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九章

萧潜2014年10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恰恰冰是寒冰原特有的怪兽,此兽的怪异处是它能吸收寒罡的能量,同时遇敌时可以喷出类似寒罡的气流球,引发天上的寒罡流下冲,非常的恐怖。

隆隆的奔流声越来越近,四周的碎石冰块在地上跳动。

花媚娘稍微犹豫道:“硬拼是很难拼得过……我们……”李强插话道:“打不过,逃啊,还等什麽?”对李强来说,打不过就逃是很正常的事,要不逃才有神经病呢。解忧杂货店小说

好像大家都松了口气,李强发声喊:“逃啊!”一马当先贴地狂飙,三人默契地紧随其後。

回头看看紧随的三人,李强突然觉得非常好玩,大笑道:“我们比赛,看谁跑的快,哈哈,哈哈!”花媚娘也觉得好笑,和这几个人在一起,心都要年轻些。她娇笑道:“谁落在最後,就去挡怪兽哦。”一把拉上琴小欢,瞬间就超过李强,四人里以她的实力最强。

秦斑桐哇哇大叫:“不公平,我是最後才跑的啊!”

大家都笑,花媚娘笑著挖苦道:“小子,谁让你想充英雄的!”最好金龟换酒全集

寒冰原白色的大地上,出现一幕奇异的景象。

四个小黑点犹如射出的利箭,身後扬起长长一道白色烟雾,其後紧随一大群的怪兽,身形都隐在飞舞冰雾中,连天接地压向四人。

跑了很长的路,花媚娘奇怪道:“怎麽回事?这群怪兽不应该这样紧追不舍,是不是已经有人惹过他们了。”

李强和秦斑桐闷头狂奔,根本就没注意她说什麽。琴小欢最轻松,被花媚娘拽著不用自己使力,闻言道:“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有这种怪兽,不知道为什麽追著不放。”说著四下里张望。

李强边跑边想:“这样跑好像甩不掉怪兽,妈的,射几只金鹰试试。”喊道:“大家注意,我们同时向後攻击一下再跑,听我喊到三,一齐发。”秦斑桐早就不耐烦了,大喜道:“好,兄弟准备好了。”

“一、二、三发射!”

秦斑桐向後射出五道闪著白光的条形物,飞出後立时涨大,迅疾地扑向怪兽而去。

琴小欢从储物腰带里取出一把无弦黑色长弓,秦斑桐讶然道:“黑焚弓?”

虚拉弓弦,琴小欢笑道:“小妹献丑了。”明明看不见弓弦,却是震天的弦响,每响一声都有一道黑影飞出,连射十六箭,她微喘道:“小妹一次只能发十六箭,再多就不行了。”

李强射出十只金鹰,由於功力进精,每只金鹰身上都缠绕紫火,向著怪兽展翅飞去。

十七朵鲜花曼妙起舞,飞在四人和怪兽之间,鲜花散开,花瓣飘摇,犹如一面花墙立了起来,在这素色的世界里尤为美丽。

“哈哈,继续逃啊!”

“我们往哪……”秦斑桐的话没说完就被连串的巨响打断,扭头回看惊叫道:“哇,真壮观啊!”

巨大的烟尘裹杂碎片冲天而起,“恰恰”“恰恰”的怪声响彻云霄,爆豆般的声音是花瓣的炸响,一时间怪兽乱成一团。

四人脚步慢了下来,李强笑道:“这些怪兽可吃到苦头了,我们不能停,要拉开距离才安全,快走!”

果然怪兽只混乱了片刻,重新又爆怒著发动了。这一次的声势更加惊人,开始有怪兽射出寒罡球,先是几个小的白色的球飞来,被秦斑桐的法宝射落,接著无数大大小小的寒罡球,铺天盖地追了上来。

“报应啊!”李强呜咽大叫。

“前面有山,快向那里逃!”琴小欢首先发现,回头一看,也惊叫道:“不得了啦,那是什麽东西射过来?”

花媚娘连撒两道花墙,喝道:“快找冰裂缝躲一下!”

秦斑桐眼尖,叫道:“左边有条大裂缝,快过来!”抢先冲了过去。

四人急速地移到那条冰缝边,後面阻滞用的两道花墙已经被摧毁,其馀的寒罡球继续追来,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那条冰裂缝准确的说应该是很深的冰沟,四人一下沟,李强立即顺著沟向前飞去,叫道:“跟著我!”几个人都是机灵鬼,闻言立即紧随其後。

寒罡球追著就冲进冰沟里,进沟後便失去控制炸了开来,刚才四人下沟的地方顿时形成巨大的塌陷,爆炸後的冲力沿著沟散开,更可怕的是已经引动了天上的寒罡。

“不行,我们一定要找地方躲躲,寒罡又要来啦。”花媚娘边说边挥掌,击在沟沿,大片大片的冰层倒塌下来,以此减弱顺沟而来的冲力。

李强欢呼道:“前面可以转弯啦,大家快点!”

他知道一旦能转弯过去躲藏,大家就安全了。

天又开始昏暗下来,沟里更是黑黑沈沈的,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四人都觉察出从天而来的压力,飞行速度明显降了下来。

四人刚刚冲入弯道,背後的巨大冲击力就掠了过去,轰轰的发出滚雷声。

溢进弯道的冲击对四人已经构不成威胁,大家都落在地上,静静地等待天上寒罡的落下。

“大家快看!”秦斑桐指著沟的上空。

“那是大型防御阵发出的红光,前面还有……”惊天动地爆响打断了花媚娘的话。

大地颤动摇摆,四人不约而同地悬起身来,运转战甲,防止因震动而站不稳。琴小欢撒出白云障,李强给每个人打了个防护玉符。

冰沟在颤抖,无数的冰块碎渣从天而落,天地间犹如无数面战鼓在擂动,天更黑了。

李强觉得这就像世界的末日来临般的恐怖,琴小欢悄悄依偎进花媚娘的怀里,秦斑桐轻声的咒骂著。

透过掉落的碎块,空中的红光时明时暗,大家都不知道是谁也在抵御寒罡,幸亏大家躲到冰沟,才得以避过。

李强心想:“被这个恰恰冰怪兽追惨了,到现在竟然还不知道这畜生长什麽样。唉,这麽凶险的地方,如果赵豪和梅晶晶走进来,天晓得他们应该怎麽对付。怪不得赵豪一听到寒冰原会这麽紧张。”

突然冰沟一侧发出难听的嘎嘎声,秦斑桐一直在东张西望,大叫道:“不好了,快跑,要塌了!”

由於有沈重的压力,想飞开已经来不及了,李强骂了一句:“靠!”急速运真元力向上劈出寒灵巨掌,大家立即明白他的作法,纷纷向上攻击,期望能击碎落下的巨大冰块。

下落的巨大冰块被寒灵巨掌击中,可气的是竟然只击出一个大洞。还是花媚娘的鲜花厉害,一朵拳头大的花朵,在那个洞里炸开,终於在落到大家头上前,巨冰四分五裂了,就这样还是把他们埋了下去。

还是修真者的防御法宝厉害,四人站立处居然没有一块冰渣,只是他们像站在一个由冰块构筑的圆顶小屋里,不过大家脸色都不好看,耗力太大了。

过了好一会,秦斑桐不耐烦道:“出去看看,寒罡应该过去了,憋死我了。”

“乒”,“哗啦啦”。

四条人影从冰堆里冲天而出。

琴小欢高兴道:“太好了,都安全没事了。”

大地一片平静,要不是满地的碎冰大坑,就好像什麽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看看白蒙蒙的天空,大家都有一种欣慰感。

李强突然想起刚才的红光,问道:“秦大哥,刚才的红光是哪个方向发出的?”

“你看!”秦斑桐指著远方道。

极远处的山脚下,腾起满天的烟雾,里面偶尔有光在闪动,大家一看就明白是法宝爆炸的闪光,随风还传来一星半点的“恰恰”声。

“会是谁呢?居然能顶住这麽多怪兽的攻击。”花媚娘奇怪的自语。

“花姐姐,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秦斑桐挺挺胸脯,著急地说:“当然要去了,让那些怪兽尝尝我的厉害!”李强可不想就这样冲过去,说道:“我们还是小心点,从边上过去,先别惊动怪兽。”

花媚娘点头道:“嗯,小心点好,臭小子别成天想出风头,动动脑子行不行?”秦斑桐真是怕了她,苦笑道:“晚辈知道了。”心想:“我发誓,以後见到你老人家,有多远就逃多远,可给骂惨了。”

一行人弯了一圈,来到雪山上,顺著山脊向打斗处奔去。

“天那!怎麽会是他们?”

从山脊往下看,一座泛著耀眼红光的防御阵,挡住了恰恰冰怪兽的冲击。

阵外,一条身影纵奔跳跃,兔起鹘落的穿行在怪兽群中。

秦斑桐吃惊地说:“这人太可怕了,你们看他连战甲都不穿,在怪兽群里来去自如,他是谁啊?怎麽这麽厉害!”

“他是我大哥侯霹净,哈哈,我太高兴了!”李强开心的手舞足蹈,心想:“太好了,原来老哥还在天庭星,他还没走!”

花媚娘大吃一惊道:“什麽?你认识侯前辈。真搞不懂你,你在哪里认识他老人家的?”

“花姐姐,侯前辈是谁啊,怎麽你也叫他前辈?”

“他是修真界有名的老前辈了,脾气古怪之极,修真功夫深不可测。”花媚娘看李强的眼光就像看怪兽。

李强顾不得解释,长啸一声,顺著陡峭的山壁,盘旋著冲了下去。花媚娘道:“我们也下去,有侯前辈在一切都没问题。”

在半山腰,李强已经看见阵中的几人,心里的欢喜就没法说了。

阵里的人被李强的长啸惊动,抬头看时不由得激动大叫:“师尊,哈哈,我师尊来了!”一声娇呼:“大哥,大哥!我在这儿,快来啊!”声音激动的有些哽咽。

正是赵豪和梅晶晶,他俩身边还站著三个人,李强虽然不认识,但知道一定是朋友,叫道:“赵豪,小妹,我终於找到你们了!”语气充满了欣慰高兴。

“老哥,我来帮你!”

“哈哈,小兄弟,你先进阵见见你的妹子徒弟。咦,小妖女是你吗?老子是不是今天见鬼了,你怎麽和我兄弟在一起?”

花媚娘娇笑道:“老爷子,像你这麽怪癖的人都能和他作兄弟,我就不行吗?”她还真是小妖女,见到谁都不怕。

围著防御阵的有二十多头怪兽,李强这次看清楚了恰恰冰是什麽样子的。

怪兽恰恰冰是悬浮在地上,移动时从腹部喷出气流,并发出“恰恰”声,它的样子很怪,扁平的脑袋,独眼闪著银光,看不出口器在哪,身子也是扁平的裹著一层雾气。

因为有侯霹净在,李强的胆气大涨,一头就冲进怪兽群中。

立即有几只怪兽攻了过来,一拳击出,“咚”一只怪兽身体被砸到地上,“恰恰”两声怪响,从地上又浮了起来,身上的冰雾脱体而出,罩向李强。

冰雾蕴含著无比的酷寒,刚上身就把他的身形迟滞住了,澜蕴战甲的淡金色的光芒,耀眼的闪了一下,李强浑身就像燃烧著的火焰,立时发出极高的温度,紫焰被酷寒逼了出来。

刚冲到李强身边的恰恰冰,惊惧的向後退去,只有那头被他打中一拳的怪兽,昏头昏脑的撞了过来。

促不及防下李强被恰恰冰撞了个满怀。

“兄弟小心!”侯霹净一脚踢飞一只恰恰冰,身形犹如大鸟般掠起,正要将李强抓起,异变突起。

就像一个裸体的普通人,怀里突然抱了一只巨大的冰块,急剧的刺激让紫炎心将天火散了出来,澜蕴战甲金光大盛,李强整个人就像一尊发著怒火天神,溢出的天火“轰轰”作响,那只恰恰冰疯狂的“恰恰”乱响,极力要退出李强的怀抱,那简直就是一座恐怖的大火炉。

“啊哈,晚了,老子烫死你!”

“哧”,大量的水气冒了出来,那只恰恰冰怪兽犹如见火的雪人,立即消融下去。

只是瞬间的时间,这只可怜的恰恰冰便消融的无影无踪,其它怪兽似乎极怕天火,也被侯霹净打的怕了,稍稍犹豫後,居然调头逃走了。

“老弟,才几天没见,你修真的功力长的好快啊。这是什麽战甲啊,老子还是第一次看到,真不错。”侯霹净拍拍手,走过来搭住李强的肩膀,亲热地说道。

“哥!”梅晶晶从防御阵里冲了出来,一把抱住李强的一支胳膊,眼里已经含著泪花。

“呵呵,呵呵。”李强只知道张著嘴傻笑,高兴的不晓得如何是好。

赵豪站在一边,默默的看著,欣慰的搓著双手。

秦斑桐恭恭敬敬地叩首道:“见过老前辈,晚辈是秦族的。”琴小欢也上前行礼道:“见过师伯,晚辈的师尊是红景雨。”

侯霹净心情很好,说道:“好了,好了,都起来,老子不喜欢见面就跪。哎,小妖女,怎麽不拜拜老子啊?”

“才不呢,我最多喊你一声老爷子,其他一概不理!”花媚娘笑嘻嘻的拒绝,侯霹净哈哈大笑,道:“算了,算了,老子还是蛮欣赏小妖女的随心所欲,哈哈。”

众人相互介绍,客套一番。

李强这才知道,在防御阵里的三人,是回春谷的三个护法,在修真界小有名气。

三人都穿著墨绿色的战甲,为首的叫管奇,个头雄壮却长著一张娃娃脸,一副很容易亲近的样子,他身边的两人分别是宗明和王永年。

宗明一脸精悍,个头矮小,肩膀上站著一只怪异的小东西,有点像青蛙,只不过颜色火红,身上还不时地冒出缕缕火雾,两只红眼不停骨碌转动。看到李强他们很注意,他笑著解释道:“这是火精,在寒冰原可是一件好东西。”

“火精是什麽?”李强凑近看,那火精纵身一跳,趴在李强的肩头闭上红眼,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王永年惊奇叫道:“哎,奇了,宗兄你的宝贝竟然会离开你的肩头,这是怎麽回事啊?”

宗明惊奇万分,他也有点糊涂,说道:“奇怪,自从我收服了这只火精,还没见过它喜欢谁,居然这次会自己往李公子身上跳,想不通。”心想:“火精的温度奇高,一般的修真者根本抵御不住,这个李强好奇怪,竟然若无其事的样子,真搞不清楚他有多高的修为。”

其实宗明高估了李强,只是因为李强的根基是紫炎心是火属性,加之後来在星星宫又吸收了天火,对同样是火中之精的火精来说,吸引力极大。

李强轻轻捧起火精,送还宗明,可是那只火精总是又跳回李强的肩头,如此三番,搞得宗明非常尴尬。梅晶晶笑道:“宗叔,算了,你就把火精送给我哥吧。”

宗明看看自己最疼爱的侄女,苦笑著道:“唉,这个小东西自己认主啦。好吧,李公子和它有缘就给你吧,这只火精很通人心,公子好好待它,就当是第一次认识的见面礼吧。”说著递给李强一支小玉瞳简道:“这个给你,里面有记载如何运用火精,你看看吧。”

李强也是尴尬万分,送又送不回去,只好道谢收下。他伸手从手镯里取出一件闪著白光的东西,那是四只相互连扣在一起的白色三角,笑道:“宗大哥,实在不好意思,小弟也有一件礼物送给大哥,这是一个好朋友送我的,小弟借花献佛转送给大哥,无论如何请收下。”

侯霹净在旁边看见,一把抓在手上,仔细看了看,惊讶道:“咦,怎麽是这件法宝,宗小子,你赚大发了。”说著将那件法宝递了过去。

“这是什麽法宝?”宗明知道有侯霹净这句话,这件东西绝对是件宝物,毫不犹豫地接了过来。

秦斑桐不愧为出生在名门望族的人,毕竟见多识广,也惊讶道:“这个好像是‘蔽夕角’吧,是一件隐身法宝。”

李强赞许的点头道:“秦大哥真是了不起,确实是蔽夕角,不过宗大哥要重新炼过才能用。”秦斑桐被李强夸奖的满脸飞金,胸脯都要挺翻过去了。

“哥,我的呢?”梅晶晶嬉皮笑脸地拽著李强,琴小欢虽然没说话也看著他,包括赵豪等几人也都看著他,大家霎时安静下来。侯霹净嘿嘿笑道:“嘿嘿,有道是,财……不……露……白!哈哈!哈哈!”他老人家真是开心非凡了。

“都有,除了侯老哥每人一件法宝。”李强十分大方,莫怀远送他的法宝很多,他现在对身外之物已经看得很淡了。

梅晶晶得到一件五色战甲和一支金步瑶,赵豪得了黑色战甲,琴小欢得了一只瓣羽手镯,秦斑桐最开心,他拿到一双鱼口扣,因为他知道这是传说中的炼器,非常的珍贵。

搞到最後就连侯霹净都眼红了,叫道:“哎,吃亏了,吃亏了。老子怎麽知道,这小子拿出的全是极品法宝,我也要,我也要!”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

李强笑道:“有你的宝贝,早准备好了,我怎麽敢不给老哥呢。”递给侯霹净一颗黑黑的小球,其实侯霹净是开玩笑的,法宝对他来说有没有无所谓。

“呵呵,兄弟,老子是开开心的,不用送……”一眼看清李强手里的东西,他吃惊的大叫一声道:“寂灭丹!哇呀!是寂灭丹!”老人家要喜疯了。

梅晶晶好奇问道:“什麽是寂灭丹啊?”

发表评论