴跳如雷,招手让两个穿黑甲的大汉架起李强。这顿疯狂暴打,李强因为元婴还在,所以还能护住原身的主要部位,虽然血流满地疼痛欲绝,还是忍受下来。

“你後悔了吧,哈哈,小子,迟了。”

李强“噗”地吐出嘴里的鲜血,咳嗽道:“老子好後悔,哈,哈,混蛋,打老子的脸,呸,老子以後……”心想不对,眼前亏吃的太冤,他喘著粗气笑道:“哈哈,老子懒得理你,别来烦我。”

安朗一愣,心里竟然涌起一阵不安,说道:“好,好,很快你就会後悔和我们作对。来人,把他带到黑营去,小子有你的乐子啦,哈哈。”

司徒雍和安朗都没想到他就是李强,如果雷天笑在,李强可就真的惨了。

几个黑甲大汉,拖著李强向一座传送站走去。

那是一个巨大的传送阵,阵中央有一只大笼子,里面竟然有几十人,大部分都是壮年男子,看穿著打扮各国的人都有。几个黑甲大汉把李强推进笼子,其中一个大汉道:“哎,老温头,差不多了,可以传了,下一批要过几天才来。”

“知道啦,你们几个下来吧,待会把你们哥儿几个传过去,那才笑话呢。”

李强慢慢地挤进角落里,蹲在地上,将手揣在怀里,悄悄的从手镯里取出一瓶在地球买的云南白药,先将瓶盖里的保命红丸吃下去,再将白药洒在伤处。好在他的身体已经被紫炎心彻底改造过,虽然现在没有元婴的修补,但体质比常人要好太多了。

止住血後他长出一口气,心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走著瞧。李强第一次深深体会到在修真界没有实力为後盾的恐怖,他开始盘算以後怎麽办。

身边传来一阵阵压抑的抽泣声,扭头看时,发现身後一个少年也像自己一样蹲在地上,看他肩头抖动著,正在埋头哭泣。

李强轻轻拍拍他的肩膀,问道:“兄弟,怎麽了?”那少年惊恐地抬头,看到李强满脸的血迹,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但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落下,只是不停的摇头。

边上的一个中年汉子道:“唉,别问了,我们几个都问过了,他什麽都不说啊。唉,作孽啊,他还是个孩子啊。”李强问道:“大叔,你们是怎麽来的,这是要把我们传到什麽地方去?”

那中年人摇头叹息小声道:“有被骗来的,有被抓来的,我也不知道会到哪里去,不过我听那些看守说,要去什麽邦星的。”李强一惊道:“坦邦星?”

那中年人道:“是啊,是说坦邦星,你知道?那是什麽地方?”

李强心里只有一个字: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